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十二卷 序章 小丑的逃亡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二卷 序章 小丑的逃亡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感谢鱼、蓝血中毒

    校对:蓝血中毒

    资源:钢之宅神

    后勤:月见空

    神乐坂优树是天才。

    在原本的世界时,优树就拥有特别的力量。他生来就可以操纵观念动力——也就是俗称念力的超能力。

    话虽如此,优树并没打算用这力量做什么。毕竟他明白,就算把自己的力量告诉谁,也只会被当成笑话遭到玩弄罢了。

    日常生活是挺无聊的,但也有开心的时候。

    双亲对自己很温柔,也有朋友。

    赚钱对优树轻而易举,他想要什么都能得到。

    没有任何不满。

    然而,在那一天。

    突然出现的不幸向优树袭来。

    那是优树刚成为中学生的候,他的双亲被卷入事故身亡。

    双亲没有犯任何错,一家人乘坐的汽车被打瞌睡司机驾驶的卡车正面撞击,导致二人当场死亡。

    只有正在后排睡觉的优树活了下来。

    太不讲理了,优树这么想。

    虽然憎恨引发事故的卡车司机,但优树什么也做不了。日本是个法治国家,个人的复仇行为是不被法律允许的。

    根据审判的结果,优树又明白了很多事。

    运输公司处理能力不足,却勉强的不断揽活。

    结果,就是给雇用的现场作业员增加了负担,这些人知道自己过度劳累却还是得工作。

    卡车司机也是被害者。

    那么,可恶的就是运输公司吗,这也不能一口咬定。

    如果拒绝大客户的工作,下次就不会再被分派工作了。来自熟客的订单,并不是可以简单拒绝的东西。

    既然如此,那就应该改善业务体制,然而想雇到熟练的司机并不是件简单的事,选年轻人加以教育,公司又没有那种余力,现状就是如此。

    这算什么——优树如此叹息。

    世界过于不讲理,他又过于无力。

    我该憎恨谁才好?

    真要说的话,应该是社会构造本身有问题吧。

    于是优树产生了对这样的社会复仇的想法。

    然而,优树却什么也做不到。正因为他是天才,所以才立刻领悟了自己的界限。

    世界已经高度发达,是个完成品了。

    即便拥有超能力这样略微强一些的个人能力,也什么都无法改变。以军队为对手的话根本赢不了,即便能赢,接下来也没有未来。

    自暴自弃的破坏社会,再一切从零开始重新构筑的做法虽然也检讨过……但这样会制造大量不幸的人。

    优树,无法毫不犹豫的做出那种行为。

    如果真的想要改变社会,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增加和自己想法有共鸣的同伴。然后成为政治家,按照自己希望的那样改善国家。这是优树唯一导出的方案。

    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虽然认真实行的话是可能实现的,但那也是以数十年为单位计算的未来的事了。

    优树很烦恼——

    做出决断前,他穿越了世界。

    这件事对优树来说,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将优树叫来这个世界的,是魔王卡萨利姆的怨念。

