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六卷 第六章 八星魔王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六卷 第六章 八星魔王

    在我把克雷曼吃掉的同时,红发的魔王奇伊站了起来。

    然后,严肃的说。

    「漂亮。就认可你从今天起称为魔王吧。有反对的家伙在吗?」

    没有人持反对意见的样子。看来是都承认我为魔王,总算是能放下心了。

    实际上,在这里与其他魔王为敌的话,根本就是自杀行为。

    但是,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样子。

    对著解除隔离战域的我,拉米莉丝飞过来这么说。

    「人家就知道利姆露是想做的时候就能办到的家伙喔! 那么那么,要承认你为人家的徒弟也可以喔?」

    「啊、因为这样就很够了。徒弟就算了吧」

    「为什么啊!? 有什么关系,就老实当我徒弟就好了啊」

    嘟著嘴的拉米莉丝。

    与此相对的,米莉姆就好像获胜般说道。

    「哼哼嗯! 因为利姆露是我的朋友吶。好像不想和你扯上关系呢?」

    「咦!? 骗人、等等! 利姆露她骗人的对吧?」

    「哇哈哈哈哈! 你这家伙被排挤了呐、拉米莉丝!」

    「什么─!? 嘿!」

    受到了米莉姆的挑拨,拉米莉丝朝著米莉姆的脸上飞踢了过去。

    米莉姆轻松回避掉后放声高笑著。

    那二个人,感情似乎比想的还要好的样子。

    另一方面。

    维鲁多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很亲昵的在和魔王达古琉路说著话。

    正在训练压抑妖气中,如此的在和达古琉路炫耀著的样子。

    然后手指著我,「看到了吗、达古琉路? 那个,是很好的范本吧」之类的,得意的说起来。

    达古琉路很有自己风格的,「的确呐。虽然只有一瞬间,但能感受到爆发性的魔素量。 居然这么完美的隐藏起来啊」这么说著,同意著维鲁多拉的话。

    维鲁多拉,似乎担任我和克雷曼之战的解说员。

    真的,能不能不要这样啊。就是因为好像会发生这种事,才只拜托你看家而已啊……。

    是在战斗结束的同时也失去了兴趣吗,迪诺好像很困的开口说道。

    「嘛、不是很好吗?」

    然后爽快的这么说著。

    让人无法掌握,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魔王。但是能够接受的样子,这样就好了。

    雷恩则是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

    「哼,谁成为魔王都和我都没兴趣。随你们高兴吧」

    真是个冷淡的家伙。

    芙雷和卡利昂也没有异议的样子。

    这样的话,还剩下一个人……。

    那个时候,始终保持沉默的魔王瓦伦泰恩重重的往前踏了一步。

    「唔姆。余对于下贱的史莱姆成为魔王什么的,虽然是绝对不想承认──」

    有著辉煌帝王风范的瓦伦泰恩,似乎看不起我的这么说著。

    看来是反对、吗。但是,以多数决来看已经承认我为魔王这点是不会错的。

    那就没问题了呐,正当我想当作没听到的时候。

    「库阿───哈、哈、哈。奴才,你是在侮辱吾友吗? 喂、米露丝呦,一点都没有随从该有的样子喔。需要吾来帮你教育一下吗?」

    维鲁多拉以一副很熟的模样,向魔王瓦伦泰恩的女仆小姐搭起话来。

    等、喂! 你想干嘛、大叔!?

    「是指什么呢? 我是魔王瓦伦泰恩大人忠实的侍女喔?」

    米露丝以冷澈的声音,犹如冰雪般的表情回应著维鲁多拉。

    「喂、不可以啦! 巴伦泰恩现在隐藏著身分。维鲁多拉唷、不可以说出来啦!」

    欸、米莉姆小姐? 你刚才,可是完全暴露出来了喔!?

