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二十三卷 球技大会的鬼牌 Singularity.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三卷 球技大会的鬼牌 Singularity.

    另一方面,同一时刻──

    莉雅丝.吉蒙里,来到位于义大利某地之偏乡的农场。在农场──葡萄园里工作的,是一名身高有两米上下,体型壮硕,身穿工作服的男子。

    然而,尽管肉体看似年轻,他却是一名已经八十七岁的年迈老人。老人──瓦斯科.史特拉达一看见莉雅丝,爬满皱纹的脸上便绽开笑容。

    「贵安,瓦斯科.史特拉达大人。」

    「稀客稀客……这不是吉蒙里家的公主吗。近来可好?」

    史特拉达带著莉雅丝来到他隐居的透天别墅,请她在露台上的茶几旁边坐下。

    双方都就座之后,史特拉达便以他的大手拿起茶壶,泡了红茶。

    莉雅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红茶,但立刻说出来意:

    「我今天不是来找您喝茶的。」

    史特拉达在茶几上拄著手托著腮,露出柔和的笑容。

    「这样啊。」

    莉雅丝直截了当地问了:

    「──排名游戏国际大会,您应该知道吧?」

    史特拉达仰望天空。

    「呵呵呵,公主已经是第几组访客了啊……」

    「照这样看来,大人应该是将邀请全数拒绝了吧。考虑到您的遭遇,我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史特拉达的心愿,是在这里以人类的身分安享天年。莉雅丝也知道这件事。于是,史特拉达故意问莉雅丝:

    「明知道我的想法却还是来到这里……莫非,你有什么说服我的方法吗?我不像赤龙帝小子那么年轻。将生涯奉献给上天的我,认为自己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与666之战,正是我的最后战役。」

    确实如此。史特拉达的想法确实是这样没错。

    但是,莉雅丝有别的想法。那是他的真心话吗?他真的毫无留恋吗?

    ──对付666的那场战斗,作为最后战役真的足够吗?

    莉雅丝在对付教会战士们的战斗当中,在他和亚瑟.潘德拉冈的战斗当中,还有在日前他和666的战斗当中,对于瓦斯科.史特拉达的「剑」深深著迷。

    莉雅丝表示:

    「──听说,全盛期的大人,无论是对上堕天使的干部,甚至是最上级恶魔,都能够全数铲除。还听说,您是连魔王也害怕的天之剑。」

    莉雅丝在冥界尽可能打听了瓦斯科.史特拉达的传说。

    一说,他是「教会的暴力装置」。一说,他是「天界的暴行」。一说,他是「梵蒂冈的除恶杀手」。一说,他是「杜兰朵先生」。一说,他是「真正的恶魔」──

    目击这个男人的战斗之后仍然生存下来的恶魔,全都对于当时的景象感到畏惧、战栗,并且如此表示。

    ──不想再次遇见那个男人(恶魔)。

    他们,看见年轻时的瓦斯科.史特拉达,打从心底感到害怕。恶魔称他为「恶魔」。没错,称他为「恶魔」──

    然而,那个「恶魔」即将凋零。即将在这里走上尽头。衷心希望在此结束一生。

    莉雅丝有个最老实的感想。

    ──这样太可惜了吧?她这么觉得。

    史特拉达喝光了自己的红茶,同时说:

    「你是来听我年轻时期的英勇故事……看起来也不像。好了,吉蒙里家的公主。尊贵的魔王之妹啊。你想问我什么?想对我表达什么?」

    莉雅丝──带著认真的表情侃侃而谈:

    「──我的『骑士』木场佑斗,现任的杜兰朵持有者洁诺薇亚,配有奥特克雷尔的伊莉娜,人称稀世天才的曹操,以及圣王剑柯尔布兰的亚瑟.潘德拉冈。在您成为梵蒂冈的干部之后才诞生的这些优异人才──年轻的时候,视战斗为一切的大人您,瓦斯科.史特拉达,不可没有这么想过。」

    莉雅丝站了起来,大声疾呼:

    「──想要和他们战斗。想要以战士的身分,以剑士的身分,倾尽全力与他们一战!」

    莉雅丝表露出她充满热意的激动情绪,如此吶喊。

    听完莉雅丝这么说,史特拉达沉默了好一阵子。

    他仰望著天,表情依然平稳。而莉雅丝只是一直等待著他的答案。

    史特拉达戴起放在茶几一角的草帽,在遮住脸部的上半的状态下,开了口:

