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六卷 序章 魔人们的策谋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六卷 序章 魔人们的策谋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ACE

    「我、我快死啦、真的……」

    拉普拉斯一边这么说著,一边在依赖人面前现身

    正如他所说的,全身都受到了重伤。

    「看起来好像很辛苦呢?」

    依赖人──这个房间的主人黑发少年,一副不关他的事一样的轻挑回答著

    然后愤慨的拉普拉斯,像是被打到一样不断的抱怨著。

    「给我等一下、这可不是简单一两句就可以表达的喔? 虽然侵入的时候也很辛苦,但要出来时更是不得了喔、有好几次都以为死定了说……」

    「我认为如果是你的话一定没有问题的唷。 就算杀了你也好像死不了的样子」

    「过份。还是老样子、有够过份的人吶」

    就算拉普拉斯开始假哭,少年也是一副无所谓的脸。

    「那么,掌握到西方圣教会的正体了吗?」

    「──说的也是。虽然做这种报告有点那个……没办法呢」

    就算听到拉普拉斯认真的这番话,少年也丝毫没有动摇。

    用这种回答早就在预想之内的态度,露出浅浅的微笑这么说。

    「哼─嗯。还是老样子、你在说谎呢。 至少掌握到一点关键了吧?」

    对于少年的这番话,拉普拉斯无奈地耸了肩叹息著。

    「对啦。 难得辛苦拿到的情报,还想说要卖高一点的、你还真是什么都看透了吶。 真是输给你了」

    「咈咈咈。 虽然被夸奖很开心,但是依赖费可不会再提高了喔?」

    听到那句话「真的是敌不过你啊」、拉普拉斯这么叹著说。

    「嘛、说是这么说。约定好的报酬还是会好好支付的。 话说回来,其实不久前意识已经安定下来了喔。 在我体内的〝魔王〞漂亮的转移到了人造人上面了唷」

    这么说著,少年似乎很开心的笑著。 同时摇响了呼叫铃,把应该是在外面待机的秘书给叫了进来。

    「您找我吗?」

    被叫进来的是,一位美丽的女性。

    既贤淑又有礼貌,彷佛是秘书的楷模般的女性。

    其肌肤透白到肌理分明,端庄的脸孔和缠绕在其头上的金发十分相衬。

    那个瞳孔是,蓝色的。

    寄宿著犹如琉璃般的神秘光辉。

    但是,那份光辉不只是有著魅惑性,也隐藏了某种邪恶的性质在。

    「蛤? 欸、难道……?」

    拉普拉斯对那位女性的姿态感到困惑的同时,从那双瞳中看出了那令人怀念的光辉。在马上确信那个的正体之后,那份困惑随即转变成为爆笑。

    「那是怎样啊、那份装扮? 兴趣改变了是吗? 虽然说很适合有点奇怪,但和之前的印象完全不同喔?」

    「吵死了。因为花了十年终于拿到可以自由活动的肉体,就算多少有些不便也得忍耐阿」

    那个女的也不是只在那边被嘲笑而已,轻松的回答了拉普拉斯。

    礼貌的态度完全消散,一边堂堂的笑著一边亲昵的打著拉普拉斯的肩膀,那位女性也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和这家伙认识的事,已经不需要演技了吗?」

    「不,希望你在表面上持续演著戏呢。可是在只有自己人的场合就不需要了吶」

    「喔? 老板这么说的话,我也只能听从了吶。 可以听一下理由吗?」

    「那个是呢,因为你很弱阿、卡萨利姆。你的力量现在还没有完全吧? 到回复为〝咒术王〞时候的力量为止,老实的守护著克雷曼就好」

    外表看起来是秘书的女性──卡萨利姆、不甘愿的点头回答著。

    卡萨利姆。

    那是古老魔王的名子。

    以前,被在边境之地冠名为魔王叫做雷恩的人类所制裁,战败的魔王。

    魔王克雷曼和拉普拉斯为了使其复活的存在,中庸小丑连的会长。

    但现在连影子都看不到,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个优美的女性。

    消灭寸前的卡萨利姆,因为奇妙的命运而凭依在少年的肉体上,前几天才终于成功的把星幽体移植到代替的人造人身上。

    现在远远不及全盛期的力量,把少年认作老板而听从著。那是和少年的契约,卡萨利姆对此也没有异论。

    因为十年间都和少年相处著,卡萨利姆已经把他认作主人了。

    「确实吶。我的力量并不完全。因为败给了那个魔王雷恩,连肉体也失去了吶。虽然在这个人造人身上的灵魂也安定下来,但实在是太过脆弱,我认真的解放妖气的话就会坏掉。实在不能说是完全复活阿……」

