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HERO BD特典 恶魔高校D×D 0 第三话 超越魔王者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HERO BD特典 恶魔高校D×D 0 第三话 超越魔王者

    魔王一族掌握政权的现魔王政府与大王巴力家、大公阿加雷斯家为首的反政府军之间的内战开始后,已经过了半年有余——

    序盘阶段处于胶着状态的战况,也因为反政府军所拥有的四名恶魔而变化。

    持有强大魔力的瑟杰克斯・吉蒙里、阿杰卡・阿斯塔蒂、赛拉芙露・西迪、法尔毕温・格喇希亚拉波斯四人开始真正统率反政府军的士兵之后,战线重振声势的变化明显可见。

    其中,对内线走向起决定性作用的战斗,是在旧古辛领(断绝的古辛家以前的领土)上进行的——

    旧古辛(七十二柱第11位)领的古辛城下町——

    已经没有住民居住的中心都市,完全废墟化,成为魔物的栖息地很久了。

    此地上空,两名强力恶魔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

    是反政府军的王牌阿杰卡・阿斯塔蒂和魔王利维坦之女祖法美・特蕾亚克・利维坦(ツファーメ・テレアク・レヴィアタン)。

    和以旧古辛领为中心列阵的利维坦军开始战斗的阿杰卡的军势,在清除了对手所有主要带队的将军后,将统率者祖法美追逼至最后一步。

    被步步逼迫的利维坦军中,祖法美终于亲自站到战场之上,向对手阿杰卡的军势施加了凶恶的攻击。惟一能和她正面对抗的是领头的阿杰卡。

    阿杰卡和祖法美在空中进行了强大的魔力会战。

    祖法美背后展开了十二枚黑色恶魔之翼,在手里运用庞大的气焰集中了大量的水。

    利维坦有着『掉尾的海蛇龙』之特性,是支配人类世界的海洋、甚至可能使之陷入混沌的凶恶能力……但是,在没有海的冥界里,这个力量无法完全发挥出来。

    即便如此,祖法美也是魔王利维坦的女儿。身上寄宿的魔力、才能在现有恶魔中是最上位的。哪怕冥界里没有海,依然通过庞大的魔力和气焰带来了大量的水。旧古辛领的城下町一下子全部被水淹没。

