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九卷 幕间 问题发生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幕间 问题发生

    为了召开定例的报告会,大家都聚集到会议室来了.

    剩下的,就差缪尔迈尔了吧?

    时间为二十一点,是晚餐会刚结束后的时间带。

    还能听见外面热闹的嘈杂声,还有笛子和太鼓的声音。许可的时间是在二十二点之前,关于这点没有问题。

    来宾们居住的那些建筑,只要关上窗户就能完全隔音。这是为了避免有人因为外面的这些吵闹声而来投诉。

    就是这样,本来晚上我是想去逛夜店的,可是昨天一直都和大家一起搞到很晚。所以,今天才想着要提前接受报告。

    「朱菜,紫苑,辛苦了。演奏,真的非常好哟。真是让人吃惊啊」

    「唔呼呼,我可是偷偷练习了呢。原本我就很会唱歌,那个叫做钢琴的乐器,跟我的相性也很好。不过其实啊,我就只会弹那两首而已呢!」

    朱菜高兴地这样说。

    才刚开始就能弹成那样,这肯定是有天赋了。确实,在忙碌的空闲时间练习,能弹的曲子少是可以理解的。

    紫苑也是一样的吧。

    「我是和朱菜大人一起偷偷练习的。想让莉姆露大人大吃一惊,看样子是成功了呢!」

    紫苑也露出笑容。

    拉小提琴的紫苑,真的是凛然美丽,这里还是坦率的表扬她吧。

    「真是很帅哟。今后也会继续吧?」

    「是的,当然了! 我要更多更多的练习,将莉姆露大人记忆中的歌曲全部再现出来!!」

    「恩恩。我也想要听各种各样的曲子,所以就期待你咯!」

    没有什么时候能比今天的紫苑更可靠了。

    虽然平时总是让人感觉很残念,但今天的紫苑看上去十分闪耀。

    接着,转向伽比鲁。

    「伽比鲁,发表会很受好评哦。优树也很吃惊,伽泽鲁王也感到佩服。虽然有人说公开发表的内容太多了,不过我觉得很好」

    「哈哈,多谢夸奖!  主要还是依靠的贝斯塔殿下的力量,不过我也会竭尽全力的。在进行实验的过程中,不仅满足了好奇心,还渐渐的变得想要把这份心情传达给大家。……所以,一不小心好像干过头了」

    「不不,没有责备你。居然做了那样的研究,我也很吃惊,但是内容很有意思。来宾的各位也很感兴趣,已经是非常的成功了」

    我这样说后,伽比鲁很高兴似地安心的吐了口气.

    看来,还是相当的紧张.

    「也向贝斯塔传达一下」

    「知道了!」

    贝斯塔现在,应该在和伽泽鲁一起喝酒。

    说不定会被伽泽鲁教训一通,但那对贝斯塔来说算是奖赏吧。对贝斯塔来说伽泽鲁是永远憧憬的对象。

    至少在祭典期间,没有顾及的开怀畅饮也是可以的吧。

    从迪亚波罗那听取了武斗大会的情况。

    「要在决赛出场的六名选手已经确定了,要是我出场的话,这几个都算不上是问题。也去看过勇者了,呼呼呼,确实是一个很有趣的素材。在发生问题之前,需要我去先把他收拾掉吗?」

    「都说了那是不行的吧!」

    「遵照您的旨意。再继续报告的话,就会夺走莉姆露大人明天的乐趣了」

    在迪亚波罗看来,什么问题也没有。这样子,包含哥布塔和盖鲁德在内,八名选手就确定了。

    要是没有问题的话,这之后的就不听了。

    根据对战的安排,说不定能看到有趣的战斗,就像迪亚波罗说的那样,乐趣留在明天吧。

    从苍影那也得到了报告。

    孩子们也在享受着节日,也去参观了武斗大会预选,似乎还给正幸加油了呢。

    还有,吃的东西好像买的相当多。

    日向……。

    你作为监护人这样子真的好吗?

