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短篇 莉姆露的手记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莉姆露的手记

    在某个地方所保管着的书物——“莉姆露的手记”,那被认为是将当时的状况记录下来的贵重的资料。

    但是在专家之间,对于其真伪却是不明的,直到如今议论都没有结束是一件有名的事情。

    那理所当然是有理由的。

    ——我从进化为魔王的过程之中醒来这件事情,各位都为我从心中感到开心。因为决定将那天作为魔物之国的庆日,在没有忘记之前得把大家的状况记录下来——

    那份书物——“莉姆露的手记”所记述的“提恩佩斯特复活祭”之后的记录,将如此开始。

    以作为支配者的魔王而言,这是十分轻巧的文体,像是想到什么就写上什么的随笔一般。

    在这之后持续的,也将是与我们没有区别的感受,仅仅只是将想到的东西点缀上去的记述。

    读了这个之后,你将会抱着怎样的感想呢?

    说不定你也会,对魔王抱有情切之心也不一定。

    那么那么,我正是想要知道这一类的反应。

    没有必要卖关子,我将会介绍这一类的记述的。

    *

    不是咚咚咚,而是砍、刺、滚。

    那就是,紫苑在料理着什么的声音。

    在这扇门的前方——厨房里面,到底是在展露着多么凄惨的光景呢……。

    料理,这个词语虚无的回响着。

    看向红丸。

    脸上染着青色,平常的霸气什么的完全无法感觉到。

    仿佛是被带上处刑场的犯人一样,仿佛放弃了什么的样子。

    将那样的红丸放置,我静静地从那里离去。

    但是——

    “莉,莉姆露大人。果然还是很危——诶,啊!逃跑了!!”

    带着泪目红丸追了上来。

    啧,被注意到了吗。

    话虽如此,但是就那样等待着紫苑的药理做好什么的也很讨厌吧。

    “你也一起来吗?”

    “请让我随行!”

    连听的必要也没有。

    就算是为了忘却死刑执行的心境也好,我打算和红丸一起去看望复活了的人们的笑脸。

    当我从厨房出来时,从注意到我的部下们那里得到了感谢。

    笑容满面,大家的欢喜传递过来了。

    就这样一阵子,一个人一个人的交换话语度过了时间。

    在那之后我们所到的地方是黑兵卫的工坊。

    在那里也看到了白老的身姿。

    今天晚上将要大家一起进食——也就是,宴会,貌似是为了传达这个而来的。

    因为黑兵卫一个人关在工坊之中的情况居多,所以本打算邀请他一起去大家的面前露个面的。但是看样子那是多此一举了。

    不只是我,也有其他为黑兵卫着想着的人们。

    虽然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我却对其感到了喜悦。

    因为机会难得所以稍微和黑兵卫聊了一会天。

    “多亏了莉姆露大人这回的进化,俺也得到了能力。趁着得到这份能力,俺正打算将大家的武器全部都重新调整一趟。因为莉姆露大人已经自报为魔王了,从今往后因该还会引发战斗。”

    黑兵卫一边说道,一边向我展露了笑容。

    实在是可靠。

    貌似黑兵卫竟然在Uniqueskill“研究者”之上还追加获得了了Uniqueskill“神匠”。

    那代表着黑兵卫的觉悟,其中包含着准备全身心投入于制作之中的意识。

    “老夫的刀也让他看了一下。而且,为了反省这回在应对法鲁姆斯上面所犯下的失误,老夫打算重新锻炼所有人。为了能够对所有的状态都作出对策,而委托了制造各种各样的武器。”

    白老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指向了各种各样的诡异的武器们。

    仿佛会是死神所拿的镰刀或者双手握持的大剑,可以当做盾牌使用的锏和斧以及长枪这些常见的武器。

    作为需要一点技术的武器而言,像是拐棍和拳刃、双节棍之类的。

    像是镰锁这种难以使用的武器也存在。

    貌似是打算为了能够应对一切状况,而趁现在把所有能够教授的武器技巧全部都砸入身体里面。

    说起来对了。

    “我想要给紫苑一把菜刀,能拜托你做出来吗?”

    “当然。紫苑那家伙总是不打算放下那把大太刀所以刚刚好。趁着她握着菜刀的时候,我就去好好的打点一下那把大太刀。”

    “拜托了。对了顺便再紫苑的刀上面——”

    我将自己想到的事情告诉给了黑兵卫,而黑兵卫也对这个改造案很感兴趣的样子。

    在我说明的途中,白老将酒杯递了出来,不知不觉间饮酒会就这么开始了。

    都是因此,我也忍不住得意忘形起来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提案。

    说不定变成了想要将其实用化十分困难的,相当的异想天开的内容也不一定。

    虽然不会因酒而醉,但是却会醉在气氛里面也是一件值得反省的事情。

    红丸也是红丸,将自己的太刀递出,并且开出了要求。

    到底在黑兵卫酒醒之时是否能够记得住这些事情是一个问题,但是之后的事情就交给黑兵卫吧。

    离开了黑兵卫的工房,来到了广场。

    在广场上面,为了今晚的宴会做准备的人们毫不停歇的工作着。

    在那之中,我们遇上了武装着正准备去到镇外的集团。

    “啊,莉姆露大人!进化,真是恭喜了!自己也觉得,貌似有变强一点的感觉!”

    “哦,哥布塔。那还真不错啊。话说,今天晚上可是宴会,这是打算去哪里呢?”

    “那个啊,被朱菜大人拜托,稍微去一趟海……”

    “哈啊?海!?”

    哥布塔竟然打算现在去到海边,然后在那里准备鱼类。

    以前去到海边的时候,作为特产带回来的鱼被白老做成了刺身。因为那正是绝品,所以这回也准备将其摆上餐桌的朱菜,向着哥布塔拜托了此事。

    “不是啊,那个与其说是拜托了不如说是——”

    “等,哥布塔先生。如果接着说下去可不妙啊。”

    “是,是呢。总之就是这样,我们去去就回!”

    把什么说到嘴边,哥布塔因副官哥布其的提醒而将其咽回了肚中。

    嘛,就算不说出来也知道就是了。

    朱菜的拜托,与其说是请求,不如说是带着强制力的命令。

    仅凭哥布塔根本没有反抗的手段。

    “哦,期待这等着。钓条大东西回来哦!”

    “了解了。请交给我吧!”

