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短篇 Boost Box2短篇《胸部、我需要》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Boost Box2短篇《胸部、我需要》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 byw(轻国ID)=心月星君(百度ID)

    录入/翻译: byw(轻国ID)=心月星君(百度ID)

    某天放学后。

    社团活动结束回来,教室里只剩下几个学生了。

    我和松田、元滨围着桌子,都是一脸下流的表情。

    「两位请看!」

    元滨打开包装!这、这是——

    「啊啊啊啊啊!这,这是,这不是因为内容太过激很快就禁止出售了的『花粉骑士PinkyVS特乳战队胸部杀手』吗!你入手了吗!」

    松田用激动的目光死死盯着那张情色DVD。我也很吃惊! 没办法,市场上几乎没有任何存货,粉丝群体之间用宝石的价值来衡量的绝品! 我非常想看!

    「哼哼哼,嘛,我的话不管什么罕见的东西都可以入手的。」

    元滨脸上浮现出得意的表情。这确实是值得自豪的事情,尽情骄傲吧!

    「不愧是元滨老师。除了开鉴赏会别无选择了!」

    「噢,就是这样,一诚!这个休息日大家一起看吧!」

    松田的提案一致通过!好!这就是休息日的乐趣!

    「快看呀,片濑。真恶心,色狼三人组又在为下流的话题兴奋了。」

    「早点去参加社团活动吧,村山。如果和他们呼吸同样的空气,会被污染的。」

    剑道部的两个女生说着这样的话……无视无视,女生怎么可能理解这DVD的价值。

    「嘿嘿嘿,真期待休息日。」

    我拿起书包,突然想到,自从和部长同居以来,我就和这些色色的东西渐行渐远了。

    不知道为什么,以「和下仆加强接触」的名义,部长经常跑到我的房间来玩,这样我就没时间看情色DVD了!

    就算不是这样,爱西亚和我同居以来,也越来也在意这方面的事情。一起住的女孩子增加了,自己享受乐趣的时间就减少了。

    绝不能让爱西亚和部长见到我看情色DVD的样子!

    和憧憬的女性一起生活是非常美好的事……但是,一码归一码……

    作为健全的男子高中生,我想享受情色DVD的乐趣!

    我叹了口气——松田和元滨半眯着眼盯住我。

    「……兵藤氏,难道,现在大脑里想到了莉雅丝前辈吗?」

    「……爱西亚亲也浮现在你脑海中了吧?」

    还是那么敏锐!这两个家伙的嫉妒能量已经升高到肉眼可见必须正视的程度了!

    「嘛,嘛,你们两个冷静点。就算是我,没有时间看绅士至爱的圆盘也是很痛苦的——」

    就在那时,我注意到背后的气息。

    回过头来——在那里的是爱西亚!爱西亚脸上露出了某种为难的表情。……难,难道和这两个家伙的交流被她听见了……?

    然而,爱西亚开口说出来的话却并非如此。

    「那个,一诚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恶魔的生活方式?」

    我反问爱西亚。

    爱西亚提出了和我谈一谈的要求。离开教室之后,我和爱西亚走向后面的旧校舍。从那时起,我和爱西亚对「恶魔的生活方式」这个话题进行了讨论。

    爱西亚以认真的表情继续说下去。

    「是的。最近,我对自己是否有正确地作为恶魔来生活感到不安。」

    就,就算你这么说……

    我也没办法就「恶魔的生活」这个问题给出什么好的建议……

    毕竟,恶魔本来是生活在冥界的吧?我也从未见到过或听说过冥界的生活……

    我挠着脸颊说。

    「啊,你看,我们都是人类世界出生、人类世界转生的恶魔。应该向原本出生于冥界的部长详细请教『恶魔的真正生活方式』,这样才能了解清楚吧?」

    「对哦,说不定真是这样。」

    爱西亚「嗯嗯」地点头。但是,如果问部长的话。

    「我们是在人类世界活动的恶魔,只要按照这里的标准行事就没有问题了。」

    很可能收到这样的回复。

    「这样的话,从事恶魔的工作就可以算作是以恶魔的生活方式行动了,我是这么想的。我觉得好好地这样做就足够了,不是吗?」

    做好恶魔的工作就是恶魔吧。我觉得……说是这么说,我自己也在从事这些工作……在工作中是否确实表现得跟恶魔一样的疑问,以前也有过。

    「嗯,那就直接去参观一下吧。」

    「……什么意思?」

    面对歪着头诧异不解的爱西亚,我笑着说。

    「我们的伙伴不就是恶魔吗?」

    「见习……是吗?」

    朱乃桑给我们上茶的时候如此嘀咕着。

    我和爱西亚到达部室等待大家的到来,并在集合的地方委婉地咨询:

    ——想见习一下大家的工作。

    「是啊,朱内桑。我和爱西亚……特别是爱西亚对恶魔的工作是否完成得好非常在意,又没有什么其他办法。」

    在我身旁的爱西亚也点点头。

    木场把茶杯放到嘴边说:

    「但是,爱西亚桑的工作的问卷调查是相当得到好评的。」

    「……比一诚前辈更受好评,指名率也很高。」

    小猫酱说得很正确。

    爱西亚作为一个对恶魔来说不可能存在的清纯天然美少女恶魔,得到了客户很高的支持率,回头客也很多。

    最初对她一个人工作我是很担心的。但是现在一直好好地努力工作着,我也放心了。听说客人们都是不会强迫爱西亚做奇怪事情的类型。爱西亚也一边享受工作一边响应召唤。

    但是,这样的爱西亚也对目前的工作感到疑问。

    ——这样表现得像一个恶魔了吗?

