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九命案 第十八章 不眠之夜

毕竟是富,长生了一间客房比集马镇的关帝庙几分。屋内黄杨木具一应俱全,锃光瓦亮的漆木牙床让长生形其秽。带着长生的厮打着千儿垂手站在门檐,长生明白是胡人有在保护己……

“阿弥陀佛,敢问哥有洗漱方?”长生连日在湖州府狱中,整人感觉酸臭了。子实在是太不住胡人的客房了,厮笑着进屋推了客房一扇移门,面早就预备了木桶热水干净衣服。

长生才知有钱人的日子是怎的,厮识趣的关门让长生漱洗了。长生宽衣解带摘了手的五色佛珠踏进了木桶涮洗,刚洗完澡就有丫鬟送了素斋。顺便长生褪的脏衣服清理走了。长生暗嗟叹昨晚是在牢房吃着断头饭,今朝却是在富丽堂皇屋锦衣玉食。人生的际遇正经书说的无常无我,一朝隔已是壤别啊……

入更,长生头一次睡在此奢华的牙床,是被暖屋床反是让长生翻覆难睡着了。直街面敲三更四点隐隐约约的感觉屋有女人在轻声啼哭,长生惊讶坐身子就循着哭声望。方才己洗漱的内屋有着熠熠五彩柔光闪,长生蹑手蹑脚的推了屋门……

内屋浴桶的角落遗漏着长生的五色佛珠,昨夜在牢中的那穿着囚衣的女人正蹲在手指在墙壁划着字。嘤嘤的轻声抽泣让人听了碎,长生清了墙的字迹就是湖州府狱青石墙的冤字!

长生急声问:“阿弥陀佛,姑娘你究竟是什人?写了的冤字,是因你蒙受了莫的冤屈吗?”

穿着囚衣的女子转头了一眼长生,满是刀疤的脸有一双冷冰冰的眼神教人了不寒栗。长生知有人了绝望无助才有着怨毒眼神,女人依旧是专写的冤字置若罔闻的不顾长生的询问……

“师傅……师傅……我人请你准备了……”长生迷迷糊糊的听了有人在拍门,身打门见一位全身银甲的壮汉正在门外等着。

“呃……阿弥陀佛,?胡人现在就了吗?”长生脑袋猛清醒。

壮汉抱拳声洪钟:“末将杭州府守备副参杨达,我人今日菜市口救了师傅唯恐集马镇贼人有变。所命我等守城门,水军船现已路二辰必集马镇。”

长生惊:“胡人了僧,竟是彻夜未眼!待僧穿衣服马就,将军稍等片刻啊……”

终帮师傅昭雪冤屈了,长生的顿间激动万分。穿戴突了己的五色佛珠遗留在内室,捡五色佛珠长生清清楚楚的了墙刻着醒目的冤字!既是那牢狱中的女鬼不愿坦诚相见,是等有机问明指掌典狱的郝老伯吧……

长生随着杨达厅,胡雪岩已经是秣马厉兵严阵待了。湖州府县令吴志承孙师爷站在厅堂中,吴县令的脸晴不定师爷更是坐立不安。

“尚,今夜入更分有集马镇的渔民吵吵嚷嚷的城。本官暂且将他安置在码头了,吴县令你不不知件情吧!”胡雪岩不动声色的说。

长生压根就不知生了什,但是集马镇的村民是城回那己被胡人救的肯定引镇的轩波。再吴县令孙师爷两人面有尴尬,此八九是与他有关……

吴志承干笑了几声:“官是胡人马首是瞻,哪知集马镇渔民城啊?胡人你莫听信了流言蜚语迁怒官,集马镇官是依法办啊……”

胡雪岩冷声哼:“既此,那本官就不说什了。人马已齐备,我集马镇再做理……”

官的渡船面跟着集马镇的渔民的鱼船,胡雪岩将兵丁分管各条鱼船。两辰的路程让官船的吴志承县令坐针毡,胡雪岩闭目养神吴县令视不见。在胡雪岩身旁坐着一精瘦干练的老头,不老头从船就有说话。所船的人不知他是干什的,但是够猜在条船坐着的是有身份的人物!

