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殇情恶 第一百六十三章 斗智斗勇

江宁知府是两榜进士身,他听见了长生说的话就明白此人有办法付杀人元凶。官的最怕就是己的一亩三分,有了长生说三内抓朝廷钦点的犯那是奇功一件啊!江宁知府顿变脸恭维了长生,就怕长生一走了……

知府人担的是长生走了那就连顶罪的人有了,万一朝廷怪责乌纱帽肯定就了。做江宁知府官位的人是见风浪的,有人密报行凶杀人者在海船本就很蹊跷。谁有那的耐隔着茫茫海杀了人在船,有那本谁坐船啊!

“呵呵呵……,位壮士留步。本官是江宁知府董平,因是有人密报投书说了壮士的模。本官是迫不已例行公,顾才罪了壮士,却不知壮士有什妙计抓住元凶啊?”江宁知府董平讪讪笑。

长生停住了身形:“那伤人害命的元凶是修炼千年魔的妖精东方太月,千变万化扮他人的模。有人报官半就是那妖魔所变,我料定东方太月就藏在暗处等着我被斩首示众呢!我从湖州府一路追踪此,东方太月是在故意扮我的模行凶。”

董平倒吸了一口凉气:“呃……,世间真的有妖祟非做歹啊!是万一那妖精变幻我的旁人,那本官不是命堪舆了吗?”

长生冷冷说:“东方太月若是杀你犹探囊取物,不东方太月的是些俊童男子。江浙两命案频频,我是东方太月已经察觉我在追杀。纵使东方太月就着变幻术我一认,你若抓住东方太月是挑白的候我的计谋才有效……”

翌日清早,在江宁知府衙门口张贴了安民告示。江浙两伤人害命的凶手已经是被江宁知府董平人擒获,兹体呈报朝廷将在三日派钦差监斩凶手……

安民告示一,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就盼着朝廷的监斩官快点,特别是有着丧子的人更是愿意花钱买凶手身的一块带回祭祀亲人。有人就在安民告示了破绽,官府红差竟是连凶手的名字写。通常有两情况官府才不验正身就处斩,一是替死鬼顶罪二是犯人的头太官府怕有人劫法场!

不半的工夫消息就传遍了全城,街巷中全是此的议论纷纷。了掌灯分饭馆酒肆是借着酒劲凶手的憎恨怒骂,就在酒馆毫不眼的角落正坐着一俊俏的哥端着酒杯留听着众人的言论……

果是在几中有生凶案,江宁府的百姓翘首盼朝廷派的监斩官尽快处斩凶手。几江宁知府衙门口又贴了将在明的午处斩凶手,整江宁府的百姓全沸腾了。从不亮就有百姓陆陆续续的赶了菜市口,有的更是了消息从百外星夜驾船。午不江宁府中万人空巷行刑了,知府衙门口众人排了龙蛇长阵就是目睹凶手被枭首。

午将至,知府衙门才缓缓。从知府衙门牵了一辆木枷牛车,牛车面有着汉蜷缩在牛车。老百姓的忿恨刹间就爆了,扔石头的谩骂痛哭的此彼伏。牛车的汉就像是死人似的一动不动的龟缩着,任凭着百姓的宣泄不满。牛车慢慢行朝着菜市口行走,在牛车的面跟着江宁知府董平朝廷钦差人。

牛车了菜市口早有着敞露怀的刽子手等在那了,知府董平着众人的面在竹签子画圈摔在。两差人牛车披头散的汉拖了,在围观热闹的人群中有着一全身盖着蓑衣的渔夫打扮正在目不转睛的盯住汉。惜菜市口三层外三层的全是人,穿蓑衣的人像很喜欢凑热闹似的拼了命往人堆挤。

赶菜市口观行刑的人足有千万,穿蓑衣的那是连夜摇船的渔民。旁人害怕被他的蓑衣刺纷纷避让,那人咧咧的就冲在了法场前首着牛车的人被推了刑台。牛车中的汉应该是在江宁府吃尽刑狱苦头,整人就剩了一口气耷拉着脑袋瘫软在……

