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借阴寿 第五十四章 富贵逼人

从清早站了晌午,白秀才就是羞启齿赊那肘子。将近年关了铺的生意着实不错,摊留了别人选剩的骨头水了。白秀才知己再等恐怕是连肘子骨头了,钱狠子正在摊昏昏睡了……

白秀才等四无人才前打着千儿说:“钱掌柜的生意不错啊……呃……肘子怎卖啊?”

钱狠子一听有主顾门顿惊醒,是了白秀才却是讪笑:“呦,不是白秀才嘛?我你站了老半了,肘子尽是骨头有什吃的啊?你我留着呢,是乡乡亲的我坑了你吗?”

白秀才听着钱掌柜的话算厚就借机说:“实不相瞒是我母亲吃肘子了,钱掌柜的你不肘子便宜点赊我啊?等我年有了银子就立马给你送……”

“说说,人买我肘子须一百文钱。但是你白秀才是咱县唯一的读书人啊,再怎不济一两银子吧!哈哈哈哈……”钱掌柜笑。

白秀才的脸立即是了猪肝色,一两银子买回十斤了。钱掌柜分明是在有戏弄己,中老母在等着肘子锅呢!白秀才强忍怒火笑:“钱掌柜真玩笑,哪有一肘子卖一两银子的价钱啊。我是些日子手头不宽裕,等些日我就庙堂帮着抄写经文就有钱银了……”

钱狠子笑:“白秀才啊,你话不啊!我是杀猪的字不识几,我常听人说书有黄金屋的理啊?不知是你秀才读了几间黄金屋啊?是你白秀才身揣着金子在我打哈哈啊?”

原本是清清冷冷的街被钱掌柜白秀才的答吸引了,热闹的从不嫌。旁边摆摊的帮着腔一奚落着白秀才,平日白秀才知专读圣贤书旁人的猜忌向是放在。在旁人的眼白秀才就是不折不扣的书呆子,今日难见了县唯一的秀才门是不轻易的饶他……

人但凡有着妒忌,最怕是被别人说己不谁。了白秀才满脸的尴尬,旁人是火浇点油,仿佛是有见白秀才丑才满足己似的。

铺的钱掌柜笑:“雨打孩子闲着是闲着,白秀才你倒是给我些人讲明白了书究竟是有有黄金啊?伙了啊,我钱狠子着的面话撂啊。是白秀才给咱说明白了,肘子就算是我送给他的。是白秀才说不明白,那肘子就算是一两银子赊他的!”

旁人纷纷的哄称是,白秀才的脸臊的通红。书中有黄金屋本是宋真宗鼓励读书人的名句,让人通读书知晓理治,做朝庭有人才。那是书的理千金无价,但是却变不真的黄金啊。钱狠子是在众人面前借机羞辱着己,恨恨己囊中羞涩……

钱狠子白秀才难堪的子意的伸手摘了钩的肘子剔骨刀刮了猪毛,钱狠子讥笑:“白秀才啊,我说你的黄金屋半是有了。我说你读那书,有屁啊!老子虽说是草包,我顿顿有酒有啊!你就别读书了,我铺子伙计算了!老子管你吃饭就是给你的工钱了,省的老子每些骨头拿喂狗了……”

“你……你恶商胆敢是我狗比,我……我白石松今日不是赊你一肘子罢了。你却是咄咄逼人羞辱我,我歹是县生员……你……你欺人太甚了……”白秀才涨红着脸喝。

钱狠子仗着热闹的人甩了手的剔骨刀叉着腰喝:“嘿!白秀才脾气了啊!读书人不是讲究什修养啊,我不是说了老实话啊。些骨头本就是拿喂狗的啊,你的肘子一儿我拿喂狗吧……”

“狗贼住口!我杀了你……”白秀才伸手抓了钱狠子扔在案板的剔骨刀劈了,听钱狠子惨叫了一声肚子血流注。热闹的人群中马传尖叫声,白秀才握着在滴滴答答淌血的刀子顿清醒了不少。再钱狠子捂着肚子已经是面无人色的倒抽搐了,白秀才知是己闹了人命转身就往回跑!