    话虽如此,但是哥布塔无论怎么说也都挺喜欢钓鱼的。

    虽然因该有因为没有办法和大家一起享受宴会的准备而感到遗憾的心情吧,如果想象成是为了夜晚的主料理而进行的食材准备的话,交给哥布塔的可是一个重要的职责。

    虽然嘴上在抱怨着,但是说不定内心其实挺开心的。

    在哥布塔准备出发的时候,又一个带着滴血的袋子走来的人物。

    在那个袋子里面散发出了异样的臭味,因为那味道和沉重而整个人摇摇晃晃的。

    还以为是谁的伸头看过去,原来是哥布造。

    “哥布造吗。看到你这么精神真是太好了但……,那个是什么?“

    对着装满诡异气息的袋子感到了不祥的预感,下意识的发了问。

    “啊嘞?这不是哥布造吗。到底在干些什么啊?”

    在哥布造回答之前,哥布塔看起来也注意到了,继我之后发出了疑问但……。

    哥布造的回答仿佛是在为我的预料做出证据一般,那是十分可怕的事情。

    “啊,莉姆露大人!还有这不是哥布塔先生吗。其实是被紫苑大人拜托去把料理的材料给带过来。”

    等等。

    稍微等等吧。

    “哥,哥布造君?在那个沾染鲜血的袋子里面,该·不·会就是那个材料吧?”

    “是,是啊哥布造。你啊,那个无论怎么说都早过头了吧。稍微给我看看袋子里面的东西。”

    红丸也一边在脸上染上青色,一边强硬的令哥布造将袋子打开了。

    从那里面滚出来的是,牛鹿的头。

    那看上去是至高的一头,拥有着十分健壮的角。

    但是,现在问题的不是这个是不是至高的一头之类的问题。

    “给我等等!牛鹿的头根本就不能吃的吧!!”

    忍不住尖叫的我。

    然后牛鹿的头啊,能不能不要充满着遗憾的望着我呢。

    因该是嘶啪的一下就将头部砍下之后直接运过来的,那双睁开的双瞳和自己的双眼交汇在了一起。

    这可是稍微有点恐怖呢。

    没想到会在宴会的日子品尝到这种感受。

    进食生物就是指这种事情吧,但是就算是那样也,呐……。

    “果然是那样吗?从朱菜大人那里也被说了同样的事情,但是紫苑大人却更加的燃烧了起来啊……”

    根据哥布造所言,貌似也已经被朱菜警告过那个东西没有办法吃。

    但是因此,紫苑对那个话语燃起了对抗心的样子。

    “就连朱菜大人也没有办法着手的料理,就让我活用给你看吧!”

    之类的挑起了虚荣,命令哥布造如果能够准备到的话就带过来。

    “糟糕了啊……。紫苑那家伙,竟然在暴走。”

    “在那之前啊,该不会,要吃那个的是我……?”

    红丸的脸色很糟。

    然后,看到那样的红丸而感到危险了吗,“那,那么我们还有自己的任务所以!”一边这么说着,哥布塔他们仿佛逃走一般的离去了。

    那是在一瞬之间的事情,红丸连阻止的机会也没有。

    “哥布塔的统帅也变得有模有样了啊。”

    “是啊,这个我也认同。那个混蛋,真的只有察知危险的能力在常人以上啊……”

    红丸也带着痛苦的同意了。

    但是这样一来,将哥布塔卷入其中变成不可能了。

    这个牛鹿的头不得不靠着我们自己来解决了。

    瞄了一眼我的脸,红丸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的将手放在了哥布造的肩上。

    然后——

    “莉姆露大人也十分的期待着紫苑的料理。然后莉姆露大人看样子今天是想要喝蔬菜汤的心情。听好了,记得这么向着紫苑传达。”

    什么的,竟然乱说一通。

    “你个混蛋,红丸!这和我没有关系吧!?”

    “请不要说那种事情,对我见死不救啊!”

    “不要把我卷入啊!而且本来就是你想要陷害我不是吗!!”

    “那个正如您所说,而且我也在反省。但是,那个也太过分了吧!?”

    红丸所说的那个,理所当然,是牛鹿的头。

    “嘛,呐。那个绝对没可能。”

    “没错吧?”

    我和红丸互相对视,然后对着互相点了点头。

    “哥布造,把那个给我还回去。”

    “唉!?如果那样的话,我会被紫苑大人发火的。我被选作了紫苑大人的新设部队的一员,并不太想要违抗命令……”

    就算红丸发出命令,哥布造也没有就此接受。

    确实,并非作为红丸的直属部下的哥布造对那个命令存在拒否的权限。

    但是即便如此,竟然敢拒绝我的侧近的直接命令,虽然哥布造看起来这个样子,但是意外的有胆量啊。

    虽然那是好事,但是现在的状况却有点不太好。

    没办法,这里就让我来帮忙吧。

    “啊,该怎么说。哥布造君,把那个还回去吧。正如红丸所说,现在我是想要喝蔬菜汤的心情。对着紫苑就这么传达。而且,作为谢礼把这个送给你。”

    感觉红丸有点可怜的我,一边糊弄一般的开始了对哥布造的说服。

    然后将因为觉得有趣而从黑兵卫的工房里面带出来的镰锁,放在哥布造手中,令其握住。

    “这,这个是?“”这是名为镰锁的武器,哥布造。虽然使用起来十分的困难,但是如果是得到了Extraskill‘完全记忆’和‘自我再生’的哥布造的话,一定能够好好地使用的。“

    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将锁链交给了哥布造。

    感动至极状的哥布造。

    “我知道了!如若是莉姆露大人的请求的话,这个哥布造必将遵从!”

    “嗯姆。能够理解就好。当你能够熟练运用那个东西之后,我会向黑兵卫委托更加高规格的镰锁的。好好精进吧!”

    “是的!”

    哥布造看起来很开心的,去将牛鹿的头还退了回去。

    危机离去了。

    虽然坐了一个人情给红丸,但是,在那之后变得连我也不得不去吃紫苑的亲手料理这件事,我连想都没有想到。

    ——“同情不会助人”——

    真的,时尚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真的是无法预料。

    正因如此,所以才有趣。

    顺便一提。在与我们道别之后,哥布造成功的说服了紫苑。

    红丸说的“莉姆露大人,今天是想要喝蔬菜汤的心情。”成为了决胜负的一点,那个结果原来就是那个,不得不去认同。

    那倒还好,这里说的是有关哥布造的事情。

    “竟然为我收集来了莉姆露大人的情报,真是漂亮的成果,哥布造!”

