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九命案 第五章 怨鬼之咒

刘祖庙神龛放着一截三寸长的金义指,阿庆的尸首已经是装殓放在棺木中了。在阿庆的棺木旁边摆放着老叔婶娘的棺材,牛二全因是打捞就血模糊难分辨了是合葬在一口棺材了。祖庙哭声连了一片,谁害怕一口棺材不是己的……

老祖宗刘保望着几口不一的棺材痛不已,刘福刘贵两兄弟就分站老祖宗两旁。祖庙松子油灯熊熊燃烧,是在场的所有人从底感觉一莫名的寒意。姚半仙半闭着眼睛就坐在祖庙的首,他今是集马镇的活神仙了。

老祖宗犹豫了许久口说:“半仙,镇子了怪请半仙搭救。至酬金姚半仙尽管放,我集马镇世代是打渔的。你破了那怨气,你少银子不是。此仇不报,我的族人就一不入土安葬!”

姚半仙摇头身揖:“老居士,你误了。贫虽身无长物,是名利与我犹是眼云烟。贫镇子化解两怨气,但是贫不知其中缘故又何施法?难不是让贫曹府找阎君相问吗?”

“唉,件了十年了,是魂不散!了,你吧。我单独半仙说说话,阿福阿贵你两兄弟留!”老祖宗的话在集马镇就是说一不二的,老叔的几女儿女婿有半句怨言跟着众人退了祖庙。

老祖宗气恼的抓神龛的金义指喝:“十年前,我了保全族人的命那两子报官法办,今日不论是人是鬼我就是豁老命给灭了!我刘保活了年纪早就够本了!”精巧的金义指被老祖宗一子就捏扁拍在了神龛了……

姚半仙打量着老祖宗不动声色的说:“无量尊,那两人究竟是什路?”

老祖宗反问:“不知半仙听说关流传在湖州府的一句传言啊?圣库九缸十三坛,奇珍海金似铁啊!”

“什!圣库密宝?”姚半仙两眼睛瞪的比核桃,失态的从椅子惊跳了。

老祖宗黯的点了点头:“年清军攻破南京城原本太平军的圣库,是曾国藩兄弟俩带湘军搜了三有找圣库。气的曾国藩挖了王坟烧了王洪秀全,掘三尺找圣库的踪影。”

“无量尊,难那圣库真的尚在人世间?贫在姑苏城中确是听说幼王乔装改扮在清军破城际逃湖州府的,是清军四城门搜查细密。凡带钱财定被湘军捉拿问罪,那圣库宝藏不是谣言啊。”姚半仙不置信的问。

老祖宗长叹:“是是谣传,今今日就不有祸了。十年前秋末,正是老朽七十岁,镇子的乡亲齐贺寿。哪知了半夜,打更的牛二见有两肖蟊贼偷船。老朽闻声带人抓住了他,此贼不留辫绝非善类!”

姚半仙捋须:“无量尊,贫粗略的了此。进的靠船,就算是偷船贼不应该有着此深重的怨气啊?”

刘福揖行礼插言:“半仙有所不知,那候我是集马镇的正。两蟊贼是湖州府太平军堵王亲兵,我从他身搜了稀世奇珍。那两人一是湖州人氏姓章名卫,另一是绍兴府人氏叫王复兴。他承认身的珍宝便是从幼王手偷的,他就是被选中藏圣库宝藏的兵丁。”

老祖宗拍案:“老朽歹做几年官,深知此关系重。万一他俩落在湘军手中势必涉及本镇,曾国藩了搜寻圣库屠城三。老朽思量再三是将他报官了,那两子倒是硬气愣是一言不。湖州府知县人亲赶了集马镇找了他的落脚就在关帝庙中,两班衙役关帝庙翻了底朝连庙的水井找了现圣库的线索……”

“且慢!关帝庙是镇口的那座?贫见其已经是破烂不堪了啊,连块门板有啊!”姚半仙追问。

刘贵摇头:“关帝庙早在年前就闲置了,平素有逢年节有村民烧香。太平军攻占了湖州府两年,镇子的买卖少了半烧香的人就少了。清军了半月就攻破了湖州府,是有找找太平军的圣库。清兵在关帝庙中严刑拷问章、王两人结果活剐了他……”

