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HERO BD特典 恶魔高校D×D 0 第二话 恶魔的未来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HERO BD特典 恶魔高校D×D 0 第二话 恶魔的未来

    瑟杰克斯・吉蒙里作为恶魔诞生于世之后,大约六十年过去了——

    恶魔的世界——冥界,不安稳的空气开始流动。

    理由是,魔王一族正式宣言将确立新的四大魔王。

    先前的三大势力战争中,四大魔王——路西法、别西卜、利维坦、阿斯莫德死亡。在那之后,魔王一族(路西法除外)支配了恶魔世界……如今、别西卜、利维坦、阿斯莫德的现任宗主公开宣称要就任魔王宝座。

    因此,那些感觉不妙的贵族们,在大王巴力、大公阿加雷斯的身后聚集起来。

    倘若四大魔王一族的现任宗主当上新的魔王,极尽甚于当下的邪知暴虐之举并不难想像。更重要的是,先前三大势力大战争的烽火重燃是比什么都要明显的事。

    他们甚至不将自己魔王一族以外的恶魔视为恶魔。

    如果战争再起,恶魔这次将难逃灭顶之灾。

    冥界渐渐因为支持现魔王政府或者反政府的立场而二分化——

    —●●●—

    吉蒙里领——

    在吉蒙里城的室内仪式专用大厅里,少年少女合唱团的孩子们展露了洋溢整个会场的美妙歌声。

    现在并不是什么仪式的高潮环节,而是他们的指导者瑟杰克斯・吉蒙里的计划,面对没有观众的大厅进行练习。

    『————♪  ————♪』

    合唱团的孩子们表演了精彩的合唱。

    对于指导他们的瑟杰克斯来说也是值得自豪的合唱团。

    瑟杰克斯生为恶魔以来,已经过了六十年。瑟杰克斯作为王子执行公务的同时,担任少年少女合唱团的指导。

    歌曲结束的时候,瑟杰克斯脸上浮现微笑并拍手送上掌声。

    「最后的练习非常出色。这样的话,路西法德的公演不会有问题了。」

    听到指导者瑟杰克斯的赞辞,孩子们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瑟杰克斯说:

    「但是,要充分放松再来面对。我当天无法过去。就算是到了陌生的土地,也要互相鼓励,秉持强烈的意识和目标,好吗?」

    『是!』

    孩子们朝气蓬勃地回应瑟杰克斯的建议。

    几天后,他们就会在首都路西法德举行合唱公演。对于合唱团来说,第一次在吉蒙里领以外公演——而且是在首都公演,练习起来分外热情高涨。

    指导者瑟杰克斯当日有公务,不能一起去首都,是惟一需要担心的事情。

    现在,现魔王政府派和反政府派的对立态势已经表面化。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冲突的形势。

