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借阴寿 第五十七章 人心不古

周二贵是怀鬼胎惴惴不安的离了钱狠子,回车马店是越越害怕己杀人的。换衣服就匆匆忙忙的了门,请人写讼状给银子就了。是钱狠子临死那副子依是浮现脑中挥不,希望此早点千万不再有什节外生枝……

转眼就快擦黑了,武隆县找人打架斗狠的满街是人,找识字的真是海捞针了。周二贵转转就了药材铺子外了,秦郎中平给傻儿子药方子识文断字。今写讼状是请他帮助了,周二贵定了主意就迈步走进了药铺。

秦郎中正在柜铡药材,有客进门秦郎中连忙放了手的活。各行各业是有着各的规矩,药铺的郎中就卖棺材的老板一是不先口的。人你的药铺半是因求治问药的,但郎中有先问人病吃药的理,是遇脾气的非挨两嘴巴不……

周二贵进门拱手笑:“呵呵,秦老板在忙啊,今日有请秦老板帮忙。”

秦郎中陪笑:“不知周掌柜是我帮什忙啊?周掌柜的买卖快做重庆府了,整武隆县谁不知周掌柜财达三江啊?我就一郎中靠着点祖传手艺糊口,真怕帮不周掌柜的忙啊……”

“哎,不是什,就是请秦郎中帮我写张讼状。我周二贵是马夫身,字识一所秦老板帮忙啊。至酬金是不少了你的,秦老板忙总不推吧!”周二贵摸了五两银子放在了柜台,秦郎中讪笑了几声就转身拿笔墨纸砚了。

秦郎中碾墨蘸笔问:“周掌柜你是状告何人啊?是有人欠了你的银子是周掌柜遇了什不顺的啊?”

周二贵摆手急:“不,不,不……,不是我打官司告状,是我的街坊邻居钱狠子死了。他老婆朱菊香一介女流不便抛头露面,所是委求我帮写讼状……”

秦郎中惊叫:“谁?钱狠子死了!……不啊……”秦郎中手的毛笔落在了半生宣纸绽了朵浓重的墨团,瞬息变周二贵吓了一跳……

周二贵虚的问:“秦老板你……是怎了?钱狠子死了……你激动什啊?”

“不啊!钱狠子我在晌午给他药啊,他怎就死了啊?他的伤在肠腑,不致立死啊?待我,或许有救!”秦郎中害怕的是己减低了药才使钱狠子,若是被衙门的仵一查就难逃罪责。秦郎中额头的冷汗是涔涔密布,疑周二贵药铺是故意的查探己的……

“秦老板……秦郎中,你给钱狠子药?他的伤势你必是最清楚的吧……今钱狠子死了,你怕是不妥吧?”周二贵是底,就担秦郎中钱狠子刀伤破绽。药铺柜台两人是疑生暗鬼,真是麻杆打狼两头怕啊!

秦郎中擦了额头的汗问:“周掌柜……你是亲眼了钱狠子死了啊?”

周二贵点头:“千真万确的死了,他老婆朱菊香领我的啊。钱狠子已经倒在肚子是血模糊了,人咽气了啊!秦郎中,我是听说钱狠子是被南城的白秀才伤的啊!你何般紧张啊?”

秦郎中一间不明白周二贵说句话的意了,极有是钱狠子的老婆已经知钱狠子被送药铺医治的了。怪怪己糊涂了少了几味药,钱狠子走动回或许是伤口又裂了流血死的……

秦郎中陪着笑:“我……我紧张什啊,是白秀才伤的钱狠子啊,又……不是我他医死的。既钱狠子已经死了,那讼状怎写啊?”

“嗬嗬,秦郎中你不是说假话的主啊。钱狠子的伤是不是不重啊?晌午你给他药底是生了什啊?讼状是告白秀才啊,不是秦郎中有什瞒着我。那钱狠子的老婆不是省油的灯,别候了什岔子乡乡亲的难台啊!”周二贵话在故意的套着秦郎中。

秦郎中犹豫:“……真的不关我的啊,我无非是知钱狠子舍不花银子,才少了几味名贵的药。是他的伤不是因那几味药死啊,周掌柜你我做公啊!”

