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二十四卷 校外学习的Grim Reaper Life.5 死神大人和兵藤家的乳技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四卷 校外学习的Grim Reaper Life.5 死神大人和兵藤家的乳技

    我——兵藤一诚,在洛丝维亚瑟和碧娜氏张开的结界中,等待着那位的到来。

    我所在的位置是离『法芙娜·体育馆』十分之远的荒野上。

    我听了蕾贝尔的作战后,就来到了这里。

    作战很简单。只要不断打倒手下的死神,那么作为头头的塔纳托斯就会亲自登场,然后瞄准他出现的一瞬间,就用连洛基都会被转移走的魔法阵。

    会场周围让传说中的死神乱来可是会头疼的,所以就选择了在怎么乱来也不会出事的荒野。

    擅长结界术的洛丝维亚瑟再加上一旁辅佐的碧娜氏在,塔纳托斯被转移到这里就别想着跑出去了,除非我被打倒。

    这就是蕾贝尔为了保护观看比赛的观众们,更是为了保护好友小猫酱所想出来的作战计划。

    而本次作战的结尾,在确定是死神们的袭击后向塞拉奥格和提欧里奥他们两位提出救援。对塔纳托斯战所需的塞拉奥格和提欧里奥如今不能赶赴现场,所以蕾贝尔正向各势力请求支援。

    ……如果他们两位能赶来的话,战斗会轻松很多吧……他们能赶得上吗。他们自己那边应付谜之恶魔的暴乱也忙得够呛吧……。

    我穿着真红之铠,等了一会儿后——眼前出现了转移魔法阵。

    从魔法阵里面出现的是,披着精致装饰披风,身怀开玩笑般巨大灵气的死神。

    死神——戴着骷髅面具的塔纳托斯,看了看周围后,再次看向我。

    《强制转移……。原来如此,听说洛基也同样着了道。还真是耍小聪明的法术》

    塔纳托斯手上出现镰刀,释放出不详的波动——。

    我冷静地问道。

    “为什么,你要做出这种事来?”

    《理由——并不止只有一个》

    塔纳托斯一点一点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一边回答我的问题。

    《首先,为了不让后天人工制作超越者的研究资料泄露必须完全销毁》

    “那么这件事交给我们不就好了吗,但是你仍旧认为这不妥。难道说比起我们知道那个研究的事还有更糟的情况不成?”

    《必须在哈迪斯大人知道这研究之前整个销毁》

    ……不是为了哈迪斯?

    “……为什么?”

    我不由得发出疑问。

    《……正如恶魔阵营一样,赤龙帝。我们这一边也并不是上下一心的。……不过,我所做的都是为了我所想象的冥府未来》

    并不是一条心吗。稳健派的奥库斯叔叔也好,还是眼前的塔纳托斯,冥府也有着复杂的关系。

    “……那么,其他的理由呢?”

    《因此必须消灭所有携带研究资料的人。为了不让哈迪斯大人得到任何有关情报》

    这就是……为了这个理由,才会盯上小猫酱吗……!

    “我不会让你妨碍到小猫酱和黑歌的”

    《无妨。贵公正因为如此才是当代的赤龙帝》

    塔纳托斯竖起食指。

    《另一个理由……是极为单纯的。我等同志、普鲁托败在白龙皇手下。但是他应该不会对次心有不甘的。这份能触动到神明的天龙之力——。就我而言,也十分想品味下,历代最强的赤龙帝的力量》

    …………果然,不能交流下去吗。不仅盯上了小猫酱而且在此之上更希望与我战斗。

    我、我们明明只是想保护和平而已!

    我摆好战斗的架势。

    “就算你贵为神明——我也会消灭你的。现在可不是比赛,我不仅是『燚诚的赤龙帝』,更是『红发的灭杀姬』的『兵士』”

    《求之不得,让死之神好好见识下吧,全力的兵藤一诚》

    塔纳托斯挥动起镰刀,然后我与最上级死神的战斗开始了!

    我在冲出去的同时,打出好几发Dragon Shoot!塔纳托斯留下青黑色的残影,超高速地闪避攻击。

    我修正Dragon Shoot的射出方向,朝着塔纳托斯迎面释放!

    我的魔力攻击完全命中——但是塔纳托斯毫发无伤地逼近我!Dragon Shoot这种程度的攻击连挠痒痒都不行吗!

    就算放出飞龙,也都轻而易举地被击落。

    塔纳托斯挥下镰刀,我连忙躲开……镰刀刮开了地面。塔纳托斯每每挥动镰刀,荒野上就会留下巨大的斩痕。

    轻松地挥舞镰刀就能改变地形的威力——。普通的攻击就有如此威力,实力远超普鲁托!

    我为了近距离肉搏,冲向塔纳托斯,近乎脸贴脸的距离下乱拳挥打。但是就像殴打迷雾一般没有命中的实感。而塔纳托斯不知何时绕到我的背后,挥下了斩击。

    我打中的居然是残影!我发动收纳在龙翼里的Crimson·Blaster的加农炮,射向塔纳托斯。

    回转身体重整态势,左手伸出阿斯卡隆,刺向塔纳托斯。

    在他留下残影消失之前使用『透过』的力量!

    『Penetrate!!』

    能穿过任何物体的能力附加在阿斯卡隆上。如果被直击到的话,就会不妙,如此想法的塔纳托斯立马放后方退去。

    我瞬间做出反应,朝前方飞出去——飞到塔纳托斯的正上方放出炮击。

    “Crimson·Blasterrrrrrrrrr!”

    巨大的灵气炮击朝着正下方的塔纳托斯降下。

    ——但是,没有攻击到,塔纳托斯再次绕到我的身后!我挥动龙翼转动身体,塔纳托斯的镰刀挡住了我的阿斯卡隆!

    兵刃交接,塔纳托斯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很强。但是经过这短暂的交手后应该很清楚了吧。——这个姿态下的贵公,是没有胜算的》

    …………那种事,我从一开始就清楚地很!但是,那个形态的话……!

    ——怎么能容忍你这么挑衅。

    我将塔纳托斯弹开,拉开一些距离。

    我说,德莱格。反正在这么下去也只是白白浪费体力不是吗?

    『没错,万一没应对好的话可能会吃到不得了的伤害。真『女王』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就算用上部分龙神化也没太大意义』

    那么,虽说会加上时间限制,必须要决出胜负了。也很难等到塞拉奥格和提欧里奥他们两位来了吧。

    【一诚,是爷爷我哒】

    …………。

    ……。

    ……声音的主人过于出乎意料导致我大脑宕机了,整个人都傻了。

    不过,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一诚,是我哒。你爷爷哒哟】

    ——果然,是爷爷啊啊啊啊啊啊啊!

    “爷爷!?”