    虽然我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会不会是这样,果然推测是正确的样子。

    这位美少女女仆,米露丝才是真正的魔王。

    米露丝以光靠视线就可以杀人的眼神,狠狠的瞪著米莉姆。

    「啊!」

    米莉姆也注意到这点了,很尴尬的吹著口哨装傻著。

    那个,没有发出声音喔。而且,就算做那种事也没用吧。米露丝看起来不像是可以开玩笑带过的,做那种事似乎也没办法解除她的愤怒。

    米露丝厌恶的环视著周围。

    那双眼睛,是想把全员都杀掉企图湮灭证据之人的眼神。

    非常的好战,好像是个危险人物。但幸运的是,米露丝似乎放弃与在场全员为敌的样子。

    「啧、可恨的邪龙混蛋。到底要妨碍妾身到什么地步……。 而且你这家伙,连妾身的名字都忘了吗。真的是,还是很会欺负别人啊」

    气氛急转直下,米露丝──不,魔王巴伦泰恩如此说道。

    看来维鲁多拉比想的还要来的随便,连名字都记错了。那点似乎让魔王巴伦泰恩更加生气的样子。

    「算了。就称妾身为巴伦泰恩就可以了」

    巴伦泰恩很不愉快的这么告知著。

    接著在那之后,巴伦泰恩在解放那膨大魔力的同时,外观也在一瞬间变貌了。与此相伴,服装也从女仆服变成了豪华的漆黑歌德礼服。

    魔法换装──米莉姆也很拿手的,快速换装魔法。

    接著出现的是,倾国倾城的美少女。

    啊啊、果然。真货就是不一样。

    虽然魔王瓦伦泰恩也不是省油的灯,但次元完全不同。兼具美与力量的魔王,现在,在此现临。

    「罗伊喔,你可以先回去了」

    换好装的巴伦泰恩,以王者的姿态如此命令著现魔王瓦伦泰恩。看起来魔王瓦伦泰恩的本名,好像叫做罗伊的样子。

    「可是、巴伦泰恩大人──」

    「只有在这些人面前暴露正体而已,一开始就没有隐藏的意义」

    如此断言的巴伦泰恩怒视著维鲁多拉。维鲁多拉则是很不自在的「吾、没有错。吾又不知道……」像这样,一边闪著巴伦泰恩的视线,一边说著连藉口都称不上的事。

    然后罪魁祸首的米莉姆,那边已经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了。 在米莉姆心中,这件事已经是结束了的事情吧。还是老样子不管在哪都是自我中心。

    也许是对这点比谁都还要理解,巴伦泰恩相当生气的同时,似乎也不打算多抱怨什么的样子。

    像是转换心情一样,现在只对著采取隶从者之礼的罗伊严加告诫而已。

    「而且,还有些在意的事情。克雷曼那家伙,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在看到你的时候视线停住了喔? 也许和之前侵入妾身领土的垃圾虫有关连也说不定,回去把警备提升到最高层级」

    这样。

    看来克雷曼,是这边那边的到处找架吵的样子。这下子,会被讨厌也是没办法的。

    虽然有可能只是在探查所在不明的巴伦泰恩领土也说不定,但还真是乱来的家伙。情报战也是,越过界做的太过火会很麻烦的。

    「──遵命」

    罗伊这么说了之后,就一个人从这里离开回去了。

    无法忤逆巴伦泰恩的命令。然后那个,并不是说罗伊对魔王的宝座有所眷恋,而是表示罗伊在真正的意义上都是个影武者。

    然后这些,也都证明了巴伦泰恩的权势。

    就这样,巴伦泰恩再度回到了魔王的宝座。

    那么,重新开始吧。

    我从『胃袋』中把圆桌给拿了出来,整理好。

    在弄坏掉之前收纳进去是正解。在隔离战域准备好之前就开战的话,一定会被弄坏的吧。要我赔偿这个看起来很贵的圆桌什么的,我才不要呢。

    魔王们围坐著圆桌旁,奇伊的二位女仆则是准备好红茶。

    然后旁边的雷恩,突然说道。

    「──啊啊,想起来了。虽然是听到卡萨利姆这名字后才想起来,那是我杀掉的魔王吶」

    差点没把红茶喷出来。

    冷不防的在说什么啊,雷恩这家伙。

    「你认识吗,雷恩?」

    为什么你会不认识啊,米莉姆小姐?