    「原来如此。还有这种事阿。会长既然把这个人叫做老大的话,我也会把你当成老大的。因为不单只是依赖人,在某种程度上就和你说真话吧」

    「哎呀哎呀、你也真直接阿。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还协力你进行重要的会长的复活,到现在还没有信任我什么的……」

    「哈哈哈。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可是,会长那样子有够好笑的。变成了超漂亮的美人了呐!」

    「──是吗? 外表怎样都无所谓吧」

    「不不、和语调的违和感太过强烈了,让人发笑阿」

    「知道了啦──不、理解了唷。反正都要继续演技的话,现在开始人家就用女性语气说话吧」

    「不不、那个? 嘛、虽然这样是比较适合啦……但是、这个该怎么说呢……噗哇哈哈哈!」

    说到这里,拉普拉斯又再次的大爆笑了起来。

    「很吵唷。说到底,这个外表也不是人家的兴趣唷。因为这个用魔导王朝萨利欧恩的特殊技术加工过后的人造人,是老板特地准备的」

    「算是吧。价格很贵喔、这个。因为不准备没有灵魂的器具的话,如果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好像会失败呢。而且,如果卡萨利姆不是逃进我的身体的话,我认为现在也会混在一起而无法分离喔? 所以说,对外表有意见的话也很伤脑筋呢」

    「很感谢你唷、老板」

    卡萨利姆对一脸无聊这么说的少年表达了感谢之意。虽然少年看起来还是有点不满,但因为拉普拉斯也向其道谢,终于取回心情的样子。

    「嘛算了。那、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吧? 虽然我知道是感动的再会,但我想快点进入正题。把你调查的事情说给我听吧,拉普拉斯?」

    那句话让卡萨利姆的笑容消失,把视线转向拉普拉斯。拉普拉斯也点著头,一改之前的态度,认真的说了起来。

    「你遵守约定,实现我的愿望。我也让你看看我的诚意吧。虽然是想找西方圣教会的正体而潜入,但那个还是一样不清楚」

    这么的说出结论,拉普拉斯开始说起自己调查的内容。

    这次拉普拉斯的任务是,探索西方圣教会的正体。

    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将其放置在根据地,以独立宗教团体的立场守护著的谜之组织。

    标榜著〝守护弱者的正义伙伴〞,在西方诸国有著绝大的影响力──对少年而言,这是非常不方便的事实。正因为如此,才雇用万事屋中庸小丑连的拉普拉斯,去探索其弱点和正体。

    少年认为在西方圣教会里面有著内幕。

    如果西方圣教会真的是正义的伙伴的话,到时候虽然预定使用策略将其地位给贬低,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最后的手段。

    现在还没来,那个时候还没到来。

    要说为什么的话,在西方圣教会之中,还有著最强的圣人圣骑士团的圣骑士团长──坂口日向在那里。

    拉普拉斯继续说著。

    「然后,虽然多亏日向不在的福而顺利潜入教会,但那里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这就是我去了鲁贝利欧斯的圣地。在灵峰顶上〝奥之院〞的原因」

    说到激动处,拉普拉斯不断的挥动手势来说明状况。

    拉普拉斯在那里所见到的。

    恐怕是,真实的。

    「真是让人惊讶的事啊,圣地里面真的满满的神圣气息阿!」

    「那是当然的吧? 因为是圣地阿」

    「白痴阿你这家伙? 在没见面的这段时间里变成痴呆了阿?」

    「不不、不是这样! 话说回来会长,语气变回来了喔?」

    「无所谓啦、老子──人家的事情。 请快点继续说下去」

    对自己的对待抱持著疑问的同时,拉普拉斯把在那里所见到的事情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

    ……

    …

    穿越西方圣教会本部的领地,直直前进的话有著圣神殿在。代替神的代言人法皇执行政务的法皇厅,也存在于圣神殿之中。

    进入圣神殿的拉普拉斯,在那里第一次察觉到违和感。感知到有著精神作用,微弱的魔力流动。

    因为这个是根据拉普拉斯所持有的特殊技能『诈欺师』的自动防卫在作用,因此而察觉到有巧妙的魔力在。

    (真是让人吃惊。 有著和我同等的精神魔法师在、怎么回事啊……)

