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二卷 第七章 朱拉森林大同盟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卷 第七章 朱拉森林大同盟

    一个男人在奢华的房间里随性地就座。

    他戴著刻有笑容的面具。

    举止优雅地挥手,要随从们退下。随从们动作俐落,不发一语地行礼,接著就从房间离去。

    墙壁旁有张长椅,椅子上从头到尾都空空如也,此时却传来愉悦的嗓音。

    「喀尔谬德真咩用。窝都已经帮他那么多忙了,到头来还是在关键处功亏一篑。」

    说这句话的人是一个奇装异服怪怪面具男——拉普拉斯。

    拉普拉斯无所谓地说著,迈步来到坐姿随性的男人面前。

    「呵。他没有泄漏我们的关系就死了,没问题。」

    「素没错啦。可是咧,好不容易才安排好,新魔王却没有诞生,这样不是很亏吗?那魔王不光要跟窝们联手,还要对窝们言听计从,这次的作战重点不就是这个吗?」

    拉普拉斯边说边坐到椅子上,跟那个男人面对面。

    男人朝拉普拉斯亲昵地点点头。

    「若你可以当魔王,我们就不用这样大费周章了。」

    「不行啦。当魔王很麻烦,窝可不想接这烂摊子。魔王都是些怪物,一个不小心,窝也会面临危险。像最后诞生的魔王就是——」

    「魔王雷昂。人类的『魔王』,雷昂·克罗姆威尔。」

    「——对啊就素他。」

    在那瞬间,两人四周的温度突然骤降,吹起阵阵寒气。

    魔王最需具备的素质就是实力。

    在这个世界上没人笨到敢自称魔王。

    随便称自己魔王,很有可能惹毛当今的魔王们,被他们宰掉。

    不过,也有人触怒魔王后遭魔王讨伐,还对魔王还以颜色的。这种人大可凭自己的实力逼大家认可他当魔王……

    但这数百年来,一直都没有出现那种实力派魔王。最后诞生的魔王是雷昂·克罗姆威尔,原本只是个凡人。

    他靠那妖异的魅力招揽魔人们当部下,在边境地带自立为魔王。

    另一名魔王对此大感不满——咒术王因此发动战争,却被雷昂打得落花流水。

    还是雷昂一个人对付他们。

    知道这件事后,其他魔王终于承认他是新的魔王。

    可是,像这样靠实力诞生的魔王少之又少。

    一般来说,新人要当魔王至少须有三名以上的魔王当后盾。要对新进魔王出手形同跟后盾为敌,这种机制是为了让人心生警惕。

    有个魔王相中这点。

    与其跟其他魔王互探底细、交涉联手事宜,还不如生个随自己意思起舞的魔王更快。不过,要生出新的魔王,其他魔王绝不会坐视不管。所以他们才会审慎计划,要让这次的魔王看起来像自然诞生。

    刺激下属喀尔谬德的野心、隐瞒他们双方有所牵扯的事。

    男人对掉到冰点的气氛毫不介意,开口说著。

    「无妨,雷昂的事先摆一边。问题在于我们已经跟另外两名魔王打过招呼了。没想到……计画居然在那个节骨眼上失败。」

    事实上,这个计画预定在维尔德拉消失的三百年后进行,花了几十年慎重布局。看计画以失败告终,说没悔恨是骗人的。

    「对了,你要不要看看这个?画面很惊人呢。」

    说著,拉普拉斯拿出四颗水晶球。

    其中三颗记录猪头将军的视角,最后一颗记录喀尔谬德的视角。给喀尔谬德复制品时,他趁喀尔谬德不注意,偷偷认证第四颗水晶球。

    看到水晶球里的影像,男人也不免露出有些吃惊的表情。

    那是来自猪头将军视角的水晶球,映出半兽人军大肆活跃的模样。但最后却出现一群疑似拥有强大力量的魔人,然后画面就没了。猪头将军八成被这些魔人杀了。

    他们是鬼人族——

    这种高阶魔人数百年才会出现一次,由长生的大鬼族进化而成。实力有可能跟猪头帝不相上下。

    他们的力量非常强大,据说能撕天碎地。这样的鬼人出现三个。

    接著他又看到从未见过的大型魔兽。

    魔兽能操纵雷与风,可见是超高阶魔兽。看起来很像牙狼族的特异进化体,但毕竟是水晶球的影像,无法确定真伪。不过,至少可以确定他的实力超越A级。

    有四只魔物,个个都在A级以上。不是喀尔谬德有办法对付的。

    问题在于最后那颗水晶球播送的影像。

    有个人类挡在喀尔谬德面前。

    他看起来像人类孩童,还戴著面具。

    应该不是普通人。肯定是魔物变的。

    如果不是的话,代表新的「勇者」就此面世。

    召唤者、异界访客不乏能力值高的家伙,区区孩童却无法将那些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因为精神尚未成熟,能力才无法发挥到极致。

    但话又说回来,勇者应该不会插手魔物的纷争。用消去法判断,八成是魔物的拟态。

    根据影像所示,四名高阶魔人似乎都听他号令。

    接著影像就切换至战斗画面,喀尔谬德明显赢不了他。

    最后水晶球一暗,影像播到一半就中断了。想必是喀尔谬德因某种攻击丧命。

    看完这串影像,男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对方凭一己之力完封A级的高阶魔人喀尔谬德,还是个小孩子。更有四名高阶魔人追随他。