    魔王一族对此也非常紧张。

    在首都路西法德,魔王派的军队出动了,到处都布置满士兵,作出森严的警戒态势。被士兵随便找个理由就不由分说地施加暴行的普通市民有很多。首都开始暗云密布。

    其中也包括吉蒙里少年少女合唱团的公演邀请。这是政府试图缓和紧张状态的要求……

    拒绝的话,魔王派就会判断有二心,吉蒙里家必将遭到弹劾。

    瑟杰克斯……只能强行吞下邀请。

    ——上级恶魔吉蒙里家正式派遣的合唱团,魔王派也不会怎样吧……只能这么相信了。尽管如此还是很担心,所以瑟杰克斯想着早点结束公务,前往路西法德。

    「……瑟杰克斯大人?」

    其中一位少女看到瑟杰克斯担心的表情,显出不安之色。

    「啊,不,没什么。」

    瑟杰克斯强行挤出微笑。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响起。

    「真是的,在孩子们面前露出那样的表情,这种王子很差劲啊。」

    回过头去,站在那里的是赛拉芙露・西迪。她看着瑟杰克斯担忧的脸叹气。

    「是赛拉芙露大人!」

    「西迪公主大人!」

    赛拉芙露的登场让孩子们沸腾起来了。偶尔,她会过来吉蒙里领游玩,也很受吉蒙里的领民敬慕。

    笑容满面地挥手回应的赛拉芙露走向瑟杰克斯,指指背后。

    「客人来了。」

    视线转向那边,一位银发的美丽少女和与她容貌相似的少年的身影出现在入口处。

    向合唱团传达了做好公演的心理准备的信息之后,瑟杰克斯让他们解散了。

    之后,在吉蒙里城的会客室里招待赛拉芙露、银发的少女——葛瑞菲雅・路基弗古斯以及她的弟弟欧几里得・路基弗古斯。

    瑟杰克斯泡制的茶水被葛瑞菲雅端在手上,喝了一口。

    「可以喝到上级恶魔的王子殿下直接泡的茶,这就是吉蒙里啊。」

    葛瑞菲雅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

    「嗯,让从者泡就行了嘛。」

    赛拉芙露续道。

    瑟杰克斯回答「只是兴趣而已。」

    十七岁时邂逅的葛瑞菲雅・路基弗古斯,从那之后就持续着交流。

    理由是——瑟杰克斯异常的力量在十七岁时参加的「新生代恶魔同侪交流会」中呈现出来了。

    因为是太过脱离常轨的力量,现政府视之为危险,因此以监视的名目将瑟杰克斯交付于路西法直属的葛瑞菲雅。

    每次有事,葛瑞菲雅便来拜访瑟杰克斯。有时是为了公务,有时只是来单纯的聆听交流。这样的来往已经有四十年以上了。

    最初只是平淡地说话的葛瑞菲雅,现在也会在与瑟杰克斯不经意的会话中露出一抹浅笑。

    使用少女的形象,是因为开始监视的几年间,瑟杰克斯「和你的相遇过目难忘」的热切表态。

    自那时起,出于对监视对象瑟杰克斯一定程度上的理解,至今还保持着相遇时的少女姿态。

    与瑟杰克斯交流,必然会增加和他的朋友赛拉芙露见面的机会。

    一开始,听闻了关于葛瑞菲雅的稀有实力的传说的赛拉芙露,一直嚷嚷着「来决定谁是最强的女性恶魔吧」。

    「喂,葛瑞菲雅,这段时间你送来的点心真的一点都不好吃。」

    「那就对了,我也这么认为。所以才想着给你试试。」

    「你这家伙!拿人家来试毒吗!?」

    「赛拉芙露的肚子绝对够结实,这种时候使用再合适不过了。」

    「呣呣呣呣呣!」

    现在已经融洽到可以进行这些琐碎的对话了。

    赛拉芙露和葛瑞菲雅作为相互抗衡的实力派,同样是拥有超常之力的女性,可谓抱有共通烦恼的竞争对手,因此从心底里彼此理解,关系加深是理所当然的事。

    瑟杰克斯切入和葛瑞菲雅的会话。

    「那么,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

    葛瑞菲雅以认真的表情说道:

    「现在阿杰卡正在阿格雷亚斯的深处进行调查,希望你能帮忙。阿杰卡被政府授予调查阿格雷亚斯的任务,这也是来自上级的命令。」

    瑟杰克斯将茶杯放到嘴边,说:

    「阿格雷亚斯吗。那是阿杰卡梦寐以求的啊。」

    阿格雷亚斯——

    那是在大公阿加雷斯领土上空悬浮、由魔王管辖的巨大的浮游岛。其中存在着遗迹,但只有四大魔王对其有所把握。魔王亡故后,不管是谁都无法掌控。

    虽然魔王一族也不清楚这里边的事情,但判断在现状下阿格雷亚斯发挥不了什么价值,便委任阿加雷斯家和阿斯塔蒂家进行调查。

    友人阿杰卡・阿斯塔蒂感应到了阿格雷亚斯未知的可能性,并且对仅存于那里的结晶体表现出非凡的兴趣。

    赛拉芙露表示:

    「阿杰卡说,要把那个浮游岛变成一大观光胜地。到底是打算在上面制造些什么呢?」

    表达出不可思议之意的不仅仅是她,瑟杰克斯自己也经常读不懂阿杰卡的趣味嗜好。

    但是,对于喜欢研究和开发的他来说,阿格雷亚斯是一个极具魅力的地方。

    听到这件事的瑟杰克斯回答葛瑞菲雅:「我知道了。」……但是,她露出歉疚的表情。

    「……你本来很想和合唱团一起去路西法德吧……十分抱歉。魔王大人的命令……对我来说是绝对的。」

    如果是初识之时的她,一定只会冷冷地搁下一句「魔王大人之命是绝对的」吧。

    四十多年的交往之后,时至今日她的感情可见一斑。

    十七岁的时候——对于在相遇的瞬间就对葛瑞菲雅一见钟情的瑟杰克斯来说,葛瑞菲雅现在的表情是令他感到愉快的反应。

    瑟杰克斯微笑着摇摇头。

    「本来就是公务。而且是阿杰卡的事,也不是什么无谓的请求。很快就能完成,再去合唱团那边吧。」

    ——这时,葛瑞菲雅站起身来。

    「得去拜会宗主大人和夫人了,因为是带着土特产过来的。」

    这么一说,赛拉芙露也站起来。

    「啊,人家也要向叔叔大人和阿姨大人打招呼。一起去吧。」

    话说完后,葛瑞菲雅和赛拉芙露离开了房间。

    留下来的是——瑟杰克斯和至今仍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葛瑞菲雅之弟——欧几里得。