    其他魔王的反应也都很类似。

    那是、谁啊? 像这种反应很多。

    拉米莉丝也是,已经完全忘记了。不是说记忆都有残留下来吗? 虽然想这么吐槽,但因为很可悲所以就算了。

    ──那,卡萨利姆是在指什么东西?

    《……解。克雷曼所求救之人的名字,是叫做『卡萨利姆』》

    啊、没错没错! 想起来了。

    有叫过那个名字呢。我有好好记得啦,不要用那种像看著米莉姆和拉米莉丝同类的眼神看著我。

    「然后那个卡萨利姆,和克雷曼有什么关系呢?」

    试著这么询问后,回答这点的是卡利昂。

    「卡萨利姆,就是指〝咒术王〞喔。 米莉姆啊,是你和卡萨利姆推荐我成为魔王的吧?」

    「啊啊、是在说那家伙啊。 说〝咒术王〞的话我就知道了。是吗,雷恩杀掉的魔王就是那家伙啊」

    不是本名,而是记住别名的样子。稍微能接受了。

    话说回来,雷恩所打倒的魔王的话,应该只有那家伙一个人才对吧。虽然是猜测,但因为是无聊的事情所以已经忘记了吧……。

    「没错。卡萨利姆确实,也和克雷曼一样是妖死族。而且,听说还是自力从长耳族进化而来的特殊变异个体。 因为本大爷个人和他蛮亲近的,有听他说过。 虽然也知道克雷曼从卡萨利姆那边继承了地盘,那些家伙背地里还有联系吶」

    卡利昂很是怀旧般的如此告知过来。和克雷曼不同关于卡萨利姆,卡利昂对他的印象并没有很差的样子。

    喔呀,等等喔?好像听到不能当作没听见的事,卡萨利姆也是妖死族的话……。

    「难道说,卡萨利姆还活著吗? 乍看之下是被雷恩所杀掉,其实是躲在某处是吗?」

    「啊啊,那家伙也许办得到吶。 因为卡萨利姆那家伙,是比克雷曼还不可大意,脑筋转得很快的男人啊」

    因为卡利昂也同意,所以这个推测说不定是正确的。

    「没想到会被说是我让他逃走的吶。我会帮助你成为魔王,所以就来当我的部下吧,曾经被他像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所劝诱。因为拒绝也很麻烦,所以就变成把那家伙打倒夺取他地位这样了。不管他之后是生是死,都和我没有关系」