刽子手钢刀锃光瓦亮,牛车的凶徒早就是哆嗦了一团。百姓中除了怨恨外压根就有人他送断头饭,刽子手举钢刀砍了凶徒的人头。鲜血激涌喷,百姓喝声雷。蓑衣人了人头落,马就转身疾步悻悻的退身。蓑衣人在午的日头低头行显步履蹒跚,丝毫就有现头顶有人正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了菜市口蓑衣人就驾一辆厚幔包裹的车马匆匆往北行,马车疾驰了荒郊野外才放慢了行程。蓑衣人了马车就躲进了一间茅草屋再有,直色尽黑草屋中才有一中年男人登马车继续往北赶路。

马车辘辘行不知是走了少路,突间马车外有风直闯入马车。车厢冰冷的传叱喝:“那人死了吗?谁让你早的?不是说了叫你子才吗?”

赶车人回头急:“快给银子,那人死了,我亲眼瞧见他人头落的。我的赏钱呢?我就怕你不守信……”讨钱的人声音说完就戛止,马车被歪歪扭扭的停了。赶车人的口赫有了一血洞,肝全被剜走了……

风瞬就离了马车,风蹿入了林中的野坟了。此野坟正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一片,浓云掩月风四。坟头有着幽幽的灵火忽隐忽现,风中现了人影正是东方太月。马车底竟是藏着一人闪了拦在了东方太月的身前,东方太月惊诧的瞪着人愣是半说话……

人正是东方太月的冤头长生,日长生打伤了东方太月使落慌逃。东方太月生疑怕手的腹酒色财气说己的行踪一气将湖州府几藏身的活口全诛杀了,东方太月的确是回山东养了伤再找长生寻仇。

是东方太月的修炼的乃是至的邪功,每日间必须有童男子的元阳才控制不被气反噬。东方太月在行凶现了南方有着星宿象紧追,东方太月气的咬牙切齿恨不是灭了长生图快。东方太月转念间了嫁祸人的毒计,扮了长生的模在江浙两胡非。一直了江宁府东方太月的恶行已是惊动了朝野,东方太月向江宁知府投了密报……

原官府力定将长生收监,料江宁知府贴了安民告示斩杀长生。东方太月就在江宁府等了几长生的场,是官府了榜文在午斩杀长生又让东方太月辙了。东方太月的行是见不光的,在酒馆花钱雇了马车夫让他穿着蓑衣法场行刑。

马车夫是见银子就办的主,他哪知眼面前的公子哥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啊。既是人愿意给银子,那马车夫就按照东方太月的吩咐办了啊。东方太月实在是不相信长生就被此轻易的斩杀,苦己不亲眼查证是让马车夫装见不日光的子。是官府真的斩杀了长生那就替己了却了腹患,若是陷阱那倒霉的就是马车夫……

东方太月所有的思前顾的安排妥了,目的就是马车夫有有被人察觉。所是马车夫在茅草屋等黑再野坟收银子,其实擦黑那儿东方太月已经是躲在茅草屋外静观其变了。着马车夫黑从屋,东方太月万万料长生藏在马车底……

长生冷哼:“东方太月!你百密一疏就不该让那汉子装扮你怕光的子,你是躲在暗处等我现身吧!了抓住你是让我费煞苦了啊!”

东方太月怒目圆睁:“你……你竟死!什我不你身的星宿象了啊!……不啊!我一路跟着马车并未察觉不妥啊,你是怎知那马车夫假扮我的啊?”

长生避雷火砸向东方太月:“你假扮我行凶报官肯定是知我在跟踪你,我是屏息敛神引你啊!”雷火势汹涌至映亮了野坟,东方太月旧伤未愈已经是落了风。

东方太月催动气厉声喝着:“鬼宿星主了引我现身草菅人命,法场的替死鬼又是何人?”

“那是江宁知府平民愤安排的死囚,今日你已是插翅难逃了。”长生劈的雷火是虚招,咬破了舌尖喷一口血涏。掐诀间血涏织了一张金色网东方太月死死的困在了其中,东方太月入皆被金光所阻少不怪有一场血战……

第一百六十二章 千里缉凶目录+书签第一百六十四章 荡妖诛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