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世情薄 第一百二十九章 奸佞小人

皇甫治婚日是宾朋满坐前喜人络绎不绝,偏偏是有一位是不请的。那人就是朝中内阁子李文通,皇甫治此人素无感。是碍其父是朝廷官员面才他同窗兄弟相称,今并有请他赴宴啊……

李文通本不知皇甫治婚,是几前与狐朋狗友喝酒闲聊中听闻皇甫治娶了一若仙的月中嫦娥。言者无听者有意,李文通的被说的痒痒了。所他是特的新娘子的,是新娘子真的有着闭月羞花貌一定办法纳己有。李文通早早的就等在了皇甫治门外,远远的瞧着花轿临近李文通就翻墙往洞房摸。

黄素素送白璃进了新房就打算回山了,正巧是了李文通。见他长的眉凸眼凹印堂狭窄,鬼鬼祟祟的往洞房扒窗偷窥黄素素顿间脸色就变了。知此人绝非善类但又不晓他与皇甫治的关系,暗思片刻就摇身变了恶鬼模在那人身重重的哼了一声。

李文通不容易了新娘子,正垂涎着白璃的色浑身不觉身有人。一声冷哼让李文通吓半死,转身就瞧见了青面獠牙的鬼怪。李文通扑通就瘫倒在,屋内的新娘子听了动静门就明白了……

“你是何人?鬼鬼祟祟的在我屋外干什?”白璃一声吆喝让李文通是掩面逃,黄素素现身告诫白璃日防备此人。白璃有黄素素的行,但是牢记着黄素素的告诫……

皇甫治在喜宴是被宾朋灌的酩酊醉,白璃有人偷窥压根就放在。新婚燕尔胶似漆夫妻俩是恩恩爱爱羡煞旁人,若非是秋试将近,皇甫治不愿离温柔乡杭州府参加秋闱乡试。徐母担儿子路吃苦受累,花了银子雇车马吩咐书童在路一定照顾公子。

白璃嫁人就不是像往在山林那般由了,早晚伺候婆婆三餐务,不暗中随行同了。白璃送君门外是恋恋难舍千咛万嘱远离人,在外切莫贪杯误考完秋试就马回省的中人惦念。皇甫治是满口答应,说是此杭州府秋闱快则半月最迟就一月就回了。让白璃尽管放便是,秋闱就算是有了功名了往的日子就不远了……

辞别娇娘,皇甫治在马车打盹憩。正在昏昏睡的候就听了书童在马车辕板凳叫唤己,皇甫治迷迷瞪瞪的是了驿馆宿头。掀帘子是直皱眉头,在车头面前正停着辆四马车正等着他呢。皇甫治识那是李文通中的车,媳妇儿己远离此人真在撞了。

李文通从是见了白璃是浑身不舒服了,那皇甫治竟娶此佳人恨的是牙痒痒。若非是皇甫治在湖州府才有名气,早就带丁抢新娘子了。李文通左思右就了一条绝计,派人守在了皇甫治外。知了皇甫治赶考的日子,早早的就等在了南城门候着皇甫治了……

“呦,皇甫兄日不见是红光满脸春风意啊!说皇甫兄抱人归,就不与我等伍了啊?连喜日不叫我,实在是让我痛疾首啊!”李文通撇嘴说。

皇甫治皱着眉头笑着:“李兄言重了,你是贵人。我又敢打扰李兄啊,哪是不与李兄伍了啊。此番秋闱李兄父是考场的监官,李兄定是有竹了吧,我先在此恭喜李兄马功了……”

李文通斜眼了皇甫治的马车不屑:“皇甫兄岂是坐简陋马车杭州府啊,皇甫兄,我车有着三十年陈酿女儿红正红泥炉温着啊。是寡酒难饮找皇甫兄酒言欢,算是我皇甫兄新婚喜啊。不知皇甫兄意何,咱边喝边谈文章岂不是更啊?”

皇甫治抱拳拱手:“李兄盛情唯有领了,呃……我临门答应了内人不喝酒了啊!色已是不早请李兄莫了我误了辰,人无信不立既是答应了内人我就不在外面喝酒了……”

李文通脸色一怔:“真皇甫兄是惧内人啊,那我就不勉强了。咱宿头再见吧,明日早同路杭州府吧?”

