恶魔高校DxD > 短篇 忍法贴篇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忍法贴篇

    网译版 转载 轻之国度

    翻译:终极答案42

    扫图:仔仔王王

    这是发生在莉亚斯动身前往罗马尼亚之前,大家还在为契约魔法使忙东忙西的时候发生的事。

    眼前是一副让我目瞪口呆的光景。

    ——在我的房间里黑歌正悠然自得的打着游戏。

    这位黑色和服穿的松松垮垮的性感大姐。头上长着猫耳,屁股上有尾巴——她是小猫酱的亲生姐姐猫又妖怪。

    在她身边很不安的坐着的魔女打扮的金色卷发美少女——璐菲在察觉到我后,马上就「非,非常对不起」的道起歉来……。

    这两个家伙原本是我的死对头瓦利身边的人,可现在却被小猫酱叫来成了兵藤家的食客。

    小猫酱为了锻炼自己不成熟的仙术,只好硬着头皮去拜托自己的姐姐黑歌,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成为这个家的食客后的黑歌,该怎么说呢,行动变得越来越没礼貌了……。

    随便吃冰箱里的储藏;洗衣服全都推给璐菲和小猫酱;做饭和打扫从来不帮手;现在又在我房间里未经允许就打起游戏来。

    ……帮小猫酱修行以外的时间你的生活过的太邋遢啦,你这恶猫!

    相对的的璐菲路菲这边就好多了,做饭和扫除时都会来帮忙。

    黑歌这家伙,即便我进到屋里来也不给出什么反应只顾着继续打游戏……啊!还给我一边躺着打滚一边操纵!

    ……就算现在发火她也不会改的吧……。我一边这么叹息一边坐到床上。

    说起来,这个时机倒是正好,得问问她最近我一直很在意的一件事。

    「我说,黑歌」

    「干什么喵,我现在正忙着搜集素材哟」

    ……只看一眼画面,就能发现大多数游戏角色的装备都非常充实!这,这家伙,游戏时间居然比我这个游戏主人还长!?

    一定是在我们去学校的期间也玩个不停吧,错不了的!

    顺便一提,我家玩TV游戏玩家除了我和小猫酱这两大主力外,莉亚斯和洛斯维亚瑟小姐意外的也很能玩。她们两人都说这是很不错的转换心情手段。至于对战类游戏则是大家都很喜欢。

    嘛,先把话题拉回来吧。

    「最近,你和璐菲经常半夜出去的样子……你们没在镇上做什么恶行吧?璐菲是不会做那种事啦,可是你就不让人放心了」

    对,黑歌和璐菲经常跑出去在街上徘回,有时我完成恶魔的工作回来时还会碰上她们。问她出去做什么,也只是答一句「散步喵」就完事。因为原本是恐怖分子的恶猫,所以不得不让人怀疑她有什么企图。

    嘛,不过既然带上了璐菲,那应该不会是做什么特别出格的恶事,也就是稍微有点邪恶的事吧。

    听了我的话,黑歌放下游戏手柄一副不满的口气开了口。

    「真失敬喵,我不可能去做坏事的吧?」

    不,你根本经常那么做的吧……。根本是坏的一塌糊涂吧?话说,你居然还恶人先告状啊。

    「就像一城前辈说的,姐姐大人的行为很可疑。和考虑H的事时的前辈一样不值得信任。」

    ——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房间里的小猫酱,对自己亲姐姐黑歌给出了严厉的意见。……嗯,想着工口的事情的时候的我确实在小猫酱这里一点都不得信任呢。

    「姐姐大人,请老实的回答。因为如果姐姐大人在这座城镇里作恶会给部长还有住在这个家里的大家添麻烦,所以我……在有必要的时候必须站出来阻止姐姐大人才行。」

    小猫酱带着强韧的眼神这么说道。因为有着曾经被姐姐背叛了自己心情的过去,她才会抱着复杂的心情提出这些问题的吧。正因为是姐妹,所以必须要有在需要的时候自己来阻止对方的决心。

    正因为是责任感很强,很为同伴着想的小猫酱才会有这样的态度。

    可能是因为不想敷衍妹妹吧,黑歌和璐菲总算转过头来老实回答了。

    「那个喵,最近我和璐菲是去学习忍术了。」

    「……忍,忍术?」

    听到了预想之外的答案,我不由得重复了一遍……忍术?看到我一副以为自己听错了的表情,璐菲苦笑着肯定了黑歌的话。

    「……那个,是的,黑歌小姐她说的是实话。」

    说是忍术!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和小猫酱陷入理解不能状态之时,衣柜的门一下打开,我们的吉祥物小姐堂堂登场了!

    「吾也学了」

    从衣柜里跑出来的,是一身忍者装扮的小个子龙神大人!

    那是什么打扮啊!话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那里面了啊!?不,不对,在这之前还有个大问题啊!

