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十卷 序章 行动的人们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卷 序章 行动的人们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蓝血中毒

    唉,哎呀哎呀——少年这么深深叹了口气。

    「相当忧郁呐,出了什么问题吗?」

    这么提问的,是一名带着左右非对称假面的男子。

    所属中庸小丑连的魔人,拉普拉斯。

    是少年——神乐坂优树所信赖的同伴之一。

    「算是吧。因为被招待就过去看了看,结果那边真是优秀到让人无语啊。该说是有点丧失自信么,感觉有必要修正一下计划了」

    「要修正计划?」

    听到扮成秘书的魔王卡萨利姆也就是卡嘉莉这么反问。优树一脸忧郁的回答了她。

    「没错。我觉得,果然还是应该尽可能别和那个史莱姆敌对呢」

    「这样的话,按现状这样继续和对方维持亲密关系不就行了?   而且接下来还预定要我去参加遗迹调查呢,眼下这仍算是在维持友好关系吧?」

    「啊,计划仍保持不变哦?  只不过是执行的难度提高了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  咱家最近可老实的很,没和对面发生过什么冲突啊?」

    拉普拉斯可不是笨蛋。虽然心中还记着同伴克雷曼被打倒的仇,但他脑中并不会产生为了和莉姆露敌对,而不惜违背BOSS优树的命令去行动这样的想法。

    不仅是拉普拉斯。

    福特曼和缇娅,甚至是小丑们的会长卡嘉莉,都非常理解凭着感情行动将会带来的危险性。

    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根据迄今为止的经验,拉普拉斯他们明白了,在获得必胜的保证之前,勉强行动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这个道理。

    本来是打算向魔王雷恩复仇的,结果现在却连克雷曼都死了。卡萨利姆好不容易才作为卡嘉莉复活,可现在却是白忙一场,好像一切又变回了原样。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搞得与魔王莉姆露真正敌对起来,那哪还有什么时间去找魔王雷恩复仇啊。

    正因为十分理解这些状况,小丑们才会老老实实的遵从优树的命令。

    然而,现在优树却告诉他们还是出了问题。

    「虽然是那样,但似乎就连那种关系现在也很难维持下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

    「看起来那个史莱姆,已经开始觉得有古怪而怀疑起我了呢……」

    「啥?难不成,BOSS犯下什么错误被他抓住尾巴了?」

    「怎么可能~!BOSS又不是拉普拉斯,不可能出现那种失败的啦!!」

    「嚯、嚯、嚯。就是说啊,拉普拉斯。像BOSS这样心思缜密的人,我就没见过第二个。这样的BOSS怎么想都不可能会犯下什么大意的失误」

    总是很慎重的优树居然做出承认自己失败的发言。拉普拉斯很惊讶的发出反问,缇娅和福特曼则给出了否定的回应。

    优树就是这么深得小丑们的信赖。

    「你们几个冷静点。并非是优树大人失误了,只是那个史莱姆更深谋远虑罢了。在我直接与他对峙时就感受到了,那个史莱姆是异常的。感觉自己好像全身上下都遭到监视一样,怎么也冷静不下来。虽然我们没能看穿他的实力,但已经感觉到这是个不能大意的对手了呢」

    制止小丑们争下去的,是他们的会长卡嘉莉。

    卡嘉莉曾经和莉姆露见过一次面。因为当时她实际亲眼观察过,所以本能的察觉到了莉姆露的危险性。

    虽然感觉他的力量的还不及雷恩,但那个仿佛能看穿一切的视线却是个威胁。

    优树对卡嘉莉点了点头。

    「哎呀哎呀,那个史莱姆——魔王莉姆露真的让人感觉很不妙啊。有个我们的出资人,评议会的大人物也去了那个祭典的现场,因为贸然出手陷害,结果却遭到了强烈的反击哦。狡猾、深谋远虑、对敌对者毫不留情。就是那种虽然平常很温和,但发起火来就非常棘手的感觉呢。而我们,则是本想利用这样的人却失败了,那么当然会被对方警戒啊」

    优树耸了耸肩无可奈何的这么说到。

    「可是BOSS,不管再怎么警戒我们,他们都没有掌握什么证据吧?  那么只要我们无视那些继续堂堂正正的和他打交道,对方不也就无法进一步对我们做什么吗?」

    「的确,是没有留下什么物证。可是啊,把静江桑的情报透露给日向的可是我哦,这种事当做证据不是已经很充足了吗。实际上,在祭典的最后召集了各相关人士开了个会,在那个会上魔王莉姆露——莉姆露桑应该是把他觉得可疑的人,全部召集起来了哟。现在可以当成是我的事已经完全暴露了,不会错的」

