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短篇集 DX.3 Extra Life.1 十字×危机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集 DX.3 Extra Life.1 十字×危机

    位于兵藤家地底下的训练场之中,散放银光的武器正在互相冲突。

    双方都挥舞著仿造的长剑,用舞蹈一般的身法持续这场对战。

    朝下挥斩或往上劈砍,偶尔也会同时祭出刺击。

    以毫厘之差避开对手的直击,猛锐的剑招掠过脸颊旁边──

    虽然这两人的突刺都被对手避开,她们却同时露出笑容说道:

    「你真行啊!」

    「你才是呢!」

    我──紫藤伊莉娜正在跟我的朋友,也是我以前同事的洁诺薇亚对练剑术。

    这并不是我们每天固定的练习,而是突发性的对战。

    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天晚上睡不著,在深夜拖著迟缓的脚步来到这里──练习室之中。我在那里遇上捷足先登的洁诺薇亚,便决定临时和她打一场。

    洁诺薇亚继续挥著剑,对我说道:

    「那个时候我们也像这样,用模型剑对战过呢!」

    「咦!你在说什么时候的事啊?」

    就算我来回搜寻脑海里的记忆,但是说真的,我跟她实在打过太多次像这样的练习赛了。符合她所言的记忆实在多得过头,我没办法明白她在说什么。

    就在我们剑刃交击,短兵相接的同时,洁诺薇亚这么说道:

    「我是说我们第一次拔剑相向的时候。」

    ──!

    她的一番话,让我回想起了那个时候的光景──

    †††

    时间倒回三年前左右的时光。

    那时我十四岁。而那时候的我得到了圣剑的祝福,正式开始以一名圣剑使的身分,靠一把剑从事侍奉天主与教会的工作。

    我接受祝福之后,得到的是王者之剑的七分之一个碎片──拟态的圣剑(excalibur mimic)。

    因为那是一场十分名誉,极为光荣的选拔,当然不仅是我,包括我的双亲、周围的人们也都感到非常开心。

    王者之剑共计七把,而当时教会拥有其中的六把。由梵谛冈本部、新教会方面,还有正教会那里分别各保存两把剑。

    当然,新教会方面只能选出两名王者之剑的使用者。这么一想,就觉得我能获选真是一件承担不起的事情。

    「你已经成为一位跟父亲同样优秀的圣剑使了呢。」

    我也常常听到别人这么对我说。

    没错,我的父亲也隶属于教会旗下。他曾有一阵子担任圣剑使,为教会出任务。而移居到国外的我或许是受到有这样背景父亲的影响,不断反覆进行为了当上战士的严苛训练。

    因为这个缘故,我被遴选为战士的时候整个人受到无上的喜悦包围。为了进行祝福仪式而将圣剑「因子」灌注进体内的我,将要以操使王者之剑战士的身分,挺身对抗教会的敌人。

    就在我已习惯以战士之姿执行任务的那个时候,梵谛冈本部传来了召集的敕命。

    我前往本部的其中一间神殿,在那里邂逅了一场命运的相遇。

    我在教会待命之时,一名中老年的男性干部出现在我身边,对我说了这些话:

    「战士伊莉娜,本部今天之所以会召唤你来这个地方不为别的,其实是想诚恳地拜托你一件事。」

    那名男性干部对著感到疑惑的我,继续说下去:

    「我们想请你与某位战士组成搭档。」

    根据每项任务而将不同教派的战士编组在一起,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虽然通常会把隶属同一个教派的战士组成搭档或小队,但以许多任务的内容来说,也常会遇上很多超越教派的案件。

    对当时的我来说,那是第一项要我与天主教教会战士编队的命令。

    由于我曾耳闻战士们之间因为教派的歧异而起冲突的传言,因此一边细心地注意著别让那种事发生,一边让对方介绍那名梵谛冈战士。

    而那位男性干部带来的人是──一名长发飘逸的少女。

    她应该跟我差不多年纪。不过她的眼神锐利,浑身散发出某种带刺的气场。

    她足以一眼就让人看出自己是那种难以相处的类型,拥有一股令其他人难以接近的气质。

    干部介绍著那位少女,对我这么说道:

    「战士伊莉娜,这位是和你一样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王者之剑使用者──她是战士洁诺薇亚。」

    ──!

    我听了这个名字,立刻明白她的真实身分。

    这是因为我曾听过风声,知道有一名梵谛冈的战士跟我一样在年少时期就当上王者之剑使用者的少女。

    根据传闻所言,她是名拥有「破坏魔」、「斩姬」,甚至是「神恕之暴行」这些称号的少女战士。

    战士洁诺薇亚──

    对方介绍给我的人,是一名可说是破坏之化身的女孩。

    就在我明白她身分的瞬间,全身充盈一股紧张感,这是因为我听到跟她有关的传闻全都不太好的关系。比如说跟她组成搭档会被她砍,或是只不过和她斗嘴就惨遭轰飞,似乎会和恶魔一起被她清除之类的谣言。

    因为我听到的传言全属于那一类,让我瞬间对眼前的少女涌生一股战栗。

    那位眼神锐利的少女紧盯著我看了一阵之后,就对我开了口。她把手上拿著的某样东西递到我面前说──

    「你要吃香蕉吗?香蕉是个好东西喔,能够马上变成能量呢。」

    …………

    接过香蕉的我整个傻眼。

    而那位望著我跟洁诺薇亚的干部则点点头说道:

    「好,那么很抱歉,虽然你们才刚见面,但我想请两位持剑打一场练习赛。我认为战士之间要认识彼此,用这个方法比较快。」

    在那之后,我跟洁诺薇亚马上动身前往练习场,使用模型剑比试。

    「喝!」

    她挥剑笔直朝我杀来。因为她的剑路虽然很大胆,也是掌握我的动作才舞出剑招的。假如一味闪避,就会被她瞬时使出的追击打倒。

    虽然她的战斗方式即使到现在也没什么改变,但她自从那时挥剑的劲势就相当豪迈。

    就算只吃了她一击,也会蒙受很严重的伤害吧。因为对手即使是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她所使出的所有攻击也全都毫不留情。

    她祭出的每一招都没有犹疑,对我的动作及时做出反应的模样,看得出是她藉由实战洗练出来的技术。靠著训练课程进行锻炼的我,目前就算经历过实战,在战斗中所下的判断仍有很高的比率是照本宣科得来的结论,这样的我跟她之间存在著本质上的差异。

    我勉力挑开她那几招攻击,并持续闪避她的剑势。这时,我瞄准她侧腹出现的破绽──!

    「喝啊──!」

    横劈一剑,向她发动攻击。

    然而,就在产生冲击的那个瞬间,我的模造剑却被洁诺薇亚用一只手巧妙地接下了。

    她面对武器被抓住的我,送出一记刺击袭向我的胸口。

    「──唔!」

    眼见胸口正要被刺中的剎那,我翻身成功避开了那招凌厉的突刺,而她挥空的模型剑随即被我抓住。

    「…………!」

    「…………!」

    我们分别抓住彼此的剑,维持这个姿势在极近距离互相瞪视。会是对方先送出足击,还是自己该起脚踢她?不,还是让对手吃一记头槌好了?就在我们双方正在摸索下一招攻击的时候,那位在场边观战干部的声音响彻了练习场:

    「到此为止!」

    就在那句话响起的同时,我们都解除了紧张状态,一起把剑放下。她对著气喘吁吁的我露出第一个笑容,示意要跟我握手。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能与我正面拔剑相向的同龄女孩,我很开心喔。」

    我至今仍忘不了她那张愉悦的笑脸。可见,她应该非常渴望遇见一位跟自己程度相当的少女吧。

    这就是我跟洁诺薇亚初次见面的往事──

    †††

    「听清楚了吗,伊莉娜?遇到听不懂人话的恶灵就立刻当头劈下去。」

    洁诺薇亚把她的武器「破坏的圣剑(excalibur destruction)」扛在肩膀上这么说著。

    在介绍彼此认识过了几天之后,我跟她就动身执行组成搭档后的第一件任务。我们奉命驱除聚集在某座乡村废弃房屋中的大量恶灵,必须将它们祓除。

    虽然那些恶灵强大到让一般驱魔师没办法全部铲除的程度,但如今毕竟是由两名手持传说圣剑的战士负责处理,这就不一样了。

    我跟洁诺薇亚搭档以后,立刻了解到气质冷彻、对魔物与恶灵知识很丰富的她,战斗风格却属于大胆豪迈的类型吧。

    她所施展的攻击,毫不保留破坏的圣剑所拥有的威力。

    由于我在跟她见面之前,听到的尽是一些可怕的传闻,因此擅自把她想像成一个体格粗犷的女孩子。结果她居然是一名外貌跟我差异不大的少女……

    而且她还长得很可爱。她那张端正的脸庞,要同年纪的男生不注意到都难。而她所散发出的那股教人难以亲近的气质,在同性之间似乎也很受欢迎。

    「…………」

    洁诺薇亚用布条捆好圣剑之后,就默默地拨弄起她的长发。

    「怎么了吗?」

    我对她的行为感到疑惑,试著一问之下──

    「头发很碍事。」

    她语气生硬地这么回答我。她应该是表示那头长发在战斗中会造成妨碍的意思吧。

    在战场上打前锋的女性战士们,确实有很多人留著短发的造型。这多半是因为头发一长就会萌生很多缺点,像是在打斗中遭到敌人揪住,或是成为对手施展咒术的对象。

    「这样的话,绑起来不就好了?我也是这么做的啊。」

    我的头发跟她一样都很长。虽然我住在日本的时候最喜欢在外头跟男生一起玩,因此留著短发。不过自从我的女性特徵开始发育以后,就改为留起长头发了。

    现在我的头发是扎著双马尾来调整的。

    洁诺薇亚望向我的发型之后,就叹了口气说:

    「……如果我像你一样很会绑头发的话那还好说,但我不太擅长这种事。我一定会把两边的发束绑得很不平均的吧。」

    既然这样,那你单绑一根马尾不就好了?