    「奥菲斯也!?喂喂喂喂喂喂,你们两个别把这孩子带出这个家啊!不然会出大事的吧?」

    就像我说的那样奥菲斯在这里属于极秘,原恐怖分子的首领出现在这个城镇这事,被不知详情的人知道了会变成大事件的。

    黑歌苦笑起来。

    「我知道啦喵。没事的,只是在街道里移动,而且我们也很擅长隐蔽行动」

    就算你们的隐蔽能力多值得自傲也罢……我们这边都会很困扰的啊!

    「忍!忍!」

    一边的龙神大人很快乐的开始练习结印,龙神使用忍术什么的实在是……

    「到底是怎么回事?」

    捂着头疼的额头的我只好再次向黑歌询问,忍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城市里有忍者喵」

    「………………嗯?」

    这意外的答案让我以为自己又听错了。……忍,忍者?嘛,确实有使用忍术的忍者的话,能学习忍术就没什么奇怪的了……但是,突然就冒出忍者来……

    「所—以—说,这城市里有忍者在啦。我说真的哟。真的真的」

    因为口气很认真的黑歌,满脸却是「逗你玩」的表情,所以把我视线转向了璐菲。

    「这件事确实是真的」

    不管是多离谱的答案,既然璐菲这么说了那应该不会错了吧。

    ……就是说,她们去向忍者学习了忍术?黑歌、璐菲、还有奥菲斯?

    正当脑子里乱成一团的我和小猫酱苦苦思考该如何应答时,从我身后传来了别的声音。

    「说有NINJA?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以为我说明一下吗?」

    是莉亚斯,她脸上一副深感兴趣的表情。说起来莉亚斯对武士和忍者,不如说对日本的一切都深感兴趣呢。

    估计,从萨泽克斯大人的眷属冲田总司那里听来的事情就是起因吧,原本她会来日本也是因为这个兴趣。

    ——正说着,这次轮到教会出身组合登场了,当然我们提到忍者的话题也被她们听到了。

    「NINJA!?NINJA的话就是指那个吧?就是日本最强的战士的称号吧!?」

    杰诺瓦一副很兴奋的样子。唔,看样子她好像误会的很严重。

    「不对哟,杰诺瓦,NINJA指的是那些支配了日本影之历史的人们哟」

    那种说法也不对吧!喂喂喂,你是日本人吧,伊莉娜!虽然说忍者是什么这种程度的知识应该有,但因为她从小就跑到国外去了,这方面的知识也是半吊子啊。

    「说到NINJA,我听说是指那些在各国地下社会里出没的……变种人们不是吗?」

    爱莎也误会的相当厉害!?你说的是仅限电影和美漫的情况!

    听着我们的话,洛斯维亚瑟小姐也换上了一副微妙的表情。

    「我在北欧的时候听说过,NINJA使用的忍术是超越了魔法的强大法术」

    不对,那也是误会!

    怎么回事,这些外国人对忍者知识抱有的巨大误差!?所谓忍者,是那些负责进行谍报和暗杀活动人们的总称……绝不是那些电影和漫画里出现的异能者集团哟?

    虽然这是连我都知道的事情。但是看起来出生于日本的我和异国出身的大家对于忍者的印象有着相当巨大的分别。

    「……各位,你们都严重的误会了啦」

    连朱乃学姐都来了,她正微笑着看着这一切。

    「呵呵呵,看起来对于在生在外国的人来说,忍者是特别的呢」

    可,可能吧。确实,虽然误会很深但也很有人气呢。

    「冥界里对于NINJA的印象,也是当做有一些超能力的人来看待的呢。NINJA在那边也很有人气的」

    蕾贝尔接着这么说道。真的假的,恶魔和人界的外国人持有一样的印象吗。

    眼中闪烁着璀璨光辉的莉亚斯开口了

    「黑歌,带我去忍者所在的地方,我一定要和对方见上一面。作为住在这城市里的恶魔有和NINJA碰面义务呢」

    ……绝对大半都是出于兴趣吧!

    就这样我们在黑歌和璐菲的带领下,前往居住在这个城市的忍者的住处了。

    我们在深夜中抵达的——是位于城外的废墟之一。

    一个就算有离群恶魔潜伏着也一点不奇怪的废墟。

    听到风声赶来的木场这么说道

    「从我从师傅那里听到的信息来看,只有忍者是神秘的存在这点是没错的」

    木场因为从冲田先生那里好好听过忍者的事情,所以没有什么误解的样子。

    接着小猫酱也说道。

    「……其实是些很普通的人」

    没错呢。太好了,和我有着一样普通常识的人在眷属里也是存在的。

    「我在来这里之前也误会的很厉害,后来调查了一下,才知道不过是哪个国家历史上都有过的暗杀集团罢了」

    看起来蕾贝尔也拥有对于忍者的一般常识。

    进入废墟中,向前走不久一道双开的大门就出现了。

    黑歌走近大门,将身体靠了上去,这时不知哪里传来一个声音。

    『说出暗号。山』

    然后黑歌这么回答

    「薯」

    ……接,接暗号「山」居然用「薯」吗!心中不由得这么吐槽了。

    『很好,进来吧』

    大门带着沉重的声音向两边打开了。我说,那种接头暗号真的可以吗!?

