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短篇集 DX.3 Life.4 学生会的逸才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集 DX.3 Life.4 学生会的逸才

    「啊,兵藤学长。」

    就在升上高三的四月时分──午休时新学生会的三位新成员,突然向待在驹王学园中庭的我搭了话。

    首先是跟我同样身为三年级学生的学生会书记──加茂忠美。

    她是个留著长长的发辫,有著一对细长的眼睛,身材纤细的高三女生。其实她具有阴阳师的血统,每天都独自在驹王町除灵以拯救一般的市民。

    加茂不知为何把小咪露视为对手,与小咪露之间展开了多次炽烈的战斗……我偶尔也会接受她的请求,跟她一起讨论对付小咪露的方法。

    然后就是二年级的男书记百鬼勾陈黄龙。百鬼同时也是五大宗家「百鬼」家的下任宗主,是一名总是洋溢著快活气氛的男孩子,刚才出声叫住我的人就是他。

    再来,最后一个人是──穿著一套包覆全身厚重衣装的学生。对方把兜帽压得低低的,挂著一副牛奶瓶底般厚重的眼镜,脖子上则绕著一条围巾。在裙子底下搭著运动服,双手也配戴著手套。她这样的重装备,让人乍看之下无法瞧见任何一处裸露出来的肌肤。

    我苦笑著,朝这位全身穿戴完整装备的学生说:

    「呃,那位是二年级的会计蜜拉卡.沃登堡没错吧?」

    穿著许多衣服的学生听到我这么问,就用可爱的声音回答:「是的。」

    没错,她会穿著如此厚重的装备有其原因存在。这是因为她那双藏在眼镜后方的虹彩颜色是──一片深红。

    百鬼配合著她开口:

    「因为蜜拉卡在白天总是这种感觉嘛。虽然兵藤学长可能还没习惯,但这是蜜拉卡的标准装备喔──毕竟她是个吸血鬼啊。」

    是的。正如百鬼所言,这个衣著厚重的女学生是吸血鬼!而且还是个纯血种,据说是卡蜜拉派(由女性率领)的核心之一──沃登堡家族的千金。我知道这消息时还吓了一跳。

    只不过尽管她是纯血种,却并非加斯帕那样的昼行者,因此在白天的行动还是受到限制。换言之,她对阳光很没辙。虽然不像下级的吸血鬼那样一照到日光就立刻消灭……但能力似乎会明显下滑。

    至于那位千金大小姐为何会身在日本此处……这座驹王学园里头……是因为她好像想替祖国获取某样东西。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指派给她和百鬼共同执行一项任务,要他们去参加那个「游戏」,调查仍然笼罩著谜团的神灭具。

    包含蜜拉卡在内,新学生会新星三人组的其中一名成员──加茂开口询问我:

    「兵藤同学,你知道洁诺薇亚会长去哪里了吗?」

    我直到刚才为止都在和洁诺薇亚一起吃午餐。其实我、爱西亚、洁诺薇亚、伊莉娜还有木场与桐生,在升级编班的时候被分到了同一个班级(顺带一提,班导师是罗丝薇瑟!)。

    就因为这个缘故,再加上与我存在著孽缘的松田、元滨又跟我同班,升上三年级之后就变得时常八个人一起吃午餐。

    ──然后她提到的洁诺薇亚,则是被同为学生会的二年级会计,也就是西迪眷属的「士兵」仁村留流子带走了。仁村是学生会连任的成员之一。

    听说参加社团的学生们似乎正在为操场的使用权起争执,所以洁诺薇亚跟仁村便为了视察情况如何而立即动身前往事发现场。

    我跟加茂一行人说了这件事之后,他们就烦恼地发出叹息。

    加茂开口说道:

    「……仁村好像又自作主张跟洁诺薇亚说些多余的话了,从那时候以来就老是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的,她们太过投缘也不知道好不好呢……」

    洁诺薇亚跟仁村屡次受理了学生所提出那些似乎会演变成麻烦的委托,并且豪迈地以蛮力解决。她们两个都属于动手比动嘴快的类型,因此配合得很协调呢。

    然而──加茂如此话锋一转,露出大胆的笑容对百鬼和蜜拉卡开口:

    「勾陈、蜜拉卡,我们去找她们吧。会长竟然隐瞒这么有趣的事情不让我知道,真是太狡猾了!」

    百鬼苦笑著低声回应「了解」,蜜拉卡也摆出敬礼的姿势回答「是的,我很乐意」。

    ……新学生会真是太过有精神了。

    我目送新学生会的三名全新成员离开,思及刚才加茂所说「那时候」的事情,并回想起当时的状况──

    那件事发生在我二年级的第三学期──年初举办的学生会总选举刚结束的时候。

    「一诚,贵安。」

    放学后,我看到莉雅丝、朱乃学姊、苍那前会长以及真罗前副会长这些成员,待在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办里面歇息。

    到了第三学期,三年级的学生们已经可以自由到校,身处来不来都可以的状况。莉雅丝跟朱乃学姊有时会来学校,其他时候则会出门去其他的地方,都端看她们自己的心情决定。

    莉雅丝享受著红茶开口:

    「不好意思呢,一诚。社办借我们用一下喔。」

    莉雅丝对我客气地这么说……她是认为自己早就引退,如今已不是社团成员才这么讲的吧。这样也太悲伤了!这里是莉雅丝一手打造的场所,可以随意回来没关系啊。虽然我在家也跟她这么说过了,就算这样莉雅丝还是不打算改变她想尽可能将社团活动以及社办交给我们的决定。她是说──如果不进行改朝换代,就不能算是高中的社团活动了。

    苍那前会长微笑著开口:

    「呵呵,因为我对学生会来说也完全是个外人,在学校已失去栖身之处了。」

    真罗前副会长听到这段话也一样点点头说道:

    「因为引退的成员无法在学生会办公室里随便休息呢。」

    这样啊,她们也都退出学生会了。毕业的学长姊除了在社团活动露个脸之外,应该很难在学生会办公室出没吧。毕竟学生会并非社团活动那种聚会,而是校内组织的关系嘛……

    莉雅丝听了她们的话之后开口:

    「所以我才邀你们过来嘛。这里不但有空间,而且不管谁来都不太会有问题喔。啊,我也是有向爱西亚取得同意的喔。」

    爱西亚坐在社长的位置上头,举起手说:

    「是的,我当时回答因为这里是莉雅丝姊姊打造的地方,请她不论何时都可以过来,不需要有顾虑喔。」

    她也一副拘谨的模样坐在社长的椅子上,看来要她自若地做好心理准备还早得很。不过呢,只要大家一起支持爱西亚社长不就解决了吗!重要的是往后啊!

    莉雅丝对爱西亚道谢:

    「谢谢你,爱西亚。不过我现在已经退出社团了,即使还来这边玩也不会插手你们的社团活动──因为这里是你们继续编织未来的地点嘛。」

    「呵呵,是呀。虽然我一不小心就照平常的习惯为大家泡好茶了……但我本来还很烦恼擅自使用这些东西到底好还是不好呢。」

    朱乃学姊跟莉雅丝一样表现得很客气。看来她已经萌生了身为毕业学姊的自觉……但这还是令人感到无限寂寞啊。

    「虽然毕业之前的这段短暂时间可能会麻烦到你们,不过还是请多多指教。」

    苍那前会长就那样低头行礼,开口拜托我们。

    总觉得苍那前会长在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团教室里悠闲地喝著茶,这场景太过新鲜,因此让人觉得很有趣呢……

    ──就在我满脑子都想著这些年长大姊姊的同时,有某个人奔入社办。

    对方大大推开门,这样喊道:

    「救、救命啊──────!兵藤──────!」

    那个人是匙!那家伙一冲进来就紧紧地抱住我!

