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一卷 少女与魔人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一卷 少女与魔人

    因为焰之巨人附身,我捡回一条小命。

    这事实不容否认。当时若继续被置之不理,我将死于空袭带来的严重烧伤。因此,不管魔王雷昂的意图为何,我都必须承认自己被他拯救的事实。

    焰之巨人是火属性的高阶精灵,似乎具有远远超乎当时的我想像的能力。轻松控制几乎要从我身上满溢而出的魔素狂潮,夺取我的身体。可是,或许多亏如此——这具肉体安定下来,我才获得某种能力。

    那就是独有技「异变者」。

    我原本会随著焰之巨人的附身消逝,独有技「异变者」却让我保住那份自我。身体受焰之巨人支配,我跟焰之精灵同化,一方面又保有意志。

    魔王让我待在他身边。

    虽然跟焰之巨人同化,但我的身体依然稚嫩。魔王坐在椅子上,我站在他旁边,魔王的脸却仍高过我头顶。

    这具身体被焰之巨人控制,我没办法做任何事,只能眼睁睁地望著眼前景物。

    我不觉得累,无穷尽的乏味却让人感到些许痛苦。不过,或许是跟焰之巨人同化的关系,我已经能够平心静气地接受现状。

    某天——

    「雷昂大人,有入侵者!」

    隶属于魔王的骑士慌慌张张地冲进办公室,嘴里高声大叫。

    我跟平常一样站在魔王身边。因为没有其他事好做,我也做不来。

    站在魔王右侧的黑铠骑士正以手持剑。

    「嘎——哈哈哈!魔人凯尼希大爷来跟你问好了!」

    一只半人半乌的怪人突然闯进这里,用刺耳的声音高叫。

    「雷昂,只要打倒你,老子就能变成魔王。之前是人类的家伙竟敢自称魔王,有够厚脸皮!老子会代替你当王,你就安心地去死吧!」

    怪人开始任意地大放厥词,但雷昂无动于衷。

    「嗯,老夫留下来当护卫似乎是正确的。鼠辈们似乎找到这来了。」

    黑骑士不为所动,冷静沉著地朝魔王发话,将手里的剑拔出。

    「哼。肯定是——那伙人暗中操控。不过,这家伙来得正好。」

    语毕,魔王凝视我的脸。

    「焰之巨人,该你上场了。」

    这话什么意思?我一头雾水。

    「——?怎么了,焰之巨人?」

    我的疑惑似乎显露于外在,魔王跟著露出奇怪的表情。

    不过,某人可能被我们惹毛了吧——

    「少瞧不起人,竟敢无视老子——」

    自称凯尼希的怪人——疑似上级魔人——将羽翼状的手伸至面前交叉。

    那时,在我眼中看来,凯尼希的手彷佛在发光。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追加技「魔力感知」。》

