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七卷 外传

    贾卢德·谬鲁麦尔是个大商人。

    不仅如此,他还是布鲁姆特王国地下社会的负责人——非法组织的头子。

    对金钱的管理极其严格,即便对手是贵族也绝不献媚,妄自尊大的男人——这样的评价,别说作为他地盘的布鲁姆特王国,甚至连印古拉西亚王国的人都都知道。

    然而实际上,谬鲁麦尔这个人却并不是很残忍无情。

    他为人意外的非常讲义气,也很会照顾人。

    他会给贫民和孤儿工作做,关照他们到不会饿肚子的地步。

    借出去的钱收不回来时,会让对方替自己干活偿还——至少,谬鲁麦尔自己是这么解释的。

    说起来,照顾无法从属自由联合的闲散人员的工作,就是交给谬鲁麦尔来担当的。

    正因为谬鲁麦尔是这样的角色,所以他在布鲁姆特王国上层之间也很吃得开。

    由于可以从更方面接受工作委托,所以在很多地方都有他的门路。

    靠这种东西,他要用借钱的方式让贵族欠自己人情简直轻而易举。

    谬鲁麦尔就这样巩固着自己的地盘,扎实的积蓄着力量。

    结果,在没有什么特色产业的布鲁姆特王国中,获得了拥有各种发言权的立场。

    为了与这样的谬鲁麦尔见面,我来到了布鲁姆特王国。

    这次目的有两个。

    为了让旅店的运营正式化,让他提供人才给我。

    还有另外一个,让他帮我调配食材。

    人才方面,我想雇佣一些会管财的人来。

    我治下的人鬼族(捣蛋哥布林)们在贝斯特的指导下,接待客人的工作已经做得相当有模有样。他们的服务质量,甚至到了让艾鲁比拉公爵和伽泽鲁王级别的人都有可能满足的程度。

    可是,能够管理好金钱的人物就压倒性的不足。

    即便是要教会他们小学生等级的算术,没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也办不到。

    这些家伙学习起来就是这么费时间,所以趁着闲暇之时学习的做法是行不通的。作为迄今为止都不需要学习的魔物,变成这样可以说是理所当然。

    和可以靠身体记住的技术不同,都不是擅长头脑劳动的家伙呢。

    办得到的人,凭感觉就能办得到。

    办不到的人,只能靠努力和积累社会经验慢慢学。

    因为后一种做法必然伴随着失败,所以帮忙进行善后的支援人员就是必须的。

    所以,我来找在擅长理财的商人圈中面子很广的谬鲁麦尔君了。

    真正的目的,是让他帮我收集食材再利用收集的成果开发新商品。

    例如,在之前会议上我想起来的拉面。

    不是速食拉面(方便面),而是想将真正的正宗拉面再现出来。

    这个世界也有蛋糕,所以仔细找找的话说不定同样能在什么地方发现拉面。我就是希望谬鲁麦尔替我找出这类东西。

    如果怎么也找不到的话,到时就该智慧之王老师出场了。

    《告。食品名:拉面的解析已完毕。必须食材有——》

    哼哼哼,不愧是。不愧是老师。

    这个世界的食材名字不停的在我脑子里显示出来。

    名称翻译的也很完美,做拉面需要的食材和这些食材的产地已经全都判明了。

    剩下的就是收集。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

    我们国家的住民,没有能前往那些地区的他国入国许可证。

    身为冒险者的我还好,其他人都没法充到这种采购的角色。

    可是,这又是个相当重要的问题。

    所以,我今天才会过来找谬鲁麦尔君就这事商量一下。

    那么,赶快尽到布鲁姆特王国的谬鲁麦尔的店里去吧。

    「谬鲁麦尔君,我来你这玩啦~!」

    掀开门帘,推开有点豪华的店门后,我随意的打了声招呼。

    可就在这时——

    「喂小鬼,你大刺刺的往哪儿闯呢?」

    我的招呼,只招来了好像黑道一样臭着一张脸的店员。

    而且听到外面的响动后,从店后面又再钻出来几个同类型的家伙。

    啊咧,好奇怪啊?

