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回魂夜 第三十三章 忠仆恶主

县衙门外又恢复了原的平静,两跪在门外的狱卒声骂骂咧咧的身拍打身蹭的黄土。胡同的长生庞灵等那两骑远才闪身,长生迈步就打算找郝牢头却被庞灵笑嘻嘻的拉住了他……

“怎了?不是你问清了朱青兰的才肯帮我吗?”长生不解。

“是啊,但是我又了更的办法问郝牢头啊!”庞灵说的话音竟刚才那阳怪气的骑马人的腔调的唯妙唯肖,再庞灵眨眼间又变幻了刚才的吕人。

长生顿悟:“妙啊,让他我是内务府的人又回了啊。咦?我的声音怎变了啊?啊!你我变了啊!”

庞灵抿嘴笑:“才玩啊,你不一找郝牢头啊……”

两狱卒刚掸干净了身的尘土刚回,却不料背突有人阳怪气喝:“胆的奴才,谁让你的!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你姑奶奶……本官的话放屁吗?”狱卒不敢抬头扑通又给跪了,内务府的人是皇太身边的人,罪了他那就是死路一条啊……

“听着!不许任何人进!”庞灵偷笑着拉着长生走进了县衙牢,长生是不适应变幻别人的子。庞灵拗不他是收了神通,原了长生庞德原的模。

长生县衙牢早就熟悉了径直走进了牢房面。那是郝牢头住的方,不现在的郝牢头脑袋已经落在了菜汤盆!

“郝老伯,郝老伯……”长生望着鲜血仍在汩汩流的郝牢头吃惊的叫。

庞灵叹:“人已经死了,你再叫是枉。”

长生攥紧拳头牙齿咬的咯咯响:“日我被关在,就是郝老伯每照顾着我!那两内务府的狗贼,我宰了他给郝老伯讨回公。”

庞灵横了长生一眼喝:“那两人身有我的贝汁,他是跑不了的!但是郝牢头的生魂在,他像是有话你说啊?喂,老头你有什未了的吗?”长生被庞灵一提醒马盘腿入定,冥冥中长生就听了郝牢头喊叫声……

“郝老伯,你怎被他害了啊?”长生急问。

郝伯通惊:“尚!尚,他就是追杀你的啊!他逼着我画你的相貌,你快跑啊!”

庞灵冷哼:“内务府的人什追杀尚啊?”

郝伯通了庞灵:“他说尚知了一不该知的秘密,所凡是见尚的人被内务府追杀!我不明白尚是怎罪了内务府的人,反正他是咱惹不的狠角色啊……”

长生叹:“郝老伯,是我连累你遭此模祸。你放,我将那两狗贼的人头提祭你!”

“尚啊,我年纪了,什了,不是有一件了结……”郝伯通恨声。

长生坚毅的说:“郝老伯,你有什未了尽管告诉我。就算是刀山火海,长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有你句话我就知足了,我原本不是湖州人氏。因年南京城被清兵攻破,我随我姐逃难才了湖州府。谁料途中被清兵伏击,怜我那姐怀着十月生孕啊。我被清兵打晕就不知姐的消息了,我无颜再回面见九泉的老太爷了,就留在湖州府打听我姐的音讯。一晃就了十年,是我郝伯通保护姐啊!”郝伯通老泪纵横的说。

居有巧的啊?己的身世太像了啊……

长生的晴霹雳一般颤声问:“郝……老伯,你那姐叫什名字啊?”

郝伯通正色:“我姐芳名沈慧君,闺中名叫碧莲……尚你怎了?”

庞灵惊问:“喂,长生!快醒醒啊,你现在是离体游魂,你若魂不附体那就死了啊!”

长生听了郝伯通所说的姐便是己的生生母亲,激动悲愤涌头竟是昏厥了。庞灵怕是长生将魂飞魄散,情急中从嘴吐了本命元珠准备给长生喂。

长生眼中热泪滚滚幽幽:“我,是急火攻了。我不魂飞魄散的,你的元珠是你的命根子啊!”

