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殇情恶 第一百六十二章 千里缉凶

东门的稳婆竟是东方太月手的爪牙,长生不禁那些生就死的婴孩呼冤枉。妖精变稳婆吃孩子,那生的婴孩岂不是羊落虎口了吗?尽铲除东方太月的余孽才保住一方的平安,长生箭步纵入墙的秘室是早已经是了人间炼狱……

秘室中富丽堂皇犹宫殿,几年青俊的男子全被东方太月剜了肝惨死在猩红的绒毯。长生在密室掐诀念咒招引他的魂魄,是次让长生失望了。整密室中死者的魂魄荡无存,东方太月早就连他的魂魄摄走了。东方太月有留丝毫的破绽,找东方太月恐怕是海捞针了!

长生怒视着酒色财气喝:“快说!你的主子有那些藏身处?”

“星主啊……嘛,你见了啊……东方太月不留一活口在世,肯定是知你找门了啊。我猜湖州府界的所有藏身已经被全部灭口了,东方太月有伤在身必定不被你找啊!”酒色财气紧张的说。

长生望着一的尸首盛怒举手扬了金亮色的霹雳一字一顿:“今你不肯说实话,你在东方太月手一腹难不知的踪迹吗?既我留你何?难不又被你算计暗害不?”

酒色财气知是长生动了真怒连忙改口:“星主……星主息怒……东方太月在湖州府受挫半是回休养生息准备卷土重付你啊,星主你知东方太月湖州府是因被老尚逼的啊。东方太月的修炼原本就不在湖州府啊……”

长生惊声问:“快说!东方太月现在藏身哪?不赶紧带我?”

酒色财气了死尸身干固血迹:“的人已经是死了半辰了,湖州府中确是有着三五藏身。依我东方太月的了解,绝不留任何行踪的线索。所摄的男宠将全被灭口,找的修炼了。我知的修炼在山东的崂山附近,我年就是在崂山遇的……”

长生蹙眉喝:“照你此说东方太月已经是飞千外了吗?”

酒色财气摇了摇头:“那倒未必,东方太月修炼的是至至柔的行。一路既不白需不停的有童男子滋养,倘若直接飞回崂山恐怕吃人被察觉。半是在别处养了伤再找你,现在底在什方那我是真的不知了……”

长生冷冷:“哼!兔子不吃窝边草的理东方太月知啊!既此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呆在佛珠内,待我北山东抓住了东方太月再你算帐……”

长生知了东方太月的线索马不停蹄的赶赴山东,是长生一次远路。清行路已经初具规模了,了湖州府搭舢板船太湖再辗转了桅杆船了杭州湾。有在杭州湾才北黄海,几一路长生了不少人举迁逃。

长生问了几户人才隐隐觉查了不妥,就在些中太湖畔了吃人的妖怪。有不少年青人被剜了肝死状恐怖,被剜肝的死者除了太湖畔外江苏有生。长生料定是东方太月在做恶,是东方太月相隔了数百行凶的是什目的啊?

东方太月若是害人无需般张扬啊,难说是东方太月在故意的引官府的惊惶吗?东方太月身负重伤敢此猖獗,有等抓住了才告慰亡灵了。长生沿着黄海一路北,官渡船不知是从什候始有人着长生指指点点了。长生虽说不怕东方太月突袭击,但面着普通老百姓的议论纷纷长生是有了几分不惑……

三,桅杆船行连云港口船靠岸让客人进。长生就坐在船舱瞧见了岸兵马攒动早就已经严阵待了,桅杆船刚靠岸兵丁不由分说的冲了。听着领兵的兵丁嘴不住的叫嚷着缉拿凶手,整船的人不知生了什?

带领兵丁的头领径直走了长生面前厉声喝:“给我抓住他!封江宁知府人手谕缉拿江浙两的命案元凶,谁敢抗令同谋嘴论处!”

