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黄昏雨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世态炎凉(下)

钱姐说是病了整钱府外忙了,郎中就像是走马灯的一换一。直了色了更,钱姐被折腾的鼾声雷了,郎中实在是不钱姐是怎了。有钱夫人明白是女儿在闹脾气,钱夫人劝退了众人单独的留在了绣楼中……

钱夫人生气:“别装了,说吧!又是怎了啊?你从就装病吓我你爹,你是不是又被那两子惹恼了啊!”

钱姐被钱夫人破哭哭啼啼的说:“我才康佑那两野子怄气呢!不……不次是我真的病了,我中了北屋塾的教书先生了啊!是他有了妻氏,让女儿生难受啊……”

“哈哈哈……,我是什呢!原就是点啊,他肯休妻入赘钱,那他少银子不是问题。平日我瞧见那先生模倒是俊俏,他被你中是几世修的缘份啊!”钱夫人知女儿的相貌确定是不近人意,是凭借着财雄厚就不怕人入赘……

钱姐摇头:“娘啊,那书呆子不愿休妻啊!柱子找了他的二弟办法,但是他二弟些处钱人面。不他二弟是不帮忙的,娘你是不是让爹……”

钱夫人敛眉喝:“坐价的郑方啊,哼!既是你给我做初一,那我就给你做十五。此绝不让老爷知,老爷眼正年关内务府的银子愁呢!你的娘已经是知了,等几我有主张。你就放的等着吧,人胆敢钱叫板呢!”

“那娘何不马见他啊!几不是夜长梦了吗?”钱姐着急的问。

钱夫人摆手:“宝啊,你不懂其中理。速则不达,若是娘马找他就被他漫叫价。等他巴结我件就简单了,像他六亲不认的人有什是不敢做的。你着吧,不了三他就钱求我了……”

钱夫人老谋深算的料定郑方最终是求钱,世少有人跟银子不呢!不笔银子是烫手的,郑方攀钱不是那容易的!女儿了郑同本就是门不户不,偏偏那郑同不识歹是日让他察觉了破绽,受苦的是女儿……

郑方在江南春酒店住了三钱柱子的影子,捉襟见肘郑方始慌了神。就怕是钱柱子忘了件,那往的日子就难捱了。三的晌午,郑方拿着钱柱子留的银子买了身衣衫急冲冲的赶赴钱打打秋风。郑方明着是哥的,等进了钱门就问钱管的落。

钱柱子此刻正在丫鬟房游龙戏凤呢,钱宅门中的丫鬟哪敢罪总管啊。一直是了日落西山的候钱柱子才鬼鬼祟祟的溜了丫鬟的房间,有着人见了钱柱子才知郑方了。钱柱子回乖了,有绣楼告诉姐是转身了屋找夫人了……

钱夫人听丫鬟的禀报才施施的问:“柱子啊,你不在前院此做甚?你不老爷了京城,你就敢胡非了。你那点破我知,哪是你不规矩了我就让人将你送宫!”

钱柱子擦了擦冷汗:“回太太的话,那郑方了。现在正在花厅茶,不知太太见他吗?”

“呵呵呵,你先花厅吧。我随再,我倒是听听郑方的是什价!”钱夫人说罢就轩身回了,钱柱子已是知了钱夫人是己探探郑方的底……

钱柱子了花厅拱手笑:“二爷海涵,些日子一直不曾空。老爷前儿了京城,不二爷再等几吧!老爷回我就马禀明,二爷你说呢?”

郑方恨的差点牙咬碎了,在江南春一日那就是几两银子。己今就指望着银子东山再,再等几那不是人往绝路逼吗?郑方急:“钱管……既是钱老爷不在,那钱夫人在啊?”

