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人间道 第八十一章 路见不平

湖州府依山傍水人杰灵在清朝有着江南鱼米水乡的誉,每年湖州府所产的稻米被进贡紫禁城。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此留恋忘返,青石板路雕刻着诸子百的名人字画足彰显湖州府的文化底蕴……

南街又是湖州府最繁华的方,酒肆林立车水马龙行人熙熙,一幅盛世锦城啊。长生急着找兴隆记的冯掌柜,陈四着冯姐有着婚盟约。极有是陈四已经是冯倩姑娘喜结良缘搬冯住吧,兴隆记就在南街的中央位置衣裳街相邻是湖州府最的商铺段,从走就几步路的。

“走,走!督察院左右督御史奉旨巡督粮,闲人回避……”人群传了一阵锣鼓杀威声,南街口兵马簇拥着红顶轿。

长生不知那督察史是什官,但是见浩浩荡荡的排场就应该是官。长生因是见官场手段的黑暗,所是御史就存芥蒂。等官轿靠近闪身就进了身旁的一酒肆,蹬步了楼着你官的巡查整的排场平素肯定是百姓高高在,今日我就骑在你头你我怎!

长生找了临街的座马金刀的坐,说是财是人的胆。怀揣着两锭元宝哪有了底气,酒肆掌柜怔了半愣是长生的头。青衫皂靴既不像是读书人更不像是生意人,头长不梳辫子,根树枝做簪那不像是士啊?不伦不类似是非的打扮真是拿捏不准了,既人进了店那者就是客啊……

酒肆铺子的掌柜忙不迭的跟长生了楼讪笑:“位爷啊,您打扮真是不同常人啊。不知位爷是从哪的啊,湖州府有何贵干啊?”

长生不动声色:“掌柜的,我吃饭付钱此做甚就无须相告了吧?倒是街面锣鼓喧的是干什啊?那官的是做什啊?”

掌柜的叹气:“唉,别提了。早几年间湖州府不知罪了哪路神仙,太湖的水倒流了。苕溪河干涸了,朝庭担稻米收就派了官员巡守湖州府。幸亏是有降神仙才让老百姓有了活路,转眼了些年了。那督御使像是叫什楚月啸的吧,咱老百姓狠了……”

“什!你说的督御使叫什?”长生豁站不置信的着酒肆掌柜喝。

掌柜的怔楞:“位爷你是怎了?我什说啊,你千万不吓我啊……”

“冤枉啊,青老爷民妇有冤。请青老爷民做主啊……”街头说有着一年纪差不三四十岁的妇人披头散的冲在了路,官府的高头马受惊拉缰绳踏蹄长嘶。

骑马的军官举打马鞭就抽那妇人骂:“找死啊!有什冤枉你的县衙堂。街拦轿惊了马岂不是闯祸,你恶妇真是罪该万死……”

“住手!”长生在楼一声喝,凌空鹏似的挡在了妇人身前。抬手抓住了皮鞭力一挣,那马的军官连人带马全摔在了。军官狼狈不堪的爬拔腰刀直指长生,街面的人顿就炸了窝。红顶轿在混乱中被迫着停住了,兵丁刀剑相向的团团围住了长生跪吓傻的妇人……

“呔!胆刁民竟敢哗闹市,难不造反不行?人啊!给本官将刁民押,本官奉旨巡专门是肃清乱民的!杀一才儆百,朗朗乾坤容尔等放肆!”从官轿走了脸重霜的二品员,鹰隼般的眼睛狠狠的瞪着长生。

长生了那官员气的浑身抖,人不是别人正是长生的亲生父楚月啸!或许是老的故意安排,长生修行十年初入人世就撞见了楚月啸。十年楚月啸算是春风意了,从内务府的副总管虚职摇身变了权顷朝野的督御史啊……

长生冷冷的瞪眼喝:“我是什官了呢?原是久闻名的楚月啸楚人啊!年你抛弃了妻才换了今日的富贵,眼有着民妇拦轿喊冤却是说乱民!楚人果是狠手辣啊!”

楚月啸脸色刷的就变白了,在街头两边的湖州府百姓爆了一阵唏嘘声。楚月啸审度势笑:“伶牙俐齿的汉子啊,你说本官了荣华富贵抛弃妻那是贱人不知抬举。本官屈尊降贵赶接了,是贱人非是寻死!眼前拦轿人,你又何说是冤枉的啊?莫非你是早有预谋的吗?”

