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九命案 第十五章 城门风波

五更,色沉重云铅。了一夜的雪将湖州府覆了皑皑厚衣,不少贩夫走卒挑着担子踏着冰雪。皇帝驾崩举国斋戒三日内不吃荤腥,了斋候湖州府城外聚集了许做点买卖的手艺人,有的就已经在城门外挑担叫卖了……

“馄饨……面……,菜的馄饨,不鲜不钱。阳春细白面,解饥又热乎……”随着清脆的叫卖声吆喝声传,长生的眼直了,几水米未进了最受不吃食勾引。一差不二十的伙子肩挑馄饨面摊,在城门外叫卖兜揽生意。

城外等着城门的人是饿着肚子赶的,见有人卖吃食摸了几文铜钱混肚饱。伙子收钱不含糊放挑担捞面条煮馄饨,手底的活干净利落行云流水一般。不一的工夫人吃饱了,伙子忙停准备进城了……

长生不由主的朝着人担子走,肚子饿的肠子胃浆在翻江倒海。己身无分文,吃东西不给帐那绝不。卖面的伙子忙碌了一阵子,就见了长生杵在挑担旁。

“哎呦,位师傅早啊。不知师傅吃点什啊?我有素馅的雪菜冬笋馄饨,绝有半点荤腥。”买卖人就是说话,知见什人该怎说。眼前尚两眼睛直勾勾的着人吃剩的残羹,伙子知半是因尚身钱。

伙子笑:“师傅是今日不方便,不知师傅是在哪座仙山修行啊?我挑着担满处叫卖,不管是铁佛寺是万寿寺法华寺很近的啊……”

伙子长生茫的不知湖州府最有名的几座禅庙,就知他不是本尚了。湖州府周边僧庙少说有着百座啊,再他雪一身单薄的僧衣又满是泥渍真吃不准尚的路了。

“阿弥陀佛,我不饿……就是知的城门什候啊?”长生吞了口唾沫强忍着饥肠辘辘说。

伙子抬头了远处的城门叹:“就准了,原先守城总规定是五更城戌关城。眼全国正值孝期城门楼子的官兵先皇拜祭,恐怕是有一才吧!”

“哦……”长生无奈的应。

“师傅你是湖州府云游是挂单啊?怎就你一人啊?”伙子拾掇着客人吃完的碗筷问。长生支支吾吾着不知该怎答才,伙子不追问了。伸手抓一面锅煮了,捞面条盛在碗洒葱花递给了长生。

长生急:“……使不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伙子朗声笑:“师傅你就吃吧,谁有不顺的候。我中媳妇儿常说与人善,今日咱算是结了善缘。”

既是伙子说了,长生不再推辞了。三口两口狼吞虎咽就面吃了,长生刚吃罢就闻听城门咔啦咔啦的打了。城外的人急着涌入进城,长生担被集马镇的人认所跟着人潮一同往挤……

从城门列队走两队手持长枪身系腰刀的官兵,领头的高声喝:“打今日,凡进城者加收三十文钱皇恩税。”

城门外的百姓顿怨声载,那领头的骂:“你群刁民,先帝驾崩太老佛爷已经选立醇亲王子帝。各州知府新皇登基贺礼,此乃万民福所从今加收三十文钱皇恩税。”从四面八方赶的老百姓听了守城总说了,始钱进城了……

“说你呢!给我站住!老子刚才说的你兔崽子耳朵听见吗?凡是进城的税,不老子的话是放屁!”领头的蛮横的指着长生喝。

长生驳言:“高宗皇帝有言僧人免征税役,你竟敢违抗高宗皇帝令?”

“哈哈哈哈……牙尖嘴厉的秃驴,有本你知府人说。不税就给老子滚蛋,你敢跟我横!”

卖馄饨面的伙子急:“总息怒,总息怒。师傅的钱,我替他吧……”

总收了铜钱一抓住了长生的僧衣喝:“今日算你走运,城门给老子税!”总手一扬长生的僧衣被他撕了口子,庞千金给他的金义指赫落在了雪……

“啊!金子……尚身有金子……”

“尚穿的破破烂烂,身带着黄金啊!”