    虽然当时卡萨利姆失去了肉身只剩下精神体,但也并未失去作为“咒术王”的力量。

    卡萨利姆花费了大量时间,为自己的复活做准备。

    他选择实行的,就是召唤适合自己精神寄宿的肉体——这样的手法。

    当然,他会仔细的对召唤来的对象加入制约。毕竟是连万一的失败也不允许的仪式,卡萨利姆是先将自身的支配能力刻成咒印,然后才进行召唤的。

    召唤来的对象会在什么也没搞清的状况下被粉碎心灵。然后夺取了对方魂之力以及其肉体的卡萨利姆就此复活——整个计划就是这样。

    卡萨利姆的误算,在于召唤出来的人是优树。面对优树,他施加的所有咒术全都不管用。

    优树凭借其天才的头脑,理解了世界的结构。

    所以在穿越世界时,他得到了自己希望的能力。

    改变世界的力量。

    那是将纯粹的能量本身,自由自在的变化其性质的“魂之力”。

    其名为——稀有技能『创造者』——

    虽然优树曾对莉姆露说自己没有任何特殊能力,但那当然只是谎言。

    这力量直接衍生出来的,就是将对优树自身的恶意无效化的能力——『能力封杀』。

    就是这个能力打破了卡萨利姆的策略。

    而且他还败给了优树,加入到对方麾下。

    接下来,优树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存在意义。

    这个世界是以弱肉强食为原则,以距离完成还很遥远的不完全结构成立的。既然如此,就由自己来成为这个世界的支配者,将其引导为正确的世界吧。

    正面和这个不讲理的世界的战斗吧,优树下达了这样的决心。

    优树的行动原理,是挑战世界。

    世界征服——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优树开始了行动。

    *

    优树带领着拉普拉斯、福特曼、缇娅这三名同伴,从那座混沌之极的大圣堂逃走了。

    然后,一行人就这么尝试直接逃离神圣法皇国贝鲁里欧斯。

    虽然有想再仔细观察一下形势的诱惑,但优树判断继续留在那个场所太危险了。

    暴走状态的勇者“库洛诺阿”,不是优树能够控制得到了的简单对手,而是不分敌我,将在那个场所里的人全部视为敌人的恐怖存在。

    古兰贝尔就是因为明白这点,才拉上优树和他共同战斗的吧。

    虽然这对优树来说就不有趣了,但这次的确是对方更高明。

    「不过,还真是倒霉呀。明明咱们好不容易才从魔王露米娜斯手上溜走,只差一点点,“勇者”这个究极的决战兵器就能落到咱们手上了……」

    「嚯嚯嚯,那可是异次元级别的强大。虽然没能落到我等手上是很遗憾,但以那种人为对手的话,接下来大概在场的家伙全都会被宰掉吧?」

    回应拉普拉斯牢骚的是福特曼。

    虽然知道福特曼的意思,但优树心中还是有疑问事情真能那么顺利么。

    「那可说不准吧?不管怎么说,魔王莉姆露也是相当离谱的存在了。更不要说那里还有露米娜斯和雷恩在。魔王有三名,有实力的魔人也有数名。这不管哪边会赢都没什么不可思议的啊」

    「没错呢。那个古兰贝尔也是,因为是前“勇者”所以相当厉害的说。就连本姑娘,也想象不出到底最后谁能活下来哟」

    拉普拉斯和缇娅,都不是福特曼那样的乐天家。优树也觉得,应该考虑一下莉姆露阵容胜利的可能性。

    优树能够确定的,就是如果库洛诺阿胜利的话就是最好的结果这点。

    变成那样的话,麻烦的对手莉姆露,高高在上看不起自己的古兰贝尔,将来可能成为威胁的露米娜斯,甚至连拉普拉斯他们憎恨的雷恩,这些碍事的人可以被一网打尽,对西侧的支配就和完成了没分别。

    剩下的库洛诺阿虽然很麻烦,但既然她没有自我那就没什么可怕的。适当找个魔物诱导对方向着沙漠深处追下去,用这种手法就能搞定了吧。

    仅仅是很强大对手,在优树看来算不上威胁。

    但也正因为如此,只有最后谁会幸存下来这点一定得确认清楚的……。

    「不,果然逃走是正确的选择呢。如果被卷进去,就连咱们也没法平安无事,而且——」

    有讨厌的预感——,优树的直觉这么告诉他。

    即便是为了决定今后的方针,也必须看清那场大混战的趋势。虽然同意这种想法,但优树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选择了逃亡。

    万一库洛诺阿败北,残存下来的魔王们无疑会将自己视为仇人。莉姆露应该也已经发觉了优树的背叛行为,继续狡辩下去已经不可能。

    因为这次的事态,优树在西侧构筑的据点和地位,一下子全都丢失了。

    优树觉得,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愚蠢的中了古兰贝尔的圈套。既然如此,只能把这个结果当成自作自受承受下来。

    正因为如此,在需要下达逃走决断的现在,优树才可以没有任何迷茫。这种干脆的态度正是优树的优点,这个判断力也曾留下多次帮他突破难关的实绩。

    这次也是也一样,优树这么认为。

    然而,但是。

    优树马上就理解到,自己的这种想法太天真了。

    很突兀,正飞快的奔走的优树几个面前,一个男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在他身边,站着一名也好像见过的蓝发美女。

    那个美女,穿着一身好像搞错了场合一样的暗红**仆服。

    「——!?」

    「你谁啊?」

    察觉到危险的优树停了下来。

    即便拉普拉斯问是谁,男人也没有回答。只是将视线全都留在优树身上,拉普拉斯他们这样的货色根本看不上眼的态度。

    「嚯嚯嚯。如果你想妨碍我等的话——」

    上前的福特曼刚大概是想排除掉男人吧,结果下一个瞬间,突然出现的某人的手,将他按在了地面上。

    那是个穿着和蓝发美女相同暗红**仆服的女性。

    发色是绿色。

    其真面目不必说,正是数刻钟前还在印古拉西亚王国暗中活跃的米萨莉。因为泰斯塔罗莎的出现导致作战结束的缘故,所以她才特意赶到这边来。

    既然米萨莉来到这里,蓝发美女的真面目是蕾茵这点就一目了然了吧。而她们会追随的,在这世上只有那么一个人物。

    魔王——奇伊·格里姆松。

    拥有暗黑皇帝别称的,最强的存在。

    颜色比血色更浓更深的赤色头发,奇伊用镶嵌了金银星光一般的真红瞳孔盯着优树。

    「唷。该说,初次见面吧。开心吧。你啊,引起了我的兴趣哦」

    奇伊的视线固定在优树身上。

    其他人他完全不放在眼里。

    察觉到这点的优树,又开心又悲伤的烦恼起来。

    从福特曼被米萨莉一招制服这点,就能推测出对手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三人的发色,以及很有特点的女仆服。这些,都和曾从现在成了卡嘉莉的卡萨利姆以及克雷曼那听说过的,某群人的特征相吻合。