    因为谬鲁麦尔说过「您随时都可以过来玩,莉姆露老爷!」,所以我才毫不顾忌的过来打扰的……。

    「什么谬鲁麦尔——君啊!这个小鬼,居然敢用这么随便的叫法称呼谬鲁麦尔先生!」

    「喂,摆出这么小瞧人的态度,知不知道这样会有苦头吃啊?」「就算哭也不会饶过你啊,混蛋!」云云。

    全都拉着一张脸对我说出不得了的话。

    你们是哪里来的小混混吗,真想这么抱怨一句。

    「哎呀,真是抱歉哦。因为说了随时都可以过来玩才——」

    「混账东西!谬鲁麦尔先生怎么可能会搭理你这样的小鬼!!」

    「嘿嘿嘿,嘛,脸倒是长得挺可爱的,说不定是在打着骗骗谬鲁麦尔先生的主意吗」

    「很遗憾,那个人啊,喜欢的事该凸的地方使劲凸,该紧的地方用力紧类型的女人哦!像你这种只有脸还过得去的,人家才不会当成对象」

    「骗人可不行呐。不过,要我们当你的对象倒是可以哦?」

    我的话被店员们盖了过去。

    其中也有用让人不舒服的眼神看着我的家伙,感觉越来越火大了。

    「我说你们几个啊,我是谬鲁麦尔君的朋友来的!另外,我不是女人是男的。也没打算要骗他!」

    挺胸抬头的这么说了。

    嘛,虽然这次也有让他通融下拿点钱出来意思就是……。

    但是,这对他来说也是大好事一桩。

    谬鲁麦尔好像已经靠买卖回复药获得了巨大的利益,我就是来给他出那些赚来的钱要怎么用的提示点子的。

    在各国贩卖回复药,再用赚取的资金购买当地的特产。

    接下来利用那些特产,开发新商品出来。

    说好听点就是来求他融资,说难听点就是来套他的钱。

    我高兴,谬鲁麦尔也开心。以这样的双赢关系为目标,顺便还能赚大钱的主意。

    一般来说,【有机会能赚一笔】的说法会引起人们的警戒心。

    我是肯定拒绝的。

    【绝对可以赚到钱!】如果这么对人说的话,百分之百会被当做是在行骗。

    但!是!

    这回是真的可以赚到钱。

    智慧之王老师都说肯定会成功了,那么绝对可以获得利益的嘛。

    一定能说服谬鲁麦尔,让他接受的。

    所以这绝对不是在行骗,我的良心一点都不觉得疼哦。

    虽然我是带着这样的心情才像刚才那样堂堂正正的回应的——

    「闭嘴!那种事谁会信啊!」

    「靠说的不行的话,要我用这家伙帮你好好理解清楚吗?」

    结果这群家伙根本不听人说话,还出现了用腰上的佩剑恐吓的家伙。

    哎呀哎呀真是的,我在心里这么叹了口气。

    我和谬鲁麦尔手底下的人不熟,所以会变成这样也是无可奈何。

    看来只能靠实力说话了——就在我已经放弃的时候,一个以前有印象的家伙从店后面走了出来。

    「喂,你们几个,在店前面闹腾什么呢」

    顺着声音看过去,前方站着个让人怀念的男人——是彼特。

    和卡巴鲁他们在布鲁姆特王国遇到的,曾经是个骗子的男人。

    在那之后他担任了谬鲁麦尔的护卫角色,和我在印古拉西亚王国再次见面……看起来他是接着这段缘分,在那之后被谬鲁麦尔正是雇用了吧。

    「哟,这不是彼特嘛,最近过得还好吗?」

    「啊!?这、这不是莉姆露大人吗!?是!托您的福老子,不,小人过得很好!莉姆露大人也很精神真是比什么都好!!」

    看见我的彼特立刻立正站好,然后恭恭敬敬给我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真是夸张的家伙。

