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六卷 终章 在神圣的场所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六卷 终章 在神圣的场所

    还以为要死了──这么想的同时,拉普拉斯拼命的逃著。

    和说好的一样,从魔王们的飨宴开催的时刻开始,试著侵入圣地。 朝著上回遭遇到魔王的〝奥之院〞前进,虽然往圣神殿内部的大圣堂那过去……。

    却在那里遭遇到最恶的人物了。

    最强的丽人,有著〝法皇直属近卫师团笔头骑士〞称号的圣骑士团长的,坂口日向。

    (等等! 怎么会这样,和约好的不同啊!?)

    对著不在场的雇主,拉普拉斯在心中抱怨著。

    说好的约定是,由雇主将日向给引诱出去这件事。

    阿哈哈、抱歉抱歉! 像这样,感觉好像听到了雇主轻挑的谢罪声。 虽然这当然是幻听,但还是让拉普拉斯感到十分火大。

    『居然潜伏在这神圣的场所,真是让人讨厌的虫子啊』

    听到坂口如此冷酷的声音的时候吓得魂都飞了,拉普拉斯连一丝犹豫也没有,立刻就选择了逃亡,结果总算是漂亮的逃脱了。

    没有办法前往〝奥之院〞,作战失败。

    但是,这不是拉普拉斯的责任。

    (就算难得魔王瓦伦泰恩不在,那个女的在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啊……)

    「怎么可能赢的了,那种怪物──」

    这么抱怨著,拉普拉斯早早就放弃,决定撤退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拉普拉斯想著。

    为什么最近,老是在逃跑啊。

    虽然从日向手中逃走是大胜利,连自己都想褒奖自己,但就算是这样也太无聊了。 考虑到最近运气不是很好,还是别太过自信能就这样逃走也许比较好──

    就在拉普拉斯这么想的时候。

    圣都外面的空间产生了扭曲,从那里感觉到了庞大的魔力波动。

    「喂……真的假的啊……」

    我不玩了啦,拉普拉斯产生了这种想哭的心情。

    那个反应不是上位魔人,很明显是不同格局的强大东西。而且,拉普拉斯还记得这股波长。

    「蝼蚁之辈。还敢现身在余之前吗!!」

    犹如烈火般的愤怒,魔王瓦伦泰恩的怒吼响彻云霄。

    「他妈的! 这次是魔王吗!?」

    怎么会这样,拉普拉斯不禁想为自己的不幸叹息。

    但是,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再度试著全力逃亡吧──

    「哼! 蝼蚁们都一个样吶。就那么喜欢四处逃亡吗?」

    ──突然,拉普拉斯从瓦伦泰恩的话中察觉到什么,停下了脚步。

    「你在说什么?」

    「哼,虽然和你没有关系,但就告诉你吧。 就在刚才,魔王克雷曼死了。那只姑息的愚蠢垃圾虫,也和你一样四处乱逃喔。 一边没出息的哭喊著吶」

    像是很厌恶般嘲笑的同时,瓦伦泰恩这么说著。

    「你说啥?」

    「哈、哈、哈,生什么气? 这和你没有关系吧?」

    「给我闭嘴! 喂、你说克雷曼死了,这是真的吗?」

    「哈──哈、哈、哈! 垃圾虫,不打自招了吶。你们果然有所联系啊。全部都如鲁米娜丝大人所想的一样!!」

    在哄然大笑的瓦伦泰恩面前,拉普拉斯呆然不已。

    无法置信,克雷曼死了。

    不是无法置信,而是不想相信,这么说才是正解。 因为对拉普拉斯而言,克雷曼虽然有点神经质,但却是个好伙伴、好朋友。

    「有什么好笑的、混蛋白痴!」

    「蝼蚁,你是在对谁……咕噗──!?」

    「大白痴! 不准、嘲笑、我的朋友!」

    殴杀。

    这句话再适合不过了,拉普拉斯的拳头停不下来。

    「咕、别太得意忘形了,蝼蚁啊!!」

    瓦伦泰恩的脸染上了愤怒与屈辱的赤红色,瞪著拉普拉斯吼道。

    不管再怎么被殴打,在有著『超速再生』的瓦伦泰恩之前都是没有意义的。 愚蠢之人,只能以死回报。瓦伦泰恩如此想著。

    连吐出的血都没有擦拭,不,鲜血已然化为真红色的雾散布在周围了──

    「去死吧,血刃闪红波!!」

    ──在绝对的血结界中,对著无处逃跑的拉普拉斯击出鲜血的粒子炮──无法击出。

    「没用啦。你已经死了」

    「──!?」

    瓦伦泰恩,无法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 有著压倒性力量的自己,居然被下贱的蝼蚁所玩弄。 明明应该以最强的必杀技来给予致命伤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能力却没有发动。

    确实,今天晚上是新月,是自己的力量降落到谷底的日子。 但是都到了魔王级,不可能有这种落差。

    影响没有弱体化到这种程度。这样的话,可以想到的原因就只有一个。

    拉普拉斯很强。

    然后这个原因是正确的。

    在拉普拉斯的手中,握有某个脉动著的物体。

    「──!!」

    「没错。这就是你的心脏。无法动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吧? 那也是我干的」

    拉普拉斯残酷的告知。

    瓦伦泰恩的身体,不知不觉的开始产生小小的颤抖。那就好像是……。

    (颤栗? 余、正在颤栗著!?)

    「注意到了吗,但是已经太迟了吶。没错。我很强」

    瓦伦泰恩脸色发青地浮现出绝望的表情。

    察觉到拉普拉斯手中握住的东西真的是自己的心脏,领悟到自己已经败北了。

    看到那副表情的拉普拉斯像是发狂般的笑著,一手捏碎心脏。

    胜败在一瞬间就分出来了。

    拉普拉斯不断笑著。

    ──啊啊,福特曼会生气吧。

    注意到拉普拉斯的警备兵全都被杀了。

    ──啊啊,媞亚一定会哭吧。

    一边试著一直线逃脱。

    ──这样的话,我就笑著吧。

    你这家伙真的是个笨蛋吶,只有拉普拉斯才能这么笑克雷曼。

    因为,这正是最适合〝狂喜的小丑〞的结局。

    不是生气,也不是哭泣。

    代替已经笑出不来的友人,拉普拉斯如此的嗤笑著。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