    「是、是匙啊,怎么啦?」

    匙听到我这么问,就涌出泪水朝我诉说:

    「呜呜呜呜呜!会长她!会长她啊────!」

    我姑且为了确认,望向身在现场的前任会长询问匙:

    「你说的应该不是这一位会长吧?」

    匙注意到我的视线,也跟著面朝那个方向。而该处出现的身影,是冷静享用著茶水的苍那前会长。

    前会长用一如往常的冷静语调向匙说道:

    「匙,你好吵喔。」

    匙听到这句话就吓了一跳,姿势骤然端正起来。不过他的脸上还是一副惊愕的模样。

    「…………会、会长!不对,前会长!你居然来到这、这里!」

    前会长也只回了他一句「我至少也会跟朋友享受一杯茶嘛」。

    我重新询问匙:

    「然后呢,你冲进我们社办里是怎么回事啊?你说会长怎样了?」

    我这句话传入匙的耳中,似乎让他蓦然回想起刚才的事,重新开始对我哭诉:

    「啊!对了,对啦!兵藤,快帮帮我啊!我完全摸不透洁诺薇亚同学啊──!」

    我跟爱西亚社长面面相觑,倾听起匙的陈述。

    哎,这家伙口中所谓的会长,大概就是指驹王学园的现任学生会长洁诺薇亚吧。是的,她那家伙在前阵子举办的总选中,跟隶属西迪眷属的花戒桃以会长之位为目标开打选战,并且漂亮地当选了。然后匙自己则是因为曾担任过学生会里的职位,而获选为副会长。

    我想,匙之所以会死命攀住我,也是要拜托我跟那位现任会长有关的事情。呃,因为现任会长是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员嘛……

    根据匙所言,在今天举行的学生会会议上,洁诺薇亚一开口就说出了很惊人的话。

    『那么,这么突然真是抱歉,不过今天的工作是要出外勤的喔。』

    匙副会长听到洁诺薇亚会长这么说,似乎让他满脑子不解。

    『咦?我们有安排那种工作吗?』

    就算他重新确认手中的行程表,上头也完全没有记载任何相关的事项。

    不过,洁诺薇亚会长开口说:

    『没有啊,不过我们学校的学生好像跟他校的人起了纠纷,因此委托我们帮忙解决。所以我们要去突袭那间学校。』

    匙听了她那句话,似乎显得非常手足无措:

    『跟其他学校起纠纷?突袭?不不不,洁诺薇亚同……会长!这种事应该要跟老师他们报告比较好吧?』

    洁诺薇亚会长意气昂扬地如此回答他:

    『有啊,我说了喔。我才一告诉阿撒塞勒老师,他就鼓励我,叫我一定要去!』

    『你搞错报告这件事的对象了吧!……算、算了……那么,对方就读哪一间学校呢?』

    匙再度向她问起这件事,此刻先暂时冷静的这一点实在很有匙的作风。因为我个人的心中,已对洁诺薇亚与阿撒塞勒老师这对组合浮现出最糟糕的想法。

    不过洁诺薇亚会长就像证明了我最糟的预测一般,非常有精神地回答他:

    『嗯,是出素户炉井(DESTROY)高中。』

    匙一听之下,吓得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那不是这一带最恶名昭彰的学校吗────!』

    没错,正如匙所言,那间学校是这附近被公认为评价最差的不良高中。善良的学生之间甚至存在著「若是一望见那间学校的制服,不管愿不愿意都得拉开距离别与他们对上眼」这样的潜规则。

    『是啊,没错!我们就是要去突击出素户炉井高中!』

    听说现任学生会长本人对出外勤=突袭不良学校这件事,显得十分精神焕发……

    匙用手帕擦拭著眼角,恳切地述说著刚才那些事。

    「……于是,现任学生会长大人已经与学生会的新成员们一起动身攻进那间学校了……虽然也存在著跟我一样持反对意见的干部,但才刚加入学生会的那些新成员则是支持著洁诺薇亚同学的意见啊……」

    ……真的假的,现任学生会成员们有那么主张暴力吗?从前任学生会留任至今的干部,不是还有「主教」草下、「骑士」巡,以及「士兵」仁村这些人吗?她们再加上匙之后就有四名连任成员。至于学生会中剩下的另外四个人,包含洁诺薇亚在内就全是新面孔了。

    我记得新任干部的名单里,应该也有一位跟我同样是二年级学生,拥有阴阳师血统的女生加茂忠美才对。其实我跟她不太熟,但知道虽然她并不是恶魔,却是一位颇为调皮的少女阴阳师。嗯,感觉她跟洁诺薇亚会很志同道合。

    小猫再为我附加了一段说明:

    「……即使还不到物以类聚的地步,但说不定有半数当选的干部称得上是武斗派成员。尤其那些一年级学生全都动不动就爱打架。」

    喂喂喂!那些新入会的一年级学生也很皮是吗!