    『你爷爷!?』

    德莱格也惊愕了!从自己的宝玉传出我爷爷的声音来想必让它十分震惊吧!话说,这事就连德莱格也没料到,看来真的是了不得啊!?

    『怎么可能!不仅和我们对上话,还介入到神器之中,到底是使用了什么能力!?』

    德莱格的声音里透露出惊愕,而爷爷则是平静地回答道。

    【拜托了下释迦摩尼大人,就成功了哟。当然龙神大人也说要过来帮一手】

    德莱格发出了苦闷的声音。

    『释迦和奥菲斯吗~也难怪能介入啊!』

    能做到的吗!?我也惊到了!已经跟不上节奏了!

    爷爷说道。

    【看来乖孙陷入危机了嘛。一诚,爷爷我可是听说你很擅长开发乳技哒哟】

    “哪说得上擅长……虽说是在开发,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啊!”

    洋服崩坏、乳语翻译、都是女性限定,对塔纳托斯毫无效果!

    【一诚,就是现在,将那时的妄想具现化的时刻到了。就是你以前和爷爷一起玩机器人大战宇宙战舰的时候经常说的那个】

    冷不丁说什么呢,爷爷兴致高扬地让宝玉闪耀起来!

    【爷爷我让你回想起儿时和爷爷的回忆!】

    下一瞬间,我儿时的回忆就被唤醒了——。

    乡下爷爷家,和爷爷两人一起去邻近的模型屋,买下机器人和宇宙战舰的模型。

    爷爷经常买那个作品中的女性角色的模型和手办……。但是总会邮寄到模型店然后特地跑去取回来——。

    我更加羡慕爷爷买的手办。十分想要可是爷爷却说,

    “不是大人可买不了这个哟”

    如此说完,并没有给我买回来。

    庭院边的走廊上,我和爷爷拼起模型来——。准确来说,大半部分是我做的,对着帅气的机器人和宇宙战舰雀跃不已。我一边看着说明书一边组装这,而爷爷则是在一旁看着工口书,摸着工口手办……。

    我自豪地看着成果,而爷爷

    “一诚的模型和爷爷的手办,到底哪个强,来比比不”

    ——如此说道。

    我让机器人摆出帅气的姿势发出攻击,爷爷要摆弄起手办来应对。

    “爷爷,吃我一招。波动炮!”

    “可惜!这个手办小姐姐的欧派护盾将波动炮弹开了哒!”

    “诶!爷爷,你好狡猾!什么欧派护盾啊!”

    “你总有一天就会明白了!不管怎样的攻击,不管敌人如何强大,,是一定战胜不了欧派的。你也喜欢欧派不是吗?”

    “嗯!最喜欢了!”

    听到我的回答爷爷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爷爷摸了摸我的头。

    “欧派寄宿着最强之力。所以啊,机器人和宇宙战舰攻击的时候啊一定要汇聚欧派之力,才能攻击的哟。欧派光线!欧派波动炮!这样的。这样一来,一诚做出来的机器人也好战舰也好就会打过爷爷的工口手办了哟”

    “爷爷,你好牛!虽然听着很牛,但是完全听不懂啊!”

    “哈哈哈!你还听不懂是吗!其实爷爷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是,欧派是最强的。只要寄宿了欧派之力,不管是怎样的困难,都能克服过去!欧派!”

    “欧派!”

    “好了,一诚。快用这个机器人的手枪射出欧派光线。这样的话或许就能打败爷爷的工口手办了哟”

    “欧派光线!”

    “呜啊啊啊啊啊!被—打—倒—了—啊—”

    太阳西沉之前,我和爷爷一直玩着用欧派攻击的模型和手办——。

    我终于记起了儿时的回忆。

    我的脸颊上流下了泪水,恸哭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不是荤得不能再荤的回忆了啊!

    为什么这个紧要关头,爷爷却让我回想起这种回忆啊,爷爷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爷爷说道。

    【——波动炮准备】

    这个时候,铠甲上尾巴的那部分——竟然动了起来。

    并不是按照我的意志,也不是德莱格的意志。那条尾巴好像盯上了什么。

    尾巴——竟然伸长了!而且直直地冲向洛丝维亚瑟!

    “诶?!怎么回事!?”

    铠甲的尾部突然伸长,洛丝维亚瑟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尾巴碰触到了洛丝维亚瑟的欧派。

    尾巴的前端张开,将洛丝维亚瑟的欧派整个都包住!

    咕咚咕咚……。

    脉动着的尾巴。

    “……啊 呜 嗯~ 啊呼喵啊!”

    洛丝维亚瑟漏出了涩情的低吟。包住欧派的尾巴好像在吸取着什么!

    爷爷说道。

    【汇聚欧派之力,然后来一发特大的!——没错,就是波动炮!】

    铠甲的加农炮自信对准了塔纳托斯!

    【放心,有爷爷在旁边帮你忙哒。你小子的工口构造,爷爷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哒】

    『怎、怎么回事!拍、拍档!我的体内、神器的内部,被你的祖父肆意妄为着啊!?话说你的祖父就连这种事都能做得出来的吗!?』

    “……他可是我的爷爷啊。让我工口的本源行动起来也不足为奇吧……”

    『你是认真的吗!?你就这么接受了吗!?我也必须接受这个现实的吗!?』

    德莱格混乱了——。这也是必然的吧。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的爷爷竟然在神器内部使劲捣鼓着。没错,作为我本源的工口工口要素……。

    说老实话,我也陷入了混乱之中!我的爷爷,到底在搞什么啊!

    【在极乐里积累德行。释迦大人也一定会高兴的吧】

    你确定!?你说的是什么德行!而且,这个还和释迦大人有关!?

    “没有错,这也是悉达多——释迦如来的请求”

    又出来一个谜之声音!

    “掌管乳的赤龙帝。我是观音菩萨。听了你爷爷兵藤十藏的请求后,来为你添砖加瓦了”

    观音大人!?怎么回事!这都哪跟哪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啊!

    『就连观音菩萨都跑出来了吗!?神话体系还能这么穿的吗!』

    德莱格不禁哭了出来。

    观音大人如是说道。

    “你的歌曲,在极乐净土让许多人都露出了笑容。逝去的人们能在极乐里更加欢悦地唱歌跳舞,能诞生出这样一首歌实在是欣慰。这是来自佛门的一点谢礼”

    我的歌曲……影响居然如此深远……!

    这回轮到塔纳托斯惊讶起来了。

    《怎、怎么可能!释迦如来……甚至观音菩萨都,都要帮助赤龙帝吗!?》

    塔纳托斯举起镰刀,朝我这边冲来——观音菩萨在我的背后显现出佛光,塔纳托斯沐浴在光之中!