    真是担心孩子们是否会吃坏肚子。

    明天之后感觉这种状况还会继续下去,我还真是有点担心。

    就这样边和大家谈话,边等待缪尔迈尔。

    没什么问题的话,大概不到三十分钟就能结束了吧。

    与我这么乐观的想法不同的是,缪尔迈尔脸色发青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看他这种样子就让人感觉到发生了什么问题。

    「让,让您久等了」

    从缪尔迈尔的样子来看,是发生大问题了。

    平时天不怕地不怕就像有铁制心脏一样的缪尔迈尔,现在却无法隐藏动摇。

    「发生什么事了吗?」

    朱菜给缪尔迈尔端来冷茶。

    等待缪尔迈尔喘一口气后,我这样质问。

    「非常抱歉。发生了大问题,其实——」

    没有钱,缪尔迈尔这样说。

    零售商们要求付款,一直忙着应对此事。

    不不不,那是不可能的吧。

    在克雷曼的城堡里有相当多的装饰品,金银财宝也回收了。

    而且迪亚波罗也征收到了法鲁姆斯王国的一部分赔偿金,达到了星金币一千五百枚。用这些钱举办这样的祭典,就算举行一百次也还会有剩的呀。

    我带着这样的想法,对一脸困惑的缪尔迈尔提出疑问。

    「关于这个啊,不是预算的问题。魔王克雷曼的遗产,不能作为货币使用。因为不是现在的世界共通货币。古代王国的金币作为美术品的价值很高,在东之帝国上虽然也有流通……」

    就那样作为货币使用的国家也有,但是作为正式的货币没被认可。

    不是换成钱就行了吗,但是商人们不接受这种做法,要求支付矮人王国发行的金币。

    「刚开始也是用金币来支付没什么问题,不过到了中途就开始感觉有些奇怪了。但是到那个时候已经迟了」

    当国库金币用完的时候,似乎是缪尔迈尔用的私人财产在进行支付,但那也毕竟有限,所以就去向有交情的商人们询问情况。

    于是就得知了惊人的事实,那些与店主们新建立交易往来的的零售商们,提出只能以共通货币进行付款。

    如果是国家之间的交易,相互也可以使用商品抵销。不是使用现金,也有以字据进行支付的情况。

    总之就是需要支付的钱,不一定就非得在那个时候就支付现金。利息这一概念在这个世界上还很稀薄,这也只不过是采用了互相都没有损失的的交易手法之一而已。

    但是,当下我国还没有建立起信用。

    如果要求用现金支付的话,现在就不得不支付现金。

    缪尔迈尔也十分理解这一点,正因为如此,才会慎重的进行了预算管理,也严选交易对象。

    照缪尔迈尔的计算,会有更多大宗交易。那样的话,就可以使用星金币了,找零换来的金币也应该能满足当前的运转。

    就算不是这样,跟大铺子的店主们也是有多年的往来了,多少能够通融一下。现在看来,就连那些交情深厚的商人们也陷入困境了。

    「原来如此啊。无论怎么想,都感觉有什么人在刻意操作呢」

    我背后站着的迪亚波罗,听完了缪尔迈尔的话后这么说。

    缪尔迈尔也表示同意。

    「我也这么认为。没想到会用这样的方法来进行妨碍……」

    缪尔迈尔也认为这是什么人的妨碍工作吗。

    但是,究竟是谁……?

    「对不起,缪尔迈尔殿下。我什么也没有察觉到,令你那样操劳」

    利古路多这样说。

    利古路多也忙着对应来宾。尽管如此还是感到了责任,感受到这不是缪尔迈尔一个人的问题。

    是的,这不是缪尔迈尔的责任。

    「有人,想让我们丧失信用,是这样吧?」

    「就是这样。根据西方诸国评议会制定的国际规则,现金支付采用的是矮人王国制造的金币。虽然有的国家也有着独自的规则,但此次零售商们的要求符合西侧诸国制定的规则,是正当的理由……。」

    如果是自由组合所属的商人的话,就能够酌情商谈,毕竟在关税等方面进行了优惠,有着一定的信用关系。

    但是,这次引起问题的是,参加评议会的各个国家所属的正规商人们。

    他们所属于各自的国家,在国际规则这一正当原则下进行行动。

    即使将我们自己国家独自的规则进行说明,也不会简单的被接受吧。

    不对,在说这些之前——

    这么做会被让人认为这是我们全员合谋,故意引起问题。

    这样想的话,采用强硬的态度会引起反效果。

    用这种办法的话就正中对方下怀了。

    「强行实施我们的规则,可能会引起评议会的反对吗?」

    「先不说已经加入了评议会的情况,如果今后想要加入的话,现在的事态对我们相当不利啊」

    以古代王国的金币支付,一般来说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如果对方的目的是让我们丧失信用的话……。