    「……仁村也一样吗?」

    我为了进行确认而这么问道。虽然连任成员中,一年级学生仁村同学的态度比较爱起哄,但因为她曾是苍那会长所率领的成员之一,我想说她拥有严格的原则……顺带一提,落选的花戒以及一开始就没参加选举的「城堡」由良则是离开学生会,重回一般学生的身分。

    匙苦恼地说:

    「是啊,仁村那家伙也跟著洁诺薇亚同学一起胡闹……」

    哎呀,这实在是……我听了他说的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苍那前会长喝著茶,这么回了一句:

    「留流子原本就是那样的女生啊,我觉得她跟洁诺薇亚很合得来。」

    我的天啊!豪迈的洁诺薇亚跟配合度高的仁村会合了是吗!这、这两个人只要再加上武斗派少女阴阳师,即使变成一台失控的火车头也毫不奇怪啊。

    匙苦恼地开口:

    「……呜呜,虽然新学生会才刚开始运作,但就算这样也已经跟前会长的作风出现明显差异了……!不,虽然他们在文书工作跟应对师长方面,比我想像中还要有能力,让我很感激。不过除了那几点以外就……」

    匙开始说起苍那前会长跟现任会长洁诺薇亚的种种不同之处──

    ☆处理运动社团争夺体育馆场地的情形时

    ・苍那前会长的情况

    苍那:「请你们用协商的方式做决定。」

    篮球社:「就是因为办不到才会找你们来啊!我们篮球社下星期可是有比赛耶!」

    排球社:「什么嘛!我们也快要比赛了耶,如果不让我们使用场地的话就无法调整应赛状态了啦!」

    苍那:「我明白了。那么,我会去拜托你们的社团顾问老师,这件事只要压缩时间,各让一步就能够处理。另外,体育馆不是只有篮球社跟排球社在使用,如果不能让各个运动社团平均分配运用的话就没有意义了。这一点明白吗?」

    篮球社:「……明白。」

    排球社:「……交由会长定夺。」

    匙:「真不愧是会长啊!光靠商量就解决了!」

    ・洁诺薇亚会长的情况

    洁诺薇亚:「好,给我打一架决定吧。」

    篮球社:「就是因为办不到才会找你们──呃,咦────!打、打一架?」

    排球社:「难道不用协商决定或是询问老师这些方法吗?」

    洁诺薇亚:「也有些事情是必须透过拳头才能够明白的吧,我认为活动身体的运动类社团更该用这种方式解决。来吧,让我看个清楚!各就各位!」

    篮球社:「哪有这种事啊!」

    排球社:「快来人阻止会长啊──────!」

    匙:「等等啊,会长!不要用互殴来解决事情啦!」

    ☆处理文化系社团活动的情形时

    ・苍那前会长的情况

    苍那:「这可不行啊,漫画社发表这种内容的漫画实在是……」

    漫画社:「那、那可以称作是……言论自由吧!这叫作把自己心中的妄想描绘拼接出来的作品啊……!」

    苍那:「可是这些漫画的内容还是很淫秽……男人之间做那种事情……」

    漫画社:「爱、爱情存在著各式各样的形式!」

    苍那:「虽然我不否认这一点,但我不会对这种东西在学校里流通的情形置之不理。如果这样的漫画散播到校外,说不定也会影响到外界对我们学校的评价。即使我不打算对你们的言论自由说三道四,不过身为一名创作者,在把作品呈现在别人眼前时应该要三思而行。你们能明白我说的这些话吧?」