    「过得好就行了。话说,这几个家伙怎么也不让我进店,很让我头疼啊。你能不能帮我说说,告诉他们我真是谬鲁麦尔的朋友?」

    彼特应该是D+级的冒险者来着——后来我听说,他又升到C级了的样子——所以呢,他应该比这几个家伙懂事吧。虽然是抱着这种想法才拜托他的,没想到事情进展的比我想象的还顺利。

    「你、你们几个,想毁了这家店吗!?这就是那位莉姆露大人!!」

    彼特只是这么吼了一句,刚才对我诸多不满的家伙就全都原地抖起来了。

    所有人都像彼特一样立正站好,然后一起向我谢罪。

    「「「真、真是太对不起您了!!还请饶了我们——」」」

    说完,一丝不乱的向我深深鞠躬。

    所有人都眼中含泪,明明是大男人却怕的发抖。

    还以为他们怕的事彼特,但看起来知道了我的真面目才是真正原因。

    虽然没想到会把他们吓成这样,但我现在姑且也是魔王。

    谬鲁麦尔的话肯定知道这事,看来这些家伙们也听说了吧。

    那么,光是我的名字就让他发抖也就不奇怪了。

    早知道这样,一开始便报上名字就好了。就算是这些人,听到我的名字后也会干脆的让我进去吧。

    「这几个混账我过后会好好教育他们一顿的,还请您饶他们一次」

    彼特边这么说边也跟着低头了,所以就马上答应了他。

    我都这么干脆的饶过他们了,可这几个人被带走时还是一脸的悲壮感。

    「这、这位大人就是魔王——」

    「这不是和谬鲁麦尔先生墙上画里的样子完—全不同吗!」

    「骗人的吧?告诉我这是骗人的啊……」

    「我们几个,会被杀掉么……?」

    ——之类的。

    虽然听到里面有人哭着说了些意义不明的话,但这里就随便无视过去好了。

    ※

    「哎哟哎哟莉姆露大人诶!您肯来真是太好了!」

    「别这么死板嘛,谬鲁麦尔君!你和我是什么交情!」

    听到我笑着说出这句话,谬鲁麦尔好像很开心的也跟着笑了。

    他那个象征财富的肥胖大块头身子,乐得不停颤抖。

    不过,这人不愧是一流的商人。

    「哈哈哈,您这么说小的真是太开心啦。那么老爷,这次您来是有什么事呢?」

    就这样,马上换上一副紧张的表情,反过来向我提问。

    所以我也坏笑了一下准入交涉模式。

    「实际上,我这次给你带来一件大有赚头的事」

    「哦?那么,到底是什么事呢?」

    「其实啊——」

    我一边喝着谬鲁麦尔店里女店员端出来的红茶,一边仔细进行说明。

    听到关于开发新商品的话题后,谬鲁麦尔露出为难的表情陷入了沉默。

    「既然是总给小的很多关照的老爷提出来的,那不管是挑选有信用的人才的工作,还是调配食材的工作,小的都很乐意接下。但是,负责开发新商品的人才,这小的实在是……」

    谬鲁麦尔是商人,所以不会想到创作新食物的点子吧。

    就算擅于流通贩卖既存商品与新开发出来的商品,但开发新商品本身他似乎也觉得和自己隔行如隔山的样子。

    但是,我的目的也就只是调配食材而已。

    那之后的事,就给我们这边接手了。

    「不不,那方面由我们这边来做哦。谬鲁麦尔君,我这边只是希望你能把食材运到我的镇子里来而已。另外等新商品完成之后,我打算提供给通往布鲁姆斯王国道路沿途的旅店。所以到时定期提供食材的业务也拜托你啦」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如果老爷的计划能成功的话,小的这边同样也能增加新的商品,的意思吗?」

    「就是这么回事了。如果新商品能进入人气商品榜的话,你拿到你运营的同类店里去卖也可以哦」

    「什么!可是,小的觉得这么一来莉姆露大人您不就无法独占这一利益了……」

    「这个啊,刚才不是说了这是投资来的吗。你都先把钱贡献出来了,有利益返还时拉上你一起共享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可不是事业成功后把借来的钱还清就完事了。