    《咕啊啊啊啊!如此浓厚的佛光!》

    塔纳托斯畏惧于菩萨大人放出的佛光,不由得后撤。

    与此同时从洛丝维亚瑟的欧派那能量(?)一点点汇聚过来,真红之铠的加农炮上收束着超乎想象的灵气。

    爷爷说道。

    【借由观音大人,那个银发小姐姐的乳力已经转换成魔力哒】

    眼前的状况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不过加农炮确实已经汇聚了能匹敌龙神化∞·Blaster的力量。

    “……嗯啊,唔啊啊啊啊!”

    尾巴正吸取着洛丝维亚瑟的欧派,洛丝维亚瑟的身体不断扭动,发出涩情的低吟!

    我的宝玉上——出现了96的数字!这个和洛丝维亚瑟的欧派大小一模一样!

    【好了,一诚。准备已就绪。名字——波动炮的名字由你自己来取】

    又甩给我一个难题。……算、算了,至今为止我也取了不少名字了,就取给你看……。

    “——超乳波动炮(NewTron·Beam·Ganon),怎么样……”

    【嗯,爷爷虽然不知道那个NewTron啥的不过说得好听就行】

    吐什么槽呢!明明是突发奇想的好名字,这里就该好好夸一顿啊!

    爷爷对着洛丝维亚瑟说道。

    【洛丝维亚瑟对吧。——为了未(明)来(日)请忍耐下今日的耻辱。所谓的女子就是如此哒】

    “——唔。……总觉得,有点听明白了又有点不明白的感觉……但是在胸中胸中”

    洛丝维亚瑟!?你就接受了!?这种胡来的展开你就一点都混乱吗!?

    【一诚,这个炮击会根据女性欧派大小所给予的乳力,从而威力发生变化。洛丝维亚瑟可是有着不俗的巨乳,所以得到的力量也十分惊人。不过,如果是三位数的话——你小子说不定能获得更加超乎想象的力量】

    根、根据欧派的大小,威力也会发生变化。——三位数的欧派。脑海里晃过了朱乃姐的那对……。

    【准备就绪哒!】

    随着爷爷的一声,炮身也终于完全锁定了塔纳托斯!

    “塔纳托斯!”

    我喊着死神大人的名字,做好了炮击的准备。

    塔纳托斯架起镰刀,开始拉开距离。很清楚吃到这一击一定没好果子吃吧。

    “——你必须在此被打倒”

    不过,碧娜氏很清楚大局的胜负就在这一刻,她停下辅助洛丝维亚瑟张开结界,释放魔力加入战斗之中。

    碧娜氏为了阻拦塔纳托斯放出巨大的灵气炮击。毕竟是魔王级的炮击,就算是最上级死神也想要尽可能躲开直击,连忙跳走。

    我再次修正炮击的射击角度,瞄准塔纳托斯落地的瞬间——。

    碧娜氏再次释放出魔力纠缠着塔纳托斯的步伐,我解放了汇聚在加农炮上的巨大灵气!

    “——超乳波动炮(NewTron·Beam·Ganon),发射——!!!!!!”

    超巨大的——粉红色的灵气从炮身一飞而出。闪耀着光芒的乳力,毫不留情地吞噬了塔纳托斯。

    ∞·Blaster级别的炮击,将塔纳托斯和周围风景整个吹飞了——。

    炮击结束后,荒野也发生了巨变,留下了巨坑……。

    塔纳托斯倒在坑里。

    发觉我走向这里后,塔纳托斯向我搭话。

    《……干得不错,赤龙帝……》

    是对我的赞扬之词。

    《不久的将来,想必贵公会成为毁灭神明的抑制力吧……呼哈哈哈!》

    塔纳托斯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后,一脸复杂地笑了起来。

    《……呼哈哈哈哈。哈迪斯大人……你比谁都诅咒着三大势力……比任何人都因为那个而囚禁一生…………冥府……不会成为冥府之上的存在……》

    只留下这一句话,塔纳托斯就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久等了!”

    “不好意思,花了太久时间”

    不久之后,塞拉奥格和提欧里奥经由蕾贝尔的交涉终于赶过来了……不过看到我近乎凭借一己之力打倒塔纳托斯后都十分吃惊。

    我们……在爷爷和观音大人的协助下,阻止了塔纳托斯的野心——。

    我们打倒塔纳托斯后,将濒死的塔纳托斯交由塞拉奥格和提欧里奥,由他们转交给别西卜大人的审问机关。

    我们将击败塔纳托斯的消息传达给伙伴们,看样子,那边的死神们也因为主人的倒下而失去的战意从而投降了。

    “不愧是您,一诚大人!”

    蕾贝尔为了调查战后情况,而赶来我身边。并且又开始与各地进行联络。

    战斗结束后,我回头看向洛丝维亚瑟。

    ——欧派被吸收了,导致暂时的飞机场。

    和以前向莉亚斯那里借去力量一样,欧派也都变小了。我至今都记者那份深切的悲痛,没想到如今再次引发了同样的现象。

    我流下了无言的泪水。啊啊啊啊啊,洛丝维亚瑟那美好的欧派啊啊啊啊!

    【放心,过不了多久就会变回原样的,放心好了】

    ——爷爷如此告诉我……。

    观音大人在那之后就离开了,不过爷爷好像留了下来。

    好了,事情算是平安的告一段落,想把这消息告诉小猫酱她们,不过她们现在仍在比赛当中。还是等比赛结束后再告诉她们吧。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爷爷又向我搭话。

    【大概,现在能说上话哟。刚才,爷爷我弄了好多技能到你的神器里面。一诚,不是有那个叫乳语翻译的技能吗?爷爷我也加了一手】

    我爷爷都说了什么啊!

    『嗯,算了,就这么着吧……』

    德莱格已经不想发表任何感想了!已经进入了放弃模式了吗!?

    爷爷说道。

    【通过欧派,能和远距离的欧派对话。虽说需要满足很多条件,不过正在比赛的那个孩子应该能听到的】

    话是这么说……和远距离的欧派对话,这都啥跟啥啊!

    我从爷爷那儿问清楚方法后,把蕾贝尔叫到身边。

    “一诚大人,有什么事吗?”

    蕾贝尔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蕾贝尔,借我下你的欧派。我想和小猫酱说些话”

    “……一、一诚大人,请说的稍微再详细点”

    我把来龙去脉告诉困惑不已的蕾贝尔——不知为什么她居然能听明白,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请来吧”

    蕾贝尔爽快地扯开衣服,新鲜的欧派在眼前跃动!

    蕾贝尔!!!!这棒极了的欧派出现在眼前真是大饱眼福,不过你对我的话是不是太过于照单全收了呢!?不对,是对我的乳技,抱有着很大的信赖吧……!