    漫画社:「……明、明白。」

    匙:「真不愧是会长!用说的就让他们明白了!」

    ・洁诺薇亚会长的情况

    洁诺薇亚:「这部漫画没有后续吗?」

    漫画社:「那、那可以称作是……言论自由……呃,咦咦!你、你是说后续吗?」

    洁诺薇亚:「这两个角色是一诚跟木场对吧?因为我们是伙伴,所以我个人也相当在意他们之后的发展。」

    漫画社:「你、你不在乎爱情的形式吗?」

    洁诺薇亚:「哎,不是也会有这种事发生吗?另外,画中的木场真是太像木场了。尤其是他看一诚的视线,以及对他说话的语气,简直就跟本人一模一样。你们真是观察入微啊。不过为何兵藤是被木场扑倒的那一个呢?不是反过来吗?」

    漫画社:「洁诺薇亚会长是兵藤×木场场派啊?那、那你就错了!木场场他是……攻才对啊──!」

    匙:「会长请等一下!我一点都听不懂你们对话的内容啊!请你用言语让我接受吧!」

    ☆向师长报告时

    ・苍那会长的情况

    苍那:「老师,我做好这份常例报告书了,麻烦收下。」

    师长:「喔喔,是支取会长!你的动作总是很快呢!……嗯,很完美!真不愧是支取会长啊!」

    苍那:「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

    匙:「嘿嘿,真不愧是会长!收到指示后一天就做出来了!」

    ・洁诺薇亚会长的情况

    洁诺薇亚:「阿撒塞勒老师,那份报告书我做好了,拿去吧。」

    阿撒塞勒:「喔喔,洁诺薇亚!我看看喔……学生会长专用的强化制服!总觉得这东西很有意思呢!」

    洁诺薇亚:「我听桐生说,日本的学生会长多半身著特殊制服。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变身啊?」

    匙:「学生会长哪里需要那种东西啊────!」

    …………

    听完匙的一番实话,我们新神秘学研究社的成员全都哑口无言。洁诺薇亚那个家伙,别用自己的作风和人交涉(物理攻击)啦……

    但前学生会长本人就算听到这些事,也没有表现得特别慌乱或惊吓。她只说了「也是会有这种事吧,毕竟领袖(Top)换人当了啊」一句而已,莉雅丝她们也只是面带微笑地听著匙说话。

    啊啊,大姊姊们的反应已经像个隐居的老婆婆一样了!

    虽然我们烦恼著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匙,但这时学生会成员的巡跟草下走进了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办。

    「小元,我们把那个孩子找来了。」

    巡的身后站著一名看起来很懦弱的男学生。

    「这个男生似乎有找洁诺薇亚会长商量过他跟不良学校之间的麻烦。」

    巡要那名男学生站到前面来。洁诺薇亚之所以会突袭不良学校,听说起因也在于这个男生身上。

    他战战兢兢地开口说:

    「…………那、那个,我这次……」

    匙挺身逼近他说:

    「真受不了你啊,对洁诺薇亚同学提出那种豪爽的请求。到底要怎样才能卷进那种大麻烦啊?」

    那名男学生面对咄咄逼人的匙,就开始扑簌簌地掉下眼泪。

    「呜呜…………」

    然后,他拚命地恳求匙:

    「……请你不要责怪洁诺薇亚会长!」

    男学生开口述说起他跟不良学校之间所发生的纠纷。

    「……我读小学的弟弟好不容易让家人买了一台公路自行车给他,却被他们班上的霸凌集团给偷走了。他去向对方理论的时候,就听说了那个带头欺负人的小孩的恶霸哥哥好像是不良学校的老大……于是演变成他想把脚踏车拿回来也没办法的情形。」

    据说他曾一度鼓起勇气去找对方却吃了一拳,然后就完全不被他们看在眼里了。

    「……这、这种事没人能陪我商量……不过,继续这样下去弟弟也很可怜……」

    那个男学生没办法找人谘询,只能一筹莫展地坐在驹王学园中庭的长椅上,听说偶然经过那里的洁诺薇亚开口问他:

    『你怎么了?一脸死气沉沉的模样……』

    大概因为他想找人倾诉的关系,忍不住把心中的烦恼全部告诉了她。然后,听他说完的洁诺薇亚就起身离开长椅……

    『……我明白了,交给我办吧。』

    ──并向他这么说。

    虽然男学生一瞬之间,还无法理解她那句话所代表的真正意思──

    『咦?』

    就朝她做出这样的反应。不过洁诺薇亚本人直接面对他,堂堂宣布道:

    『我会帮你把那台脚踏车拿回来。』

    『可、可是……』

    『你是这所学校的学生,而我则是这里的学生会长──既然你身陷窘境,帮助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那个男学生流著眼泪,恳切地对我们述说这一切。

    「……我问了学生会的成员们刚才那件事,才知道她先前所说的话全是真的……尽管我非常高兴,但再这样下去洁诺薇亚会长会有危险!出素户炉井高中的学生们,全都凶险到连大人都不敢对他们动手的程度!我、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不知道是该跟他们一起去,还是乾脆报警比较好……!」

    虽然那个男生感到很为难……

    这样啊,原来发生了这种事情。正义感很强的洁诺薇亚一旦听说了那种事,可不会默默坐视不管。而且她现在的立场还是个学生会长,绝不可能毫无作为!

    匙听了他的话,就用手揉揉鼻子下方便开口:

    「……真是的,既然发生了那种事,老实跟我们讲不就好了。」

    匙走向社办的门,对著他的同伴巡和草下说道:

    「巡、草下,我们的新任会长有困难了──要走一趟吗?」

    巡跟草下听了他的话,就面面相觑,露出苦笑答道:

    「哎呀,既然是学生会干部,再怎么样也该帮助会长吧。」

    「这是常有的事呢──虽然会长这次的作风比较蛮横啦。」

    看来他们三人的意见一致。

    「那我们上吧!」

    匙他们才这么说完,就冲出了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办!

    因为匙那家伙多半也是相当有正义感,听了刚才那个男同学的话当然会挺身行动。

    好啦,我们新神秘学研究社听了这件事要怎么做呢?总而言之,我想去看一下情况也好。我不仅是担心自己的伙伴洁诺薇亚,也很在意匙这个朋友的状况。

    我跟莉雅丝说:

    「莉雅丝,我也要跟他们去……我得去看看以后会有往来的新学生会将如何活跃啊。」

    就在这时,伊莉娜跟爱西亚举起手开口:

    「我也要去!毕竟我紫藤伊莉娜是洁诺薇亚会长的好朋友嘛!」

    「是的!我也会以神秘学研究社社长的身分,助洁诺薇亚会长一臂之力!」

    在角落静观事态的神秘学研究社新副社长木场,也浮现苦笑,起身说道:

    「啊~~那么,我们新神秘学研究社的全体成员就一起去助阵吧?」

    他这句话让众人也都举起手表示同意!

    『喔喔!』

    好,大家就共同去见识新会长的活跃吧!

    就在我正要踏出社办的时候,听到了年长组的对话内容。

    「……呵呵,不管是哪一方的孩子都很朝气蓬勃呢。」

    「这样不是很好吗?就是有这样的气势才可靠嘛。」

    莉雅丝跟苍那前会长都一脸欣慰的模样。

    啊啊,我在那一刻终于明白──她们打从一开始就深信著,就算光凭我们几个人,也可以放心交给我们处理了。

    ─○●○─

    我们到达的地方──是座落于驹王町中的某一处河岸。听说洁诺薇亚就是被对方找来这个河边。我跟匙、巡还有草下在途中会合,躲在岸边的暗处窥伺著情况。

    该处出现的是以洁诺薇亚为首的新学生会成员,还有成排与他们对峙著的多名流氓学生。对方的人数,足足超过五十人之多。

    洁诺薇亚上前一步问道:

    「你们就是出素户炉井高中的学生吗?」

    身在那群小混混正中央的人──是一名跨在公路自行车上,脸部有穿环的不良男子。他摆著臭脸,勾起令人生厌的笑容回答:

    「嘿嘿嘿,驹王学园的学生会长大人,为何要专程跑这一趟呢?」

    他周围的其他不良分子们就像在呼应他那句话一般,也跟著喧闹起来:

    「想怎样啊,该死的混帐!」

    「做掉你喔,臭女人!」

    现场混杂著一片让人无法想像同样出自日本人之口的话语。

    毫不畏惧的洁诺薇亚指著那台公路车开口:

    「能把你现在骑的那台自行车还我吗?」

    小混混首领踩在自行车的踏板上,目中无人地说道:

    「你是说这台公路车吗?免谈!我要藉由它让自己桃花朵朵开!懂?在现在的马子心里,骑公路车的家伙可是很夯的喔!」

    「「「马子!马子!」」」

    他身边的那些家伙听到老大这么说,也骚动了起来……说什么马子啊,这些人到底是哪个时代的不良少年啦……

    「是这样吗,留流子?」

    洁诺薇亚询问站在自己身旁的一年级女学生仁村。

    「没啊~~才没听过那种事呢。老大,你可别听那些不良分子乱说啦。」

    仁村对洁诺薇亚说话的口气完全像个黑道小弟!而且她还叫洁诺薇亚「老大」!

    「这样啊,我是不太懂啦,反正给我把车还来。」

    洁诺薇亚气势威风地这么对他说。不良少年的首领露出彷佛舔遍她全身的眼神,打量著洁诺薇亚的胴体说:

    「喂喂喂,是讲真的还讲假的啦?算了,看你还有几分姿色,如果代替这台自行车让我骑的话,答案可能就不一样了喔。」

    『嘎哈哈哈哈哈!』

    不良军团哄堂大笑。而洁诺薇亚只是叹息般吁了口气回应:

    「不管在哪个国家,这类家伙会说的台词都一样呢……」

    「老大!做掉他们吧!现在给他一招踢下去比较快!」

    仁村显得兴致勃勃!你比在苍那会长身边工作的时候还活泼了对吧!

    好啦,虽然我们观望著事态将会如何发展,却注意到匙那些被留下的学生会成员们的身影不在掩蔽处。我用视线追寻他们的踪影,就看到他们已走近洁诺薇亚一行人的身边。

    「洁诺薇亚会长,帮手来了喔!」

    匙气势勇猛地快速登场!

    「喔,是匙你们啊。来得可真慢呀。」

    洁诺薇亚看起来也显得很高兴,匙搔著脸颊回答:

    「这个嘛,身为副会长也有很多必须考量的事啦。」

    新学生会的所有成员都聚集在洁诺薇亚的身边。他们全露出一副干劲十足的表情!眼前出现的并不是苍那前会长率领的冷静学生会,而是由现任会长洁诺薇亚领军的热血学生会!

    洁诺薇亚带领著全体成员放声大喊!

    「好!新学生会的成员全都到齐了!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们之间的交流吧!」

    洁诺薇亚执起木刀,直指对手!

    「留流子,杀入敌阵──!」

    她的动作化为暗号,让仁村立刻快速地连续出拳,然后──

    「收到!我超爱这种气势啊!」

    就直冲进敌人之间!她迅速踹飞了两三个小混混!毕竟就算没有人工神器,她的踢击也很犀利啊!区区个小混混根本无法承受吧!

    「黄龙!尽管把他们打飞没关系喔!」

    接获洁诺薇亚的指示,担任学生会书记的一年级男生──百鬼黄龙就飞身上前,轻易地同时撂倒好几名不良少年!

    「一想到这种生活要持续过上一年,真让人又高兴又害怕啊!」

    看来他配合著洁诺薇亚的调子也感到很开心。

    接下来是二年级的加茂,她朝不良少年们掷出无数枚阴阳师的符籙!而被她符咒贴中的不良学生们,都无力地当场倒下。

    「这就是恶童退散呢!」

    她也一样来劲啊。在加茂的身旁,那名全身裹著厚厚衣服的女学生──蜜拉卡.沃登堡则凭著轻巧的拳技跟踢击,将不良少年接连殴飞!

    「嘿!喝呀!白天好难行动喔,真羡慕那些昼行者。」

    她如此展现出与那副可爱嗓音相悖的攻击力!

    「真是的,之后要怎么解释啊!」

    匙尽管出声抱怨著,却同样将冲向他的小混混猛扔出去!