    欧几里得是十五年前出生的路基弗古斯家长男。

    虽然和葛瑞菲雅有四十年以上的岁数差距,但对于寿命极长、生子不易的恶魔来说,岁数相隔得不算太远。

    兄弟姐妹间存在数百年的年龄差,这种情况也并不稀奇。

    葛瑞菲雅以前就常常说起弟弟的情况。不过见面是这一、两年的事。

    在完成了路基弗古斯家的男子教育之后,有时为了跟着姐姐葛瑞菲雅增长见闻而一起到吉蒙里领这边来。

    他会跟姐姐葛瑞菲雅说话,但不怎么和瑟杰克斯或者其他人交谈。

    不仅如此,瑟杰克斯连他的笑容都没有见过。

    据葛瑞菲雅说,在她面前感情是很丰富的……

    欧几里得总是将冰冷的视线投向瑟杰克斯。

    二人独处时,难以言喻的空气持续了一阵后,瑟杰克斯的话改变了沉寂。

    「说起来——」

    ——不过,被欧几里得打断了。

    「瑟杰克斯殿下。姑且给你一个忠告。」

    「是、是什么呢?」

    突然间听到他开口,瑟杰克斯吓了一跳。

    欧几里得以冷淡的声调续道:

    「我等是路西法直属的路基弗古斯家一族。本来的话,和七十二柱中位次都不高的吉蒙里家是处于不同规格的。」

    「啊,没错。路基弗古斯家是被称为路西法之右腕的大有来头的名家。」

    这是十分郑重的认知。正因为如此,瑟杰克斯向来是以最大的礼节来应对葛瑞菲雅。

    在她面前,一次都不曾对魔王一族口出恶言。

    所以她才会逐渐打开心扉……

    欧几里得用更加冷淡的声音说:

    「这样一来更应该清楚——你和姐姐搭话已经属于越权行为。不,是明显的僭越行动。」

    瑟杰克斯可以理解他。

    看来,他似乎要求对姐姐的存在给予最大限度的尊重。再次强调说明需要理解葛瑞菲雅这边的立场吧。

    听到姐姐和我们之间的融洽对话,会这么抱怨也是自然的事。

    「铭记于心。」

    瑟杰克斯这么回答,欧几里得见状,心情却变得更差了。

    欧几里得说:

    「瑟杰克斯殿下。你的力量对政府、对魔王一族来说是威胁。正因如此,我的姐姐受派遣来担任监视者,兼且作为关键时刻的抑止力。……希望你不要采取与现在的冥界敌对的态度。」

    瑟杰克斯自从交流会以后,就被冥界政府盯上了。

    他是吉蒙里家惟一的嫡子,将来会就任宗主宝座的情况是政府无法疏忽的。

    并非是因为他没有和宗主相称的资质。倒不如说是完全相反。品性高洁、文武双全、知识和魔力都极为擅长的他,比谁都适合吉蒙里宗主之位。

    但是,如果拥有超脱常轨实力的瑟杰克斯出任宗主,肯定会拿到相当程度的政治力和发言力,政府对此视为非常危险。

    另一方面,反政府方这边多次私下征询意见,希望他参加反政府活动。

    瑟杰克斯的实力自交流会以来在上级恶魔间广为传播,由此被现政府以遣送监视者的形式紧紧盯住。

    因为被政府盯上了,才产生了和葛瑞菲雅的接触点。这是何等讽刺。

    ——但是,瑟杰克斯对参加反政府活动有所踌躇。虽然很清楚魔王那边的做法对恶魔的世界非常不妙,但是,生来不喜争强好胜的瑟杰克斯对参加孕育着内战危险的活动这件事始终止步不前。