    无视在脑海中回荡的奇妙声响,我下意识踏出步伐。一步、两步。接著,当我发现的时候,人已经站到魔王雷昂前方。

    就此和魔人凯尼希对峙一般。

    「你想先死吗,小鬼!别急,差别只在先后。等老子先做掉那边的冒牌货魔王——」

    他喋喋不休的声音吵死人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觉得不悦。

    我看到了眼前魔人的双翼正充斥大量魔力。

    「去死吧!」

    魔人一喝,接著羽毛就缓缓射出。我理解到羽毛似乎是冲著我们来的。

    每一根羽毛都充满力量,碰到便会爆炸,感觉会疼痛不已。

    这念头刚闪过脑际,一把剧烈的无名火就打心底窜升,让我的脑袋阵阵发烫,就好像真的有火在烧。我想,那是跟我同化的焰之巨人在生气。

    接下来的事就发生在眨眼问。

    所有羽毛都在那瞬间燃烧殆尽,火焰挥洒过去,将魔人凯尼希缠住。仔细一看,我的右手向前伸出,一条鞭状火焰白手掌延伸过去。

    「嘎、嘎嘎!住手、快住手!我会烧死,住手、住手啊——」

    魔人凯尼希在那鬼吼鬼叫些什么,但来不及把最后的话说完——他被我的火焰燃烧殆尽。

    恐惧顿时充斥心中。

    是我——我用这只手杀了眼前的魔人。夺走他人性命,内心却不可思议地满足。我认为自己杀得理所当然,这感觉好复杂。

    这颗心彷佛不再属于自己,我害怕得不得了。

    但是——

    那种感觉一下就没了。焰之巨人的意念占据心灵,将我的不安与恐惧冲淡。

    就结果来看,多亏有焰之巨人,我才能活著,不至于发狂。我明明知道自己杀人,却没有罪恶感。不,并不是我没有罪恶感,而是焰之巨人压抑那份感情,或许是他在控制一切,为了不让我这个宿主发疯而亡……

    虽然非我所愿,但我还是展开与焰之巨人奇妙的共生关系。

    之后又陆续发生数次类似事件,我则在毫无感觉的情况下,替魔王雷昂杀掉那些入侵者。

    内心并不觉得后悔。当时我年纪还小,没什么是非观念,一切都交给焰之巨人决定。焰之巨人想抹杀碍事分子,我只是随他的意思起舞,带著空洞的心行动。

    「呵呵,呵哈哈哈哈。有趣。你展现出顽强的意志,积极求生了呢。我要对你刮目相看。」

    某一次,魔王看著我说出这句话。奇怪的是,我不觉得厌恶——反而还有点自豪。

    「你叫什么名字?」

    「——静、江。」

    「静、江?嗯,那好。你的名字叫静。从今天开始,你改叫静!」

    听到这个名字,我二话不说地接受了。

    我是……静。没错,我不是井泽静江,今后要以静的身分活下去。

    就这样,我成为焰之魔人,立身于魔王城。

    以魔王的亲信、高阶魔人的身分。

    *

    自从我改叫「静」后,时光飞逝数年。

    直到那个时候,我终于可以凭自身意志,在一定程度下自由行动。与焰之巨人的共生关系逐渐顺利后,我不再心烦意乱。

    魔王雷昂的王城设有训练设施。

    黑骑士在训练场上当教练,负责指导亚人和魔人的孩子——里头也包含一些大人。他的指导方式非常严格,没过关有时也会无法吃饭。正因如此,大家都拚了命地努力。我也自食其力,不靠焰之巨人,学会如何用剑战斗。我不想输给大家,也讨厌享有特殊待遇。但也多亏这份执著,我变成剑术好手。

    某天,我认识了一名叫琵莉诺的少女。

    她比我年长一些,是个温和沉稳的女孩。

    做为实战训练的一环.大家到森林狩猎时,我有了和她第一次对话的契机。她每次都趁机跑到别的地方逗留,举止很可疑,所以我悄悄跟踪她。

    「哔——!」

    跟到底后,我发现琵莉诺正在跟风狐的小孩玩耍。琵莉诺喂它吃偷藏的食物,似乎一直在照顾它。虽然风狐是魔兽,但它目前还无法独力狩猎,相当可爱。它跟父母失散,只剩自己一个,尽管如此,还是努力存活下来。

    「啊——!」

    当我现身后,琵莉诺吓了一大跳将风狐藏到背后。但最后仍放弃挣扎——

    「我一直在照顾这孩子……因为它还很小,看起来很可怜……求求你,能不能装作没看到?」

    她这么求我,眼里尽是不安的色彩,但能感受到她渴望守护这条幼小生命的心情。

    当时的我或许很羡慕那只风狐。

    因为它跟我不一样,有人陪伴。

    「嗯,好啊。可是,能不能让我一起养?」

    我小心翼翼地试探。

    琵莉诺先是一阵错愕,接著就换上满脸笑容。

    「嗯!我才要麻烦你呢。我的名字叫琵莉诺,请多指教!」

    我也报上名号,两人互做自我介绍。对我来说,琵莉诺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朋友。

    「问你喔,它叫什么名字?」

    被我这么一问,琵莉诺换上不解的表情。

    「名字?魔物没有名字啊。因为它们不是能用心交谈吗?」

    「可是,我们都有,就这孩子没名字,很可怜耶。可以让我想吗?」

    「咦——?但帮魔物取名是禁忌……」

    「拜托!没关系吧?」

    当时我不懂琵莉诺反对的理由。不过,我无论如何都想替风狐的小孩取名。我一直求她,最后琵莉诺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话虽如此,她马上就愉快地陪我一起想名字。

