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殇情恶 第一百七十六章 守株待兔

王村死人似乎是司空见惯了,就像往常一有不少老人嚎吊几声但是更的村民是默不声。长生了早在村子外面巡视的那帮人分拨众人就老妇人干瘪的尸身抬进祠堂,长生不问就知肯定是被斩头颅做千人斩了……

人死灯灭,王村的百姓除了逆顺受外有丝毫的反抗力。中虽是有着恶制恶的法术,是人头积怨犹是饮鸠止渴。若是真的了怨气冲的候,那全村的人受怨气累难安生。范愿春杀人却有着保全村民的善,此有水落石前长生倒不范愿春治罪了……

“无量尊,你快老妇人的尸体安葬了吧!祠堂内的千人斩几十年何曾断了村中的怪啊?”长生疾步前拦住了兵士喝。

穿着水师军服的汉子应该是伙人的头目,他见长生话连声叹息:“我说爷,你是不知我村子的怪。四的吩咐有杀满了一千人头才破什魔煞阵,我是听命行的人,哪懂些啊!”

长生望了望四周围百噤若寒蝉的百姓:“你就按贫说的做就是了,今夜贫守在王村中查探原由。若是今夜有怪生那贫是无话说了,但是贫探查了原因你就将祠堂的死者入土。”

兵士犹豫了一才:“范说长神通广,让我兄弟听长的吩咐。既长说了,那我兄弟遵命。长你王村安宁了怪,我常言笑就算是给长牛做马愿意啊!我的老婆是被……唉!”

长生奇问:“贫是闲云野鹤哪需什牛做马啊,你身清水师的兵丁何做了水盗啊?”

常言笑嘲:“我本就是王村的渔民靠着黄海打渔活,谁料长毛军一火烧了我的渔船杀了村的人。我除了打渔外身无一技傍身,了活命才做了水盗。清军袭将我收编进了水师,是我卖命打了几年长毛连一两饷银有。我的命是范从死人堆扒的,我誓死追随范的……”

长生乎意料的说:“说你的范是杀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有着人誓死跟随他啊?你依靠着黄海打渔就足够活命了,却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啊!”

常言笑眼闪了一丝悲凉:“长毛军扰我王村无人敢帮我头,等我了保住园投靠了清兵倒是被旁人说是清狗。我着常人的日子,是我打的鱼人买。范的养活王村四五百人,是做了水盗!”长生听了话愣住了,范愿春做混世魔王有着不人知的原因啊……

常言笑带着巡视的兵丁按照长生的话老妇人埋在了王村海滩头,此已经是正午分了长生在王村总感觉在暗处有着什东西在窥探着己。长生的一眼扫视了全村却是不有什异常,就在长生询问村民的候常言笑气喘吁吁的跑了。

“长,我的请你重义厅有商量。几人在那等着你了,长快随我吧。”常言笑压了压喘气说。

长生蹙眉:“你王村有几人啊?我正有找你的范。你在前面带路,我跟你就是了!”长生跟随着常言笑往王村的中央走,在显留着年长毛军烧毁屋舍的痕迹。有几处泥房子全是一片焦炭了,真范愿春住在方!

“无量尊,你的重义厅不是在废墟吧?”长生见了满目疮痍奇怪的问。

常言笑悲叹:“不瞒长,就是我年的王村。长先前走动的王村是范重建的,范全就在被长毛军烧死的。最的孩子才三岁啊,深仇恨试问哪血汉子够吞咽啊!”

“呃……”长生重重的叹了一声并不问了,有仇深似海才引清兵攻打平军。孰孰错已经不是常人的那简单了,若是换旁人了报仇投靠外族的……

常言笑走了一所算像的房子前停步:“的领长了,面有着兄弟接引长的。”

长生点了点头:“你便吧,面就是龙潭虎我进瞧瞧!”长生说着话就迈步走进了泥房子,在泥房子的门楣悬挂着一块匾额写着金光闪闪的重义厅三字。长生无意间了匾额的落款惊呆了,块匾额竟是楚月啸写的……

重义厅外兵丁肃立,长生由着兵丁带入了厅堂。厅堂中堆满了麻袋捆扎的粮食干,若是不知的是了粮库。范愿春四身相迎长生,在四的身跟着一男一女两人。范愿春拉着长生走了内屋,在已经是准备了酒菜……

范愿春请长生坐在了首:“长勿见怪,王村不比别的方有珍馐味招待长的。两位是老五老六,原本我有着六兄弟。二子死在了南京城,老三跟着朝廷官了京城。今我请长一是了二子娘的,二是长给我指条明路!”

长生望了望屋堆积山的货物:“些是范从海抢的吧?贫是念在你养活着一村人才姑且饶了你的命,老妇人的死因我的查明。至给你指条明路实在是不敢,人在做在啊!”

范愿春叹:“我明白长的意思,我范某人的的确确是杀人太。是我的罪不连累了王村的百姓啊,若是够平息了村的怪就是我范愿春的人头我绝不含糊。我听老四说长的法术神通广,求长……”

长生摆手:“诛妖除魔是分内,就算是范不说我尽尽力。是顿饭贫是难咽,的货物中是旁人的命啊!”

四稽首揖:“兄此言差矣,我并非是外面传言那怕。我是了生存逼不已,或许村子十几年生的怪就是老我的惩罚吧。”

桌前唯一的女人端着酒壶给长生倒了一杯酒:“长,人刀殂我鱼的理就是啊。我杀的是些高价买卖的奸商,抢的是吃饭的粮食。有百口主一人,有范撑着恐怕王村的百姓早在十几年前就饿死了!”

范愿春喝:“老五,你说些话做什!眼老四的千人斩是不顶了,村的怪够安生了。我范愿春甘愿受五雷轰顶罚,别人怎说我老子不在乎。是我不眼睁睁的着村的人莫名其妙的死啊!”

长生接了酒杯正色说:“!村的怪我查明,但是你的罪我跟你一一细算!”长生一饮尽了杯中的酒掷杯就离了重义厅,被叫做老五的女子了范愿春就急急忙忙的追着长生了……

长生脚不停直了黄海边才停住了身形,情与法的矛盾充斥着长生的脑海。若是怨魂伸冤十范愿春死有余辜,是让王村的百姓有活路范愿春不杀!着汹涌澎湃的海浪长生不知该何处置混世魔王了……

“长……长……,你是哪啊?长你不不管王村的百姓啊……”老五急的满头汗。

长生摇头:“我是不就一走了的,但是我王村有着疑惑未解。撇范愿春的恶名不说,我知王村是从什候生了什才的怪啊?我总感觉着王村有着什东西在盯着我,些是我解的谜团!”

老五迷惘:“我说不了啊,像是一夜间就闹了埋在坟的死人莫名其妙的爬了。我打生就有见那诡异的情,难真的是老王村的报应吗?”

长生无言是望洋兴叹,回了王村长生已经是有了打算。暂且放范愿春的见先村的怪查明再说。一连几王村是风平浪静有半点异常,现在比拼的不是明刀明枪的行法术是无休无止的耐。长生故意的终日吃睡,不与人谈在常人眼是一幅庸庸碌碌的子……

长生明知在暗处总有着被窥视的感觉,且感觉日益加剧仿佛就在己的周身就有着千百眼睛盯着己。是全装丝毫不觉的子,静静的等着王村将生的怪……

第一百七十五章 村中老尸目录+书签第一百七十七章 碧海魅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