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世情薄 第一百三十章 屈打成招

连升客栈中的考子不知皇甫治犯了什,八旗禁军抬了书童的死尸。有认识皇甫治的同窗考生不免是暗暗疑惑,禁军岂是说理辈啊?面面相觑间谁不敢言,李文通摇了摇头从人群站了……

李文通一脸急切:“统领人,不知皇甫兄他身犯何罪?何……”

禁军首喝骂:“闭嘴!此人秋闱比公题反诗庄翻案鸣冤,你难是他的同伙吗?”统领一声断喝所有考生吓死了,是忌讳。谁是皇甫治沾半点关系,那就是在寻灭亡啊。认识皇甫治的考生扭头装是陌生人,谁愿意他人枉送了命啊!

皇甫治高声喊冤:“李兄救我啊,定是有人在故意的栽赃陷害我……”皇甫治的话说完就被身的禁军一肘击打的满嘴流血言语不了,原本有些皇甫治求情的人缩了回……

李文通皱着眉头嘘声:“绝无啊,庄尽知是图谋不轨人。皇甫治,他怎在秋闱比中写反诗啊?不是寻死路吗?请统领……”

禁军统领喝:“本明史就是从他包袱找的,难不是我巴巴的赶陷害他不?人啊!给我将此一干人等彻查,若有反贼同党严惩不贷!”

整连升客栈是鸡飞狗跳闹腾了,禁军借着彻查名实抢劫。考生的盘缠饰物全被洗劫一空,谁稍有反抗那就是皇甫治的同党论处。真是秀才遇兵有理说不清了,考生明白是进了临安牢那就甭指望活着了。所考生恨死皇甫治了,端端的连累了众人丢了回的盘缠……

且说湖州府的白璃日夜依门巴望着皇甫治回,是了一月了并有他回。原先中的串门同考的朋友蓬头垢面的像花子沿街乞食回,让白璃就觉有蹊跷。接连问了几相识的考生是缄口不言,支支吾吾的称不知谁是皇甫治?白璃现在是皇甫氏的媳妇儿不敢手段逼问,直了数李文通伤绝的门了……

“皇甫兄娘子啊,不了啊!你相公惹了祸啊!现在杭州府知府人已经了文书斩皇甫兄了啊,你中若是有银子的话快打点。若是知府收银子,就有法子搭救皇甫兄了啊!”李文通直闯内宅徐氏白璃吓傻了,徐氏闻言场昏死了。

白璃柳眉倒竖厉声喝:“你胡说什!我相公岂是此不知轻重!待我杭州府打听虚实再做理,银子救我相公我定有办法!”

“皇甫兄娘子啊,非是胡说啊!你瞧见与皇甫兄同往科考的人灰头土脸的回吗?那皆是因受皇甫兄累啊,皇甫兄的书童被禁军所杀了。不是父与知府人有些情,今日我绝不登门相扰了。娘子既是此不屑,那你就己办法吧!哼……”李文通悻悻的离了皇甫。

白璃掐诀念咒救醒了徐氏,徐氏一儿子在杭州府了已经是六神无主了。白璃连声宽慰:“婆婆勿急,待我杭州府打探龙脉有办法救相公。我此婆婆千万不轻信人言,安在中等我便是……”

徐氏泪眼婆娑:“儿啊!你是女儿何方便抛头露面啊,倒不是变卖中钱物托李公子救人啊……”徐氏是不相信白璃单身路救人,万一儿媳妇被遇了麻烦那皇甫氏就全完了。

白璃了候不不全盘托了,白璃沉声劝慰:“婆婆不害怕,我非是凡人。我是龙王山中的妖精,因被相公深情所感才幻化人形嫁给了他。相公不像是鲁莽人,他在杭州府猜是受奸人陷害了。相公尚在人世,我就有办法搭救他!”