    就是说,站在优树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成为他目标的这个世界的顶点。

    如果产生世界征服这样的野心,就总有一天非得面对不可的对手。

    「是吗,你就是号称最强的魔王——奇伊·格里姆松吗。能见面我很光荣哦。我的名字是神乐坂优树。虽然没想到是你主动找上门来,但你是来和我联手的吗?」

    优树毫不在意奇伊的威压,坏笑着回应对方。

    当然,天下不可能有那么便宜的好事。从对方对待福特曼的方法上,就能看出奇伊绝不是来构筑友好关系的。

    优树虽然理解这点,但还是用熟络的语气和对方搭话。

    这就是优树的交涉术。

    为了探查对手的内情和目的,突然抛出离谱的话题来窥视对方的反应。

    「啊———哈哈哈。真有趣啊,你这小子。在我面前还敢这样,胆子倒是真不小。虽然那么做说不定也不错,但你们好像已经成了雷恩的敌人呐。而且,你打算去东边吧?对我来说,鲁德拉那边的战力增加可不怎么有趣啊」

    交涉决裂。

    说到底,优树从最开始就不觉得自己的提议可以成立。虽然很遗憾,但现在他得先集中精力从奇伊的话中读取情报。

    所谓鲁德拉,应该是东之帝国——东方连合统一帝国皇帝本人的名字。

    既然如此,奇伊和鲁德拉之间应该有什么关系,而且还是敌对的。

    (——所以,才要赶在我们和东边汇合前,将我们消灭掉?虽然想尽可能别和最强的魔王对上,但既然变成了这种局面,那也没办法了吗……)

    既然如此,与奇伊的一战已经不可避免。

    逃亡是不可能的。

    在这种情况下搞什么小把戏,也没有意义。

    比起那么做,全力挑战奇伊的做法胜算还比较高吧。

    优树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哼—嗯,算吧。你选择敌对的话,对我来说也正合适哦。因为这下我可以在把据点转移到东边之前,先试试最强魔王的力量了嘛」

    就像在对奇伊挑衅一样,优树这么答道。

    于此同时,从心底沸腾而起的兴奋包裹了优树全身。他决定将一直以来压抑隐藏的自身的实力,在这里在最强的魔王面前解放出来。

    完全想象不出自己败北样子的优树,和奇伊展开了对峙。

    *

    优树很有自信。

    一对一的话,不管什么对手自己都能战胜的自信。

    暴走的库洛诺阿,曾给优树看上去相当危险的感觉。

    然而,也就是那样而已。

    如果自己动真格和对方战斗的话,虽然需要苦战一番但还是能赢吧。

    但是在那个场所里,还有和自己有明确敌对关系的魔王们在。

    雷恩和露米娜斯。

    然后,连那个老好人的莉姆露,也已经发觉了优树的本性吧。

    其实从很久以前,莉姆露就已经看穿优树是自己的敌人了。然而,这件事却反而对优树有利。如果他真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去利用莉姆露,估计会反过来陷入对方的陷阱吧。

    虽然优树不知道这些内情,但他那个莉姆露已经成了敌人的判断却并没有错。

    再怎么说,优树也没自信过剩到觉得自己能同时与三名魔王加上库洛诺阿战斗的程度。再加上有不好的预感,所以他才选择了从那个场所撤退的做法。

    但是,现在不一样。

    那个不好预感的真相,就是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

    理解到这点的优树,做出了要使出全力跨越这个难关的决断。

    「嘿诶,你觉得能赢过我?」

    奇伊很开心的笑了。

    「还好吧。也就是把反正都要打倒的敌人,稍微将预定提前一些的感觉呐」

    优树的态度让蕾茵和米萨莉产生了杀气。然而,她们如果没有主人奇伊的许可就不会开口插嘴。

    奇伊是绝对的支配者,光是担心奇伊的安全就是不敬。

    而奇伊又很反复无常的,且对自己承认之外的人非常无情。

    蕾茵和米萨莉虽然很辛苦才得到了奇伊的认同,但要是惹主人不高兴的话也会一瞬间就被杀吧。奇伊和她们两个之间,就是存在着明确到这种程度的力量差距。

    拉普拉斯不敢动。

    被蛇盯着的青蛙,说的正是这种状况。

    去救助福特曼的话,蕾茵就会行动。虽然数量上是四对三,但双方的实力差距大到了那种战力比无法带来任何安慰的程度。

    只有蕾茵和米萨莉的话说不定还能想点办法,但从奇伊出现开始这边就再没有胜算。

    优树去挑战奇伊的做法,拉普拉斯觉得实在太无谋了。

    (不行啊。这家伙太不妙了。那个库洛诺阿虽然也是不同次元,但这个叫奇伊·格里姆松的是真真正正的怪物呀。战斗成立的条件不足。不管BOSS怎么努力,想逃走也不可能……既然如此,能生存的关键就是——)

    光是看破了奇伊力量的一部分,就值得给拉普拉斯好评。

    而拉普拉斯甚至更进一步,即便在这个状况下内心也没有屈服能想到该逃走——这份内心的坚强,正是拉普拉斯的真正价值所在。

    拉普拉斯知道优树很强。

    然而,他不知道强到了什么水平,因为优树对同伴也会隐藏实力。而这实力,到底对奇伊通不通用呢……。

    即便优树敌不过奇伊,拉普拉斯也打算救出福特曼后再带上缇娅逃走。

    优树的话,应该能看穿拉普拉斯的想法,高明的操纵状况来回应自己的吧。拉普拉斯对优树的信赖,就是高到了会让他这么想的程度。

    问题,就在于连蕾茵和米萨莉也不是普通的强者这点。

    她们可不是天真到只要发现破绽就能救出福特曼的对手,所以拉普拉斯不敢轻举妄动。

    到底该怎么救出福特曼——就在拉普拉斯为此烦恼的时候,问题却很干脆的被解决了。

    「喂,放开那个家伙」

    奇伊向米萨莉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米萨莉也没提出任何意义。立刻解放了福特曼。

    (——真是从容啊。但是这么一来,就能看到逃走的出路了呐)