    走进去之后——古老日式大屋的风景一下展现开来。我们所处的是类似玄关的地方,往前走就是高地面一层的大广间。房屋中央放置着土围炉,在房间深处的墙壁上挂着挂卷。

    照明灯也是老式灯台,整个屋子里都散发着一种有忍者住在这里也一点不奇怪的气氛。

    墙壁上放着日本刀和锁镰,连苦无和手里剑也有。

    真的有忍者住在这个城市里吗!?不,也可能只是忍者爱好者留下的东西吧。

    「这里一定有NINJA!」

    莉亚斯,教会三人组已经陷入兴奋状态啦!正在兴趣满满的巡视屋子里的东西,——的时候,我们背后传来了生命的气息。

    回头看去——一位一身白色忍装的忍者站在那里!

    真的有啊!是忍者啊!虽然戴了面罩看不到脸,但好像是男性的样子。

    「黑歌殿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也?不是说过不能带其他人来这里是也吗」

    句尾特别加上是也!我说,这也有点太可疑了吧!

    听到白衣忍者这么说,黑歌也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啊,因为她们无论如何都要来见忍者的嘛」

    对黑歌的态度有些不满的忍者,当视线落到伊莉娜身上时两眼吃惊的睁大了。

    「嗯?ACE的伊莉娜殿下吗」

    「诶,啊,是的。……请问您是哪位?」

    伊莉娜的身份被忍者看破了。虽然认识猫又的黑歌和魔法使的璐菲肯定是有着特殊立场的人物,但能知道伊莉娜的身份还是让人有点吃惊。

    可伊莉娜对这人却并没有印象的样子……就在困惑不已的我们面前——忍者的背后突然展开了白色翅膀!?

    展开了十二枚天使一样的翅膀后,忍者这么说道

    「是在下。麦特塔隆是也」

    听到对方的名字后,伊莉娜——还有除我以外所有的超自然研究部成员的表情全都凝固了。

    「………………」

    接着——

    「「「「「「「「麦特塔隆!?」」」」」」」」

    超自然研究部全员一齐发出了惊叫声。

    「……麦,麦,麦麦麦麦麦麦麦麦麦,麦特塔隆大人!?骗人吧!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

    伊莉娜一下陷入了混乱。

    「真的吗,伊莉娜!?这位是麦特塔隆大人!?」

    杰诺瓦也对忍者的真实身份打心底感到吃惊的样子。

    「谁啊?」

    我向同样吃惊不已的爱西亚问道。

    「麦特塔隆大人,是天主教圣经中所记载的炽天使之一!」

    炽天使!?说到炽天使,那不就是和米迦勒先生还有加百列小姐一样是在天界担任要职的天使吗!

    说起来,确实听说过除了四大炽天使外还有其他炽天使存在来着……这位忍者就是那当中的一员吗!?

    虽然我们都一副吃惊过头的表现,可白衣忍者还是自顾开始了自我介绍。

    「唔嗯,在下乃位列炽天使之中名为麦特塔隆是也,今后,与各位就算认识了是也」

    ……炽天使跑来当忍者……。对这种事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的我们,决定还是从麦特塔隆先生那里先听完了事情始末再说——

    于是我们进到广间里,围着土围炉坐下来,在灯台下听麦特塔隆先生讲了起来——

    「在永恒的生命中,唯一会让在下倾心的存在——就是NINJA是也。那无论是在电影、电视、漫画中都十分华丽又勇敢的战姿,将在下完全迷住了是也」

    ……怎么办,从开头就理解不能的啊,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炽天使先生!

    「为了能让三大势力顺利缔结和平,在下就和此地居住着颇负盛名的NINJA大师,一起开始了NINJA的修行是也」

    啊?这城市里住着有名的忍者!?我对此毫无察觉的就在这里住了十七年!

    「……米迦勒先生给出来也OK的允许了么?」

    我这么问道。就算再怎么也憧憬忍者也是天界的重镇——炽天使吧。那位虽然温柔可也很严厉的米迦勒先生会允许这样的大人物随便溜出来吗?

    「然也」

    麦特塔隆先生重重点了点头。你给出允许许可了啊,米迦勒先生……

    听说米迦勒先生听了事情的始末后,是这么说的。

    『去做NINJA……没想到,你能成为那有名的战士集团中一员的弟子,麦特塔隆磨练自己的身姿,真是值得敬佩啊。好吧,为了天界为了信徒们,你就尽情的去锻炼自己吧』

    「「「「「噢噢……」」」」」

    听到这番话,莉亚斯,教会三人组,洛斯维亚瑟小姐都发出了重重的感叹声。

    搞什么啊!?米迦勒先生,你不能给出OK的吧!