    也有可能,是要试探我们是否有意志今后要遵守国际规则。

    「对方是,评议会的人吗?」

    「让零售商一点一点的混入涉及多方面领域的大商人之中的这个手段,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看来是个大人物呐。不惧怕亏损,采用的是一种不计损失的手段。依我看,他们的目的应该不仅仅是让这个国家的信用评价降低」

    缪尔迈尔,虽然出生小国,但在里世界中也是被人熟知的人物。

    被这样的缪尔迈尔断言为大人物,而且还无法探明对方的真身。看来这肯定是一个极其麻烦的对手。

    「不能强行实施这边的规则吗?」

    我对紫苑的话点点头。

    「啊啊啊,变聪明了啊,紫苑。如果将规则强加于人,西侧诸国就有可能不承认与我们之间的伙伴关系,对于想要和人类保持良好关系的我们来说,这是无论如何都要避免的事态」

    「但是,莉姆露大人的构想,萨利昂、布鲁蒙特,多瓦尔贡,法尔姆斯──不对,是法尔梅纳斯,还有魔王米莉姆大人的魔王领,不是要和这些国家一起创造共荣圈吗?  只要这个圈子的中心还是特恩佩斯特,无视我们对他们来说损失还比较大吧?」

    这家伙,真的是紫苑吗?

    说实话,真的很吃惊。

    我甚至都怀疑那是不是假紫苑了,居然正确地理解了我的想法。刚才说的话要点明确,直戳要害。

    「库呼呼呼呼,不愧是第一秘书紫苑殿下,你的发言是正确的」

    「是吧? 那为什么还要妨碍我们呢?既然不能无视的话,采取合作的态度给我们一个良好的印象才是上策吧?」

    真的令人吃惊啊,紫苑不是单纯嘴上说说而已,是真的理解了我的发言。而紫苑所指出的问题,也正是我想到的疑点。

    迪亚波罗做出了回答。

    「人类,真是不可思议的生物。明明不互相协作就不能生存下去,却又偏偏要在伙伴之间决定上下关系。然后,当有两个以上的集体相邻的场合,又会为了哪一方能处在上位而互相争执。又弱又可憐的他们,应该是非常害怕自己的权益受到损害吧。而这次的情况则是——」

    「哼。莉姆露大人构筑的共荣圈,他们担心会威胁到评议会的立场?」

    「正解」

    迪亚波罗的说明,实在是很容易理解。

    听了红丸的话,我也理解了。

    干部们也渐渐理解了,有的人开始愤怒起来。

    迪亚波罗愉快的嗤笑道「真是滑稽。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不接受莉姆露大人慈爱的愚蠢支配阶层,只要灭了他就好」还真是过激的言论啊。

    同意他的还是紫菀「呼呼、第二秘书也这么觉得吗?」他们俩还真是意气相投。

    好不容易才对她另眼相看了,结果看来紫苑的本质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那种事否决」

    两人都一副遗憾的样子。

    在这种时候,你们的反应还真是默契啊。

    「不管怎样,不能放置不管。要再调查一下那些商人们过去的雇主是谁吗?」

    苍影向我请求许可。

    也许可以抓住狐狸尾巴,这么做应该是必要的。

    但是,这也要等到开国祭结束以后了。眼下不能采取草率的行动,要做好应对各种情况的准备,等到渡过这个难关以后,到那时才是彻底查明敌人的时候。

    「虽然那件事很重要,但现在先等等。比起这个缪尔迈尔,支付期限到什么时候?有办法应付过去吗?」

    首先,展示出我们会遵守评议会规则的姿态,如果实在是不行,那到时候再临机应变。

    这不是战斗,不会伤害到人的生命。

    并不是那么紧急的情况。

    「是的,他们也在享受着祭典活动,现在是答应了可以等到开国祭结束后的第二天。虽然我的朋友们也和他们交涉了,也只能争取到这么一点让步——」

    祭典结束后的第二天——今天是第一天,所以期限是两天后,三天后是支付日。

    「现在我的朋友们也去筹钱了。还有将古代王国的金币和矮人金币交换,我们可能多少会承担一些损失。但是,就算这样也不知道能不能筹到马上就能动用的现金……」

    真严峻啊。

    嘛,说的也是。

    本来,光搬运这一点就很困难。

    如果是干部们,可以通过『空间移动』缩短时间,但是为了还不清楚究竟有没有的金币收集到处乱跑,是非常没效率的。

    还有一点,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说不定对方的目的就是要把干部们调出城镇,果然还是不要乱动的好。

    对了!