    当然,如果吉蒙里的领民遇上危险的话,就必须站到前头保护自身……

    发生内战的话,根据他家里的情况(吉蒙里宗主之妻出身于巴力家,基本上算是大王派所属),终究会回到反政府方这一侧。

    这样一来,就会和魔王方的葛瑞菲雅变成敌对关系吧。……这是瑟杰克斯最害怕的事。

    ——房间的门再次打开,葛瑞菲雅和赛拉芙露回来了。

    一瞬间便察觉房间里的空气不对劲,葛瑞菲雅皱起眉头问弟弟:

    「欧几里得,说了什么多余的话吧。你这孩子……」

    欧几里得脸色一转,露出笑容说道:

    「说什么呢,姐姐。我只是和瑟杰克斯殿下闲话世间罢了。」

    他站起来,说着「稍微去外面透透气」,然后离开了房间。

    看着弟弟走出房间的身影,葛瑞菲雅叹了口气,向瑟杰克斯致歉。

    「……对不起啊。那孩子因为身为男子出生,受到父亲作的继承人教育好像有点过头了。」

    这句话让瑟杰克斯察觉到了某些信息。

    「那么,路基弗古斯正式选择他当继任宗主了?」

    听到瑟杰克斯的话,葛瑞菲雅点点头。

    「嗯。没想到我出生后数十年就生下了男孩子。没有发生什么特别事情的话,我就不会继任了。」

    当初,路基弗古斯将先出生的葛瑞菲雅视为家族的继任宗主。被认为拥有比魔王一族更加强大的魔力的葛瑞菲雅,作为继任宗主有着足够充分的素质……

    即使不及姐姐,以上级恶魔而论有着十分才能的欧几里得似乎被重新选为路基弗古斯家继任宗主了。

    赛拉芙露耸耸肩。

    「……路西法之右腕路基弗古斯由男子占据继任宗主之位。看来,李泽维姆王子有打算临阵指挥的苗头了。」

    葛瑞菲雅露出为难的表情。

    「……唔,不行吧。政治、公务、所有的事情,不是交由别西卜家,就是留给我父亲处置。偶尔,有数年时间完全消失,谁都联系不上。」

    魔王路西法惟一的孩子——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路西法有「启明之星」的美称,在魔王之中也是别具一格的存在。

    这样一位路西法王子却完全没有发挥作用。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拒绝作为路西法之子被拥立,把政治交给其他的魔王一族,持续过着隐居生活。

    对于冥界的未来,路西法的儿子零星半点的兴趣都没有。

    因此,路西法之右腕路基弗古斯家的重压远远不止半边。视乎场合,作为路西法的代行者来行动的情况也不少。

    话虽如此,大部分的政治是以别西卜为中心的其他魔王一族支配的。

    路西法惟一的儿子不曾发出过任何命令,因此严格说来,路西法的代行者什么都不是。

    这些事情葛瑞菲雅从来没有说过,但都是十分能够理解的。

    虽然站在复杂的立场上是确定的事,但葛瑞菲雅突然这么说:

    「欧几里得能够成为出色的继任宗主的话,我肩上担负的重量会稍微减少些吧。」

    葛瑞菲雅不经意间泄漏情绪。一旁的瑟杰克斯却自顾自地点着头。

    「但是,原来如此,你不会去继承呢。那就是说……是这么回事啊。」

    赛拉芙露斜着眼说:

    「……高兴了吧,瑟杰克斯。」

    「说、说什么呢,赛拉芙露!」

    瑟杰克斯慌张失措的样子倒让赛拉芙露有点愕然。葛瑞菲雅小声笑了起来。

    赛拉芙露说:

    「不过,在弟弟面前很有姐姐的样子哦,葛瑞菲雅。」

    葛瑞菲雅这么回应赛拉芙露的话:

    「有了弟弟或者妹妹之后,多多少少总会有所改变,这是必然的。」

    「是这样吗?好难想象。」

    赛拉芙露似乎有点兴趣。

    ——兄弟姐妹。

    如果自己有了弟弟或妹妹,作为兄长会有什么变化吗?