    风狐命名为皮兹,受我俩爱护。我们想了好久,最后决定从琵莉诺、静各取一字(注:静的日文读音为「Shizu」)。感觉很像我俩的友谊见证,让我很开心。

    「哔————!」

    当我跟琵莉诺一叫它皮兹,风狐之子便兴高采烈地出声回应。

    它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我也很高兴,琵莉诺也笑得开怀。

    (啊啊,好开心!)

    我一直很孤独,琵莉诺跟皮兹则变成我的避风港。

    在那之后,我们两个时常跑去找皮兹。

    替它命名为皮兹才没几天的光景,风狐之子已经从手掌大小长到人头大。我很惊讶,但它一直对我跟琵莉诺撒娇,我也就不介意了。风狐大到能自食其力捕捉猎物,我反倒替它开心。

    有时我们去见它,它还会帮忙捕鸟或野兔。

    「静,能不能把这孩子带去城里?它会帮忙,又很聪明……」

    「咦——?」

    老实说,我希望皮兹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可是一看到琵莉诺苦苦哀求的脸庞,那些话就说不出口。

    我不希望因为我的任性,让琵莉诺伤心。

    城里也有饲养魔兽。像这样聪明又不怕生的风狐孩子,肯定能获得认可,当上使魔——琵莉诺用这些话大力游说。

    所以我一点头,我们两个就毫无深思地将它带回城里。

    然而——这成为悲剧的开端。

    「哔————!」

    在城堡大厅过上魔王雷昂,只有不幸两个字能形容。不过,其实不是这样。没有任何力量,这样的我哪来的资格照顾他人。

    「……快逃,快逃啊……皮兹!」

    遇上雷昂,皮兹顿时陷入恐慌。它从琵莉诺的怀里跳出,朝魔王雷昂摆出威吓姿态。接著,皮兹对魔王的敌意唤醒魔人。

    这个时候,我的身体开始失控。

    明明就在身旁,琵莉诺的声音却给人一种遥远的感觉。

    焰之巨人无视我的意愿,朝示威的皮兹伸出魔爪。我想阻止,手却不听使唤,抓住皮兹,将风狐烧了——用我的手。

    不只如此。

    我的手生出火焰,那些火化成光亮的激昂漩涡,也朝刚才抱住皮兹的少女袭去。还来不及大叫,琵莉诺就沦为灰烬,从这个世上消失。

    就像她不曾存在过。

    焰之魔人终于满足,他恭敬地朝魔王行礼,又安静下来。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我来不及反应,呆若木鸡地杵著。

    (手、手跟……身、身体……自己动了?为什么?还、还用火、火……我究竟,做了什么?)

    不只皮兹,焰之巨人甚至还将饲主琵莉诺当成敌人,当我惊觉这些,事情已经过去数小时。

    没错——我用这双手杀了朋友。

    我吐了。吐到冑液都呕不出来,泪水却没有停止。

    变得如此,乾脆把我一起杀了——

    心里满是悲伤与懊悔,几乎要让我发狂——紧接著,悲剧宛如一场梦,心顿时沉淀下来。

    想哭却挤不出泪。想发狂却办不到。我想吶喊,声音却出不来。

    我是否连心都变成魔人了?陆续涌上的恐惧几乎要把这颗心淹没,接著又归于冷然。我已经不是人了。我终于知道,渴求一般人会有的平凡幸福是种奢望。

    从那天开始,我不再哭泣。反正泪早已流乾,流得一滴不剩。

    因为,我已经在那天遗落身为人的重要部分。

    魔王雷昂只是用冷酷的眼神盯著我看。他没有罚我,只是静静地看著。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