    这么想著,拉普拉斯打起精神来。

    就这样慎重的往大圣堂迈出脚步。

    对于敌对组织,拉普拉斯也有著某种程度上的认识。 可是关于这个西方圣教会和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的关系是相当复杂的。

    西方圣教会是认定唯一神鲁米娜丝为信仰。这点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也是同样的,虽然说两者都是信仰鲁米娜丝教的同伴……。

    关于现在的力量关系,西方圣教会那边压倒性的占了上风。

    那个理由是,日向。

    派遣骑士前往西方诸国的教会中,有效率的进行守护弱者的组织行动──把西方圣教会转变成那种精强组织的,正是好像隐瞒什么的坂口日向。

    原本来说,西方圣教会只是在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的庇护下,进行鲁米娜丝教布教的组织而已。那个因为现在是〝守护弱者的正义伙伴〞,最早是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的下部组织什么的也消失了。

    然后比起任何事,日向自己亲自锻炼的骑士们才是问题所在。

    人类最强的骑士们──多数圣骑士所属的、圣骑士团。

    对拉普拉斯而言也很麻烦的这些人们,并不是对著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而是唯一神鲁米娜丝──换句话说,是跟从著信奉鲁米娜丝的日向个人。

    正因为如此,西方圣教会在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之中,也是贯彻著独立的立场。

    这里还有另一个问题。

    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的战力,不是只有圣骑士团而已。

    法皇直属的法皇厅也是,有著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的正式战力存在。法皇直属近卫师团也是,这个组织也是很麻烦。

    在神之名下人人平等──基于这种表面话,从服装到装备都各式各样的人们,聚集再一起。

    入团条件很明快。

    是信仰虔诚的鲁米娜丝教信徒,然后拥有A级以上的战斗能力。

    由于这个虽然明快但困难至极的条件,近卫骑士的数量非常稀少。 但是,每个人都是超一流的战士和魔法师,也有著部下。 因为这个缘故,成为了难以欺侮的战力的法皇直属近卫师团。

    在那边的组织也是,日向以首席骑士的身分君临著。在那之上,还有那个于法皇厅担任执政官,却崇拜日向个人的尼可拉斯.修沛鲁塔斯枢机卿在。 日向可以把西方圣教会半私有化,也是因为这个理由。

    君临著法皇双翼的顶点,却不对法皇宣誓忠诚的人物。

    因为这个麻烦人物日向的关系,现在的圣教会和神圣法皇国的关系扭曲了起来。

    (真的是、麻烦的女人啊……)

    因为拉普拉斯想起了事前预习的知识,郁闷的叹了口气。

    大圣堂中充满了精灵之力,被称之为大圣灵。

    神圣的气息──对身为魔人的拉普拉斯而言,那是非常难以忍受的东西。注意到自己的感觉变得迟钝了,想要快点从那里撤退。

    就在鼓舞自己的同时,拉普拉斯想到了接下来该去哪里了。

    往灵峰的山顶前进的话,那里有著可以和神交流的〝奥之院〞的样子。

    虽然现在所在的大圣堂,拉普拉斯的直觉感受到这个地方也有著什么东西。

    「那么、该怎么办才好呢……」

    拉普拉斯的烦恼只有一瞬间。就这样穿越大圣堂,拉普拉斯以〝奥之院〞为目标跑了出去。

    有著在这里花费时间调查,日向可能随时会回来也说不定的担心在。而且考虑到正是因为日向现在不在,是接触西方圣教会教义的神祗正体的大好时机。

    (快点过去、偷偷看一下吧)

    这么想著、拉普拉斯沿著山路前进。

    这个判断失误了。

    不、虽然有著成果出现所以是正解,但对拉普拉斯而言,变成了和报酬不合的危险选择了。

    沿著铺设石阶的山道前进,拉普拉斯抵达了山顶的神社。

    虽然神社比大圣堂要来的小,但豪华程度一点都不会输给大圣堂。正因为是小小的神社,所以真的是神的住处吧。

    那里被寂静所包围著。

    神圣气息越来越重,压迫著拉普拉斯的身心。

    可是在这种气氛中,却感受到习惯的魔之气息。

    (──为啥? 在这种神圣的地方,有魔之气息? 真奇怪啊、有种讨厌的预感……)

    最强的障碍日向,的确不在这个地方。

    就算有其他人在,也是可以无视或不构成威胁的──拉普拉斯这么判断著。

    可是,那真的是正确的判断吗?