    虽然拉普拉斯产生了这样的乐观想法,然而事情才不会那么简单

    「放心吧。能赢过我的话,会放你们所有人无伤离开的」

    奇伊说出这种矛盾的话。

    把奇伊打倒的话,就没必要特意被他放走了吧。

    这种完全无法令人安心的宣言,让拉普拉斯陷入了忧郁。然后,他只能一边祈求优树能胜利,一边守望战斗的过程。

    *

    先动起来的是优树。

    出于不管什么魔法或能力都对自己不管用的绝对自信,优树毫不畏惧的向奇伊放出蹴击。

    尖锐、沉重。变换自在的蹴击。

    以对方腿为目标的轨道中途发生变化,漂亮的变为上段蹴在奇伊的头部炸裂。

    然而,因此表情扭曲的却是优树。

    「切,怎么这么硬啊」

    咋舌的优树这么说道。

    优树的『能力封杀』是万能的,可以把敌人的防御全部贯通。明明是这样,可挨了直击的奇伊却依旧悠然的站着。

    一副完全不疼不痒的样子。

    这里面并没有什么机关。仅仅是单纯的因为奇伊肉体的硬度比钻石还高而已。

    光是是持有刚柔兼并的肉体,就足以成为被称作威胁的理由,奇伊就是这样的存在。

    「好痒啊。你这样根本就打不起来嘛。再多给我带来些乐子啊。不然的话,把你们全杀了哦?」

    笑着这么说完后,奇伊在右手生成火炎。

    元素魔法:热龙炎霸——给予灼热的火炎指向性,将其变为细长身体的龙一样的外形,以此烧尽对手的魔法。

    温度达数千度,人类的话瞬间就会变成黑炭。

    这样一条炎之龙,缠住了优树的身体。

    「没用的!魔法什么的对我——」

    虽然优树一边这么大叫,一边准备突袭大意了的奇伊,但突然感到一阵恶寒的他当场跳开。

    「嘿诶,你的直觉还挺敏锐的嘛」

    奇伊笑着这么说道。

    优树已经没有了向奇伊还嘴的余力,只顾着拼命在地面上打滚消除火炎。

    『能力封杀』起作用的结果,无疑可以让奇伊的魔法无法对优树造出任何伤害。然而同时,这种魔法火炎不会马上消失,不管它的话无论多久都会继续燃烧下去。而且,即便是这种魔法火炎,燃烧时也会像普通火炎那样消耗氧气。因此如果放着不管的话,优树肯定会被逼入呼吸困难这种致命的状况吧。

    虽然体感时间上很长,但实际上只有数秒,所以并不会造成实际伤害。可如果没有察觉到这点继续去攻击奇伊的话,优树就注定要败北了。就因为领悟到了这点,即便看起来很丢人但还是优先灭掉身上的火炎。

    而且,从奇伊的反应上,优树还察觉到了另一种他难以置信的可能性。

    这个不确认不行,必须确认清楚。虽然不期待对方会回答,但优树还是站起来把疑问说出了口。

    「——为什么不追击。你应该没有什么战斗要堂堂正正的想法吧?」

    「啊哈哈,别装傻了。你刚才已经察觉到了吧?我,已经看穿了你力量的秘密!」

    「……」

    果然如此吗——优树苦涩的这么想。

    优树的『能力封杀』是万能的,不管什么样的力量都能抵消。然而,在面对魔法与技能融合在一起的技术时,无法将其特性也一同消除了。

    这正是『能力封杀』唯一的缺点,或者说弱点。

    而优树,不管他如何提升身体能力也依旧是个人类。虽然毒还可能靠抗体来对抗,但没有氧气就活不了了。

    这是人类——以及所有生命的弱点,优树现在,再次认识到了自己的不利之处。

    奇伊悠然的站着。

    「我的熟人里有能把魔法完美抵消的家伙。然而即便如此打起来的话还是我赢。毕竟,那家伙没法连魔法之外的东西也抵消。另外,据我所知,能够完美防住一切这个世界物理法则的方法是不存在的。走定向特化路线的话,就无论如何都会出现破绽哦。虽说你的能力看起来不仅对魔法,连对技能也有效果吧——」