    眼前的状况难以启齿。

    我按着爷爷的说法在脑中浮现出想要通话的对象,左手揉捏着蕾贝尔的右边的美乳。极上之乐从手心中传了过来!

    我开始想着小猫酱和黑歌。

    “……啊”

    蕾贝尔漏出敏感的低喃。

    然后要带有与对方联系起来的强大意志,右手对着左边的山峰——按下!噗扭,手指品尝着最高的触感!

    “……咦呀啊嗯!”

    蕾贝尔的喘息声带着热度。

    按着的手指松开后,我对着欧派说起话来。

    “小猫酱。小猫酱。黑歌也行。能听到我说话吗?”

    仔细想想的话,对着欧派说话,我是不是真的昏特了……不过却出现了令人吃惊的回应。

    《……一诚前辈?是一诚前辈吗?》

    ——是小猫酱的声音!真的联系上了!

    我的乳技到底会变得如何啊……。我自己也都摸不清楚了,真是太可怕了。

    《赤龙帝酱?这是怎么回事?还能听到白音的声音,感觉就像心灵交谈一样……》

    也能听到黑歌的声音。看样子成功联系上她们两人了。

    爷爷说,这是能和远距离的对方(女性限定)心灵直接对话的技能。

    这就是我另一个新招——『乳语电话(pai phone)』

    爷爷真是牛啊。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牵引出我这么多新的可能性……!我的爷爷或许就是引发我才能的专家吧!

    从宝玉里传出爷爷的笑声。

    【咔咔咔,爷爷才没那么牛呐。这是单纯地将一诚小时候怀揣的梦想和野心重新唤醒罢了。人类小时候所描绘的梦想和目标,会成为其究其一生的根基哒】

    ……这,这样吗。确实我的根基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我连忙把乳技的事情还有击败塔纳托斯的事情告诉了小猫酱和黑歌。

    她们二人正在进行宿命的对决。一边战斗,一边通过心灵与我对话着。

    虽然妨碍到她们的对决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得告诉她们平安无事,然后早早挂断吧。

    突然小猫酱吃惊地问我。

    《一诚前辈,你是用蕾贝尔的胸部打电话是吗?》

    蕾贝尔也听到了,于是回答道。

    “不是,现在的我是维系一诚大人和小猫同学心灵的一台电话而已。只是一台电话而已”

    《怎、怎么会…··》

    听到了挚友充满觉悟的回答小猫酱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顺带一提根据欧派,通信速度和连线状况也会有所不同,在之后的一系列调查后,目前为止是蕾贝尔的欧派是最适合的乳通信者。

    《说实话,现在很想切断电话的说……》

    小猫酱如此说道,反倒是黑歌却兴致满满。

    《这样的话,就趁着赤龙帝酱听着的时候决出胜负吧,白音!》

    黑歌发出了挑战。

    《赢的那一方,成为他的新娘。如何?》

    《——呜!我……会成为一诚的新娘!这一点,就算是姐姐大人也不会退让!》

    姐妹俩要争夺我妈。

    ……我,终于也忍耐不住,把心中所想吐露出来。

    “……不,那样是不对的”

    说过想要成为我的新娘的小猫酱。说过想要我的孩子,想要在我的身边,想要成为家族的黑歌——。

    不回应她们可不行。赤龙帝!兵藤一诚!要好好回应她们!

    “我——你们两位不管是谁都会娶回家的!如果靠这种胜负来决定我的新娘,目标成为后宫王的我可不答应!小猫酱!”

    我明明白白做出宣告。

    “你的求婚我接受了!请成为我的新娘吧!”

    《——唔。…………好的》

    我收获了肯定。接着这股气势继续对另一个人说下去!

    “然后是,黑歌!”

    《喵,喵,在!?》

    是听到了对妹妹的求婚后还沉浸在惊讶中没回过神吧,漏出了呆滞的回应。但是,我毫不在意加强攻势。

    “你喜欢上我了吗?真的吗?”

    黑歌真切且认真地诉说着。

    《……一开始,我只是把你看做的瓦利的替代品。瓦利的战友。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心就会砰砰地跳,能交尾的话就心满意足了。我,以前只是想要孩子,天龙的孩子……只是想要强大的遗传因子。瓦利不行的话,就选你好了。但是,如今却不同了。……你是无可救药的傻、却又无可救药的率直,虽然色里色气的,但果然还是笨笨的……明明只要对白音一个人温柔就好了,却连我也好好地照顾着……给予了我们姐妹安稳的住处……。和你在一起的话……十分地安心。看到你的笑容,我的心里就涌现出了爱意……》

    黑歌的心灵之声——包含着泪水。

    《……为了这样的我们,进行了那么愚蠢的挑战。肯定,又满身是伤了吧?明明对手是神明……。就算是神明也要从他们的手中保护我们,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呢!嗯嗯,没错,从很早之前,我就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兵藤一诚这个男人……我喜欢你》

    我听到了黑歌的告白后,率直地回答她。

    “我听清楚了。我也很喜欢你哦。给我你的遗传因子说出这种女孩子我怎么可能会不意识到呢。不仅如此,看着平常的生活……虽然有些担心,但是你将小猫酱,将自己的妹妹放在第一位,我想这么温柔的姐姐一定是个好女孩”

    黑歌是个无可救药的恶猫,我们最初的相遇就是最差劲的。还放出毒雾。平常总是懒懒散散,又喜欢恶作剧……。

    不过,我很清楚她是个温柔的女孩子。将妹妹看的比任何人都要重要的女孩子。比任何人都祈求着安稳的女孩子。这些我都清楚!

    “选我真的好吗?”

    《必须就是你。赤龙帝酱……不对,一诚!我想为温柔的你生孩子!》

    既然如此,我也能做好决定了。

    我对着蕾贝尔欧派,喊了出来。

    “既然如此,和小猫酱一起——成为我的新娘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荒野的中心我对着欧派放出了爱的嘶吼——。

    与塔纳托斯决战后,我们回到了『法芙娜·体育馆』,赶往观众席那里。

    伙伴们都聚集在观众席的入口处,看着空中映射的直播画面。

    我问了身旁的杰诺薇亚。

    “比赛怎么样了!?”

    “一诚!快看!十分白热化!”

    不知是不是画面是不是特意而为的,其中一个画面中小猫酱和黑歌的对决正进入佳境!