    「这可真是……」

    几个人都是目瞪口呆的听着优树的说明。

    「算了,这种事反正迟早都会发生的。毕竟那个史莱姆真的很难对付啊。那么BOSS,我们该怎么对计划进行修正?」

    该说果然如此吗,最早切换心情的还是卡嘉莉。因为曾作为魔王见识过不少修罗场,所以振作起来也快。

    「嗯,就像迄今为止做的那样,继续老老实实的不去生事。只要魔王莉姆露没掌握确凿的证据,明面上他应该就不会选择和咱们敌对。这人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其实性格似乎相当慎重,在权衡利益得失的方面很精明」

    「原来如此。当着我们的面提起古代遗迹的话题,也是打算窥探我们会有什么反应吧。如果我们搞什么古怪,到时就毫不留情的——」

    「我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哦。人类,是种想法很容易发生变化的生物。甚至还有这样的说法“昨天的敌人是今天的朋友”呢。虽然如今事态有变,但没有和我们敌对的必要,只要能让他产生这种想法,就可以说是我们的胜利了吧」

    优树一边这么说一边巡视在场其他人的表情。同时也在窥视他们的反应。

    「那么就是说,当前的协作关系还得维持下去了,这样的咩?」

    「用力量降服他们虽然很简单,不过既然BOSS这么说那我就服从吧」

    「福特曼你真笨呢。就是因为办不到那种事,我们才这么辛苦吧?」

    「好啦好啦。福特曼的的说法也不是不能理解。被新来的人看不起,遇到这种事谁的心情都不会好。虽然发动大决战的话也可能会赢,但是现在那边连“暴风龙”都在啊。所以也么有辣个必要现在就去做这种赔本可能性很高的赌博嘛」(注:拉普拉斯带着关西腔说话,翻译的时候就换个形式表现下)

    「对呢。姑娘我不会思考太难的事,所以服从BOSS和会长的命令才是最好的做法呢!」

    「哎呀哎呀,我从最开始就说了会服从的吧?对会长们的意见,我也没有异议」

    拉普拉斯、缇娅、福特曼三人虽然好像有少许不满,但对于目前的方针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对意见。确认了这件事的优树,和卡嘉莉对视了下并点点头。

    西方圣教会,以及其背后的神圣法皇国鲁贝里欧斯。

    自由组合的上层组织——西方诸国评议会。把持这个存在中枢的罗佐一族。

    这两者正是获取西侧诸国霸权的阻碍。

    现在,这其中又加上了魔王莉姆露统领的魔国联邦。而优树通过目睹这次的特恩佩斯特开国祭,领悟到和魔王莉姆露敌对是愚蠢的行为。

    (虽然我是宣言了不和莉姆露桑敌对,但是这些家伙到底会不会老实遵守,让人稍微有点担心呢)

    优树虽然有过这样的担忧,但看起来都是杞人忧天了。

    放在以前可能还说不清楚,但是现在,一度败北于雷恩让卡嘉莉学会了冷静。

    小丑们也愿意通过漫长岁月的忍耐来成就他们的野心。

    看来优树这些可靠的同伴里,并没有那种不加思考就暴走起来的愚者。

    「真是可靠。那么,那件本来由达姆拉达负责的工作交给你们继续吧」

    优树笑着这么说道。

    「盹等……难不成,BOSS说的是特定机密商品吗?」(注:再说一遍,这不是错别字!!)

    「诶!?那件工作,由我们来……?」

    「嚯、嚯、嚯,真的可以吗BOSS?」

    三个小丑的脸色变了。

    看到这一幕的优树依旧满脸笑容。

    「啊啊。现在的你们应该没问题吧?」

    「包在我们身上呀!  BOSS是在担心咱家会不会暴走吧? 卜会啦卜会啦。可以发誓,即便感觉能打赢,也决不会对那个史莱姆出手啦!」(注:再说一遍,不是……已被拖走)