    男人挺在意半兽人王的下场,敌方实力坚强,胜算应该很渺茫。

    对方的战力强到足以杀死半兽人王,让人无法忽视。

    「怎样,很厉害吧?」

    「是啊,这下有趣了。不过,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男人开心地笑著,进一步思索起来。

    有两个魔王跟男人同格。这次的事——也就是新魔王可能会诞生的消息,他已经透露给那两人知道,男人想起这两个家伙。

    「你好好努力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窝会算你便宜点。保重啦,克雷曼。」

    拉普拉斯说完就丢下独自沉思的男人扬长而去。

    男人——魔王克雷曼在他离去后又重播影像数次,持续沉浸在个人思绪里。

    ●

    战争结束了。

    这家伙真的很难对付。

    若他进化完全……可能就没办法打倒。

    因为他还没进化彻底,我才赢得了。

    强到让我更希望在进化前打倒他,这样还比较轻松。

    这方面算我自作自受。别那么自以为,趁还能轻松杀他时杀一杀就好了。虽然最后还是想办法打倒他,但这只是我运气好吧。

    不过呢,某个奖品还是将反省全踢到九霄云外。

    没错。我弄到独有技了!

    我从魔王盖德那弄到第四种独有技。说是这样说,那招却被我的「捕食者」整合。

    《宣告。独有技「饥饿者」被独有技「捕食者」吸收整合,独有技「捕食者」进化成独有技「暴食者」。》

    战斗结束后,「大贤者」朝我发送上述讯息。

    类似能力被整合在一起,进化成更高端的技能。

    为了解析能力,我轻轻地闭上双眼。

    独有技「暴食者」的能力如下。

    亦即——除了「捕食」、「胃袋」、「拟态」、「隔离」外,多追加「腐蚀」、「吸收」、「供给」,拥有七大能力。

    腐蚀:能腐蚀标的。赋予腐蚀效果。生物会出现腐败现象。吸收魔物的部分尸体时,能获得一部分

    的能力。

    吸收:有魔物受招式影响时,能撷取其获得的能力。

    供给:对象为受影响或灵魂相系的魔物,向该魔物授予部分能力。

    这些就是新招的性能。

    我稍微调查一下,只能说新招好强。

    「胃袋」在整合后容量倍增。

    我已经体验过「腐蚀」的可怕了。深入探索后,那招似乎还能破坏防具。

    问题在于「吸收」跟「供给」这两招。

    看起来,红丸跟兰加等人进化并获得新能力时,我也可以弄到那些能力?还能将我的能力分给部属?

    《答。想法本身并无矛盾。不过,分享能力有条件限制。分享者不会失去能力,授予对象无法发挥能力的真实性能将无法获得能力。》

    是喔……

    总之我的能力一强化,部下们也会跟著强化,反之亦同。

    授予能力对我没有任何坏处。但收受者天资不够就白给了。也就是说不是谁都能获得我给的能力,没问题我懂。

    从某个角度来看,这能力其实超强的。

    虽然没办法分享知识、魔法等等。

    靠自己磨练实力自然不在话下。每天要努力不懈地锻炼。

    但是呢,可以获得的能力无穷无尽。

    不愧是猪头魔王。看他先把喀尔谬德吃掉,我当下很失望啦,但魔王盖德的能力更棒。好到不能再好。

    补充一下,原本归属于「捕食者」的「解析」功能似乎被「大贤者」收去用了。

    咦?我不记得有准它收啊,也不记得它问过我……

    不,应该是我想太多吧。

    「大贤者」只是技能,怎么可能擅自作主。

    搞不好我从一开始就误会「捕食者」有「解析」功能。

    做了总结后,我决定不去多想这件事。

    毕竟战争才刚结束。

    战场上有喜有悲,充斥著绝望,那些情感尚未平复。

    好啦。

    我每次都不免这么想,跟作战相比,战后的收拾更累人……

    *

    扳倒魔王盖德的隔天。

    湿地中央设了一个帐篷,各种族代表齐聚一堂。

    我们这边由我跟红丸代表。此外还有紫苑、白老、苍影。

    兰加在我的影子里。就跟平常一样。

    我变回史莱姆坐在紫苑的膝盖上。

    反正打倒魔王盖德时都豁出去现出真面目了,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德蕾妮小姐代替无法移动的树人族出席。我都还没用「思念网」跟她报告杀死半兽人王的事,她就自动现身。