徐氏惊骇:“你……你是妖精……,我儿子他……他怎娶妖……先不提此快快救我儿啊。我老婆子给你跪了,求神仙慈悲……”

白璃知婆婆是嫌弃己是妖精,救人救火啊。在皇甫治的深情厚爱份,就是拼命救他。白璃一跺脚了工夫已经是在了杭州府,几经打听终是问了皇甫治现在囚禁在临安死牢。临安死牢古就是虎狼,少有人活着。

白璃不知皇甫治的生死,摇身一变就了禁军模直闯死牢。让白璃吃惊的是死牢中空空,根本就有皇甫治的落。其中必有诈,白璃转念头就了杭州府知府人的官邸。白璃不知知府人姓甚名谁,但凭着己的容貌哪不被人拒门外……

果不其,白璃了知府门前一砸门就被管引进了院。久的工夫知府人屁颠屁颠的赶了,白璃忍气吞声的找知府就是问明相公皇甫治的落。若是公堂那肯定是被知府言语搪塞。

“不知姑娘今日前找我何啊?是本官做的一定姑娘做主啊。”知府色眯眯的近身说。

白璃面若寒霜冷冷:“我相公皇甫治现在身在何处?你是老老实实的告诉我,那我就饶你不死。你是敢巧言令色欺瞒我,那就不怪我你狠手辣了啊!”白璃是豁了手一扬厚实的花梨木硬桌顿粉碎,是知府胆敢欺骗己那就让他见阎王了!

“什!皇甫治是你的相公……,呃……,…………情本官已经是查明了皇甫治通乱党。皇甫治已经招供画押了呈文报朝廷了,等九月二十八在湖州府刀问斩了啊……”知府人暗连连叫苦,真皇甫治的媳妇儿是此厉害的角色……

知府人姓唐,早年间因贪赃枉法幸李文通资助才化险夷。从此唐人是李是言听计从,此番秋闱李文通的文章定难录榜。李文通的父亲李秉就提前唐人说了,候皇甫治的文章改名换姓变李文通就行了。

两位主副考官是等所有考生停笔才收卷的,其中有知府派的兵丁才拿卷子。改头换面的有唐人办,此等唐人是担风险的。就怕是日有人翻案查卷,两人一商量有让皇甫治闭嘴才行……

恰巧是李文通皇甫治的媳妇儿垂涎三尺,是乎两人一拍即合摆了毒计陷害皇甫治。让李文通在卷子写反诗冠名皇甫治,朝廷庄的明史案是深恶痛绝。不管谁明史沾边是定斩不赦,李秉了防止意外生故意的李文通买通皇甫治的书童将明史书放进他的包袱中。

主副考官是文章并不知其人,一反诗顿就禀报了朝廷。皇帝接呈文脸气青了,吩咐八旗禁军日夜兼程一定拿此人严惩不贷。禁军赶杭州府一就是找知府唐人问明此子狂生的背景,唐人是轻描淡写的给了禁军统领一封书信。

统领展信一面是张纹银五千两的银票有三字‘斩书童’,统领顿就领神了是有人在故意的栽赃啊!在清朝屡见不鲜,人栽赃那肯定是了除绊脚石啊。谁是乡试高中,不了久就任官……

收银票统领就带着人马了连升客栈,问明了皇甫治的房间冲进就抓住了他主仆二人。书童觉不妙刚反口就被斩杀了,押着皇甫治进了临安死牢。那八旗禁军别的本有,整人逼供那是空前绝的。

皇甫治一文弱书生哪的经他火烧鞭笞刑,不半的工夫就招供画押了。禁军着皇甫治已经招供了,星夜带着文书供词回了。皇御笔一勾写了九月二十八原籍问斩儆效尤,是皇在杀鸡给猴希望湖州府的考生引戒……

皇甫治在死牢已经是剩了半条命,殊不知李父子死牢中。皇甫治是遇见了救命稻草一般,跪着李文通救他。李文通假仁假义的说:“皇甫兄啊,非是兄弟不救你啊。实因你的文采太,考官妒忌你的才华才让你身受苦啊!”

皇甫治是急病乱投医了,他有怀疑李文通此言本是讥讽意啊。跪求:“李兄啊,念及我同窗的情分你一定救我啊!”

李秉沉声:“贤侄放,我已经是恳请唐人了。眼就你带回湖州府,不你现在是朝廷钦犯。你是听我的话,那就有一线生机。你是一意孤行,那我帮不了你了啊!”

皇甫治已经是将死人了,是连连点头应允。就稀糊涂的从临安死牢秘密的转押回湖州府,谁不知皇甫治被李父子押哪了啊……

第一百二十九章 奸佞小人目录+书签第一百三十一章 死灵禁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