    以祖法美的实力,对手不要说上级恶魔,就算是在那之上——最上级恶魔,也不足挂齿。

    这样应该就结束了——

    聚集起来足以把都市淹没的大水,是祖法美制造的超常现象卷起来的。她瞄准阿杰卡,升起水柱,打算包围住他。

    同时,水像是有自身意志似的,产生出无数条尖锐的圆锥状物,从四面八方袭向阿杰卡。

    再就是,水中的魔物——巨大的海鱼、海蛇、巨人纷纷现身,对阿杰卡发动攻击。

    如此规模的攻击,十分足以列入战略级的范畴了。单独一人就有将数以千计——不、超过一万的军势都碾压回去的可能吧。

    然而所有的攻击到了阿杰卡处都行不通。

    他在手边展开小规模计算型魔方阵,将它们全部封杀了。

    吞噬了阿杰卡的水柱,吃进去没多久就变成雾状,像字面意思一般化为水雾散去。

    无数锐利的圆锥状水,没有一个挨上他的边,都流转偏离了。

    袭击阿杰卡的魔物突然像失去了自我一样行动,沉入水中。

    一口气能吃掉一万军势的水之魔力,以一介恶魔为对手,却完全行不通。

    「——!」

    这个结果让祖法美哑口无言。

    阿杰卡是生下来还不到一百年的年轻小辈。这个年轻人,面对魔王的女儿、出任次期魔王之一的女杰的攻击,使用小型的魔方阵便化解了。

    阿杰卡的身体笼罩在静谧的气焰之中。一切都是由手边展开的独自计算型魔方阵引起的。

    阿杰卡一瞬间理解了对手的攻击,将袭击过来的超常现象套入所有的计算式中,得到了多个答案。

    将导出的答案——应对方法自魔方阵中发出,破坏对手的攻击。

    语言描述起来会觉得很简单。但事实上,将魔王之女祖法美等级的魔力、气焰在一瞬间解读、破坏掉的恶魔,至今为止从未存在过。

    只要一手、一步、一瞬的计算有狂乱,在那一瞬间就全部结束了。——但是,他没有出现任何一丝差错,封杀了祖法美的攻击。

    祖法美的身体受创,呼吸被打乱了。

    那是因为阿杰卡偶尔会利用祖法美的攻击,向她加以反击。

    利用自己发出的魔力攻击,添加了发出者本人都解除不了的阿杰卡的计算,返回到自己身上。

    此外,经过阿杰卡对魔力效率的再计算,威力增加了。祖法美受到了自己发出的攻击被胜于自己的操作反击回来的屈辱。

    在这样的攻击中,祖法美产生了自身魔力的缺点、改良的余地都被从暗处翻出来逐一曝露到眼前的感觉。

    而且做这件事的,是远不如自己的家族出身的家伙。

    擦拭嘴边流出的鲜血,祖法美叫道。

    「可恶,不过是七十二柱恶魔!」

    阿杰卡耸耸肩,简单答道:

    「似乎被区区七十二柱恶魔逼入绝境了呢?」

    「咕!这样又如何!」

    愤怒到了极点的祖法美全身散发出不寻常的压力,覆盖上青黑色的气焰。

    她的身体渐渐变化,膨胀起来,形成某个姿态。

    在那里的是——漂浮在空中的巨大的龙。是细长的蛇型龙的样子——可以用海蛇来形容的姿态,正是利维坦的本领。

    前所未见的强大气焰自龙化的祖法美全身放出。

    祖法美张开大口,吐出绝大的青黑色气焰。

    并且不是一次,而是吐出了好多次。

    极大的奔流——。如果被淋个正着就万事休矣的暴力的气焰——

    阿杰卡面无惧色,冷静地拨动魔方阵的纹路——计算式,导出对应方法。

    「那就是——这样、这样、这样呢。」

    袭向阿杰卡的气焰炮击,全部脱出轨道,向其它方向飞去。

    阿杰卡遥远的后方,偏离目标的祖法美的气焰发生了盛大的爆炸。

    龙化祖法美的双眸之中,带上了强烈的困惑之色。

    『——!?……怎、怎么搞的……!居然会有这种事……!』

    明明是动真格的一击。如果命中,就是使军势完全崩溃的威力规模。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撼动眼前的一介恶魔分毫。

    视线扫向自己的魔方阵,阿杰卡不经意间泄露感想:

    「…………真意外,应付得过来啊。因为是出生以来第一次和这种等级的对手作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贵、贵公,真的是阿斯塔蒂家的恶魔吗?不是四大魔王一族流落在外的血脉!?』

    「如果是魔王一族不为人知的孩子,这个力量就能找到理由接受了吧。很遗憾,我是地地道道的阿斯塔蒂家出身,而且是分家哦。」

    这个回答让祖法美发出的声音中第一次流露出怯意。

    『不,不可能……!那种血脉之下,会有这样的……』

    连阿杰卡自己,都无法理解自身的存在。打从出生以来,差不多所有事情都超乎常人——不,只是改写了相关纪录而已。

    为了不受魔王一族注目,他的作为由阿斯塔蒂家篡改,或者抹消掉。

    即使论战斗,也只有同世代的瑟杰克斯、赛拉芙露、法尔毕温可以成为同等的存在。

    否——。归根结蒂在战斗方面,现状下只有瑟杰克斯才是真正旗鼓相当的对手。

    本以为魔王的女儿,可以在瑟杰克斯之外令自己第一次得到真正的试炼。

    ——然而,对祖法美・特蕾亚克・利维坦的期待落空了。

    ——无聊。

    这样的言语姑且只能压在心底。

    这是担负冥界命运的一战。如果把它从嘴里说出来,自己这点小算盘就浮出水面了。

    但是,即便如此……自己的实力在这次得到了确信,也更加对自己有所期待了。

    长叹了一口气,阿杰卡问祖法美。

    「那么,祖法美殿下。现在要怎么办呢?肯投降的话,那算是帮了大忙了。继续抵抗的话——」

    听到这句话,祖法美剧烈颤抖,语气激昂起来。

    『身为利维坦之女的我,竟说要向贵公投降吗!投降给下等人!』

    比起性命,地位和名誉更值得骄傲——

    阿杰卡感受到了,这就是魔王一族的答案。

    听到这个答复,阿杰卡将魔方阵推至前方。

    以朴素的声音,向魔王利维坦之女宣告冷酷的言语:

    「这样啊。——那就抱歉了。现在的冥界不需要你。」

    这一战自始至终都是阿杰卡的单方面优势——

    ——首都路西法德,作战本部。

    设置在魔王城的中央作战本部,传来了在旧古辛领进行的祖法美・特蕾亚克・利维坦的战斗结果。

    ——祖法美・特蕾亚克・利维坦军,全灭。祖法美殿下,战死。

    魔王之女,被一介恶魔独自打倒了——

    接收到难以置信的结果的本部职员,无法隐瞒受到的震惊。他急步走向担任本部长代理的银发男子——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

    职员用低沉的声音报告:

    「……李泽维姆殿下。……祖法美大人、薨御(日语中亲王、内亲王及女御称『薨御』,将军家也称为『薨御』)了。」

    被告知消息的本部长代理李泽维姆——似乎毫无干劲地打了一个大哈欠。

    「…………呼啊啊啊啊啊啊。」

    李泽维姆用小手指掏着耳朵,感觉很是无聊地说:

    「啊,是吗。嘛,这样的事也是会有的吧。」

    李泽维姆极为随便的反应让职员困惑不已。

    李泽维姆看着眼下铺开的战时用作战图……在他看来,祖法美军败北之后,势力图将被改写是非常明显的事。

    李泽维姆站起身来。

    「这样已经十分足够了。」

    调转脚后跟,准备离开现场。

    职员叫住他。

    「李、李泽维姆大人!请问要去哪里!?」

    李泽维姆没有回头,只是挥挥手。

    「之后就交给你们了。我要回家睡大觉去。」

    「怎、怎么这样……!」

    「就是这样,接下来请多多关照喽~」

    从一开始,路西法之子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就对战争抱着事不关己的姿态。

    作为参谋的路基弗古斯家,希望他哪怕只是在作战本部现个身都行,这也是没有办法。

    听闻祖法美的败北,认为「不得不做的」任务终于完成了的李泽维姆,又加上感觉太无聊,于是选择回家。

    这就是被称为『启明之星』的魔王的独子。

    —●●●—

    击破祖法美・特蕾亚克・利维坦军势的反政府军,乘着这个势头,将目标指向首都路西法德——

    另一方面,也存在着战况激化的地域。

    断绝的华利弗(七十二柱第6位)家的旧领土上,与魔王阿斯莫德之子——达麦多斯・泽雷克尔・阿斯莫德(ダマイドス・ゼレイケル・アスモデウス)的军势相对峙的是以赛拉芙露・西迪担任王牌的反政府军。在赛拉芙露压倒性的魔力面前,达麦多斯被打得有点狼狈之时,状况出现了变化。