    白音模式下的小猫酱,对着黑歌放出白炎的火车,而黑歌则是巧妙地使用妖力、魔力、仙术的各种术式,轻松地将小猫酱的攻击化解掉。

    见此小猫酱则是配合上体术,接近黑歌,近距离下挥出缠满斗气的拳头和脚踢。

    小猫酱的乱打丝毫不给黑歌喘息的时间,小猫酱的体术已经远超自己的姐姐了。

    黑歌使用小规模的转移术消去自己的身姿拉开了与小猫酱的距离,但是小猫酱早就预想到姐姐会出这招,预估姐姐会现身的地方,立马冲过去。再次逼迫黑歌与自己进行近战肉搏,终于姐姐受到了伤害。

    因为平时就一直生活在一起,一起行动着,所以自然而然也就能理解姐姐的思考和癖好吧。

    黑歌看着追赶上自己的妹妹的身姿——愉悦起来。

    脸上浮现出愉悦的笑容,黑歌说道。

    “白音!赢的那一方——能率先获得与未来的丈夫、一诚的初夜!这是姐们间的初夜之争!”

    “——纳尼!”

    小猫酱吃了一惊!

    我也被吓到了!你们姐妹俩的对决居然会赌上这么重要的事情!

    小猫酱马上重整心态,摆好架势。

    “…………我明白了。我接下这个挑战了!”

    对此实况吼了出来。

    《怎么回事!真的搞不清状况啊……姐妹的初夜……?赌上这个的对决!恐怕是赌上与乳龙帝的初夜的对决吧……真是羡煞旁人,乳龙帝啊啊啊啊!》

    唔,因为身处观众席所以不太像让周围人发现我,不过真的羞死个人啊!又要登上报纸,被媒体八卦采访了要!

    小猫酱和黑歌的对决进一步激化,此时神器宝玉里的爷爷又向我搭话了。

    【好了,一诚。——也是时候该向你说声再见了】

    ——什么!还真是突然的分别。不对,爷爷早就死了,虽说之前通过云外镜和他通话过!

    “爷爷!?怎、怎么这么快!擅自跑进宝玉里面来,又擅自回去啊!?”

    【爷爷老是呆在宝玉里面,也太对不住德莱格了。而且也不能继续留在现世里,偷看孙子和妹子们工口的小场面吧,你说是吧?】

    “确、确实被看到的话有点害羞”

    德莱格也累了,也不想让爷爷看到我和妹子们工口工口!

    爷爷继续说道。

    【你属于圣经里的恶魔势力,而爷爷则要前往佛教的极乐净土。神话体系本身就各不相同。说不定以后没有再会的可能了】

    听了爷爷让人寂寞的话后我说道。

    “……还能再会的。那面镜子,虽然不能用太多次”

    使用过一个云外镜后,要想再见一次同一个人需要花上更长的时间。基本上来说,一人仅限一次。

    “我现在也能活的很久,说不定还会有机会使用云外镜……我会让我的名号在极乐净土更加响亮的,响亮到那边的神明大人想要招待我过去!”

    爷爷——虽然看不见他的脸,想必一定很满足吧。

    爷爷对我留下最后的话语。

    【一诚!后宫!一定要实现后宫!遇到可爱的女孩,就去求婚!被可爱的女孩求婚就要毫不犹豫地接受她!】

    爷爷最后喊了出来。

    【我的孙子——最棒的乳龙!】

    然后和爷爷的对话就到此断绝了——。

    ……擅自跑到宝玉里,擅自帮我开发招式……。……爷爷,谢谢你了。虽然很乱来,但是多亏了爷爷我才能守护好小猫酱和黑歌——。

    与爷爷的分别虽然来得很突然,但是眼前的比赛越来越白热化了——。

    小猫酱和黑歌也都菠萝菠萝大。小猫酱喘着粗气说道。

    “黑歌姐姐大人、就此分出高下吧!”

    “是啊,白音用尽全力上吧!”

    魔力攻击、黑炎的火车、混合仙术与斗气的拳脚、黑歌将自己全部的攻击毫不留情地砸向妹妹。

    小猫酱放出火车——退出了白音模式,回到普通形态不断提高斗气!

    然后,发生了!小猫酱的尾巴——变成了三条!超巨大的斗气包裹住小猫酱!

    就连黑歌现在也只能做到两条尾巴!小猫酱在这个关键时刻进化到三尾。

    小猫酱的双眼眸闪耀着金光!小猫酱的动作已经快到连肉眼都难以追上,远超黑歌的意识!就连我也很难看清!

    黑歌放出的高速火车已经追不上超高速行动的小猫酱了——。

    最终小猫酱快得连声音都消失了,冲入黑歌的怀中。等到黑歌察觉到的时候腹部已经吃到了小猫酱的拳头了。

    嗙!——令人心头一震的清脆响声,在姐妹二人中响起。

    一拍后,黑歌摇晃起来。

    身体颤抖着,黑歌爱惜地抱着小猫酱。

    “……体术上,差了很多了呐。你变强了啊,白音……”

    黑歌的身体被退场的光芒包裹住。

    黑歌抚摸着小猫酱的脸颊。

    “看来,已经不需要我也没问题了。已经强到这样了……”

    握着正在消失的姐姐的手,小猫酱留下了偌大的泪水。

    “……不对,就算我再怎么变强,也需要黑歌姐姐大人。——因为我们是姐妹”

    黑歌——在光中消失了。

    《「明星的白龙皇」小队,一名『僧侣』退场》

    场上响起宣告小猫酱胜利的广播——。

    小猫酱迎来了胜利,不过比赛还没结束。

    其他画面上,巴斯科·斯特拉达猊下正与亚瑟战斗着。

    两位剑士挥舞着缠绕着神圣灵气的圣剑——。

    每每剑与剑对撞就会放出神圣灵气的波动,将周围场景破坏。二人所站的道路已接近崩坏,附近的建筑物也逐渐倒塌。

    之前——教会战士引起的叛乱那一战中,由于双方体力差距亚瑟中途结束了比试……。

    这一次斯特拉达猊下回到了五十岁——也就是全盛期的猊下动作十分熟稔,丝毫不知疲倦的猛烈攻击不断袭向亚瑟。

    亚瑟用Calibur抵挡砍击,但是每次挡住就会屈膝压制在地上。虽然努力站起来逃脱这最坏的局面,但是依旧被猊下那吓人的力量压制的死死。

    亚瑟用圣剑在空中刺出一个洞来,剑身没入其中,在至近距离刺出剑击的得意技依旧被猊下一一化解躲了开来。

    原本就算是年老的身体也能全部躲开!而亚瑟从那一战之后也变强了不少!

    亚瑟不断地用空间之穴从死角进行突刺,但依旧被那个怪物——斯特拉达猊下躲开!亚瑟在刺穿空穴的同时,圣剑的灵气也一并释放出来进行攻击,然而猊下带着余裕保持着彼此的距离,一一回避。

    ……换做是我的话,根本就不知道攻击的时机而受到伤害了!