    雷恩里所当然的说道。

    嘛、的确是,雷恩只是展现实力而已,也没有打算杀了他吧。对卡萨利姆的生死什么的完全没有兴趣。

    「喂喂、雷恩啊。就因为你那种态度,才会被克雷曼所怨恨的吧」

    「哼,与我何干」

    对于卡利昂的劝谏,雷恩不在意的回答。嘛、的确是,对雷恩而言的话就只是添麻烦而已。

    话说回来,克雷曼也有在找雷恩的碴吗。还真是全方位吶。 真的很聪明吗,让人不禁产生疑问。

    但是这些,虽然很勉强,但能从卡萨利姆和克雷曼的目论中看出点端倪。

    因为雷恩成为魔王是二百年前左右的事了,卡萨利姆和克雷曼都已经是魔王了,所以是想要增加同伴吧。

    这次克雷曼所觊觎的猪头帝魔王化计画也是,让人感觉是模仿那个计画吶。 为了要增加这魔王们的飨宴中的发言力,所以才想要增加协力者。

    也就是在想著组织票,这种不像魔王般的姑息想法。

    因为相当有效,也不是不能理解就是了呢。

    「克雷曼的同伴中有叫做〝中庸小丑连〞的人在。 那些家伙们在人类之中也有协力者潜伏著,也许有复活的卡萨利姆凭依在人类身上的可能性在吶」

    我如此的述说著自己的看法。

    在被雷恩打倒的时候,卡萨利姆的肉体似乎就消灭了。 因此,想要复活的话首先就是从精神体著手了。

    这么一来的话,会凭依在其他生命体身上这种想法也很自然了。

    而且,在魔王们居住的领地内复活的话立刻就会穿帮了吧,考虑到至今为止都没有发生这种事情,只能认为他并没有隐藏在魔王领域内了。

    「这想法也许是正确的吶。雷恩的攻击,是连精神都可以破坏的。 卡萨利姆要是苟活下来,就算褒奖他一下也可以喔? 而且啊,就算是我们恶魔族,要从灵魂状态下复活,也需要花费以数百年为单位的时间喔。妖死族的话更不用说,我不认为他可以靠自己复活」

    真让人吃惊,对于我的想法,奇伊居然赞同了。

    和身为精神生命体的恶魔族不同,妖死族依存著肉体。 因此,要从星幽体复活需要花费很多时间,不如说能苟延残喘活下来就是个奇迹了吧。

    奇伊的说明主要就是在说这些事。

    也就是说,有谁在帮忙的可能性很高是吗。

    虽然好像总算是连接到一起了,但似乎不会再出现这之上的确定情报了。

    「嘛、不管怎样,就以卡萨利姆已经复活这想法来警戒著吧。 因为杀掉克雷曼这件事,感觉好像会被记恨的样子吶」

    「哇哈哈哈哈! 利姆露唷、你这家伙比他强,没有必要担心吧?」

    「笨蛋东西,这么大意可是会导致败北的喔!」

    我这么说著,把米莉姆的话给打发掉。

    同时也对自己谨记在心。

    因为这次的大胜利使得克雷曼的势力一扫而空,虽然觉得暂时之间敌人不会有所行动,但就算这样大意还是禁物。 自己一个人的话还无所谓,但现在我有必须要守护的同伴们。

    今后也要更加投力于防卫,考虑各式各样的策略才行。

    这种闲聊结束后,会议再度开始。

    因为身为司仪的克雷曼已经退场,所以作为代表就由奇伊来发言的样子。

    「虽然这次的议题是卡利昂的背叛、还有关于那边利姆露的抬头,但问题已经解决了。 卡利昂并没有背叛,利姆露也展现了作为魔王的力量了吶。 虽然我觉得就这样结束也可以,但机会难得,有想说什么的家伙在吗?」