“李兄海涵,此杭州府不数日遥。我盘亘些候路,李兄一路顺风。”皇甫治说完话就放车帘子打着车夫赶路行走了,白璃己格外远离此人皇甫治是依言做算是躲一劫……

皇甫治轻声告诉书童:“是李文通就推我身子不适,咱绕行勿再遇了他……”

书童喏喏听命,马车夫一拽缰绳就绕了远路。等皇甫治的马车了驿馆宿头已经是有着不少书生在驿馆了,三年的比科考汇聚了整浙江考生前。在清朝穷文富武读书人被说是穷酸,有钱人请名武师相授本考武举了。在驿馆内数的考子是境贫寒徒步行,全指望着榜有名踏入仕途。

皇甫治进了驿馆早就了床铺了,在是有着李文通几相识的秀才算是凑合着住了。秀才言语间取笑着皇甫治惧内怕老婆,故意的酒勾引皇甫治。不说肯定是李文通放的风声,皇甫治吃饭就回屋歇着了,不再搭理李文通等人了……

次日亮,皇甫治了避李文通已经是悄悄的路了。进了杭州府就有着国子监的接引官员带着,皇甫治住进专门考子所设的连升客栈。凡是参加秋闱的考生住在直放榜题名,中榜的解元举子才有资格京城试……

乡试的秀才陆陆续续的从四面八方赶了,千万人中够颖参加试的全国就那两三百人。考子聚在一无非是忙在猜题,无论是四书五经是策问词赋难不倒皇甫治。李文通几次皇甫治帮忙写文章,是被皇甫治拒绝了。

终是了比日,由皇帝亲派的翰林院进士担任正副主考官题。考生是一人一间被管着在屋破题写文章。皇甫治进屋坐定就见桌子写着皇恩二字,正皇甫治所料此次浙江比肯定是庄明史案有关。借着考子的笔皇帝歌功颂德,冠冕堂皇的文章皇甫治闭着眼睛就信手拈……

皇甫治运笔风刷刷点点即文章,连巡视考生的两位主考官了赞不绝口。头名解元是非皇甫治不了,听的皇甫治是沾沾喜。着不了久就让白璃日子了,几日三场考试全部停。

两位考官带走众人的卷子批阅,考子就在连升客栈等候着。皇甫治瞥目见了李文通满脸堆笑的前恭喜己,皇甫治不愿他言是随便敷衍了他几句。是听李文通的言语中又有着按捺不住的兴奋,难说是己娘子错了他?

“皇甫兄,听父考间所言。两位主考人你的文章是赞赏啊,不了少候就八百文书面呈皇。皇甫兄的荣华富贵是指日待了啊,候你千万不忘了我啊!”李文通说话神情就像是他中举了一般。

皇甫治哈哈笑:“李兄谬赞了,未放榜岂是准啊?江南才子辈未必轮我啊,说不定就是你李兄未尝不啊!”本是一句客套话,皇甫治说完就扬长了……

让皇甫治万万的是己的戏言竟是了真,放榜日李文通果了乡试头名解元。皇甫治的名字压根就榜,皇甫治的情从山峰顿跌倒的谷底,就是整明白其中理。更让皇甫治意不的是刚回连升客栈准备叫书童收拾包袱的候,一群虎狼禁军气势汹汹的破门入皇甫治主仆给拿了!

“是……你是做什啊……我有犯王法啊,你因抓我啊?”皇甫治被五花绑依据力争。

首的禁军冷喝:“你就是皇甫治吗?在秋闱比中写反诗庄鸣不平的就是你吧?人啊,给我拖押入死牢!”

“什?我……我有写反诗啊!我怎帮庄鸣不平啊!人啊,你是不是弄错了啊!”皇甫治声分辩。

“哼,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给我他的包袱拿,你急着走是不是藏了什东西啊!”禁军不由分说的抢了书童手的包袱,就在包袱的底不知怎有着一本明史……

皇甫治见此书知是被算计了,湖州府就是一本明史死了千人。做梦有己的包袱有此物,皇甫治勃怒:“同!是怎回!我待你就像兄弟一般,你什害我啊!”

书童刘同吓浑身抖,刚口解释就被禁军一刀劈死场。禁军押着皇甫治就了客栈,众位考子不知了什但有李文通混在人群险的冷笑……

第一百二十八章 小楼春雨目录+书签第一百三十章 屈打成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