    来到这里,拉普拉斯心中就这样的涌现出不安来。

    (不不、我的气息完美的隐藏起来了。有不妙的家伙在的话快点逃走就好了)

    这样说给自己听,拉普拉斯下定了决心。

    拉普拉斯为了以防万一,发动了存在欺瞒,试著偷偷潜入神社里。

    那个瞬间──

    有著全身被光线给贯穿的幻觉,拉普拉斯慌张的从神社跌了出来。

    「蝼蚁吗。玷污神之座的垃圾虫!!」

    从神社突然出现的是,压倒性的存在。

    在豪华绚烂的衣装之下,看的出来肌肉隆隆的样子。

    犹如闪耀般的金色短发,表现出了那个人的个性来。

    风格是,王者。

    作为特徵的是,从那嘴唇中窥见的两根犬齿。

    「难道是、吸血鬼族──!?」

    「闭嘴吧蝼蚁。由余亲自来制裁,一边感受到光荣一边去死就好!!」

    下个瞬间,山顶被真红色的光线乱舞著。

    被断了退路的拉普拉斯,只能就这样的被打得七晕八素的。

    ………

    ……

    …

    拉普拉斯说到这里开始全身发抖。

    「那个超不妙的。 真的以为会死掉呢」

    「不不……为什么、你还活著?」

    对于这样碎念的拉普拉斯,少年这样吐槽。

    卡萨利姆也只能像是傻眼那样「嘛、这家伙就算杀了也不会死嘛」的笑著。

    「讨厌啦、逃走手段和安全的确保是常识吧? 可是、嘛,我最近老是担任这种讨厌的脚色呢。差不多也想帅气的活跃一番了阿」

    「是是。因为你的工作场所在暗地里,还是不要抱著什么英雄愿望比较好喔?」

    「对阿、拉普拉斯。最重要的是达成目的这件事,帅气的活跃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吧?」

    「嘛、说的也是。 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我好像会老是输的样子吶」

    「就算输了也无所谓吧」

    「是呢,活到最后胜利就好了。比起这个──」

    卡萨利姆的表情在这里严肃起来。

    拉普拉斯也点著头,说道。

    「对了对了、那个很重要呢。能在那里将我给压倒性击败,很强这件事是不会错的。问题是,他的正体。 在应该是神圣的地方,为什么会有那么强力的魔人在,这点是关键吶。 这是可以动摇西方圣教会的大问题吧?」

    「魔人、呢。西方圣教会和魔人、而且还是上位种族的吸血鬼族呢……」

    拉普拉斯,老是正合我意的指出问题所在。

    少年也同意的点著头。话说,对这个预想之外的事实,也无法隐藏惊讶的样子。

    「可是,很麻烦喔。打倒拉普拉斯的男人,从我的记忆中来推测的话,也许并不是魔人吶」

    「对阿、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嗯,这话怎么说?」

    对于卡萨利姆和拉普拉斯的指摘,少年疑惑的问了过去。

    「虽然不是在臭屁,但我是很强的。就算以之前对战的树妖精为对手,认真战斗的话我就会赢。只是在森林中很不利,加上应援被叫来的会很讨厌才逃走的。 并不是打不倒她的意思喔。 可是吶,这次的对手完全是不同等级。 不只是准魔王级,而是感受到魔王之类的东西。 所以,我也只能做到尽全力逃走这件事而已啊」

    在森林中的话,树妖精是压倒性的强势。根据种族特有能力,可以通过植物进行瞬间移动。还有,依靠草木之间的呢喃,可以进行种族之间的情报『共有』。因此根据状况,立刻就可以把同伴呼叫过来支援了。