    如此说道开心着的紫苑,向着哥布造提出了一个建议。

    那个就是,耐性:“痛觉无效”的获得方法。

    如果哥布造想要运用镰锁的话,那个能力将是必要的。

    如果是不灵活的哥布造的话,自己给自己添加伤口是无法避免的吧。

    而紫苑所传授的方法,正是Extraskill“完全记忆”和“自我再生”不存在的话,无法达成的可怕的方式。

    自己来给自己制造伤痛,因此来获得对疼痛的耐性——如果要说的话,就是这么回事。

    “我,被紫苑打了的话,会感觉到很舒服!”

    “那就是正解,哥布造。更加精进吧。”

    像这样的对话到底是否存在虽然并不清楚,但是哥布造在那一天,自己向着自己的脑袋上面插上了小刀。

    到底在干些什么啊那个笨蛋!?虽然这么想,但是貌似真的是笨蛋来着。

    虽然是笨蛋这点没错,但是哥布造竟然真的获得了“痛觉无效”。

    以这件事作为契机,去挑战这个方式的人有所增加也是事实。

    这个真的是危险过头了。

    所以我将这个方法,定位了他言无用的禁止事项。

    ——在那之后,有着想要知道哥布造他们是如何获得“痛觉无效”的方法的人们来访,但是他们却最终都无法知道那个方法。

    这个世上,也有不知道为好的事情。

    在哥布造离去之后,被介绍了三兽士。

    被红丸喊来的三兽士,向着我打招呼。

    比起以前见到的时候,变成了相当的情切的接待。

    “毕竟能将像是红丸大人和紫苑小姐这样的强大的魔人收入手下,会去怀疑莉姆露大人的实力的人根本就不存在了。”

    如此,虽然阿努比斯这么说道,但是那个红丸,正因为恐惧紫苑的亲手料理而面露恐色。

    如果看到那份姿态的话,评价是否会改变呢?

    虽然稍微有点兴趣,但还是算了吧。毕竟就连我自己也感到害怕,不能只嘲笑红丸一个人。

    在那之后在红丸和三兽士的带领之下,我巡视了一趟兽人们的临时居所。

    这是为了激励那些正在搭起帐篷和分配物资的人们。

    还有,为了确认兽人们的样子,想要确认今后是否也能够继续友好相处。

    在地下的避难场所建设预定处那里,正在为兽人们进行帐篷的搭建。

    在盖尔多的指挥之下,可以工作的人们一起协力在进行着作业。

    因为夜晚是宴会,所以要在白天完成睡床的铺垫。

    但是,看起来有几名身上有着全新伤口的人存在……。

    “那群家伙们不愿意听劝,所以稍微用拳头交谈了一下。”

    简单来讲,就是因为不遵从命令所以揍了,盖尔多如此说道。

    象的兽人和熊的兽人这一类的大个子的男人们,现在就像是盖尔多的手足一般工作着。多亏于此,张鹏的建设比起想象中的要更加快速的进行着。

    “虽然完全只靠我们的话能够更快地完成,但是如果不去让他们记住做法的话,无论到什么时候都没有办法去做到这些事情啊。正好在稍微教育着他们。”

    仿佛理所当然般的盖尔多说道。

    “兽王战士团之中屈强的佐尔和塔罗斯,根本就没有办法和那边的盖尔多先生好好地比试一场。”

    “但是,这样的话事情更简单一点。毕竟在我们的本能之中存在着遵守强者的部分。”

    按照阿努比斯和斯菲亚所说,兽人们是完全的纵向社会。

    正因为如此,在遇到像现在这种状况的时候,会去遵守强者的话语。

    因为伽里昂行踪不明而带来的不安,兽人们都陷入了凶暴的状态。但是,如果被上位的存在体无完肤的击败的话,则会恢复理性。

    然后,正因为是纵向社会,一旦决定了遵从在那之后一切将会变得畅通无阻。

    再加上,盖尔多的统率力相当的强力。

    在一瞬之间就看穿了兽人们的特性,变成了部队。为了能够效率良好的工作,而让自己的部下作为监督。

    不愧是。

    这种部队的运用技术,不是从日常开始就接触工事的盖尔多的话是做不到的。

    “真漂亮,盖尔多。按照这个状态来看,能赶得上晚上呐。”

    “是的!定会赶上。”

    实在是十分可靠。

    然后,说到可靠的话另一个人。

    有向着受伤的兽人们,分配着回复薬的人们存在。

    对他们发出指令的人物,那是伽比尔。

    这个伽比尔,在意外的地方能够做到顾虑。

    无论和什么样的种族的人都能够成为好友,这也是一种才能吧。

    “伽比尔,这不是很有顾虑吗。药足够吗?”

    “这,这不是莉姆露大人吗!没问题。最近的生产量也有上涨,在库还有余裕存在。”

    “是吗,辛苦了!从今之后也拜托了。”

    “是的——!即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伽比尔一副打算俯倒在地气势,回答道。

    最近也少有得意忘形了,差不多也可以将他升为干部了。

    “下一次,给你个休假。所以,伽比尔到父亲那里去一趟,做一下近期报告吧。”

    “但,但是……。吾辈是被断绝关系驱逐出门的……。”

    “必用在意。就以我的使者的名义,带着苍华一起去好了。”

    “噢,噢噢……!!厚意,十分感谢。那份职责,请务必!!”