    是不是早就感应到我跟魔王盖德作战的波动……

    这个人还真不是盖的。似乎藏著深不见底的实力。

    蜥人族由首领、亲卫队长及副队长出席。

    戈毕尔因叛乱罪被捕,目前正在牢里蹲。虽然他们是亲子关系,但不杀鸡儆猴实在说不过去。

    那家伙很白痴,却有逗人的一面。目前气氛不适合插嘴,我也不好插手其他种族的内部问题。无法替他说情也是没办法的事。

    小鬼族各族的族长也出面参加。不过,他们好像被高阶种族吓到,一直缩在后方的席次里。

    对他们来说有如天上神仙、构也构不著的树妖精都参加了,难怪会怕成这样。

    猪头族派出唯一生还的猪头将军。还有部族联合代表,也就是十大族长。

    大家都脸色凝重、神情郁闷地低著头。

    引起这次骚动的元凶就是半兽人,就算他们被半兽人王操纵,还是难辞其咎。

    他们似乎明白这点,脸色才会这么难看。

    带来的粮食快要见底也是原因之一。

    根据苍影的禀报,他们没有准备太多兵粮。魔王盖德的「胃袋」也没有装兵粮。也就是说,他们真的没有食物可吃。

    在独有技的影响下同类相残,就算肚子饿也能行军。没了技能的影响,他们根本不可能去吃同类。不仅如此,逃离技能阴霾后,甚至还有人因营养失调倒下。

    他们已经面临绝境,让气氛一度沉重。

    为战争的事向他们究责也没用,半兽人根本没那个能力赔偿。

    雪上加霜的是,他们无法解决同胞的饥荒问题,才会挑起这次的战争。

    虽然他们人数不比以往,目前还是有十五万士兵残存。粮食存量肯定无法让所有人吃饱、让大家免受挨饿之苦。

    明明有这么多的兵力却无法继续作战,由此可见半兽人真的走投无路了。

    若是没有独有技「饥饿者」的影响,他们真的会饿死。

    此外,我稍微窥探盖德的记忆,因而了解得更加透彻。

    半兽人军有十五万兵力没错,但幸存者之中还混了女人和老人、孩童。

    也就是说他们全族集体出动——

    原因都出在大饥荒。

    魔大陆是片丰饶的大地,受到魔王的庇护,待在那里很安全。

    就算有强力魔物或魔兽出来作乱,魔王底下的魔人也会出来维护治安。

    相对的要付出代价。也就是高额税金。

    想住在这片丰饶的土地上,必须缴纳大量的农作物。

    半兽人繁殖力强,对魔王来说是必要的劳动力,能去矿山工作,下田耕种。

    但事情仍有变数。缴不出税的人只能等死。

    魔王不会亲自下手。

    魔大陆是很危险的地方。许多魔物为了丰饶的资源来袭。魔王不会保护没缴保护费的人,让他们免于受魔物侵扰。

    所以这片土地注定成为险恶之地。

    繁殖力强的半兽人就算死一大半也能立刻回填人数。

    人口过剩的时候必须杀些婴孩,话虽如此,放著不管也没问题。

    在大饥荒肆虐下,他们缴不出足额税金。

    加上条件恶劣。

    半兽人自治区跟三位魔王的领土相连。进攻拥有强大力量的魔王领土,无疑会害种族走上毁灭之路。然而,失去魔王的庇护,他们也无法在这片乾桔的大地上生存。

    所以半兽人才会被迫寻求安歇之地,来朱拉大森林寻找食物。

    他们仿徨地逃到朱拉大森林近郊。

    半兽人王在这场饥荒中诞生,但他当时没什么力量,无法对付魔物。

    就在这时,喀尔谬德朝他们招手。

    无人知晓喀尔谬德的心思,他们纷纷抓住朝自己伸来的援手。

    就这样,在喀尔谬德的支援下,半兽人掀起这场事变。

    就我所知,差不多就这些。

    我是不清楚更深层的真相啦,盖德消失时还存有一点意识,让我从中获取这些情报。

    知道来龙去脉后,不晓得我能帮上什么忙……

    会议在沉重的气氛中展开。

    白老当主持人。

    一开始,我们希望蜥人族的亲卫队长主持会议,但她拒绝了。

    「我不够格担任!」

    她用这句话一口回绝。

    又不能从战败者中挑选,所以我就把工作推到看起来很适任的白老头上——不,是拜托他担任主持人。

    白老宣布会议开始后,在场众人全都不发一语。大伙儿只顾著看我。

    好麻烦。说老实话,我很讨厌开会。

    曾经听说会开得愈多,公司就倒得愈快,想得出有用的结果还是拜托专家比较合适。

    没办法。

    「在开会讨论前,我想先跟大家分享手上的资讯。麻烦听一下。」

    我丢出这句话。就因为这样,大家才会神色严肃地看我。

    我回望所有人,向大家报告从魔王盖德那看来的真相及苍影的调查结果。

    也就是半兽人军出兵的原因和当今现状。

    半兽人代表似乎没料到我会说出这种话,正吃惊地凝望我。

    随著我娓娓道来,有些人开始流下眼泪。半兽人代表肯定认为我们不会接受任何说词,就算被杀也毫无怨言。

    话声告一个段落。

    接著我就朝白老使眼色,要他主持会议。

    「咳哼!那么,我们先来确认这次半兽人进攻带来的损害。」

    白老起头了。

    接著,会议随之展开。

    蜥人首领开始汇报该族的损伤情况。

    半兽人代表们低头倾听,全都不发一语。

    「首领大人,你对半兽人有什么要求吗?」

    确认受损状况后,我们开始讨论相应的补偿措施。

    我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所以不清楚那是怎么一回事,但赢的人肯定比较有力,到哪里都一样。

    我实在不擅长开这种会。

    「没有什要求。这次之所以能获得胜利并不是靠我们的力量。全都多亏利姆路大人帮忙。」

    首领这话等同放弃求偿。

    基本上,半兽人也没什么东西好拿出来赔啦。

    好了。这次换听半兽人怎么说吧?我怀著这念头朝半兽人的族长们看去。

    「恳请听小的一言!这次的事,希望能拿我的命赎罪……这对大家来说当然是不够的,但我们已经没有东西可赔了!」

    猪头将军大声喊著,说话时头都磕到地上去了。

    他拚了命地诉说——

    自己是A-魔物,杀了自己可以获得不少魔素量,希望你们放过族人!

