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殇情恶 第一百七十四章 真假难辨

周志奎接走了苏温婉长生就留在了客栈,照说周志奎王村帐的不归鬼宿星主管辖。是长生明白救人救底送佛送西的理,苏温婉是有了相公那的日子恐怕是更加艰难。旁人不知周的内情,唾沫星子苏温婉活活逼死……

周志奎几次相邀长生他吃饭,长生却执意独一人在客栈。江宁府客栈人人往全是些投宿吃饭的常客,长生就坐在客栈角落听着客人南北的闲聊。长生光凭着周志奎恶鬼的话难判断那王村混世魔王范愿春的人秉,在客栈反是够听一些消息。

果是不长生的预料,在客栈饭堂无意中长生听有人痛斥王村的混世魔王又在黄海杀人越货了,客栈的商贾混世魔王敢怒不敢报官。听人说早些年确是有人向江宁府报官,是官府缉拿范愿春报官的证人倒是被满门斩杀了……

长生听了七八分已经是此人深恶痛绝了,世的恶人远比鬼魅祸害厉害!范愿春官府就是蛇鼠一窝,老百姓遇了混世魔王是花钱消灾。若是稍有违抗就被范愿春无情杀害,官府范愿春的恶行全是置若罔闻。

翌日清早,周志奎就雇着马车客栈接长生了。长生缄口不言了马车就一路向东南,差不是走了有三辰马车接近海湾就停住了。长生举目四望前不着村不着店就是一片黄沙礁石滩,周志奎付了银子就讪讪的请长生车了……

长生蹙眉:“难此就是王村了吗?何是连户人有啊?”

周志奎叹:“长有所不知,从此往南再走三就王村了。是王村民风彪悍不许外人进入,那王村在闹长毛军前本是一渔村。听老辈人说是长毛军攻占了南京城肆征了渔船,王村的范愿春就带着全村的男丁做了水盗!”

“唉!国将乱灾祸四,待贫那混世魔王再说!此人恶端理难容,我倒是他有着什三头六臂!”长生迈步就朝着王村,周志奎是硬着头皮跟在长生身。是讨不回银子己在城西的难免被钱庄掌柜告官,候己凶吉少估计是再有重见日的候了……

两人一前一的走了不半辰,长生就了在路边有着提刀持枪的汉子在巡视。他身穿的衣服是五花八门,有的竟穿着清水师的兵服。他了长生怒喝:“你什人?王村从不欢迎外人访!活命的就给老子马滚,是敢说半不字老子就砍了你项的五斤四两!”

长生瞥了他一眼厉声:“无量尊,贫是一云游此的闲云野鹤。贫找范愿春有几句话问,你不快闪……”

“什!你是哪的牛鼻子士啊,我范的向不见客。有你身那贼头贼脑的子是干什的,识相点就给老子快滚!范几情不,再不走老子就不客气了啊!”穿着清水师衣服的汉子显是群人的首领,着他既不像是官兵不像是普通百姓。

周志奎急声:“是你的范欠了我钱庄的银子,钱庄掌柜的派我账的!是你范亲笔写的借据,连本带利一共是三万五千两银子……”

“放屁!有我拿人银子的,哪有让我钱的理按啊!人啊,给我两不知死活的伙剁碎了喂鱼!”首领不等周志奎说完话就招呼喽啰杀了,长生运足罡气向着沙打了一雷火。惊巨响沙土飞扬赫了一坑,冲的喽啰那见本吓的又退了回。

就在候从村子跑了一人马,穿着水师衣服的汉子连忙迎了朝着一五六十岁精壮的老人长生周志奎的说了一遍。那人听了笑:“哈哈哈……,古英雄少年啊,士俊的身手啊!你找我就是了讨银子吗?”

长生冷冷说:“你就是恶名昭彰的混世魔王范愿春吗?”