    「……这太古怪了吧,各位,你们古怪过头啦!为什么一扯到NINJA就什么都OK的啊!?」

    虽然我为这样的想法困惑的抱住了头,可身边的杰诺瓦还是喘着粗气一下站了起来。

    「既然NINJA连米迦勒大人的关注都能引起……那我也应该来学习忍术!呐,是这样吧,伊莉娜!」

    伊莉娜也点着头站起来了。

    「诶诶!既然麦特塔隆大人都成为NINJA了,身为米迦勒大人ACE的我当然也应该成为NINJA!主啊,我一定会学成厉害的忍术的!」

    你们打算在成为天使的必要条件里加上会忍术这一条吗!?

    看见教会相关者的反应,莉亚斯也缓缓站了起来,眼中还满是充满了决意的眼神。

    「天界拥有忍术……身为恶魔可不能当做没看到呢。那么冥界也一定得拥有忍术不可。总有一天,NINJA的技术对冥界来说会是必要的。」

    不管是天使还是恶魔都被忍者给迷住啦!

    正在我开始认真烦恼【照这趋势会变成我也必须要学会忍术不可吗】这事的时候,大门又打开了。

    接着出现的是——穿着和服的老年男性。手里还提着便利店的袋子。

    「麦特塔隆殿下……怎么这么吵?」

    看到老人登场,麦特塔隆先生马上摆出正姿迎接。

    「大师,是黑歌殿下带来了志愿成为弟子的新人们是也」

    被称作大师的男性把视线转向我们这边。

    「哦,志愿成为弟子啊」

    老年男性一边摸着下巴一边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老年男人在我们对面坐了下来,重新开始自我介绍

    「初次见面,诸位。我是传授伊贺流忍术的——百地丹纹。好歹,也算是正统流派一族的出身啦。刚才我外出到便利店买东西去了」

    真正的忍者啊!而且还是伊贺流的!这城市里除了恶魔、妖怪、魔物外,还有忍者居住着啊!而且还很习惯使用便利店!

    真的是被吓到了啊!这座生养我的城镇实在是魔境化过头了吧!

    木场又做了补充。

    「伊贺流,听说他们是收取金钱注重缔结契约的一族。相对的甲贺流就从始至终只追随一名君主」

    原来如此,是和恶魔一样会和人缔结契约的忍者啊。

    「IGA流!我听说过啊!听佑斗说,他们是一群生活方式和恶魔生很像的人呢!」

    看上去超高兴的!这样的莉亚斯真是太难得一见了!对,对了,莉亚斯对日本自古以来的习俗、文化都很沉迷呢。听朱乃学姐说,去年去京都修学旅行是也闹的很厉害。

    将来,带她去日光江户村约个会一定不错。……不行,带着兴奋过头的莉亚斯去那里,我肯定要累趴了。

    杰诺瓦拜服到男性——百地先生面前。

    「NINJA大师!请务必将我收为您的弟子吧!」

    「我,我也拜托您了!成为NINJA的话,我必定能向真正的信仰更近一步的!」

    「那么,我也拜托您了。将回复能力和忍术配搭的话,我说不定就能帮到大家更多的忙了」

    伊莉娜和爱西亚也恳求起来了!

    百地先生带着一副不知道是很困惑还是根本放弃了的表情,给出了「好吧,我知道了」的回复。

    就这样,不光是天使,连恶魔都成为住在我们城市的忍者先生的徒弟了。

    最后变成了大家都要学习忍术的状况……

    因为想要马上就开始,所以大家一起聚集到了位于废墟一角的大厅遗迹里。

    这其间,大家都换上了忍者的装束。男性的款式和麦特塔隆先生一样,至于女性款式——

    「这就是KUNOICHI的服装呢。」

    穿上了女性用忍装的莉亚斯啊!

    这就是所谓的「艳忍」服装吧……衣服上开口的地方好多!到处都能看到雪白的肌肤,动起来后可以轻易看见乳摇!

    「呵呵呵,这套衣服,可能最适合拿来和一城君玩COS游戏了呢」

    朱乃学姐的服装也很强调胸部,真是太养眼啦!

    「嗯,很便于活动的衣服啊」

    「没,没错呢。不愧是是NINJA的服装」

    身为战士的杰诺瓦和伊莉娜好像对女忍装的性能很佩服的样子。不过,这二人穿起女忍的性感装束还真是从容呢,是因为内心是纯粹的战士的缘故吗,嘛,反正她们平时穿的战斗服也属于工口系的!

    「好,好羞人啊」

    「诶,诶诶,这个实在有点……」

    爱西亚和蕾贝尔从穿上女忍的色情衣物开始就扭扭捏捏的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的样子。

    「我可不会穿山这么H的衣服哟?普通的就足够了」

    「没错就是这样」

    洛斯维亚瑟小姐、小猫酱穿的都是肌肤露出很少的忍装!奥菲斯穿的也是普通款式。嘛,在房子里穿成那样倒也是刚刚好。

    正当我有那么点感到寂寞的时候,突然有样非常柔软又有弹力的东西贴上了我的后背。

    从我身后露出头的是——工口女忍黑歌!~

    「呵呵呵,难得扮成了女忍,可得好好享受下这衣服呢」

    工口猫又大姐姐的忍者扮相实在太性感了……非常感谢您的特别服务!