    但我并不打算做这种事,问题症结也不在那里。

    开会真的很麻烦。什么手续啦形式啦,都占去讲重点的时间了。

    不管了。我要照自己的意思行动。

    「等等。利姆路大人似乎有话要说!」

    白老好像看穿我在想什么了,开口要大家肃静。

    猪头将军也沉默下来,开始盯著我看。

    其他人也一样,视线都落在我身上。

    我很不擅长应付这种气氛,话虽如此,该讲的还是要讲。

    「那个——我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不太清楚该怎么做才好。所以,我就直接说说个人看法。希望大家听完再做进一步讨论。」

    我先这么说了后,这才将内心的想法道出。

    「先跟各位讲白,我不打算问半兽人的罪。」

    我说了。接著,又针对理由说明。

    光就好坏来分,侵略是一种恶劣的行为。他们是被喀尔谬德利用没错,不过,一旦做出侵略决定就跟喀尔谬德同罪了。

    说是这样说,他们的确只剩来森林里求生的路可走,假如换其他种族站在相同的立场上,或许也会做出这种判断。

    一个人拜托别人收留,事实上就等同介入他人的生活圈。肯定没有人愿意轻易接纳他。

    如果是跟人类不同、弱肉强食的魔物就更不可能这么做了。

    木已成舟,现在谈这个也没有任何意义。讨论重点应该摆在今后的安排上。

    在那谈谢罪、赔偿,光顾著回首过去根本无济于事。

    最重要的是,我已经跟魔王盖德约好要承担半兽人的罪孽了。说我强硬也没关系,一定要让他们接受我的看法才行。

    「这是我的想法。我想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我不会处罚半兽人。这是我跟魔王盖德的约定。我会承担半兽人所有的罪,有什么意见大可跟我说!」

    我这么说了。

    半兽人成员都面色惊讶地看著我。

    我无动于衷,接著说下去。

    「红丸,你们的村庄被灭了,你有意见吗?」

    「没有。想必死者们也没有意见。弱肉强食就是我们魔物之间共通的唯一铁律。当我们选择面对战争、不去逃避,就表示我们已经做好觉悟了。还有——我们对利姆路大人决定的事不会有意见。」

    询问红丸后,他给了非常乾脆的答案。

    其他鬼人也都点头表示赞成。看样子大家都没有异议。

    接著,我朝蜥人们看去。

    我都还没询问他们的意愿,首领就静静地问我。

    「我们对这个决定也没有意见。不过,我有个疑问想请教您……」

    没有意见?我还以为他会发牢骚呢。

    蜥人首领的发言比想像中还要来得识大体,是说他想问什么?

    「有什么疑问?」

    「不问半兽人的罪,这想法很好。我们也受利姆路大人拯救,没有摆架子发话的资格。但有件事,无论如何都想确认一下——」

    首领的话说到这儿一顿,接著就直视我续道:

    「利姆路大人,您的意思是——要接受所有半兽人人成为森林的一分子吗?」

    ——来了。他会这么问情有可原,这也是关键所在。

    「没错。」

    我大方地点点头。

    在我承认的瞬间,会场一口气骚动起来。

    半兽人成员惊讶万分,开始交头接耳,对于通融方案的可行性感到疑惑。

    哥布林更是口沬横飞地嚷嚷。

    蜥人族大叫他们无法接受。

    德蕾妮小姐睁大双眼观望这一切。

    就只有我的同伙鬼人依然保持平常心。

    「稍安勿躁!」

    白老放声一喝,过了一会儿,会场内总算归于寂静。

    他在等大家抒发内心想法:心情较为平复的那一刻到来。

    「我明白你们的心情,也知道你们有多不安。这想法行不行得通确实是个未知数。不过,我认为那是可行的。刚才已经说了,希望大家先听听我的想法。」

    说完,我开始说明自己的看法。

    看在一般人眼里不过是痴人说梦,这构想就是朱拉大森林同盟计画。

    *

    基本上,就算我们今天没处罚他们、直接解散,剩下的半兽人还是会饿死。

    那些残存者群龙无首,肯定会擅自袭击蜥人或哥布林村落。

    毕竟没有食物、没有容身之处才是这场战役发生的导火线。不解决根本问题是没用的。

    所以我才会想成立同盟。

    蜥人提供优质的水资源跟鱼类食物等。

    哥布林提供居住场所。

    我们的城镇则提供加工品。

    半兽人再提供孜孜不倦的劳动力当作报酬。

    大伙儿会住在不同的地方,但可以找个人当传信员。

    森林里不存在能同时收容十五万人的住处。只能让他们分散居住,像是去山岳地带、山麓、溪边或森林里。

    我们会负责提供住家建设之类的技术支援。不过,他们要自己盖自己的房子,负责自己的事。

    因为我们镇上的人口也少的可怜,无暇处理的事多如牛毛,没空照顾其他人。我还打算铁了心压榨半兽人,一口气追加劳动力呢。

    食人魔们支配的区域目前空空如也,改天有时间要在这里盖个城镇。山麓那边有片广阔的森林,似乎能采集到丰富的资源。

    虽然这些都要先等我们的城镇盖完。

    希望到时半兽人已经学了一身技艺,能够自食其力建造城镇。那样一来,四散各处的同胞就能住在一起。

    我依序说明这些想法。

    大家都专心听我说明。

    最后我说出这句话——

    「以上是我的想法。希望朱拉大森林各族缔结大同盟,彼此互相帮忙。若能创造一个种族多元的国家应该很有意思。」

    话说到这结束。

    一扫刚才的氛围,现场充斥著很不一样的雀跃气氛。与会者的心情化成阵阵热流传来。

    内心的不安逝去,我心中燃起希望。

    奇怪的是紫苑抱著我,一脸傲然地挺起胸膛,让我有点不解。

    是说胸部顶到我了,好有弹性!