    魔王军一侧派出强力助拳人前来汇合。

    葛瑞菲雅・路基弗古斯担任王牌的路西法直属六家的军势加入了战线。

    由此,魔王军一侧恢复了气势,其影响在前线也表现了出来。

    在最前线,以冻结一切的凶恶的冰之魔力将魔王军士兵吓破了胆的赛拉芙露・西迪的抑止力,由葛瑞菲雅・路基弗古斯直接担当。

    最前线上,两个阵营的最强女性恶魔二名,连日来展开壮绝的魔力会战。

    「今日就要把你冻成冰棍,葛瑞菲雅!」

    赛拉芙露庞大的冰之魔力使得周边一带瞬间在超广阔的范围内冰结。

    以银色的魔力将刚刚诞生的冰之世界打碎的是葛瑞菲雅・路基弗古斯。

    赛拉芙露擅长的冰之魔力也不足以把她冻住,顶多让她呼出白色的气息。

    「赛拉芙露,你的魔力只是倚仗暴力的气场将对手冻结,完全没有艺术感可言。」

    用自身的巨大气焰打消赛拉芙露放出的能量块,葛瑞菲雅冷静地吐嘈。

    赛拉芙露自傲的冰之魔力一直没有见效,这样的结果让她越发焦躁。

    赛拉芙露和葛瑞菲雅在空中相互轰出强大的炮击对撞。

    「葛瑞菲雅……如果不是你在那边,把达麦多斯冻起来是很简单的事!」

    「我是路基弗古斯的女儿。原本,就不是你那边的。」

    「……本来以为,我们是朋友!」

    「……我也这么想,但是,没办法啊。」

    连日对战的赛拉芙露和葛瑞菲雅的气焰碰撞持续改变着地形。

    隔着距离观看最强的两名女性恶魔之战的达麦多斯・泽雷克尔・阿斯莫德——

    「……怎么回事啊,这两个人……为什么那种程度的家伙是在魔王一族之外诞生的……?」

    记录上记载说了这样的话。

    二人之战,激烈程度甚至连阿斯莫德之子达麦多斯都无法介入。

    战况陷入对抗状态后,过了十天——

    那天,决不出高下的女性之战在最前线再起,激烈到两个阵营不管是谁都无法靠近——

    两者之间飞入黑色的毁灭魔力。

    赛拉芙露和葛瑞菲雅同时将视线转到魔力飞来的方向上——那里出现了红发的青年瑟杰克斯・吉蒙里的身影。

    由于战况胶着,和别西卜家主力部队交战的瑟杰克斯被召唤过来,投入赛拉芙露所在区域(瑟杰克斯的战线代由阿杰卡担任王牌的军队顶上)。

    「瑟杰克斯!为什么在这里!?」

    对于青梅竹马的登场,赛拉芙露的声音里同时掺杂着欢喜和懊悔。

    瑟杰克斯回答赛拉芙露「各种各样的原因吧」之后,把脸转向葛瑞菲雅。

    「葛瑞菲雅……」

    葛瑞菲雅——只在一瞬间露出了悲怆的表情,马上转换成勇敢的战士之容。

    「瑟杰克斯,连你也来了啊。……哪怕是你,也绝不饶恕。」

    葛瑞菲雅冷淡地警告。

    随着瑟杰克斯军的到来,魔王军临时进行队形重整,葛瑞菲雅也正好从前线暂时撤退下来。

    旧华利弗家的领土在两名女性恶魔的惨烈交战影响下,领内一半以上的大地冻结,地形改变。

    在旧华利弗领设置的反政府军驻留基地中,作为王牌的瑟杰克斯和赛拉芙露交换了意见。

    「呐呐,瑟杰克斯,已经听说了吧,阿杰卡他——」

    「啊啊,阵斩了祖法美大人不是吗?对他来说是理所当然的结果吧。」

    对赛拉芙露来说这是开战以来和瑟杰克斯的重逢——但是他的表情和回应都很冷然。

    那么温柔的吉蒙里王子经历了战争后也……不,他在开战之前,就有了觉悟已决的表情了。

    瑟杰克斯的改变源于魔王一族的重重恶手。

    与内战开始前就参与战斗的阿杰卡和赛拉芙露不同,瑟杰克斯样子的变化即使只是从旁看到,也令人感到痛心。

    不过,在反政府军的根据地企划战术战略的妙手、奇手的法尔毕温无论是在战斗开始前,还是在战斗进行中,样子都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赛拉芙露对瑟杰克斯的回答眯起眼睛:

    「……还在叫魔王一族『大人』吗。」

    要将魔王一族一扫而空的恶魔世界的革命爆发后,反政府军吸引了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参战,另一方面,也有敬爱魔王但更加忧虑冥界的未来,不得不怀着断肠之思奔赴内战者加入。

    说起来,瑟杰克斯哪种感情更强烈呢——

    瑟杰克斯回答了赛拉芙露的话:

    「虽然是敌对关系,但是对魔王之血的传承者表达敬意,作为恶魔来说是理所当然之事。……即使那是必须打倒的对手。」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的神色。