    每次完成工作后,想法都会更加强烈吧。这是认真而纯粹的爱西亚式的烦恼。

    嘛,毕竟原来是修女,现在成为恶魔也是有特殊原因的。

    正在办公桌前看书的部长开口:

    「一诚和爱西亚的疑问可以理解。他们两人转生的时日尚浅。那么就调整工作的日程表,让他们见习朱乃等人的工作吧。」

    「这、这样真的可以吗?」

    「嗯,什么事都可以当作学习。从旁边观摩朱乃他们的工作也能学到东西。不过,不要妨碍同伴们的工作,也不要给委托人添麻烦,可以吗?」

    听到部长的话,朱乃桑、小猫酱和木场都露出微笑!全员给出OK的答复了!

    我和爱西亚对看一眼,同时回答:「是!」

    —〇●〇—

    「哦呀?这不是兵藤氏吗。今天和小猫酱一起来?」

    小猫酱的常客——森泽桑看到了和小猫酱一起从魔法阵现身的我,如此问道。

    「嗯,今天我是想来见习小猫酱的工作的。不会打扰小猫酱和森泽桑的,请让我待在房间的角落就行。」

    「嘛,偶尔也会麻烦兵藤氏,所以没关系哦。那边的爱西亚桑也是响应我的召唤而来的吗?」

    「不,不是的。我和一诚桑一样只是来见习小猫酱的工作而已。」

    这么看来,森泽桑和爱西亚曾经有过交流。爱西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有段时间是和小猫酱一起搭挡完成任务。说不定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召唤过。(注:此处爱西亚和小猫一起出任务的设定对应番外漫画《爱西亚和小猫的秘密契约》。动画版中无此设定,森泽和爱西亚是初次见面。)

    森泽桑每次召唤小猫酱都是COSPLAY摄影会之类的事,今天也是诸如此类的感觉……?

    总而言之,好好见习小猫酱的工作吧。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森泽桑从箱子里拿出了某样东西。

    「小猫酱!前几天刚发售的这个,来和我决胜负吧!」

    森沢桑伸手向前举出来的是——游戏软件!

    啊,这个我知道!『超路上格斗家4』!确实,在格斗游戏中是拒绝新人的操作高难度的激斗游戏!但对于行家来说是迫不及待地想举行对战大赛的作品,松田,元浜都是这么说的!

    「我在游戏厅里也玩过很多次街机版。在我老家的游戏厅里,我可是有『排名毁灭者・森』之称的。小猫酱,决一胜负吧!」

    「……正合我意。」

    于是启动游戏机开始游戏。

    森泽桑面前的是一个真正的街机控制器。小猫酱是……普通的平板……

    数分钟后。

    「……我赢了。」

    胜利者是小猫酱!即使作为不太擅长格斗游戏的初学者看来,小猫酱操作角色的动作也是相当厉害的!让人无法看清的一百连击!

    平时从没有接触过游戏之类的爱西亚看着两人的操作,处于脑袋上浮现出「???」问号的状态。尽管如此,认真观摩全心全意投入的小猫酱的工作情形就可以了吧。

    此后双方进行了多次对战,然而森泽桑依然在小猫酱面前一胜难求。

    「怎么会这样!我、我持有的每个角色都被完封了!」

    森泽桑抱着头大受打击。

    「……思考和反射的融合度不足。」

    小猫酱,电子游戏方面这么厉害啊……看到了意外的一面。

    小猫酱的工作见习结束之后,我和爱西亚下一个见习的是木场的工作。

    「啊啦,木场君,来了啊。谢谢。」

    和木场一起通过魔法阵转移过去后,对面等着的是年长的大姐姐!

    穿着漂亮的OL风西装的美人桑!但是,可以看到全身上下散发出倦怠的样子,疲劳困惫之色也在脸上溢于言表。不过,能感受一种艳丽的氛围!

    木场确认对象后,微笑着回应。

    「是美加桑啊。好久不见,工作还顺利吧?」

    「嗯,托你的福。虽然很抱歉,但可以像往常那样吗……?」

    说着这样的话,大姐姐脱下了上衣!这、这难道是……?像往常那样是怎么样的!?

    就在我期待着色情满满的空气漂荡之时——

    「能帮我做晚餐吗?材料回来的时候买好了……」

    大姐姐指着桌子上放着的购物袋,就这么在房间里倒下了!

    「没,没事吧!」

    爱西亚跑到大姐姐身边,对她使用回复的神器!

    「别担心,没事的,爱西亚桑。美加桑最近正在参加一个重要的项目,看来她工作到了极限,体力已经消耗殆尽了。稍微让她睡一会儿吧。」

    这么说着的木场借用了厨房旁边挂着的大姐姐的围裙,走向厨房。他从大姐姐买来的购物袋里取出食材,开始用习惯的手法烹饪。

    「美加桑一旦开始大项目工作,生活和吃饭的事就照顾不过来了。所以会召唤我来给她做晚餐。」

    木场一边说明,一边灵活地使用着菜刀,以像厨师一样的手势端弄炒锅和平底锅。那个样子简直就是年纪轻轻就被雇用的帅哥厨师!