    算了原谅她吧。我心胸宽大得很。

    「我、我们……要盖城镇……?让我们参加那个同盟真的可以吗?」

    猪头将军惶恐地问著。

    「你们没故乡可回,又没地方可去不是吗?这就替你们安排栖身之处,要好好工作喔?不能偷懒喔?」

    「——是!当然了、当然不会。我们会卖命工作的!」

    半兽人成员一同起身,当场跪了下来。泪流满面,感激涕零。

    「我们没有异议。应该说,请务必让我们帮忙!」

    蜥人族首领也跟著用力地点点头。看样子有加入计画的打算。

    才想到这里,他们就效法半兽人跪在我面前。

    转眼一看,连哥布林都加入跪拜行列。

    咦?原来缔结同盟要先经过这种仪式?

    「您想做什么?」

    我打算下到地面跟大家一起跪,此时用力抱紧我的紫苑出声质疑。

    「咦,就一起行跪拜仪式啊?应该是仪式吧?」

    「没那种仪式。利姆路大人真是的……」

    不知为何,紫苑的反应很傻眼。这次换鬼人们学她目瞪口呆,还投来关爱的目光。

    接著紫苑跟大家一样从座椅上站起,将我放到椅子上。然后加入红丸他们的行列,在我面前跪下。

    大伙儿演这出是想干嘛?某人替我解惑——

    「好。本人德蕾妮以森林管理者身分宣誓。认可利姆路大人为朱拉大森林的新盟主,以利姆路大人之名成立『朱拉森林大同盟』!」

    德蕾妮小姐高声宣言道。

    说完毫不犹豫地跪在我面前。看样子树人族也乐意加入同盟。

    不过,我希望他们暂停一下。

    为什么我变成领头羊了。都没事先讨论过,何时决定的啊。

    怎么会变成这样!才想大吐苦水,眼前那些热切的视线害我把话硬生生地吞回去。

    好啦,我当就是了……

    反正半兽人的命运都挂在我身上了。管他是森林盟主还什么鬼,我照单全收就是了。

    「就这样吧。各位,今后请多多指教。」

    我无奈地应声,大伙儿似乎对这一刻引颈企盼,全都趴在地上行叩拜之礼。

    「「「是!」」」

    跟我自暴自弃的声音相反,大家热情洋溢地应允。

    完全不把冷汗直流的我当一回事,朱拉森林大同盟就此成立。

    不过呢,还有问题悬在那儿。

    这问题可大了,让人苦恼不已。

    大伙儿遗很兴奋,现在谈这个实在不好意思,但我依旧拋出这个问题。

    「肃静。接下来要谈别的。同盟刚成立,有个最严重的问题急需解决!就是粮食问题。不能让幸存的十五万半兽人挨饿。希望大家能集思广益!」

    如此这般,最后的难题横在眼前。

    半兽人持有的储备兵粮不到两周份。独有技「饥饿者」的效力不再,有限的粮食一旦枯竭,他们就死定了。

    现在才种农作物根本来不及,改成捕鱼好了,要喂饱他们会害鱼群绝种。

    这问题真的很难解决。

    蜥人的储备粮食只够一万人吃半年。就算将那些粮食尽数释出,还是无法助十五万半兽人过两个星期。

    也就是说,四个星期是极限。

    该怎么办呢……

    这问题一出,大伙儿就开始绞尽脑汁。

    无人置身事外,看得我有点开心。

    这样一来,同盟肯定能够顺利维持下去。

    此时——

    「粮食不够吗?那么,我来想想办法吧。由我守护的树人族也是同盟成员,他们马上就有机会表现了。」

    德蕾妮小姐笑容满面接下重担。

    果然没错,她们是真心想加入同盟。还打包票,很有自信地说粮食问题包在她身上,所以我们就决定靠她了。

    反正我们也挤不出好法子,没道理拒绝。

    议题到这全数讨论完毕,漫长的会议也迎向尾声。

    这天,我的名字初次登上历史舞台。

    *

    大同盟成立,对魔物来说这天是难忘的日子,值得纪念。

    可以来替大家取名了。

    这样说是很帅气啦,但你们以为谁要取名啊……

    光半兽人就有十五万人……实在太乱来了。之前帮五百只哥布林取名时,整整花了三天呢!