    我好好将这一点做了说明。

    谬鲁麦尔看来也产生了兴趣,一边听着我说一边连连点头。

    「原来如此,有趣!既然是这样请务必让小的来协助您!!」

    说出这种话的谬鲁麦尔,和我定下了为我的计划出资的约定。

    比想象的还简单的就上钩了。

    库库库。

    谬鲁麦尔君,你太好搞定啦。

    要办的事已经办完,该问问我很在意的某件事了。

    「话说回来,从刚才开始我就很在意了……」

    正在确认我递出的契约书的谬鲁麦尔听到这句话停下了动作,把脸转向我。

    「有什么事吗?」

    「算是,有吧。那边挂在墙上的那幅画,那上面画的是我吗?」

    在摆满了彰显暴发户趣味的烧钱家具的这间接待室里,只有那幅装饰在墙上的画显得异彩出众。

    画中描绘的是一名美丽的女性与龙对峙的样子,但那位女性的外表太成熟了怎么想都和我的相貌不一样啊。

    「库呋呋呋,正是如此!是根据当时,在印古拉西亚您救下小的一命的情景,请有名的画家画出来的!」

    谬鲁麦尔像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开始演说。

    看起来他是为了不忘记当时的感动,不惜用魔法读取了记忆来再现当时的感觉。

    话说,这也太美化过头了吧。

    嘛,不过我的外貌的确原本是来自希兹女士的东西。

    所以被说成是美女也否定不了,但也没像画上这样——看上去简直是个女神,全身上下散发着神圣感啊。

    「哎呀,不过,这也稍微有点太夸张了吧?」

    「一点都不!小的觉得这样还不够呢!」

    陷入了被否定我指摘的谬鲁麦热情的描述自己感想的困境。

    来更换红茶的女店员一副已经习惯了的感觉,看来这场景已经是相当日常化了吧。

    不过这么一来,就算我向那群看店的混混报上自己的名字,他们大概也不会察觉到我就是这画上的莉姆露吧。

    毕竟,如果看惯了这幅画上的大人版本的我,肯定不会想到现在外表是小孩的我就是画中人本人。

    算了,事到如今纠结也没用。

    从下次开始就尽可能把现在这幅样子给更多人看到,让大家再也不会搞错吧。

    ※

    谬鲁麦尔遵照约定,从各国买来了大量食材。

    另外该说果然不出所料吗,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没有发现拉面这种料理。

    那么就按照预定,进行新菜品的开发吧。

    珍奇的食材不断被运来。

    等着这些食材的,是崭新的厨房和会如同我手足般工作的厨师们。

    这其中的代表,就是从初期开始就一直在朱菜手底下修行的,名为哥布奇的人鬼族。

    他因为自己的厨房被紫苑破坏悲痛不已,于是就以新厨房为交换条件,把他也卷进我的计划里来了。

    如果去拜托朱菜的话,这样的料理很简单就能再现出来。

    但是那么一来,就会变成今后得一直依靠朱菜才行。这种做法对她的负担太大了。

    所以这次,要代入我指挥之下的开发小队。

    绝对不是抱着什么想偷偷赞私房钱的想法哦。

    「那么莉姆露大人,究竟是怎样的料理呢?」

    听到哥布奇这么问,我坏笑着把商品拿了出来。

    在我的『胃袋』内完成的,刚做好的热腾腾的拉面。

    「这、这是!?」

    哥布奇盯着拉面吞了吞口水。

    「吃吃看吧」

    「是,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这句话,哥布奇开始品尝拉面。

    大概是看过我使用学会了吧,他筷子用的很顺手。

    吃了一口拉面再仔细品味一番后,哥布奇看着我用力点了点头。

    「这个可以有啊,莉姆露大人!这东西肯定能抓住大家的心的!」

    然后满脸喜色的兴奋叫了起来。

    「对吧?很美味吧?」

    「美味的乱七八糟的啊!那么,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料理呢?」「哈,哈,哈,把这种事研究出来就是你们的工作啦!」