长生拧眉瞪眼不知兵丁是干什,贸动手枉死人命。长生冷声喝:“你是做什!”

管的兵丁喝:“子,你的犯了!实话告诉你吧,你子在太湖一路伤人害命数十条早就有人密报知府人了!子乖乖的束手就擒兴许让你少受些苦头,是胆敢抗命就格杀!”兵丁刀枪林立一副恨不活剥了长生的子,长生终是明白了东方太月的险恶。肯定是变幻己的模做着令人指的罪行,着官府手铲除己……

长生咬牙喝:“我在船已有数工夫,何行凶害人?难我在茫茫海分身害人?我眼正是了追捕行凶害人的妖精远赴千,你却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抓我?”

“闭嘴!你有什话尽管知府人说,朝庭了榜文缉拿你!人啊,给我将他绑!”长生面着狼似虎的官兵是百口莫辩,不论己说什及不官的一纸榜文。江浙两的官员已经是被东方太月的恶行搅坐立不安了,不管是不是真凶总抓人回顶罪啊!

船的人有仗义执言的热人帮着长生,模长的相似的人毕竟不是有啊。说长生在船数日怎飞渡海面江浙两杀人挖,是官兵压根就不听些解释。铁索木枷拽着长生就带回知府衙门受审,是有谁帮着长生说话视同犯!

老百姓不敢再长生说话了,长生明白己倘若在船遁走肯定连累旁人。己奔走千就了抓住东方太月,今是惊动了官府那正是东方太月的结果。既是东方太月般一定巴望着己被知府砍头问罪,希望那江宁知府不是糊涂官就……

长生正色喝:“我跟你走,此与船的人无关你不难了他!”

头领一挥手就有着兵丁将长生锁了,头领声喝:“江浙两命案已经惊动了朝野,江宁知府人接密报就已经部署了罗网。你逃跑那是痴人说梦,人啊!给我他押回,通知船不行船。等知府人查明了此案在放行,船一干人等全在船候命!”官兵立即是整条船扣了,不少赶路的人已经是恨死长生了……

长生就任凭着官兵己押了知府衙门,知府人听抓了江浙两的命案元凶急急忙忙的就升堂问案了。长生已经不止一次的落入衙门手了,十年前就被官府判定秋问斩。所长生官面人物有什感,着江宁知府听风就是雨派人缉拿己的说此官恐怕不怎啊……

“呔!你是何人?何见了本官不跪!啊,先给我打二十板子!”肥头耳的知府堂见长生傲立不跪就了气,先打二十板子气再说!

长生冷笑:“你若是清官那我是无罪身,公堂不跪。若你是昏官那我跪不是太冤枉了吗,人你派了兵丁我从船抓。是据我所知我在船些日子江浙两的命案并未停歇啊,人难不是我飞渡江海吧?”

知府一拍惊堂木怒骂:“呔,现在有人本官密报元凶就在船。本官已经连日守你数了,今日算是你给抓住了!人啊,动刑!”两边的官差举着无情棍就罩着长生的膝盖打,换一般人棍子就骨头碎裂。是无情棍打在长生身竟是断了两截,官差面面相觑瞪着长生。

长生坦:“昏官,我了缉拿元凶不远千,是我伤人害命让你给抓住吗?莫说是你的棍子了,就算是钢刀又奈我何?我不你废话,我问你不抓住元凶妖孽?”

江宁知府长生是有本的人了,忙不迭的说:“本官了此案头斗了,是抓住元凶了啊!是现在就有人说你是凶手,又该叫本官何相信你的话啊?”

“哈哈哈……,你是听我的安排我在三内抓住那妖孽,你是不相信那命案将生。何何从你己着办,我就不在你耽搁工夫了!”长生说完话迈步就往外走,江宁知府一子就愣住了。从就有人胆敢在知府衙门此放肆啊,难说此人真的有办法抓住元凶?

第一百六十一章 险象环生目录+书签第一百六十三章 斗智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