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回魂夜 第二十二章 匪夷所思

夕阳西斜,长生杨达急火燎的赶了湖州府衣裳街的庞门口。庞在湖州府是赫赫有名的富贵人,门口有着一太湖石雕琢的青狮子。门房厮若非是在杨达有着杭州府副将军腰牌,早就长生饭花子赶走了……

厮一溜跑进片刻就叫了头戴瓜皮棉帽身穿袄褂的管,富户人的规矩森严。管讪笑:“不知位军爷师傅此何?我庞老爷近日正在忙着姐的婚,是两位别的就……”

长生皱眉口问:“不知府是哪位姐亲啊?”

老管笑:“哈哈哈,师傅听口音就不是湖州府人啊!我老爷庞德有两少爷两姐,少爷庞世兴打理庞生意,二少爷庞世荣任湖州府主簿。我姐早就阁嫁余杭县了,唯有二姐庞婵娥年方二八,年办喜了啊!”

“什!是庞姐姐办喜了,不啊!”长生瞪圆了眼睛惊声叫。

老管面有怒意:“哪的疯尚!你竟敢口称我二姐姐姐,我姐从是门不二门不迈的怎你认识啊!,,!”杨达在旁边听的直迷糊,集马镇的女尸不是庞姐吗?眼人姐马办喜了,叫什啊?

“喂!听着,你老爷叫,今日我非见你姐不!”杨达是行伍身说话就有那,反正是奉了胡人的令护送尚湖州府庞姐的骨灰坛子送回庞。老总管叉腰拦着杨达,就是不让他进。

杨达眼瞅着情不劲,脾气了就推老总管迈步就往闯。门房厮见势不转身就疾跑飞报,的工夫就了一身苏绣云锦长袍的矮胖子……

“住手!你是何人!光化日竟敢我庞府闹,我庞德在湖州府是有头有脸的人岂容你胡闹!”庞老爷一声喝。

杨达指了指长生:“庞老爷,本将乃是杭州府副将。因奉命护送尚送令千金的……”长生拽了杨达硬生生的打断了他的话头。

长生双手合十行礼:“阿弥陀佛,僧是集马镇关帝庙的尚。数日前集马镇苕溪河飘一具女尸,长相模与庞姐极相像……”

“住嘴!我女儿端端的在,你疯尚胡口胡言!人啊,给我他两疯言狂语的浑人打!”庞门房厮有了庞德的撑腰抄门杠就打杨达,长生被闹糊涂了拉着杨达就往外跑……

两人跑几条街,杨达始埋怨:“我说尚啊,你确信集马镇的女尸是庞姐吗?人姐说办喜了啊,你不耍我啊!你身有信物啊?”

“阿弥陀佛,杨将军勿动怒。此极蹊跷,庞姐是被人暗害落水的。弄清庞姐是真是假非难,僧湖州府被守城的总抢走了庞姐的金义甲。有了那金义甲,就不怕庞老爷不相信了。”长生经杨达一提醒就了城门口被总羞辱的,幸是有陈四哥仗义相助……

将近戌,湖州府城门关闭。总腆着肚子就散了守城兵丁独向北行,长生杨达二人就悄悄的尾随其。长街已是人迹稀疏,凡百姓人早已是熄灯睡觉了。长生瞅准了机一箭步前,伸手搭住了总的肩头。

“我的东西给我!”长生厉声冷喝。

总惊回头了长生怒骂:“又是你兔崽子啊,是不是又偷了人东西啊!”

长生扬手就扇了总几巴掌:“是替陈四哥打的,是替被你欺凌的百姓打的!”

“哎呦!反了你啊!打我?造反啊!”总怒不遏的就追打长生,瞧见了长生身的杨达顿脸色骤变……

“湖州府守城总肖志勇见人,不知人何与此贼人在一啊?”总不情不愿的单跪施礼。

杨达哼:“数日前你抢了尚的东西,有此?”