    「……恶魔的公主。对于教会信徒而言,接下来我要说的算是禁忌的话语吧。不过,以一介剑士的身分,我确实心有缺憾,希望你能听我说。」

    隔了一拍,史特拉达,人称「天界的暴行」的男人,说了出口:

    「──再晚生个六十年;不,五十年的话,我就能够在如此强者云集的时代尽情享受了吧……要说我心中了无憾事,那就是谎言。和亚瑟.潘德拉冈以剑会剑的时候──我只想著要砍倒他、为什么我无法晚个三十年出生,对他的激情在我心中不断盘旋。」

    听见他终于说出真心话,莉雅丝断然决定执行恶魔的呢喃。

    「如果,我说可以让您变年轻的话,您会怎么做?当然,用的不是恶魔的技术,而是运用上帝的神迹以及异能的手段──」

    听见莉雅丝这么说,史特拉达从帽缘注视著她。

    莉雅丝说出她的方法。

    「──如果说并用『幽世圣杯』、魔神巴罗尔的力量以及仙术,能够将您暂时变回全盛期的瓦斯科.史特拉达的话,您会怎么做?这些都不是恶魔的技术。使用的是圣经之神所创造的神器系统的应用型态,以及仙人的力量。」

    这是莉雅丝在这一天以前,和队员们一起摸索出来的新的可能性。同时,也是为了说服史特拉达的歪理。

    由于找到了一丝希望,莉雅丝为了补上最后一个缺口,而来到这里。

    为了打铁趁热,她变出一个小型的转移魔法阵,藉此传送了一样东西过来。

    是一个细长型的手提箱。莉雅丝解开手提箱的扣环,把里面的东西秀给史特拉达看。

    里面──收著两柄长剑。一把是鲜红色刀身的剑。另一把蓝色刀身的剑上面,散发出极具攻击性的神圣波动──

    莉雅丝指著发出神圣波动的圣剑。

    「这是教会打造出来的最新圣剑──杜兰朵Ⅱ。是大人之前使用的杜兰朵的发展型……想见识全盛期的您的教会人士也不在少数。这是他们为了大人打造出来的杰作──信徒们也想见识人称活生生的奇迹的大人您的剑技呢。」

    新型的杜兰朵登场,让史特拉达的神情一变,彷佛父亲见到离别已久的儿子似的。

    对他而言,杜兰朵就是如此重要的东西。但是,真正的杜兰朵,已经在继承人(洁诺薇亚)的手上了。

    然而,眼前的这把杜兰朵──是他的学生们为他锻冶出来的剑。是专为他打造的杰作──

    他对著刀身伸出手,亲身感受其波动。如果是这位老人,光是这样,便能够感受到剑上蕴藏著多少人的心意了吧。

    史特拉达仰望天空。像是忍辱负重,又像是兴奋难抑地,他挤出夹杂著忏悔与激动的声音。

    「…………啊啊,主啊。我从来不曾听过如此甘美的恶魔呢喃……不愧是魔王路西法的妹妹……我从来不曾听过如此可怕的歪理!」

    莉雅丝没有退缩。她不能退缩。

    她在脑中,回想起一幅光景。

    事情发生在一诚队和转生天使队的比赛结束之后。莉雅丝正式和那个人交谈了。

    在会场内的工作人员通道上,莉雅丝和那个人──维娜.雷斯桑见了面。

    她已经知道对方的真实身分了。因为比赛中,对方的面具破了,她看到面具底下的脸孔。

    那是,那张脸孔──长得和那个人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不对,就是她本人。

    与之对峙,莉雅丝毫不避讳地叫了:

    『……葛瑞菲雅嫂子大人。』

    维娜.雷斯桑──葛瑞菲雅.路基弗古斯,摘下脸上的龙形面具,在莉雅丝面前露出真面目。

    虽然是和自己没有两样的十多岁少女……但是那张脸,确实是她由衷敬爱的兄嫂过去的长相。

    她的兄嫂,葛瑞菲雅.路基弗古斯,以魔力将容貌变回十几岁的时候,化名维娜.雷斯桑,以「燚诚之赤龙帝」队的「皇后」员额报名参加比赛。

    葛瑞菲雅重新戴上面具,对莉雅丝说:

    『……莉雅丝,我不会多说什么。不过,这句话你记清楚了。』

    她走了几步,站到莉雅丝身旁,就近这么说:

    『──我,要让兵藤一诚当上魔王。』

    对于兄嫂如此表明,莉雅丝皱起眉头,眯起眼睛。

    『……那不是一诚自己的意见对吧?』

    『没错,这是我的意见。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会变成冥界整体的意见,所以才以他的「皇后」的身分支援那支队伍。』

    其中不知道有什么盘算,有什么想法。她只知道──兄嫂因为失去了她的兄长瑟杰克斯,而描绘出某种愿景。然后,能够实现那个愿景的──就是一诚了吧。

    兄嫂不听任何人劝告,这件事她比任何人都还要清楚。因为,她从小就一直受她照顾──兄嫂更是她仰慕的对象──

    既然如此,莉雅丝决定了她要怎么做。

    ──只好直接一战,从中得知她的真正意图了。

    莉雅丝带著坚强的眼神如此宣言:

    『……如果要战斗的话,即使对手是兄嫂大人,或是一诚,我也一定会赢。』

    葛瑞菲雅,兄嫂,维娜.雷斯桑,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接受了小姑的发言。

    『这样就对了,这样才是我的小姑。』

    没错,莉雅丝发誓要和最看重的兄嫂一战。冀望和最爱的人一战。正因为如此,为了对付具备强大力量的恋人和兄嫂,她更想要足以打倒他们的力量──

    如果能够以自己的队伍所拥有的能力解放那股力量的话,将成为无与伦比的战力。

    瓦斯科.史特拉达为了做最后的确认,故意说出刁难的言词。

    「我可能得对公主未来的伴侣大人刀剑相向,这样也没关系吗?无论对手是何等存在,我的剑刃──都只会将其斩断。即使他身上带有无限之力,只要能够回到那个时候,理应能够毫无例外地将其斩断吧──不,必定能够斩断。」

    莉雅丝毫不畏惧,立刻回答:

    「既然是要成为我的丈夫的男人,想必就连这种考验都能够克服吧。」

    这句话成为关键的一击。史特拉达站了起来,原本柔和的笑容也转变为战士的神情,放声大吼:

    「…………答得好……──!我瓦斯科.史特拉达就挡在伴侣大人前方,以自身当作新郎修练的一环吧!」

    「我就当作这是交涉成功了喔。」

    这天,号称梵蒂冈史上最强的剑士,表明要参加排名游戏国际大会。

    交涉结束之后,莉雅丝和史特拉达都松了口气。

    或许是有点好奇吧,史特拉达针对收在手提箱里面的另外一把红色刀身的剑问了:

    「话说回来,另外一把兵刃是怎么回事?看起来似乎同样是剑。」

    莉雅丝害臊地回答:

    「这是天界为了庆祝我和一诚的婚约送给我们的剑。红色刀身的剑。据说天界将这把剑调整为可供恶魔使用的状态──不过,话虽如此,我和一诚大概也无法妥善运用这把剑……对了,就给我们未来的小孩拿好了。」

    「原来如此,这样也不错。如果到时候我还活著的话,我一定要祝福两位未来的小孩。」

    「要是接受了大人的祝福可就大事不妙了。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恶魔。」

    「说的也是。」

    就在他们如此闲聊的时候──

    莉雅丝的智慧型手机接到联络。她拿起来一看──是朱乃传来了冲击性的新闻。

    「……这是!」

    「怎么了吗?」

    对于史特拉达的问题,莉雅丝回以苦笑。

    「…………呵呵呵,看来我们想晋级淘汰赛也没那么容易呢。大人,我接到了最新消息。」

    莉雅丝正面对瓦斯科.史特拉达说:

    「──冠军,可能要回来了。」

    莉雅丝收到的情报,是「冠军.迪豪瑟.彼列获准暂时出狱」的消息。

    「──哎呀……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得知消息的新成员只是以毫无畏惧的笑容迎接这个状况。

    扑朔迷离的战局与热潮形成的漩涡,持续围绕著大会──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