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黄昏雨 第二百零九章 一两金叶

翌日清早马车就在了酒肆门外将众人送往湖州府穆,疯女人原本伤势已经有了色是从听了马兰的声音又变的浑浑噩噩了。长生知是翠娥马兰中有愧,但是疯疯癫癫的子就算是让回云巢山是命不久矣……

马玄通够与女儿重聚长生满怀感激意,马玄通在车哆哆嗦嗦的掏了一红布包:“女已将先生搭救告诉我了,马玄通知难报答先生的恩德唯有些年攒的碎银酬谢先生夫人了……”

长生连忙推拒:“马掌柜无需此,路见不平乃是我辈义不容辞。更何况马姑娘的冤屈尚未查明,些银子我是断不收的……”

就在车蜷缩的疯女人像是听了长生马玄通的话,疯女人口喃喃说:“不……不银子……金叶子……金叶子缝在皮袄就不被人了,不杀我……金叶子在徐三身啊……我什不知啊……”

庞灵闻言追问:“什金叶子啊?是什人给你的金叶子?你夫妻俩是不是做了什啊?人什凭白无故的给你金叶子!”疯女人被庞灵急声追问,头一歪又昏迷了……

疯女人头脑的一句话倒是让长生吃惊不,在清有几人中藏有金叶子啊?普通人有些散碎银子已经是不衣食忧了,那金叶子有富贵的生意人便携带重资才将金子打薄薄的金箔压制一片片金叶子。不知是疯女人是在胡言乱语是徐三真的收了人的金叶子,有徐三中或许才找线索……

马车赶湖州府穆已经是近黄昏了,穆爷似孤傲是古热肠的情中人。听说了马兰姑娘被歹人谋害气的吹胡子瞪眼,破口骂歹人狠手毒。再了昏昏沉沉的疯女人是长叹不已,连忙马父女安置在了东厢房中。让马父女照着疯女人,像疯女人病是听由命了……

穆从辛姑娘摔死,穆爷料理完辛姑娘的。歪头秃子两孩子送了塾念书了,东厢房有了马父女等人总算是有了些人气。倘的一穆今有马玄通陪穆爷解闷棋了,安置他穆爷就带着长生庞灵了厅堂。

穆爷皱着眉头急问:“星主身穿着猎户农衣衫,是不是又了什啊?有外人,星主有话不妨直说。在湖州面老朽有着三分薄面……”

长生直言不讳:“穆爷虑了,我在云巢山中遇了一件怪。不知穆爷曾认识金盖山纯阳宫的观主啊?”

穆爷捋须:“湖州府的观又不是很,纯阳宫的观主我是略有耳闻。是观主与人斗法输了纯阳宫观主位就少有听人说他了,星主不是与那观主有了什节了吗?”

长生点了点头:“今的纯阳宫观主颇难捉摸,我现在不知他究竟是善是恶,明就是那观主回纯阳宫残害生灵的候。我倒是很他!了,有些一桩全赖穆爷助!”

穆爷惊问:“却不知是老朽做什啊?”

长生点了点头:“马姑娘的相公郑同就在湖州府的钱教书,马姑娘是不让相公被村人耻笑才了跳井。若是穆爷手相助,那书呆子就不相信村的中伤恶语了!”

穆爷恍悟:“哦,原是一回啊,星主你尽请放。湖州府的钱确是本的富户,但是凭着老朽的面子,就不叫……”

长生喜:“此就,气不早了。我就不耽搁了,我趟云巢山查访一件……”

穆爷急:“星主且慢动身,说是人衣装佛金装。若是就星主你现在的打扮半是被人误,我有几十两银子。星主兴隆庄换身衣服总比般不伦不类顺眼啊,让你查访方便不少啊!”

庞灵笑:“是穆爷的周全,旁人是不认识他他是哪的花子呢!”

长生无奈的说:“吧,既我就趟兴隆记,有半年有见陈四哥了。日我拦轿替韩喊冤惹恼了官府,我搭谢陈四哥在衙门口仗义执言呢!”