“长生,你怎了?”庞灵愕问。

长生苦笑:“我的眼睛被了眼,刚才我仍周身生的。那碧莲正是我的亲生母亲……”

长生从身掏了那方绢帕,郝伯通骇:“……正是我姐物,你……你是少爷吗……”

长生落泪:“郝老伯……那我在世间有什亲人吗?我爹又是谁?”

郝伯通恨声:“唉,少爷啊……我真死见你一面啊……,我姐原本是南京城翰林院掌院士沈忠鸣女。老太爷刚直不阿不与贪官同流合污被贬南京城外,那候姐待闺中。老太爷被贬仗义疏财资助了南京城的穷书生楚月啸京赶考,姐许配他。谁知那书生竟是白眼狼,在京金榜题名派人送了一纸休书……”

长生反倒是淡:“人不古,真是苦了我娘啊!”

郝伯通咬牙切齿:“老太爷就是因此气绝亡,姐已经有了身孕才有轻生。那白眼狼做了九门提督张人的女婿,南京城攻破清兵在城中肆意杀人放火。那白眼狼摇身一摇了御史了南京城,他恬不知耻叫姐跟着他做填房……”

十年前,南京城外处是战火留的斑驳硝烟。一顶八人轿停在了古色古香的宅前,有身披黄绸马褂的男人满脸踌躇的了轿拍门。郝伯通一溜跑的打门,那男人啐:“姓楚的,你干什!老太爷让你给逼死了,你有脸!楚月啸,你不初老太爷是怎你的!”

“你走,我不是听你教训的!让冯兴隆碧莲见我,南京城已经攻破了。我巴巴的赶就是带碧莲回京,不三日将是一片死!”男人冷冷的说。

郝伯通气的双目赤红:“你白眼狼在九门提督门做了女婿,你我姐何安置!郝伯通尚有三寸气在就人敢欺负姐,你给我滚!”

男人剑眉一挑喝:“你一人懂什?我京赶考是了人投,整南京城被长毛占了。活命就有往京城搬,我写休书是知沈再无力让你苟活了。有我才救你……”

“此说,碧莲应该是谢谢楚人的了啊!惜碧莲生就不是卑躬屈膝的女人,楚人的意我领了!”从屋子走了一粗布素衣的肚妇人,在妇人面跟着人。

楚月啸喝:“碧莲,你留就是死路一条啊。跟我回京,我在京城中你母子俩买豪园宅。我已经是穷了一辈子,我不将我的孩子我一着靠人接济的日子!”

“楚人的鸿图伟业碧莲无福消受,与其做条摇尾乞怜的狗倒不堂堂正正的死!楚人,你走吧!”妇人含着泪转身就回了屋子不再言。

“!有骨气,我走……我走!”楚月啸气急败坏着了轿扬长……

就在晚,一队清兵就冲了南京城外烧杀抢掠无恶不。千万的逃民是匆匆往南逃命,郝伯通冯兴隆两人左右搀扶着腹便便的沈慧君在逃难人群中。逃了几就了湖州府城外,是清兵早就已经埋伏在湖州府外了。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就拉了序幕,郝伯通护着沈慧君边战边退……

双拳难敌四手,郝伯通被清兵挥刀劈伤是郝伯通依视死归保全沈慧君。最终被清兵长枪仆杀在苕溪河中,沈慧君被清兵掳走不知向。郝伯通在河随水冲岸,昏迷了三才醒。郝伯通再回与沈慧君失散处早就是一片焦土了,郝伯通总存着一线希望沈慧君平安无。

郝伯通寻了几,非但有找沈慧君的落反是了楚月啸带兵袭杀难民!郝伯通才一切竟是楚月啸那畜生所!十湖州府攻破,郝伯通就留在了此继续打听沈慧君的落……

长生泪水滴滴的无声滑落,庞灵是听的轻声抽泣。长生拭泪笑:“!果是!郝老伯忠肝义胆请受沈长生一拜,从今往我知了己的姓氏了。若是我娘师傅在人世定的,郝老伯你沈受苦了!长生就将你魂魄暂收佛珠中,我郝老伯亲眼那两狗贼的场!”

长生知了己的身世豪气冲云霄,人忍受被人指指点点戳着头骂是娘的野!长生忍了十年,今日终是吐尽中的憋屈……

第三十二章 暗流涌动目录+书签第三十四章 疑云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