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借阴寿 第五十五章 另有隐情

白石松的魂魄拎着脑袋说完了己的祸,常言人活一世争口气。白秀才气是争回了脑袋却了,世间往往就是源一气终归悔。若是让白秀才再选一次,恐怕就不致此惨痛境了……

十不全老人依是结结巴巴摇头叹:“书呆子啊……书呆子,你是被人陷害了啊。我若不是……在雪玉洞外救了你母亲,不知恶鬼林有你糊涂鬼了……”

白秀才不解的问:“老先生,你句是什意思啊?”

十不全老人反问:“我……我问你,日你刀劈钱狠子曾他死了啊?”

“……怎啊?我乱了一团麻,是急急忙忙的就离了啊!难不是那钱狠子并有死,他老婆是讹我银子的吗?不啊,我一贫洗哪有什银子啊?”白秀才稀糊涂的问。

长生听不明白的问:“老前辈,是那钱狠子死,他中的老婆又怎白秀才闹啊?白秀才就是了才被刀问斩的啊!”

十不全笑:“哈哈哈哈……,子啊,我真的是了趟司问清了钱屠户。他日的的确确是被白秀才伤了,是钱屠户人刻薄。旁人见他伤了不愿意管他,钱屠户是被几同摆摊的人送了郎中。一饮一啄皆由定数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武隆县城中唯一的中药铺子门前围着三两汉抬着浑身是血的人拍门不止,中药铺子隔了半晌才有郎中模满脸尽是睡意的打了门。

“呦,是怎说的啊?我见晌午了生意,刚眯了一就被你给吵醒了啊!先抬进再说,是谁钱狠子了膛啊?”郎中趿着鞋哈气搓手汉让了屋子。

有人告诉郎中:“秦郎中啊,是南城的白秀才他给……”

秦郎中伸手搭了搭钱狠子的脉搏笑:“嘿嘿,泥菩萨有子的候啊。不问了,肯定是钱狠子人给逼急了吧?怪怪钱狠子那张破嘴太刻薄了,怎连城南的书呆子杀他了啊!”

汉问:“秦先生啊,他死了啊。你怎有思笑啊?”

“哈哈哈……,放放是伤了肠子伤害。钱狠子是因失血才晕厥的,我给他肚子涂药膏再几剂补血养身的药就了。了,钱狠子的药费你谁先垫付啊?”秦郎中突间了钱狠子的秉有些不放的说。

几汉连忙摇头摆手:“呃……秦郎中啊,我全身些本买卖,是我帮着他付了药费那钱狠子是断不我的啊。秦郎中你是医者父母,哪是见死不救啊?我几回摊子呢,秦郎中咱回见了啊……”

汉钱狠子知根知底了,他付了药费那就是打了水漂啊。几人是扭头就跑,就害怕秦郎中赖了己……

秦郎中望着他远的身影挠了挠头,年头谁不容易啊。眼着年关将近做买卖的讨欠债啊,是做郎中的却是万万不讨啊。传了那日指望着谁病啊,是己的药又不是掉的。治他的伤少说几十两银子啊,秦郎中琢磨了片刻就有了主意。

做郎中夫的有着己的门,秦郎中手的药膏故意的减了一半的药放在火烤了烤涂在了钱狠子的肚子。钱狠子刀伤一遇热药膏痛的嗷嗷叫,头的白毛汗是刷刷的往流啊……

秦郎中喝:“叫什叫啊,我的青木香是治你刀伤的良药。你若是再敢唧唧歪歪的吼叫,我真不愿意救你了!”

钱狠子喘着粗气:“别……别介啊……,秦郎中你是治了我。日你我摊子吃什就拿什……我绝不说半句……”

“了吧,你的伤很重。你活命就乖乖的换药,我保证你三帖药膏肚子的伤够愈合了。不我丑话先说在前面,你是舍不花钱。那你的命活不今晚三更,你是钱是命啊?”秦郎中说话的意思无非是让钱狠子害怕,是依照钱狠子的脾气估计是己的药费收不回了啊!

钱狠子皱着眉头咬牙:“我……我肯定是命啊,命了我怎赚钱啊?”