    就像是在等这句话一样,芙雷开起口来。

    「可以吗? 现在正好是宴会的高潮,我的提案与其说是提案不如说是愿望喔?」

    「可以,说说看吧」

    奇伊应诺,芙雷点了点头继续说。

    「我从今天开始,将要侍奉米莉姆。 因为如此,所以想要归还魔王的地位呢」

    然后,这么的丢出了炸弹发言。

    「喂喂喂、太突然了吧?」

    「等等芙雷! 我可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喔!?」

    「欸欸,我没有说嘛。可是呢,从以前就在考虑了喔?」

    这么说著的芙雷眯起了双眼,像是在眺望著远方一样。

    ●

    芙雷回忆起来。

    那是和米莉姆之间的对话,成为让芙雷决定相信米莉姆契机的对话。

    『吶、芙雷,要不要和我当朋友啊?』

    『──为什么在说这种事?』

    『利姆露啊,和他成为朋友了喔! 朋友可是好东西喔。要是有麻烦事的话,就会互相帮忙喔!』

    『哎呀、是这样吗? 我说、米莉姆……你要是能帮我的话,和你成为朋友也可以喔?』

    『真的吗!? 说好了喔!』

    『哎呀、好开心喔。可是呢,因为我很谨慎,所以要等你有好好遵守约定后才能相信你喔』

    『我知道了! 这下子我们也是朋友了!』

    芙雷并不相信克雷曼。所以相信米莉姆,把自身的保身与克雷曼的提案放到天坪上相比较,选择了无视克雷曼的提案。

    如果米莉姆没有遵守约定的话……。

    如果米莉姆真的被操纵了的话……。

    虽然有种种不安,但芙雷还是全赌在米莉姆身上。

    结果,赌赢了。

    这就是,理由。

    芙雷决定相信米莉姆,然后下定决心为她工作的理由。

    这就是谁都不相信独自活下来的孤高女王,第一次相信他人的瞬间。

    ●

    然后像是想起什么般的笑了一声,隐藏起其决心说道。

    「嘛、理由是有很多呢。但是最重要的理由是,我认为我作为魔王实在是太弱了喔。虽然看了刚才的战斗就可以确信了,我就算和克雷曼战斗也只能不相上下。而且,如果是对战觉醒后的克雷曼,不管怎样都战胜不了呢……」

    「但是芙雷唷,你所擅长的,是在天空中的高速飞行战吧? 不用如此看轻自己吧?」

    就算达古琉路来缓颊,但芙雷似乎是心意已决的样子。

    「确实,在空中战斗的话是我比较有利吧。但是,藉口对魔王是不管用的呢。而且,也有著虽然占尽有利之身,却什么办法都没有的情形,就我所知──」

    这么说著,芙雷朝我看了一眼。

    然后继续说道。

    「──所以呢,我已经决定要成为米莉姆的部下了喔。而且啊,米莉姆老是在任性妄为不是吗? 我想差不多也该是时候好好考虑自己领土的运营方针了吧?」

    也就是说芙雷,并不是只为了自己才这么说的吗。

    米莉姆的确是很危险,不能丢著不管。确实有必要有谁兼任监视者,辅助她的人在吧。

    虽然芙雷自己这么说,但就我来看的话并没有那么弱。不如说,在某种意义上是和克雷曼有所不同的策士,有看不透肚子里装什么的不妙感。

    嘛,因为是那种典型的女人好可怕的类型,所以感觉到很不妙吧。

    就算是这样,这个实现的话会怎么样呢?

    从不是作为魔王而是从者来思考的话,能成为米莉姆的得意战力这点是不会错的。

    虽然米莉姆好像没有国家,但要是芙雷加入伞下的话,就会有确定固实的领土了吗。

    这么一来的话,就不能不和米莉姆的国家建立国交了,但那里有芙雷的话,交涉也许就不会那么单纯简单了吶。

    但是,这样子好像也很有趣。

    「怎么样呢,不接受这个提案吗?」

    如此说著,芙雷把视线转向米莉姆。

    「可、可是,我是不持有人民主义的……」

    狼狈的米莉姆。

    就在米莉姆要拒绝这项提案的时候──

    「给我等等啊。这样的话,本大爷也有想说的事」

    这么说著,卡利昂插嘴到对话里头来。

    「我也是啊,是败给米莉姆一对一战斗之身。在这里就乾脆的,拜入你军门之下吧。名义上,魔王们都是同格的。 对手是勇者的话先不说,在输给一样是魔王之上,我认为应该要将此地位归还才行。所以啊,我称为魔王就到今天为止了。就是这样,我从今天开始就是米莉姆的部下了。多多指教吶、老大!」

    这边这位,似乎也没有要确认对方意思的样子。

    因为是信奉力量即正义的魔王们,这个理由也不是不能理解。可是吶……。

    米莉姆因为没有部下,所以也没有米莉姆的部下会反对这种事。但是,二位现魔王就这样加入麾下什么的,还有这种事的吗?