    俯视着优树,并不追击只是讲述着自己想法的奇伊。他会态度如此从容,是因为一切都在他计算内的缘故。

    毕竟,奇伊真想杀掉优树的话很简单就能办到。

    但那样就不有趣了,所以奇伊打算先让优树的内心屈服,让他在绝望中承认自己的败北。

    对优树的体质,奇伊已经完成了解析。

    从最初一下攻击他就看穿了优树的特异体质,甚至连对策也想好了。

    即便优树可以抵消魔法和技能,只要他是人类就可以很简单打倒。

    人类很弱小。

    脆弱的肉体中到处是弱点,杀掉的方法多的想不完。

    而且,优树和奇伊在基础的身体能力上也有层次级别的差距。

    虽然奇伊对刚才的蹴击留下了一个小『结界』来进行防御,但即便不这么做这下攻击也无法给他带来痛痒。

    魔素量方面,光是想比较都显得很滑稽了。如果是这方面匹敌“龙种”的奇伊,即便魔法被优树抵消他也可以轻易再次将其发动。

    「仅仅是杀掉你,我特意出动可就没意义了。机会难得,你就想办法让我开心开心吧」

    所以奇伊,采用高高在上的态度挑衅优树。

    为了将优树逼入绝境引出他的全力,然后再压倒性的战胜他获得胜利。

    对奇伊的想法,优树也理解到了让他痛苦的程度。

    然而,他却无法提出反驳。

    轻松从优树的表情中消失。他开始认真分析战况,设法从中找出跨越这个绝境的对策。

    归类在天才范畴的头脑,告诉了优树敌我的战力差距大到了绝望的程度。然而优树依旧不放弃,拼命摸索着各种可能性。

    现在唯一的光明,就是奇伊看不起优树他们这点。

    (也难怪啦,力量差距到这个地步,被看扁也是无可奈何的呢。但是,你这家伙有点傲慢过头了呐)

    优树手上还有隐藏招式没用出来。

    那就是他与生俱来的超能力,以及从玛利亚蓓尔那里夺来的『强欲者』。

    『创造者』也是绝招之一。只要有可以根据情况衍生出必要能力的『创造者』在,优树觉得自己就能闯过这一关。

    (没有在能杀的时候杀掉我就是你的失策!)

    优树调整好呼吸,然后再次对着奇伊摆好架势。

    「只不过稍微看破了我的力量而已,装伟大的话现在可有点太早了哦」

    这不是死不认输,而是发自优树肺腑之言。

    让对手因为发怒而失去冷静,仅仅是这样就能让失误的概率提高。优树是看透了这点才进行挑衅的。

    玩弄这种小把戏的同时,让自己的力量传遍全身。平时被压抑起来的这份力量、气力被高度紧张的精神集中起来,优树正依靠它们按自己的想法改造自己的肉体。

    从人类,变为“仙人”。

    然而,再进化为“圣人”、

    因为肉体已经进化到了比日向还高的层次,优树的呼吸停止了。

    完全的“圣人”,是等同于精神生命体的存在。虽然日向现在还被肉体所禁锢,但优树已经踏上了比她更高的阶段。

    因此,呼吸已经不需要了。

    舍弃了人类的弱点,大幅提升自己存在力的优树。他现在的能量如果换算成魔素的话,已经达到了匹敌雷恩或露米娜斯的级别。

    然而,奇伊依然不动。

    「兴致都没了呐,这就是你的全力?这要是这样的话,就算打一百万次你也不可能赢得了我」

    从容不迫的态度也毫无动摇。

    「啊啊。既然如此,你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以优树的这句话为信号,战斗再次开始。

    然后——

    优树在真正意义上,知道了奇伊为何被称为最强的理由。

    *

    绝望支配了现场。

    躺在地上的是优树。

    在奇伊压倒的强大面前,优树的攻击没有一个管用。

    玩弄策略是白费功夫。

    花费时间凝练的最大级别攻击,连给奇伊留下一点伤口都办不到。

    「该死,可恶——!!」

    优树已经没有重新站起来的力量了。对奇伊恶言相向是他唯一还能做到的事。然而,即便只是到现在还没有绝望屈服这点,也足够让人对他赞不绝口了吧。

    拉普拉斯将这场战斗的每一个瞬间都烙印在了脑子里。

    (无法理解啊。BOSS绝对不弱,但奇伊实在太强了……)

    优树比拉普拉斯想象的还要强。

    他借助奇怪的力量——超能力,尝试了各种各样对付奇伊的战法。

    飞石、发火、重压、精神干涉波。这所有的攻击,都被被轻易化解。

    常人三十倍以上的身体能力也好,速度超过秒速百米的攻击也罢,对于奇伊都等同于儿戏。

    还有,连作为优树防御手段核心的『能力封杀』,也无法将奇伊的魔法无效化。

    「那一招,对我已经不管用了哦?」

    就像奇伊说的那样。

    看起来,奇伊已经用某种手法成功突破了『能力封杀』的防御。这个战栗的事实摆在了优树眼前。

    十大魔王的情报,卡萨利姆和克雷曼都对优树讲过。虽然也听说奇伊和米莉姆在魔王中是别具一格的存在,但差距居然大到了这种地步,估计连那两个人自己都没有察觉吧。

    不然的话,他们是不可能赞同征服世界这种梦话的。

    (这就是——所谓天灾级的家伙吗……)

    事到如今,拉普拉斯才终于领悟到这世上是有着绝对不能对其出手的存在。

    拉普拉斯自己,也有着需要对同伴保密程度的实力。然而,以魔王奇伊为对手的话,他觉得连那力量也毫无意义。

    奇伊就是强的如此具有压倒性。

    找不到攻略的突破口。连肯定比拉普拉斯更强的优树,也像婴儿一样无能为力落得个只能躺在地上的下场。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想从这个场所生还已经变成了一件极其困难的事。