    正因为是那么麻烦的种族,才选择逃走这个选项的,但如果只有一体左右的树妖精的话,拉普拉斯还是有战胜的自信。

    但是,这次不一样。

    「那个是怪物阿。不会错的,比我还要强」

    拉普拉斯这么断言著。

    房间的空气变得沉重起来。

    「原来如此、魔王呢……。 卡萨利姆,你的想法是怎么样的?」

    卡萨利姆从鼻子哼了一声。

    「说过了吧、很麻烦。从人家的知识中,符合者只能想到一个人唷」

    「嘿欸、那家伙是谁啊?」

    少年对心情很沉重的卡萨利姆这么问了起来。

    「──魔王瓦伦泰恩。古老魔王之一,可以和全盛时期的我不分上下的男人」

    「真的假的。可以和会长不分上下的话,我逃走真是正解吶。 相信自己的直觉真是太好了呢」

    拉普拉斯耸著肩膀这么说。

    明明瞄准了日向不在的时候进行侵入的,没想到居然会遇到什么魔王──像这样,那表情像是在这么说著。

    「……哼─嗯。在西方圣教会的魔王、呢。难道说,法皇的正体就是魔王瓦伦泰恩是吗?」

    「那么、那家伙要干嘛? 魔王守护人类,太过意义不明了呢。会长,那个叫做瓦伦泰恩的,是个怎么样的家伙阿?」

    受到两人的视线,卡萨利姆开始回忆以前的记忆。

    手指一边咚咚的敲著同时闭起眼睛思索著,鲜明的想起了自身的过去。

    「不要看我这样,在以五百年为周期发生的大战,我也是活著度过了三次。因为是古老魔王的一人吶。 可是呢,这样的我在成为魔王的时候,早已经有六名魔王在了──」

    卡萨利姆这么说著。

    魔王瓦伦泰恩,是比卡萨利姆还要古老的魔王。那份强大的力量,和不死之王吸血鬼族之名十分相应。

    对于从长命的长耳族进化成妖死族的卡萨利姆而言,不死的象徵吸血鬼族的魔王瓦伦泰恩,确实是忌惮的存在。

    「──其实呢,和瓦伦泰恩有过好几次的死斗唷。可是都没有分出胜负。达到像我们的等级后,就算本人没事,周围的被害也是非常不得了的。对此进行商量──产生了以多数决作为决定的习惯,诞生了名为魔王的飨宴这种制度。拿到三名的票就可以决议,是在魔王还只有七人那时候所残留下来的唷」