    「你、你还会做料理啊……」

    「马马虎虎吧。这方面的要求很多。在向部长和朱乃桑那里学习自我流烹饪的过程中记住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哦。」

    「……会做饭的帅哥不就无敌了吗?」

    我这样嘟囔着。「你说了什么吗?」帅哥微笑着看过来。

    可恶,站在厨房里的帅哥简直美如画!一边哼着歌一边快乐地烹调!但是,飘过来的料理味道太香了。

    稍后,木场的晚餐做好了!对疲劳的身体很温和的蛋烧,带着梅子与日式上汤的香喷喷的乌冬面!

    面酥、芝麻切碎放在乌冬面上,看起来相当美味……!

    这就是我一直很在意的木场的工作风景!由于听说他经常被美女召唤,因此抱持嫉妒之心,很想知道具体内容,原来是在做些这样的工作……我还想象着一定会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呢……看起来这才是一本正经的木场的内容啊。

    「美加桑,晚餐做好了。」

    木场轻轻地呼唤大姐姐起身。大姐姐也醒过来了,来到桌子前面。

    「啊,谢谢你,木场君!我要开动了!嗯,果然很好吃!疲劳的身体放松了!」

    大姐姐很高兴地吃着晚餐。看到此情此景,不知不觉地肚子就响起来了。

    嗯,对胃来说很有考验性的见习啊!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木场把晚餐也端给我们。

    「这是一诚君和爱西亚桑的份。我是这么想的,这次委托的代价是两人份的晚餐食材就可以了。」

    木场向我眨眨眼睛!靠!这混蛋又在发挥型男之力了!总觉得不管是工作还是代价的内容都毫无破绽!

    「呃!我、我要开动了!」

    因为帅哥的工作充满挫败感的我和爱西亚开始吃晚餐。

    ……木场亲手做的料理确实好吃!气死我了!

    令人在意的木场的工作也让我和爱西亚见习过了。

    最后是——我们的皇后、也是副部长的朱乃桑的工作。

    我和爱西亚跟着朱乃桑到达的地方是——某家企业的社长室。摆着社长用的办公桌,接待用的桌子和沙发。正从全景玻璃窗往外眺望,俯瞰城市夜景的是——一个很有威严的中年男性!

    是、是社长吧……

    果然,是朱乃桑的话,会被顶级企业的社长召唤呢……

    「啊啦啊啦,社长。今天有什么事吗?」

    「嗯,朱乃君。总是麻烦你。——这次也要拜托你了。」

    社长用认真的表情说着。

    这、这次也要拜托……?难,难道是暗杀竞争对手企业的重要人员那样危险性大的委托……?

    「呵呵呵,原来是这样。小事一桩。」

    朱乃桑脸上露出微笑!还带有恐怖的、S的表情!我觉得好像达成了某种黑暗的交易!

    「爱西亚!我们终于可以看到真正的恶魔的工作了!」

    「是、是的!一诚桑,虽然很可怕,但、但是为了今后的生活,请务必让我作为参考!」

    就在我和爱西亚咽下口水,注视着两者的交流之时——

    「啊啊啊啊啊啊啊!爽!好爽!就、就是,就是那里啊啊啊啊!」

    社长室里突然开始的是——赤着脚的社长桑和进行足底穴位按摩的朱乃桑这样的展开!

    「啊啦啊啦。真的是很累的样子呢,社长桑。哦呵呵,今晚我会尽情疼爱你的!」

    朱乃桑用手指紧紧地按压刺激脚底的穴位!为什么是巫女的服装!

    受到朱乃桑的手指强力压迫的社长,露出了一脸恍惚的表情!

    「啊啊啊!这是何等绝妙的手指功夫啊!就是这个!这样的按摩真的可以吗!好痛,好爽!但是好痛!」

    社长桑已经沉醉于朱乃桑的手指功夫了!

    「哦呵呵,这位社长桑在工作压力达到最大的时候就会召唤我,委托我做足底按摩。像这样,通过我的按摩散发出平常积累下来的抑郁和愤懑。」

    朱乃桑一边加强手上的指压一边这样说明!看着社长的表情,朱乃桑脸上露出S的表情!

    哇啊啊!这是怎样!朱乃桑,非常乐在其中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王大人啊啊啊!再往上按一点吧!再来再来!」

    「哦呵呵,不管是多少我都会帮你按的!这个废物社长!如果社员们看到现在这副丑态,会怎么想呢?」

    「请再给我多一点责骂!」

    朱乃桑干劲十足,社长桑也很开心地享受了足底按摩!

    ……我是不是也学会足底按摩比较好呢。

    这是我对面前这一幕见习风景的感想。

    —〇●〇—

    「……总觉得,恶魔的工作好像不可思议地普通……?」

    爱西亚带着稍微有点困惑的表情这样述说。

    见习三人的工作后我们在部室里对朱乃桑他们的工作进行回顾。

    小猫酱和森泽桑玩电子游戏,木场为疲累的OL桑做晚餐。

    至于朱乃桑则是帮某个公司的社长桑做足底按摩。

    这就是恶魔的工作……?嘛,和我们的工作相比没有什么变化啊。

    「我们的那些内容也没有什么改变。游戏的对手、做晚饭、按摩这类的。」

    「是啊。我还和委托对象打过扑克牌……」

    我们感觉更烦恼了。本想能看到在阴暗的房间里进行的邪恶交易也不错,结果,至今为止的那些普通工作就是现代恶魔的风格吗?

    不,爱西亚的烦恼好像还没有消解,再稍微调查一下吧。

    「爱西亚,再调查一下恶魔的生活方式吧。比如说,去了解大家平时的生活,休息日的度过方式等等!」

    「是,是的!」

    就这样我和爱西亚在大家的休息日展开交流……

    小猫酱的场合——

    「……大食挑战,拜托了。」

    说到想在休息日做的事,就是进入饮食店参加大吃大喝的挑战!当然,挑战成功了还能拿到奖金!