    如果谁不来做出牺牲的话——做出了这样觉悟的拉普拉斯,带着和平常一样的轻飘飘态度,向着奇伊迈出一步。

    「不愧是魔王奇伊大人呀。我们“中庸小丑连”是一群什么都干的万事屋,和BOSS只是雇用和被雇佣的关系而已啊。啊,BOSS就是那边那个叫优树的小子啦。那么,既然BOSS现在都输了,那我们也没道理继续追随他了呢——」

    「——!?」

    「拉普拉斯,你在说什——」

    轻薄且背叛了同伴,装出这样态度的拉普拉斯,虽然对奇伊的性格知道的并不详细,但也听说过对方是个非常任性且傲慢的人物。

    奇伊对弱者没有兴趣,不是他认同的人就甚至连向他搭话也不允许。

    对这样的奇伊摆出刚才那种态度的话,拉普拉斯无疑肯定会被消灭吧。但是,到那时奇伊的注意力肯定会转向拉普拉斯身上。是优树的话,说不定有可能靠这一瞬间的破绽逃出这里。拉普拉斯赌的就是这个可能性。

    绝不背叛同伴,以及雇主——仅有这点,是“中庸小丑连”绝对遵从的规矩。

    因此,如果是优树的话,一定可以察觉到拉普拉斯的想法吧。

    福特曼虽然性急又考虑不周,但却是个对同伴很体贴的男人。

    缇娅明明比福特曼还强,却总因为胆小发挥不出实力。

    这两人的坏毛病虽然不少,但是应该可以托付给优树吧。产生这种想法的拉普拉斯,做出了牺牲自己的决断。

    「我觉得我们肯定能对奇伊大人派上用场。所以呢,能不能只放过我们几个啊?」

    光明正大做出背叛宣言的拉普拉斯。

    福特曼和缇娅很困惑的看着他,奇伊则一副觉得有趣的样子哼了一声。

    (很好,就照着这个节奏惹怒奇伊吧!)

    拉普拉斯其实也并不打算死。

    以奇伊为对手的话,虽然希望极小但也许还有生还的可能性。所以拉普拉斯毫不犹豫的准备说出下一句话。

    然而,有人开口的速度却比他更快。

    「啊哈哈,别勉强自己啊拉普拉斯。真是的,我就那么不值得依靠吗?」

    说出这句话的,是摇摇晃晃站了起来的优树。

    ………

    ……

    …

    优树对自己的死已经有了觉悟。

    然而同时,他也有一种内心充满了无尽愤怒的感觉。

    对没用的自己感到生气。

    听到拉普拉斯的话后,怒火进一步加深。

    拉普拉斯不可能会背叛。既然如此,他的话就全都是演技了。他是相信已经露出难看样子的自己才这么说的,优树非常正确读懂了拉普拉斯的想法。

    这让优树感到开心的同时,也觉得非常抱歉。

    (如果我有更多力量的话——)

    这样的想法浮现在优树心中。

    他原以为是不会有任何人回应自己这个念头的。

    然而现在,优树心中却出现了一个反应。

    《——想要力量吗?那么,只要抓住我的手就好》

    哈啊?优树不由得一阵困惑。

    还以为是听到幻听了,可那个声音却十分清晰。

    《和我交换的话,你应该会得到最强的力量。你所期望的征服世界,抓住我的手我想应该很简单就能达成哦。来吧,做出决断吧——》

    听那个声音说到这个地步,让优树产生了不快。

    (闭嘴。我就是我。同伴的力量先不说,向连是谁都不知道的对象借用力量来达成野心,这么丢人的事谁干的出来!)

    然后,优树明确的表示了拒绝。

    对,野心如果不靠自己亲手达成就没有意义了,这是优树心中绝不想让的想法。

    《……》

    那个声音像感到为难一样陷入了沉默。

    已经听不到的声音怎样都好,优树迅速切换思考。

    状况的确绝望,但优树还是察觉到了一些东西。从这些事上,可以看出奇伊对现在的状况还有些别的想法。

    的确,奇伊会来这里,他很享受战斗本身肯定也是理由之一吧。然而即便如此,他无疑还是有着别的什么理由。

    奇伊的确说过『要是让鲁德拉那边的战力增加可就不有趣了』这种话。反过来讲,只要优树不去成为鲁德拉的同伴,不给东之帝国带来好处的话,奇伊就没有了杀优树他们的理由,优树是这么认为的。

    然后,奇伊直到现在,也仍没有对优树直接下杀手……。

    (哎呀哎呀,虽然力量上完全不是对手,但接下来可是智慧的胜负哦。但是,这可比把讨人厌的角色推给拉普拉斯,胜算要高得多了!)