    ──虽然我想对她这么说,不过跟她相处的时间不算长。我还不知道哪些地方是会让她不开心的地雷,因此对自己想追加的建议留心了些。

    当时对我来说,这套清晰显现身体线条的战斗服比较容易让我在意。不管这身装备在战斗中有多方便行动,我就是对这种把身体包紧紧的东西感到抗拒。

    因为嘛,我当时还是个国中生啊。这身显露身体发育曲线的打扮,会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过跟我同龄的她别说对那类事情不为所动了,我看她根本毫不在意这件事吧……

    她用力地伸个懒腰,那姿势就像是对天庭奉上祈祷一般。

    「看来任务平安结束了呢。伊莉娜,要不要去吃点什么东西?」

    「好、好啊。」

    我跟她出的第一次任务,就在这段应答之间结束了。

    虽然我们回到本部之后,就立刻向上级报告任务的内容。不过干部在意的并非驱除恶灵这件事,他关心的是我跟洁诺薇亚所组的搭档。

    「……那么,战士伊莉娜。和洁诺薇亚一同执行任务……你觉得如何呢?」

    他那副兴味盎然询问我的模样,即使相隔数年,如今仍让我记忆犹新。

    「没、没有,我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只觉得她的战斗方式好豪迈啊~~这样。」

    那名干部听到我这么说的那一刻,一时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然后他便清清喉咙说道:

    「战士伊莉娜。如果你今后也能跟她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就算是帮了教会一个大忙。」

    我那个时候,并没有特别想到他那句话能够左右今后的日子──不,甚至还主宰了我的生涯。

    就在我返回自己隶属的新教会本部时,向我的上级──凯萨.维里亚兹先生(他是目前担任四大炽天使之中乌列尔大人「J(JACK)」的男性战士)报告完诸项事情之后,他这么回答我:

    「梵谛冈那边似乎很高兴。据说他们目前呈现出『居然存在能跟那名斩姬顺利执行任务的战士』这样的状况呢。」

    对本部的战士及干部而言,洁诺薇亚似乎是一个非常难处理,且不好对付的人才。一旦把她编纂进搭档或队伍中,就会有很高的机率跟其他特务起冲突,让人家对她的印象变得很糟。由于她秉持著自己的战斗手段,听说这一点对大多数战士来说造成了妨碍。

    她那种豪迈大胆的攻击方法,恐怕──不,绝对是她受人嫌恶的主因吧。我则是使用拟态圣剑,趁隙援护她或是躲开前卫的攻势来进行攻击。

    这把能随著持有者的意思变化刀身的拟态圣剑,其所特有的战斗方式在当时那件任务中奏效了。

    不过,洁诺薇亚是名年纪轻轻就被选拔为圣剑使的优秀人才。对教会来说,不出动这名少女的话就太浪费了。据说就在那个时候,成为圣剑使,跟她同年纪的我便雀屏中选当上了她的伙伴。

    我的上司凯萨.维里亚兹先生说道:

    「若是让她单独出任务的话,应该不会有问题。不过,战士这门职业不能够这样,总有一天会发生非得编进队伍或是组成搭档的状况。而到了必须把难以应付的问题儿童安插进队伍,或是帮她找个搭档的那时候,要怎么办呢?这时候就会需要一个负责救援的角色了吧?这多半就是伊莉娜你获选的理由了。」

    没错,我就是被选来负责救援她的人。教会本部应该是著眼于未来,才会想让洁诺薇亚跟我结成搭档,先让她习惯跟别人合作、组队的任务吧。

    这到底该视为一种荣耀,抑或当成麻烦事来看待才对呢……

    大概两者皆是吧。

    对教徒来说,能为主战斗是无上的喜悦。然而,被任命当她的战友──让我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

    从那之后又过了好几个月──

    我刚好结束了一项跟洁诺薇亚一起出的任务。

    剿灭逃往邻国的「离群恶魔」之后,我们便在位于市区内的旅馆歇息一会儿。

    洁诺薇亚再度一脸烦厌地玩弄著她的长发。

    「你到底为什么要把头发留长啊?明明那么碍事的说。」

    我这么对她说完──

    「嗯,这是因为我的同乡告诉我『你必须有点女人味才行』,我才会试著留长头发。」

    她就叹著气,这么回答我。

    而她口中的同乡,也就是我后来认识的葛莉赛达修女。虽然那位修女从这时候开始就不断严格教育洁诺薇亚……但她本人则是一直闪避修女的训诫。

    「……不过我是认为即使留短发,也可以有女人味就是了……」

    凭她的长相,不管头发是长还是短应该都会很相衬吧。

    洁诺薇亚从怀中取出一把已被用旧的梳子,它的配色以年轻女孩所拥有的梳子来说相当朴素。她望著那把梳子,开口说道:

    「嗯,毕竟我所过的生活离『打扮』这种事情实在太遥远了。我只要能替主战斗,这样就满足了。」

    「虽然我也是这么想,但你毕竟是个女孩子,必须稍微装扮一下啊。」

    「在出任务时会有需要吗?」

    我们都生为女性,将来一定会遇到必须利用身为「女人」的这一点,像是进行卧底调查的时候吧?毕竟有些事情当然只有女性才办得到。

    「身为女性,偶尔也会碰上得要打扮的时候啊。除此之外,你在私下需要打扮时又打算怎么办呢?」

    她听到我这么问,再度歪起了头。

    「……打扮吗?这还真复杂呢。」

    看来以她的价值观来说,「打扮」似乎是件跟她没什么缘分的事情。

    不过,我觉得她长得实在很可爱,所以不稍加打扮一下的话就真的太浪费了。

    就算至今已经过了好几年,我那个念头却始终没有改变。事实上,这是因为升上高中的她,外貌已成长得十分美丽了。

    由于任务已经告终,我们便去淋浴一下把汗水冲掉。就在两人正要直接上床睡觉的同时,出任务用的行动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那是上司打来的电话。

    「您好,我是伊莉娜。」

    一接起了电话,一道迫切的声音就冲进我的耳朵:

    『虽然你们才刚执行完任务,很不好意思。但有件事情非得要拜托你们才行。』

    他要委托我们的事情,就是突然指派下来的新任务。在外地出任务时被任命新的案件这种事,绝不是什么稀奇的例子。

    『前阵子,位于我等辖区内的I国T市城镇内,发生了居民被吸血鬼化为不死者,四处作乱的事件……』

    吸血鬼──那是与我们教会人员为敌的其中一个阵营。

    他们虽然跟恶魔一样同属支配暗夜的异种族,却与藉由契约换取等价报酬的恶魔不同,吸血鬼经常会单方面地剥削人类以得到目标物。不,应该要说他们几乎都是袭击人类,将他们当成粮食才对吧。

    往昔甚至曾有过吸血鬼将霸权拓展到欧洲某国中枢的纪录。

    尽管他们平常住在远离人居的领土内,过著拥有独特文化的生活,但也会有些偶尔进出人类领域的吸血鬼,这次的案例也属于这一种吧。

    而且还出现了不死族。抵抗力较弱的人类们一旦被吸血鬼吸了血以后,几乎都会变成活尸──也就是不死族。

    不死族会袭击、啃噬活人,而遭到它们侵袭的人类又会被变成不死族,开始四处徘徊。如果该地区是个人来人往的地方,不死族蔓延的速度就会大幅提升。

    ……他说居民四处作乱……到底有多少人类被变成活尸了啊……

    要驱除化为不死者的人类,就只能派出驱魔师,或是消灭身为根源的吸血鬼了。

    『被派遣到当地处理这桩案件的特务已经有三人殉职。』

    ──!

    这让我更加说不出话来。既然隶属教会的特务被打倒了三位,这就表示对手是上级吸血鬼,我想多半是纯血种吧。

    吸血鬼即使在异种之中,也是地位居上的存在。而对方若是纯血种的话……就会是个相当难以对付的对手吧。

    『距离那座城市最近的特务之中,只有你们两个是A级以上的战士,能不能接下这项任务呢?目标由于受到教会的刺激,已经进入攻击状态了……现场多半挤满了被化为不死者的镇民吧。』

    …………

    我闭上眼睛,片刻之后便回答道「好的」。

    洁诺薇亚看了我的样子或许就明白了吧,她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了。

    「伊莉娜,任务的内容是?」

    「洁诺薇亚,那个──」

    我向她道出这项新涌入的重大案件。

    「那我们就上吧。在灾情扩散之前,尽早打倒那名吸血鬼比较好。」

    她立刻承接了任务,我也同样点点头。

    「洁诺薇亚跟我都对这项命令没有异议。那么,敌方的吸血鬼是怎么样的对手呢?」

    我向上司这么一问,对方的语调就变得更加严峻,对我继续说下去:

    『──对方似乎是列席梅斯特家族的吸血鬼。根据调查显示,梅斯特家流放的吸血鬼辗转到达了那个乡镇。』

    梅斯特家族──

    我曾听过这个名字。我记得他们应该是属于吸血鬼两大派阀其中之一的「采佩什派」。

    我们要讨伐的对象,果然是位居上级的纯血吸血鬼。

    这是我在成为王者之剑的剑使之后,承接的第一项重大任务……对当时的我们来说,则是组成搭档以来的首次S级任务。

    ──对年值十四岁的少女战士而言,这工作应该算辛苦吧?

    不,既然获命担任王者之剑的剑使,这就是我必须执行的任务。虽然年纪尚轻,我跟洁诺薇亚却都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

    整装完毕之后,我们就离开了旅馆。

    我们到访的地方,是某个国家境内的一座乡镇。它位居于远离热闹都市区的地点,是处四处遍布小麦田的静谧之地。

    虽然镇民看来已在教会的安排下成功避难,但听说似乎仍有许多人惨遭牺牲。

    我们在踏入那座乡镇没多久后──

    我全身上下都感觉到一种令人厌恶的视线,而且乡镇还被浓雾包围,让我们身处在伸手看不清五指的状况。昏暗的镇内转变得极为不自然。

    ……我有上过藉由气息探测周遭的修行课程,累积了让我即使在黑暗之中也能适度行动的训练成果。一般来说,我就算身处浓雾中也能毫无困难地行动才对。

    可是,这次的案例不一样……浓雾中混杂著独特的湿气,让我的知觉变得迟钝。这阵雾恐怕是吸血鬼产生出来的吧,因为吸血鬼很擅长操纵雾气。这东西对他们而言可说是某种结界,也成为了他们探测敌人的能力。

    也就是说,在我们踏进这里的瞬间,行踪就等于已经在对手面前曝光,我们已没有躲藏的必要了。

    而这阵雾气应该也可以遮蔽住他们吸血鬼的弱点──阳光才对。虽然现在是傍晚时分,但这片浓雾却让阳光没办法好好照进镇里。

    若要再进一步描述……这里的尸臭味很重。周围弥漫著刺鼻的腥臭及腐烂般的味道。

    尽管我用长袍摀著鼻子,仍是与洁诺薇亚一同前进。

    ……身边的洁诺薇亚身处这股腐臭之中,似乎也和平时一样,她甚至连鼻子都没掩住。

    她大概是习惯了尸臭的味道吧。光是这一点,就能看出她曾经走过某种惨烈的战场。

    而那样的洁诺薇亚目不转睛地盯著浓雾前方,眯起眼睛说道:

    「……来了喔。」

    她话音刚落,就拆开圣剑上的布,将剑身展露出来。

    啊──啊啊────啊啊────……

    耳中响起一股低沉的诡异声音,然后浓雾的另一头就陆续响起呻吟。

    从雾气中现出身形的──是面目全非的镇民们。这些尸体即使全身流出血水、肢体残破,绽裂的腹部流出脏器,仍然会举步迈向生者。

    它们已经卸下人类这个身分了。脑海中只留下「吃活人的肉」这个念头,为了满足强烈的饥渴欲望而四处徘徊。

    洁诺薇亚面对走向自己的不死者,毫不犹豫就用王者之剑把对手劈成两段。

    被她拦腰斩断的镇民立刻化为灰烬、失去踪影。圣剑蕴含的神圣之力,能在暗属性种族的身上发挥绝大的效果。特别是王者之剑的一击,对他们来说应该是必杀绝招吧。

    眼见袭向自己的尸首,我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液说道:

    「……不砍不行,对吧?」

    ……尽管手中握著王者之剑,我仍然心生犹豫。

    我之所以会有这个反应,只为了一个理由。即使我在这个年纪已经出过相当数量的任务,却还不曾对人类──抑或是不死者拔剑相向。

    如果要说危害人类的「离群恶魔」、魔物以及恶灵的话,这些东西我曾斩杀过许多次。

    不过,人类或是曾经为人的物种,我就……一次都没砍过。

    「你没有砍过人吗?」

    洁诺薇亚看了我的模样,于是那么询问我。听了她那句话,让我明白到她在这个年纪就已斩杀过人的事实。

    「…………」

    我没有杀过人……身为一名战士,当然总会有遇到这种场面的一天。既然被授命担任战士,自然得拥有这般觉悟。

    虽然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但那时候的我对于斩人这一点,仍然怀抱著强烈的犹豫以及恐惧。

    我握著圣剑的手在颤抖,刀锋也在摇晃。

    洁诺薇亚斜眼瞄著这一幕,她将圣剑劈向面目全非的居民们之后,拔腿冲了出去。

    「这样啊。那么你就负责辅助我──砍人的工作由我来做吧!」

    她没有一丝犹豫,砍杀著化为不死者的众人。

    被圣剑砍中的不死者们瞬时灰飞烟灭。

    ……而我只能够起脚踢飞或是撞开那些居民而已。

    ──真是没出息。

    我对自己所做的觉悟居然这么渺小的事实感到震惊。我明明打算将自身全部的一切都奉献给主,却没有彻底成为一名战士。

    跟那样的我比起来,在我身边勇敢应战的同龄女孩……完全是上帝之剑。那才是教会战士本来该具备的模样吧。

    然后,我也同时感觉到恐惧──这是对洁诺薇亚产生的情绪。

    跟我同龄的她,毫无犹豫地斩杀著这些曾为人类的物体──让当时的我觉得她就像是异种生物一般。

    我们一路击退化为不死者的居民,奔出重围,朝著事前接获报告的镇公所前进。

    由教会侦察班传来的情报显示,他们掌握到镇公所之中传来一股更加庞大的负面力量。

    我们要找的吸血鬼十之八九位于镇公所的建筑物内吧。

    「滚开!」

    围绕镇公所聚集的不死者被洁诺薇亚轰飞,开出一条路来。

    我们狠狠撞破镇公所的玻璃窗,猛力飞跃进室内,然后立刻用馆内的桌椅等家具封锁住窗户。

    这是为了不让碍事的不死者进到屋内。

    封住窗户之后,我们就往镇公所的内部走去。

    ……就算按下开关灯也完全不会亮,电源应该被切断了吧。

    就在我们爬上二楼的时候──

    建物内突然响遍一道声音:

    『哦,是教会的走狗们啊?……看来还耍小聪明带了圣剑来呢。不过,把这样的小孩送进来真是……』

    ……那道声音响起的同时,我也感受到一股负面的力量。全身的毛孔张开,爆出冷汗。这是因为我们光凭气息就明白到对手有多么高强。

    「你把我们当成小孩给看扁,可能会尝到苦头喔。」

    我使尽全力,朝向天花板逞强地这么大喊。

    「你就乖乖地接受我们的制裁吧,吸血鬼。」

    我身旁的洁诺薇亚则是一脸若无其事。她并没有像我一样刻意逞强,而是自然地吐露出那种强势的话语。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阵嘲笑:

    『咯咯咯……遭到国家流放后,居然在人类世界被这样的孩子们用圣剑指著啊……』

    雾气在我们前方聚集起来,逐步变化成人形的轮廓,最后终于显现出一名男性的身姿。

    眼前出现了一名身著类似中世纪贵族服装的男性,还穿著一件斗篷。

    他的相貌端正。不,他的模样实在是太过美丽,五官简直就像雕琢出的人偶。

    从他身上感受不到一丝生气,脸也苍白得像是个死人,全身缠附著令人厌恶的负面能量。

    他深红色的双眸锁定了我们的身影。

    『是教会的两只母狗啊,还是处女对吧?那就用闺女的血肉来点缀今夜的晚餐吧。』

    吸血鬼在嘴角勾起一副丑恶的笑容后,就把身体的一部分变成巨大的蜘蛛,扔向我们!

    虽然我跟洁诺薇亚架起圣剑,摆出准备迎击那东西的动作,不过就在挥下圣剑的同时,蜘蛛却朝我们吐出黑色的蛛丝!