    —●●●—

    首都路西法德的某个研究设施,『内比罗斯机关』——

    在那里透过改变血相打开通道进入的,是路西法直属六家之一——萨格塔纳斯家现任宗主的身影。

    萨格塔纳斯宗主步入只有相关人员才允许进入的设施最深处的研究室。那里有着设施的所长、内比罗斯家现任宗主扎奥尔玛・内比罗斯(ザオロマ・ネビロス)的身影。

    但是,更关键的是……进入这个房间的瞬间,就被室内意味不祥的气焰和压力所支配。萨格塔纳斯家现任宗主进入房间后,感到了讨厌的寒气。

    感受到的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气场,也是最近的事——

    感应到萨格塔纳斯宗主的气息,扎奥尔玛・内比罗斯回过头来。

    「啊啊,是贵公吗。来得正好。有一体暂时解放了。」

    他的视线前方,一年前在路西法德地下遗迹见到的可怕石像中的一体放置在那里。

    ——『恶之爪』!

    地下遗迹封印着的四大魔王的遗产——不,绝对不能觉醒的兵器。

    扎奥尔玛・内比罗斯在地板上描绘了数重解咒用魔方阵,将石像置于其上。

    萨格塔纳斯宗主马上理解了。

    这个男子大概是打算唤醒『恶之爪』。

    扎奥尔玛・内比罗斯询问萨格塔纳斯宗主。

    「怎么了?」

    萨格塔纳斯宗主答道:

    「……祖法美大人战死以来,战况不佳。虽然也有一段时间内拿回优势的战线……说到底,我认为很难阻挡那些异常力量之主。」

    异常力量之主是——瑟杰克斯・吉蒙里、阿杰卡・阿斯塔蒂、赛拉芙露・西迪、法尔毕温・格喇希亚拉波斯四名。

    其中瑟杰克斯・吉蒙里、阿杰卡・阿斯塔蒂被冠以「超越之力持有者」之名,是魔王军士兵极其恐惧的对象。

    阿杰卡・阿斯塔蒂击破了利维坦之女祖法美,瑟杰克斯・吉蒙里将号称魔王军最强的别西卜军主力部队逼至濒临毁灭的绝境。

    为了阻止赛拉芙露・西迪,达麦多斯・泽雷克尔・阿斯莫德军投入了魔王侧异常力量之主——葛瑞菲雅・路基弗古斯,试图使战况好转。但马上又碰到瑟杰克斯・吉蒙里这个拦路虎,达麦多斯军持续着不容乐观的状况。

    高效率而准确地配置这三名的,是在反政府军本部执行指挥的法尔毕温・格喇希亚拉波斯。

    魔王侧被这四名强悍的恶魔压制于劣势中。

    即使在这种状况下,扎奥尔玛・内比罗斯脸上依然浮现笑容。

    扎奥尔玛・内比罗斯对战争的状况不感兴趣。生来就只会对自己的研究抱有兴趣,他就是这样的恶魔。

    扎奥尔玛・内比罗斯向放在解咒魔方阵上的诡异石像搭话。

    「看起来,战况不怎么样。刚才传达过来的状况也考虑进去的话,有什么办法吗?——『恶之爪』的副长、巴尔巴里恰(バルバリッチャ)殿下。」

    萨格塔纳斯宗主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跟石像说话的扎奥尔玛・内比罗斯。

    那尊石像发出了声音。

    【是这样的。不知道战争规模的话,我们现在这种状态是存在极限的。】

    ——什么!萨格塔纳斯宗主吃了一惊。扎奥尔玛・内比罗斯已经将『恶之爪』其中一体的意识解放出来了吗——

    【——不过,照样可以做些有趣的事情。这个解咒法,还能再暂时解放一体吧?那就见识见识我们的一部分力量吧。有没有为自身力量忧心的将校呢?】

    听到石像的声音,扎奥尔玛・内比罗斯嘴角上翘,拿来一份列举了魔王侧重要人物的书籍——

    —●●●—

    反政府侧的瑟杰克斯・吉蒙里和赛拉芙露・西迪的军队与现魔王政府侧达麦多斯・泽雷克尔・阿斯莫德军及路西法直属六家的军势的冲突连日持续。旧华利弗领内在战争激化的影响下,大地、自然、景观都受到毁灭性的破坏。