“嘿!你不算太糊涂啊,那吧。我就先给你配三帖药膏,回头在药房给你抓点滋补的药啊!”秦郎中涂完药膏就被钱狠子拽住了手。

钱狠子哆哆嗦嗦的问:“秦郎中……我银子啊……是……是银子了,我银子付你啊……秦郎中你给我涂的是什药啊?”

秦郎中所担的是生了,不秦郎中早就料了钱狠子的抠门所在青木香并有放太名贵白背三七雪莲。是了些普通的仙鹤草及白茅紫草,原本青木香是味救命的药。是就担钱狠子舍不花钱,秦郎中就凑合着付他吧。若是钱狠子肯掏钱那再给他药,是他抠门那不至血本无归……

秦郎中不慌不忙的笑:“钱掌柜啊,我的药是救你命的药啊。谁知我的青木香止血生肌啊,你点伤换三帖药就七八两银子……”

钱狠子力撑身子瞪眼喝:“什!七八两银子啊,你药难不是有着仙丹吗?我……我不治了,我回睡一觉就了。我总算是弄明白了,人说是十劫的不一卖药的啊!七八两银子你知那是我卖月的猪才赚的回的啊,你帖药太黑了……”

秦郎中被钱狠子说的是面红耳赤,钱狠子拿己劫的做比了。秦郎中甩手骂:“你浑人,我的药是从徽州买的啊!我是意的救你,是你却不知歹!实话告诉你,是有我的药你活不明……”

钱狠子扯了身的衣袖扎在了肚子骂:“姓秦的,老子明日若是死了就罢了。我有一口气在就让你在武隆县混不。我老婆是县官夫人的远房亲啊,咱骑驴唱本走着瞧!”

钱狠子摸了摸兜的银两在就踉踉跄跄的迈步走,秦郎中气的直跺脚。己救了他非但是拿一文钱的诊金反是惹了一身的不是,幸亏是己聪明在药膏放药。不真的是赔了,钱狠子就该是让人给活劈了……

钱狠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药铺,是钱狠子怕死啊。再市集收摊肯定是不行了,肚子的伤在是已经止血了。赶回找老婆的商量怎白那点破房子收己名才是正经,亏不就给算了啊!

钱狠子走了几步就感觉了肚子一阵阵的绞动,秦郎中的药膏已经慢慢的被伤口运动化了。血水透衣袖渐渐的渗了,钱狠子四打量着路遇熟人送己回。是路连鬼影有,钱狠子是扶着墙一步一步的往前蹭。早就白秀才十八代祖宗全骂遍了,正钱狠子步履艰辛的候从身背响了马蹄声。

钱狠子回头一不禁的喜望外,那是一辆满载着草料的马车。赶车的正是住在离己不远的傻子,那傻子是车马店周二贵的独子从就傻傻气的。现在他正坐在车辕打盹呢,钱狠子等马车经身边就一屁股坐在了车板。傻子在打盹丝毫有现有人车,钱狠子又是洋洋意了,枕着草料盘算着又省了一笔车钱……

晌午的太阳让人犯困,钱狠子就钻进了草料始迷糊了。马车走了半辰了车马店门外,钱狠子就听了傻子在他老子周二贵说话。钱狠子怕被周二贵现了取笑己,连忙是着草料盖在了身。

周二贵已经将近四十的人,在喝骂他的傻儿子:“怎了久啊?是不是又贪玩了啊?你是老不了,怎接掌我的店啊?”

“我……我有贪玩啊……是卖草料的掌柜带我喝酒了……”傻子拧着脖子辩解。

“行了,行了!草料卸在院,马就年关了。你给我的照那几匹马,那是咱吃饭的伙啊!”周二贵伸手摸了摸草料的色。

傻子打马就进了院,周二贵刚进门就被门外的女人给叫住了:“死鬼,半月我那儿了啊!是不是又在外面勾搭了狐狸精啊?哼……”

周二贵笑:“哎哟,菊香你怎了啊?我不是刚从彭水县回嘛,哪有什狐狸精啊。再几不是快年了吗?就怕几匹马闹幺蛾子,钱掌柜又在啊?”

躲在草料堆的钱狠子听那女人声音就是一颤,扒草料气的是脸绿了。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己的老婆朱菊香,眉眼的子就知周二贵肯定是有蹊跷。钱狠子刚面骂狗男女,是转念间又了一

(本章未完)

第五十四章 富贵逼人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