    「——诶?」

    听到我笑着给出的通告,哥布奇带着困惑的表情定住了。

    看起来他没能明白我话里的意思,眼睛眨个不停。

    但是,我才会在意呢。

    用我的能力简简单单做出来就没有意义了。必须得好好的把料理方法给找出来才行。所以我才会把哥布奇找来,可你这么吃惊我也很头疼啊。

    「听好了,哥布奇,这间厨房随你怎么用。集合在这里的十个人你也可以当做弟子尽情使唤。然后,我希望你能拿眼前这碗拉面做范本,研究出谁也能做出这样拉面的料理方法出来!」

    我边这么说,边把我知道的制作拉面的方法教给哥布奇。

    面条要怎么做,汤底要怎么熬,还有其他关于制作拉面的笼统知识我全都告诉了他。

    但具体细节我一概不知,这方面就要靠哥布奇等人接下来努力了。

    「……也就是说,连莉姆露大人也不知道——不是,是可以随我喜欢怎么搞都行吧?」

    「就是如此哦?完成版我已经给你做出来了,你就拿去当参考给我尽情研究吧!」

    虽然内心里觉得自己的做法稍微有点太乱来,但我还是堂堂正正说出了这番话。

    毕竟,这是这次计划中最重要的环节,不过有多乱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我还有其他很多想要再现的原世界的料理呢。

    作为计划最初的一步我才只是选了拉面而已,现在可不是在意挫败的场合!

    哥布奇看来也很懂看气氛,于是照着我的希望回答了。

    「我知道了。既然是莉姆露大人的委托,那么请务必让我试试看!」

    「噢噢,真是可靠。加油哦,你能做得到的!」

    就这样哥布奇轻易就答应了下来。

    得到一间盖鲁特建造的厨房,并能帮忙协助能满足我的兴趣和实利——不对,是新事业,好像让他很得意。

    谢谢你,哥布奇。

    接下来他肯定会非常努力吧,我只需要等着值期待的东西出现就行了。

    ※

    那之后,事情比我想象的还顺利。

    完全把事情推到他人身上的我,将食材的调配扔给了谬鲁麦尔,将具体料理扔给了哥布奇。

    谬鲁麦尔毫不在乎的烧着钱,哥布奇觉都不睡的努力。

    我?

    我的工作是应援。

    戳着谬鲁麦尔的肥肚子卖萌要钱,在累趴的哥布奇身边给他唱应援歌。

    光是这样两人的立刻一笑,一个轻易把钱吐了出来,一个跳起来继续工作。

    终于,包括酱油、味增、猪骨三种口味,浓汤清汤两大分类的拉面被成功再现了出来。

    (译注,和国内都是以猪骨汤为底再细分为酱油味味增味的做法不同,在日本猪骨本身就算是一种调味)

    其他的诸如以小鱼干为汤底,或白鸡汤为汤底的商品也开发成功了。

    「太精彩了!不愧是哥布奇!」

    「唔嗯,的确非常美味呐。不愧是老爷推荐的菜色」

    我很满意,所以给出了合格的评价。这么一来就算拿去当成商品出售也不会产生问题了吧。

    被叫来试吃的谬鲁麦尔看上去也很满意的样子、一边赞不绝口,一边很美味的吃着。

    「非常感谢!在拉面上,我已经非常有自信了哦!」

    「唔嗯唔嗯,就是这个气势。接下来也拜托你了哦」

    「是!诶,啊咧?拉面的开发这不是已经告一段落了吗?」

    「就是说啊,老爷,都有这么多种类了,拿去开店已经十分足够了吧?」

    以为一切就此结束的二人,同时发出疑问。

    天真。

    我的野心,怎么可能就到此为止嘛。

    「库、库、库,太天真了你们,谁说过一切会到此为止了的?」

    「诶?」

    「可是——」

    我打断二人的话,拿出下一个野心菜品。

    家庭餐厅的王者,谁都知道的那道料理——汉堡排是也!