    因为很麻烦,所以就这样继续吧──卡萨利姆很有气质的笑著这么说。虽然从男性口调一下转为女性口调实在很诡异,但本人并没有注意到。

    就这样笑了一会,卡萨利姆认真的这么告知。

    「正因为是人家,所以才可以断言喔。那个男人、瓦伦泰恩,只把人类和亚人当作饵食。那种男人成为人类的守护者什么的,就算天地反转也是不可能的唷」

    唔嗯、拉普拉斯这样点著头。

    少年也咀嚼著卡萨利姆的话思索著。

    「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什么协定之类的?」

    「那个呢、拉普拉斯。所谓的约定和协定,是只有对等者同士才能成立的唷?」

    「也是呢……」

    因为自己也觉得没有,拉普拉斯爽快的接受了。

    「而且,实在不认为像日向那种脑袋顽固的家伙,会和魔王在一起联手呢。这样的话果然,拉普拉斯所遇到的不是魔王,而是不知道名子的魔人吧?」

    像是同意拉普拉斯那样,少年也这么说著。但是,否定那个的是卡萨利姆。

    「不,那个男人就是瓦伦泰恩唷。说到真红色的光线飞舞交错,是他不会有错的。 瓦伦泰恩的别名叫做〝鲜血霸王〞,那个叫做血刃闪红波是把血液变成魔粒子化,是他的得意技」

    血刃闪红波,说是一种扩散粒子炮。

    把自身的血液变化成魔粒子、使出高威力的一击──能够保有可能做到这种事情的魔力的话,除了魔王本人以外实在是无法想像。

    卡萨利姆这么断言著。

    这样的话……。

    「也就是说,和拉普拉斯战斗的是魔王瓦伦泰恩没有错,无法认为那样的他会帮助人类、这样。所以说,法皇的正体果然就是魔王瓦伦泰恩不是吗?」

    「没错吶……这么想的话事情就说得通了。是怎样把瞒过日向的眼睛,这还是疑问就是了呢」

    对于念著嗯─的两人,卡萨利姆基本上也表示同意。

    「说的也是、这么想的话是最能接受的呢。的确还残留许多疑问,在意的点也不是没有……现在最重要的,是魔王瓦伦泰恩在只有法皇能进入的场所这个事实」

    卡萨利姆这么说著,把这次判明的事实给举列出来。

    「再问一次,他确实是魔王吗?」

    「没有错的吧。外表的特徵也和人家的记忆一致。而且,依魔王瓦伦泰恩的性格,实在不认为他会甘愿在别人之下……」

    「是阿,比我还要强的魔人实在想不到几个。没办法,有那种怪物在那边的话,这之上的调查太困难了」

    因为卡萨利姆和拉普拉斯的意见一致,少年也推定法皇的正体就是魔王瓦伦泰恩没有错。

    「不管哪边,这个情报都很有用呢。干的好唷、拉普拉斯」

    那张脸很明朗,可以窥见因为拿到使西方圣教会崩溃的秘密武器的喜悦。 对于判明了有强大的魔王在敌方势力这件事,那副表情上看不到一点不安的神色。

    以现在得到的情报为根据,思索著下次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呢。 少年一边享受著这种计谋,一边模拟著下次的策略……。

    ※

    「我的报告就到这里结束了,话说回来,克雷曼那家伙怎么样了?」

    拉普拉斯在自己的报告结束后,像是想起来那样的质问。

    对于那个质问,少年似乎是很无趣的皱起眉头,把黑艳的秀发往上泼的同时,像是抱怨的这么说。

    「那个阿、漂亮的失败了唷」

    「失败、是吗?」

    「阿阿。在你说的那个叫做利姆露的史莱姆和日向战斗为止都很顺利唷。 可是呢、那之后完全不行啊……」

    这么说著,这次少年开始说明状况。

    最初是,克雷曼对于魔王米莉姆的怀柔成功了。这是少年授予克雷曼的秘宝──支配的宝珠的魔力效果。

    对于这个成功,有必要知道可以束缚魔王米莉姆到什么程度。

    「然后,似乎是找了个适当的对手来进行魔王米莉姆的力量。在正体不明和不知道在哪里的魔王之中,选择了看起来头脑最简单的卡里昂为标的」

    接著少年的话,卡萨利姆也加入说明。

    「关于那点,是想著将兽王国尤拉扎尼亚给弄崩坏的。因为有许多的元奴隶的人类也在那,认为可以收集觉醒成真魔王的灵魂的……」

    在这里少年和卡萨利姆互相看了一下,叹息著。

    「用那些灵魂让克雷曼也能觉醒,这种一石二鸟之计呢」

    「没想到米莉姆暴走、擅自进行宣战布告了呢……」

    那个结果,给予了卡里昂他们一个礼拜多余的犹豫时间,把住在首都的人们全员进行避难了。

    「果然呢。我就觉得用魔法道具支配魔王是非常困难的唷。看来不设定详细条件的话果然不行呢」

    「那个希望能多给点信心呢。 人家所得意的可是、咒术唷? 〝咒术王〞的别名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因为支配的宝珠是我做的完美魔宝道具,是克雷曼那混蛋不会用」

    「那个已经无所谓了啦。总之,在兽王国收集灵魂失败了。然后下一个是把目标放在法鲁姆斯王国」

    「法鲁姆斯王国、是吗?」

    「阿阿。因为那个国家进行独自的召唤仪式、大量的持有著〝异世界人〞呢。想著差不多该削减他们的力量了。通过独自的管道将魔物之国的情报给放流出去,引起了贪心的王和侧近的兴趣了唷」

    「用有趣的东西让他们上钩就是了呢」

    那是在扶植猪头帝成为魔王的计画失败的时候,基于拉普拉斯的报告所想出的方法。煽动法鲁姆斯王国,对吉拉.特恩沛斯特连邦国进行发动战争的计画。

    如果是拥有多数魔人的他们国家的话,多少可以带走几名法鲁姆斯王国的〝异世界人〞吧、这样。

    趁著魔物们的首领利姆露单独行动的时候,由克雷曼的手下潜入他们国家。

    利姆露则预定作为日向的诱饵活跃著,真可说是一石二鸟的计画。但是──

    「真的、尽是些预想外的事。那个叫做利姆露的史莱姆,就算对手是日向,还是逃走了喔? 简直和你一样,是让人不能大意的家伙呢」

    「说的真是过分阿……」

    「如果只有这样的话还好──」

    「人家的预想是,法鲁姆斯王国的胜利是不可能动摇的。可是,魔物们的主人参战的话,这个预想就会有被颠覆的可能性。但老实说,不管是哪边胜利都无所谓唷。只是和胜利的一方进行交易而已,因为目的是由战争而产生的大量死亡──灵魂的收获而已。用那些灵魂,这次就可以让可爱的克雷曼觉醒了。本来该是这样的……」