    亚瑟像上次一样尽可能回避拼剑。他已经很清楚自己完全抵不过回到全盛期的猊下的力量了吧。

    虽然亚瑟打算回避,猊下却不如他所愿逼近他,开始近距离比拼。

    两人的近战中,也能从剑击上感受出亚瑟的才能,但是猊下从正面以迪兰达尔一一化解反压回去——。

    剑与剑的碰撞中,亚瑟突然跳向后方拉开距离。

    “果然是个使剑的好手。不由得赞叹你是稀世之才。——但是,时不时能看出技术上的不成熟”

    亚瑟没有说话,只是喘着气。看来这次,先耗尽体力的是亚瑟这一边。

    猊下继续说道。

    “凭借着自身才能跨越无数战场后使得技术掩上了少许自负的阴影。——就算仅有一点儿也会影响到的技术,是不可能粉碎我的迪兰达尔的”

    亚瑟自嘲地笑了起来。

    “……被您这么一说,我无言以对”

    但是亚瑟依旧没有放弃重新在圣剑聚集神圣灵气!远距离放出神圣灵气!Calibur的神圣灵气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其质量也极为巨大!

    ——但是,斯特拉达猊下所采取的行动,仅仅是收起左手,巨大的肌肉不断膨胀。

    Calibur的神圣灵气高速逼近,与此相对,猊下挥出拳头释放出波动!

    Calibur的神圣灵气,被拳头释放出的灵气——被圣拳打的烟消云散!而圣拳的势头没有停歇,将后方的大楼整个击穿了!

    实况吼了起来。

    《出、出现了啊啊啊啊啊啊!圣·拳!转生天使、Captain·Angel尼禄·莱蒙迪选手使出的圣拳的始祖!》

    解说也是一脸惊呆的表情。

    《……威力大相径庭啊。居然会有轻松将大楼打穿的拳头……!》

    在斯特拉达猊下来驹王镇的时候,我、杰诺薇亚和伊莉娜有问过猊下。

    要怎样才能变得像您这么强?要怎样才能将神圣灵气缠绕到拳头之上?

    猊下握紧拳头回答我们。

    “听好了,孩子们。我从还没有换牙的时候就在心里发誓要成为教会的战士,一个劲地祈祷,一个劲地念想,日复一日毫不间断地锻炼着。啊啊,主啊。请赐予这拳头以神圣的慈悲。寄宿、寄宿、寄宿、寄宿……没有一天的懈怠,每日每时每刻都在锻炼着。就算是在我隐居的时候也没有丝毫怠慢”

    猊下摸着胸前的十字架继续说道。

    “当你获得了认真地相信会出现没有一丝阴霾的奇迹的精神力以及毫不动摇的向上心再加上持续不断锻炼的肉体,那时候拳头上就会寄宿着慈悲”

    猊下的力量并不是由奇迹所引发的,而是力量本身引发了奇迹,我在那时候明白了这一点。

    亚瑟的脸上渗着汗水,喘着粗气说道。

    “或许我会输……但即使如此也让我战斗到最后一刻。抓住那或许是一瞬的奇迹,这就是与白龙皇并肩作战之人”

    猊下露出勇猛的笑容接受亚瑟的宣言——。

    “没错,这样就对了。放弃只会杀死战士(男人)”

    猊下保持着优势,继续战斗着。

    而另一边,木场和美猴也在战斗着。

    美猴分出是分身,与之相对的木场创造出龙骑士。分身与龙骑士互相交战,而本体的两人也在正面交锋。

    木场以格拉墨,美猴以如意棒,快得无法看清的速度你来我往。

    木场在接受了猊下严苛的训练后,近接战中使用魔剑古拉墨的战斗方式也发成了变化,接着剑的冲击瞬间放出巨大灵气的方法以此来弥补原本的力量不足。

    所以现在的美猴——被木场的连续剑击压制住了!美猴拉开距离从远处伸长如意棒进行攻击,但是木场神速一闪,跑到了美猴的背后,并挥下了魔剑!三段突刺的剑击,远超美猴的回避能力!

    最终美猴的如意棒被砍断了!

    “我的金箍棒?!可恶!”

    不过,手指伸入耳中,美猴取出了第二把如意棒。

    木场大大地吸了一口气,调整姿势,让龙骑士消失后,周围的路面伸出无数的圣魔剑!

    美猴只好进行闪避,不过木场瞬间缩短距离挥下由圣魔剑包裹着的格拉墨!冲击的瞬间释放出力量,美猴只能硬生生抗住斩击!

    美猴喊道。

    “切!好好先生的小哥怎么也学会用蛮力了!”

    木场笑了笑。

    “毕竟猊下的训练非比寻常。要锻炼出力量和体力必须从饮食和日常生活中发生改变!多亏了这些,剑的冲击的瞬间就能做到力量输出了!”

    正如木场所言,只有命中的瞬间才会加上力量的战斗方法,对于重视技巧的木场来说是十分合适的。平常用技术,而决定性攻击则由力量加以攻击——。

    ……借由猊下的教导,我的挚友兼对手有了超乎想象的进化!

    猊下对亚瑟,木场对美猴的战斗看来还要持续一会儿!

    另一边——发生了惊异的变化。从公园处,燃烧着莫大的紫色火焰,并且逐渐变成巨大的天使!那个是……凛特的禁手吗!?

    雷鸣轰轰作响,朱乃姐从上空,朝着眼下的公园放出超巨大的雷光龙!露菲则使用强固的防御魔法阵来迎击!

    公园方面的战斗也很激烈啊!

    另一边,瓦利对Crom·Cruach,两人的气势将场地都破坏了。

    瓦利的魔王化还是第一次见……他那灵气的质量是怎么回事!光是魔力炮击就将所见之物轻松吹飞!他们周围的建筑物已经都没了,场景变得开阔起来!

    瓦利的魔王化好像比我的龙神化还要强啊!?

    『虽说拍档你有不逊色于瓦利的地方,但是总体上来说还是瓦利比较高』

    ——德莱格如此说道。

    而且,Crom的攻击也及其凌烈!仅仅是肉搏、龙息和灵气就将周围一扫而空,就连场地也受到了波及。

    瓦利也不得不承受Crom的猛烈攻势。

    战斗越发激化,比起决出胜负或许场地会更早地因为双龙战斗而崩坏——。

    但是,比赛的胜负有了不同的变化。

    实况再一次吼道。

    《什么!莉亚斯选手身上加持着加斯帕选手力量的……暗之衣正在逐渐剥落!》

    看过去,正在与巨大化的芬里尔战斗的那个黑色的……是莉亚斯?

    我现在在发现,那个居然是莉亚斯!?到底怎么回事!?虽然有着黑暗的灵气,但同时有缠绕着红色的毁灭灵气,所以我才认出是莉亚斯。

    额头上的第三只眼——难道是加斯帕?

    “将加斯帕……巴罗尔附在自己身上吗!”