    我们往后方飞跃,成功避开蛛丝。可是,我被散落在走廊上的器材绊住了脚,失去平衡跪倒在地。

    蛛丝往镇公所的走廊洒落。即使闪过它的直击,走廊的地板碰到丝线也发出嗤嗤声响遭到融解。能够融解目标的蛛丝──

    ……被这招击中的话就糟糕了,碰上蛛丝的部分应该会被融解得无影无踪吧。

    『哼哈哈哈哈!小女孩们!尽力取悦我吧!』

    吸血鬼留下这句话,就消失在走廊的深处。

    「你还好吗?」

    虽然洁诺薇亚朝跪落地面的我伸出手──

    「──!」

    我却避开了她探向我的手,大概是因为方才对她感受到的那份恐惧使然吧。

    洁诺薇亚眼见我这番反应,就觉察到某件事情,缩回她对我伸出的手。

    我默默无言地站起身。虽然跟她之间出现了转瞬尴尬的气氛,但我们可没那种闲工夫。我跟洁诺薇亚马上奔离现场,动身追赶逃跑的吸血鬼。

    「等等!」

    我与洁诺薇亚将黑蜘蛛劈成两半之后,就追著敌人往建筑物深处跑去。

    从通道里面不仅攻出巨大的蜘蛛,连蜈蚣和蝙蝠都袭向我们。

    吸血鬼能够操纵昆虫与蝙蝠,还能够将身体的一部分变化成这些生物。

    受他们操作的动植物都已然化为异种,跟普通的生物存在著本质上的不同。因此靠圣剑的一击就能让它们化为尘埃,不过……

    由于走廊下的所有阴暗处都跑出了怪物,这情况没完没了啊!

    洁诺薇亚用破坏的圣剑一口气轰飞了怪物们,我则将拟态的圣剑刀身化为细长状,然后像鞭子一样弯曲起来祭出攻击。变成长鞭的圣剑只靠一招就能同时消灭好几只吸血鬼的仆从。

    跑过二楼的通路,好不容易到达的目的地是──一扇双开式的门扉前面。

    我们互望一眼确认之后,就推开了门。拓展于门后的空间是一间大厅。

    那大概是用来举行集会或是活动的地点吧。宽阔的室内设立了讲台,并且排列著许多张长椅。

    讲台上出现了好几团蓝白色的火焰,那名男性吸血鬼就站在讲台上。他露出讨人厌的笑容开口道:

    『真行呢,教会的母狗们。所以才会这么年轻就成为圣剑使用者吧。』

    那名男子一甩斗篷──底下就陆续出现了无数只受他使役的蜘蛛跟蝙蝠。

    ……看来他是打算跟我们进行耐久战吧。对手似乎想放出使仆与我们拉开距离,直到我们的精力用完为止。

    毕竟,我们手上可是握著对他而言应该是必杀招数的圣剑,我想大概不存在不怕圣剑的吸血鬼吧。

    他想要不碰到这把圣剑而打倒我们,才会放出无数的仆从。

    对手是非人之物,当然会拥有超越人类的持久力。

    ……不想办法给他本体一击的话,被耗尽体力的我们就会吞下败仗。

    就在我正想跟洁诺薇亚讨论要如何攻击对手的时候──

    就看到她望向我的背后瞪大双眼……我的身后有什么东西吗?

    「危险!」

    她抓住我的手用力一拉。就在我注意到身后气息的同时,已被拉近她的身边。

    大量的蜘蛛丝往我上一秒的所在之处倾注而下,大规模地融解了地板。我背后的位置不知何时已被异种蜘蛛进占……如果我继续那样不动的话,应该会被融解得连骨头都不剩吧?

    洁诺薇亚把那只蜘蛛劈成两半后,就拉著我躲到大厅的长椅底下。

    我们把身体缩到最小,在长椅底下调整气息。

    洁诺薇亚从椅子底下注意著周遭的情况。

    我询问正在这么做的她道:

    「……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我刚才拒绝了洁诺薇亚对我伸出的手。

    这行为可以说是对她这个人的否定吧,而她拯救了那样对待自己的人。

    洁诺薇亚不怎么在意地开了口:

    「嗯?那种事现在不重要吧?比起那个,应该想想该怎么打倒那家伙呢……伊莉娜,你也──」

    我拚命压抑著某种涌上心头的东西,正对著她开口:

    「我明明就……对你感到恐惧啊……!我明明觉得轻易砍倒变成不死者人类的你是个恐怖的女孩,是个跟我不同的人!你为什么要帮助那样的我呢……?你刚才看了我那样的态度,觉得想避开对不对?既然这样,你又为什么要帮我呢!」

    她必定深受打击吧,她也一定很痛苦,觉得绝不能饶恕我。

    我……讨厌这样。我讨厌当时躲开她的自己,没办法自我原谅。

    我明明就把洁诺薇亚当成同伴看待,却还是避开了她。她放著我不管也没关系,即使见死不救也能被原谅,那为什么还要救我呢?

    她瞪大了双眼,露出惊愕的表情──然后,搔搔脸颊露出不知该做何反应的模样。

    「…………」

    沉默了片刻之后,她开口说道:

    「……这是因为在同年纪的人里面,会真的跟我交谈的人……就只有你而已……──我很高兴。」

    ──!

