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人间道 第八十二章 暗渡陈仓

湖州府巡查的督御史让一不像的汉子押县衙堂的马就传遍了整湖州府,刹间湖州底内是万人空巷挤县衙堂外热闹了。楚月啸的红顶轿刚县衙门口,了讯的县官老爷早已经是跪迎在外了……

楚月啸威严喝:“本官今日奉旨巡查湖州府稻米,途中遇了有人拦轿鸣冤。本官现今彻查叶慕韩斋一案。你湖州县令是怎的官!竟有冤案!”

县官苦着脸跪:“官裘仁海有话容禀,此案是官严查细问才将韩梅轩打入死牢的。人证物证铁证山,何冤案说啊!人稍待请移步公堂查阅卷宗,叶慕韩斋案的的确确是韩梅轩毒害了叶慕韩斋掌柜叶民。卷宗内有韩梅轩的亲笔所写药方,其中的骨咄犀砒霜是害命的毒药。官已经是向江浙两的名医查了药方,确定了那些便是害死叶慕韩斋掌柜的元凶……”

“且慢!本官虽不懂晓医术知骨咄犀是味毒药,是从毒蛇的牙中淬取的。至砒霜若是少量服镇痛,是本官不知此两味药同服怎?韩陶氏,你丈夫是亲笔写药方啊?”楚月啸厉声回头喝。

妇人连忙跪倒在:“人明鉴,妇人是一介女流辈并不懂药理方。叶掌柜因口长了恶疮瘤子,每日是痛的死活。妇人见叶掌柜服我丈夫的药确实是了不少,叶民的死是因他油尽灯枯精力不致。叶掌柜死几年中,叶的所有销花费是药铺供给。叶掌柜的遗孀是让掌管药铺,我丈夫不允才告公堂的……”

长生冷声喝:“乌鸦一般黑,叶先生死了几年他的遗孀才告官,其中难说是有曲折吗?裘县令刚才说在韩梅轩的卷宗有着他亲笔写的药方?药方又写着几味毒药?我倒有疑惑了,谁害人证据留啊?”

裘仁海抬头打量了一眼长生:“恕卑职有眼无珠,不知位人是?”

“我就是一路见不平的寻常百姓,楚月啸人是何的民伸冤的。你需实回答的疑问即,县衙门前有着几百湖州府的老百姓。你若是敢胡说八?问问些百姓答不答应!”长生的话激了围观老百姓的拍手叫,是其中就有人着长生瞥目冷笑不止。

楚月啸是担长生暗毒手付己,凭着随行的官兵挡住长生动手完全是不量力啊?有先稳住他才图谋计,楚月啸朝着裘仁海眨巴了几眼睛。裘仁海再蠢楚月啸是有着难言隐了,裘仁海低垂着头盘算着楚月啸解围……

“呵呵呵,是官失言了。做人父母官是明查秋毫,既不冤枉了人不纵容了恶徒。叶慕韩斋的卷宗正摆在官的公堂书案,请楚人查阅便知。但是清律法规定了无官职人等是不随意浏览官府卷宗的,所官请位壮士堂少待片刻。等楚人完了卷宗了解案子,给壮士一待了。”裘仁海的话谓是滴水不漏,让长生哑口无言不反驳。

楚月啸借着裘仁海的台阶说:“位汉子,你听裘县令的话了。本官现在查卷宗了解叶慕韩斋的案子了,请你稍安勿躁。”

长生喝:“,谅你不敢耍什花。我就放你进查宗卷,但是你是敢糊弄我就不怪我不留情面了!”长生退了半步,楚月啸连忙是擦身疾步进了公堂。

裘仁海跻身挡在了长生的面前抱拳拱手:“壮士稍待,楚人已经是在查阅卷宗了。你人闯进公堂,楚人怎静断案啊!”长生刚甩手推裘仁海,就感觉肩被人拍了一。长生回见了满脸奸相的中年汉子正不怀意的着己,长生感觉此人面生的很啊……

“我说位哥啊,我从你进城就觉你异常人啊!你明白一件啊,官府做是果子吃的啊,保不齐的你就被死的不明不白了。哥啊,你千万别那死眼啊!”中年汉子皮笑不笑的说,长生就一回头转身的工夫裘仁海已经是闪身进了公堂……

面着陌生汉子的劝告让长生愈的他反感,长生不留情面的喝:“本该有人管,我若是顾着己的生死那韩陶氏的冤屈就石沉海。在不知你因何注意我?”