    伽比尔看起来很开心的接受了,然后回到了工作之中。

    然后三兽士也留下,夜晚的宴会他们十分期待,便离去了。

    结束了巡视,回到了房间之中。

    在那途中,我和红丸聊了起来。

    “我觉得差不多可以把伽比尔提拔为干部了。”

    “啊,我也觉得那样不错。实力上没有不足之处,那家伙虽然是那个样子,但是还是很有人望的。”

    那么,就决定了。

    既然这样的话就有必要让伽比尔的父子断绝关系给解除。

    “嗯。既然是作为我的干部,如果和魔物的氏族的族长关系不和可不成体统。去跟阿比尔说说,让他们两之间的断绝关系给解除吧。”

    “果然那个才是目的吗。确实是那样呢。如果被误解为和我国的干部之间的关系不好的话,蜥蜴人族的立场也会变得很尴尬呢。”

    红丸看样子也注意到了我的意思。能够很快进行话题真是帮了大忙。

    伽比尔在本心之中,恐怕也是想要和父亲重归于好的。而且,如果一直都是断绝关系的状态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就算是作为蜥蜴人族族长的阿比尔而言,自己的孩子得到了魔王的干部这个职责的话,作为解除断绝关系的理由也是相当充足的。

    但是问题在于,伽比尔和阿比尔都很顽固这点。

    如果不事先的拜托苍华做中间调解的话,说不定会就那么打起来也不一定。

    还是事先联络好,先做好准备再说吧。

    去拜托苍影吧。

    如果是苍影的话也和阿比尔有过面识,如果拜托他的话一定没有问题。

    一边想着那种事情,我和红丸从当场离开了。

    嘻嘻嘻嘻,呼哈哈哈!还差最后一篇=-=

    *

    试着从文本之中挑出了一些。

    记述依然还在记述,但是时间有限。

    虽然十分遗憾,但是介绍就到此为止吧。

    如果听了我刚刚的介绍,而感到有兴趣的话,请务必购入这本抄写版“莉姆露的手记”。

    如果读了这个的话,你也能够充分的理解,大魔王莉姆露是多么珍惜自己的部下的。

    对于那个大魔王所支配的部下们,臣民们而言,大魔王莉姆露并不是恐怖的象征,而是能够称之为父母一般的存在。

    那是,从当时至今也仍未改变的。

    ·知道部下的紫苑不擅长料理,与自己的心腹红丸一起协力去试吃。

    ·对于苦恼于新武器的构思的黑兵卫,给予了他各种各样丰富的主意。

    ·以哥布塔为首,和部下们一起享受了钓鱼。

    ·将日后的武艺者——“镰锁的哥布造”发掘出来了。

    ·对于困恼的兽人们施与援助,并且没有追求回报。

    那个结果,最终永久的不可侵条约也被签订了。

    ·听取了部下们的苦恼,自发帮助其解决。

    等等,完全没有办法轻易地全部数出。

    对于那位大魔王,越是去了解它的性格,就越有对其感到亲近的人存在也是可以理解的。

    特别是去试吃资源的料理,这可不是一般能够做到的事情!

    哦呀实力,一下没注意稍微倾注感情过头了。

    让话题回来吧。

    虽然也可以反过来说这份亲近感也是由大魔王莉姆露所执行的战略上的宣传活动,但是……。

    如何去看待这个,将由你去决定。

    希望妳能够先一阅这个之后,在此之上再去做判断。

    到底是真的打算欺骗人类,亦或者,是从本心期望着能够融入人类的生活之中呢?

    读了这本书之后,请多少窥窃一下大魔王的心底之事。

    如果那样的话各位,也能够看得到的大魔王莉姆露真正打算做的事情。

    然后祈愿着终有一日,能够为这种议论划上终止符。

    祈愿着能够将人们从疑心暗鬼里面解放出来,而推广这本书吧。

    《由期盼能够更加深入理解大魔王莉姆露之人所著——》

    搞定了。

    都已经如此宣传了,大热销是不会错的。

    成为畅销作,然后我被称之为作家老师的日子也不远了。

    对于聚集在这个场所的记者们,他们也应该能够理解我的思念的。

    虽然,我是这么认为……。

    当我将记事细致的介绍完之后,聚集在发表会上的记者们都开始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发出了疑问的话语。

    “那个,十分抱歉。您的话语和记述本身的内容有点不太一样哎……”

    什么?和记述,不一样……?

    听到记者所说,我将视线落在了准备好的记事上面,在那里确切的记录着我真实的的行动。

    没错,真实的。

    “喂,为什么是真实的啊!”

    确实是有修饰的记述了才对的,但是为什么会将我真实的行动记录下来呢?

    我会喊出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因为记述上面有错误,所以进行了修正。》

    喂,原来犯人是你啊!!

    到底,到底给我做了什么事情啊!?

    “那个,真实?那么,在被记载的这边才是正确的?”

    “啊,不,那个啊……”

    糟糕。

    非常的糟糕。

    明明是不会出汗的身体,但是却产生了出冷汗的错觉。

    “而且,我们完全不知道那个书物到底存在,请问到底要在哪里才能够阅览呢?”

    诶,竟然问这个?

    书屋的存在没有被知晓,那是当然的啊。

    因为,那是打算从现在开始推广的啊。

    那份原稿隐藏在我的“胃袋”里面,能够阅览的人根本没几个人。

    说白了,其实只有我。

    在想着该怎么找理由的时候,其他的记者们也喧闹了起来。

    看起来,想要糊弄过去很困难。

    本来打算增强我的形象的同时,稍微赚一些外快的来着,但是看来是只能够放弃的状态了。

    没有办法,既然如此就只能战略性撤退了。

    好不容易做出了这个对我增加好感的计划的,竟然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遇到了障碍。

    报告、联络、交谈,这是没有注意以上事项的我的失误。

    “呼,呼哈哈哈哈!既然暴露了就没有办法了。有缘再会吧诸君!!”

    我一边随意的糊弄着,一边将打算分配的试读本慌慌张张的回收回来。

    然后在那里,突然的使用“转移”逃亡了。

    就这样“莉姆露的手记贩卖计划”,最后以失败告终了。

    ………

    ……

    …

    然后在当场,有一本我忘记回收的试读本被遗留了下来。

    而那本试读本正是,这个正是日后在世间流传的抄本——“莉姆露的手记”被称之为其原稿的存在,而在当时我完全没有知道这件事情的理由。

    注意,这篇之中出现的大部分圣骑士的名字都是擅自的音译所以可能和现行翻译有不小的出入=-=

    圣骑士们的败北

    在即将到达魔国联邦的首都莉姆露之前,事态突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突然,感觉到了大规模的战斗的气息。

    而且其中一方,还是相当熟悉的气息。那是本应该在他们外出时守护住本国的,圣骑士团的副团长雷纳德的气息。

    经过了这数周之间的旅途,本来涌起了能够不用和魔王莉姆露战斗的希望的圣骑士们相当的震惊。

    无论如何,首先必须要去确认状况才行。

    “走喽!”