“咦?那不是咱镇子的长生吗?他不是死了吗?他怎有害人的金义指啊?”

“早说他师傅徒弟不是人了啊,你那女鬼的金义指就在他身啊……”

“!我早就了,老尚那女鬼是一路货色,尚身就是那女鬼的东西啊……”城门口赶的人群恰从长生掉落的金子,人中就有集马镇挑着鱼担的村民……

总一脚踏在了金义指喝:“人啊!贼秃拿,年纪竟敢偷人东西!金子是从哪偷的?”

长生气愤的口叫:“快我,那是人姐的信物!”

“哈哈哈哈……,尚你倒是艳福不浅啊!有姐给你信物啊?骗老子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你不知老子十年前攻城杀少肖逆贼吧!人啊,尚绑了!”总挥手叫了守城兵丁长生团团围住,刀枪长生命在旦夕……

挑担的伙子全在眼,饿的两眼直的尚身有金子。瞧着尚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子不像是贼,在湖州府满是守兵。尚肯定吃亏了,他不知总是年左帅湘军中的狠人物,杀人杀鸡似的……

“哎哎哎,尚你怎不懂涅,金子孝敬给总啊……”伙子跻身拉拽住怒目金刚般的长生,围着的兵丁已经横刀鞘了。

长生咬牙握拳就揉身前,买面的伙子急:“尚,你不命了啊。满城是守备官兵,除非你是飞城门楼子!不你是被他抓住啊,你湖州府就是了送死的吗?”

伙子情急中的一句话醍醐灌顶惊醒了长生,眼师傅仇未报。庞姐死尸在荒埋着,己是被他打死了那什完了。长生松了拳头,狠狠的瞪了总一眼。他人势众暂且放他一马,等总落单的候再回金义指……

伙子一路跑总跟前说:“总息怒,尚见世面。您人不计人,金义指就算是给兄弟喝酒的辛苦钱了。总是杀了他,州府守备问岂不是连点酒水钱了啊?”

总弯腰捡了雪的金义指掂了掂说:“你又是什人?你胆敢包庇贼人!我你吃饱了找死啊?”

伙子陪着笑:“呵呵……,总不误,我是城南外挑担面郎陈四。我尚素不相识,我不是替你总着啊……”

等伙子话说完,总啪啪两巴掌就打了。打的伙子是满嘴流血,总揣进金义指喝:“老子的轮的你操吗!你给老子听了,是那秃驴再敢惹。我就先拿你是问,滚!给老子滚远点!”伙子急忙挑担子拉着长生进了湖州府城门楼子……

“呃……谢陈四哥舍命相救,又是我太鲁莽了。待我办完,一定登门拜谢哥。”长生愧疚的说。

伙子苦笑:“了,微末不足挂齿。师傅,你现在是哪啊?”

了节骨眼长生不隐瞒陈四了,叹了口气才说:“因师遭恶人陷害,我正湖州府衙门报官!”

陈四咂嘴:“师傅,我真不敢说什了。湖州府的县令吴志承是花银子买的捐官,你是有银子孝敬他。恐怕你的难,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啊!”

长生怒:“底就有说法的方吗?倘若湖州府的县令不管,那我就知府衙门告状。知府衙门不管,我就巡抚衙门告状!实在无人敢管我京城告御状,我师傅的仇一定沉冤雪!”

“兄弟啊,光亮了。我集市混钱养糊口,就祝你马功吧!”陈四无力的摇了摇头,挑馄饨面担子就走了。陈四知己是有办法劝住他了,是古衙门朝南有理钱莫进啊……

长生一路往南行,湖州府的吴人已经有了一丝顾虑。先前的庞姐姐提他不是官,今的陈四又显不愿己告状。但师傅的仇未报,镇子的恶人有被绳法。九条惨死人命全赖在了师傅头,所无论前路有少艰险己必须走……

第十四章 夜半鬼话目录+书签第十六章 身陷囵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