    「等一下卡利昂! 会决斗都是克雷曼的错喔! 我是被操纵的。 我才不知道这种事!」

    这太牵强吧。

    我觉得这种藉口是不管用的喔,米莉姆。

    其他魔王也都傻眼的看著米莉姆。

    「你这家伙,别说你不知道喔。刚才自己,『想要支配我是不可能的!』这样堂堂的说出来了吧!」

    用意外拿手的声音模仿,重现米莉姆台词的卡利昂。这家伙意外的很有艺人天分。

    「姆!? 那、那个是呢……」

    「嘛,那个筋肉笨蛋怎样都无所谓,我可以对吧,米莉姆?」

    「说、说那种事,是打算要骗我的吧? 成为部下的话,就不能轻松对话了吧? 也不能一起玩、一起恶作剧了吧!?」

    对于米莉姆的台词,芙雷摇了摇头。

    「不对,会变成不管什么时候都在一起,可以一起做些愉快的事情喔?」

    这么说著,开始对米莉姆洗脑──唆使。

    看吧。就是这样,所以才不能大意。

    卡利昂则是丢出直球。

    「我说啊,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你把我的国家给吹飞了吧! 虽然利姆露有说要帮助我们,但你这家伙也有要养我们的义务在啦!」

    虽然觉得没有这种义务,但米莉姆对困难的词汇很弱。

    卡利昂那家伙,比想的还要会思考吶。

    米莉姆是掉入卡利昂的策略中了吗,眼睛都快变成漩涡了。接著好像是觉得思考起来太麻烦,终于爆发了。

    「欸欸──啊! 我知道了。随便你们了啦!」

    米莉姆的头上像是火山爆发般的冒出烟来,放弃思考了。

    不愧是米莉姆。

    很聪明,却又不擅长思考。

    「卡利昂唷,这样真的可以吗?」

    「啊啊。本大爷也考虑了很多。并不是说要辞去兽王国之王的位置,而是想在米莉姆之上建筑新的体制喔」

    奇伊如此问,卡利昂则明确的回答著。

    「我很欣赏你。期待著再过几百年的话,你也能觉醒吧」

    用鼻子哼了一声,奇伊似乎很遗憾的这么说。

    但是那之后,立刻微笑著宣布。

    「好吧! 从现在开始,芙雷和卡利昂就不是魔王了。 就随你们希望,跟从米莉姆吧!」

    根据奇伊的宣言,二人正式从魔王的位子引退了。

    没有其他有意见的人在的样子。

    当然,我也没有意见。

    就这样,我正式被承认为魔王了。 与此同时,一名消灭,二名退位成为米莉姆的直属部下。

    十大魔王,现时点剩下八名。

    虽然以为这下子会议也该结束了,但似乎还剩下一个问题的样子。

    那个是,从我不经意的自言自语开始。

    「是吗,变得不是十大魔王了吶」

    对于这句话,魔王们的反应都是吓一跳。

    「伤脑筋啊? 这是威严上的问题,不想个新名称可不行啊」

    说出这种事的达古琉路。

    咦? 这种事有那么重要吗?

    「幸运的是,现在正好在魔王们的飨宴途中。全部魔王都聚集在这里,应该也能浮现出好点子来吧」

    连好像很讨厌开玩笑的巴伦泰恩,也很认真的说道。

    喂喂喂、名称怎样都无所谓吧?

    那种东西只要放著不管,人类们就会自己擅自取上名字了吧?

    「因为上次也很混乱呢。在要决定名称的时候又增增减减的,还为此开了好几次魔王们的飨宴呢!」

    咦!? 这种无聊事,可以成为开催魔王们的飨宴的理由吗!?

    拉米莉丝的确说过,这是集合魔王全员的特别场合这种夸张事……不,一开始只是单纯的茶会而已?

    已经怎样都好了吶。

    「没错没错。上次〝十大魔王〞的名号,结果不也是人类叫出来的吗? 我们拼命想也没有用吶。所以我已经不行了。连思考的力气都涌现不出来─了」

    不不不,在说不行之前,你根本什么都没在想吧。不要给我用那种至今为止都在努力思考的说话方式。

    「闭嘴,你们这些家伙。与其在那边抱怨,不如说点建设性的意见!」

    「你在说什么啊,巴伦泰恩。话说你不也是,全部都交给罗伊了不是─吗?」

    虽然巴伦泰恩像是替说出我心声一样的吐槽,但被迪诺给轻易反击了。和米莉姆与拉米莉丝不同,虽然怠惰但嘴巴还是很行的样子。

    是说,为什么想个名字需要花那么多时间啊。不如说,似乎是很认真的这么说著,魔王们其实很闲吗……?