    帮十五万人取名要花几天啊。

    这次我真的想逃,话虽如此,还是得吃掉半兽人的罪。

    原本处于D级的半兽人强化,变成C,但不到一个月就复原了。

    理由很简单。因为半兽人王的影响不再。

    我可以吃半兽人的魔素,再将那些魔素转换回他们身上。这样一来,我替大家「命名」就不会累了。

    可是呢,问题在于想名字。人这么多,光字母根本不够取。

    将几大种族分类、替他们冠族名,这样管理起来又很麻烦。

    只剩最后一种方法了,这招肯定无敌。只能请出可能性无限大的最强排序法。

    没错,就是数字。

    这玩意叫国民统一编号,对管理人员来说,数字最好管理了。

    有鉴于此,我要半兽人人去湿地那列队。

    名字乱取会不会引起反弹?我是有这么想过,但半兽人王分魔素的效果没了,体力低迷的他们很有可能死去。搞不好还会变成无法无天的暴徒。

    这次的骚动主因就是个体数增加——简单一句话,他们人口过剩。为了避免相同惨剧再度上演,替他们取名相对有效。

    进化后会变成更强的魔物,繁殖率降低,哥布林族已经证明这点。

    别说那么多了。对了,红丸曾经说过,若本人讨厌取名可以自行拒绝,不想有名字大可省去排队工夫。

    这样我也比较轻松,不过,大家听我这么说还是没有离队的意思。

    只好硬著头皮上了。

    如此这般,痛苦的取名大会开跑。

    各大部族授予族名,分别是山、谷、丘、洞、海、川、湖、森、草、砂。

    拿山族来说,名字就变成「山—一M」。女生叫「山—一F」。之后的名字以此类推。

    我没那个精神管到后面的名字去。太麻烦了。

    往后生下小孩可以叫「山—一—一M」。中间随便加个名字、字母都行。

    不同的部族通婚生下小孩或许会很难取名,那个问题就留给当事人烦恼吧。我用不著管到那去。

    就这样,我从半兽人身上吃下魔素,再用那些魔素取名。

    半兽人按部族分门别类,男女各别列队,这样一来取名字就顺多了,但还是很花时间。话虽如此,幸好不用一个接著一个地绞尽脑汁想名字,顺著念下去就能完成命名工作。

    照排队顺序取名就对了。里头似乎有亲子穿插,那不干我的事。

    只要他们往后都龙认亲就好。

    就这样,我毫不犹豫地进行命名工作。

    由各部族代表负责登记。他们手上没纸,顶多只能确认名字是否取错。

    事实上操这种心是多余的,获得名字的当事人会永远记得自己的名字。所谓的名字对本人来说就是那么特别。

    他们跟人类不一样,名字已经刻进灵魂里了,彼此都会知道对方的名字。

    命名工作持续进行下去。

    一个人花不到五秒钟。

    再怎么短还是免不了花些时间,命名下来整整花了十天之久。

    之所以能在没睡的情况下硬撑都拜「大贤者」之赐。这阵子听到数字八成会觉得烦躁。

    当然,在我不眠不休命名的这段期间,总不能放红丸他们逍遥。

    我要他们跟随德蕾妮小姐前往树人聚落。

    拜托大伙儿帮忙搬运食物。

    虽然我很担心拿来的食物够不够吃……

    树人是靠水、光、空气、魔素生存的魔物,不需要进食。多余的魔素会结果,却没人吃那些果实。

    他们只能在圣域里移动,结出来的果子会集中管理。

    果实是魔法食物,晒乾就不会腐败。

    我后来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晒乾的果实叫乾魔实,是很稀有的水果,在市场上有一定的行情。产量极低,被当作一种收藏品高价买卖。这种特产出自不跟其他种族交流的树人,怪不得在市场上很少见誓

    会卖这么贵还有另一个原因。乾魔实保有浓厚的魔素。吃一颗能顶七天。还不会觉得肚子饿,这就是它厉害的地方。

    简直就是上天恩赐的珍果。

    他们这次大方提供那种果实。这样一来,半兽人就能免受饥饿之苦了。

    我不担心搬运问题。

    打战时最让人头痛的就是补给。让前线作战的士兵挨饿就等著吃败仗。搬运大量军粮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这次的果实并没有那么多。

    问题在于路程花费的时间……

    这方面就要看岚牙狼族的表现了。

    正确说来是从岚牙狼族进化的星狼族。

    兰加进化成黑岚星狼,眷属岚牙狼族也跟著进化成星狼族。

    每只都有B级。实力相当于高阶魔兽。

    目前约有百来只,之后应该会增加更多。

    兰加还召唤A-的将级个体星狼将担任代理人。应该是类似「分身」的东西。兰加能凭自己的意思变出星狼将,或让他消失。

    是说你不惜用这招也要避免从我影子里出现就对了……

    先不管这个。

    值得一提的是,星狼全都能进行「影瞬」。

    虽然没办法像苍影、兰加那样来无影去无踪,搞得好像瞬间移动,还是能用极快的速度前往目的地。用了「影瞬」后,他们就能通行无阻地朝目的地一直线突进。

    可以想成用一般人两倍的速度在点对点最短距离间移动。

    星狼的肌肉力量也不容小观,所以我要他们去树人的聚落将粮食背回来。

    如果用马车搬运就要绕远路,单趟可能要花两个月以上的时间,他们却能当天来回,实在很厉害。

    还想说未来得修马车可走的道路,幸好问题在这解决了。

    不过,身为骑手的哥布林无法同步移动。一起进行「影瞬」的时间只限闭气这段期间。

    视今后的练习状况而定,能不能一起影瞬还是个未知数,可以的话希望他们找到方法学成。

    哥布林无法一起过去,我就叫他们帮忙管理半兽人的队伍。

    我在那工作却放这些家伙玩乐,这怎么可以。

    就这样,最难解决的粮食问题总算顺利摆平,

    *

    十天后。

    虽然累个半死,我还是把事情做完了。

    数字一直在脑中盘旋。好累人。

    话又说回来。我觉得很满足,有种成就感。

    是十五万人喔。光数就烦死人。

    这时粮食也分配完了。

    一个人五十颗。弄丢就要饿肚子,所以大家都接得小心翼翼。

    命名后,猪头族(半兽人)进化成猪人族(高等半兽人)。这次命名并不是用我的魔力,彼此之间没有支配与听令关系。

    他们加入同盟纯粹出于己意,希望能够帮上大家的忙。

    以魔物的强度来说,刚命名时状态接近C,稳定后掉到C级。不过,半兽人原本是D级魔物,这样算很不错了。

    此外,他们的智能也跟著上升,先前获取的特质如实保留。进化成能够适应各种状况、懂得临机应变的种族。

    他们向我道谢,接著就四散到各地去了。每批高等半兽人分派十名狼鬼兵队员护送。

    要过去确认落脚情况,帮忙搭帐篷等等。接著再进行技术指导,协助他们建造自己的聚落。

    未来的路还很长,他们总有一天会落地生根、生活得愈来愈好吧。

    未来居住地周边有其他的种族,德蕾妮小姐已经事先跟他们知会过了。她似乎也会用魔法移动,没三两下就打点完了。

    有森林管理者出面说话,大家表面上似乎都没什么怨雷,希望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居住地特地选在非高智慧种族的地盘,应该不至于出乱子。