    瑟杰克斯觉得这是现在的自己无法想象的。能够确定的只有这个。

    瑟杰克斯对葛瑞菲雅说:

    「你是一个好姐姐,将来也会成为一个好母亲的。不知为何,看到你和欧几里得的互动,就忍不住这么想。」

    葛瑞菲雅很擅于对身边的人作出适当的对应。

    看到她对可爱的弟弟加以关照的样子,就有这个想法。

    骤闻此言的葛瑞菲雅的脸蛋霎时变得通红,说话的声调都狼狈起来了:

    「说、说、说什么呢。你,你总是时不时就突然冒出奇怪的话。真、真是的……」

    看着她的狼狈模样,瑟杰克斯不禁露出微笑。

    旁边的赛拉芙露只能嘟囔着「好了好了,热死人家了」,苦笑不已。

    —●●●—

    大王巴力领——

    巴力家现任宗主的别庄里,秘密举行会议。

    放置着巨大圆桌的宽敞室内,大王派——所谓的反政府方贵族们齐聚一堂。

    吉蒙里家宗主吉欧提克斯还有西迪家、阿斯塔蒂家、格喇希亚拉波斯家的宗主都聚集起来了。会议内容的重要性无庸置疑。

    新四大魔王的诞生——需要判断如何看待继承王位的魔王一族,

    对于新魔王的诞生,大王派也没有完全否定。因为涉及到对外的势力之间关系,总不能一直让魔王之位空缺。贵族之间也进行了讨论。

    尽管如此,一旦魔王诞生,魔王一族就打算立即恢复三大势力间的战争。

    这也是上级恶魔贵族们决不能容忍之事。

    而且,魔王的继承者,无疑会是维德雷德・巴萨伦・别西卜、祖法美・特蕾亚克・利维坦、达麦多斯・泽雷克尔・阿斯莫德他们。

    即使是毫无干劲的次代路西法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他也有着扭曲的性质,很多贵族都理解到这点。

    也就是说,次代魔王候补的全部家伙,都是有着足以毁灭恶魔的思想的危险人物。

    不能让他们当上魔王。大王派连日来反复讨论,如何阻止他们继承魔王。

    主战派主张只能以武力挑战魔王一族。稳健派主张应该进行协商到最后一刻。

    爆发战争的话,衰退中的恶魔种族会更加危险。但是,魔王一族的很多人不将自己这些魔王血缘者之外的家伙当成是恶魔,根本很难说服他们。

    大王派的讨论极为混乱。甚至在大王派内部也产生了主战派和稳健派对立的危险状况。

    又一次会议开始了。

    今天的议题是战争场合的应对。

    宗主们在讨论可能的战争损失程度和自家军队的战力规模。

    话题逐渐向作为针对次代魔王候补者的抑止力的强力恶魔——瑟杰克斯、阿杰卡、赛拉芙露、法尔毕温的动向转移。

    魔王一族由于继承了四大魔王的血脉,是一般的恶魔无法对抗的。反政府方必须具备将魔王一族连根拔起的绝大力量。

    巴力家现任宗主询问相关人员。

    「那四人内战一旦开始会怎么行动,有预想过吗?」

    各家宗主回应大王的问题

    「阿杰卡尽管对政治没有多大兴趣,但是也对魔王方面做法的危险性有所感受。……虽然是分家出生,却是个非凡的孩子。在恶魔如今的形势下、自己的力量会给冥界带来怎样的影响,会认真地作过想像吧。」

    「小女……赛拉芙露对魔王方面素有不满。大概在内战爆发后,就会站在我们这一边去战斗了。」

    「法尔毕温……虽然到现在还是无精打采的态度,但是在内战中,自己所处之地发生危险的时候就会有所行动……应该是这样。也许如此。不,如果不肯动起来就麻烦了……」

    阿斯塔蒂、西迪、格喇希亚拉波斯家宗主各自对阿杰卡他们作出了评判。

    巴力家现任宗主最后询问吉蒙里家宗主吉欧提克斯。

    「瑟杰克斯怎么样?……那孩子的『毁灭』之力对我们来说是必要不可或缺的。」

    从巴力家现任宗主『毁灭』之力一语中听出了很多含义的吉欧提克斯答道:

    「……瑟杰克斯也感觉到了魔王方行动的危险性。——不过由于是不喜争端的性格,不会想着自己先站出来吧。但是,内战爆发后,吉蒙里领被危险波及到的话,就没有这种限制了。」

    实际上,瑟杰克斯真正的实力,连父亲吉欧提克斯都无法完全掌握。不管怎么说,瑟杰克斯拿出真本事的战斗,自出生以来一次都没有过。即便如此,对于大王派来说,瑟杰克斯他们的存在被认为是在现状下与魔王一族屈指可数的实力派李泽维姆、维德雷德、祖法美、达麦多斯对抗的极其重要的要素。