    然后是木场的场合——

    「休息日里像这样在图书馆读书,或者去租赁店借电影。」

    帅哥在图书馆里读着神话书和历史书……怎么说呢,真是个私下里也一面倒地认真的家伙。

    最后是朱乃桑的场合——

    「哦呵呵,休息日就得上街购物。」

    与朱乃桑一起走上街头,进行服装店和杂货店的巡礼计划。我拿着购物袋,朱乃桑和爱西亚一起享受着女孩子买东西的乐趣。

    ……大家度过休息日的方式很普通,和人类完全没有分别。

    这种情况下能得到解决爱西亚的烦恼的收获吗?

    我们结束购物后,进入咖啡馆略作休息。

    朱乃桑说:

    「哦呵呵,今天陪我一起购物真是谢谢了,一诚君、爱西亚酱。所以有了解到恶魔的生活了吗?如果我们的工作和生活能作为参考的话就很荣幸了……」

    就算你这么说……我和爱西亚互相看了一眼,反应很困惑。

    见此情景,朱乃桑微笑道:

    「既然是生活在人类世界,即使是恶魔,生活方式也不会有多大变化。契约的内容方面几乎和一诚君和爱西亚酱平常所处理的事情一样。不过,是呢……莉雅丝——不,部长的工作或许可以作为参考。」

    「这是什么意思?」

    我如此询问。朱乃桑把茶杯端到嘴边,说:

    「召唤上级恶魔,也是我们吉蒙里眷属的『国王』的部长的那些愿望,委托的内容往往都是很大的。」

    原来如此,想知道恶魔的事情得从我们主人的工作上来观察啊。

    第二天,我们决定咨询一下部长。

    「嗯,我已经预想到你们会跟我这么说了。」

    第二天放学后,部长听了我和爱西亚昨天和朱乃桑的对话后,如此回答。

    「考虑到了即使看了朱乃他们普通的工作和私人生活,也消除不了你们二人的疑问的情况。那是因为现在恶魔的生活、工作都是很和平的。——不过,其中也会有像一诚转生时那样的召唤。」

    对了,我被卷入一件和堕天使相关的事件中而转生……。作为恶魔,也会碰上这样的事件啊。

    部长靠近我,用手抚摸我的脸颊。啊啊,部长的手最棒了!

    「好吧。今天晚上有久违的大一点的工作入手。是我的哦。请你们旁观见习吧。」

    部长的工作?

    「部长主要的工作我们也能参观吗?」

    「嗯嗯,当然可以。你和爱西亚都是我可爱的眷属。我也需要向你们展示作为『国王』的恶魔。一起去吧。」

    「「是!」」

    我和爱西亚同时回复!

    噢噢!部长的工作!会很感兴趣这也没办法吧!

    「我们也可以一起去吗?」

    「……部长的工作,我很有兴趣。」

    「啊啦啊啦,那么就大家一起去吧,好吗部长?」

    木场、小猫酱和朱乃桑也请求同行!

    「嗯嗯,那么就大家都去吧。」

    于是,我和爱西亚,还有大家都一起去见习部长的工作——

    —〇●〇—

    吉蒙里眷属魔法阵转移的地方是——某个博物馆。

    馆内展示着金字塔的模型、神秘的石碑和古代的装饰品等。

    啊,我知道这个地方。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我来过这里进行体验学习。确实,这里有涉及到古代文明。

    「这不是吉蒙里桑吗。好久不见。今天要承蒙关照了。」

    来迎接我们的是位中年男性。头上混杂着白发,戴着眼镜站在那里。气场很温和,漂荡着知性的气息。

    确认了男性后,部长露出微笑。

    「贵安,教授。按照惯例,我来处理委托了。」

    听到这话,男性的眼睛发出光芒。

    「那真是太感激了……那么,这几位是?」

    男性的视线转向我们这边。

    「是的。这些孩子是我的眷属恶魔。今天要稍微打扰一下了。」

    「啊,是吉蒙里桑的诸位眷属恶魔桑啊。这就很有意思了。位列七十二柱之一,魔王出身的名门吉蒙里家继任宗主的眷属……任何业内的研究人员知道了这个不可能不兴奋吧。」

    眼镜闪闪发光,向我们投来好奇视线的男性。对于像这样的考古学研究者来说,恶魔也属于研究对象吧……正因为这种情况,才会和我们恶魔保持联系渠道。

    部长向我们介绍男性:

    「各位,这位是西浦教授。正在研究世界各地的古代文明,对恶魔也很了解。」

    「古代文明的翻阅过程中也会有魔性的存在,甚至需要迎请恶魔来处理。像这样和你们进行了交涉。」

    啊,在古代文明研究的延长线上和恶魔进行了交易吗?虽然听起来很酷,但要是被驱魔人知道了,这家伙就会陷入大麻烦了吧?