    一听之下居然,上次是在持续好几年的讨论期间中,人类们就决定了〝十大魔王〞这个称呼的样子。这个是因为魔王数量的增减而定的,这个名称出现的时间点刚刚好。

    虽然结果就这样以此为名,但并不是谁都能接受的样子。

    真的是,有够无所谓的情报。

    「冷静点,你们这些家伙。正是这种时候,才要靠著平常看不到的协调性来渡过不是吗!」

    被断言平常没有协调性了。

    对于奇伊的这番言论,拉米莉丝脱口说道。

    「咦、可是……这次就、八大──」

    但是那句话,由于周围无言的压力而吞了下去。

    就像是要敷衍过去一般「没错。刚才、奇伊说的很好! 大家加油吧!」像这样,拉米莉丝把内容重新修正。

    八大魔王谁都无法认同的样子。

    但就算这样,也很难说有什么协调性。

    「哇哈哈哈哈哈! 那种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我累了。睡觉」

    立刻就出现一点协调性都没有的人们了。

    虽然和想的一样,真不愧是魔王们啊。

    还想著协调性什么都根本不可能吧,看来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然后,有个人出现打破这种尴尬气氛了。

    那个白目的男人,就在我的背后矗立著。

    「喔? 这种事的话,吾友利姆露可是很擅长的喔!」

    维鲁多拉。

    不知道维鲁多拉是不是因为感到无聊想早点回去,说出了这种话来。

    啧、魔王们的视线都集中在我身上了啦。

    与其说出这种话,还不如给我去看漫画比较好。 喂、已经看完了吗、最终卷。

    米莉姆的眼睛直直盯著维鲁多拉,不对、是维鲁多拉手上的漫画。 那双眼睛比瞄准好猎物的老鹰还要锐利,只能感到不好的预感。

    但是,现在好像不是说那个的时候。

    出现了同意维鲁多拉话的人了。

    正是拉米莉丝。

    「这么说来人家的贝雷塔也是,立刻就决定好名字了呢!」

    在说什么啊,把事情全部都丢给我了。

    这家伙……对我越来越不客气了吶。 这样下去不行,我决定当作没看到那个想拜托我的意图。

    看了一下周围,其他魔王的视线也满溢著期待感。

    糟了。包围网已经完成了吗!?

    魔王们无言的以眼神交会后,作为代表的奇伊站了起来。

    「今日,作为崭新魔王而立的利姆露唷,我想要给予你个美妙无比的特权」

    「啊、不用了啦,不需要」

    为了阻止他说下去,我很快的就拒绝了。但是,我的想法似乎太过天真了。

    咚! 伴随著一声巨响,有著黑曜石般光芒好像很贵的大圆桌,笔直的一分为二。

    奇伊维持著笑脸,无视我的拒绝继续说道。

    「没错。就为你献上,给予我等新称呼取名的权利。 像这种名誉万分的事情,你当然会欣然接受的对吧?」

    奇伊悠然漫步到我身边,一边抚摸我的脸颊一边如此告知著。

    这个是,撒娇的声音吗。

    虽然乍看之下很温柔,但那声音却缠绕著不由分说的气息在。

    虽然我打算无言不肯定也不否定的行使缄默权……。

    奇伊却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脸颊抚摸著,「话说回来啊,都是因为你把人数给减少才会有这个问题的吧? 当然会负起责任,好好的想个名字对吧?」像这样,一边轻咬著耳朵一边柔声说道。

    虽然从旁人来看的话只看见像恋人般的在撒娇,但事实上不是这样。

    这个是,胁迫啊!