中年汉子贼眉鼠眼的了长生手腕露的五色佛珠:“既是你执迷不悟那我就不说什了,你就吧。”中年汉子留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摇头转身就带着厮就走了。

长生倒他放在,眼最关键的是给韩陶氏讨说法。不管叶慕韩斋的案子是怎回,主是楚月啸是不是有着真实意的老百姓办。毕竟他己有着剪不断理乱的孽缘,虽说长生从就楚月啸做是己的生父。是在德伦理长生又无法改变实,刚才的一拳其实是长生手留了情,那是己母亲惨死向楚月啸讨的公……

公堂楚月啸像模像相的在查阅韩梅轩的卷宗,不的笔圈划不解的方询问湖州府县令裘仁海。韩陶氏就跪在堂,两班衙役手持水火无情棍一副公公办的子。楚月啸了半的卷宗,裘仁海常有面露难色。在外人眼是官员在民审案,实则压根就不是那一回!

长生根本就不知官场中的伎俩,若是楚月啸真的给韩陶氏审理案子那叶的遗孀早就被带公堂了。两官员嘀咕了半就是不见有公差有所行动,长生忘记了楚月啸在南街叫嚷着让人带叶的遗孀堂。是随行跟着楚月啸湖州府的人全在虎视眈眈的盯着长生,谁有带什叶人啊……

楚月啸在卷宗划圈的意思有裘仁海知,卷宗中有着叶四遗孀的联名状纸韩梅轩亲笔写的药方子。及江浙两的名医郎中的验查药方的定论,粗略竟是有着七八郎中直指药方有毒是害死叶民的罪魁祸首。

知府人马善元已经是了批文采纳了郎中的法,将韩梅轩定罪谋财害命秋问斩。人证物证果是铁证山,就凭着状纸郎中的判断韩梅轩肯定是了药铺的生意毒害了叶民……

楚月啸在知府马善元批文的斩字故意的涂了墨圈,笔暗暗的指了指衙门口站着的长生。裘仁海了斩字又了长生不修边幅的子,岂是不知楚月啸的意思啊?沉思了半刻就有了主意,但是公堂面跪着韩陶氏说话间是隐瞒其言……

“楚人,韩梅轩是怀鬼胎早就意图不轨了啊?不他怎此啊?依官愚见就应该是按照马人的批文办理,官一定尽尽力不让楚人担的。”裘仁海的话是一语双关,有楚月啸才听的明白。

楚月啸蹙眉疑问:“是此人很不一般啊,有十分的握你怎敢按照批文妄语啊?我歹是内务府呆数载的人,有有真本的人我一眼就穿。所裘县令你切莫早断语啊?”

裘仁海低声嘀咕:“人放吧,官有办法解除人的烦恼。官马派腹安排,就算他有着三头六臂官……”

长生迈步进堂喝:“你有完完了啊?一卷宗竟商量半?是不是在故意推诿啊?韩陶氏就跪在堂,你不问案情却在嘀咕什啊!”

裘仁海已经是知了楚月啸除掉长生的思,一拍醒木:“胆狂徒,衙门堂岂是你呼叫的方啊!见了本官不跪……”

楚月啸轻声笑:“裘县令,此人是情急民伸冤。不本官初闻此案有许不明处,不吧。裘县令你安排将叶人等带,本官着众位湖州府的百姓将此案查水落石。”裘仁海躬身拜唱了喏就急步走了县衙,在二品员面前七品的县令就是马前卒子……

楚月啸知裘仁海安排人付长生,总算是略略的安了。一拍惊堂木喝:“韩陶氏,速速的将叶慕韩斋叶先生细细!”

韩陶氏磕头不止:“青老爷啊,民妇知那叶先生早有恶疮在身。却因几年前湖州府闹了什妖精,苕溪河水干疾病四。叶先生是日继夜劳累坐堂,因致恶疮死啊……”

楚月啸愣了:“呃?那叶先生既是世名医,难就不知己的病吗?”

包括长生在内,衙门口的百姓缄口不言听着楚月啸问案,殊不知一场谋正在孕育生……

第八十一章 路见不平目录+书签第八十三章 心生间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