    听了我的疑问,爱莎回答道。

    “是的,看样子应该是莉亚斯姐姐大人的新招数……而且好像快到了使用时限了”

    黑兽化的莉亚斯喘着粗气。

    黑色的灵气从身体上不断流失,很明显力量在不断减弱。

    相对的巨大化的芬里尔,在与莉亚斯的战斗中也浑身是伤,到处留着鲜血,不过依旧有精神。

    杰诺薇亚一脸苦涩地说道。

    “伤口能由瓦列里的神器治好……”

    伊莉娜接着说道。

    “但是却不能恢复体力。莉亚斯桑的体力到头的话就危险了”

    莉亚斯降落在还没崩坏的大楼顶上,在手中聚集起魔力。

    从远处的空中,有什么东西正飞过来——。仔细一看,是格库玛格库!古代的格雷姆,喷射着引擎高速地冲向莉亚斯这边!

    实况解说道。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在初期被大破的格库玛格库选手居然此时加入战斗!古代兵器有着自我修复能力,所以才赶上了比赛的关键点!》

    格库玛格库放出射线。莉亚斯打算用手中聚集着的灵气回敬——。

    可是芬里尔吠了一声,咬住附近的铁管道,扔了出去。

    铁管道刺入大楼的墙壁上。不知道是出于何种用意——格库玛格库刺入铁管道中放出极大的射线!

    突然,响起了加斯帕的悲鸣!

    《瓦列里!》

    射线毫不留情地开了个大洞!

    下一秒,传来了广播。

    《『莉亚斯·吉蒙里』小队,一名『僧侣』退场》

    ——那个是瓦列里退场的广播。

    原来如此,莉亚斯为了以防万一将回复要员的瓦列里隐藏在大楼里。

    但是芬里尔察觉到了这一点。然后将此告诉了格库玛格库。那个格雷姆和那匹狼的配合十分到位!

    瓦利小队的魔物和兵器无言且出色的配合,让我们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实况吼道。

    《威力凶恶的光线!比赛至此,瓦列里·采佩什选手也终于退场了!莉亚斯·吉蒙里小队的丧失了回复手段!》

    将瓦列里打倒后格库玛格库飞在空中,将目标瞄准了莉亚斯。而芬里尔也紧随其后,对着莉亚斯狼视眈眈。

    看来不管哪一个都保留着战斗的力量。

    眼前此景不由得让我担心起来。

    “就算如今的莉亚斯再怎么强,要同时面对芬里尔和格库玛格库还是——”

    这样下去会输的——正当我这么考虑的时候。

    有一个人在大楼之间跳跃着,赶到了莉亚斯身边。

    “公主大人!我来帮忙了!”

    ——是巴斯科·斯特拉达猊下!

    不仅是我整个会场都沸腾了!

    《终于来了啊啊啊啊!巴斯科·斯特拉达选手,此时终于赶到!》

    居然还有这样的展开!猊下在莉亚斯危机的时候赶了过来!呜哇,自己女朋友危机的时候一位老剑士飒爽登场,就连我都不由得感动起来!

    “亚瑟的退场报告有出来过吗!?”

    我问道。猊下能赶到这边,也就意味着那边决出了胜负,不过——。

    “没有,好像还没有退场的报告——”

    跟随者杰诺薇亚的视线看过去,播放着亚瑟的画面。亚瑟倒在路上,好像站不起来了。体力已经完全用尽了。

    这个样子,看来是动都动不了了吧。那个亚瑟,居然会体力用尽。

    猊下为了保护莉亚斯也降落在大楼的屋顶上。看着芬里尔和格库玛格库。

    “狼还是人偶。又或者两边吗”

    猊下架起圣剑——。

    但是暗之灵气——加斯帕从莉亚斯身上离开。莉亚斯也从暗之形态回到了原来的样子……下一秒莉亚斯倒在了屋顶上。

    呼吸十分紊乱,也是一副无法站起的样子。

    暗之加斯帕说道。

    《莉亚斯姐姐……我们的『王』已经到了极限。我认为应该宣告退场》

    这是来自加斯帕的退场提议。

    对此莉亚斯艰难地提出抗议。脸色……也十分糟糕。

    “……加斯帕,你,在说什么……”

    暗之加斯帕摇了摇头。

    《这个招式……再继续用下去会很危险。为了今后大会考虑,这时候在不退去就会前功尽弃的……。求求你了,莉亚斯姐姐,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加斯帕在劝说着。莉亚斯现在状况十分危险,不管是谁都很清楚。

    “…………呜……”

    莉亚斯发出了懊悔的声音。喘着粗气,大约过了十秒左右。

    “……我认输”

    莉亚斯——自己投降,宣告自己的败北。

    实况再一次喊道。

    《居然会是这样!!!!莉亚斯选手,竟然自己宣告认输!!!!!》

    马上裁判的广播也响起。

    《收到莉亚斯·吉蒙里选手的认输宣告。比赛结束!胜者、「明星的白龙皇」小队!》

    ——唔。……我们都是失去了话语。

    杰诺薇亚和其他人也都静静地闭起双眼。

    ……将那个亚瑟打得无法动弹、击败黑歌、让美猴陷入苦战、格库玛格库曾一度毁坏、真芬里尔受到如此大的伤害……。

    真是了不起的斩击。被称为最强白龙皇的小队,竟然受到了如此大的打击。

    我——鼓起掌来!我的伙伴们也跟着我一起鼓掌,接着从观众席蔓延开来,整个会场淹没在掌声之中。观众们都站起来为他们鼓掌!

    画面中的瓦利和Crom也都菠萝菠萝大,胜负也戛然而止。

    铠甲各种都损毁了,喘着粗气的瓦利说道。

    “……居然会以这种形式结束啊。这就是所谓的比赛吧”

    Crom擦着头上流出的血说道。

    “哼,的确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也确确实实很久没这么爽过了。别在意,大会还在继续。只要继续赢下去终究还会碰上不是吗?”