    两阵营的最前线,赛拉芙露和葛瑞菲雅互相对峙。

    吹飞赛拉芙露极大的冰之魔力,葛瑞菲雅说:

    「瑟杰克斯不来一起攻击吗。」

    将葛瑞菲雅的银色能量炮击瞬时冻结,赛拉芙露答道:

    「那就是最麻烦的事!对手是你的话……瑟杰克斯会不知所措的!」

    将瑟杰克斯送来这里是法尔毕温的判断,还是大王家的判断,赛拉芙露并不清楚。

    瑟杰克斯爱上了葛瑞菲雅,葛瑞菲雅开始将瑟杰克斯作为男性来看待,这一点为大王家的情报网获知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是瑟杰克斯的话,是不是可以策反葛瑞菲雅、或者从中制造间隙突破呢?这次的作战,有很多值得在意的地方。

    但是,能够确信的是——在赛拉芙露充当葛瑞菲雅对手的时候,瑟杰克斯拿下达麦多斯首级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

    因此,赛拉芙露和葛瑞菲雅对阵同时,远处的战场多次爆出巨大的气焰,战斗激化的样子肉眼可见。

    (今天就直取大将首(达麦多斯)吧,瑟杰克斯。)

    怀着这样的心思,赛拉芙露与对手展开了魔力会战——

    另一方面,瑟杰克斯担任王牌的战线上——

    活跃着以毁灭魔力作出无数球体,在短时间内将数以千计的敌方部队摧毁的瑟杰克斯的身姿。

    如果他认真的话,哪怕是数万部队也能完全击灭。

    由此看来,瑟杰克斯的力量是超越了恶魔范畴的。

    敌军大将达麦多斯・泽雷克尔・阿斯莫德的阵地前,有人站到了瑟杰克斯面前。

    银发的少年——欧几里得・路基弗古斯。

    葛瑞菲雅的弟弟站在瑟杰克斯面前,好战的气焰,充满敌意和杀意的瞳孔向着他。

    瑟杰克斯说:

    「是欧几里得啊。离开战线就不攻击你。」

    这是瑟杰克斯的温情。对葛瑞菲雅之弟一言不发地加以攻击,没办法冷酷到这种程度。

    然而,这句话触及了欧几里得的逆鳞。

    否。和瑟杰克斯对上的时刻,他的愤怒值已经满了。

    「完全不把我放在眼中吗……!你实在是太讨厌了!」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避免和你战斗。」

    「看吧!又来了,这种轻视我的态度……!我可是路基弗古斯家的继任宗主啊?才能怎么会输给姐姐!」

    话音刚落,欧几里得身上集中了危险性质的气焰,高速发出。

    强大魔力的一击分成几重向瑟杰克斯飞去。

    对自身能力相当自负的少年手上放出的气焰的质和量,即使是实力相当者也应付不来吧。

    他身上就是寄宿着那样的才能。

    ——但是,那是在对手实力相当的情况下。

    瑟杰克斯自在地操纵着毁灭魔力生成的球体,毫无难度地打消了欧几里得发出的魔力炮击。

    对稀有的才子欧几里得的攻击,瑟杰克斯并不怎么介意。

    欧几里得惊愕不已。他的才能让他从这一击中理解了瑟杰克斯在自己遥不可及的上方。

    少年在悔恨中扭曲脸庞,变成了充满憎恶的表情。

    瑟杰克斯说:

    「我不想再和身为葛瑞菲雅弟弟的你战斗了。」

    「不准把姐姐的名字挂在嘴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肮脏的吉蒙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欧几里得无比激愤,飞身而起。

    然而,瑟杰克斯的身形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下个瞬间在欧几里得背后闪现,手刀打在他的后颈上,把他击晕放倒在地。