    记得好像有从兽王国进口金块,用这些尽快制造假金币的话怎样?

    使用我的『解析鉴定』进行复制的话,是不是就能能制作出即使用矮人王国的技术也难辨真伪的伪造金币了!?

    《解。不可能。矮人的金币,每个分别施加了刻印魔法,根据编号彻底地进行着管理,所以伪造马上就会被看穿吧》

    啊,是这样啊……。

    我从『胃袋』中取出一个金币看了看,确实刻着数字。

    确实我可以做出和真的一模一样的金币。但是同样的金币如果存在两枚,那这就会成为伪造的证据了。

    真是的,干嘛在这上面发挥那多余的精巧技术能力啊。

    说起来,货币伪造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是死罪的吧,在这个世界是通过魔法和技术的融合,实现的完全管理。

    既然统一了货币,那么当然不能那么简单的就被伪造了。

    「伪造不行,收购大概也不可能………」

    全体对我的话点头。

    「那么,虽然多少会吃点亏,就用现货──多一些金块进行支付,这样如何?」

    如果是这样的话,商人们应该也能接受吧?

    「对于利益敏感的商人,应该会接受这个提案吧。但是,这个提案绝对反对!」

    我还觉得是个好的方案呢,但缪尔迈尔猛烈反对。

    听听他的理由。

    「这样会暴露自身的弱点喎。今后与各国交易的时候,此次的事件会成为参考,对方会认为,我们是个只要出些难题,就算吃亏也要想办法应付的国家。这样的话,别人就会带着不平等的交易前来,不再将我们视为对等的存在。嘛不过,至少他们嘴上会说的很好听的……」

    缪尔迈尔苦笑的同时,向我们说明清楚了这些情况。

    如果让弱点暴露给商人的话,就会被吃到底的。

    缪尔迈尔自身就是这样的商人,所以用肯定的语气断言。

    说成那样的话,我也只能认同了。

    「还有两天,就用剩余的这点时间,想办法筹集金币。在祭典期间,参加者的钱带子也放得比较松,努力发动攻势吧!。」

    「拜托」

    暂且,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只有将错就错的心态。

    既然这边不好出手,遇到最坏的情况,就贯彻自己的规则。

    又不是一定要遵守对方的规则不可。

    这里是魔国联邦,有着自己独特的规则。

    当然了,如果能同时遵守对方的规则的话,自然是更好。

    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让对方受到损失的,要做的就是以坚定的态度提出对等的条件而已。

    管你是不接受古代王国的金币,还是不承认证文字据,或是不满意商品代付,没道理被你们一直发牢骚。

    「嘛,太在意也没什么意义。这是我们的国家,最坏的情况就是按照这边的规则来。  不要考虑太多,尽力做能做到的事!」

    「了解了喎」

    缪尔迈尔也放下了重担吗,表情稍微变得明亮了。

    也许会被评议会说些什么,不过到那时候就可以辨别敌人的真身了,要积极的向前看。

    也不一定就是敌人,说不定只是试探我们而已,现在断定为敌人还是过早了吧。

    「那么,今天解散!辛苦了!」

    在我宣告声下,今晚的定例报告会就结束了。

    把问题推后处理了,感觉事情好像稍微变得有点麻烦……。

    但是,过度担心也不好。

    看缪尔迈尔十分操劳的样子,在这里我也替他分担一点吧。

    「那么走吧,缪尔迈尔。还有你们」

    男性阵容没有异议。红丸们从最初开始就穿着浴衣,想玩的心情满满的。

    「欸,可是,我还有筹钱的工作——」

    「那种东西,现在烦恼也没用!  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神经绷得太紧,导致你累得倒下了才是大问题!」

    我这么说着,缪尔迈尔浮现苦笑。

    「敌不过你啊,老爷。不肖缪尔迈尔,就奉陪到底吧!」

    我就这样,强行地把缪尔迈尔引诱到晚上的祭典活动中去,这样应该就能从心底里转换心情了吧。

    「要适可而止哦,莉姆露大人,还有哥哥大人们──」身后传来朱菜的话,我们向着夜晚的城市出发了。

    ——顺便说一下。

    刚才的话题中提到的问题中心的章鱼小丸子店前,据说有人目击了银发的少女和店主发生口角的情景。

    “君子不近危”──说过很多次了,只要遵守这个准则,就基本能避开危险和问题的。

    当然的我华丽的避开了那个场合,在夜晚快乐地享受着。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