    但是,这么一来我就没有拒绝的方法了。

    有够麻烦的……。

    嘛算了。

    「知道了啦,真是的。要是不喜欢的话,可不要抱怨喔?」

    我也放弃,不甘不愿的接受了。

    魔王们则都是一脸安心的满面笑容。

    连要求再来一杯茶的人都出现了。 一副已经结束了的样子,完全丢给别人了。

    那么,那些家伙们就不管了。

    因为是八位魔王,所以觉得八大魔王也可以……不,果然还是很在意太过直白了。

    刚才拉米莉丝想说的是八大魔王吧,那个不行吶。要说为什么的话,那个瞬间周围那种不要再说下去了的压力,可是让人喘不过气吶。 要暴露在那种饱含威压的视线下,我也是敬谢不敏。

    八大魔王这个称呼行不通。

    那么……。

    说起来,今天晚上是新月呢。

    在夜空中闪烁的星星真是漂亮啊──

    「〝八星魔王〞怎么样? 会让人联想到八芒星?」

    这句话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沉默的时刻。

    魔王们闭上双眼,吟味著那番话。

    之后,大家一齐睁开双眼。

    「决定、了吶。太美妙了」

    「这样就赢了! 新时代来了!」

    「果然呢! 人家就知道利姆露可以做到!」

    「真厉害吶、难怪维鲁多拉会推荐你」

    「哼嗯。嘛、不错呢,就稍微认同你吧」

    「一瞬间啊! 好强吶。 我们上次的辛苦到底算什么!」

    「……呼姆」

    好像没有反对意见。

    太好了。 还想说要是有反对者的话,就用那家伙的名字来联想吶。

    虽然有点在意米莉姆对谁赢了什么,但还是不要深究下去吧。

    然后迪诺唷,我也很想问。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虽然有著各种想问到底的感想,但这里就靠大人的无视技能加油吧。

    就这样──

    魔王们就在今日就在此时,将以崭新的名号被世人所敬畏著。

    ※

    其名为,八星魔王──

    恶魔族──〝暗黑皇帝〞奇伊.葛利姆森。

    龙人族──〝破坏的暴君〞米莉姆.纳维。

    妖精族──〝迷宫妖精〞拉米莉丝。

    巨人族──〝大地之怒〞达古琉路。

    吸血鬼──〝夜魔女王〞巴伦泰恩。

    堕天族──〝沉睡支配者〞迪诺。

    人魔族──〝白金剑王〞雷恩.克罗姆维尔。

    还有我。

    妖魔族──〝新星〞莉姆露=特恩佩斯特。

    ──以上,八名。

    从今天开始,就此揭开新魔王时代的序幕。

    首先是,支配领域的分配。

    我的支配领域是,吉拉大森林全域。

    是破格的待遇。

    但是,米莉姆更厉害。

    芙雷和卡利昂,然后还有克雷曼的领地统合起来,那些全部都变成由米莉姆所支配。

    说是这么说,但只是挂名支配而已。

    因为领地的营运是由芙雷和卡利昂,然后还有信仰米莉姆的祀龙之民所进行的。

    而且旧克雷曼领地,也有和东之帝国间的缓冲地带在。 似乎要调查克雷曼是怎么管理的,也有必要构筑防卫线的样子。

    相当麻烦,有必要进行繁琐的作业吶。但是,因为那是米莉姆他们自己的事,救我而言,还是以自己的工作为优先。

    其他魔王的领地没有变动。

    没有领地的流浪者、隐蔽在支配地的人、居住在别片大陆的人、等等。 就像是这样,全员的所在地并不明朗,就算有变动我也不知道就是了呢。

    虽然魔王们都是任性妄为,但还是有能互相联络的手段。

    那个是,作为魔王的证据所被授予的〝戒指〞中的其中之一机能。 不只是能证明是本人而已,魔王们之间好像也能进行『超时空通话』的样子。

    不管是个人间的秘密通话、就连数名间集团通话的机能都有,是相当方便的魔法道具。

    这个戒指──魔王戒指的话,好像就算身陷『无限牢狱』之中都能够进行通话。

    因为相当方便,下次想要『解析鉴定』后来量产,这件事就当作秘密吧。

    克雷曼的策谋──从森林骚乱开始的一连串事件结束了,我也作为新魔王被认同了。

    虽然在意克雷曼的主人──卡萨利姆的存在,但魔王侧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就这样,我成为了八星魔王中的一柱。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