热闹的人群马就被楚月啸的话吊了胃口,倒有些理。是素不相识的人怎替人挡住皮鞭啊,或许真的是被楚月啸给说中了呢?

长生勃怒:“狗官!你怎不睁眼啊!此妇人头顶有着煞白冤气岂是胡诌,那是冤深似海了啊!狗官,你除了使计害人外,何做一件百姓!”

“呔!胆!人啊,给我掌嘴!竟敢辱骂朝廷命官,信不信我叫你立刻身首异处啊!”楚月啸真遇狠主啊,身正二品那是人巴结不及的。是眼前狂徒一口一狗官,己的丑全抖了。此人不除难消口恨,最是兵将一拥乱刀砍死他……

长生着楚月啸的仇恨远比任何人高,长生的眼睛充满了血丝。两拳头攥的格格响,了己的身世就马浮现母亲被蹂躏致死的惨景。虽楚月啸是己的生父,有他母亲就不……

等官兵前近身,长生足力冲。一腾跃就了楚月啸的身前,举钵的拳头就打。拳风破空嗤声至,楚月啸吓傻了。

“且……慢,你……是杀了我。你那妇人难逃一死,有我才伸冤啊。哎呦……”楚月啸的话说完,长生的拳头已经是打在了他的面门。楚月啸保养尚的五官瞬间就变了形,不是涉及了那民妇的命长生一拳足是碑裂石了……

长生咬着牙喝:“!今日我暂且饶你不死,我倒是你是何民伸冤的。我杀你就犹探囊取物,你若不信尽管试试!”长生猛力一跺脚的青石条砖顿就碎了三四块,在场的所有人被长生震住了。有人再敢妄动一步了,谁的骨头比青石硬啊!

楚月啸满脸是血的颤声:“……人啊……给我那妇人带,本官今日在众断案。”

官兵愣了半才回神架着的妇人走了楚月啸面前,妇人痛哭跪:“民妇慈溪韩陶氏,因丈夫韩梅轩接手叶慕韩斋坐堂行医,被人冤枉谋害了叶民了狱命在旦夕间。求人明查秋毫我丈夫清白啊!”

妇人一提叶慕韩斋那就是无人不知的名药店铺啊,妇人的丈夫竟是叶慕韩斋掌柜的老婆啊!那叶慕韩斋的叶先生湖州府是名声远播,整江浙一带谁不认识啊。是惜叶先生年势已高,早在四五年前就死了。叶慕韩斋就改名了慕韩斋,新接手的韩梅轩先生有人知有人听说……

长生不禁的暗暗叹息,叶慕韩斋的叶民倒是郎中啊。早在几年前就死了啊,接管叶慕韩斋的韩梅轩怎害了他啊?

湖州府的叶慕韩斋相传是浙江慈溪县石步叶韩两异姓兄弟合,因两各是中医有着独的见解。不药铺有着药铺的规矩两郎中必须是一内一外,一坐堂了另一就帮着幕做药。就怕两郎中意见不合影响病,所做药的郎中是不坐堂的……

叶韩两是此,叶主外坐堂韩则是忙外采购药材。平常的病人知叶少有人知韩,叶韩两子孙依照规矩一直沿续了几十年。

就在四五年前是光绪五年间湖州府旱,叶先生突间暴病亡。叶慕韩斋是远近闻名的老字号,叶先生死那药铺的生意就真的是一落千丈了。叶先生有四房姨太太七儿女,是够接管药铺的却是一有……

几十年的药铺眼瞅着断送了,韩的人韩梅轩是原的招牌摘请石匠刻在门廊。重新烫金漆叶慕韩斋改名叫做慕韩斋,不一字差韩梅轩的意是告诉叶先生不在了是药铺在。但是让韩梅轩万万的是门做生意不几年就被人告了,告他的人偏偏不是旁人却是叶先生的遗孀……

楚月啸被妇人说糊涂了,不是忌惮着长生本太早就妇人一顿毒打了。不是摆明了韩梅轩眼红药铺的生意,一人独吞啊!古往今有少人就是了金银谋财害命啊,再说那韩梅轩是懂医人。谁死不是易反掌的啊?

楚月啸喝:“空口无凭,本官岂是相信你一面词啊!人啊,轿湖州府县衙堂。本官一定查明此,将叶遗孀等人带回公堂!位壮士你随着本官一同前往吧,若是本官处不公再受你落。是你现在胆敢谋害我,那韩的案

(本章未完)

第八十章 山中岁月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