    追着这么喊道奔出的日向,圣骑士们也向着战场全速奔驰而去。

    在那里,展开着能够被称之为战场的惨状。

    然后在那旁边,有着五名蕴含着压倒性的力量的五名上位魔人。

    在那之中也是完全不同等级的存在,那是有着月白色的头发少女一般的魔人。

    那个魔人正是,这回目标的人物。

    作为魔国联邦的领主,新晋的魔王——莉姆露正是它本人没有错。

    作为证据,圣骑士们信奉的日向,视线紧盯着那个魔人没有移动。就算是去无视背后所进行的壮烈的战斗,也不得不全力去警戒的对手。

    对于那件事情,圣骑士们非常强烈的得到了实感。

    *

    首先开口的是莉姆露。

    “真敢做呢,日向。虽然自不用说,但这里是我的领地。光是没有预兆的军事活动就已经可以判断你们有敌意了。我也并没有天真到会允许先制攻击的。”

    那是误解——啊,圣骑士之一的阿鲁诺想到了,但是在这里没有可以证明的方法。

    虽然日向也已经理解了这一点,但是却依然想要找办法仅靠谈话将事情解决。

    但,状况并没有想象中的好。

    在背后雷纳德等人的战斗还在继续着,如果接着这样下去的话无论如何都只有战斗一条路。

    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

    阿鲁诺一边听着日向的交涉,一边拼命地思考着到底该如何脱离现状。

    该去警戒的并不只有魔王莉姆露,阿鲁诺想到。

    剩下的四名魔人们。

    那每一个人,都散发着凌人的强者的风格。

    虽然日向说过那是特A级别的危险度,但那只是话语错误表现而已。因为如果要比起那更高的危险度的就只有魔王和龙种而已了。

    具体上来讲,就算是能够和魔王匹敌,亦或者是超越其的灾厄级魔物——暴风大妖涡,它的分级也仅仅只是特A级。那仅仅只是因为没有比起那更高的分级,所以才这么称呼而已。

    还有,同僚的莉缇丝,可以使役特A级别的上位精灵水之圣女(文帝妮)。但即便如此,如果要问她能不能够和暴风大妖涡战斗,那个回答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同样的分级,其中也有着与其他的存在彻底隔绝的存在。

    然后,在面前的魔人们……。

    光是看上去就能够感觉到那份强大,根本不是在开玩笑。

    虽然无法和现存的魔王和暴风大妖涡之类的站在同一高度,但绝对不是能够乐观的对手。

    元魔王,兽王伽里昂的心腹之一“三兽士”的两名。

    既然是在驰名远扬的兽王战士团之中也被称之为最强的两体以上,那个实力绝对不能够轻视。

    还有,被日向判断为妖鬼的两体魔人。

    那是被作为土著神所崇尚着的强大的魔物,特别是那个红色头发的相当的异常。就算是在这四个人之中也散发着别格的妖气。

    就算是以阿鲁诺的双眼,也没有办法将其真实实力看穿。

    (——麻烦了啊。这种程度的魔人们,仅靠我们去打倒?那是没可能的……)

    数量刚好一样。

    如果想要知道上位魔人的实力的话,除了直接战斗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够赢,如果差的话大概会输。

    那是对于圣骑士的任何一人而言都有的觉悟,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下定决心了。

    但是这回,并没有一定要胜利的必要。

    “在此之上再与魔王莉姆露敌对的意义根本不存在”日向如此说道过。

    如果是现在的状况的话恐怕很难以解开误解吧,但是即便如此如果是日向的话……。

    如果是日向的话,一定能够说服的了魔王莉姆露——阿鲁诺仿佛一根筋一般的相信着日向。

    那么,自己的职责是什么?

    那就是,争取时间。

    阿鲁诺等有四人。

    对手的魔人们,也一样。

    如果是一人单挑一人的话,恐怕多少能够争取一点时间吧。

    以插入日向和莉姆露的交谈的形式,阿鲁诺做出了行动。

    “说什么呢!如果在这种状况之下收回站立的话,日向大人会怎么样?把日向大人叫出来的你,不会做出什么的保证到底在哪里?”

    理由随便怎么样都好。

    一边想着自己真是说着单方面的事情,阿鲁诺一边喊道。

    然后果然如预料一样,魔王莉姆露手下的一人做出了反应。

    那刚刚好是,阿鲁诺认为最危险的红发。

    (刚刚好。就拜托你来做我的对手了!)

    正是仅次于日向的实力者的阿鲁诺,才有资格做这个魔人的对手。

    放过来讲,如果是其余人的话恐怕连争取时间都做不到就败北吧,他如此判断。

    拔出剑,准备砍向红发的阿鲁诺。

    “没有杀气,吗。正确的判断。如果刚刚,你有杀我的打算的话,现在恐怕你就已经倒在地上了。”

    当然了。

    对阿鲁诺而言,当然从最初开始就没有杀死这个红发的想法。仅仅只是打算把这个魔人从日向身旁拉开。

    但是他的言动却令阿鲁诺感到了不满。

    确实红发很强。阿鲁诺也认同这一点,但是将自己看作下级的存在的轻视自己的发言,碍到了阿鲁诺的心情。

    那是,不直接战斗的话就无法知晓的事情,如此想到。

    “毕竟不想要妨碍日向大人的交涉。所以稍微威胁了一下,没想到竟然会有反应。但是,如果就这样被误解的话,也是很没趣的事情。”

    所以才这么反驳道,观察红发的反应。

    但是看样子红发是真的没有把阿鲁诺放在眼内。

    “有误解的是你。”

    如此说道,对阿鲁诺毫无兴趣。

    这个令阿鲁诺也感到了愤怒。

    如果实力相近的话,胜负往往是以时运来决定的——阿鲁诺如此想到。

    就算对方多少实力更高一点,但是绝不会输给像这样轻视敌人的家伙。

    “呼呼,稍微到远点地方聊聊吧。”

    “好吧。”

    既然是要和红发一对一的单挑的话,就算目的不一样,结果也是一样的吧。

    如此想到的阿鲁诺,打算稍微认真一点的对付红发了。

    *

    阿鲁诺离开了。

    看到那之后,下一个有动作的是“三兽士”之中的两人。

    “那么,你们也感觉很无聊对吧?只要是不妨碍到莉姆露大人,这段时间里面我们可以作为对手哦?”

    “啊啊。‘十大圣人’的实力,我也刚好想要尝试一下的!”