    「……姐姐大人你差不多一点」

    小猫酱毫不容情的把黑歌拉开了!还是老样子很严格啊!

    「…学,学长!」

    听到加斯帕的声音转过头去,结果看见个纸箱摆在那里

    「请,请见识一下吧。忍法,纸箱藏身之术!」

    那,那个,不就是藏进纸箱子里吗?不是和平常一点区别都没有嘛!

    就这样,当大家各自做好准备之后,麦特塔隆先生上前来把手里接分配给每个人,马上就开始练习啊。

    「嘛,手里剑这种东西是很简单的是也」

    百地先生飞速将手中的手里剑向多个目标投了过去!所有手里剑都命中了人型靶子的要害位置,真是精彩的命中率。

    哦哦,手法好漂亮,真功夫啊!莉亚斯等人在手里剑命中目标时也这么喝起彩来。

    ……不过,忍者修行这东西,真的对我用处吗?不不,无论什么经验都是很重要的!成为上位恶魔的路上说不定就有需要用到忍术的地方!

    今天就和大家一起的快乐的学习忍术吧!

    就在我把心态调到积极档时百地先生有开口了——

    「那么,各位也来试试看——」

    话刚说到这里——建筑物外突然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

    ——怎,怎么回事!?爆炸!?我们一行人不由得面面相窥。另一方面百地先生和忍者天使麦特塔隆先生好像是知道出了什么事一样叹了一口气。

    总之,先到吵闹的废墟外去看看吧。

    「「「「咕——」」」」

    发出奇怪的声音,全身上下一黑到底的奇怪战斗员们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

    这种叫声!这种打扮!我有印象!,是那些家伙——

    「哇哈哈哈哈哈哈!NINJA啊!今日一定要将你收入我GIRGORI的门下!」

    让人记忆深刻的豪快笑声传遍四周!在我们眼前突然就出现了带着头盔、穿着铠甲、披着斗篷的怪人大叔!

    这里有个戴着眼罩蓄着胡子,手里还拿着盾牌和战斧,打扮的好像过去特摄英雄剧里的恶役干部一样的变态在啊!

    我认识,我认识的啊!这位特摄恶人干部!

    没错,那是我前往Grigori的设施的时候,我和这位大叔——Grigori的干部之一阿尔马洛斯见先生过面!

    为什么阿尔马洛斯先生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还带着战斗员!

    阿尔马洛斯手中的斧头向着天使麦特塔隆一指。

    「哇哈哈哈哈哈哈!顺便也把你小子的命也收走吧!NINJA天使麦特塔隆!!!!」

    「阿尔马洛斯!又是你吗!」

    麦特塔隆先生看到阿尔马洛斯先生登场也把忍刀拔出来了!

    阿尔马洛斯先生把战斧一挥大喝起来。

    「当然是我!你这混蛋和我伟大的组织Grigori的诸多因缘!今天一定要在这里决算清楚哇!」

    因,因缘是什么?我不由向莉亚斯问道。

    「……那位忍者天使先生,和老师的组织有什么关系的吗?」

    「……诶诶,虽然只在圣经上有过记载呢。是在诺亚方舟上——大洪水时代结下的因缘哟」

    那,那么古老吗……连圣经啊诺亚方舟啊都出来了。

    突然我和阿尔马洛斯先生的视线对上了。

    「唔!是乳龙!?原来如此啊~!你们也盯上NINJA了吗!?」

    虽然没全中但也基本没差的反应!

    怎么回事,追踪忍者的踪迹居然和这特摄恶役干部再次碰面了,这也太超展开了吧!

    阿尔马洛斯先生霸气十足的吼了起来。

    「无所谓了!麦特塔隆——!!!在我Grigori的力量之前粉碎吧!在那完成之后,NINJA哟!」

    阿尔马洛斯先生又把斧子指向了百地先生那边。

    「你就给我接受Grigori的召集吧!你的忍术对于我等组织的发展是必要的啊啊啊啊啊!」

    Grigori的目标也是忍者!?百地先生长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天使也好堕天使也好,最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啊。消息到底是从哪里传出去的啊,天使来了,堕天使也来了……终于今天连恶魔都来了呢」

    看上去很困扰的样子啊。没错,不光是天使、堕天使还有奥菲斯,甚至连恶魔都得教授忍术实在是……

    你们到底有多特别重视忍者啊,三大势力!

    阿尔马洛斯先生好像对百地先生的烦恼丁点也没察觉的豪快大笑起来。

    「哇哈哈哈哈哈哈!今夜连我等Grigori自傲的怪人也带来啦!」

    一边这么说,阿尔马洛斯一边打了个指响。

    呃!不要动用怪人啊!Grigori出品的怪人听了就觉得不妙啊!因为这位特摄恶役干部大叔可是那个阿撒塞勒老师的变态组织所属哦!?他们弄出的怪人绝对会在什么地方搞错了的!

