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七卷 前言 魔人的追悼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七卷 前言 魔人的追悼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wumi、蓝血中毒、Sophia Lian、优雅喵、Ⅷ不舞的墩盛、感谢鱼(外传)

    资源:钢之宅神

    校对、润色:wumi、蓝血中毒、Kong Jun

    克莱曼死了。

    拉普拉斯这样告诉大家,于是在场聚集的人都沉默了。

    “胡说!那样的事不可能!”

    愤怒着的大喊的人,是福特曼。

    然而,没有附和他的人。

    拉普拉斯,平时都是飘飘然的态度,从来没有表现出真诚的感情。但现在的他不是平常那种滑稽的态度,从他心情消沉的样子可以明白,谁都能够察觉得到,克莱曼的死是真的。

    “──昨晚,就是在那个魔王们的宴会的晚上,与克莱曼之间的联系断绝了。我的孩子,也就是那个东西联络不上。这个情况导出的唯一结论,就是克莱曼的死确实是事实……我并不想承认。拉普拉斯,即使现在已经收到你的报告,不想相信那孩子的死亡的心情还是……“

    在那样的氛围中,卡扎利姆严肃地说道。

    提亚嘶嘶的哭着。

    “真是失策。小看魔王们了。应该更加仔细地收集情报,再采取行动的。”

    黑发的男孩悔恨地说着。

    所谓的十大魔王,即是站在这个世界顶点的强者们。就算他们是同格的,当中有力量优劣是也是当然的。

    克莱曼用支配的咒法将魔王米莉姆成功控制的事,使这个事实被忘却了。

    不,不仅如此,还轻率的考虑着能将其他魔王也一起支配的这种想法。

    “如果这样说的话,提出方案的是我才对。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如今也无济于事了。”

    像是吹走沉重的空气,拉普拉斯做着滑稽的动作说道。

    “这件事情的话,是克莱曼是这个笨蛋独断而为。已经忠告过他不要大意,那家伙还是得意忘形而失败了。”

    对拉普拉斯继续说出这样嘲笑克莱曼的话,福特曼反驳道:

    “拉普拉斯!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呢!?”

    “这是事实,他很弱但还很嚣张,正因如此他死了。”

    “拉普拉斯──!”

    在愤怒支配下,福特曼开始殴打拉普拉斯。

    那个拳头,只是就这样停在没有避开的拉普拉斯的脸颊上。拉普拉斯没有动,就这样对视着福特曼。

    “干什么,想打一架吗?做你的对手也是可以的哟!”

    拉普拉斯露出轻视的笑容挑衅福特曼,福特曼的愤怒的矛头全部被引导到了自己身上。

    然而,拉普拉斯的想法被卡扎利姆看透了。

    “你们住手!悲伤的话大家都是一样的。”

    这样的一句喝止阻止了两人。

    “说得对。拉普拉斯,你一个人来扮演恶人,不像你的风格。与其那样,还不如让身为你们的雇主的我来。”

    之后接话的少年的言语,使福特曼终于理解了拉普拉斯的话是故意的。

    “是这样的吗──我很抱歉,拉普拉斯。”

    “……没关系。但是,会长和老板太坏了,好不容易我才演成坏人,不揭穿也行啊。"

    蹭着脸颊同时这样抱怨着的拉普拉斯的身姿很滑稽,因为这个,只是一点点,周围的气氛也变轻快了。

    魔人们重振精神,商讨关于今后的方针。

    只是单纯叹息的话,死去的克雷曼也得不到安息,卡扎利姆让大家的心情得到了转换,拜此所赐,到目前为止的第一次认真的对话才得以展开。

    “──那个地方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但是,根据魔王瓦伦泰恩的说法,克莱曼无疑是死了。但他是被谁干掉的就不清楚──”

    “要是我能打听到就好了”

    “不,我很高兴你没事。”

    “运气真是太好了。正好是新月,吸血鬼族的魔王瓦伦泰恩的力量大大减少,场所也是充满神圣气息的圣教会,所以你的攻击才能奏效啊……”

    谁也没有怀疑拉普拉斯的话。

    古老的魔王,与卡扎利姆势均力敌的对手──魔王瓦伦泰恩,拉普拉斯能取胜是各种各样的因素重叠的结果。

    而且拉普拉斯是仅次于卡扎利姆的实力者。中庸小丑连的副会长这个地位不是泛泛之辈能得到的,必须要有和地位相称的实力。

    所以综合所有说法,大家都坦率地接受了拉普拉斯的这个大成功。

    没有人注意到拉普拉斯报告中的谎言,商讨仍然继续着。

    “但是,变成棘手的事情了。”

    “是啊。克莱曼手上的基地,军队,财宝,一切都完了。真是大损失”

    在卡扎利姆喃喃地说,少年点点头。

    对那令人不安的内容,提亚质疑道。

    “啊,怎么回事?克雷曼被魔王们杀了是事实,不过,根据地应该没事吧?”