    她的回答令我哑口无言。

    她那张总是冷淡的面容展露出笑靥,继续对我说:

    「你就算讨厌我也没关系,我已经习惯被人嫌恶了。你觉得会杀人的我很可怕吧?这样想就可以了。我……只会判断要如何发挥身为神之剑的功能而已。」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变得能做出那样的事……?」

    她听到我的追问,眯起眼睛望向自己手中的圣剑。

    「……从我出生以来,就只有这一项长处而已。除了御使圣剑以外,毫无可取之处。对不起,伊莉娜。即使这样……我还是把你……」

    她坦诚地凝视著我,开口说道:

    「当成我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

    …………

    我说不出任何话来。她……一直把我当成朋友看待。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会帮我。即使我拒绝了她,她仍然会帮助我。

    她点了一下头,然后飞冲出遮蔽处开口:

    「所以,抱歉了!至少这里由我来做主!」

    ──她为什么要道歉?

    不对的人明明是我啊,是拒绝了你的我。那个时候,必须斩杀化为不死者居民的人是我、成为战士的人是我、当上战士后没做好觉悟就立足沙场的人是我,还有当上战士明明感到很光荣,却无法贯彻本分的人也是我啊。

    ──为何要对我道歉呢?你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

    洁诺薇亚豪快地轰飞了吸血鬼的那些下仆,终于成功到达他的本体跟前。

    不过,吸血鬼在被圣剑直接击中的前一刻,化为雾气消散开来。

    那阵雾包围住洁诺薇亚,让她的剑锋摇晃,没办法锁定同一个方向。

    接著那团雾气乘虚而入,再度在她背后汇聚成人形。

    吸血鬼揪住洁诺薇亚的长发,直接把她的双手反扣在背后!

    糟了!吸血鬼的臂力比人类还强,一旦被抓到就会很难逃脱!

    抓住洁诺薇亚的吸血鬼发出大笑:

    『像你这样的小女孩!以为自己能赢过纯血的吸血鬼吗!哈哈哈哈!即使身为圣剑使!也不可能战胜我的力量啊!』

    洁诺薇亚就算被反剪双臂,仍然不改她强硬的态度。

    「……被国家放逐的臭吸血鬼。你这不袭击人类村落就无法生存的家伙,居然在歌颂纯正的血统……!笑死人了!」

    吸血鬼听到她这句话,就愤怒得面容扭曲:

    『…………!你还真敢说啊,该死的小姑娘……!』

    吸血鬼露出尖牙,望向洁诺薇亚的脖子。

    再这样下去,她会被吸血的!

    我──下定决心冲了出去!

    「洁诺薇亚!」

    我呼喊著她的名字,伸长拟态圣剑的刀身、幻化成长鞭模式攻向吸血鬼!

    虽然吸血鬼在千钧一发之际成功避开,但由于他无法维持刚才的姿势,使洁诺薇亚得以逃脱。

    重获自由的她往后直退到我身旁,重新握好圣剑。

    她开口询问我:

    「你为什么要救我呢?你不是……很怕我吗?」

    我面对落寞地说出这句话的洁诺薇亚,勉强堆起自己最灿烂的笑容,放声大喊:

    「因为……我是一名战士……!是圣剑王者之剑的剑使……!同时也是洁诺薇亚的同伴……!怎么可以表现得这么难看呢!」

    她听了我这段不堪的宣言,虽然因此目瞪口呆,却又立刻轻笑出声:

    「……这样啊。」

    我们仅仅互相确认完那一点,就再度握好圣剑与敌人展开对峙。

    我跟洁诺薇亚同时拔腿奔出,往左右两翼散开。

    即使洁诺薇亚大幅挥舞破坏的圣剑袭向对手,但那吸血鬼却轻易地闪开了。这时我手中这把拟态的圣剑犹如具有意志一般,蜿蜒著向前突刺,准备要贯穿敌人。

    洁诺薇亚像是进一步做出追击似的,横劈扫出第二剑!

    圣剑的剑尖终于擦过了吸血鬼的胸膛!

    圣剑的效能在对手被划到的地方奏了效,让吸血鬼的胸口冒出烟雾。

    那个男人由于圣剑造成的伤害,痛苦得面容严重扭曲。然而,他就算承受著苦痛,仍然愉悦地勾起嘴角说道:

    『……原来如此,你们两人一旦联手就真的很难对付啊──不过,力量跟技术都尚未成熟!不足以打倒我!』

    的确,事实正如这名男人所言。对手已经掌握了我方的攻击范围以及特性,看这个情况,他应该会再度从远距离放出魔物,让战况演变成持久战吧。

    我刚才也考虑过这一点,迈入持久战的话我们就玩完了。身为人类的我们不管经过多少训练,都不可能赢得过吸血鬼的耐久力。

    因为不管怎么说,对手可是永生的怪物──

    洁诺薇亚听了那男人的话,就露出一张大胆的笑容开口:

    「是喔。既然这样,我就使尽全力给你一击怎么样?」

    她话音刚落,就朝前方伸出了右手。

    接著,她开始编纺出有力的话语──

    「──圣彼得、圣巴西流、圣狄尼修、圣母马利亚,倾听我的声音吧。」

    她前方的空间产生扭曲,从那里渐渐出现了某种东西。从异空间现出身影的是──一把巨大的剑。

    「以寄宿在圣剑的圣人之名,我在此解放──」

    她散放出极为巨大的神圣气场,架起剑吶喊!

    「────杜兰朵!」

    我跟吸血鬼同时感到惊愕。

    『──!居然是杜、杜兰朵!怎么可能!难道你能驾驭它吗?』

    那名男性吸血鬼会被吓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杜兰朵──它是受教会保管的其中一把传说圣剑,是一支跟王者之剑拥有同样强大力量的圣剑。

    ……而洁诺薇亚却取出了那把圣剑!