白秀才记挂的是老母,今已经闯了弥祸。唯有跑回再老母,白秀才回中己失手行凶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母亲方氏。哪知方氏听完两眼翻白昏厥场,白秀才是在方氏身边照顾着……

翌日清早,方氏才悠悠醒转母子二人是抱头痛哭。等白秀才缓神,钱狠子的老婆朱氏披麻戴孝的领着一帮子人就冲进了白,朱氏在武隆县是八面玲珑的人物。至县乡绅富户至贩夫走卒有着熟人,朱氏一进门就指着白石松抢呼的嚎啕哭。

白石松的母亲知是儿子闯了祸忙不迭的给人跪嗑头捣蒜,朱氏横眉竖目的打量了屋子的前前。白实在是有什东西入朱氏的法眼了,朱氏手一挥就叫人砸白的什了……

白石松怒骂:“人是我伤的,你干什!杀人偿命,你别在折腾了……”

朱氏冷声喝:“哼!白秀才啊,你街行凶杀了我夫君,你敢在逞威风啊!你今若是不给我待,那县衙堂我就你人头落!”

白石松瞪着眼睛骂:“是你钱掌柜咄咄逼人几番羞辱在先,我是一口恶气才刀劈了他……”

方氏一拉拽住了白石松,朱氏泪流满面:“朱妹子啊,是我的儿子年青气盛不懂闹的。人死不复生,就念在同乡老领的份饶我儿子吧……”

朱氏怒:“哼,你我怎饶他?难不我掌柜的就白死了吗?”

白母跪求:“朱妹子,你不告官饶我儿子一命。老婆子就是你做牛做马甘情愿,朱妹子啊……你就高抬贵手饶了我石松吧……”

朱氏一字一顿:“你留你儿子命不难,三日给我一千两银子。我就揭了,是你敢说半不字。我立马讼纸投县衙,候你儿子的命就不是我给情面了啊!”

“一……一千两银子……,朱妹子,我老婆子就是帮人洗三辈衣服挣不那一千两银子啊!”方氏跪在瘫软的说。

朱氏翻脸喝:“二贵,衙门投讼状。我真不信了,朗朗乾坤了王法。你几别闲着,给我扒了白!”朱氏掏了早就写的讼状给身的男子,那男子接讼状一溜烟的就跑了白。

白母身追那男子冷不丁的就被朱氏一脚踹倒,几随行的人就始房揭瓦了。白石松了候是护着母亲不被朱氏拳打脚踢,的工夫就听了门外人声鼎沸,官差提着铁枷就进了屋……

武隆县的衙差不由分说的就锁了白石松,白母见状跪在了钱狠子老婆的面前求情,又是遭受钱狠子老婆一通毒打。白石松护母切却被钱狠子老婆带的人打的半死,白的破屋子叫钱狠子老婆给扒了!

白石松押进了武隆县衙门,钱狠子的老婆指着白石松哭嚎喊冤。县官接状讼勃怒,街行凶伤人致死无疑是暴民乱啊!

县官老爷堂查问白石松行凶,白石松满脑子尽是母亲被钱狠子老婆毒打念。白石松咬牙切齿的承认了是己杀了钱狠子,恨己钱狠子的老婆杀了!读书人一旦是认了死理,那是九头牛拽不回的。白石松在县衙堂破口骂钱狠子的老婆,县官老爷气的是吹胡子瞪眼即朱笔一提就白石松收入死牢。

县官老爷着八百加急将白石松杀人行凶的批文送了重庆府知府,果不其知府回复批文是斩立决。白石松在武隆县死牢呆了七八,公文一白石松就被押菜市口枭首示众了……

武隆县民风彪悍是遇红差的不,菜市口外外是挤满了人。白石松在菜市口行刑前见了其母方氏,按照行刑的规矩人犯在砍头前吃顿饱饭黄泉路不致落饿死鬼。

方氏提着一壶浊酒半碗饭泪眼婆娑的给儿子喂饭,白石松了母亲双手满是血口。不说是母亲帮人浆洗衣服冻的,白石松着日母亲生活艰难哭的是昏黑。真一气惹的祸,早知此又何必初啊……

刽子手一刀人头落,白石松因所犯罪在武隆县影响太了。县官老爷连白石松的尸首不让收,直接是派了衙差身首异处的白石松拉了乱葬岗埋了……

第五十三章 捉鬼借寿目录+书签第五十五章 另有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