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一卷 少女与勇者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一卷 少女与勇者

    喀喀喀喀……

    城堡里有微微声响回荡。

    魔王已经逃走了,这座城遭人拋下。

    我负责殿后。被当成弃子。

    魔王一直到最后都把我当道具,对我没有任何感情。

    唯独替我取名字的事,我想那是他唯一一次的仁慈表现。

    问我恨不恨魔王?其实我也不清楚。

    对魔王言听计从,这是火属性高阶精灵——焰之巨人的意思,抑或自己的意志?

    现在的我仍无法分辨。

    我也不恨他把我当弃子用。反正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这座城堡似乎是某种实验设施。毁掉也不会对魔王造成多大损失。

    令人纳闷的是……留我在这有任何意义吗?

    可以选择不跟入侵者为敌,二话不说撤退。然而,魔王却要我留在这里。

    是否有什么特殊用意?我到现在还想不透。

    入侵者是「勇者」。

    长长的黑银发在脑后绑成一束,身上穿著浓黑色系的轻装。

    对方的美貌不亚于魔王。差别只在于「勇者」是少女。

    一看到她,心里立刻有种直觉——我打不过她。

    然而,我还是希望舍弃人的身分,以焰之魔人的立场跟「勇者」对峙到最后一刻。因为我苟且偷生这么久,这么做至少能稍微赎罪。

    我挥出火焰集结而成的剑,勇者用刀轻松接下攻击。超高温焰剑理应无所不断,却被人用一把刀挡下,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这恐怕不是刀的性能使然,而是勇者本身的能力吧。

    在魔王随扈——黑骑士的锻炼下,我的剑技也有相当水准。焰之巨人不会学习剑术,黑骑士说那是我的个人才华,我记得他对我的称赞。

    自从我变成魔人后,身体机能在魔王雷昂的部属中算是数一数二。拥有强大的身体机能,再加上黑骑士亲授的高超剑技。我之所以能成为魔王心腹、在城里傲视群雄,并非完全仰赖焰之巨人的能力。

    然而——一切攻击都对勇者无效。

    就连我拚命学习的剑术也不例外,勇者都用刀挡下了。她柔柔地化解攻击,剑与刀甚至迟迟没有互相角力的机会。

    除此之外,就算被焰之巨人的超高温火焰包围,她也没流半滴汗,依然若无其事地伫立。

    跟我一开始的直觉不谋而合,勇者果然很特别。

    焰之巨人消耗太多魔素,已经在我体内睡著了。这下没办法继续战斗。我无法伤对方分毫,就此败阵。

    我当场颓坐在地。自认已经对魔王报恩。可以的话,我想再活久一点,但我是个魔人,勇者不可能饶我一命。

    「满意了吗?你为什么会待在这里?」

    勇者开口问话。

    我还以为她会直接杀我,内心有点意外。

    我疑惑地看著勇者。勇者负责狩猎魔物,我则是跟她敌对的魔人。因此,她二话不说把我砍死也合情合理。

    然而——不晓得是哪阵风吹起她的好奇心,勇者一直问我话。

    我在勇者的追问下小心翼翼开口。就这样,自从被召唤到这个世界后我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其间又做了什么,那些来龙去脉全都一五一十告知勇者。

    真是自私自利的一番话。

    话出自沦为魔人的我,她肯定不会相信……

    可是,就算只有一点点,有人对我感兴趣,愿意听我说话,真的让我很高兴。这就代表,我能留下自己曾经活过的证明。即便只活在某人的记忆里,我还是能抬头挺胸说自己曾经活过——我如是想。