“噢?原钱狠子身缘故啊,那是官府人恐怕秦郎中难逃干系吧?”周二贵知了秦郎中少了药是一阵狂喜,即便是有人查验钱狠子的死尸有了说辞……

秦郎中脸色骤变:“周掌柜,我是黄泥巴裹裤裆有嘴说不清了啊……”

“哈哈哈……,秦郎中啊你真是的,伤钱狠子的是白秀才啊。你讼状写就是了,钱狠子身的那些药我帮你办法吧。不你知做我是担着风险啊,朱菊香比钱狠子狠啊?”周二贵眯着眼睛笑。

秦郎中面土色:“不知……周掌柜的话是什意思啊?”

“秦郎中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我就不说什了,是候就不是我问秦郎中钱狠子的死因了啊!县衙堂保不齐的有着人啊,秦郎中你说是不是理啊?”周二贵已经是摸准了秦郎中的害,钱狠子的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就一定秦郎中拖入趟浑水……

人若是做了巴不是满诸佛知,若是做了什坏就鬼神不知。秦郎中是疼己给钱狠子了药收不药钱,一念差己陷入进退维谷的境。是被人查了那己在武隆县肯定是有立足了,钱狠子的老婆那是狠角色啊!

秦郎中思忖许久:“周掌柜,我打窗说亮话。你底怎!我秦某人在武隆县不是混温饱已,是我有银子早重庆府行医了!”

“诶,秦郎中你是说的哪话啊,平日全赖先生我傻儿子病。周二贵你感激不及啊,今日又怎难你啊。秦郎中你是真的免麻烦那是靠你的一支笔了啊,你在讼状写明钱狠子受的乃是致命伤。等官府查验,就你什了啊!”周二贵一步一步的怂恿着秦郎中写违讼状,秦郎中几次提笔又放了……

秦郎中不安:“那若是被查是我的药……”

周二贵打断插言:“秦郎中,你听我说那钱狠子肚破肠流了吗?你白秀才的刀伤写的厉害一些,谁注意你的药啊?”

秦郎中听罢觉很有理,提笔刷刷的写了钱狠子是被白秀才一刀刺中害不治死。状纸故意的加重了钱狠子的伤势,写完秦郎中像是虚了似的瘫软在柜了。就凭着一纸讼状足定白秀才的生死了,是白秀才不死那己就难逃其责了……

周二贵了讼状,假意惺惺的宽慰了几句秦郎中就回了。正周二贵揣着讼状门口,远远的就朱氏行色匆忙的坐着驴板车疾驰。周二贵就纳了闷,钱狠子的尸体在屋子躺着,女人是在忙碌什啊?等周二贵明白,那驴车已经是了眼面前了。

朱氏半身探了驴车朝着周二贵使了眼色,周二贵识趣的闪路边装做不认识朱氏。等朱氏了车,式赶走了驴车周二贵才凑身前……

“你是在忙什啊?已经黑了,你怎在外面转悠啊?”周二贵不解的问。

朱氏横眼喝:“屋子有死人,你倒是给我一人呆着啊?让你办的讼状了吗?”

周二贵从怀掏了秦郎中写的讼状:“你待的情办了,不现在就报官吧?白秀才抓,我就高枕无忧了啊?”

朱氏嗤笑:“报官那是有办法的策啊,我白秀才的底呢?讼状你先收着,等亮了带些人跟我南城,我不便宜了白秀才啊!”

周二贵点了点头:“行,那就明一早找白秀才算帐。是今晚你打算住在吗?”

朱氏惧怕:“你我死啊!我不敢跟死人一屋啊,我收拾点东西先回娘。明早你在等我就行了,我快点收拾了。不真被吓死的,你给我记住了啊!咱现在是一根绳拴的两蜢蚱啊,钱狠子那肚子的一刀是你扎的啊!”

朱氏说着话扭头就进了院子,周二贵隐隐约约的闻了从朱氏身有着一股子碎茶叶末子的味。猛间周二贵就了刚才送朱氏的驴板车是茶叶铺子施掌柜的,女人分明是找别的男人啊……

第五十六章 红杏出墙目录+书签第五十八章 枉死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