    特别是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和他的缺乏干劲形成对比,他的魔力……被誉为可与其父亲魔王路西法相匹敌甚至有所超越。

    李泽维姆也是没有将实力完全施展出来的其中一人。大王派这边要准备瑟杰克斯、阿杰卡、赛拉芙露、法比毕温四名说起来也是当然的事。

    况且……那边还有传言与魔王的力量相比也毫不逊色的路基弗古斯家的葛瑞菲雅——

    如果要与现魔王政府开战,战力越多越好。这是大王派所有人的共识。

    迄今为止一直在聆听这次会议讨论的领袖初代大王巴力——捷克拉姆・巴力开口了。

    「瑟杰克斯也好,阿杰卡也好,其他二人也好。恭顺于魔王一族方面是绝对不会有未来的,这件事他们都有深刻理解。当那个时刻到来之际,不管有什么挂碍,他们都会自然地认识到非战不可。没什么需要担心的。不过,在魔王方那边存在着束缚他们开战的理由的可能性也决不为零。」

    捷克拉姆・巴力看了一眼吉欧提克斯。

    瑟杰克斯对路基弗古斯家的葛瑞菲雅怀有爱恋之心,这件事似乎被注意到了。各类情报的收集几乎做到了最大程度。吉欧提克斯无法不对初代巴力抱持敬畏之意。

    会议继续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了。慌慌张张地跑进室内的是巴力家的从者。

    从者跟巴力家现任宗主耳语。刹那间,现任宗主的脸色一变。

    「……混账,竟然在这个时候……明明再三重申过,首都方面的牵制必须慎之又慎……!」

    巴力家现任宗主紧迫的声音让集会人士的脸色都紧张起来了。

    捷克拉姆・巴力问巴力家现任宗主: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巴力家现任宗主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

    「……在首都路西法德,政府方面的军队和这边的私兵产生了纠纷……已经发展成武力冲突。规模仍在扩大,目前看来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

    这个情报令集会的上级恶魔宗主们惊愕不已,大受冲击。

    「居、居然这样!」

    「还没有发布正式的劝告啊!?」

    「更重要的是,在有魔王一族的首都武力冲突……!」

    稳健派动摇不已,怒气盈胸。

    「不,应该说这样正好。」

    「嗯,这也是注定的吧。」

    另一方面,主战派惊诧之余,都显露出觉悟已决的表情。

    初代巴力——捷克拉姆・巴力脸上看不到一丝惊讶之色,向众人作出公告:

    「……收集情报。同时向各同胞宣告,让他们在紧急情况下做好准备,进行安排。」

    捷克拉姆・巴力的视线转向吉欧提克斯他们这些家族里有强力恶魔的宗主们。

    「吉蒙里、阿斯塔蒂、西迪、格喇希亚拉波斯的宗主阵营,先联络上那几人。」

    「遵命!」

    吉欧提克斯他们回应。

    在吉欧提克斯心中,现在正前往首都的瑟杰克斯指导的少年少女合唱团成为了最强烈的不安要素。

    —●●●—

    首都路西法德爆发了现魔王玫府的军队和反政府私兵的武力冲突——

    稍早之前,阿杰卡将这个消息传达给正在协助他的瑟杰克斯。

    瑟杰克斯马上从阿格雷亚斯出发,进入首都路西法德。

    在那里——充斥着阿鼻地狱一般的惨叫声,可以远远看到盛大的魔力气焰在空中飞行交错。市区街道陷入了巨大的恐慌。市民们或悲鸣或怒号,为了避难而四处逃窜。

    瑟杰克斯与避难的市民背道而驰,走向合唱团公演的会场所在地。

    越往前走,街道的损伤规模就越惨重。路边随处可见战死的士兵。

    ……首都已经变成了战场!