    我这个魔人说的话,勇者肯定不会采信。但这样也无妨。只要能让她稍微记得我就够了。

    明明是这样,但——

    「已经不要紧了。这些日子,你很努力。」

    勇者相信我说的话。

    听到这句话.我双眼开始浮现泪光。当我回过神,人已经抱著勇者痛哭。

    来到这个世界后,我第一次有安心的感觉,能发自内心展露自己的情感。

    *

    在那之后,我被勇者纳入羽翼之下。

    勇者看到我身上的严重烧伤,脸色顿时间一沉。我已经看习惯这些烧伤了,并认为遍及半边身体的疤痕是生存证明。

    勇者使出回复魔法,试著治疗烧伤,但最后没能如愿。跟焰之巨人同化后,我的身体就在烧伤状态下定型。

    勇者稍微思索一会儿,接著就从怀里取出漂亮的面具。

    「这个东西能提高魔法抗性,或许也能压抑你体内的焰之巨人。」

    说完,她宝贝地抚过面具,再交到我手中。

    「抗魔面具」可以压制焰之巨人,同时遮掩烧伤痕迹。不过,效果不单只有这些。

    焰之巨人的意志受到压制,一直压在我心底的情感随之满溢而出。

    孤身一人很寂寞、变成魔人很可怕、杀死第一个朋友让我惭愧不已、对这个毫无道理的世界怒火中烧……戴上面具后,我又找回人类之子该有的感情。

    在我还没静下心前,勇者一直抱著我。

    之后有一阵子,我只敢跟勇者说话,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畏畏缩缩。

    勇者没把那样的我当成麻烦,甚至亲手照顾我。在她的教导下,我逐渐敞开心胸,能像正常人那样跟人沟通。

    我拿斗篷罩住身体,跟在勇者身边。一直很怕她丢下我不管,拚命追著她跑。

    就在那个时候,我被引介到名为冒险者互助会的组织里。

    一天到晚戴著面具遮脸,沉默寡言的少女——这是当时人们对我的评语。

    我只能躲在勇者背后,是个一无是处的包袱。

    某天,在我跟勇者一同露面数次的互助会里,发生某个插曲。

    「那个戴面具的孩子是女孩吧?这次的任务很危险,还是让她留在这等吧?」

    勇者去讨伐魔物时,我总是跟她一起行动,有人担心我的安危才这么说。

    不过,我只觉得害怕。这是因为当时的我只相信勇者。

    对我来说勇者就是一切,要我离开她是不可能的。

    魔人的身分曝光,大人们会把我杀了。我已经有某种程度的社会常识,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勇者见状对我泛出苦笑——

    「别担心,这里的人都很和善。还有,你是个坚强的女孩。所以不要紧的。」

    勇者用这些话安抚我。

    因为她对我这么说,我才有勇气努力。我想回应勇者的期待,一方面我其实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此外,勇者的语气莫名坚定,让我坚信她说得没错。

    我不可思议地冷静下来,从那天开始负责留守。

    互助会的柜台旁有接待室,我在那边读书。

    差不多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这个国家叫布尔蒙。还得知朱拉大森林周边有好几个国家。

    教导给我的不只国家名称。柜台空闲时,没事做的人还会教我数学,更教了我好几种文字。

    我会听冒险者们谈论周边国的事,这附近有哪些国家、彼此的角力关系如何,听著听著就有粗浅概念了。

    我没上过学,互助会就是我的学校。

    还有魔法也是。

    法术师、咒术师、魔术师、符术师——

    有些来互助会的人也精通这类魔法。

    这个世界有许多神秘事物,我很幸运,跟冒险者混熟后能从他们身上学到。

    除了那些,还有我无法理解的艰涩知识,但对当时的我来说,最需要知道跟精灵相处的方法。

    高阶精灵焰之巨人已经跟我同化。因此,我省去缔结契约的手续,可以直接行使焰之巨人的能力。

    可是,必须时时谨记自己正用「抗魔面具」封住焰之巨人。我小心翼翼地摸索跟焰之巨人相处的办法。就这样,我能在某种程度下身体无负担地借用焰之巨人的力量。

    不知不觉间,我被人冠上「爆焰支配者」的称号。摇身一变成为自由操纵火焰、擅长使爆裂魔法的精灵使者。

    我已经有所成长,就算跟勇者一起出去冒险,大家也不会担心我了。不仅如此,甚至还认可我为一同冒险的伙伴——认同我是勇者的搭档。

    我很开心。这些日子来不断努力,就为了让恩人勇者认可,希望自己多多少少能帮上她的忙。

    努力有了回报,当时的我幸福得无以复加。

    然而多年后,勇者踏上旅程。把我留下……

    我不明白她这么做的理由。或许勇者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就跟我一样。总有一天我也打算出去旅行,没资格责备勇者。

