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二十四卷 校外学习的Grim Reaper New Life.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四卷 校外学习的Grim Reaper New Life.

    莉亚斯小队对瓦利小队一战,与塔纳托斯一战后过了几天——。

    我们「燚诚的赤龙帝」小队所有人,在与「群王的儿戏」小队比赛之前,都聚集兵藤家的VIP室集合。

    因为要接待一位重要的客人。——格里高利现总督谢姆哈萨桑。

    阿萨谢尔老师在前往隔离结界领域之前将某样东西交给了谢姆萨哈桑,今次谢姆哈萨特地将此物带了过来!

    谢姆哈萨桑在桌子上展开堕天使式的转移魔法阵,然后从中取出几个公文包。

    “收集这些可是花了好多时间,这就是萨杰克斯·路西法大人和米迦勒大人,以及阿萨谢尔在各势力来回奔波的结果”

    谢姆哈萨桑打开其中一个公文包。

    ——里面收纳着一把长剑。

    平静地释放出神圣灵气的圣剑。但是并没有只有恶魔才会感受到圣剑那股独特的恶寒。不如说,这个波动……对我来说十分熟悉!

    我看了看我的左手,谢姆哈萨桑笑了起来。

    “没错,这把剑就是取得和平后集结了三大势力诸多技术凝聚而成的最新的圣剑——阿斯卡隆Ⅱ”

    ——阿斯卡隆Ⅱ!?

    阿斯卡隆的二代目吗!居然准备了这样的极品……。斯特拉达猊下手中的圣剑也是迪兰达尔Ⅱ,不由得感慨道教会的炼金术在得到各势力的技术后一口气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一定是掀起了技术革新了吧……。

    谢姆哈萨桑一边取出阿斯卡隆Ⅱ一边为我说明起来。

    “与其说是圣剑,准确来说是完全契合龙的灵气的一把……兵藤一诚君专用的剑。这把剑锻造地比原来的阿斯卡隆更加匹配你的灵气”

    我接下阿斯卡隆Ⅱ……。嗯,确实有种得心应手的感觉!这个感触,比起与左手笼手同化的初代阿斯卡隆更加适应。瞬间就与我的灵气同调了。

    德莱格说道。

    『拍档,装在空着的右手上好了』

    毕竟左手已经有一把了。不过话说回来让我使剑啊,我真的完全没有使剑的才能啊……。和初代一样收纳在笼手之中,像以前一样近战肉搏的时候抓准时机使用比较好。

    我的右手显现赤龙帝之铠的笼手部分,紧握阿斯卡隆Ⅱ。在德莱格的帮助下,集中起意识——赤色的闪光闪耀起来。

    光停止后,阿斯卡隆Ⅱ从手中消失了。我当场握紧拳头——和初代阿斯卡隆一样神圣的剑刃从右手的笼手中伸出。

    就在我反复练习的途中,我对谢姆哈萨桑说道。

    “我觉得我不可能像木场和杰诺薇亚她们一样熟练地使用二刀流”

    虽然左右笼手都收纳着圣剑,想要使用的时候也能同时使用,但是我并不觉得自己能灵巧挥舞两把圣剑。

    谢姆哈萨桑回答我。

    “但是,如果双手各持有一把圣剑的话,遇到突发情况也能做出有效的应对。比如说发生了左手被封住的情况”

    言之有理。俗话说有备无患。

    谢姆哈萨桑接着开启另一个公文包。

    里面放着一把古旧的法杖。光是从外表看就十分有迫力……。

    看到这把法杖洛丝维亚瑟发出了尖叫。跑到公文包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法杖看。

    谢姆哈萨桑取出法杖,把它交给洛丝维亚瑟。

    “这把是银槲之杖”

    “果、果然是它!我在故乡有见过!”

    蕾贝尔对着一脸疑惑的我解说起来。

    “银槲之杖是阿斯加德里拥有着强大魔力的魔法武器”

    阿斯加德的魔法武具!而且还是拥有强大魔力,可以说是为洛丝维亚瑟量身订造的武器。

    谢姆萨哈桑说道。

    “邪龙战役的时候曾说过会制作一把崭新的『DxD』用的银槲之杖,战后总算是完成了。虽说并没能赶上那场战斗……不过正好能为洛丝维亚瑟小姐的魔力起到辅佐效果”

    而话题中的洛丝维亚瑟则是战战兢兢地抱着银槲之杖。

    “……岂敢说是辅佐,仅仅是这把就十分足够了……但这可是神明大人才能持有的武器啊……?”