    如同挑衅一般的露出狰狞的笑容,一边向着弗利兹等人提出了意见。

    (真是的,读懂了阿鲁诺那家伙的想法了。是打算让日向大人能够集中对付魔王莉姆露而将其余的魔人们引开的作战呢——)

    “地”的巴卡思,正确的解读出了阿鲁诺的想法。

    同时同僚的弗利兹也,和巴卡思通向了一样的结论。

    “那么让,在下。”

    巴卡思如此回应道之后,“没有办法,我也一起吧。”如此说着,弗利兹也走了出来。

    (不愧是,弗利兹。平常的时候总是在说一些白痴的发言,但是在这种时候果然可靠。)

    在内心之中,如此想到的巴卡思。

    但是在下一个瞬间,听到了弗利兹的发言而无语了。

    “呐呐,大姐姐,这不是相当漂亮嘛。真的正中我的红心。啊,我的名字是叫弗利兹,你的呢?有的吧,不能告诉我吗?”

    没想到弗利兹,竟然以对着街上的女孩搭讪一般的口气,向着三兽士说道。

    (白,白痴啊!!竟然做这么可耻的……不对,等等?)

    对于同僚过于轻佻的态度感到呆然的巴卡思,但是在那里突然想到。

    虽然自己将对方的事情认定为三兽士,但是对方还并没有自报姓名。

    (轻巧的套出对方的身份,原来如此。弗利兹啊,你也是一个聪明的男人呀。)

    大概那只是误解罢了,但是巴卡思并没有注意到。

    巴卡思一边对弗利兹刮目相看,一边乘上了那个流势。

    “各位小姐们,在下的同僚说了一些失礼的事情真是十分抱歉。稍微有点迟了,但是在下的名字是巴卡思。正如各位所想。是”十大圣人“之一,同时肩负圣骑士团的队长的人。虽然说是期望对决,但是能否在战斗之前将‘名’告诉在下呢?”

    巴卡思巧妙地接下了弗利兹的话语,寻求对方的姓名。

    对那个话语做出反应的是有着妖艳的白发直直的延伸,拥有猫瞳的美人。

    “呼呼,真有趣。我的名字是斯菲亚。‘白虎爪’的斯菲亚!大概已经有预想了吧,正如所想是‘三兽士’的一人哦?好好的让我开心吧,‘十大圣人’的巴卡思!!”

    以那奢华的肢体,绕到了巴卡思的正面,斯菲亚宣言道。

    虎认定了对手。

    巴卡思也感觉到了这点,用力的紧握住带有魔法的力量的神圣战棍。

    “如果能够回应期待就好了呢。”

    “嘿嘿,没有谦虚的必要。只要能够满足我的话,不会连命也去掉的。所以啊,把你的全力拿给我看看怎么样?”

    “别乱吼。作为人类的守护者的我们的实力,给我好好地品尝吧!”

    巴卡思吼道。

    然后同时——

    (果然,如日向大人预料的一样。看起来魔王莉姆露那边,没有对我们下手的意思。)

    如此,理解到了。

    在得到奇妙的安心感的同时,作为圣骑士的底力也涌现了上来。

    既然目的只是拖延时间,那么就没有互相争夺性命的必要。

    但是,但是正因为如此。

    现在,在这个瞬间,才应该全力的战斗才对。

    巴卡思想到。

    “西方教会所属,圣骑士团——‘地’的巴卡思,参上!!”

    “来吧!!”

    然后巴卡思,投身于与三兽士之一斯菲亚的战斗之中了——。

    *

    弗利兹,正在与心中升起的恐惧战斗着。

    (糟糕。糟糕不妙糟糕。糟糕了啊,那个是真的不妙过头了啊!!)

    虽然因为巴卡思行动了,所以才无可奈何地离开了那里的,但是是不是不该离开日向的身边呢,弗利兹如此想到。)

    看到魔王莉姆露弗利兹感到的是,恐怖。

    那是不可能的,注意到了那只是随意的分类到了强者之中而已。

    阿鲁诺,是靠着钢铁的意识坚信着,日向的胜利吧。

    当然,弗利兹也相信着。但是在此之上,如果和那个魔王战斗的话日向绝对不会没有事情解决的,弗利兹的本能如此倾述道。

    没有什么根据。

    但是,这种时候的弗利兹的第六感经常会实现。

    阿鲁诺的思考能够理解。如今连巴卡思也乘上了,弗利兹必须要做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

    做三兽士之一的对手,争取时间。

    除去魔王莉姆露最为有威胁存在的红发被阿鲁诺接手了。

    那么……。

    仅仅只是剩下的魔人的话作为“十大圣人”的弗利兹等人因该也能够平等战斗。

    那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苍发的魔人虽然也很令人在意,但是在那里面魔素的量是最少的。

    所以没关系。如果是精灵使役者的莉缇丝的话,能够召唤水之圣女优势的战斗吧。

    最起码,绝不会输。

    如果是弗利兹和巴卡思的话,就算是三兽士因该也能拖入平局。

    剩下的问题就是阿鲁诺——

    (不,就算去想也没有结果。阿鲁诺比起我要强,就算担心也没用。这边,得让我想到该如何突破这个状况……)

    弗利兹拼命的思考着。

    去相信同伴们,最优先去考虑自己到底该如何胜利。

    在那里突然,犹如天启一般的一个想法浮现在了弗利兹的脑内。

    现在不是迷茫的场合。

    弗利兹下定决心,用轻薄的口气向着三兽士之一搭话道。

    “呐呐,大姐姐,这不是相当漂亮嘛。真的正中我的红心。啊,我的名字是叫弗利兹,你的呢?有的吧,不能告诉我吗?”

    弗利兹思考的作战——那是,让对手呆然。然后就那样制造大意,能够在第一击做到有利的攻击。

    就算是被说成卑鄙也好,只要能赢就行。弗利兹也有按照自己的想法,在除了实力以外的要素也做着各种考虑,专心的为自己做出有利的状况。

    像巴卡思所想的那样,去探测对手的真实身份的意识根本就没有。虽然看起来很轻佻,但是弗利兹根本就没有那种余裕。

    对那种事情,毫不知情的巴卡思,仿佛为弗利兹善后一般的,好好将对话诱导了。

    (不好意思啊,大叔。但是,这样的话,我是不是看起来更像一个白痴了呢?)

