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九命案 第六章 尘封往事

尚长生在门缝一直着刘福的身形走了关帝庙,长生实在不明白敦厚长者什突间拆庙赶走师傅。在孩子的有太的法,知十年是刘福暗暗的接济着己师傅。

长生懂的始收拾包袱,几件破袄一床棉被就是长生的全部东西了。长生跟着苦茶禅师了十年佛法,却从未一本佛念。是听师傅言传身教,己树枝在默记。

“师傅,我什候离此啊?弟子已整理完应物,刘善人布施的钱两干粮放在包袱棉被了。”长生垂手背着包恭恭敬敬的问。

苦茶禅师着长生:“阿弥陀佛,师在此十年却是一无啊!长生啊,你先包放。师有话告诉你,该的终究是的。人不打诳语,师却骗了你十年啊……”

“师傅,你说什?你有骗了我十年?……底是怎了?刘善人急着赶我离,师傅你又……”长生被突其的弄糊涂了,一直教己诚待人的师傅竟骗了己十年!

苦茶禅师盘腿打坐:“你从便问我你的身世,师骗你说是山中捡回的。其实并非此,你或许不知你的眼睛与常人有异。你够常人所不见的东西,师怕你年幼被邪祟迷了智,才竺五色曼陀罗佛珠你压制魔障。”

长生似懂非懂的问:“师傅,那弟子眼睛的是不是鬼魅啊邪祟啊?”

“阿弥陀佛,世间阳有哪有鬼啊?鬼魅邪祟皆有生,若是中坦诚又有何惧?唉,或许是年杀孽太重的报应吧!”苦茶禅师捋了手腕的五色佛珠,戴在了长生的瘦的手。

长生跪急:“师傅使不啊,珠佛珠是佛至宝啊!弟子……”

“阿弥陀佛,你且听师话说完。师所留在此处有着三未件,三件办不了。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春花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在,语默动静体。”苦茶嘲的叹。

长生怔:“不知师傅有何未了?弟子不才愿师傅……”

苦禅师摇头:“倒不必让你做了,其一就是因你。师不让你离庙堂就是怕你的眼睛见了人世间的险恶,今你已经分辨是是非非了师才略微宽。”

“啊?师傅你是了弟子眼睛的缘故才不愿离此的啊?”长生惊叫。

苦茶禅师摆手:“不尽,在座庙十年前有着两位义士惨死。师在向他赎罪,他是铮铮铁骨的真男儿!有件便是师在此一直在打听你的人的消息,是十年从未有收获。”

“我人的消息?师傅,弟子不明白啊?”长生紧张的问。

苦茶禅师身从墙角的砖石洞中取了一包面色凝重:“再几日将有场变劫,君王星殒灭。候世难料,师是现在十年前全告诉你。万一师有了什不测,你不惊慌失措了。”

长生接了包打见了面有着一方褪了色的绸绢帕,帕子绣着百子图。在帕子的左绣着两秀丽的字碧莲,长生满腹的疑问缄口不言等着师傅口……

苦茶禅师缓缓说:“十年前师是南京城卫国寺的主持,清军攻破南京城肆屠城南京屠戮一空。师带着僧众是随着难民逃离南京另谋生路,是逃湖州府境内遭了清兵的追杀。数千难民顿了虎口羔羊,清军烧杀掠无恶不做。师忍无忍与师兄弟清兵拼命……”

十年前的湖州府已是了太平军的最守,曾国藩曾国荃率湘军挥师南左宗堂的兵军呈南北夹击势一举攻湖州府。从南京逃亡的难民被迫四散逃,清兵难民是杀无赦。清兵所此气急败坏完全是了圣库,曾国藩率领的湘军征战年军饷严重不足。朝庭国库空虚无力拨军饷,湘军数月有拿银子几乎哗变。

曾国藩人马围攻南京就收探报,南京城有着太平军圣库中有白银一千八百万两,奇珍异宝更是不计其数。清兵围攻南京城数月久,破城却现圣库空空圣库宝藏从此消声匿迹。曾国藩折子禀明同治皇帝,龙颜怒着令曾国藩势必找太平军的圣库宝藏充国库……

湘军疯狂屠城三日,整座南京城翻了一遍从几王爷府中搜十余万两银子。江南遭受了从所未有的惨况,每日有批难民南寻生路。

所谓的国圣库却是有踪迹,探子回报早在破城前王洪秀全子幼王洪福贵一批宝贝藏在九缸十三坛中由湖州府堵王黄文金的五百亲兵押运回湖州府了。曾国藩气的脸绿了,挥兵直逼湖州府,势将湖州府踏平!

