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借阴寿 第五十六章 红杏出墙

周二贵的傻子了马棚拿叉子准备卸草料了,周二贵朱氏就在车马店嘻嘻哈哈的谈笑风声。钱狠子躲在草料车恨的牙根咬碎了,底的男人够容忍高山海就是不容忍己的女人红杏墙。钱狠子朱氏媚眼丝的子莲步款款的走了,周二贵更是猿意马的紧随其……

钱狠子平常早摸黑的杀猪卖,朱氏背着己与人苟合。那周二贵不是什东西,往日着车马店少赚昧银子。钱狠子蹑手蹑脚的爬了草料车暗暗咒骂着奸夫妇,转几步路就了钱狠子的了。朱氏向是讨厌钱狠子在院养猪那熏的臭气谁受不了,所是在院僻静处了一木门。

朱氏门进了院,周二贵就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朱氏动手动脚了。两人搂搂抱抱着就进了,钱狠子在暗处的是两眼喷火了。钱狠子紧了紧肚子的袖带,强忍住满腔的愤恨。钱狠子不是脑子的人,情已经是了,有让周二贵付惨痛的代价才行……

钱狠子在木门外了很久,担己有伤在身不是周二贵的手。是叫人了,那从周二贵手的银子是分给别人了。钱狠子分钱财给人那是了他的命啊,犹豫了半刻是轻轻的撬木门抄了院子的杀猪刀进了屋。

屋子头的朱氏正在与周二贵颠鸾倒凤巫山云雨,钱狠子刚提刀进屋却听见了朱氏在周二贵娇声嗲语的说话。钱狠子侧耳一听,脸气的刷白了……

朱氏娇喘:“死鬼啊,你不是早说了休你的黄脸婆娶我吗?怎隔了几年忘了啊,我你的良已经是被狗叼了……”

周二贵讪笑:“你浪蹄子,我忘了吗?不是有傻子啊,我平在外奔忙的傻子人照顾啊。等些日我给傻子相本亲,就休了那黄脸婆娶你啊……”

朱氏顿动怒一推了周二贵骂:“你句话说了些年了,周二贵我告诉你!是你再敢拿话搪塞,我朱菊香不是惹的!你己掏掏肺说说,我从进了钱门是谁花言巧语骗我的?你我是年方二八的黄毛丫头啊!”

周二贵涎皮赖脸的搂住朱氏笑:“你你动不动的就翻陈年旧帐,我不是答应你了吗?等我那傻儿子有了人就休妻娶你啊,是怕你钱掌柜……”

朱氏恨声骂:“不是我爹娘贪图钱狠子的银子,我才不委身嫁给他。我朱菊香貌花,偏偏是嫁了孬货!他除了杀猪买什不,就他那银蜡枪头害我做了十年的活寡啊……”

周二贵狎笑:“你在武隆县算的女中豪杰了啊,我前些候了茶叶铺子的施掌柜绸缎坊的凌老板从你屋子啊?你不告诉我,他是你讨水喝的吧!”

朱氏瞪眼啐:“不是被你害的啊,每次人弄的仙死。是你又老不在,你让我何是啊?”

周二贵拍了拍朱氏的粉笑:“哈哈哈哈……,你浪货真是妖精啊。谁是真娶了你岂不是了乌龟啊?”

“你一狗贼恶女,枉我平日待你不薄!原你竟是人尽夫的贱人,今日我将你狗男女一并杀了!”钱狠子紧紧攥着杀猪刀挑帘闯进,床榻的一虫吓的魂飞魄散……

朱氏整人躲在了周二贵身哆哆嗦嗦的着浑身是血的钱狠子颤:“你……你……你怎突回了,你听我说……全是周二贵勾引我的啊!”

周二贵面无人色:“钱掌柜你莫听贱人胡诌,…………是误啊……”

钱狠子举着刀子步步逼近:“误?误我床了,是误?我钱某人一直你敬兄长,是你倒是欺人太甚了……”

钱狠子因气急迸裂了肚子的伤口,滴滴答答的不住流血。朱氏躲在周二贵身轻声说:“你孬货,他受了重伤。你有什怕的啊!”

周二贵惧:“他……他手有刀啊,你不是让我他拼命吧?”