    漂亮的失败了。

    结果是,法鲁姆斯王国的军势,被一匹魔物给消灭殆尽。

    「虽然很难相信,但这个是事实呢」

    「人家的特殊技能『企划者』所订立的计画,这还是第一次被搞乱到这种地步唷」

    少年失望著,卡萨利姆则是一脸愤慨。

    「等、等一下! 只有一匹、骗人的吧? 法鲁姆斯王国有那么小看魔物之国吗?」

    听到预想之外的话,拉普拉斯吓得叫了起来。

    回答那个的是卡萨利姆。

    「说过了吧、法鲁姆斯王国被好玩的饵给钓了起来。从骑士和魔法士为首,准备了二万的军势唷。那些被全灭了。和文字一样,确认了没有任何活著的家伙喔」

    「蛤啊!? 怎么可能……」

    听到这种让人无法置信的事情,拉普拉斯无言了。但等著拉普拉斯的是,更具冲击性的事实。

    「让人惊讶的还在后头。根据调查战场地的克雷曼的报告,尸体漂亮的全部消失了。这代表的意思是,那些尸体被当成供品召唤出、或是创造出魔物这件事……」

    「如果人家用那些尸体使用创造魔法:魔人形的话,不知道会产生出什么怪物唷? 不是单纯的尸体,倔强的战士们、而且战场是充满负面感情漩涡的最佳魔术环境。只要具备这些条件的话,最少也会诞生出准魔王级的魔物呢」

    「好像吧? 嘛、对我来说,无法回收灵魂这件事比较痛呢。听克雷曼所说的,似乎是连一片灵魂都没有残留下来呢。因为这样,让他觉醒的计画也失败了呢」

    这么说著,少年叹了口气。

    少年反省著进行太多作战是失败的要因。

    太过重视效率而使用过多的策略。因为这样,只要有一个地方露出破绽就会影响全局。

    有点太过贪心了吶,少年这么想著。

    「这样那个叫做利姆露的史莱姆,不就把灵魂连根吸收了吗?」

    「你在开什么玩笑啊、拉普拉斯? 你觉得那种事,是连魔王种都不是的魔人能办到的吗?」

    和卡萨利姆所说的一样。

    要制御收集而来的二万灵魂什么的,即使是精通于魔道者也很困难。如果硬要这么做的话,结果就会因为灵魂的魔素而暴走吧。

    而且如果真的成功了的话──

    「哈哈哈、就是说啊拉普拉斯。把两万灵魂一次夺走的话,那家伙现在不就变成了不得了的怪物吗?」

    少年对那可能性笑著带了过去。

    「说的也是呢。虽然一瞬间有这种不吉利的预感,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拉普拉斯把自己想到的疑问说出口,被两人嘲笑了。因为那个想法实在是太过飞跃了。