    看着倒伏在地上的欧几里得,瑟杰克斯有些不甘心地长叹一口气。

    他是危险气场寄宿在身的存在。就这么放过他的话,不久的将来也许还要把恶意指向自己或者亲近之人。

    即使如此……哪怕真的会出事……瑟杰克斯也没办法杀死欧几里得。

    他是葛瑞菲雅重要的弟弟……瑟杰克斯自己也开始把欧几里得当成有点年少轻狂的弟弟来看待。

    就在瑟杰克斯打算将欧几里得移动到安全场所的时候——

    瑟杰克斯感觉到奇怪的气场和让人遍体生寒的压力。

    转过头去,看到了一个很眼熟的青年的身影。

    别西卜一族的青年。第一次见面是在十七岁参加的「新生代恶魔同侪交流会」上。

    那时,他欺压了欧里亚斯家的嫡子,之后,他和救了欧里亚斯家嫡子的瑟杰克斯有了因缘。

    但是,瑟杰克斯和他的关系不仅如此。

    别西卜的青年脸上带着血色惨淡的青白表情,露出浅笑道:

    「……从那时以来。」

    正如他所言,瑟杰克斯和别西卜的青年——在战场上相遇了。

    别西卜的青年作为别西卜军主力部队之一,前些日子和瑟杰克斯展开战斗。

    结果是——瑟杰克斯担任王牌的军队压倒性的胜利。

    别西卜军的主力部队,被瑟杰克斯一人打到近乎崩溃的状态。

    别西卜的年轻人那个时候似乎在接到命令后退却了。

    战场相遇时,和现在的坏脸色相比,那时是带着无畏的笑容与瑟杰克斯对阵的。

    而且,他不应该会有如此可怕的气焰和压力。瑟杰克斯思索着。

    「咯咯咯……」

    别西卜的年轻人发出不祥的笑声,对瑟杰克斯说:

    「……之前饱受关照了。……不,数十年前就蒙受了耻辱。吉蒙里家的下等人,你小子是……令人不快的男人,别西卜之敌。」

    他的气焰——膨胀起来,同时身体发生变化。

    啵咔!叭叽!咕咿呀!声音鸣响中,青年身体不自然地膨胀、扭曲、分裂开来。

    随着身体的肥大化,人形崩解了,变成了巨大的别种存在。

    瑟杰克斯面前出现的,是五十米大小的有着苍蝇形态的怪物。

    脚有十条以上,不仅有虫足,还有带爪子的兽足、长蹄子的脚等不一致的情况。背上长的翅膀除了虫的羽根类之外,还有鸟类和龙族的。

    一句话形容,就是苍蝇形态的合成兽——。

    【咿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声音发自变成了怪物的奇怪异形,似乎处于不再具备意识和知性的状态。

    别西卜的青年变成的苍蝇奇美拉,全身上下冒出了类似黑雾的东西。

    一接触到那黑雾,地面生长的草木一瞬间全部枯萎,土壤也腐烂了。

    (有毒……而且,十分凶恶强力……!)

    瑟杰克斯可以出手攻击,但是判断在自己的攻击打倒奇美拉之前,它的毒雾散布到欧几里得和友军处是更加容易的事。他抱起欧几里得,为了知会友军而急匆匆地离开那个地方。

    苍蝇奇美拉散发的猛毒雾气,会对这个战场的战况产生大的影响。

    这一连串的战况都落入远处高山断崖上的扎奥尔玛・内比罗斯眼中。

    看到这只在宽广范围内撒散黑色毒雾的巨大苍蝇怪物,他惊喜地颤声说道:

    「这就是『恶之爪』的力量吗。」

    手边展开的魔方阵里传来声音,是石像——『恶之爪』的副长巴尔巴里恰。

    【没错,这是我们『恶之爪』中的一员,斯卡尔米隆纳(スカルミリョーネ)的力量】

    扎奥尔玛・内比罗斯注意到了名单上记下的别西卜家某个青年。

    他想要得到力量。在本是下位的贵族王子面前的两次失态似乎让他饱受屈辱。这次实验他很轻易地作出了全盘接受的判断。

    扎奥尔玛・内比罗斯已经准备好了『恶之爪』石像一体,取出其一部分力量,给与别西卜的青年。

    结果——他只是接受了『恶之爪』之力的一部分,就变成那副模样了。

    ——『恶之爪』。

    其正体是四大魔王使用在阿加雷斯领的浮游岛阿格雷亚斯采集的结晶体制作成的活生生的兵器存在。

    参考对象是圣经之神制作出来的『神器』。

    具备身体,有自身意识,活着的魔王式『神器』——

    他们不但自身就有恐怖的强大实力,而且有别的使用方法。那就是像『神器』一样,将自身变化为武具形态,提供给穿戴者装备使用。

    因此,四大魔王将他们的『恶之爪』称为『魔王兵器』。

    这次仅仅是借用了那个特性的一部分而已……

    扎奥尔玛・内比罗斯透过魔方阵对巴尔巴里恰说:

    「将贵公一众封印起来的魔王大人们的感受,终于可以理解了。太过危险……又极其美妙的力量。」

    研究者之心大于一切的扎奥尔玛・内比罗斯面对此等存在,终于露出微笑。

    巴尔巴里恰这样回应:

    「不过,这个时代并没有我等尽情战斗的环境。我们真正要战的是——处于我们相反极端上的『神灭具』及其使用者。」

    —●●●—

    首都路西法德有魔王一族所住的广大的居住区。

    魔王一族成员及关系者以外的家伙决不允许踏足的区域。

    在这个只有魔王一族可以居住的领域,有一片广阔的土地,上面建有巨大的城堡,是魔王路西法的居城。

    路西法的居城中,路西法之子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正做着搬家准备。

    颐指气使地呼唤自己儿子拉泽万・路西法(ラゼヴァン・ルシファー),将要带走的东西进行打包。

    此时,来访者出现在路西法之城。

    城堡一楼的宽敞大厅里,别西卜用黑色铠甲包裹在身上的维德雷德・巴萨伦・别西卜(ビドレイド・バシャルン・ベルゼブブ)与李泽维姆会面。

    两者小时候便开始来往。然而,称不上是什么朋友关系。彼此作为路西法和别西卜的孩子,不管愿不愿意都得常常见面。

    李泽维姆一看到现冥界的支配者首领维德雷德的登场就拿出笑容,举手回应:

    「哟哟,维德雷德君。」

    「李泽维姆。听说你要离开路西法德。」

    维德雷德不带任何特别感情地说道。

    李泽维姆开心地笑着。

    「是特意来给我脸色看吗?嘛,我对内战没有兴趣啊。——话说回来,好像也不是来说教的吧。」

    李泽维姆告诉维德雷德。

    「输定了,你们。地位、权威、领土、一切都会被全部夺走。自尊心都要荡然无存,只能像丧家之犬一样汪汪哭叫了吧~?」

    脸上挂着讨厌的笑容,李泽维姆如此放言。

    维德雷德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

    「啊啊,输了,就是这样。」

    维德雷德的……魔王别西卜之子的态度,让李泽维姆感到惊讶。

    「……既然都知道下场了,还要继续踩进去吗。这种无聊的狗屁意气是要体现所谓继承魔王遗志?」

    不置可否,维德雷德对李泽维姆说:

    「李泽维姆,如果你认真起来,反政府军也好、天使也好、堕天使也好……哪怕是其它神话的神,都会被你欺骗愚弄吧。我很清楚,你的内部是恶意盘踞之地,这事没有半分虚假。」

    「……这话听着真不爽。也不是打算靠捧杀来挽留啊。你到底想说什么?」

    「恶魔之中,你以外的超越魔王者出现了。……在人类世界,圣经之神遗留下来的『神器系统』至今仍在继续运转,不断地增加神灭具。圣经中记载着的强大存在即便消失了,这样的现象依然在发生。这样的流向已经无法阻止了吧。」

    说到这里,维德雷德第一次使用嘲讽的表情和声音说话:

    「遥远的将来,就算你拿出真本事,也会为这股潮流所杀。」

    「咔咔咔,说的那是什么话啊?是担心也好、是威胁也好,完全不知所云。人家这里可拿着独一无二的『神器无效化』呢。」

    两者的交流到此为止。维德雷德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在他背后李泽维姆最后扔来一句:

    「嘛,不要白白送死哦。☆」

    那是在首都路西法德进行的临时对话。

    然后,现魔王政府与反政府军的内战,将向着最后的局面突进——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