    「没错没错!克雷曼他在最后的最后都忘了保持慎重了嘛……。要是连姑娘几个也犯下同样的失误,到那个世界后就没法嘲笑他啦」

    「没错呢。跟着怒气行动只会失败。正因为我是“愤怒的小丑”,所以才更要牢记这点。虽然是早晚都是要向魔王雷恩复仇的,但是现在时机还未到吧」

    三个小丑各自向优树表示自己没问题。

    优树听完后也露出微笑,并小声嘟哝了一句「比想象的还有所成长呢」。

    此时优树突然想起一件事。

    「说起来,提到特定机密商品我才想起来……我保护的那些孩子们,被魔王莉姆露带走了」

    「啊啊,是因为有井沢静江的介入,而没法出手的那几个——」

    「对对。还特意准备了让他们参加祭典这样的借口呢,光从这点就能证明我完全被怀疑了。算了,那些孩子们怎样都好。我真正在意的,是魔王莉姆露说过的话」

    优树一边思考一边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孩子们变得越来越强。

    原因无疑是之前魔王莉姆露为了拯救孩子们而采取的行动。

    虽然莉姆露说详情是秘密,但曾说漏嘴『要是有对精灵知道的更详细的人就好了』这种话。

    「虽然以前我问他这方面问题时总被蒙混过去就是了」

    「因为孩子们已经变得过于强大,所以那个史莱姆觉得没法敷衍下去了吗?」

    「谁知道呢? 我当时以为这里面说不定包含了什么策略,还稍微有点心惊胆战呢。不过,精灵可以中和作为能量源的魔素量这点应该是错不了的了」

    魔王莉姆露是个不能大意的对手。所以优树觉得就算他在策划着什么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听到优树耸耸肩说出这番话,卡嘉莉也露出懂了的表情表示同意。

    「的确。说起来,静江•井沢也是能够操纵上位精灵的精灵使役者来着。也就是说,那些通过不完全召唤而来的“无法成为勇者”之人,借助精灵可以让他们变得能够再度利用?」

    听到卡嘉莉的这个推测,拉普拉斯三个好像也想到了什么。

    「对了,那就是魔王雷恩的目的吧?  聚集召唤失败的“异世界人”,是他的话不就完全可以做到把辣些人噗养成战士吗!?」(注:……你想跟我说什么,说)

    「唔—嗯,想起来了!  炎之巨人伊夫利特,原本是雷恩的部下吧?  克雷曼曾经好几次命令部下去袭击雷恩,把那些部下全都给干掉的不就是伊夫利特嘛」

    「嚯、嚯、嚯,使用相同的手段,搞不好能增加静江•井沢那样的精灵使役者?  雷恩说不定就是出于这样的想法,才让我们给他送去特定机密商品吧」

    各自说着自己的想法。

    优树也觉得福特曼说的很有道理。然而,如果把事实就当成是这样的话又感觉有点古怪。

    所谓特定机密商品,指的就是不完全召唤来的孩子们。

    现在有个地方仍在一次次的进行不完全的召唤。是瞒过了静江•井沢,在西侧诸国也不知情的情况下一直……。

    因为实验的次数多,所以产生的失败品也多。而回收了那些失败品的正是秘密结社的“三巨头”达姆拉达。这些绝对不能暴露其存在的孩子们,都以实验素材的名义转让给了优树。

    不过,那只是表面借口,优树其实另有其他目的。

    因为这才是魔王雷恩的要求。

    魔王雷恩要求优树为他搜集“不满十岁的异世界小孩子”。

    (嗯—,雷恩的目的是增强战力?  这种解释虽然是可以接受,可真要是那样他们自己去召唤不就行了……。从他把召唤术式的新理论透露给东之帝国和西侧诸国这点来看,总觉得雷恩另有其他目的。嘛,总之得注意下呢)

    无法得出结论。

    那么,就只好继续遵守和魔王雷恩的契约,按照一直以来的做法行动了。

    优树表情严肃的向三个小丑下达了命令。

    「那么,和魔王雷恩的商谈就交给你们三个了。他的目的是增强战力也罢还是其他什么也罢,能打探到什么就打探什么。和罗佐的交涉由米夏接手,所以记得以后去她那里领取商品」

    「了解。交给咱家了呀!」

    「嗯嗯! 本小姐也会加油的哦!!」

    「嚯、嚯、嚯,知道了」

    看到三人都燃起了干劲,卡嘉莉露出苦笑

    「你们可别拼过头导致真面目暴露给雷恩了啊?」

    「记住了,千万要给我慎重的行动哦?  因为现在的我们可没什么和魔王雷恩敌对的余力呢」

    对优树的嘱咐,三个小丑都用点头表示明白来回应。

    拉普拉斯他们三个并不是笨蛋。

    要相信值得依靠的同伴们,优树为他们做了详细的作战说明。

    *

    向拉普拉斯他们下达完命令后,这次轮到卡嘉莉了。

    卡嘉莉直面优树,表情认真的问道。

    「那么BOSS,我又该怎么做呢?」

    卡嘉莉指的是遗迹调查的事。

    虽然说是遗迹但其实并非如此。对于卡嘉莉他们来说,那里是他们非常熟悉而又亲切的都城。

    卡嘉莉还是魔王卡萨利姆时驱使魔法技术构筑起的都市防卫机构。那才是古代遗迹“阿姆利达”的真面目。

    和使用阿达尔曼作为据点防卫机构守护的表层都市不同,“阿姆利达”有卡萨利姆施加的咒术和大量魔人偶守护。即便是继承了卡萨利姆技术的克雷曼的最高杰作毕欧拉,如果放到守护那个遗迹的魔人偶们当中的话,性能也最多只能排到上级中的下位程度罢了。

    有着如此高性能防卫机构的遗迹——也就是说,这处被称为“阿姆利达”的遗迹,才是傀儡国基斯塔乌被隐匿起来的本质。

    这处名为阿姆利达的遗迹,为何会拥有如此高强的防卫能力呢?