“啊,说!那是旁人给我的诨号,士你有着此的神通不妨是我王村吧。你的,我有什做不的!总比你居无定所的强啊,我的寨子正需你等人才!”人咧咧的招揽长生说。

长生不屑的说:“就你欠了人十几年的帐不愿意的人,你说贫相信你的话吗?你横行霸几十年了,不知有少人枉死在你手中!举头三尺有神明,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哼!报应?那是你些牛鼻子士唬人的戏,是真有报应贼老就不让我全九口人惨死在长毛军的刀了。你给我说报应?那我就让你什才叫报应!我范愿春原本就是一打渔度日的人,突有一村子被长毛军血洗了。那候你怎不说报应!”范愿春咬牙切齿的瞪着长生喝。

长生毫不示弱的喝:“是你的狡辩词,我今日就是死在你手的人讨回一公!”长生的话一,几十喽啰就长生给团团困住了,他是铁了的助纣虐了啊!

范愿春厉声喝:“士,老夫平生杀人有二百六十三人。是老夫从就有亏,我杀的人是奸商恶人。若是我不分青红皂白的乱杀一气,敢问世间有活口吗?人说我通鞑子杀己汉人,是我全老的仇不报吗?”

长生赶王村就是诛杀恶人的,但他说的正气凛不由的有些迷糊了。长生喝:“休巧言令色骗贫,你带着清兵攻占了江宁府老百姓敲骨吸髓盘剥无度,有你亲笔写的借据讹诈江宁府钱庄的银子!”

范愿春笑:“哈哈哈……,我是什呢?原是了啊,寨子有不少跟随我生入死的兄弟。他是证人,年攻了江宁府让我做太守确有其。是盘剥老百姓那是朝廷的旨意,湘军久攻南京不军费难支就江浙两提高赋税。我就是泥腿子一,我不照办那我命就了!那张借据的确是我写的,但那笔银子是朝廷拨给我的军费啊……”

长生不置信:“军费怎存在了钱庄啊?”

“哼,王村被平军洗劫全村的男丁跟着我在黄海讨饭吃,我抢杀的是奸商恶人。不仅仅是王村连附近的村子投奔了我,清军虽是我收编了是有给一铜板。我的兄弟战死有银子给,长毛军灭了我向曾国荃人讨死难兄弟的银子!一讨就讨了十年,曾国荃被我逼急了从湘军的军费划了一万两银子存在了江宁府钱庄!”

长生转身问:“周志奎,听说的实话吗?”

周志奎苦着脸:“我的爷啊,我才进钱庄几年啊。掌柜的从未提及有回啊,说范愿春讹了一万两银子啊!”

范愿春啐骂:“呸!江宁府钱庄的掌柜占己有,他知那是给死者的安费。不他不银子,我若是讹诈钱庄的银子就不一万两了!士,你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你进村子一问就知了!”

长生的脑子一子就乱了,在江宁府听的是骂范愿春的。是他说的是真话,那他了义士了啊!长生接了周志奎手的借据:“,此我查明!我现在就王村查探!”有着范愿春的应允,王村的兵丁不拦阻长生了。

长生走进了村子见了王村部分是女人,的丈夫有的就是死在了南京城。王村除了本外有很是山东滕州泰安的,长生问了几户人说丈夫死范愿春给每户六十两的抚恤金。几百户的人恐怕是一万两银子勉强维持,关件的真假有问江宁府钱庄的掌柜了……

长生在村子前前的走了一遍就现了问题,就在王村的祠堂外面摆放着两黑的骷颅头。由间久远的关系骷颅头了酱红色,被日光暴晒了那久早就有了魂魄询问了。长生推了祠堂厚重的门就闻了一股股的尸臭气味!

长生一箭步就冲进了祠堂内室,在长生的眼面前堆放密密麻麻的人头,有的已经是烂了骨架有的是新鲜刚砍不久的人头……

第一百七十三章 开棺诛鬼目录+书签第一百七十五章 村中老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