    瑟杰克斯的担忧在加速度增长。

    公演会场的大建筑物进入视野的时候,瑟杰克斯失去了言语。

    ——会场已经被火海包围。

    「可恶!」

    瑟杰克斯加快步伐向会场跑过去。路上,现魔王政府和反政府魔王的士兵队伍互相对轰能量,在周围广阔的地方激战不休。

    瑟杰克斯一边弹开飞过来的魔力,一边朝着被火焰包围的会场建筑物奔去。

    用魔力吹飞会场的门,进入里面。

    里面一片火海,墙壁、柱子、天花板崩塌,崩坏近在眼前。

    瑟杰克斯以毁灭魔力覆盖全身上下,穿行其中。无论是火焰还是掉落的建筑物碎片,在毁灭魔力面前无能为力。

    室内到处都是来不及逃避的路西法德市民倒在地上的遗体。

    瑟杰克斯只能拼命许愿孩子们平安无事,在火中突进——。

    葛瑞菲雅・路基弗古斯一边协助首都市民避难,一边打飞反政府的私兵。

    途中,她对瑟杰克斯指导的合唱团很是介怀,便转身走向那个会场的建筑物。

    来到会场的建筑物前面,她言辞尽失。

    会场全部被烧毁,只余下崩塌殆尽的模样。建筑物前面,并排放着一具具牺牲者的遗体。旁边站着一个无言的青年。

    青年是——瑟杰克斯。

    他的表情憔悴不堪,一直注视着眼前并排的小小遗体。

    身形娇小的遗体之中,有碳化的,有损伤非常严重的。损伤轻微的遗体十分罕见。

    ——是合唱团的少年少女形态各异的逝去之姿。

    瑟杰克斯注意到葛瑞菲雅接近的气息,勉强挤出声音。

    「……他们今天,是来唱和平之歌的。仅仅为了让首都的市民听到练习的成果而来。」

    瑟杰克斯伸出自己的手,上面不存在任何伤口。

    「看到了吧,葛瑞菲雅。我……虽然在火焰中飞奔辗转,却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多亏了这『消灭』的魔力。对我而言……从小就被双亲告知身上寄宿着强大的力量。特别的力量。」

    瑟杰克斯——握紧拳头,狠狠叩击路面。

    「什么……什么强大的力量啊!特别的力量啊!我明明一个都没有!这些孩子我一个都没有救出来!」

    葛瑞菲雅对恸哭的瑟杰克斯说:

    「瑟杰克斯,即便是你也有极限——」

    然而,葛瑞菲雅看到瑟杰克斯的表情,止住了话语。

    因为这个总是将温柔的微笑挂在嘴边的青年,此刻已经怒火冲天。

    「……先前,从现魔王派的士兵队伍那里听说了。收到了魔王一族的命令……『不用管跑得慢的市民,反叛者一个不留格杀勿论!』这样的命令!」

    「——」

    听到这个命令,葛瑞菲雅无言以对。

    她只是单独从上级处收到打退反政府私兵、协助市民避难的命令。

    这个会场里面的人似乎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卷入了武力冲突之中。

    瑟杰克斯握住遗体的手,像是在请求帮助一样。

    「……这些孩子只是来这里咏唱和平之歌的……唱出练习中培训出的自豪的歌声……对不起,对不起我来迟了……如果我能早点过来的话……」

    葛瑞菲雅——一句话也没办法对他说出口。

    自己是魔王方的恶魔。他——不会原谅这次魔王方的行为吧。

    在这次首都的武力冲突后,战火明显将蔓延至各地,现魔王政府和反政府方的内战要真正地爆发了。

    瑟杰克斯下了决心,作为反政府方的恶魔站上前线。

    命运在瑟杰克斯和葛瑞菲雅面前,准备了极其严酷的道路。

    —●●●—

    冥界——堕天使领。

    『神子监视者』本部,总督阿撒塞勒收到了部下关于恶魔方面爆发了内战的报告。

    叹息着长出一口气,阿撒塞勒透过总督室的窗户仰望着冥界的天空。

    「恶魔那边终于要有动荡了吗。那么,政权之争的胜者是魔王派呢,还是反魔王派呢?只是希望,可以避免那场战争的延续。」

    阿撒塞勒在与恶魔一方的国境线上铺设防卫态势,静观对面的内战,表现与旧有合作伙伴们加强情报交流的姿态。

    —●●●—

    在现魔王政府军和反政府军开始战争的半年前。

    冥界首都路西法德的地下深处——

    在那里,有亡故的四大魔王的遗迹存在。但是,知道这个地下遗迹存在的……只有路西法直属六家(路基弗古斯、内比罗斯、萨格塔纳斯、阿加利亚雷普特、撒塔娜琪雅、费洛提)的宗主。就算是别西卜、利维坦、阿斯莫德的血族,也不知道这个遗迹的存在。