    「这、这是!」

    看到新料理的哥布奇一副干劲又上来了的样子。

    「哼哼哼,哥布奇啊,这道料理做出来并不难。但是,如果想让每个人都做出相同的味道,确实一件极难办到的事」

    「那么,您的意思是?」

    「想办法让那几个在你手下锻炼的人,每个人都能做出相同的味道!然后再以那个味道为基础,开发出有着各家店自己特色的独家版本汉堡排出来!」

    「原路如此!您是想让弟子们各自拥有自己的店,再让他们彼此竞争吗?」

    听到哥布奇这句话,我抛给他一个笑容。

    「看来你察觉到了呐,哥布奇。只要会做这道菜的人增多,相关的连锁店覆盖范围就会越来越广哦」

    「我知道了!就交给我哥布奇吧——!!」

    很好,我点了点头。

    正确的理解了我的意图的哥布奇,自己说不定也能拥有一家店的野心看来正在他胸中翻滚。

    不过,听了我们这番对话的谬鲁麦尔……。

    「就是说,还需要继续注入更多的资金吗……」

    在察觉到必要预算再次增加后,脸色变青了。

    但是,你不需要担心。

    「库、库、库,谬鲁麦尔君,你就放心吧!这些完成了的拉面,已经开始贩卖啦!不仅在我国国内,在道路沿途的旅店里也越来越受好评,所以我想差不多该在布鲁姆特王国推出了呢」

    「那,那么!?」

    「没错。也就是说,差不多该到回收期了呐」

    「噢噢噢噢,真不愧是,真不愧是莉姆露大人!」

    「没错没错」

    「库呋呋呋,一切都交给老爷小的就能安心了吧?明白了,包括下一次推出汉堡排的店的筹备在内,就请全交给小的谬鲁麦尔吧!」

    我一句话就让谬鲁麦尔的不安灰飞烟灭了。

    就这样,我在谬鲁麦尔回收到利益之前,成功从他那里得到了投资下一个计划的约定。

    在这之后,我们几个把谬鲁麦尔的资金像流水一样的花出去,一个劲的研发出各种新商品。

    途中曾今陷入因为暴露给维鲁多拉知道,结果只好把铁板烧教给它的困境,不过这也的展开也很有趣。

    就算出现损失,白费的也都是谬鲁麦尔的钱。

    然而我依旧完全不惧怕失败,只会强硬的继续推进计划……。

    结果最后,我们开发出了相当丰富的菜单。

    各旅店也鼓起劲竞争,销售业绩条越长越高。谬鲁麦尔遭受的损失,被这些业绩条轻易就给抵消了。

    「库呋呋呋呋,欲罢不能啊,这钱怎么赚也赚不完真是没办法呐!」

    「我说的没错吧,谬鲁麦尔君!全都和计划的一样呐!」

    「今后也请您多多关照了哦,老爷!」

    「这个是自然。作为代价,你懂的吧?」

    「当然了当然了,小的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有什么需要您尽管来就行!」

    「唔嗯,看来你很懂事嘛。今后我也会好好罩着你的哦」

    「是!是!以后您有事也尽管来找小的商量吧!」

    我结果谬鲁麦尔递过来的小袋子放进怀里,然后点了点头。

    里面装了什么我根本不用确认,肯定是平常装的那个。

    「哈!哈!哈!」

    「库!库!库!」

    我与谬鲁麦尔相视大笑。

    在旁边的哥布奇也很开心的打磨着新到手的料理器械。

    这是作为给他的奖赏,特意让谬鲁麦尔准备的。

    我既吃到了美味的食物,又扩充了钱包。

    谬鲁麦尔抢占了新类型交易,事业顺利发展。

    连哥布奇,被来自世界各地的珍奇食材与料理器械包围也很幸福的样子。

    和计划的一样,大家都获得了幸福。

    ※

    这次事件中诞生的各种菜品,后来全都提供给了通往阿鲁姆特王国和印古拉西亚王国道路沿途的旅店们。

    不仅如此,在通往矮人王国的道路上也进行了类似的开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甚至开始出现专门来这些旅店吃东西的旅人。

    接下来在这样的道路上,云集了听到有关传闻而赶来的各国料理人,让整条道路被各式各样的料理所充斥。

    ——在后世,这几条道路被冠以美食之道的名字。

    虽然这一名称的来源就是此次事件,但现在的我还不知道今后会变成那样。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