    “确实克莱曼的军队覆灭了,但仍然可能卷土重来的吧?基地里还有狂乱的圣人阿达鲁曼的。那个死灵之王是和我们能并列的强者,还有死灵龙,虽然比不上暴风大妖涡的威胁的程度。而且,会长张开的咒法也还在的吧?”

    提亚之后福特曼接着惊讶地问道,少年和卡扎利姆面面相觑。然后,面露难色地回答。

    “这就是今天让大家聚集在这的本意。”

    “托付给可雷曼的据点,昨天晚上都被攻陷了。难以置信的情况是这是那个史莱姆派来的,极少数的属下所为哦。”

    “什么?”

    “骗人!?”

    “怎么可能!那么,也就是说战场上看到的魔人们不是那个魔人莉姆露的全部战力──不,等等、等等哦,说起来那个水晶——”

    对于卡扎利姆的说明,拉普拉斯和提亚吃惊喊叫着。然后福特曼,脸上露出了好像想起什么似的那样的表情。

    对福特曼那样的话,少年点头表示赞同。

    “是这样的。拉普拉斯拍摄的影像里,有鬼人们被拍到了吧?可以认为那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拥有特A级战斗能力会比较好。”

    听了那个,福特曼变得沉默直至目瞪口呆。

    “──真的吗?”

    对于提亚的嘟哝,没有回答者。

    “至少在战场上没有那个叫莉姆露的史莱姆。据此能想到的作战,就是将正面战场作为诱饵,借着空隙打击根据地。如果是那个史莱姆的话,我的引以为傲的防御网打破了也不为过啊。”

    卡扎利姆这样说道,终于使在场的每个人终于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

    少年便接着发言。

    “所以,我想试着重新考虑未来的计划。”

    失去了大半的战力的如今,所有的作战行动都应该暂时冻结。原本仅仅只是克雷曼的死给大家的心留下大伤痕这样而已……

    幸运的是,还不是失去了一切。

    作为分散风险留下的资产,西方国家扎根的组织──就这样,以这两者为基础,对各国的政治影响力还健在。

    直接的战斗能力虽然锐减,但是,为了抓住各国的动向而派遣的,具有优秀的情报收集能力的部下都还在。

    对原本就是从零开始的少年来说,还有可能卷土重来。

    正因为如此──

    “我们现在暂时还是老实一点吧。克雷曼的事我表示很遗憾,但如果和魔王们敌对从而展开报复,我们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为了实现征服世界的野心, ,现在是得忍的时候啊。”

    全员点头。

    “赞成,我们在这十年里大大的扩张了势力范围,结果只是稍微增长了一点点实力而已。”

    “是啊,由于那个原因,克雷曼也

    得意忘形了嘛……””

    “嗯。虽然不甘心,现在着急也只会失败啊。”

    “虽然没办法接受,但也只能忍耐了吧……”

    怀着各种各样的想法,魔人们还是接受了少年的建议。

    “哈哈哈……接受吧福特曼,我还有留有你们这些最好的手牌呢。在这里无谋地行动的话,会连你们也一起失去的。”

    少年一边苦笑着,一边拍着福特曼的肩膀一边安慰。这是少年的真心,也是这次决断的理由。

    如果不在这里提醒的话,有可能会出现因为愤怒而暴走的人。

    而且,只要了解少年的那个想法,福特曼就不得不忍耐。

    “我明白了,老板。现在只是暂时将愤怒藏进肚子里,总有一天一定会大爆发的”

    福特曼也明白。仅仅一怒之下而找魔王们的麻烦,反而会被击败。

    正因为如此,才能坦率地接受少年的话。

    让福特曼满意后,少年环顾四周的魔人。

    “但是,被单方面教训还是很不爽。我们不出手,但能动嘴。给从克莱曼那儿把一切都夺走的史莱姆一些还击我觉得还是可以的。”

    少年嘴微微的扭曲,面带坏人一样的微笑。

    “要做什么?”

    没有回答卡扎利姆的问题,男孩轻轻微笑着,告诉道。

    “那只史莱姆是异常的。仅仅短短的几年内,就建成了那样的大势力。说实话,真是不敢相信,一般的话就不应该考虑敌对的,所以要摸清它的底细。为了这个目的,我想先去探查一下。”

    带着愉快的口气说完后,少年便缄口不言了。

    “呀咧呀咧,又在考虑什么坏事了么?嘛,与其说不要胡来要好一点,还不如请让我在旁边参观。”

    最后拉普拉斯耸着肩膀这样说完,在场的各位就解散了。

    于是魔人们在表舞台上暂时退场了。

    悄悄地…… 深深潜入黑暗。

    然后,为即将到来的复仇的那一天做准备,磨利各自的獠牙。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