    「教授,案例呢?」

    部长这样问道。

    「是的,这边请。没什么,是我手上的项目。」

    我们在教授的引领下往里走。

    我们吉蒙里眷属穿过整个博物馆走到后面。

    这是一个摆着很多高端器材的宽敞空间。在中央——放着一具石棺!器材也通过电缆和棺材连接着。

    哦,这棺材散发一种里面有着某种东西的气息!到处都有裂缝。是古代的象形文字吗?在棺材的各处都标记着类似于这个的符号,我完全看不明白。

    部长看到这具棺材,目光变得锐利。

    「……这就是本次事件的棺材。确实如教授报告的那样,有不良的气息从棺材中漏出来了。」

    真,真的是这样吗?我光凭眼睛确认不了……但是,自从进入这个房间后确实有莫名的恶寒感。旁边的爱西亚也说着「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冷。」产生了嫌恶感的样子。

    「这具棺材是在某个遗迹出土的,是相当珍贵的历史遗产……」

    教授脸色暗淡地继续说道:

    「研究它的学者要么神秘地病倒了,要么遭遇到不可解的事故。因为害怕,相继放弃了继续查探。也因为这样,这具棺材的研究一直没有进展。就这么流转到了我的手上。」

    「……也许是棺材的诅咒。」

    小猫酱说了这样的话。真的吗!有诅咒吗!

    「幸运的是我和恶魔方面——吉蒙里桑见过面。想着在主要研究开始之前先进行调查比较好。正像饼要由饼屋来做那样术业有专攻,这方面还是得让恶魔来做调查才更加踏实。」

    「这是正确的判断,教授。这样的事情委托给我们很明智。」

    教授指着棺材的上盖。

    「请看那个部分。那是象形文字……」

    ……画着两个圆圆的图形……看起来很像胸部。啊啊,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我这个人!连象形文字都想从中渴求厄洛斯!

    「这里是这么写的:『能将我从沉眠中唤醒的只有胸部丰满的美丽魔性的女性』」

    …………

    喂喂!什、什么鬼啊!胸部丰满的女性!?

    这不就是在说巨乳的大姐姐吗!?

    教授直接从正面摘下眼镜,放言:

    「概括起来就是!我想被大欧派的恶魔美女唤醒!棺材的主人是这么表示的!」

    「这棺材,不得了啊!」

    我震惊了!因为,这说的是什么话啊!美女才能唤醒我可以理解!恶魔女性来唤醒或许很有神秘感!但是、巨乳的恶魔美女才能唤醒的象形文字这个思维已经飞跃到不知哪里去了吧!

    教授说:

    「到目前为止受到诅咒的学者都是中年男性。它是专门诅咒大叔吧。」

    「诅咒的原因是这样吗!?大叔和棺材的接触是不能接受的!?」

    就在这个时候,部长的影子在房间的照明下与棺材发生重叠——

    当胸部周围的影子和棺材上盖的圆形图案重合的瞬间,石棺「咔咔咔咔咔」大声作响,动起来了!

    「哦!果然,恶魔的女性就能打开棺材!」

    教授很兴奋!

    这具棺材用部长欧派的影子就打开了!这是什么鬼!

    棺材的盖子打开了,从里面喷出烟雾!盖子完全开启后,中间出现了全身包裹绷带的木乃伊!

    头上戴着类似于法老的王冠!手里拿着可疑的手杖!脸面干枯,是完全的木乃伊!

    但是,躺在棺材里的木乃伊那双没有眼珠的眼窝突然发出光芒!对上了我眼睛里的瞳孔!

    就在那个瞬间——

    我的身体像被束缚住了一样动弹不得,嘴巴却擅自张开了。

    『把我唤醒的人是谁?』

    低沉的男声通过我的嘴发出来了!这、这是什么!?发生什么事了!?身、身体动不了!

    「不是一诚桑的声音!」

    爱西亚惊呼!啊,我也吓了一跳!但是,我出不了声!

    连一个指尖都无法动弹!

    「难道是被咒术师的木乃伊劫持了身体吗?」

    木场这么说!真的假的!我被这个混蛋木乃伊操纵了吗!?

    部长站到我面前。

    「让你醒过来的人是我哦。贵安,木乃伊男桑。好像已经起来了。还夺走了我可爱的眷属的意识。——所以教授,这个人是谁呢?」

    「嗯嗯,好像是古代埃及势力圈内有名的咒术师,在棺材的象形文字上也有记载。」

    听到教授的说明,木乃伊男通过我的嘴发言:

    『我是乌纳斯。身为高贵的神官,同时也是咒术的执行者。对让我觉醒一事致以谢意。唤醒我的理由是什么?』

    「嗯嗯,考古学——想对阁下的时代进行研究而希望进行合作。怎么样,能否请阁下协助我呢?」

    教授真挚地请求。

    我的身体擅自动起来,从躺着的木乃伊本体旁边取出手杖灵巧地转动着,把杖头指向教授。

    『很遗憾,那是办不到的。我的本体受到诅咒,因为这个原因,无法完全使出力量。』

    是,是这样啊。怎样都好,快把身体还给我,这个混蛋木乃伊!虽然在脑内发起控诉,但是木乃伊男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

    听了木乃伊男的话,部长说道:

    「诅咒……就我所见,从你的本体还有漂浮出来的气息都能看出是受到了恶魔的咒术。咒术师受到诅咒真是太可悲了。」

    『耳朵被刺痛了呢。身为咒术师的我打算向更高的目标挺进而尝试呼唤高位恶魔。偶然的机会下召唤出了恶魔大公阿加雷斯家的亲戚。对当时的我而言,那个恶魔太强大了,不是可以交涉的对象。似乎是触怒了她之后受到了诅咒的样子。身体和咒术的大半都被封印,陷入了长眠之中。』

    大公……那是发出离群恶魔讨伐命令的大人物吧。

    部长眯起眼睛。

    「原来如此,大公啊。大公是仅次于魔王、大王的权威家族。惹怒了大公就只能接受相应的惩罚。」

    『只要诅咒解开不了的话,就没办法合作。而且这个恶魔的身体也归还不了。』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真的假的!身体不还给我!?跟我没关系!失败的原因是你自己!身体快还我!