    居、居然是这么**的武器吗!神明的武器……。也对,毕竟邪龙战役的时候,真的连续发生了好多不得了的事情,北欧神话侧也不得不制作这样的武器来应对袭击。

    接着谢姆哈萨桑打开第三个公文包……里面躺着一把剑鞘。

    ……能感受到神圣灵气。这难道是圣剑的剑鞘吗?虽说是第一次见,但总有种哪里见过的感觉,这个装饰……。

    话说,这个灵气,我不是很熟悉吗!

    大家都仔细打量着剑鞘,而除我以外——,

    “……诶?真的是?”

    “……不会吧,但是,应该不可能吧……”

    “……可是,从这个灵气来看确实是……”

    伊莉娜、杰诺薇亚、洛丝维亚瑟都一副吃惊地表情,好像在怀疑自己的眼睛一般。

    谢姆哈萨桑看着大家的反应小声地笑了起来。

    “呵呵,一直盯着看呐。没错,这就是杰诺薇亚·歌尔塔小姐的道具。——Ex咖喱棒的剑鞘”

    “果然是这样!Niubility!”

    除我以外的所有人听了谢姆哈萨桑刚才的话都惊呼起来。

    “……Ex咖喱棒的剑鞘很厉害吗?”

    听了我委婉地询问,蕾贝尔兴奋地凑近剑鞘回答我。

    “一、一诚大人!说道Ex咖喱棒的剑鞘,就是那个Ex咖喱棒的剑鞘啊!”

    就连伊莉娜也浑身颤抖地说道。

    “一诚君!这个剑鞘,可是了不得的道具啊!十分厉害的哦!没想到,居然现在还能被找到……!”

    “说这才是Ex咖喱棒的本体,也毫不为过”

    “传说剑鞘早就消失不见了……不过尽然此时会被找到……!”

    谢姆哈萨桑做起了回答。

    “为了搜寻剑鞘翻找了许许多多地方,最后发现剑鞘被封印在宗教混杂互相争战的地下遗迹中。若不是各势力的神明取得和平的现在的话,是不可能派遣调查小队到那块土地进行调查的吧”

    ……还真是把来历复杂的剑鞘啊。如果各势力没实现和平的话,或许就永不见天日了吧……。在众多因素的结合下,终于被带到我们面前的逸品。

    杰诺薇亚感慨颇深地拿起剑鞘。

    “有了这个剑鞘就算是神明我也能手到擒来”

    听杰诺薇亚这么一说伊莉娜笑出了声。

    “这可不是虔诚信徒该有的发言哦”

    杰诺薇亚耸了耸肩。

    “和我们战斗的神明,与和所信仰的神明可不是同一个啊”

    就和甜食是放在另一个胃里一样的解释!算、算了,毕竟杰诺薇亚和伊莉娜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性格。算是奇怪的结论吧。确实参加大会的神明们和她们所信仰的神明就有所不同,这一点就随她们去吧。

    为我们准备了这么多装备我不由得多虑地问道。

    “为我们准备这么豪华的装备真的好吗?明明还有很多其他参加大会的队伍在”

    拥有神灭具还有传说中的圣剑的我们事到如今哪有脸说这话,但为我们提供传说中的装备,对于其他小队来说有点过意不去。

    谢姆哈萨桑微笑着回答我。

    “他们都有各自所属的组织以及神话势力的帮助,毕竟已经达成了和平了呐。但是,我们这边也有着为了反恐对策『DxD』小队这大义名分在,在大会召开之前就一直进行着武力强化。这些装备不仅是你们专用的装备,也是反恐小队的战力。如此一来,对外来说也有着防范于未然的意思在里面。虽说也有势力对此进行了一番批判……不过不想在掀起邪龙战役那样的大战的神明到处都是啊”

    原来还有这样的用意在啊……。

    也对,曹操也有帝释天的加护,迪欧里奥他们也有天界的后援,如果顾忌太多的话也就很难去战斗了吧。

    蕾贝尔向谢姆哈萨桑表示感谢。

    “谢姆哈萨总督,您带给了我们这么多的装备,真的十分感谢您。无论是作为『DxD』还是作为大会参赛队伍都会灵活运用它们的”

