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人间道 第九十章 大显神威

叶薛氏瘫软着赖在条凳,长生的咄咄问话让叶薛氏是又惊又怕。己踢倒姚新珍的除了儿子白氏知外,绝不是让旁人知晓的啊?是怪模怪的汉子又怎知啊?

衙门口外的老百姓是远远的隔着数丈竖耳朵听了字片语,真叶的奶奶有着。真是知人知面不知,画虎画皮难画骨了啊。湖州府叶济世活菩萨,是叶奶奶身竟是背负着人命啊……

长生转身却现了县衙门口不见了楚月啸的影踪,裘仁海满脸堆笑:“汉子啊,你倒是有些门啊!不是楚人公务繁忙已经是全权给本官审理此案了,你是找楚人儿估计官船已经是了码头吧。”

长生傲:“我一直找不缘由了结他的纠葛,现在算是有了。卑鄙人连百姓冤屈不顾就跑了,狗官留在世就祸害百姓罢了。待我查明了叶韩两的再找他算帐,裘仁海你刚才听了叶薛氏身背伏的怨魂是的奶娘姚新珍!”

裘仁海讪笑:“本官听见你一人在言语,哪有什姚新珍啊!汉子你是敢妖言惑众,本官就你刑了啊。人,夹棍伺候。汉子满口胡诌定是韩花钱雇的妖人,诸位待我刑是够知其真面目了。哪有荒诞行啊,他是湖州老百姓三岁孩童了啊!”

裘仁海此话一,人群中马就有人应声附。毕竟谁不见怨鬼长什啊,有靠近墙角站着的那些人缄口不言。刚才从头顶刮的一阵风让他有余悸,就怕口罪了怨鬼。但部分的人知是叶薛氏必有着不劲,不被人问了几句话吓的半死了啊……

两衙差提着三节带链子的夹棍气势汹汹的朝着长生,裘仁海是有整死长生。但是在众目睽睽不敢妄动,是长生稍有反抗就给他按罪名了。裘仁海冲着身的叶人暗使了眼色,叶青等人意连忙将黄盖伞的叶薛氏搭回堂。裘仁海让长生问叶薛氏的意图就是拖延辰,叫楚月啸平安离此。

湖州府衙门码头快马需一顿饭的工夫,料楚月啸儿已经是船启了所目的已达,就剩付长生绝患了。等楚月啸回京,己摇身一变就是知府人了。够连升三级的是一辈子遇几回的,不妥善处理掉眼前的绊脚石那就荣华富贵失臂了……

“啪啪……”碗口粗的夹棍就甩在了长生的面前,两衙差一声吩咐就毫不留情的夹断长生的双腿。衙役知县官人是不显山不露水的那汉子给废了,既不让热闹的百姓哗变又解决楚人的烦恼。

衙差说就是常便饭,今谁明白韩已经是倒了。韩梅轩被知府马人定了死罪,就等着秋咔嚓一刀了。关在死牢谁不见,真不知从哪冒管闲的……

长生怒:“你方父母官,我已经查了叶薛氏有着人命在身。你不问情原委,反倒是我刑?”

“胆狂徒,你装神弄鬼意行刺朝廷命官。今日本官就在湖州府百姓面前戳穿你的谋,你是言语的说了几句全城百姓就相信你了吗?人,给我刑!”裘仁海的一声令热闹的百姓怔住了,谁不知长生刚才是不是真的怨鬼啊……

两衙差左右一抬夹棍就朝着长生的膝盖骨夹,是长生站着夹棍全使不力。激的长生恼怒举脚就向着夹棍踢,碗口粗的夹棍一子被长生踢的四分五裂。两衙差收力余势不及结结实实的摔了狗吃屎,客是又惊又疑像是现了怪物般的着他。

裘仁海厉声喝:“狗贼公抗法,你定是韩请的江洋盗。给我拿此人,湖州府的百姓被他伤了。那叶奶奶就是中了他的妖术,世哪有什亡鬼怨魂啊!分明是此人别有,无论死活抓住他!”