    部长叹息着问教授:

    「教授,可以解除诅咒吗?」

    「嗯嗯,如果能够实现的话。」

    听到教授的回答,部长点点头。

    「我明白了。木乃伊男桑……如果真如你所言,为了满足委托者的愿望,也为了让我重要的眷属回来,我会解开你的诅咒。」

    『十分感谢。那就拜托了。』

    木乃伊男也同意了。

    「那么,要怎么做呢?」

    部长这么问的时候——胸部映入我眼中!这、这家伙绝对是在看部长的胸部吧!

    目光不肯离开胸部的木乃伊男通过我的口说:

    『我被下了三个诅咒。要解开这些诅咒——恶魔美女的力量是必要的。』

    听了木乃伊男的说明部长反问道:

    「三个?」

    『嗯嗯,三个。这三个诅咒将在年轻恶魔女性的协助下解咒。』

    「解咒方法是什么?」

    部长发问后,木乃伊男驱动我的身体,在棺材里悉悉索索地好像在探寻什么东西。——从棺材里拿出来的是!

    『能穿着这件衣服跳舞吗?这是第一个诅咒的解咒方法。』

    我的身体从棺材里取出的,是肚皮舞的衣服!但是,衣服上下的布料面积少得可怜!

    我的身体把衣服递向——部长。

    『我希望你来穿上这个。』

    「我、我……穿这个?」

    部长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但,但是,这说不定是个十分秀色可餐的场景!

    『你穿上这个跳舞一定能解咒!绝对可以!』

    木乃伊男强有力地断言。……总觉得,话语的背后能感受到工口工口的气息……

    「…………」

    小猫酱斜着眼睛,怀疑地看向我这边。小猫酱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部长吐出一口气,点点头。

    「我明白了。穿这个跳舞就行了吧。」

    就这样,第一个解咒开始了。

    配合着不知道从哪里鸣响起来的轻快的肚皮舞音乐,穿着舞蹈盛装的部长开始跳舞。

    或许是因为布料面积超少的缘故,每次舞动的过程中胸部和屁股都若隐若现!真、真是受不了啊这个!

    但是,部长在急就章的肚皮舞中也让我看到了巧妙的舞姿!不愧是部长!什么事情都能做到啊!看到有点害羞地跳着舞的部长的样子,虽然很抱歉但还是兴奋起来了!

    『太、太精彩了……』

    木乃伊男通过我的身体,把视线集中在部长的舞蹈——不、乳摇上!

    这、这家伙,果然是别有居心的吧……!但是,十分感谢!托你的福我也可以随便欣赏部长的胸部和屁股!

    「……很可疑。」

    小猫酱略带鄙视的眼神一直盯着这边。洞察力一如既往地敏锐!

    部长跳了十五分钟之后——棺材上发生了变化。一个魔法阵突然显现出来,然后崩解。同时放出了黑色的气体。

    「现在解除的魔法阵是属于大公阿加雷斯的。」

    『看来阿加雷斯的诅咒破碎了一个。好,红发的女人,感谢你。』

    正如木乃伊男所说,现在部长的舞蹈似乎已经解消了其中一个诅咒。还有两个。

    接下来木乃伊男把视线转向小猫酱。

    『……下一个诅咒的解咒,第二步需要的是恶魔女性的吻。那边的小个子女人啊,从刚才开始就向我送来了热情的视线吧?』

    木乃伊男这么说道……不对不对!绝对只是因为你的行动太可疑了才看过来!误解得也太离谱了!

    「……是你的视线工口工口的,还是你附身的一诚前辈的视线工口工口的,只是想看出这个而已。」

    『不,不是的!我明白的!阁下的热情视线!好的,下一个解咒就麻烦阁下了。来吧,吻一下!』

    说着这种话,木乃伊男驱动我的身体向小猫酱的方向接近!步伐里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这家伙果然很奇怪!换句话说很死皮赖脸吧!?

    ……呜!这样下去,我就要和小猫酱接吻了!如此美妙的事情,绝对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吧,马上就要被打飞了……不,但是,万一小猫酱听从了愿望肯和我接吻的话……!

    嘴唇越来越迫近小猫酱——。

    「……请不要过来。恶心。」

    咚!

    毫不留情的锐利一击打在我的脸上!我就说嘛!

    「啊!一诚桑、危险!」

    爱西亚向被拳头的冲击打倒的我的身体跑过来——

    啾。爱西亚的嘴唇触碰到了我的脸!

    呜,虽然是偶然,但是能被爱西亚在脸上亲一下!真幸运!

    同时棺材上再次出现魔法阵,然后破碎了。

    『还差一个!还差一个我就可以完全复活了!』

    爱西亚的一“啾”成功解开了第二个诅咒!这、这个,全部解咒成功的话,会不会出大事啊?我们在试图唤醒不应该觉醒的家伙啊……!

    木乃伊男移动我的身体。这一次——视线移向了朱乃桑!

    『最后一件事——乳房丰满的女性的埋胸协助!虽然是最高难度的解咒方法……现在的话办得到吧!现在的我有做到的可能!』

    木伊男驱使我的身体,向朱乃学姐跑过去!

    这、这家伙!要扑进朱乃桑的胸怀里把头埋在丰满的乳房上吗!?

    这不是很好吗!最棒了不是吗!男人的浪漫啊!