    「首先是这家伙!出来吧,雪男怪人!」

    我心中的吼叫一点没传达到,随着阿尔马洛斯先生的召唤,怪人的身形从暗夜中出现了。

    ……雪男?令人厌恶的印象在我脑海里复苏啦!没错,就是那对雪女克里斯蒂姐妹带来的恐怖!

    又来啊,又有雪白大猩猩要登场啊!这都第三头了吧!?我遭遇不明生物的概率到底有多高啊!

    这城市里的大猩猩的太多啦!要到处充满捶胸声啦!

    结果出现在眼泪都快下来的我的眼睛中的是——

    「哼,没想到,居然要让小生来做NINJA的对手……真的是一点都不优雅呢」

    脸上带着空虚笑容,身着白色晚礼服(上面有G字母的标志)的白发美青年!

    怪人在哪里?雪男在哪里?这不就是个穿着晚礼服的帅哥?虽然这样的疑问理所当然的出现了,但在那之上的其他感情在我心中沸腾了!

    「——怒怒怒」

    我的脸……虽然让人懊悔,但还是因为愤怒扭曲了。看着因为愤怒抖个不停的我,小猫酱和爱西亚很惊讶的问我。

    「……学长?」

    「一城先生,你怎么了?」

    呜啊啊!我哭着大叫起来!

    「太,太没道理了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雪女是未知野兽,雪男就是超绝帅哥啊!?这太古怪了吧!?普通应该是倒过来的吧!?这个世界的运行系统,到底是怎么搞的啊!?」

    真的是太古怪了啊!为什么雪女是大猩猩,雪男就是普通的帅哥啊!?反了吧!不,给我反过来啊!

    「一城,冷静下来。什么都没有搞错哟」

    莉亚斯来摇晃我肩膀确认我是否清醒了!

    「肯定是搞错了啊!莉亚斯,所谓的雪男就是指全身长满毛茸茸长毛的雪白大猩猩啊!就像那个克里斯蒂那样的啊!那才是正宗的雪男啊!」

    真是够啦!这个世界错了啦!谁来把我带到有着美丽雪女和大猩猩样雪男的世界中去啊!救就我啊!救救我啊!

    把因为打击哭个不停的我扔在一边,阿尔马洛斯先生又再次召唤怪人。

    「另外一个是这家伙!接受了我Grigori改造手术而诞生的——河童怪人!!!!」

    回应特摄恶役干部召唤出现的是——一身绿色皮肤,头上顶着盘子,嘴巴像鸟喙,背着乌龟一样的甲壳,完全就是标准河童模样的怪人。

    还戴着镜片两边尖尖的太阳镜。仔细看可以发现腹部也刻上了「G」字母的刻印!神子监视者出身的人都会被刻上那个吗!说起来匙的背上也被刻上了啊!

    「哼,没想到,我又再次回到这座城市了呢」

    河童怪人自嘲着笑了起来,对这位河童怪人登场最感到吃惊的,很意外居然是小猫酱!

    「——!沙罗曼蛇·富田先生!你还活着吗!?」

    平时说话很安静的小猫酱因为河童的登场吃惊的音量也提高了。

    「……小,小猫酱!?事到如今再见到什么也不至于这么吃惊了吧……」

    我不由自主说出这句话,莉亚斯则是眯起了眼

    「他居然会回来……原来如此,这就是波乱(怪异)了呢」

    「没想到,那个沙罗曼蛇·富田会回来,这可在预料之外呢」

    ——朱乃学姐也这么说。

    「小猫酱和那位沙罗曼蛇·富田是朋友来着」

    连加斯帕都一副知道内情的样子!

    「这,这谁啊?虽然超自然研究部的初期成员好像都认识他的样子——」

    除我外以外的所有初期成员——莉亚斯、朱乃学姐、小猫酱、木场、还有加斯帕好像都和这河童很熟。

    眉毛拧到一起的木场问道

    「还记得作为社团活动对抗的那场网球赛吗?」

    「啊啊,和安倍学姐三局分输赢的那次吧?」

    「那次,部长不是要制作交给冥界的报告书吗?当时提到过城外住着个消息很灵通的河童来着的吧?」

    啊!有提过有提过!真怀念啊,那是第一学期,杰诺瓦刚加入时候的事。

    「是最开始以成为说唱歌手为目标,结果却回去老家继承了祖传的黄瓜农场的那个!」

    我用当时偶尔听到的情报回答了木场。

    因为河童一下子从说唱歌手变成黄瓜栽培者太过离奇这情报才留在了记忆里。嘛,首先河童当歌手就够离奇的了。

    「话说沙罗曼蛇·富田这名字是怎么回事啊!河童是栖息在水边的妖怪吧,沙罗曼蛇不是炎之妖精来的吗!?」

    木场无视了我的吐槽继续讲解。

    「没错,就是那位河童。小猫酱是他的歌迷这件事当时就告诉过你了吧」

    啊,啊啊,说起来当时小猫酱还表演了他的说唱呢。因为那个小猫酱会说唱歌是在太过稀奇,所以那场面我一直记得。

    命运的再会让小猫酱的双眼少见的湿润了。

    「……沙罗曼蛇·富田先生,都市之光晒干了碟子——」

    突然,小猫酱说唱起了这首歌。听到歌声的河童苦笑了一下,也接着小猫酱说唱了下去。

    「无法传达我的怒意——」

    「——好想拔掉你的尻子球」

    两个人好像很怀念一样,开始表演起迷之说唱啦!