    「那种事情!之后只要向阿撒塞勒老师说一声就会有办法解决啦!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不是在做坏事啊!」

    洁诺薇亚自信满满地那么宣布!不不不,我觉得那样也不是很好耶,洁诺薇亚现任会长大人!算、算了,阿撒塞勒老师在这方面总会最快采取行动,我想,他一定也有著要让那些不良高中知道,如果欺负我们学校的学生,会落得什么下场的能耐。唉~~老师一定也会把这件事搓掉啦!

    虽然学生会成员面对那些不良学生派出了强大的攻势应战……却让我们这些来看看的新神秘学研究社闲得发慌。

    我姑且为了确认状况而询问众人:

    「那么,我们要怎么办啊?就算我们不在现场,凭他们自己就能搞定吧。」

    不过,伊莉娜完全在兴头上!话说回来,她已经从隐蔽处冲出去了啊!

    「我乃驹王学园学生会长洁诺薇亚的至交!紫藤伊莉娜!前来助阵啦!」

    那名双马尾女孩就像哪里的时代剧一样,单手握著木刀开始狂劈乱舞!

    洁诺薇亚眼见伊莉娜来到现场,就高兴地说道:

    「喔喔!我的心灵之友啊!太感激了!」

    正在我心想「真是服了她们」的时候,我家的爱西亚也飞冲出去了啦!

    「我、我也有来喔!如果受伤的话,就由我帮大家治疗!」

    她果然没有要跟不良少年对打,而是想告诉洁诺薇亚自己也来到现场当后援了对吧!洁诺薇亚看到爱西亚登场也显得很开心。

    我搔著后脑勺……啊~~事情演变至此,与其说自暴自弃,不如说只能配合大家了吧。

    「……如果爱西亚社长上场了,那么这件事就也算是我们的问题了,不是吗?」

    我如此询问大家的意见。担任副社长的木场虽然露出苦笑,但还是频频点头同意道:

    「不去不行了吧?」

    「……走吧走吧。」

    「唯、唯有帮助社长,才称得上是一个神秘学研究社的男生~~!」

    小猫跟阿加也点了头!

    好,既然这样就没办法啦!

    我们也照著情况,从掩蔽物后面飞奔出去!

    「好啊,就上吧!我等正是驹王学园学生会长,洁诺薇亚的伙伴──」

    就这样,学生会的历史刻下了崭新的一页。

    也就是「洁诺薇亚会长对不良学校的学生们发起战争」──这样的纪录。

    听说几天后,公路车就送还到弟弟手边,那名男学生重新向包括洁诺薇亚在内的现任学生会成员道谢。当然,这次的事件并没有浮上台面,而是靠阿撒塞勒老师成功压下去了……

    不过,那间出素户炉井高中则是──

    「不可以对驹王学园的学生们出手。那里隶属于学生会以及神秘学研究社的家伙们强得跟怪物一样。」

    据说在校园里流传著这样的宣告,让他们即使在路上看到驹王学园的学生,反而会转而闪避。不仅如此,连附近一带的高中也传出了「驹王学园新学生会都是一群打架超强的家伙」这样的谣言……

    苍那前会长就算听到这个消息,也只是露出微笑说道:

    「新世代的学生会那么有精神也满好的啊。与我任职学生会的时候不同,也就是说那种新鲜的风格一定能为驹王学园带来崭新的气息。」

    总觉得,前任会长一卸任会长之职,整个人就变得很豁达了……

    不过莉雅丝却轻声笑了起来,只对我一个人说道:

    「苍那本来就是不拘小节的人喔,虽然在担任学生会长时,表现得很刚毅就是了。」

    ……这么说起来,她来我家玩的时候好像也是一副大而化之的调调。

    「救救我啊──────!」

    ──这时,匙再度冲进了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办!他一看到我,又再一次缠上我了!

    「兵、兵、兵藤──────!我们家的会长又闹事了啦──!仁村那家伙也兴致勃勃的耶────!这次连巡跟草下都配合起他们了啦──!」

    匙眼泛泪光……我只能颤抖著笑容回答「是喔是喔」,然后陪他谈谈……这个嘛,总之必须先从控制洁诺薇亚的方法开始教他才行呢。

    新神秘学研究社与新学生会的相处之路,似乎还很漫长──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