    为了杀掉魔王?不,事实上—

    他助我活命,又拋下我。我只是想弄清背后含意吧。选有,我希望再次获得他的认可。承认我是个人,我活在世上。

    我怀著如此任性的愿望,有什么资格阻止勇者只身踏上旅途。

    我已经长大了,不是懵懂的孩子。所以,沾湿面具的泪水肯定是错觉。内心如此断定,我目送勇者远走。

    ——我俩一定能重逢——

    将这句话收在心里,我决定要变得更强。

    *

    勇者离去后,我开始在各国间游历。

    我想跟她一样,帮助受苦受难的人们。

    应该是跟焰之巨人同化的关系,我的肉体停留在十六、七岁,没有继续成长。虽然也很像魔王的诅咒,但这样正合适当冒险者行动。

    多数冒险者会在森林里采集稀有植物、杀魔物收集素材,都干些粗活。或许是因为这样,强者往往会受到尊敬。正因他们经常与死亡为伍,才会受人尊敬、受人依赖。

    冒险者互助会这组织由无国籍的自由自在人士们组成。

    因此,就算跟魔物交战后受伤,国家也不会照顾他们。国家会自行组织骑士团,用以守护该国领土。

    有时城镇会遭受魔物袭击,领主会委托冒险者互助会派人协助讨伐。不过,基本上国家与冒险者并非互助合作关系。所以国家的领土通常只能划至国军守备可能之范围,生活圈非常狭隘。

    偶尔也会有强大的魔物袭击城镇。

    例如三头蛇、有翼狮等。灾害级魔物在城镇周边出现时,整个国家会陷入骚动,像在打战一样。

    超越国与国的边界、各国相互支援的体制理所当然因应而生,并制订协议确保。不过,这类支援只在危机平息后实施。讨伐魔物攸关国家威信,必须由受害国自行处理。

    也因为这样,拥有市民权利的国民享有优惠待遇,其他人则被分往危机四伏的城墙周边居住区。

    无市民权的人们早已习惯遭受剥夺,有能力的人会为了自保去当冒险者。贫富差距扩大,这是很自然的事。

    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弱者活该受到欺凌。

    我希望守护这些贫苦之人。

    我衷心企盼真正的救赎到来,是勇者给我这些,我想跟地一样。

    若我拋弃这些人,就跟魔王没两样了。所以我一直站在弱者这边,拚命付出。

    日子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成了大家口中的英雄,受人们爱戴。

    *

    有龙入侵城镇。

    战斗力相当于一整支军队,是如假包换的灾害级魔物。布尔蒙王国立刻发表紧急宣言,举国戒备。果不其然,他们也跑来委托我屠龙。

    根据资料显示,每隔数年就会有灾害级魔物入侵,但这次的魔物非同小可。

    半调子攻击伤不了龙,攻击力不够的骑士团难以派上用场。我也拿出全力,协助他们对抗敌人,不过剑对龙没用,一直无法对它造成重创。这样下去会死很多人。左思右想后,我决定叫醒沉眠许久的焰之巨人。

    龙吐出的龙焰将我吞噬。然而,我已经跟焰之巨人同化,那种攻击就跟微风没两样,不痛不痒。

    龙发现自豪的龙焰对我不管用,这才下意识感到恐惧,不过,它惊觉得太晚。鞭状的灼热焰流自我双手延伸,绑住试图逃离的龙。

    最后,龙顺利烧成灰烬。相对的,代价就是我陷入昏睡,时间长达一星期之久。

    原因是魔力的减少。我已经有点老了,没办法像年轻时那样集中精神。精神力的衰退会导致魔力衰败。

    因为跟焰之巨人同化的关系,魔素量一直很饱满,用来操控魔素的力量却萎缩了。肉体迟迟没有老化,所以我没发现自己的体力衰退。仔细想想,我时常得花心思压抑焰之巨人,自然会消耗体力。

    总之我勉强击退那只龙,就结果来说值得庆幸,不过,只要走错一步,比龙还凶恶的焰之巨人将会觉醒。

    想起往日种种,内心燃起的恐惧让我面色发青。

    稍有不慎,我可能又会用这双手烧死应当保护的人。

    ——该急流勇退了——这念头浮现。我愈弱,焰之巨人失控的可能性就愈高。现在或许是隐退的绝佳时机。

    在我还小时,负责统整冒险者互助会的海因兹先生曾照顾我,一直到我长大,我跟他谈起这件事后——

    「若你决意如此,就去英格拉西亚吧。我记得那里正在募集人才,教新人基本战斗技巧等等。世上多的是退休冒险者,能教育英才的却不多。」

    说完,海因兹先生替我写了份推荐函。

    「谢谢你,一直很照顾我。」

    「别这么客套啦。我们才该感谢静小姐呢!你帮我们不少忙。」

    听我道谢,对方难为情地笑答。

    「保重。哪天有空记得回来露个脸。」

    临走前,他对我这么说,大家都出来送我。看大家替我送行,我深深体会自己是他们的伙伴,当时心里非常高兴。

    就这样,我卸除冒险者身分,开始当一名教官。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