    洁诺薇亚继续放射出具有攻击性的灵气,手持圣剑开口:

    「我原本就是被遴选出来担任杜兰朵的圣剑使,会拿王者之剑也只不过是顺便罢了。看好了,我要施展出刚才被你说还不足够的破坏力喽。这把剑比起破坏的圣剑远远凶险上许多,不管你是纯血种还是什么鬼东西,所有的一切应该都会被它化成灰烬吧。」

    如她所言,杜兰朵正不受她控制地放射出攻击性的灵气,残忍地粉碎、损害著大厅的地板、天花板以及长椅。

    那把圣剑散发的灵气,连我这个被王者之剑选中的使用者都无法靠近。

    ……这样啊,原来她是杜兰朵的圣剑使。正因为如此,她经历过的战场才会比我所体验过的更加惨烈吧。

    她是──一位才能比我更加出色的人。

    吸血鬼感受到杜兰朵传出的波动,表情染上惊惧之色。

    『这种小鬼头居然拿著传说的杜兰朵!混、混帐,你们这两个神的奴仆啊────!』

    虽然放声咆哮的吸血鬼从全身上下释放出他无数的使仆──蜘蛛与蝙蝠,但手持杜兰朵的洁诺薇亚却毫不畏惧,对他开口说出这句话:

    「这是我唯一的长处。来吧,领教一下。」

    一股强大的神圣灵气,经由被她使劲挥下的圣剑射向整座大厅!

    我因为这道眩目的光芒而摀住眼睛。被崇圣气场包覆住的吸血鬼,全身上下渐渐化为尘埃。

    『……这、这样的我……血统如此纯正的我……』

    虽然那名吸血鬼一脸无法相信自己吃败仗的模样,但他下一个瞬间却开始嘲讽地笑道:

    『……咯咯咯,不过……是这样啊。真祖的「血脉」在这个时代果然尽选些杂种……不管是宗家的成员或是卡蜜拉那边的人都一样……咯咯咯,一不留心就会被毁灭喔……被杂种们的……那股……骇人的力量啊──……!咯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名吸血鬼高声大笑,逐渐化成灰消失在眼前。

    这段话就是那个吸血鬼最后留下的遗言──

    †††

    「对喔~~发生过那种事耶。」

    时间回到今日。练习完的我们坐在训练室的地板上,回顾那天所发生的事情。

    「杜兰朵当时那一击,让整栋镇公所都崩塌了呢。」

    没错,获得解放的杜兰朵如我所言,放射的气场将包含那间公所在内的周边地区破坏殆尽。此举贯彻了她「破坏魔」这个称号。

    由于当时的洁诺薇亚还没有办法像现在一样灵巧地使用杜兰朵,因此释放出的神圣灵气无论质与量都和目前相差悬殊。

    平时在上级颁布指令以前,她是绝不能解放杜兰朵的。

    虽然结论来说是打倒了当时那名吸血鬼,但她结束任务回去之后,听说因为擅自使用杜兰朵而挨了上司一顿骂,葛莉赛达修女也念了她非常久。

    洁诺薇亚绷著脸,这么说起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

    「不过啊,发生那次事件以后,我们共组搭档的次数就增加了呢。」

    我如此说道。上级似乎认为我很适任掌控洁诺薇亚的工作,在那之后凡是派遣洁诺薇亚执行的任务,有很高的机率会选我当她的同伴。

    然后,我和她的孽缘到了今天仍然持续著,不知不觉间我们已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说到那时候的葛莉赛达修女,我从来没看过她那么生气呢。」

    露出苦笑的她,玩著自己那撮挑染成绿色的头发。

    是的,那个故事还有后续。

    发生过那次事件以后,我看到久未谋面的洁诺薇亚时,她身上的变化让我吓了一大跳。

    「──洁诺薇亚,那个!」

    我注意到洁诺薇亚发型出现的改变。

    因为她把头发剪短了。

    「嗯,我那时不是被吸血鬼抓住而陷入危机吗?那件事让我明白到自己果然不适合留长头发。」

    她那时候的确是被揪住头发没错啦……但更重要的是那撮挑染。

    我再度问起她发型的事情,她就双颊飞红地回答我:

    「是啊,我尝试在头发上挑染了绿色。如何,这样有比较时尚了吧?」

    这应该是她尽力揣摩出来的时尚吧。我看到她羞赧地询问我的模样,于是──

    「噗!」

    觉得实在太滑稽而失笑出声。

    「你干嘛突然去挑染啊,而且居然只有那撮头发是绿的!」

    她的时尚标准太过有趣,让我忍不住没礼貌地笑了起来。

    「哼!就算这样,这也是我努力试著构思的耶!居然笑我,你这个无礼的家伙!」

    她立刻鼓起脸颊,诉说她的遗憾。

    「你别再生气了啦,这发型真的很适合你喔!」

    就算我这么对她说,她的心情还是没有好转,气嘟嘟地发怒了好一阵子。

    「不管你有没有说发型适合我,我都要闪人了!没错,我现在要走了!」

    我追赶著率先走起路来的她,频频说著「抱歉,你别再生气了嘛」不断向她道歉。

    从那时候开始,她就会在我面前展露出各式各样的表情以及情绪了。

    没错,她就是个跟我同年龄的女孩子,既会欢笑,也会生气。

    我说啊,洁诺薇亚。我们今后也是朋友对吧!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