    要说清其中的理由,就必须追溯到遥远的过去。

    很久以前,某个以繁荣为耀的长耳族超魔导大国,因为自己的愚蠢迎来了灭亡之时。

    他们招惹了当时还不是魔王的少女——龙皇女米莉姆的怒火,一夜之间就让他们的身影从地表上消失了。

    他们所留下的痕迹,就是古代遗迹“索玛”。

    残存下来的森精发誓要复兴索玛。然而,他们的这个愿望却无法实现。

    由他们自己亲手诞生的最凶魔物——混沌龙,他们无法抵挡混沌龙的的暴威,只能像逃跑一样的像被赶出故乡。

    混沌龙的力量是准天灾级。虽然还不及“龙种”,但对森精们来说却是难以企及的存在。

    残存下来的森精们分散在各地,走上了各自不同的道路。

    无知的国民哀叹着突然降临的不幸,跑去依靠森精之祖。

    有力量的人去开辟荒野,建立国家。

    也有隐藏起来继续苟延残喘的人们。

    因为极少数一部分人的罪过,森精的繁荣就此迎来终焉。

    然后——。

    诅咒这份罪孽,变成了黑妖长耳族(dark elf黑暗精灵)的人们,把能逃过米莉姆法眼的远方新天地当成了目标。

    卡嘉莉——魔王卡萨利姆——也是这其中的一人,她正是体验过魔王米莉姆的恐怖后还能存活下来的,少数森精王族之一。

    当时,还不是魔王的卡萨利姆逃出生天后,在安顿下来的地方,模仿故乡的模样建造了一座都市。为了能赶在森精的技术遗失前,把一切通过可见的形式保存下去。

    以此而建成的,正是傀儡国基斯塔乌的首都阿姆利达。

    卡嘉莉摇摇头把回忆赶出脑海。

    「阿姆利达的防卫机构还健在。要试试利用那些陷害魔王莉姆露吗?」

    根据和莉姆露的约定,对克雷曼领地内古代遗迹的调查卡嘉莉也要一起参加。到时趁机将莉姆露引入某个陷阱,这对于现在的卡嘉莉来说再容易不过了。

    毕竟,真正有威胁的只是米莉姆和维鲁多拉。

    只有莉姆露一个人的话应该可以解决掉——卡嘉莉是这么认为的。

    如果只是启动防卫机构的话,就可以在不被怀疑的情况下办到。卡嘉莉是基于这一点提出的建议,优树却连想都不想就给出了否定。

    「那也很有趣呢。但是,真的可以吗?  魔王米莉姆说不定也会一起同行哦?」

    「嘛,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只是让机关运转起来,也不会有人怀疑到我头上的」

    在遥远的过去被米莉姆毁灭了祖国的卡萨利姆——不,是卡嘉莉。

    虽然优树担心她会不会因此留下了什么心理创伤,但看起来本人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

    不仅从长耳族变质为黑妖长耳族,还进一步进化成妖死族并且成了魔王。在这一过程中卡嘉莉已经克服了对米莉姆的心理创伤。

    说到底,战胜米莉姆什么的,与其说勉强不如说是无谋了,这种做法卡嘉莉根本连想都没想过……。

    「好! 那么,就拜托你了哟。虽然我觉得打倒他多半是不可能的,但魔王莉姆露的实际战斗能力到底达到什么程度,这个情报我可是非常想要呢」

    「那个史莱姆是那么厉害的对手吗?」

    「啊啊,我想应该不会错的。所以卡嘉莉,拜托你千万别暴露哦?  我肯定是被怀疑了,但现在你在对方眼中还处于不知是黑是白的状况。所以你一定慎重行动,别搞得还反过来泄露情报给对手了」

    「我知道了啦,BOSS」

    说完这句话,优树和卡嘉莉一起笑了起来。

    「好嘞! 那么咱家就去和米夏接触啦」

    「我就按现在这样继续做准备吧。那么,BOSS有什么预定?」

    「我吗?  我会联络达姆拉达,按照预定接下来去扩张东侧的活动据点。这样有什么万一时,我们就能逃去那边了。但是在那之前——」

    「什么嘛什么嘛,果然BOSS在企划着什么吧? 还说要咱家几个自重,结果BOSS却要自己一个人玩个开心吗」

    对拉普拉斯拿自己打趣的话,优树报以苦笑。

    「没有那种事哟,拉普拉斯。我只是觉得,有什么手段还是全都用一遍的好。因为我可还没有放弃夺取西侧的霸权呢」

    优树一边这么说一边露出坏笑。

    于是就这样。

    潜入黑暗的魔人们,静静的开始了行动。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