    “谢谢您的帮助”

    我们所有人也都再次向谢姆哈萨桑表示感谢。

    谢姆哈萨桑“哪里哪里”沉稳地回复我们,这时候有人敲了门。

    “失礼了”

    进来的是——木场。一脸严肃的表情。

    木场“你们结束了吗?”这么问我,“差不多”这么回答他。然后木场直接说道。

    “大事不好了。——优胜候补之一,马哈巴里神的小队正处于劣势”

    听了这个消息后,我们面面相觑。

    我们通过转移魔法阵来到的是,阿修罗神族的王子——马哈巴里桑小队正在比赛的堕天使领地的「阿萨谢尔·体育馆」。之前曾在这里与拜丘岳父战斗过。

    住在兵藤家的人都来到了这里,前往观众席。在走廊的入口看到了瓦利。

    瓦利就站在入口处,看着设置在体育馆中央的空中投影直播。

    我们也看了过去。

    比赛的画面正直播着。

    是以遗迹为舞台的场地……被破坏一空的遗迹的中央,阿修罗神族的王子马哈巴里桑,正单膝跪在地上。

    身体菠萝菠萝,喘着粗气。

    《简直难以想象!身为优胜候补之一的马哈巴里选手,如今竟然跪在地上!而让他展现如此惨状的——竟是凡庸的小队突然参赛的谜之选手!》

    实况解说员也对眼前此景兴奋起来。

    马哈巴里桑所看着的是——两个人。

    其中一人是一名女性。确切点来说,从外表上来看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给人轻快活泼的感觉,翡翠色的长发。

    另一位则是男性。赤铜色的头发,盘在了一起。身材不仅高大,而且体格十分健硕。脸上没有表情,十分得冷酷。从外表上来看或许与我同岁,或许少许再大一点。

    他们和负伤的马哈巴里桑不一样,没有一丝伤痕!

    马哈巴里桑的小队有着许多阿修罗神族。擅长战斗在神明当中也算是顶级阵容。

    看了看会场的计分画面,马哈巴里桑的小队成员近乎退场了!

    赤铜发色的青年,拿下了马哈巴里桑身边的棋子。

    “棋子我拿下了”

    是夺旗的比赛。来之前有进行过确认,这次的比赛是Scramble·Flag。

    赤铜发色青年拿起棋子的瞬间宣告胜利的广播响起。

    《胜者——『BlackSatan·Of·Darkness·DoragonKing』小队》漆黑撒旦·of·黑暗·龙皇

    宣告谜之少女与青年胜利——。

    这场比赛,是马哈巴里桑大会的首败。

    看到这出乎意料的结果,我们在比赛结束后,并没有离开会场而是为了了解详细情况,前往了官方坐席那里。

    莉亚斯对我说道。

    “我一开始也没打算看这场比赛,原以为肯定是马哈巴里的胜利。毕竟他的对手是至今为止连败的队伍。但是十分钟后佑斗让我快去看比赛”

    莉亚斯马上就理解到比赛出现了乱流,也把我们叫了上来。

    设置在会场的VIP用观战室里或许有莉亚斯的熟人,所以我们正前往那里。

    找到工作人员,正打算询问有哪位VIP来到这个体育馆的时候。

    ——唔!突然难以言喻的重压袭向了我们!一瞬冷彻心头的重压!感受到从未有过的不详灵气。

    我们所有人一起回头看过去。

    ——出现在那里的是,刚才比赛中的翡翠发色的少女以及赤铜发色的青年。

    从那俩人那里……能感觉到深不见底过于异样的灵气。

    经验丰富的同伴们也因为眼前的重压,流着冷汗,咽了咽口水。

    他们向我们走来。

    翡翠发色的少女,踩着轻盈的步伐走向我们,天真地笑了起来。

    “初次见面,『赤龙』桑、『白龙』桑,以及各位强者。——我的名字是维利涅(ヴェリネ)”(注:恶魔下级三位之一,排名第七。引发急躁的恶魔)

    自称的少女,指了指身后的青年。

    “那边——他叫巴贝雷特(Balberith)”(注:恶魔中级三位之一,排名第五。引起纷争的恶魔)

    ……光是青年往我们这边看,震彻身心的恐惧随之而来……!

    这家伙的灵气是怎么回事……!怎、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深不见底强的不像话的灵气……!?