    虽然不是本意,但是弗利兹的作战成功率上升了。

    犹如圣骑士的教本一般的,堂堂正正的战斗着。(巴卡思VS斯菲亚)

    这下对手因该也会认为弗利兹会和巴卡思一样吧。

    “阿努比斯哦。‘黄蛇角’的阿努比斯。虽然很遗憾,但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哎,那还真是遗憾了。然后呢,怎么办?就这样开始吗?”

    如此说道,弗利兹看着阿努比斯。

    金色和黑色的秀发荡漾着,妖艳的美女。

    虽然那个瞳孔犹如宝石一般美丽,但是那蛇的瞳孔深处,仿佛隐藏着无底的深渊。

    窥窃对方反应的弗利兹,但是十分遗憾的阿努比斯根本没有大意。缠绕在阿努比斯身上的冷酷而又冰冷的空气,在听到了弗利兹的话语之后还是一样纹丝未动。

    (说起来也是啊,既然是能够统帅兽王战士团的怪物,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大意了……。)

    虽然计策摧毁了一条,但是并不是问题。

    引诱对手大意的计策并不是只有一条,为了连接下一条计策,就这么将作战——在弗利兹如此想到的时候,感受到了几乎不可能的魔力高涨。

    睁大双眼,向着魔力的发源地望去的弗利兹。在那之后立刻,产生了仿佛连大地也被震动了的冲击席卷而来。

    “啊啊,那是紫苑小姐呢。还是老样子,做些乱来的事情……”

    虽然听到了阿努比斯惊讶的声音,但是对弗利兹而言根本不是在意那种事情的时候。

    “骗,骗人的吧!?那是,嘉魯多的‘极炎狱灵霸’!!”

    弗利兹的“魔力感知”,察觉到了作为同僚最大攻击魔法的“极炎狱灵霸”的发动。但是令人感到惊讶的是,那个被称之为紫苑的魔人,竟然将其防御住了。

    与其说是防御住了,不如说是直接砍断了。

    因为过于非常识的光景,弗利兹因为惊讶而整个人僵硬了。

    战术级别的核击魔法:热收束炮也无法匹敌的威力,人类所能够执行的魔法之中大概是属于最大威力的一类吧,就连精灵魔法的究极也……。

    那种行为,竟然由连魔王都不是的魔人十分普通的执行出来了。

    这是由弗利兹的常识所无法思考的,异常的状态。

    然后,非现实的光景依然在持续着。

    激烈的剑戟的声音在回响着,激烈的剑风将周围的树木们击倒。

    就算是在圣骑士团之中,也是仅次于日向的实力者的阿鲁诺。他的剑术,正在压倒着红发的魔人。

    因该,是在压倒着的。

    “啊,果然红丸大人是十分的伟大。连那个人的剑术也想要学会,一直都抱有着求进心呢。”

    “哈?”

    在弗利兹面前的妖艳的女性,阿努比斯低喃道。

    虽然是听到了那份话语的弗利兹,但是却没有办法理解其中的意思。

    在无法目视的华丽的剑击潮岚之中,红发的魔人——红丸只能够进行防战。明明如此,阿努比斯却陶醉的看着红丸,对其胜利毫无不安。

    “在说什么呢?那无论怎么看都只是阿鲁诺一方的在攻击着吧?”

    想要学习剑术什么的,不可能会有那种余裕。

    在天才阿鲁诺面前做出那种轻视一般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无事结束的。

    本应如此。

    但是,对于弗利兹的问题,阿努比斯没有同意。而仅仅只是用那冰冷的双眼,稍微一瞥而已。

    不停来回的剑与太刀的交错。

    剑闪飞舞,双刃碰撞之时火花四溅。

    那份状态,阿努比斯默默地瞻望着。

    虽然是双手紧握着剑的弗利兹,但是在阿努比斯的视线回来之前,却无法动弹。

    虽然一眼看去,仿佛全身是破绽。但是,那其实是危险的诱惑,弗利兹的第六感如此声明着。

    既然能够争取时间,那么也没有必要急着发动攻击。如此想到的弗利兹,决定就那样陪着阿努比斯。

    一阵子。虽然是紧盯着红丸们的战斗的阿努比斯,但是却仿佛失去了兴趣一般,总算是将视线移回了弗利兹。

    “已经有结果了。果然那个人,并不是红丸大人的对手。”

    “不,所以说,是阿鲁诺的优势——”

    胜负的优势站在阿鲁诺这边。但是即便如此,阿努比斯却擅自做出了红丸的胜利的宣言。

    对那件事感到不爽的弗利兹,扼杀了心中的愤怒,向着阿努比斯投与反论的话语。

    但是,那却被阿努比斯单手制止了。

    “不对,那仅仅只是看起来如此而已。过不了多久战斗就会结束吧,你也无法满足于这样的争论吧。反正难得要不要和我一起,将红丸大人的战斗看到最后呢。”

    虽然是没有办法接受(阿努比斯的言论)的弗利兹,但是对于那份申请则是这边才想祈求的事情。但是即便如此也感觉到了不爽,所以想要令其稍微着急一点,而说出轻言。

    “反正到头来会是阿鲁诺赢哦?到时候可是会变成大姐姐不利哦,即便如此也可以吗?”

    虽然是挑衅一般如此说道的弗利兹,但是却被阿努比斯笑了。

    然后——

    “其实红丸大人,本来是可以用火炎将一切都给烧尽的大人。但是现在为了不杀了你们,而为了方便放水,而仅仅只用了剑来战斗而已。如果认真的话,你的朋友阿鲁诺君,大概已经从这个世上蒸发了吧。“

    并不是当成笨蛋的嘲笑,而是怜悯一般的向着弗利兹宣言道。

    对弗利兹而言,那份话语听起来十分的真实。

    背后产生了仿佛有冷汗留下的错觉。

    心脏仿佛被紧抓住了一般的恐惧。

    (只是狂言而已。是我经常用的手段。为了让我丧失冷静,而无法使出全力……。听说“黄蛇角”的阿努比斯是聪明的策士。如若是那样的话会施加心理上的动摇也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个话语是谎言,弗利兹想要令自己如此相信。

    在最强的存在自己等人圣骑士团面前,竟然打算为了不杀死而放水什么的,那种事情绝对无法承认,弗利兹如此想到。

    但是,无情的,分晓胜负的时候来临了——

    虽然不知道那个叫红丸的魔人是否真的擅长于火炎,但是最起码那份剑术是能够和阿鲁诺相当的。

    将一方激烈的进攻的阿鲁诺的剑击,全部都用那把大太刀滑开了。

    “呼,呼呼,竟然弄够防御我的攻击到这种程度,呐。竟然全部都被滑开了,仿佛是在砍着水一般的手感啊。”

    “那也是当然的。我的剑术的师傅说过,剑的极意即是在‘流势’之中。用耳朵倾听剑的声音,靠着与剑化为一声便能够看到那份流势好像是这么回事。虽然我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但是你的剑术我已经‘看清’了哦?”