    就这样,高等半兽人出发前往各自的移居地。

    不过,事情还没办完。

    我朝最后一搓人看去。

    猪头将军跟他的手下异口同声,说无论如何都想在我底下工作。

    这样不太好吧……我为此烦恼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接受他们。

    仔细想想,我们这边确实很需要人手。负责城镇建设工作的人力缺乏,只要人数没多到害粮食不够吃,收留他们应该可行吧。

    就这样,我二话不说地接纳他们。

    这些成员穿著黑色的覆身钢锁,人数上看两千。是猪头亲卫队的幸存者。正因为他们体力充足,才有办法撑到最后。

    要跟我们共事,总不能用刚才那种地形配数字的叫法命名。

    好吧,该怎么办呢……

    他们身上有黄色的妖气,我决定用颜色区分,再加上数字。

    大致「解析鉴定」一下——现在的我跟朱菜一样,光看就能解析某种程度的情报——我用那个看猪头亲卫队。接著要他们按我的指示列队。

    不分男女,由强到弱依序排数。

    后来的黄色军团就在这瞬间诞生。

    最后是猪头将军。

    我有一种预感,好像命中注定要将自己的魔素分给他。

    名字已经想好了。

    希望他能继承半兽人王——魔王盖德的遗志——

    「你要继承猪头魔王盖德的遗志,名字就叫『盖德』!」

    「是!」

    我们四目相对,只见他热泪盈眶。

    一取完这个名字,猪头将军的身体就包在黄色妖气里,开始出现进化现象。我的身体同时流失大量魔素。糟糕,果然变成这样。

    往日戏码再度上演,我又进入休眠状态。

    ——我做错了。可是,心里很满足。死而无憾。

    ——盖德大人,我——我会继承您的意志和「名字」。请您安心地走吧。

    ——好。你也别挂怀了。当初无法劝谏父亲的事,不会有人怪你的。正因为当时能存活下来,才会

    有我。再说……你已经没有罪孽了。

    ——是。我要赌上这个名字,守护承担一切罪孽的那个人。

    ——好……就交给你了。

    魔素果然流掉不少,这次也睡得很沉。

    魔素消耗量不同,意识深浅似乎也有所差异。

    刚才好像作了很奇怪的梦,我不记得内容是什么。变成史莱姆后不需要睡觉,难得有机会作梦。但我实在想不起来,还是放弃吧。

    起床一看,果然不出所料。

    那两千人都进化了,变成高等半兽人,还保留C等级的实力。大概是他们原本就比散落各处的同胞还强吧。

    来看看盖德——

    「属下定会对您尽忠!」

    我整个人还睡眼惺忪,他则跪在我面前上奏。

    感觉是个老古板,这件事就别跟他说了。

    至于进化情况……

    居然有这种事,盖德进化成跟半兽人王同等的猪人王了。

    嗯。之前就有这种预感。

    只是去掉诡异之处,其他部分跟半兽人王几乎如出一辙。

    此外,他还获得独有技「美食者」。「美食者」的效果是「胃袋」、「吸收」、「供给」。「吸收」跟「供给」的影响对象只限同族,但能跟两千名部下共享「胃袋」。

    这样是不是就能往较远的地方运送物资?别说是军队补给站了,那犯规的能力甚至颠覆运输常识。不过,看得不是物体质量,而是体积。收纳容量跟我不相上下,可是他没办法装太大的东西。装的东西不能大过身体。装铠甲已经是极限了。顺便补充一下,我的「胃袋」没这种限制。

    让同族啃食尸体的能力则不复存在。想必是动机消失的关系。技能会受当事人的内心愿望影响。

    他的魔素大量增加,变成跟红丸同等的A级。

    如果魔王盖德没有发狂,八成会像这个曾经是猪头将军的家伙,他已经变成理智与威严兼具的魔人了。

    有力的部下增加固然让人开心,但过来追随我真的没问题吗?

    我有点担心,还跟他挑明说这边付不出薪水。不过,盖德一直端著沉稳的笑容,告诉我那不成问题,对此一笑置之。

    既然他本人都说没问题了,应该就没问题吧。基本上会保障他吃饱穿暖有地方住啦。

    若他之后打算独立,那也算好事一桩。

    虽然盖德好像没有独立的意思。

    总之,壮烈的命名作业终于宣告结束。

    回村之前,我跑去跟蜥人首领打声招呼。

    「前阵子忙得七荤八素,一直抽不出空跟你打招呼,今后也请你多多指教,首领大人。」

    「这不是利姆路大人吗!快别叫我首领了,听起来多别扭。这样一叫反而害我很紧张呢。」

    听我这么问候他,首领整个人变得坐立难安。

    是说,魔物似乎能透过奇怪的思念波还什么的识别个体,但那种精密技艺对我来说太难了。没名字真的很不方便。

    「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对了,听说首领是戈毕尔的父亲,你要不要改叫『艾毕尔』看看?」