    木场大叫起来。

    「这是——他的曲子『尻子球狂诗曲』!河堤顶上决战时出现的那个!」

    什么?河堤顶上决战是什么玩意啊!?

    「……真是让人怀念,回忆起那个时候的事了呢。对吧,朱乃。小猫酱,在那时候也——」

    望着远方的莉亚斯,一副回忆起了什么的样子。

    「诶诶,那也是个很热的夏天呢。对小猫酱来说那是绝对无法忘记的记忆——」

    朱乃学姐也一副很怀念的样子喃喃自语起来了。

    「我不知道啊!到底是哪个夏天又发生了什么啊!?」

    不要把我一个人扔在一边啊!

    可恶,拥有共同记忆的超自然研究会初期成员们太让人羡慕啦!真是的!谁来告诉我啊!,河堤顶上决战是怎么回事!

    小猫酱抹去泪水,抽泣了一下。

    「……沙罗曼蛇·富田先生,我一直都很想见你」

    「呵呵,抱歉啦,小猫酱。乡下的老爹倒下后,我必须回去栽培黄瓜啊。对河童来说,黄瓜是事关死活的问题呢。——找到喜欢的人了吗?」

    「……是的,托您的福」

    偷偷把视线转向我这边的小猫酱,脸一下变红了。

    小猫酱的反应让河童把脸仰了起来。

    「啊……。眼睛都被汗水模糊了啊。那位小小的淑女也恋爱啦」

    ……河童为这个高兴的哭了诶。我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啊……

    可是,收拾好心情后,河童和小猫酱又对峙了起来。

    「真是遗憾,小猫酱。——我现在是你的敌人了。现在的我,是为了打倒天使NINJA而诞生的Grigori怪人」

    真的假的!你是怎么变成Grigori的怪人的啊!?黄瓜的栽培呢!?

    「……是,您头上的盘子就由我来打破吧」

    小猫酱也摆出挑战的姿势了!

    「非常好,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河童说唱杀法吧——」

    喂喂喂,要进行河童VS猫又的妖怪大战么!?好了啦,回去栽培黄瓜去啦!这里其实意外的很和平哟!话说,说唱杀法是什么东西啊!?

    「呵呵呵,等一下喵」

    黑歌一下冲到对战双方之间去了!

    「白音,你没有当和这个河童对手的必要喵。——都交给姐姐我吧」

    对于黑歌的提议让小猫酱大吃一惊。

    「——!姐姐大人!这是我和沙罗曼蛇·富田先生之间的问题!」

    「你能战斗吗?那个河童,你很憧憬他吧……偶尔也来依赖下姐姐啦」

    「……姐姐大人」

    诶……?这是怎么回事?河童让姐妹俩突然进入感动展开了……!

    看着黑歌的样子,河童笑了

    「呵,你就是传闻中的小猫酱的姐姐吗?总算是见到你了」

    「看起来你知道我们的事呢,那么就不必多说了,让我用新习得的忍法来打招呼吧喵!」

    黑歌快速的结印!然后向着河童飞冲了过去!

    「有趣!」

    在我们面前——猫又大姐姐和河童的超绝对战突然就展开了!河童嘴里吐出了巨大的水流,黑歌也变出一堆分身来战斗!

    那个河童,可以和最上级恶魔等级的黑歌战个不相上下吗!

    「栽培黄瓜和做说唱歌手可以让人变强到那种程度么!?」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好啦!这时因为河童带来的冲击而被我忘掉的雪男摆了个帅哥的姿势问到。

    「哼,小生的对手是哪位女孩呢?」

    唔嗯,嘛,总之先一拳把他揍退场吧。这不光是为了阻止现场的气氛流向奇怪的地方,也是为了能让我整理好心情……

    「吾也要战斗。忍法,GREAT  RED杀」

    突然,奥菲斯飞速靠近雪男,然后给了对方一发一闪!

    啪——!

    忍法炸裂……不对,是耳光!?

    ——这不是忍法啊!是世界最强的耳光啊!?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受到了超越者的一击,雪男带着不绝的惨叫被吹飞到了夜空的远方,啊,有星光闪耀了一下。

    「忍忍,此乃天诛是也」

    奥菲斯双手保持着结印。龙神大人做出那种发言真是让人笑不出来啊!

    话说,奥菲斯你不能和别人玩这个吧!对手会很可怜的啊!