    从魔王种觉醒成真魔王的必要条件──那点连卡萨利姆也掌握不完全。但是,推测出恐怕大量的灵魂是必要的这点。

    要确认那成果,现在首先要的是让克雷曼进行实验。虽然打算让克雷曼和猪头帝担任实验对象,但讨厌的是这些计画全部以失败告终。

    因为连自己们都是这种状况,那个突然出现的史莱姆觉醒成〝真魔王〞什么的,依卡萨利姆的脑袋是绝对想不到的。

    虽然拉普拉斯的想法漂亮的一箭中的,但这个时候的三人并没有注意到。

    「也就是说,克雷曼那家伙现在倒底在干嘛……?」

    在自己必死的潜入西方圣教会的时候,克雷曼也有著克雷曼的辛苦之处吶、拉普拉斯这么想著。一边将眼光投向远方,一边这么质问著。

    「在待机唷。现在这个时候,必须避免这以上的大胆行动。幸运的是,米莉姆和自己宣言的一样,把兽王国变成灰烬之后就回去了。所以现在暂时告个段落,想要重新拟定战略」

    「喔? 也就是说,计画并不是全部失败这回事喽?」

    「喂喂、拉普拉斯唷,你这家伙太小看我了吧? 虽然力量失去了大半,但人家的本领可是谋略唷?」

    「就是这样。全部都失败的话,就算是我也会生气的喔? 虽然和计画有著各种差错,但还是达成了让法鲁姆斯王国弱化的目的。这样西方诸国那边也会变得比较容易掌握」

    「然后吉拉大森林的那些东西,就让他们成为对东之帝国的防波堤吧」

    「原来如此吶、会长。因为要和胜利者进行交易,所以魔物之国也没有毁灭的必要是吧!」

    对两人的说明拉普拉斯也接受了。

    立下就算跌倒也能获得利益的计画──这个就是,魔王卡萨利姆的特殊技能『企划者』的真髓。拉普拉斯想起这个,不断的在心中赞叹著。

    「由米莉姆打倒卡里昂这件事,可以证明支配的宝珠的确有效。作为示威行动十分足够了,接著就是看其他魔王们的行动而已了」

    「就是这样唷。所以就命令克雷曼谨慎的别做多余的行动。反正东之帝国也会行动,到时候还有回收灵魂的机会吧」

    「而且啊、西方圣教会的眼光也会著眼在魔物之国,对我们而言,那个国家残留下来比较方便唷」

    所以没有慌张的必要,两人这么说著。拉普拉斯也原来如此的接受了。

    「就是说,现在的敌人是西方圣教会呢?」

    「预定是那样」

    「但是,这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唷? 要说为什么的话,不好好掌握魔王和圣人可不行,随便出手的话会很危险呢」

    从正面监视著西方圣教会,避免和其他势力争斗。这就是现在的方针是吗、对拉普拉斯这样的质问,少年一脸正是如此的点著头。

    在掌握西方诸国以上,下了魔物之国必定会成为障碍这种判断。

    而且,还有另一个理由。

    活用上次失败的反省,这次就好好的品定敌人,避免两面同时作战这种想法。

    西方圣教会、还有在它背后的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就这样认定他们为敌人,一定会去打击他们。这次要慎重地、一边注意绝对不能露出马脚那样的进行著……。

    为了这个原因,魔物之国的存在不如说是正好。只要煽动西方圣教会的教义的话,把日向们的目光转往他们国家是很容易的。

    「名为利姆露的魔人的存在,作为教会是无法无视的呢。法鲁姆斯王国败退的现在,就算挥舞著圣战的名义,各国也会无法接受的吧。为了防止权威失坠,不管怎样都必须要打呢」

    「对。进行妨碍的同时好好的煽动两方的话,也许会变得两边都被击溃也说不定。我们只需要静静等待两边同时变弱的机会到来就可以了」

    这么说著,少年邪恶的微笑了一下。

    有著面对精强的二万军队,单枪匹马就将其全灭的魔人在,日向不出马的话是无法对应的这件事相当的明白。就瞄准那个时候,进行各种策略吧。

    像是已经拟定好计画那样,对拉普拉斯说明时一点迷茫都看不见。

    「问题是,你的报告有著预想之外的点在唷、拉普拉斯」

    「就是说呢。没想到、魔王瓦伦泰恩也会参一脚呢。话说、是真的联手了吗? 从日向的性格来说,帮助魔王什么的实在是无法想像就是了」

    少年和卡萨利姆也稍微愤慨的样子。没有魔王瓦伦泰恩的存在的话,西方圣教会的攻略将会更加简单这样的说著。

    虽然并不是自己所造成的关系,但有点尴尬的拉普拉斯,像是说著藉口一样的开口。

    「那个我知道啦,但只是要不妨碍调查进行的那样把魔王引诱出去的话,不管怎样还是办的到吧?」

    「嗯? 这是什么意思、拉普拉斯?」

    「不、交代克雷曼发动魔王们的飨宴不就好了。因为现在魔王芙雷也进行著协助,可以发动包含魔王米莉姆在内的连名了吧?」

    魔王们的飨宴──确实举行那个的话,就可以把全部魔王都召集起来了。

    「──原来如此。确实这样的话,好像可以把魔王瓦伦泰恩引出圣地呢」

    对于拉普拉斯的提案,少年稍微笑著点头。

    「嘿欸、对拉普拉斯来说很聪明不是吗。之后只要看准时机,将日向从圣地赶出来的话,你的调查也会一帆风顺呢」

    「咦!? 难道说、又是我要过去吗?」

    「当然啊?」

    「当然的吧?」

    哎呀哎呀、拉普拉斯这么想著。

    但是少年和卡萨利姆一点都不在意。

    就这样,和拉普拉斯的意愿什么的无关,魔人们决定好了新的计画。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