    一不小心,心直口快说溜嘴的坏习惯又出笼了。

    「您说什么?」

    他又惊又喜。

    就这样,我打个招呼顺便替首领取名。

    是不至于替全体蜥人取名啦,这个任务就交给首领包办吧。希望他今后能将替战士命名看成是一种殊荣,让名字更加普及。

    在那之后,蜥人族中会出现龙人族,但我目前对这些一无所知。

    如此一来,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实际上只过了三个星期,我却觉得这场仗打很久。

    我真的认真地打了一仗。过度劳动有够辛苦的。

    快点回去放松一下吧。

    这场森林骚动就此平息。

    ●

    戈毕尔被带到父亲那,也就是首领——艾毕尔跟前。

    战斗一结束,戈毕尔就被打入大牢。

    就只有早晚两次供餐,没人搭理他。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个星期。

    他起兵反叛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戈毕尔欣然接受处置。他自作主张还把事情搞砸,差点害蜥人灭族。

    戈毕尔知道,所有的责任都在他。

    他无法辩驳,也不打算那么做。甚至认为自己会被判死刑,但他并未感到不满。

    只是一闭上眼,那些事情就一一浮现。

    喀尔谬德在最后一刻背叛自己。遭一直以来信赖的对象背叛,这些事变得不值一提,全因令他震惊的景象当前。

    一个人型魔人把喀尔谬德修理得落花流水,还跟魔王硬碰硬。

    他想起银发飘逸、楚楚可怜的魔人——想起那抹背影。

    那人挺身而出保护自己,戈毕尔对此相当感动,吹散遭喀尔谬德背叛的哀伤及悔恨。

    他身上只剩崇拜。不过,最令他吃惊的是那个魔人变成史莱姆。

    这个魔人正是戈毕尔看不起的卑贱史莱姆。

    那是种低等魔物。他一直这么认为。

    这个想法并没有错,也不完全是正确的。

    那只史莱姆很特别。超越所谓的特殊、命名个体,是更特别的魔物。

    可以的话,他希望在死前问问对方。

    问他:「为什么要救我?」

    自己没有任何价值,一直被人耍得团团转,照理说那个叫利姆路的史莱姆没理由帮他。

    没理由帮如此愚昧的自己……

    这两个星期以来,戈毕尔一直在想这件事。

    他站到首领面前。

    气氛很沉重,戈毕尔缓缓地抬起脸庞。

    父亲严厉的身影映入眼帘。

    他身上蓄满强大的力量,充斥著活力,这让戈毕尔瞪大双眼。

    父亲是那么样的强大,自己却仗著有名字就忤逆他……他知道自己瞎了狗眼,内心满是懊悔。

    不过,父亲好像变得比记忆中更强了……不,应该是自己想太多吧,戈毕尔打消念头。接著笔直看向立于眼前的父亲,跟他四目相对。

    父亲威光四射,脸上面无表情。

    (啊啊——果然没错,我死罪难逃……)

    看父亲带著冷酷指导者特有的目光,戈毕尔立刻了然于心。

    一个族群的统治者绝不会示弱。不按规章走就无法杀鸡儆猴。

    他不恨。这是一开始就订好的规则,严厉的法纲。

    戈毕尔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打算默默地接受制裁。

    此时首领开口了。

    「我在此宣读判决!戈毕尔,你不再是我们的族人。不准你再次自称蜥人。也不准回来这里。给我滚出去!」

    咦?

    他说……什么?

    戈毕尔被父亲的亲卫队架住双腕,带到洞窟外。

    就这样被人硬生生地拋到外头去。

    他愣在原地,父亲又朝他说「这是你忘的东西。拿去吧!」,接著丢某样东西给他。

    那个东西跟行李绑在一起,是个细长的包裹。

    拿在手里的重量让戈毕尔恍然大悟。这是蜥人的至宝——魔法武器「水涡枪」。

    泪水在戈毕尔的眼眶中聚集,他欲言又止地看著父亲。

    但是,嘴里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已经被除籍流放了。

    心里百感交集,戈毕尔朝父亲一鞠躬。

    ——戈毕尔,只要我「艾毕尔」还活著,蜥人族就会安居乐业。你就随心所欲地过活吧。可是,绝不能半途而废。要好好记住——

    戈毕尔低著头,彷佛听到父亲在对自己说话,但他应该听不到才对。

    ——是!我会成为了不起的战士,让你刮目相看。追随那位大人——

    一阵无声的回应后,戈毕尔转身离去。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心里蕴藏坚定的决心,虽然感到迷惘,戈毕尔还是选出自己该走的道路。

    走了一阵子,他被一群眼熟的家伙挡住去路。

    「我们等您很久了,戈毕尔大人!」

    他们是追随戈毕尔的百人战士。

    「你、你们在这干嘛?我已经被流放了喔?」

    「没关系。我们是戈毕尔大人的部下,既然您被赶出来,我们就要追随您的脚步。」

    「「「没错没错!」」」

    部下们相视而笑。

    都是些笨蛋,戈毕尔心想。

    听得他一双眼都快飒泪了,但戈毕尔靠意志力冲淡想哭的冲动。

    怎么能在这种地方哭。

    他学父亲艾毕尔摆出威严架势,豪爽地笑了。

    「真拿你们这些家伙没办法!好吧。跟我来!」

    就这样,戈毕尔跟伙伴一起踏上旅程。

    脚步跟刚才完全不同,走起来自信满满。

    戈毕尔他们即将跟利姆路碰面,但那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