    “真可怕真可怕。吹嘘,看样子也不是呢。既然如此,我也该下定决心了。接招看看吧,我被称之为最强的圣骑士的理由——”

    在弗利兹和阿努比斯的观望之中,阿鲁诺和红丸的战斗进入了最终局面。

    阿鲁诺的秘技,弗利兹知道。但是,从未有实际看到过。

    被称之为无论什么样的魔物都能够一刀斩断的,必杀的秘剑。

    正因为是仅次于日向的强者,被五属性的精灵所爱着的阿鲁诺,才能够执行的最强的剑技。

    “铭刻于身吧,品尝将魔净化的光辉吧。接招,五色精灵剑——!!”

    阿鲁诺的爱剑,发出了五色的光辉。

    地、水、火、风、空的,五属性的精灵光。将其收束在一起而释放的必杀一击,无论是使用怎么样的防御手段也不可能抵挡。

    耀眼的剑闪,向着红丸袭来。

    (那就是阿鲁诺的奥义,吗。明明是绝对不会展露在人的面前的,竟然被逼迫到这种程度……)

    弗利兹如此想着,对于友人的胜利确信了。

    然而,却。

    “太嫩了——胧·流水斩!!”

    名为红丸的魔人并没有慌张,而是缓缓地用太刀施出一闪。

    那个结果,如同闪光一般的阿鲁诺的一击,被红丸的太刀温柔的取下了。

    响起清澈的声音,被吹飞到空中的剑。

    虽然发生了什么弗利兹并没有看到,但是如果只是推测的话还是可能的。

    简单来说,红丸的剑技将阿鲁诺的剑的威力消灭,让那份冲击的流动逆流传向了阿鲁诺。看穿了因此而有可能将握剑的手破坏的阿鲁诺,慌慌张张的将剑放开了。

    虽然除此之外没有办法想象,但是弗利兹依然难以相信。

    (也就是说,那个叫红丸的混蛋,就连剑术也是在阿鲁诺之上吗!?)

    如果是玩笑的话,可笑不出来。

    对于弗利兹而言,这几乎可以被称之为噩梦一般……,但是这是现实。

    “说过了吧,你的剑术我已经看穿,了。你的剑的技术,还很稚嫩。虽然仅伦威力的话还算合格,但是如果没法击中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你最好该去了解。”

    红丸对着阿鲁诺如此宣言道,收起了太刀。

    “是我……输了……”

    然后阿鲁诺承认了败北,当场双膝落地了。

    见证完了胜负的结果,阿努比斯向着弗利兹转过了头。

    “那么,如我所说的一样吧?虽然没有必要质疑红丸大人的胜利,但是你的朋友相当努力了呢。然后,你打算怎么办呢?”

    那份蛊惑的双瞳之中浮起了兴趣的色彩,一边偷窃弗利兹的反应,阿努比斯一边问道。

    与其相对弗利兹则——

    (没想到阿鲁诺竟然输了……。这可比起想象中的还要不妙啊。虽然是看日向大人和魔王莉姆露的胜负来决定事情,但是我看起来也最好下定决心。这群家伙,没有打算杀了我们。但是,既然是从雷纳德那边挑起了战斗,从现在开始再友好的去进行交涉什么的也太没可能了。话虽如此,就算我去战斗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意义的样子啊……)

    一边动摇着,一边用“魔力感知”探测了周围的状况。

    阿鲁诺的败北,如刚刚看到的一般。

    雷纳德那边战斗的趋势也在刚刚定了下来,圣骑士们渐渐地倒了下去。是完全的败北。

    巴卡思,则和三兽士斯菲亚上演着同级别的胜负。

    然后莉缇丝——

    不知道为什么被绑着,脸上沾染着赤色。

    在那身旁有苍发的魔人。看样在在从战斗的余波之中,保护着莉缇丝。

    在战斗着的是,苍发的魔人和水之圣女。

    (那个是,“分身体”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存在感稀薄也是能够理解的……)

    需要感到惊讶的是,那个苍发的魔人的“分身体”,竟然将水之圣女压制着。

    即便是以物理攻击没有效果的上位精灵做对手,由魔素构成的“分身体”的话,那个攻击也能够奏效。

    换句话说,本体的实力则是更在那之上。

    看起来弗利兹,仅仅只依靠“分身体”的魔素量,就误判断了那个苍发的磨人的危险度很低。

    也就是说,从最开始就已经将那个魔人的实力错误的判断了,这是没有在此之上的弗利兹等人的失态。

    (莉缇丝也是确定败北了,吗。巴卡思的大叔,就算好也仅仅只是平手。剩下的就是日向大人了——)

    日向和魔王莉姆露的战斗,那是在弗利兹能够理解的范围外的东西。

    以常人没有办法意识到的速度——就连“魔力感知”也没有意义的,超出了大脑的处理速度的超高速领域的——战斗正在进行着,就算弗利兹去担心,也毫无意义。

    完全的实力不足。

    别说是去帮助日向,根本就仅仅只能够碍手碍脚。

    既然如此,弗利兹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

    对着等待回答的阿努比斯,弗利兹开口了。

    “虽然事到如今并不觉得战斗有意义,但是能请你稍微陪我一下吗?如果不这样的话,之后可没有脸面去见大家不是吗?”

    弗利兹也是有尊严的。

    就算胜利和败北已经没有意义了,但是战斗是有意义的弗利兹如此想到。

    ——就是那种地方像个笨蛋啊,弗利兹——

    如果是日想的话会这么说吧。

    是啊确实——是,弗利兹想到。

    但是,对于那样的自己,弗利兹并不讨厌。

    “呼呼呼,好吧。稍微有些刮目相看了哦,圣骑士弗利兹殿下。”

    “那还真是谢了。那么请多多指教了,三兽士——”黄蛇角“的阿努比斯殿下——”

    然后弗利兹在嘴边浮现着微小的微笑,投身于了与阿努比斯的战斗之中。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