    一边这么给自己鼓劲,优树一边再次站了起来。

    ………

    ……

    …

    撩起前发的优树,即便在这样的状况下依然露出桀骜不驯的笑容。

    「没想到你能强到这个地步,这可是在我的计算外。通过刚才的战斗我已经明白了,你其实并不打算杀掉我们的吧?」

    「哦?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因为如果你真要那个意思的话,我们应该早就全都被你杀光了。你反复只使用勉勉强强不会杀死我的攻击,到底有什么意图?」

    优树自信满满的这么质问奇伊。

    这实在是太过无谋的行为。

    尤其是面对已经展现了那种程度力量的奇伊——不管谁都这么认为。

    然而,奇伊自己却依旧一副觉得现状很有趣的态度。

    「察觉到了吗。但是,那种事你没必要知道」

    我不会告诉你我的想法,奇伊这么回答道。

    优树对此只是耸了耸肩,毕竟这个回答早在预想之中。所以他不慌不忙的走出下一步棋。

    「那么,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你说交易?」

    「啊啊。让你只要选择放过过我们的做法,就对你也多少派上点用场的交易」

    「你说,对我有点用处?」

    「啊啊。你好像很不喜欢我们去协助东之帝国吧,但希望你能换一下思考方法」

    「接着说」

    「既然我们的目的是征服世界,那总有一天会和帝国发生冲突。我现在,已经对你的强大有了痛彻骨髓的体验。所以理所当然的,目前我已经没有和你敌对的意思。那么我选择先去击溃帝国就属于很自然的想法吧?」

    优树用让人完全搞不懂他在说什么的语气做了说明。

    福特曼和缇娅已经完全被抛在了情况之外。

    连拉普拉斯,也对这个情况困惑不已。

    自己带着决死的觉悟发起的策略,却被策略核心的优树本人击溃了。变成这样的话,已经只能把一切都托付到优树的交涉上。虽然知道不这么做不行,但听到优树那些不怕死的话,还是让拉普拉斯背上的冷汗流个不停。

    (太乱来了。可明明是这么乱七八糟的道理,为什么奇伊听了却显得那么开心!?)

    对。

    听到优树的话,奇伊不知为何露出一个坏笑。

    「你啊,打算以后再次挑战我吗?」

    「当然的吧。我的野心可是征服世界哦?虽然现在还打不赢,但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

    明明处于已经破破烂烂、光是站着就得竭尽全力的状态,优树依旧做出这番桀骜不驯的宣言。

    惹奇伊不开心的话就会被杀——然而,仿佛完全没有考虑那种事一样,优树堂堂正正的态度仍旧没有变化。

    以奇伊为对手,这样的态度才是正确的。

    拙劣的求饶乞命的话,反而会让奇伊马上失去兴趣。变成那样的话,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就是破灭。

    优树很清楚这点,所以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

    「那么,你们把帝国打倒的话,对我也有好处吗?」

    交涉的核心来了,优树绷紧了精神,

    他正面直直回视着奇伊的眼睛,用力点了点头。

    「就是这样。虽然不知道详细的理由,但你应该很讨厌帝国称霸西侧这件事吧。我说的不对吗?」

    「……」

    奇伊和帝国皇帝鲁德拉之间肯定有着某种因缘。

    这里就是关键所在了,所以优树也用尽全力进行陈述。

    「我要打倒的敌人可是堆积如山呢。虽然我的确打算协助帝国,但要是加入对方麾下就没有意义了。所以我打算从内部蛀蚀帝国,利用他们来实现我们的目的」

    「哼,原来如此,你即便会在和帝国目的一致时协助对方,但那之后会怎样就谁也不知道了吗。而且,你还在盘算着利用帝国的力量打倒雷恩和莉姆露那**的方法?」

    奇伊用仿佛看透了一切的尖锐视线瞪着优树。

    对优树来说,说出去的话是无法取消的。

    奇伊都和雷恩的关系还不明,甚至连奇伊对莉姆露的看法也让人搞不懂,所以优树无法预测自己的话会带来什么样的反应。

    可即便如此,优树仍勇敢的不对奇伊隐瞒自己的野心。

    「正是如此。等我制服了所有敌人,最后要打倒的就是你了哦。魔王,奇伊·格里姆松先生」

    优树说穿了就只是目中无人的大放厥词的一番话,到此结束。

    接下来怎么做,就全交给奇伊判断了。

    (反正即便响应拉普拉斯的策略,最后也只会被全部杀掉而已呢。不好意思,只能拉你们一起来配合我的策略啦)

    同时,优树在内心里对同伴们到了个歉。

    全部或者一无所有。

    优树是很贪心的。

    幸存的话就要保住所有人——他发起了这么个过于危险的赌博。

    然而,优树最终还是赌赢了。

    「你们好像是叫中庸小丑连来着?啊哈哈,你们这些家伙真的是一群小丑呐。能扰乱棋盘上的布局,在某种意义上算是鬼JOKER牌了吧。不错。相当有趣的提案。看在你这份胆色的面子上,这次我就放你们走吧」

