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殇情恶 第一百七十五章 村中老尸

俗话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混世魔王范愿春有着众说纷纭的法。江宁府中的老百姓视他洪水猛兽,王村的人又将他敬人一般。长生走访了王村无意闯进了祠堂了累累的骷髅头斩杀不久的人头,无名的怒火腾腾涌……

“胆范愿春竟此嗜血杀了人,些人中难是该死的吗?”长生一声长啸抓住了范愿春的手腕子,范愿春皱着眉头丝毫不惧的跟着长生进了祠堂。整王村的人闻讯围在了祠堂外面,他全是虎视眈眈的瞪着长生!

范愿春脸不悦的喝:“士,我是你身手不错有结你朋友,是你擅闯忠义堂就是我范某人的不敬了!共有着四百骷颅头,他生前是追随与我杀长毛的兄弟。那几人头是我前几在海杀的奸商,他的人头祭奠我的死难兄弟有就是了救我的村民!”

长生攥紧了拳头骂:“就算是奸商有错罪不至死啊,你凭什就他杀了啊?难怪世人称你混世魔王,原你视人命草介一般!像你残暴人在世哪安宁!你救人?真是岂有此理!”

范愿春咬牙切齿:“士你知屁!年就是因那些奸商哄抬粮价才使江宁府杀人吃,我是粗人从就不管人说我。但是我杀人前问他卖的货价,不是奸商我就不杀他。但是寨子几百号人指望着我吃饭,抢点东西那倒是有的!有些情你是少管……”

“哼!你不是将那些报官的老百姓杀了吗?”长生指着范愿春的鼻子喝。

“哈哈哈……,我歹做十年的狗屁太守,那些报官的百姓绝不是我杀的。那全是官府铲除我故意引的民愤罢了,我王村的恶名在外是由的。士你是明白人,是我残暴杀戮那整江宁府有谁敢在我背乱嚼舌根啊!”范愿春笑。

就让长生难定夺了,是杀人越货终究是理不容。王村是些老弱妇孺,是杀了范愿春又有别的谋生手段。候就有着更的死,不杀范愿春又实在是让那些贩夫走卒枉死了……

长生思忖了许久渐渐的松了拳头:“范愿春,你给我听了。我是杀你犹探囊取物,念在你养活着一村子几百口命的份我暂且饶你一命。但是你是再敢行凶杀人就不怪我你不客气了,将的人头骷髅头埋了!”

范愿春皱着眉头:“士,你休在放阙词。你我不让我的兄弟入土安啊,唉!是被魔煞阵害的啊!你士若是真的有本就给我破了那劳什子恶阵,你让我王村安生我就听你的!”

长生诧异的喝:“什魔煞阵啊?”

范愿春回身喝:“四叫,玩意有他才知。你不给我站在外面了,该干嘛就干嘛!”站着我的村民悻悻的散了,祠堂就剩了范愿春长生两人。收账的周志奎进不是退不是,了余的人……

长生了周志奎范愿春:“你欠钱庄的银子该何?”

“哈哈哈……,那本就是我死难弟兄的安银子,朱瑞那铁算盘扣了银子不给。他回银子简单啊,你回替我带信给朱瑞。就说让他己亲王村一趟,年见了他倒是着我啊!今我给士一面子不难你了,你己快走吧!”周志奎畏畏缩缩的着长生全是有了主意,长生明白周志奎是怕回不了差……

长生蹙眉:“范愿春,是非曲直贫查清。那银子若是真是你的军费,那你就应该钱庄做了断,他回半是被责罚!”

“真是哆嗦!吧,老子给你写张字据!你回朱瑞定是不敢你怎了,是我在士的面子啊!”范愿春就在祠堂歪歪扭扭的写了字据,周志奎拿着字据算是有了救命稻草不管长生的安危顾的就走了……

周志奎走了久就从外面走进了一人,此人披着袍头却留着戒疤不他底是尚是士。人进了祠堂就瞪着长生:“喂!你是哪的士啊!竟口狂言敢破魔煞阵,实话告诉你有千人斩魔煞阵压根就破不了……”

范愿春叹:“老四啊,士不同寻常啊!准他真的有办法帮咱啊……”

四的从头脚的打量了长生一遍:“敢问士是那座仙山修炼啊?我原本是崂山士,不闹了长毛被拉做了壮丁是落僧逃命。难不士你有着通的本吗?魔煞阵长毛军给我的降头,有千人斩的煞气就破不了此阵!”

长生愕:“贫从未听师傅说魔煞阵啊?却不知是什邪阵?”

四哈哈笑:“原是棒槌啊,你见埋在的人半夜从坟爬吗?你见活生生的人转眼间被吸干了血吗?”

“什?竟有怪异的啊?难不是死人化了恶鬼吗?”长生吃惊的问。

四摇头:“从我长毛军打村子就怪连连,我在山那儿知恶制恶。我将死的兄弟人头斩放在此就是了他的怨气震住降头,是怨气差了一半所就奸商的脑袋摆在了啊!”

长生倒吸了口凉气:“那怪曾转?”

范愿春怒骂:“屁!转了老子就不见杀人了!昨夜二子他娘被吸干了血,我正了此犯愁呢。村的人快吓傻了,士你是真的有办法就快点救救我吧!”

长生拧着眉头:“那死者现在何处?带我前,我猜不像是降头,十有八九是了妖孽啊!”长生的话范愿春四怔楞住了,毕竟谁有见妖孽啊?

四掏了一面阳鱼念念有词的念叨,见四的身形暴涨了数倍身的袍被撕扯的稀巴烂。是在给长生马威,长生冷冷一笑手诀就升了两团雷火。火光逼的四汗流浃背,行一手,就知有有。四知是长生故意给己面子,连忙收了身形不再猖狂了……

范愿春笑:“老四啊,你现在服了吧。你就少现眼了,年有效。我是让士吧?”

四悦诚服:“士的手段果高明,有他相助应该是化解村的怪。士,请随我吧!”四整了整破破烂烂的袍就走了祠堂,长生跟着他七拐八拐的就在了一间破草屋外面。进屋长生就感觉了浑身不在,像是有什东西正盯着己似的!

长生口问:“此屋有着隐隐约约的戾气,却不知是怎回?”

“唉!二子的娘的独子是跟着打长毛死在南京城的。屋就娘一人居住,村早的巡视兄弟现了老妇人死在屋就叫我。我是一头雾水啊,已经是村七十五被害的人了……”四唉声叹气。

长生不言推了门,就在眼前的躺着一老妇全身紫。老妇身的皮肤干瘪的了褶子,长生蹲身子手一探就现了老妇人的血已经是被吸干了。在老妇人的脖颈留着四细的血洞,长生又翻了老妇人的眼皮有眼珠子因受惊吓放的子……

长生身:“老人平有什人经常走动吗?我若是猜错老人很有是认识行凶的妖孽,在老人的眼睛有骤的惊变神色啊!”

四摇头:“村一晚就各回歇着了啊,二子他娘平少有人往啊。就一人住着,有什亲戚朋友啊。士你是不知啊,村走动的人已经搬走了。有些方存身的人留着,是王村不愿外人的原因啊!”

“那通常久生一次离奇命案啊?”长生不解的问。

“嘛……,几十年中是春某夏初生的怪,是了秋就了。我说是被长毛了降头,不怎一年有几月有怪啊?我在经见诸此类的,但是千人斩的确是破解魔煞阵……”四吃不准的说。

长生长吁了一口气:“就是你什杀那人的理由了吧?我在此盘亘几,希望是够找一些蛛丝马迹……”

第一百七十四章 真假难辨目录+书签第一百七十六章 守株待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