    但是,不是那样的!这、这么工口的家伙再次解放出来太危险了!

    而且才不允许你用朱乃桑的胸部来复活这种事!

    我怀着这样的心情振作起来,强打精神!接下来、奔向朱乃桑的我的身体……要制止住!

    『……咕!』

    木乃伊男移动我的身体——动作变得迟钝了!哦哦,我的坚强意志起作用了吗!

    我顺势用这个方法尝试开口说话!

    「……听、听得到吗,大家!果、果然,这家伙很危险!」

    『说些什么呢,小子!还有一会儿小子你就可以得到解放了吧!而且解咒的过程你也不是也乐在其中吗??』

    这次是这家伙通过我的口这么发话!

    「……不行!你、你是……工口的。反正,复活了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咒术师吧。小、小猫酱,你应该是知道的!这家伙是用很工口的表情看着大家的吧!?」

    对、小猫酱肯定知道这家伙的真正意图!因为早就开始留意了!

    「一诚前辈一直都是下流的表情。」

    「说的也是!!」

    是啊!我总是一副下流的表情!但这次不是那么回事!

    不过,木乃伊男的意志也很强烈。我的身体一步、一步地向朱乃桑接近。

    『那、那对胸部正等待着我!我会凭借那对胸部完成复活……!胸部就在那里……!』

    多么可怕的力量!能、能和我匹敌了!这家伙是怎样的一个变态咒术师啊!?

    「啊啦啊啦,怎么办呢。」

    朱乃桑似乎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样子!

    但是,不准碰朱乃桑的胸部!

    『……呼呼呼!少年哟,如果把脸埋在那对胸部之上,会是多么舒服啊?』

    ……你说什么?朱乃桑丰满的胸部通过我的视线流入我的大脑……想,想什么呢我!朱乃桑的胸部是属于我的……!

    「……咕!」

    『……呃!』

    意志发生了动摇!我当场摔倒了,身体飞扑入朱乃桑怀中——

    「呀!啊啦啊啦,一诚君……真大胆呢。」

    软嫩!

    最棒的柔软感觉传到了我的脸上。啊啊,这里是天堂。我的身体终于接触到了朱乃桑的胸部。

    那个瞬间,我的身体恢复了自由!

    黑色的气体从我的身体离开,回到了棺材之中。同时最后一个魔法阵也显现并崩解了。

    ……棺材里喷出了大量黑雾。

    「……邪恶的气焰增强了。」

    小猫酱用认真的表情这么说着。

    是的,我也知道。从棺材那里感受到了压力!

    『哼哼哼。』

    随着传过来的笑声,原本横躺在棺材里的木乃伊男的本体开始动起来了。

    绷带松开之后,木乃伊露出了和生前一样鲜活的脸容。

    『哼哈哈哈哈!伟大的咒术师乌纳斯在此复活!辛苦了,诸位恶魔!』

    出现在那里的是戴着王冠拿着手杖,上半身赤裸,下半身缠着腰布的古代埃及人造型的年轻男性!

    『既然在这个时代复活了,那就希望能够完成复仇!那个阿加雷斯家的女人!竟敢对我下诅咒!』

    哎呀呀,总觉得脾气不小啊……。

    「既然复活了,可以请教一个问题吗?」

    部长问原木乃伊男。

    『什么问题?』

    「为什么会被大公的亲戚诅咒了?」

    『哼!召唤出来的恶魔女性非常美丽!于是就求婚——不,让她做我的奴隶吧!当我说出愿望之后,她就在我身上下诅咒了!』

    听他这么说,部长叹息。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是个即使用灵魂也匹配不了价值的愿望。再怎么为被诅咒而生气也没办法哟?召唤出来的是大公的亲戚,没有准备好和愿望相应的报酬的话只能买到对方的愤怒是理所当然的吧。」

    『那种事情谁知道啊!哼……!恶魔总是把我当成傻瓜一样愚弄!好,首先从你们开始打倒!』

    咒术师战意高涨起来,手杖指向我们!

    哦哦!战斗要开始了吗!木场在手边形成了剑,小猫酱也握紧拳头。

    『Boost!』

    我装备上手甲!

    只有部长露出无畏的笑容,堂堂正正说道。

    「真是的,只是过来听听教授的委托,没想到意外地碰上了一位笨蛋桑。教授,这个木乃伊男很危险,可以消灭掉吗?」

    部长向教授确认。教授躲到了暗处。

    「嗯嗯,虽然实在很可惜……但也没办法了!如、如果可以的话能把棺材保留下来就好了。」

    「我知道了。棺材保留下来,其他的消灭掉吧。」

    或许是对部长的强硬态度感到愤怒,咒术师咬牙切齿地握着手杖。

    『……可恶!持有强大魔力的恶魔女性都无比傲慢吗!绝不能原谅!领受我的咒术吧!』

    男子拿着的手杖发出怪异的光芒,棺材中涌现出无数的绷带,四处飘动。

    那些绷带逐渐组合成形,变成了大量木乃伊男!

    『上!』

    在咒术师的号令下,大群一言不发的木乃伊男向我们袭来!

    「不会任你乱来!」

    木场用魔剑击倒对手!

    「……嘿!」

    小猫酱的体术打飞一片!

    「哦呵呵,燃起来了。」

    「消失吧!」

    朱乃桑的炎之魔力和部长的毁灭魔力消灭了大群的木乃伊男!

    「啊呜!一诚桑!过来这边了!」

    「不准碰爱西亚!」

    我将爱西亚庇护在背后,用倍增的力量痛殴木乃伊男,将他们踢飞!