湖州府处江南水泽,水路四通八达。堵王黄文金救驾运宝功更是城墙加固了,湘军善长骑兵马战。黄文金在湖州府城郊布置重兵破坏路,曾国藩的兵马是在菱湖、获港一带广征船民夫运粮运兵……

了七月底,曾国藩的人马兵临城外。与此同在湖州府校场更是有着一段不人知的生死惊变。堵王黄文金参加押运圣库宝藏的五百亲兵全聚集在了校场,校场外面是刀枪林立的幼王精兵守着校场内准进不准!谁敢违令军法处置,五百亲兵不知生了什。

了申,堵王黄文金昭王黄文英簇拥着一身猩红斗篷的幼王洪福贵走进校场。在幼王的身跟着一鹰鼻鹞眼骨瘦柴的老,两列幼王精兵抬着一口楠木箱子放在了点将台。兵丁闹不明白是在搞什鬼,但是堵王黄文金在谁不敢放肆张望,老老实实的跪拜在……

黄文金清了清嗓子高声:“朝兄弟姐妹,你中有跟着我黄文金驻守湖州已经有二年零四月了生死兄弟,有刚不久的京精兵。京是被满州鞑子给占了,王回归了国。我必须死守着湖州城,现今已经是最的一块守了!我希望诸位兄弟姐妹与我誓死保卫国!”

堵王黄文金文武皆备,屡次打退清军袭守住湖州府被曾国藩称是黄老虎。不湖州府的兵力不区区数十万人,曾国藩此次袭倾巢动有百万。太平军经国变始动摇了,北王杀东王,东王杀北王。义王被逼走了,整太平军了盘散沙……

幼王在英王的带领慢步走了校场的点将台声:“众位兄弟姐妹,曾狗带着满贼毁我国业。父王六月回归国,曾狗丧尽良鞭尸刮宝令人指!今日我国兄弟姐妹齐聚在此,就是了共谋兴建国业推翻满狗!请有拖累的兄弟随本王完一件旷世奇功,每位兄弟有重酬!人啊,给我箱子打!”

两列精兵楠木箱子抬了点将台打箱子竟是装满了奇珍异宝,幼王伸手箱子推倒点将台顿是流光溢彩的珠玉气。台跪着的亲兵眼睛直了,什珠珍玛瑙翡翠宝石应有尽有……

众人中有着一壮汉身往台走,旁边跪着的亲兵连忙摁了他。一幕让幼王不满,蹙着眉瞪了眼昭王黄文英。昭王黄文英急的差点尿裤子,幼王在招募勇士底竟有人梗……

“人!给我将两反骨贼拿砍了,有谁再胆敢违抗王令就他!”昭王暴喝。

被强摁在的汉犟着脖子叫:“冤枉啊!我冤枉啊!我清狗有着不共戴的血海深仇,我怎是反骨贼啊!”精兵才不管汉的叫嚷强拽着他拖了,汉瞪着牛眼挥钵的拳头迎面两精兵打倒在。另一身形较的汉子不含糊,身手灵活的像猴子招又狠让精兵无奈何……

堵王黄文金怒:“木匠!章卫!你造反了啊!”

汉子收招不服:“我五百兄弟冒着清兵重重守救了王运回了圣库,是我拉住木匠别王就说我是反骨贼!我宁死不愿死的不明不白,亲兵营的兄弟不是孬人!”

幼王的脸色顿气的一阵青一阵白,今清军就在城外随攻城,是闹兵变反是不偿失。幼王强压气恼喝:“你两给我,你有何冤枉给本王说清楚!”两人被精兵押了点将台跪在幼王面前,汉依是满身的怒火。

汉跪:“人王复兴,原是木匠。清兵杀了我全老四口,人无钱人安葬是破苇席裹尸草草埋了。人是有了钱定将父母双亲老婆孩子厚葬,人投军年从是奋勇杀贼怎是反骨贼!”

幼王动容:“原此,王复兴!!!!汉子!名字!本王今日就借你名字誓师复兴国业……”

第五章 怨鬼之咒目录+书签第七章 难兄难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