    踏入地下遗迹的是除了路基弗古斯家以外的五家宗主。

    走进遗迹的时候,当主们各抒己见。

    「政府方面和大王方面的意见分岐一直无法弥补。」

    「魔王大人方面……各位殿下摆出了一步也不退的姿态呢。」

    「状况看来难以预测了。反政府方面,不是有能和亡故的魔王大人他们相比之辈吗?」

    「……吉蒙里、阿斯塔蒂、西迪、格喇希亚拉波斯的王子们啊。」

    「研究者说,吉蒙里和阿斯塔蒂家的继任宗主尤为特别,根本就是怪物。要说足够还以颜色的力量,只有路基弗古斯家的葛瑞菲雅或者李泽维姆大人了吧。」

    「路西法大人在李泽维姆殿下的纪录中写着——『超越者』。」

    「……『超越者』吗。」

    「换句话说,还有和李泽维姆殿下表现出同样反应的恶魔存在吗?」

    「就是吉蒙里家和阿斯塔蒂家的继任宗主吧。」

    「你觉得李泽维姆殿下会出手参战吗?」

    「不会吧。那位大人觉得不管是哪一方掌握了政权都无所谓,因此可以说是中立的。即使反政府方胜利了,也不能无视李泽维姆大人。站在中立的角度上,这是路西法大人惟一御子的观点。」

    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即使发生内战,也绝对不会站到政府军的指挥位置上。这一点六家宗主阵营都很清楚。

    路西法之名是绝对的。哪怕是反政府方面也不敢蔑视没有拿出战斗姿态的路西法的儿子。

    事实上,反政府方面不乏路西法的支持者。这次政府和反政府方意见相左,忧心于冥界的未来,痛哭流泪着选择反对姿态的人为数不少。

    「但是,我等路西法直属六家就另当别论了。」

    「嗯,即使李泽维姆殿下没有动作,我等也必须作为路西法大人的代行者,继续把战争进行下去。」

    赢了也和以前一样没变,继续受到魔王的支配。输掉的话,就会被反政府方没收领地,发配到冥界的角落去吧。不,被暗杀了也不会奇怪。

    哪一边都是布满荆棘的道路。

    遗迹中不断前进,终于到达了最深处。

    那里是圆形的开阔空间。

    地坂上以古老的图纹记载的魔法阵展开了不知道多少重。而且,在这个开阔空间的墙壁上还立着十二尊令人毛骨悚然的石像。

    其中一位宗主看着石像问道:

    「这就是所谓的保险吧。内比罗斯打算使用这个……?」

    内比罗斯家宗主点头。

    「……最恶劣的情况出现的话,就会如此。」

    这个空间充满了不言而喻的沉重压力,不安的气息也最大程度地满溢其中。

    「魔王一族都没有此物。」

    「嗯,现状下发现了它们的只有我们。」

    「——『恶之爪』。路西法大人他们、四大魔王大人作为古代兵器制作出来的十二个存在。」

    「然后,由魔王大人们亲手封印的恶鬼集团。」

    「——十二体『断罪者』。原本只在传闻中知道过……原来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封印在路西法德的地下……」

    即使是路西法直属六家,『恶之爪』的存在也只是听说过传闻,并没有实际看到过。

    即使在整个冥界里,也只留下一点传说。四大魔王秘密使用它们时,对其力量感觉到了威胁,早早地将它们封印住了。

    「使用这个的话,难道不能在之前的三大势力战争中获胜吗?」

    「因为就算赢了也会被折腾得疲惫不堪。『让它们抱头大睡就好』,魔王大人们如此判断。被认为是这种程度的战斗狂。」

    内比罗斯家宗主手上拿着古籍,说道:

    「在这本纪录里面,写着只有首领马拉柯达(マラコーダ)是绝对不能唤醒的。」

    这个空间最深处的石像——释放着无比凶恶的气焰。

    其他宗主中的一人问内比罗斯宗主。

    「没有把路基弗古斯叫过来。那么最坏的情况下,只靠我们将它们释放出冥界……」

    「路基弗古斯是需要在最接近路西法大人的地方进行多角度判断的存在。向路基弗古斯殿下分享消息的话,暴露给魔王一族方面的概率会大大提高。魔王一族知道了的话,肯定会不由分说地摧毁遗迹吧。」

    「那样做没有问题。『让他们抱头大睡就好』的可能性是不能容许的。,」

    「因此,『恶之爪』对我们来,是真正的最后手段了……不,即使发生内战,也没有使用它们的必要。」

    「……不在与反政府方的内战使用它,那什么时候能用上呢?是要在三大势力之间的第二次大战里使用吗?」

    对其中一位宗主的问题,内比罗斯家宗主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比如说,与其他势力、其他神话体系的战争中派上用场,不是更好吗?」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