穆爷知长生有着正不敢留他,穆爷送门外雇了车就朝着兴隆记疾驰了。陈四今是湖州府的首富人,兴隆记外面全是车水马龙赶买料买衣的达官贵人。长生混在众人中就全被排挤了,在是有着庞灵在长生的身边引的旁人是又羡又嫉……

陈四再不是五年前那穷酸的挑着馄饨面叫卖的货郎了,长生见陈四就了身无分文险些是进不了城门。几年间的际遇让人有着壤别,长生愣神中就被兴隆记的伙计就盯了。伙计见长生更不知他是什人,就知长生穿着猎户的猎装有些轻视意……

伙计撇嘴喝:“位哥,咱是的料子啊。你说你一山人穿着绫罗绸缎不像啊……”

伙计的话说完就被铺子的人哄笑,陈四正在柜抬眼了长生惊的失声叫:“啊呀!兄弟你是了啊,我苦苦找你些年了!你怎穿了啊?快快快,内堂说话!闹闹哄哄的实在是坏了兄弟的耳目,刘子铺板了,今儿我遇贵人了,铺子歇业一!”

刚才口哄笑的几人傻了眼,够让陈四说贵人的那岂不是富敌国了吗?真悔己有眼无珠罪了贵人,长生连连摆手:“四哥不此兴师动众,我兴隆记一是了四哥,二是买身像的衣服查访一桩冤案!”

陈四顿悟:“哦,原此!那啥……刘子几件宝蓝绸子衣服拿,再鞋帽全配!”陈四着伙计支了一声,伙计连忙选了最华丽的衣服送了。

长生摇手急:“……衣服穿着哪走动啊!”

庞灵咯咯轻笑:“你啊!你穿着衣服门人巴结你,比你着人的冷眼给强了。”

陈四附合:“庞姑娘说的,兄弟你在外行走有一身行头被人瞧不啊。了,是五千两银票你留在身边防不需。等你了空千万啊,我哥俩是太久见面了啊!”陈四柜的一叠银票强塞在了长生的新衣,兴隆记的主顾又傻了……

人衣装马鞍,长生换了衣服就婉是商贾贵人。与庞灵告辞了陈四急急忙忙的就了城门往南,马车赶云巢山中已是掌灯分了。长生庞灵徐三娘的凉茶棚,徐三娘正在凉棚内煮食晚饭。

长生恭恭敬敬的捧着银票徐三娘:“谢徐三娘昨日赠衣恩……”

徐三娘揉了揉眼睛才惊:“啊呀,你……你就是昨的那哥啊!哥你真是的,一条旧衣服又何必相谢啊?老婆子今孤身一人那银子又有何?哥,你快银票收啊!我的翠娥呢?你不是说救了我翠娥吗?人呢?”

庞灵前几步:“老妈妈不急,是因翠娥姑娘身子尚未痊愈。若是现在带回,翠娥姑娘就伤势难了。等些日子我领你?”

徐三娘抹着泪:“唉,是我害了他啊!我就不该信纯阳宫士的鬼话,早知我宁愿是不长生不老了。三儿翠娥就是进山纯阳宫的梁世元抓捕活兽了啊……”

庞灵疑惑:“老妈妈,那允诺你活兽换取仙丹的是不是梁世元亲口所言啊?”

徐三娘茫:“我就不知了,反正村的人在说啊。我一老太婆怎见着梁世元长啊,是马雨了。你今晚就歇在我吧,我儿子的房间空着呢。就怕屋肮脏埋汰了两位,你吃东西吧。我就给你做饭,是三儿在就了……”

长生就不懂徐三娘是怎将有雨,反正明日就纯阳宫梁世元了。住在徐三娘中倒方便了不少,徐三娘蒸了些干瓜给长生庞灵充饥。真一场暴雨毫无征兆的席卷山林,进了内屋徐三娘就儿子的房间让给了长生庞灵住。

庞灵环顾了房间涂四壁哪有着疯女人说的皮袄啊?难是疯女人在异胡说八吗?就在庞灵猜疑的候徐三娘抱着一床被子进屋给铺在了床,在被子竟是缝着一条皮袄……

徐三娘不意思的说:“山雨了就透着骨子冷,你千万不嫌弃皮袄。那是我儿子唯一留的东西了,场雨恐怕是很久了。你早些歇着吧,我给我儿子炷香啊!”

庞灵探手摸了摸皮袄轻声喝:“长生,你快啊!”在皮袄的褡裢处明显的着针线缝了一块,庞灵指甲挑针线滑落一两金叶子……

第二百零八章 一语之迷目录+书签第二百一十章 锦衣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