    奇伊的目的是什么,结果到最后还是不明。

    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优树他们活了下来这个事实。

    对奇伊的决定,蕾茵和米萨莉当然不会有异议。于是就像奇伊说的那样,优树他们平安从这个场所逃走了。

    *

    奇伊三人离去后,优树一行人立刻赶往有卡嘉莉等着的汇合场所。

    即便觉得已经没事了,也还是尽早立刻这个地方比较好,对这点所有人的意见都一致。

    然而,直到目睹到在汇合地点等着的卡嘉莉的身影,拉普拉斯才终于对优树开了口。

    「这是骗人的吧,简直难以置信啊。没想到,以那个根本就是怪物的魔王奇伊为对手,还能搞出这样的大登台剧……」

    缇娅接着拉普拉斯说了下去。

    「而且,还让对方放咱们平安离开呢。就连本姑娘,也觉得这次真的不行了啊」

    「嚯嚯嚯。我可是从最开始就相信着BOSS的哦」

    你只是什么都没想而已吧——瞥见拉普拉斯这么吐槽了福特曼的优树,好像很累的当场坐了下来。

    「这都是没办法的吧?那个可是唯一有可能让咱们在那个地方活下来的计策啊。而且,这事都已经办成了,所以你们就别再抱怨啦」

    比起战斗带来的伤害,还是精神上的疲劳更深刻。所以优树带着不想再和他人争辩的态度,摆成大字的姿势躺在地面上闭起了眼睛。

    还一无所知的卡嘉莉,也从拉普拉斯和缇娅那里听到了整个事件的经说明。

    「和奇、奇伊战斗了——!?真、真亏你们几个能平安无事的回来呢……」

    耳边响起卡嘉莉惊讶的叫声。

    连这些仿佛很无语的声音,优树现在也不想搭理了。

    (啊啊,活着真是太美妙了)

    感受着吹在脸上的风,优树这么想。

    然后,他开始思考。

    自己在战斗中听到的那个谜之声,到底会是什么。

    (那个是我的另一个人格?不可能,没有那种荒唐透顶的事。不对,等等?虽然不觉得我身体里还沉睡着什么隐藏的力量,但能想到的可能性倒是有一个呐)

    优树想到的,就是他最近才刚弄到手的力量。

    稀有技能『强欲者』——有这个技能的话,随着自身欲望的增大,其力量也会相应的增强。

    和奇伊战斗时,优树的力量没有一个对对方有用。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应该是最强大罪技能的『强欲者』。

    (这个『强欲者』也是个谜呢,能力也好魔法也好,都可以一个劲的不断提升。既然奇伊的魔法可以突破我的『能力封杀』,只要把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理解明的话……)

    自己有着绝对自信的『能力封杀』被奇伊打破是很打击人,但优树可不是因此就会选择放弃的人。

    既然能像这样平安生还,就必须开始思考准备应对下次对决的对策。能像这样早早切换心情,正是优树强大的精要所在。

    获得凌驾于魔王之上的力量,产生自己是最强的自负。

    不,不必是最强也没关系,只要研究凝练各种对策后,不管什么样的敌人都能打倒,就可以了。

    以这样的力量为背景,优树才得到了卡嘉莉和拉普拉斯他们的协助,然后成功构筑起了自己的势力。

    一切本来都很顺利。

    然而,最近自己却一直在失败。

    这次与奇伊的遭遇,更是彻底粉碎了优树的自信。

    但是,这也可以说是侥幸吧。

    ——正因为乱来,所以才有趣。游戏这种东西,就是越难越容易让人燃起来呢——

    就是这样,优树完全没有变得消沉。

    优树开始进一步的深思熟虑。

    对奇伊的能力,即便是优树的『创造者』也无法读取。

    如果是可以创造技能的特殊稀有技能『创造者』,即便对象同为稀有技能应该也可以立刻解析才对。

    即便有着对方必须先使用能力的条件,但没有谁可以在这能力前隐藏自己的能力,优树本来对此坚信不疑。

    然而,这些对奇伊却不管用。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对手的能力是在稀有技能之上的某种东西。

    想要力量。

    想要更多更多的,能战胜奇伊的力量。

    优树的内心深处,燃起了这样的欲望之火。

    (既然如此,我的『强欲者』应该也有进化的可能。我可是比谁都贪心的。只要拿出这欲望——)

    想到这里,让身体颤抖程度的兴奋充斥了优树全身。

    优树想到了。

    输给奇伊,让他想起了这个世界的不讲理。

    要对抗这份不讲理并且取胜,这才是优树的愿望。

    优树闭上眼睛,去直面自己身体里的声音。

    深远的,更加深远的,最深处的尽头。

    优树用自己的意识巡视这里。

    《有握住我手的意思了吗?》

    ——不,不是的。

    《那么,你有什么目的?》

    ——稍微找你有点事。

    《有点事?》

    ——没错。你的力量,我想全部接收过来。

    《别开玩笑》

    ——这不是玩笑,我是认真的。

    《你说什么蠢——》

    ——抱歉啊,你有点碍事呢。

    《——!?》

    下一个瞬间,优树以仿佛要将自己内心填满的势头,在脑海里描绘自己的愿望。

    自己真正的野心,以及自己是如何拘泥于将其达成。

    以不会屈从于任何人的坚强意志为武器。

    优树,发起了对自己自身的挑战。

    然后——“世界的话语”响了起来——

    《确认完毕。条件已满足。稀有技能『强欲者』,已进化为究极能力『强欲之王』》

    睁开眼睛的优树,带着坏笑不驯的哼了一声。

    「你的力量,就让我有效的利用吧」

    然后,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低语了一声。

    在这一天,在这个时间,在这个场所。

    最恶的魔人诞生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