“二爷,你不是让我难吗?夫人是在,夫人怎抛头露面见你啊!传了钱的名声就难听了,二爷我不吧。你有什法就先跟我支一声儿,我再帮你捎话进。”钱柱子冷眼着郑方笑。

“…………我真不知怎说了,像我草棵的蜢子哪见世面。说错了话不被您笑话啊,我的法就是……就是……就是五万两……三万两银子……”郑方原本着狠敲钱一笔,是人连正主不露面觉着钱就回连忙改口。

钱柱子哈哈笑:“二爷真说笑,三万两银子堆山了。莫说是夫人不答应,就连我听着吓人啊!二爷不知有有听一句老话,贪不足蛇吞象啊!你说钱有着内务府撑腰,杀人跟玩似的。你就不怕拿着银子丢了命吗?”

郑方骇:“是我办法让我哥休妻入赘啊,是内务府办的吗?”

花厅的门突间被钱夫人推:“二爷说的有理,正是因内务府有着办不的才请二爷帮忙啊!二爷,我是听说了你的铺子一夜间被人烧了。你拿着银子不是偷着乐几罢了,等了年关内务府的楚人就巡查江浙了。”

郑方垂首身:“给钱夫人请安,我是粗人说话分寸。不知钱夫人的意思是……”

钱夫人不紧不慢:“你将此办妥了,等你哥答应入赘了就让你做县丞何?候别说是三万两银子,就是十万两银子是唾手的啊!你己给我明白,我的话就撂在了!县丞虽说不是官,却是肥差啊!”

郑方傻笑:“夫人此言真!若是我将此办妥了……”

钱夫人噤声:“先别说话,柱子你!我二爷有几句话说,二爷的话有点太满了。”钱柱子知趣的退了花厅。

郑方不解问:“夫人的意思不是我哥休妻吗?”

“呵呵呵,休妻难免有重逢日,你就不怕郑同察觉了是你在捣鬼吗?若是真的办妥此,那是将所有知情的人让永远的不口。二爷,你说是不是理啊?”钱夫人慢条斯理的说。

郑方冷汗直流:“那是我嫂啊……我怕不了手……”

“唉,那我就不强人所难了。有着县丞的肥缺在,我总有人手的!二爷,我先告辞了!”钱夫人说话间转身就离。

郑方眼着嘴的鸭子咬牙喝:“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我答应你,但是我今身无分文又你?夫人若是有诚意那就……”

“咣……”随着几声清脆的声音响,钱夫人甩了几片金叶子脚步未停径直走远了。郑方是真的傻眼了,制金叶子是杀头的罪。今若是己不办那必定被钱人杀了,若是己拿了金叶子那是死罪。两头是死,钱夫人的机远比像的怕。有依了钱的话才一条生路,拿金叶子郑方的提了嗓子眼……

郑方在酒店思前顾了二,终是了借刀杀人。郑方趁着夜色就赶回了云巢山,不郑方次回是找了村最猎户的徐三。徐三正被村的老人求着进山抓捕活兽孝敬纯阳宫,郑方拿了一片绞印戳的金叶子给了徐三。

徐三了金叶子诧异的问:“郑二哥,你是什意思啊?”

郑方冷声说:“是定金,我你杀一人。有金叶子给你,就一句话你做是不做?”

徐三犹豫不决:“郑二哥,你是我往死路推啊!有了金叶子我方花啊?再说杀人那是偿命的啊?”

“嘿嘿嘿,你怕金子咬手啊?杀人你说杀猪狗有具别吗?片金叶子就是你打一辈子的野兽未必赚,机有一次啊!你不做我绝不勉强,你己掂量掂量吧!”郑方伸手就抓回了徐三手的金叶子。

财帛动人,攥在手的金子一子就了。徐三咬着牙狠狠的说:“!郑二哥你说吧,你我杀什人?”

郑方冷笑:“嘿嘿,我你杀了我嫂马兰,你给记住了!凡是知件的人,我你一不留的全杀了!”

徐三咂嘴:“呃……,恐怕不办啊,你嫂门户不我怎有机动手啊!”

“办法总是人的,我就在等你。荣华富贵全在你的一念间啊!”郑方甩了金叶子就扬长了,从此云巢山流传了各流言蜚语……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世态炎凉(上)目录+书签第二百二十章 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