    “是啊,说的没错。这个大会就是这个道理,就算这次大会不行,下次的大会也会举办吧。而且除此之外,只要想打也肯定会有机会的”

    “呼哈哈哈哈!真是碰上了个好时代!居然能公开地与你和赤龙帝、其他龙、甚至还能和神明战斗。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开玩笑的蠢事……但仔细想想的话对于渴望战斗的我和你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大会了。……虽说规则有点碍事”

    瓦利耸了耸肩。

    “算了,习惯也是有必要的”

    瓦利走近Crom,伸出手打算和Crom握手——Crom却笑了笑弹开了瓦利的手,飞往莉亚斯那边。

    瓦利看着自己被弹开的手,开心地笑了起来——。

    比赛结束后,我们来到了医疗室。

    为了将身体情况不良的莉亚斯送往医疗室。

    经过精密的检查后,莉亚斯从医疗室回来了。听报告说是因为承受了加斯帕的巴罗尔之力。结果导致体力和魔力全部用尽,所以才会倒下。

    躺在床上的莉亚斯,嘟起小嘴。

    “……人家失败的姿态居然被一诚看到了……”

    我握住莉亚斯的手。

    “没关系的,虽说是和加斯帕的合体技,但是莉亚斯你能与那个芬里尔战到最后一刻,真的很厉害啊”

    这是我的真心话。就在去年,我们为了与芬里尔战斗可是投入了相当大的战力。

    如此一想的话,莉亚斯的新招的确令人十分惊奇。不过话说回来,巨大化的芬里尔那个状态也大概只有原本的八成实力。(吐槽:你到底有没有在夸你老婆啊)

    顺带一提隔壁床正躺着先退场的黑歌和瓦列里。

    瓦列里因为一击就被退场了,所以并没有明显的外伤,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她好好休息下。

    黑歌一直在和小猫酱战斗,为了尽快恢复体力,应该安稳睡下比较好可是——。

    如今正趴在我的背上,使劲撒着娇。

    “就连人家也都算进了新娘后补喵??一诚一诚,之后,我们一起去找结婚仪式的地点喵”

    小猫酱离开了撒着娇的黑歌,走向莉亚斯说道。

    “莉亚斯姐姐大人。我有件事已经下定决心了”

    一脸打定主意的小猫酱对着自己的主人,同时是自己姐姐的莉亚斯如此说道。

    “——我,打算取回那时候的名字……取回『白音』”

    “——what!”

    不仅是我,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惊讶不已!就连黑歌也因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

    只有莉亚斯一个人冷静地接受下来,在床上支起上半身说道。

    “这样啊,你终于下定决心了呐”

    小猫酱小声地问道。

    “我打算用回本名『白音』,而『小猫』则是作为另一个名字,莉亚斯姐姐大人是否同意呢?”

    莉亚斯一脸温柔地回答。

    “不需要说什么同不同意。只要你如此期望,那就行了。对你来说就是最好的。——白音”

    莉亚斯把小猫酱拉近自己的抱了起来。小猫酱埋在胸中露出了高兴的微笑。

    “谢谢你,莉亚斯姐姐大人”

    小猫酱继续说道。

    “但是,从莉亚斯姐姐大人那里得到的名字我也不会舍弃的。所以,从今天起我的名字就是『塔城白音』”

    塔城白音——。真是个好名字。

    这时候黑歌举起了手。

    “那么,我也模仿一下以后就叫我『塔城黑歌』如何?名字也很少女喵”

    莉亚斯“随你随你”苦笑起来。

    不过,黑歌吐出舌头说道。

    “但还是『兵藤黑歌』最好听喵??”

    小猫酱——不对,是白音酱,这次向蕾贝尔道谢。

    “——谢谢你,蕾贝尔。保护了我们的比赛”

    “没关系的,反倒是我,能帮上你的忙而感到十分光荣。小……白音同学”

    白音酱握住自己好友的手。

    “白音就好了。我们可是好朋友啊”

    “——唔。……遵命,白音”

    我也问向白音酱。

    “我是不是也叫你白音酱比较好”

    “一诚前辈像往常一样叫我小猫酱也行。小猫也是我的名字。但是——”

    她有点害羞地说道。

    “……公开场合下,还有仪式上,请叫我的本名白音……”

    “我知道了。既是白音酱,又是小猫酱!”

    既是白音酱又是小猫酱!既是小猫酱也是白音酱!

    偶尔可能会搞错,但是不管哪个都是小猫酱白音酱。

    虽说莉亚斯败北了,但是现在的她们又从某处获得了充足感。

    斯特拉达猊下也回到了原来的年纪,在医疗室的一角豪爽地喝着一瓶接着一瓶的运动饮料。凛特也累的够呛,正躺在空着的床上睡觉。

    顺带一提几濑兄的小队在事件结束后,为了说明状况,正赶往各处进行汇报。还是老样子忙啊。

    这时候蕾贝尔说道。

    “一诚大人,为了保护某人而战斗。……明明这么近地看着一诚大人你们的战斗,我却忘了如此重要的事情……。为了保护白音和黑歌而战,这一战好像将我内心中忘记掉的重要之事唤醒了”

    对此碧娜氏说道。

    “蕾贝尔小姐,想必这就是被称为『王道』的一战。我们的『王』原本就是走在这条辉煌之路上——。既然你是站在乳龙——兵藤一诚先生的身边,就绝对不能忘记这一点”

    对碧娜氏所说的深有感触,蕾贝尔一脸感动地点着头。

    “……碧娜大人……。我会记住的!”

    比赛的背后是与死神们的攻防战,看来蕾贝尔从中收获到了某个大大的进展吧。

    ——就在我为小猫酱和蕾贝尔,两位可爱后辈们的成长而露出满足笑容的时候,突然小猫酱站在我的面前。

    “一诚前辈,请稍微弯下身子”

    我按照小猫酱说的弯下了身子。视线和她保持一致。

    “这样,然后呢——”

    小猫酱的嘴唇贴了我的嘴唇——。

    来自她的——kiss。嘴唇的触感是如此的温柔,小猫酱……白音酱露出了最大的红潮。

    “这是我的初吻”

    黑歌叫了起来!

    “啊——四国以喵!”

    黑歌把我的脸拉过去,强硬地吻了上来!不光如此还将舌头伸了进来,结果白音酱将我从黑歌嘴里夺了下来,大喊道!

    “黑歌姐姐大人太强硬了!”

    说完,白音酱再次和我kiss起来!接着黑歌把我拉了回去,夺走了嘴唇!

    紧接着爱莎她们也冲了过来!

    “不能在和一诚桑亲下去了!”

    伊莉娜和杰诺薇亚也接着抗议!

    “没错!都快超过我和Darling的次数了!”

    “这样的话,就在这里和一诚累积次数吧!”

    我在这五人之间拉来扯去!

    莉亚斯看到眼前的我们也傻了眼,

    “我如果和一诚亲吻的话或许也能早点康复”

    这么说着,就连朱乃姐也——,

    “啊啦啊啦,接下来也让姐姐我亲上一亲”

    也是一副跃跃欲亲!

    我很幸福,但是身体保不住啊!七人这可是七人啊!虽然很幸福,但是身体只有一个啊!

    突然爷爷所说的话在脑中响起。

    ——一诚!后宫!一定要实现后宫!遇到可爱的女孩,就去求婚!被可爱的女孩求婚就要毫不犹豫地接受她!

    敬启,天国的爷爷——。

    我,会努力朝着后宫王努力的,请您老在这那儿好好守护着我啊啊啊啊!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