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堡主大人 > 第二百零一章 家庭变故的少女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百零一章 家庭变故的少女

    把邱大成几个送走,徐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妈的,今天差点惹了大祸!”

    小黑子凑上起来,“老大,你把我们都搞迷糊了,不是让我们听你的信号,然后暴打他们一顿吗?怎么回来”

    另一个小子觉得自己很聪明,“暴打他们,人家三个,咱们三个,可不一定谁打谁呢?”

    “你们懂个屁呀!不是打不打的事情。没听到张志成给他打电话吗?听口气人家是好哥们!”

    “张志成!?”

    “就是那个人高马大的刑警张志成?!”

    让两个小跟班像遭了电击一样,立刻哑巴了。

    从绿海大酒店走出来,邱大成故意把车停得老远。

    武周胜回头朝绿海大酒店方向看了看,“刚才那么好的菜愣是不敢喝一口,唉!”

    夏阿信嘿嘿两声道:“怕什么的呢,想喝你怎么不喝呢?”

    武周胜摸了摸口袋,拿出一个类似手套似的铁东西戴在手上,“我把这个都戴在身上了,你说我敢喝吗?”

    邱大成看着武周胜手上的东西笑了,“呦,还带着手虎呢,记得上大学时你就随身带着它,还是那个吗?”

    武周胜点点头,“本来我没想带,但我怕发生什么意外。”

    邱大成缺风淡云轻地笑道:“本来这事我不想就这么算了,后来张所打过一个电话就把他们几个小毛贼吓成这样,算了,这些人不值得和他们斤斤计较!”

    夏阿信不明所以地问,“怎么讲?”

    邱大成道:“你看这个徐然是个什么样的人?”

    夏阿信想了想道:“从这人说话能看出来,也和我一样,没念过几天书,所以出身也是个很普通的人家。”

    邱大成点点头道:“这点信叔你说的很对,你看他三十不到的年纪,家境有很普通,怎么就忽然自己开了一家娱乐洗浴中心?”

    武周胜打趣道:“这个也不一定,你比他还年轻呢,不也当老板了吗?”

    夏阿信“切”了一声道:“我们大成多勤劳能干是那小子能比的吗?”

    然后若有所思的道:“以我老江湖的眼光来看,我总觉得这小子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邱大成噗嗤一声就笑了,“这正是我要说的问题,这小子你看他的言谈举止就是个出身一般,没读过多少书的人,他靠什么起家?”

    夏阿信和武周胜互相看了一眼,都不说话。

    邱大成继续说道:“出身和读书都没有,那就是婚嫁,一看他右手的手指带着个戒指,那说明他还单身,还描眉化眼的,比女人那么重视外表这说明什么?”

    没想到武周胜和夏阿信异口同声道:“小白脸!?”

    “哈哈哈!哈哈哈!”

    三个大老爷们笑得这个放肆,引来不少路人的目光。

    夏阿信笑完了,“算了,大成说得对,做我们这个的尽量少树敌,和气生财!。”

    他们说得没错,徐然就是个小白脸。

    让两个小弟走了,自己就一个人来到他和冯紫琴同居的地方。

    “对亏我按你的意思去办了,琴姐,这小子果然是个有背景的!”

    冯紫琴在卫生间里冲了澡,穿着一个白浴袍走出来,坐在床上。

    “怎么说?”

    徐然拿着毛巾边给她擦头发边道:“吃饭的时候,他接了个电话,竟然是张志成给他打过来的。”

    冯紫琴推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你怎么那么确定是张志成?”

    “因为他的手机就放在桌子上,存的名字就是啊!”

    冯紫琴穿着拖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哦,那也不一定说明就是张志成啊。”

    “可是。”

    不等徐然说完,冯紫琴摆摆手,“这事我知道了,你呀,就消停地管好你的一亩三分地吧,少给我惹事,不然最后我也帮不了你!”

    徐然虽有一万个不甘心却也不能再说什么。

    不管怎样,面前的这个女人给予他的还是让他很满意,起码目前他是满意的。

    邱大成现在一切的心思都在忙着古泉村的事情,没想到这个时候,徐曼出事情了。

    给邱大成打来电话的时候,邱大成正在滑草场忙碌着。

    在听到徐曼嘶哑的声音哭道:“大成,我妈妈脑出血去世了,呜呜呜!你能来一下吗?”

    邱大成一怔,对身边的隋海道:“我有事先出去一下,其他滑道再好好检查一下,一定要确保安全。”

    邱大成开车到了位于办公室那栋新楼,匆匆地打开门,看到披头散发的徐曼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眼睛,一言不发。

    邱大成以为她难过不愿意说话吧,就走到厨房里边去烧水。

    “徐曼,你说你老妈去世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徐曼还是没说话,邱大成这才感到不对劲了,急忙上前一拉她的手,不由得吓了一跳。

    “我的天!太烫了,那次感冒还没好!”

    抱起她就往楼下跑,开车,直奔医院而去。

    邱大成有点后悔,这段时间他太忙了,让徐曼住在这里,他就再也没过来过,也没和她联系过,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真的一无所知。

    等徐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的事情了,邱大成这才知道,徐曼的妈妈已于五天前去世了。

    要说徐曼之前是个娇娇女的话,那现在的她就是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主了。

    让徐曼不敢相信的是,在妈妈的葬礼上,她就看到一个年轻女人,比她能大上个七八岁的样子,跟他的爸爸很是亲密。

    这让她很是恼火,妈妈尸骨未寒,你就找个年轻的女人领了出来,你不怕丢人我可怕丢人呢。

    在葬礼上的徐曼几乎没和老爸说上一句话,刚过了一七,那女的居然登堂入室,住进了她妈妈的房间!

    于是,徐曼就和父亲吵了起来,而那女的就在旁边煽风点火。

    徐曼做梦也没想到,一向爱她疼她的父亲,居然指着她破口大骂道:“你搁这里叫喊个什么?你都结婚的姑娘了,还回来做什么?你给我滚!”

    徐曼愣在原地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瞪大眼睛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父亲。

    忽然“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这还是从小爱她疼她的那个慈祥的父亲吗?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