    雪男怪人被击退了,河童正在和黑歌大战,麦特塔隆先生和阿尔马洛斯的的对决也开始了。

    「哇哈哈哈哈哈哈!今天一定要分出胜负!麦特塔隆!!!!!」

    阿尔马洛斯先生豪快的挥下战斧,斧子的威力将地面一分为二!不愧是脑袋里也全是肌肉的干部!只有腕力特别给力啊!

    「可笑!吃我这招,忍法炽天使手里剑!」

    麦特塔隆先生用光之力做成手里剑向阿尔马洛斯先生射去!

    炽天使和Grigori干部的直接对决啊,仔细想想双方不是缔结了合约的吗?正当我脑子里浮现出这个疑问时……

    「偶尔也是需要像这样让双方发泄一下呢。我觉得天界也好阿萨勒斯也好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朱乃学姐忍不住苦笑起来。

    嘛,就算会有什么问题也算不上什么罪过吧。麦特塔隆先生也好阿尔马洛斯先生也好看上去都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就在我们观望期忍者天使和特摄恶役干部的对决时——,前方突然出现了魔法阵。

    那纹章样式是……路西法的!?和闪光一起出现的,是打扮成撒旦红战士萨泽克斯大人!继炽天使、Grigori干部之后,这次来的是魔王大人吗!?

    「得到NINJA在此地的机密情报了!就让我乱入这场战斗吧!我乃魔王战队撒旦连队的红战——」

    关键时刻在他身后,随着魔法阵的闪光古蕾菲亚小姐出现了!撒旦红战士被她一把拿住啦!

    「好了,回去了。——话说,你要是再不收敛一点,我可要生气了哟,萨泽克斯!」

    「等一下啊,古蕾菲亚!对冥界来说NINJA是必要的啊!所以拜托——」

    在萨泽克斯大人把话说完之前,发火的古蕾菲亚小姐的转移魔方阵之光就无情的将魔王强制送还了。

    这些都只是发生在转瞬间的事情。

    ……我说,你们到底有多喜欢忍者啊。三大势力的大人物们!

    伊贺流忍者百地先生深深叹了口气。

    「唉……天使也好堕天使也好妖怪也好,都比忍者还能折腾啊」

    没错啊,全都单方面的给人添麻烦。……而且给百地先生添乱的还全都是我的熟人……。

    为了换个心情百地先生问我们。

    「你们几个,还要继续修行吗?」

    大家互相交流了一下眼神,然后一起重重点了头。

    『是的』

    就这样,我们把麦特塔隆先生对阿尔马洛斯先生,还有黑歌对河童的激斗扔在一边,再次开始了修行——。

    几天后,忍者造成的骚动总算告一段落。想学习忍术的莉亚斯等人现在也暂时只顾着在家中开心的射手里剑玩了。

    「好—了,我又要去忍者那里玩了喵」

    黑歌和璐菲好像在那之后也会和百地先生还有麦特塔隆先生见面的样子。

    现在想想,麦特塔隆先生对于原恐怖分子的黑歌还真是宽容啊。可能是她认真学习忍术的样子让他很中意吧……

    「……我也去。不能让姐姐大人一个人行动」

    只要黑歌出门,可能的话小猫酱也会和她一起外出。

    黑歌那家伙,虽然对此有点不耐烦——

    「嘛,没办法了喵」

    但好像也为此很开心。

    我真心希望,她们姐妹二人有一天能够真正和解,到时我一定会全力帮助她们。

    因为,两人在一起的样子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一对普通的姐妹——。

    题外话。百地先生在那之后,受到了天界、冥界VIP级别的对待。在冥界人气大爆发,在那边开设的忍者道场更是盛况空前。

    为什么外国人和超现实存在都这么喜欢忍者啊!

    豆知识1——忍者和NINJA

    日本自古称呼忍者的叫法一般是SHINOBI,也就是日语里忍び的发音。而NANJA基本都是海外直接对汉字“忍者”的直译。而因为NANJA大多出现在影视或者动漫作品里,所以外国人对NINJA的印象往往就是“忍者=神乎其神的超级战士”(当然了,这个也属于文学作品中的一般论,现实中认真研究学习忍术的外国人并不少)。一般来说,NINJA=太子忍鸣人爷那种可以引发天地异变的超级系,而忍者(SHINOBI)是一般常识里那种被发现了几个枪兵就能干掉的真实系。故原作和本译文中都特别把这两种称呼区分开来。

    豆知识2——KUNOICHI

    和NINJA相对为11区原产词。日文写法为[くノ一],既女忍。くノ一]其实就是把汉字[女]拆开的写法。大部分影视动漫作品中的[くノ一]都是指那种相貌美艳穿着暴露,负责提供养眼镜头甚至是XXOO情节的忍者。特别要说下的是,[くノ一]在忍者中的地位更近似一种任务而非分类,并非一定要是女性,很多女性忍者的自称其实也是SHINOBI,而在为了任务需要,据说也曾有过出卖男色的男性KUNOICHI…………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