钱狠子怒骂:“贱人,你嫁我曾是让你吃不饱穿不暖了?今不是我被白秀才给伤了,一直被你蒙在鼓呢!”

周二贵抓了床榻的衣袍披身尴尬:“钱……钱掌柜,我不是吧?今日是我不住你,我在武隆县算是场面人。你是杀了我无非是口气,若是你网一面那我给你笔银子。不怕你是休妻,纳妾罢所有的费我一力承担……”

钱狠子等的就是句话,周二贵的车马店赚钱比己杀猪强百倍啊!至朱氏那贱人就像是泥墙的土坯一,是有银子再漂亮的姑娘不是什难。钱狠子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握刀架在了周二贵的脖颈。

周二贵候就算是浑身是嘴难分辨了,钱狠子是了名的爱财命。是花点银子够保全名声那周二贵就认了,就是不知钱狠子少银子?

听钱狠子喝:“今日你若平息拿五千两银子,贱人往与我无关你娶是你的了!”

周二贵吓的急声高呼:“钱掌柜……钱掌柜你说少银子?五千两银子半武隆县给买了啊!我怎……我怎娶啊?说是娶妻娶德娶妾娶貌,是朱氏是水杨花的女人啊!你不知朱氏在不在的候些男人有染啊……”

朱氏咬牙骂:“恶贼!你倒是提裤子就不认账了啊,我朱菊香是正紧良女子。不是被你……”

钱狠子怒:“你给我闭嘴,我不是着你沾着武隆县县官夫人的荫头我才不娶你呢!你己又不是不知你在嫁我前是不是完璧?我忍你很久了,今是你撞在了我手,就休怪我你不讲情面!”

朱氏赤身体的笑:“姓钱的,你怎不说是你的三寸丁不济啊!我嫁你些年就有见你做一次男人,我是有七情六的人啊,你敢编排我的不是!哼,不是你有点银子,老娘早就街茶叶铺子的施掌柜跑了!你己撒泡尿照照,就你歪瓜裂枣的熊娶我……”

钱狠子被朱氏的话击中了软肋,己那活儿确实是不尽人意。是每男人又怎承认己不行啊,钱狠子腾了捂着肚子的血手一巴掌就打了。哪知朱氏双手箍住了钱狠子的手,抬脚就照着钱狠子的肚子踹……

“嗷!”钱狠子肚子的刀伤被朱氏猛力踢踹,整人痛的弯腰了虾米状瘫倒在。手中的杀猪刀手掉了,周二贵就怕惹人命官司急急忙忙的就夺门逃。

朱氏喝:“回!你孬货,今日你是跑了,明日钱狠子就你一万两银子了。”

“啊!……不是了我的命啊,我那点生意哪有那银子啊……”周二贵一子明白了,钱狠子的脾气是肯定不放己的!

朱氏了床榻捡了的杀猪刀:“你死活就你有有胆量了啊,钱狠子现在已经剩了半条命啊。你干脆送他一程,有死人才不惹啊!”

钱狠子流着冷汗气喘牛的骂:“恶妇啊,我……我你百依百顺,是你却帮着奸夫害我……”

朱氏抹了一脸的血迹笑前几步:“夫君啊,我怎害你啊。伤你的人是白秀才啊,等你死了我必定给你风光葬的啊!孬货,你傻愣着干什?刀就在,你往他的伤口再补一什麻烦有了啊!”

周二贵犹豫了很久,颤颤巍巍的接了朱氏手的刀子。周二贵吞了口唾沫颤声:“钱狠子,是你逼我的啊。你是不回那什有,是你偏偏是见了不该的就不怪我周二贵了。留你在世少不日有麻烦,我就送你一程吧……”

“噗”血光四溅,周二贵的刀子就照着白秀才留的刀口直插至柄。怜钱狠子精明算计了一辈子头是死在了己老婆周二贵的手。钱狠子口鼻中喷血已经是说不话了,身子抽搐了几就咽了气。

周二贵见钱狠子死了顿就六神无主了喃喃喝:“怎办?现在怎办?我杀了人了啊!你快点办法啊……”

朱氏不紧不慢的穿衣服:“孬货,你知傻钱狠子的是白秀才啊。我现在收拾一你找写讼状的,咱明一早就白秀才……”

第五十五章 另有隐情目录+书签第五十七章 人心不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