“无量尊,原此!贫明白了!两人是死说,刑难怪有般冲的怨气!他是在怪你卖了他,活剐死化厉鬼找你索命。”姚老轻轻的叹。

刘福无奈:“怪不我,他两人有辫子被抓是迟早的。他活剐枭首挂在关帝庙,几不知从什方了老尚带着未满月的孩给他收了尸。”

老祖宗不悦:“老尚从此就赖在集马镇不走了,就在清兵打湖州府在我镇强征了不少壮男给朝庭运送粮草死伤半。老尚倒是些医术救活了不少人,所我就让他留至今了。”

姚老着六口棺材说:“无量尊,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打更的牛二现了偷船贼至全死无全尸,不知其他的两又是怨鬼有否干系?”

刘福踌躇:“唉!将他报官法办是全镇的人决定的,婶娘曾说让他说圣库的落就放了他。阿庆打了他,牛二死前叫嚷着我全死啊!”

“无量尊,居士不必此!既是贫知晓了前因果就竭尽所保你平安无,贫算几日中将风云突变,间将有灭顶灾袭。若是了那候就恐怕是此处劫将至,除非是六丁六甲金神剿杀怨魂。不请六丁六甲耗尽贫阳寿,此举无疑是双刃利剑贫有五握。”姚老神情肃穆。

老祖宗动容:“半仙,你了我镇子豁命……叫我怎报答你啊……”

姚半仙话锋一挑:“无量尊,怨气积聚十年不化。知年他临死前集马镇的诅咒有深,是太君护佑就不必那同归净的办法了。”

“哦?半仙的意思难说有别的转机,我办的绝不推!”老祖宗斩钉截铁。

姚半仙犹豫了一:“无量尊,办法是有的。利人,贫占了人啊。”

刘贵蹙眉:“半仙的意思我不明白啊,怎说人缺了利啊?”

姚半仙捻动胡须:“罢,贫是直言相告了。怨气所正是佛门,古佛争沿续已久。贫若是说佛滋养怨鬼恐被人说人,所贫不敢妄言。”

“半仙放!老朽连夜派人拆了那破庙,阿福你愣着干嘛啊?是关乎镇乡亲的生死,我知老尚有恩我,是两者孰轻孰重你不不知吧?”老祖宗厉声。

刘福低头:“我就带人办,老祖宗请息怒!”

姚半仙稽首:“无量尊,十二月初五就是风云变化。贫僧有了利人助,胜算又了两分。”

刘福揖礼:“亮前一定让半仙利人三者皆备,候不早了半仙先休息吧。”

刘福行了礼退了祖庙,虽说关帝的苦茶禅师集马镇有恩眼了全镇亲乡的安危必须拆了怨气丛生的关帝庙。至何面苦茶禅师是听由命了,但愿苦茶师捱冬吧……

夜风呼啸刀刮在身隐隐痛,关帝庙的门早在十年前那场酷刑中做了案板。两活生生的汉子就在门板被清兵五花绑千刀万剐,两人的咒骂声清清楚楚的印在刘福的脑海中……

“死!你不死!的汉人却帮着清狗杀害汉人……”

“哈哈哈哈……脑袋砍了碗疤……老子……老子就是做了鬼你全镇人的命……”

关二爷单刀威武的泥胎留有他溅的斑斑驳驳墨黑血渍,两人最喊哑了喉咙说圣库密宝的落被砍头!

“阿弥陀佛,刘善人今日两度此不知是有何?”破败的厢房内传了苦茶禅师的声音。

刘福搓手难:“苦茶禅师歇着啊?近日镇祸连连,我很有是因十年前在关帝庙中活剐了两人有关。所我打算拆了座关帝庙……”

厢房亮了灯光,苦茶禅师身披一件单薄的葛黄粗布僧衣门:“阿弥陀佛,老衲在此一晃已是十年了。既是刘善人拆庙,那贫僧离。不贫僧有句话告诉刘善人,希望刘善人但行善莫问前程。镇生老衲有所耳闻,朗朗世间何鬼怪?些是人在祟,贫僧等明离集马镇。”

刘福点了点头:“师的教诲在记住了,师一路请保重!”苦茶禅师怜惜的摸了摸身旁徒弟长生的头,轻轻的关

(本章未完)

第四章 请神问鬼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