“嗖……嗖……”从热闹的人群猛间猝不及防的了几支冷箭直袭长生的,长生垫步拧腰连连避闪。是放冷箭的人正是混在百姓,长生空有一身本却不劈他的火雷术。那几放箭的人明显是受人指示制造混乱的,长生顾及着误伤百姓是眼着他消失人海遁形无踪了……

瞬息间的剧变围观的百姓给吓傻了,不知是谁在人群嚷了一嗓子:“杀人了,快跑啊!恶汉杀人了,快跑啊……”

长生深吸一口丹田气喝:“众位乡亲稍安勿躁,我不伤害你的。是县官裘仁海在故意搬弄是非,有杀手混在你其中……”

长生的喊引百姓的更加惊恐,混乱中长生的背一震。两三支利箭就像是在了铁板似的,施放冷箭的人长生竟是刀枪不入马是朝着县令挤眉弄眼的。裘仁海料汉子本,借机除掉他是不行了。有百姓越乱,那他的罪名就越。候呈文榜,就算他有着通的手段难逃法网……

裘仁海故意的喊:“众衙役听令,恶汉煽动百姓视同造反。别让恶汉混入百姓害人,恶汉胆敢行凶就正法!”

衙门的衙差混在人群中的刺客应外合的就向着长生挤,长生分辩不清哪些是刺客哪些百姓。长生抬头了衙门前的空树立的牌坊了,镇住全场是冒险了。长生一纵跃鹏冲,点踏着奔袭至的衙差就了裘仁海的跟前。伸手拎住了裘仁海的官服领,腾身就带着裘仁海飞一丈高的牌坊……

牌坊横梁不一尺宽,摔不死残了。裘仁海惊慌失措:“你……你干什?挟持官员乃是死罪……你就不怕王法了吗?不速速放我……”

长生冷哼:“狗官,我是查明叶韩两的案子,是你在暗施黑手我不利。若非是我身有着宝甲护身,今日定早被你暗害了。你说究竟是谁不怕王法,你面的人是再敢放冷箭那就休怪我你不留情了。”

裘仁海颤颤巍巍的喝:“……住手,汉饶命啊。我是有办法,你说的叶韩两知府已经放榜文定案了啊。楚人是因被你逼迫才叫官设计害你的啊,冤有头债有主汉你找那楚人才是正经啊……”

“呸,一丘貉!楚月啸跑的了尚,跑不了庙。我找他算帐,你死活啊?”长生说着话就飘跳了牌坊,裘仁海一人留在了面。吓的裘仁海是满抱住了牌坊横梁直哆嗦,将近有三人高的牌坊裘仁海怕摔死啊。

裘仁海惧声喝:“快……快……快搭梯子让我啊,本官若是了差池……哎呦,汉饶命啊……别踢那石鼓啊……塌了啊……”

长生并不搭理裘仁海的哀求,一脚就两边支撑牌坊的石鼓。沉闷的裂响声裘仁海吓的是面无人色了,一面石鼓少说有五六百斤重。被怪模怪的汉子石鼓给踢碎,万一石鼓破了那牌坊就塌了啊……

裘仁海知是遇高人了,就凭着己安排的人肯定是伤不了他了。裘仁海惨叫:“汉……汉,有话商量,你怎就怎吧……放本官。本官一定重审叶韩两的案子,汉若是摔死了本官那朝廷派官员那韩梅轩早就已经是刀问斩了啊……”

原本惊慌失措的老百姓,子又了名堂了。闹腾了半裘仁海是趁乱暗害那汉子,叶韩两的案子他才不在乎啊。有了知府的批文,韩梅轩的案子估计是很难有变了。说不定让神通广的汉子真的查什,就连先前长生有疑的百姓停了脚步聚了牌坊旁边……

长生冷笑:“放你不难,但是必须有三条件。你答应了,我就放你。石鼓已经是碎裂了,我猜是捱不了少候的。你是死是活就在片刻间,或许运气的话少条胳膊断条腿苟延残喘。”

裘仁海急:“我答应……我答应……莫说是三条件,就是三十条件我答应。你放我,牌坊已经是晃晃悠悠摇摇坠了啊……”

长生不紧不慢:“其一,你公审理叶韩两的案子,在场人知案子的龙脉。其二,你马写呈书给知府,在此案未明前不韩梅轩刑。其三,我全程旁观此案!”

裘仁海连忙点头:“行……行,我全答应你……”

长生喝:“所有人等全退,是狗官食言那就有此牌坊……”

长生拧腰跃抓住了裘仁海的腰带,着横梁狠狠的一跺脚。整座刹间就塌了扬了漫的尘土,湖州府的百姓再不敢长生的本有半点怀疑了……

第八十九章 慈母败儿目录+书签第九十一章 庭院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