“那……那不算是抢啊……尚破衣褴衫的怎有金子啊?我不是拿了他的贼脏物,人你不听兔崽子胡说八啊!”总肖志勇极力争辩。

杨达干笑:“我不管尚怎的金子,你现在不给我我就你送进守备将军那!你些欺压百姓的兵痞,每日搜刮不少处吧?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奉了胡人命此护送尚的。”

肖志勇冷汗刷的就了,胡人派飞马拦刑湖州府已经是人尽皆知了。真尚有着此背景,肖志勇急忙说:“怪我一财迷,那东西卖给了北门醉仙楼的老鸨子了。是五十两银子……我……我就讨回……”

肖志勇从兜摸了一锭银子,杨达抓银子塞在了长生手。抬脚踹了肖志勇骂:“不前面带路!”

此的湖州府北门是一片莺歌燕舞的繁华景象,各烟花酒楼高挂红灯笼笑迎四方客人。长生毕竟是不懂人的孩,知的姑娘穿的花红柳绿正在嗤笑己。肖志勇了醉仙楼,急吼吼的拖拽正在迎宾接客的半老徐娘……

“老鸨子啊,前日我卖给你的东西在吗?”肖志勇惴惴不安的说。老鸨子显是见世面的主,察言观色现肖志勇带着身披甲胄的将军一头长了板寸头的子就知他不是找乐子的。

老鸨子媚笑:“哟,你说什呢?我买你什东西了啊?咱打门做的是皮生意,你不是寻乐子那我就不陪你了……”

杨达拍了拍腰刀喝:“胆!你老货胆敢收藏那东西!你且不知那东西闹了九条人命吗?你若再不,信不信我带兵烧了你破店!”

老鸨子咬牙瞪了肖志勇一眼:“冤枉啊人,民妇是贪图那东西宝石精致真的不知是闹人命啊……”老鸨哆哆嗦嗦的从贴身亵衣掏了一香囊,打正是长生找的金义甲……

杨达喝:“老货,你听明白了!倘若你与命案有关,莫说是你的醉仙楼就是整北门被官府查封!尚,我走!”杨达拿金义甲拉着长生就走了,留老鸨子在肖志勇讨银子……

有了金义甲,杨达模的拍了庞府的铜钉门。老管正口斥骂,杨达摊手露了掌中的金义甲。老管徒惊问:“……是我老爷花了几千两银子姐打造的琴指,怎在你手!”

“告诉庞德,他的女儿有古怪!”杨达趾高气扬的喝。

老管倒是不敢怠慢了他,杨达长生请进了花厅茶。老管长叹了一口气拿着金义甲就了内室叫老爷了,长生杨达感觉了庞似乎是有着难言隐!

隔片刻庞德握着金义甲满脸惊骇的冲进了花厅,连连抱拳行礼:“是庞某人有眼不识泰山,敢问金义甲是从何!”

长生身:“阿弥陀佛,此说话长了。僧是离此三十外集马镇的尚,月底集马镇飘具女尸。金义甲正是从女尸身所有,谁曾料女尸引了一场轩波。幸胡人明查秋毫才将风波平息,女尸烂的不子了,僧是将女尸骨灰带。”长生解了肩头的褡裢取了一瓷坛子……

庞德又惊又怒:“那……那你何断定就是我女儿婵娥啊?”

生长黯:“僧的眼睛一些常人所不的东西,正是此僧才知是庞千金。是被人推落水中的,却不知庞老爷近操办的婚又是怎回啊?”

庞德忍不住的泪流满面:“怪我鬼迷了窍,月正是司政司罗人寿宴。平素因生意的少不他打,罗人与我次提亲纳我女妾氏。我是婵娥尚,待二八再定。今年正值女十六了,那罗人又旧重提邀我父女二人游湖抚琴。是从那,我婵娥就像是换了人似的……”

杨达喝了口茶不解:“换了人?又是什意思啊?”

庞德轻抚着骨灰坛子潸泪:“原本我那女儿乖巧人,在做做女红弹弹琴。是现在……唉,女的两丫鬟吓的送回养病了!每太阳落山,女的南面绣楼有怪声频频响。丫鬟在楼找了鲜血淋漓的死鸡死鼠,叫我何是啊!”

长生接言追问:“那平日府有祸生啊?”

庞德长叹了一声:“倒是有,不婵娥情变整日己关在屋,初是因答应了布政司罗人的婚烦闷,才感觉此不啊!哪有姑娘的绣楼外尽是死鸡的啊,我请了不少的郎中是束手无策。听人说有场乡请三清伯才管,我派人

(本章未完)

第二十一章 送骨回乡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