    『那么这招又如何!』

    咒术师的手杖上怪异的光辉更加闪亮,绷带的活力大大加强了!

    绷带好像有自主意识一样灵活运动,试图抓住部长她们女性阵营!

    「才不会老是被同一招困住!」

    部长她们轻盈地回避攻击,把绷带都吹飞了!

    是啊,部长她们每次都碰上同样的招式呢!……虽然有点可惜……

    『呵呵呵,天真!』

    咒术师回转手杖,指向部长她们!那个瞬间,采取回避行动的部长她们的身体像是被束缚住一样静止了!

    ——!不、不妙,我的身体也动不了!?

    「这、这是!」

    「啊呜!身体……没法移动……」

    旁边的木场,后方的爱西亚也一样!

    「——!这、这是!」

    看到部长吃惊的样子,咒术师露出狂妄的笑容。

    『这是我咒术中的一种,金缚之术!虽然没办法长时间停止你们这样强大的恶魔……能静止足以束缚住的时间就足够了!』

    在我们被束缚静止期间,绷带蠕动着把部长她们卷起来了!

    「……又是这个模式。」

    小猫酱被抓住时如此叹息!就是说啊!为什么和我们敌对的家伙都喜欢捆绑PLAY?

    『这绷带是灌注了我长年怨念特别制作而成,绝不会轻易脱落!』

    部长和朱乃桑也试图提炼魔力——但是绷带上显现出代表意念的文字,似乎进一步加强了拘束力。

    「……原来如此。你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大咒术师呢。」

    部长苦笑着承认了这一点。受到赞美之辞的咒术师高声大笑。

    『嘎哈哈哈哈!说得没错,就是这样!』

    「但是,找上我们作对手就是你气数已尽了!一诚!」

    部长呼叫我!

    「对我们使用洋服崩坏!这么做就赢定了!」

    是、是这样啊!那个绷带与部长她们紧密接触!就跟穿在身上一样!这样的话我的那招就可以用了!

    「是,部长!我知道了!上吧,赤龙帝的手甲!」

    『Explosion!!』

    手甲的力量爆发,气焰高涨!

    随着能力的提高,我触碰部长她们的绷带!

    部长、朱乃桑、爱西亚、还有……

    「…………」

    小猫酱露出一脸嫌恶的表情……横下心来碰了一下!

    全员都触碰过后,我摆出得意姿势,扳响手指。

    「——洋服崩坏。」

    那一瞬间,啪啪作响的绷带爆裂弹开、部长等女性阵营从绷带中解放出来——身上穿着的衣物也四处飞散!

    跳动的裸乳!裸臀!最棒了!

    「哦哦!大饱眼福!」

    全员的全裸脑内保存!感激不尽~!

    「……请不要看!」

    小猫酱把棺材上盖扔了过来!嘎呼!我只能照单全收!

    『这、这是!多、多么精彩的技能!我太感动了,恶魔少年!』

    不知为何,被十分兴奋的色狼咒术师称赞了!

    部长和朱乃桑站到了这样的咒术师之前——

    「……想对恶魔女性施以淫行的不逞之徒……罪该万死。以吉蒙里公爵之名,灰飞烟灭吧!」

    部长在手边凝聚强大的毁灭魔力——

    「啊啦啊啦,好不容易从长眠中醒过来……坏孩子必须要处置呢。」

    朱乃桑露出S的表情,两手间电气游走。

    『可、可恶!』

    咒术师打算再次向这边挥动手杖——

    「毁灭吧!」

    「永别了!」

    部长发出毁灭的魔力,朱乃桑降下雷电。

    『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吃下部长和朱乃桑的同时攻击,咒术师烟消云散了。

    —〇●〇—

    「啊,不知道怎么搞的,遇上这么麻烦的事……结果,恶魔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按一直以来的这些就已经很好了嘛……」

    我在部室的沙发上喘息。旁边的爱西亚眼睛闪闪发亮。

    「一诚桑!我、已经明白了!像部长桑那样就能成为帅气的女性恶魔了!平常的生话也向部长桑靠拢的话或许总有一天可以接近!」

    也就是说……在部长的影响下爱西亚说不定会做出大胆的行动来……

    「主啊,请保佑我成为出色的恶魔……啊呜!」

    啊,又在祈祷时受到伤害了……

    「呵呵呵,恶魔的生命很漫长。所以慢慢地考虑生活方式就可以了。」

    部长一边说着,一边优雅地把红茶送入口中。

    或许确实是这样,无论是我还是爱西亚,今后说不定都需要花很长时间来考虑未来。我们要记住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部长。又收到发给部长的委托了。」

    一边这么说一边进入部室的是朱乃桑。

    「啊啦,是什么内容的?」

    听到部长的问题,朱乃桑说:

    「是。这次是教授的朋友发来的对古代中国的遗迹出土的棺材的调查委托。哦呵呵,怎么办呢?」

    哦,真的假的!又会碰到工口咒术师之类的吗!?虽然很麻烦,不过能够遭遇到色色的场面的话,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那个,能够帮我把它转给其他的上级恶魔吗?听起来就带着不舒服的味道。怎么想都有非常尴尬的感觉。前几天的工作从结果上来说就没能完成呢。」

    部长叹息着这么说!

    「这样也挺好。」

    木场也同意了!

    不、不是吧!转给其他恶魔!?

    我遗憾不已的表情落入小猫酱眼中。

    「……果然,一诚前辈一直都是下流的表情。」

    是的,非常抱歉……

    <完>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