    我以为就只有我才有这样的感觉于是看了看身边的瓦利——他居然也额头冒汗了!

    那个瓦利,居然会对这个叫巴贝雷特的人如此警戒!不管遇到怎样强者都会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欣喜地去战斗的战斗狂竟然……!

    看到这样的我们维利涅感到好笑,不禁笑出了声,很自然地说出了这句话。

    “呜呼呼?我和巴贝雷特啊——。好像说是『超越者』”

    “——什么!?!?”

    全员惊愕!这是当然的啊!突然,说自己是超越者!而且,结合刚才比赛的结果,再加上眼前的这份重压,都彰显着真实性!

    我也曾见识过列维泽姆和认真起来的萨杰克斯大人。在场的同伴们也都见过列维泽姆,魔兽骚动的那时候他们也有见识过阿邱卡·别西卜大人的战斗。

    所有人都对她的发言没有任何怀疑。

    维利涅说道。

    “觉得小队名很奇怪吧?说什么,是把这样的人聚集在一起后才起了这样的名字,反正名字什么的都是装饰罢了”

    她露出了无邪的笑容。就是这样轻松欢脱的少女散发出灵气,也是深不见底。

    被称作巴贝雷特的青年,面无表情地说道。

    “与神战斗过了……也不过如此”

    说到一半他锐利的眼光刺向我和瓦利!

    “——被称为历代最强的二天龙,是否有与我们一战的价值呢?”

    感觉从内心深处开始冻结起来。虽然感到害怕,但是另一面,这样的强者在寻求我,我作为一个男人不仅感到高兴也感到光荣……!

    对此瓦利也终于露出了他那不惧一切的笑容。

    巴贝雷特从我们两人当中走了过去。

    “期待在比赛中与你们相遇”

    维利涅连忙追上青年,向我们挥手告别。

    “拜拜?”

    等他们两人离开后,我们终于“呼——!”大大地喘了口气!

    莉亚斯深呼气过后说道。

    “……是名副其实的怪物。不能呼吸这种事,还真是就为了啊……!”

    我问向瓦利。

    “瓦利,你怎么看?”

    就算他们两人离开了,瓦利也一直盯着他们两人离开的方向。

    “……毫无疑问他们是恶魔。但是……他们的强大令人心生畏惧……!”

    阿尔比昂和德莱格也发表自己的想法。

    『那两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那种强大,至今都隐藏着的吗……』

    向来傲视群雄的二天龙也会有如此发言,这就是所谓的令人畏惧人物的登场。

    真是的,要挺进大会也不容乐观啊。再过不久,就要和维达桑他们进行比赛了!

    与神明别质的惊异存在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再一次让我们深切感受到此次大会的真正的困难——。

    来到阿萨谢尔·体育馆遭遇到了新的敌人,我们开始收集齐巴贝雷特和维利涅的小队的情报。

    莉亚斯和蕾贝尔从官方和参赛选手所能知道的范围内打探到了一些消息。

    就在这时候,洛丝维亚瑟突然接到了联络用魔法阵。看了内容后洛丝维亚瑟当场惊叫起来,失去力气跪坐在地上。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充满着困惑的声音。

    “你、你怎么了,洛丝维亚瑟?”

    我走向她,她肩膀颤了一下后,将视线瞥了开来。

    “…………那、那个……有、有点难以启齿……”

    在深呼气一次后,洛丝维亚瑟带着决意的表情说道。

    “……老家来了件委托,说是有个相亲。我家的祖母被强行说服了……多半,是强制让我去参加相亲……”

    相亲!?洛丝维亚瑟!?北欧的委托!?

    我不由得大吃一惊。伊莉娜代替我继续询问。

    “说、说是相亲,那么对象是……?”

    就在这时候朱乃姐说话了。

    “啊、莉亚斯。我们这边也受到了北欧发来的联络。你看”

    朱乃姐把联络用魔法阵转给莉亚斯,她看了后也明白了。

    “……看、看来事情变得麻烦了啊!”

    莉亚斯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的表情。

    最后洛丝维亚瑟告诉我。

    “……对、对象是,维达大人……唔唔!”

    慢了一拍后,我们所有人都叫了起来!

    “和主神?!相、相亲!!!!!!?”

    看样子,三年级第一学期最后的事件,又是个了不得大事件!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