夜风依,江风呼啸。苕溪河亘古不变流了数千年,水中浮的冰块不的撞击着船舷。长生有素不相识的人竟了己的案子奔忙数日,是有胡人的古热肠,恐怕己早就人头不保了!

吴志承几次前搭话,被杨达挡了回。杨达瞪眼喝:“胡人你湖州府车马劳顿日夜兼程往返两,你县令怎那不懂。再敢鸹噪我将你拖船头吹冷风!”长生夹在官员中间不知该说什,盘腿坐在绒垫铺盖的蒲团默念着经……

隔了许久,杨达踱步挑帘子了一:“禀胡人,集马镇快了。”

原本在养神的胡雪岩应声:“吩咐水师船停泊外港,不许任何人等离此!快亮了,又是一不眠夜啊……”

随着官船靠岸集马镇的渔民被放回了镇子,谧静的镇顿就有了犬吠鸡叫声。不消片刻正刘福带着不少人赶,刘福虽说不认识胡雪岩二品顶戴花翎刘福是知的。

“呃……草民刘福见人,不知人早此有何贵干……”刘福见了跟着官员身的长生有些惊讶的说。

吴县令劈头骂:“混帐东西,你的眼珠子掉进裤裆了啊!位就是名满的胡雪岩人,快召集镇的乡民迎接胡人啊!”

胡雪岩抬手:“且慢!今日本官此是查案,繁文缛节一应俱免。集马镇的刘阁老身体安?”刘贵暗暗吃惊,老祖宗官数年就是四品内阁待郎竟有二品员问及他老人……

刘福跪:“承人洪福,老祖宗身子安。请几位人移步寒舍喝杯热茶暖暖身子,草民……”

胡雪岩轻轻笑:“本官数日前访此,我你镇的晒场不错。就劳烦正将镇的人叫晒场吧,本官是奉太懿旨前查明关帝庙尚案子的!”

刘福听胡雪岩提了关帝庙尚不由浑身一震:“噢……,那草民就通报各各户,是关帝庙尚已经是有姚半仙了结了啊……”

胡雪岩不再理刘福带着众人直奔晒场,兵丁搭了三尺高的长台。半辰光亮集马镇的村民全赶了晒场,刘福刘贵两兄弟搀扶着刘保前给胡雪岩拜请安胡雪岩摆手让兵丁刘保赐座。

刘保局促不安:“胡人,老朽方才听族人说昨夜胡人扣留至今,胡人又妖僧的徒弟带回本镇不知胡人此举何意?”

胡雪岩笑:“集马镇了九命案,原非是胡某人管辖!是不久前先帝驾崩,太胡某督办药材途经湖州府尚跪雪鸣冤就觉有蹊跷。敢问阁外官,见有人鸣冤不理不问吗?”胡雪岩说的是官场套话,噎的刘保顿语塞。

刘保思忖半晌:“全镇三百人了关帝庙井中有女鬼物,分明就是老尚养鬼害人!”

“尔等中有人亲眼见老尚害人?胡某倒是数日前此听说了你在筹措银子送给吴县令问斩尚,吴县令你说是不是啊?”胡雪岩瞥了身旁的吴志承说。

吴志承面土色:“是官一听信了孙师爷的谗言……官知错了……望胡人恩,此皆是孙师爷在办理官实不知详情……”

孙师爷惊声骇:“人……人啊……你不河拆桥啊……集马镇的一千两银子是你让我他说的啊,今你却推的干干净净……”

胡雪岩笑:“孙师爷,一千两银子就是了买通县令杀尚的吧?”

孙师爷呼冤枉:“胡人明查,因是有集马镇正带着联名杀尚的榜文吴县令立斩。吴县令让草民正收银子,收银子吴志承书知府说长生是连杀九人的帮凶……”

胡雪岩拍案怒:“呔!此狗官视人命草芥,不查不问就报定人生死!人啊,狗官恶仆押。本官将此二人送京法办!”晒场村民眼着吴志承像条死狗般被官兵拖了,初尚窃窃语的人怔住了……

不知什候又始雪了,集马镇晒鱼场早就不关变了。县太爷让威风八面的人拖了,谁敢说一句话啊!众人的眼光投向了坐在台的老祖宗,虽说一千两银子是凑的谁不不明不白就罪了官府啊……

第十七章 贵人相助目录+书签第十九章 抽丝剥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