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风雷引 第二百二十二章 老谋深算

楚月啸打着内务府的人厅堂的死尸搭了,让钱老爷将两位公差请了进。楚月啸闪身就躲在了厅堂的屏风面,钱老爷知两头不罪,江苏巡府是皇的人。楚月啸是九门提督的女婿,己走错了一步那就是灭顶灾啊……

两身穿蓝袍官服的差官不请的走进了钱的厅堂,两官差手持着御令厉声喝:“江苏巡府座左营官朱标奉御令查办湖州府盐粮,钱年关帮内务府督办的盐粮数目不符。江浙两盐粮短缺了八百万两银子,不知你有何话说!八百万两银子那是诛灭九族的罪,倘若不是朝中有人帮你蒙混关库房让查不吗?”

钱老爷的冷汗刷刷的就流了,苏浙两的盐粮本是巡府管辖的。就是因其中油水太了才被内务府盯了,八百万两银子早就是落入了楚月啸的口袋。今子查问此,一旦败露那钱就再无生路了。钱老爷打着九九盘算着江苏巡府楚月啸两人的势力,有押准了宝才有一丝生机……

钱老爷跪战战兢兢的说:“两位差官人……,钱某实在不明白两位人的意思啊!江南鱼米是朝廷的粮仓所在,钱某在湖州府经营稻米正是朝廷效力绝无短斤少两的啊!两位差官是不是搞错了啊,我留有存帐呢!两位稍待,我拿帐本一查就知了。”

另一差官嘿嘿笑:“钱老爷,你是明白人。帐本那玩意儿是查不错了,着斗收粮斗记帐其中的奥妙我是知的。钱老爷,此番我兄弟找你是场。瞧着钱门外有着高手守,厅堂内又有着斑斑血迹……”

钱老爷惧声:“两位差官见笑了,府外丁见世面罪差处望海涵。厅堂是刚才我教训人不懂规矩留的血迹,我岂知两位差光临寒舍啊。两位差一路辛苦,不是让钱某人略进主谊两位差洗尘。”

朱标怒:“钱老爷,你不是收买我吧!江苏巡府钟人已经是在路了,不日就湖州。钱老爷你就不揣着明白装糊涂了,钟人已经收密报湖州府有人制金叶子的了。你内务府的常年的生意,钟人早就有所耳闻了。敢让内务府的人做人,底恐怕有你有份胆子了!”

“……是楚人体恤在的安全嘛,湖州府竟有人敢制金叶子!真是吃了熊豹子胆了,两位人是钱某人有所怀疑直管搜!但是有人污陷钱,那我绝不善罢干休!”钱老爷毫无底气的喝。

朱标冷哼:“既钱老爷说了,那我兄弟就在钱盘亘几日。等巡府钟人就有了分晓,钱老爷你何啊?”

钱老爷顺着朱标的话应声:“那就请两位暂住几日吧,等钟人了够查明。不我倒是奉劝两位湖州府中有钱的人了,他或许在制金叶子……特别是衣裳待的陈四。他从一挑担叫隔几年就了湖州府的首富,你若是问他定有些收获!”

朱标哪知是钱老爷的缓兵计,朱标他骗钱楚月啸才身。两官差半信半疑的相互视了一眼,最是退身离了钱。楚月啸等了他走才从屏风面现身,楚月啸晴不定的着钱老爷是一言不……

钱老爷虚:“楚人……你是快些离吧,万一被江苏巡府的人了你就麻烦了。我他已经骗了钱,等他回你就不身了啊!”

楚月啸冷笑:“钱老爷果是老谋深算啊,你左右逢圆等我走了再我卖了吧!不我丑话说在前头了啊,你敢嘴那我就你钱老杀鸡犬不留!有人敢背叛我,龙统领你就留在钱给我管他!”

龙喀察闪身就从厅堂外拳行礼喝:“人尽管放,有我在此着谅老滑头不敢造次。是人不再回县衙了,江苏巡府定是……”

楚月啸哈哈笑:“你就不必虑了,湖州府的县官是了处人。候钟秉查,他逃不了干系。我就所有的罪推陈四的身,钱老爷你的那些金叶子不快快!”

钱老爷跪了半挣扎着身:“楚人稍等,我就拿……是金叶子藏在了陈四中,那他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了候,钱老爷从盐粮中苛扣的三十万两银子打制的金叶子就了烫手的山芋。钱老爷忙不迭的跑回卧屋内取了一包金叶子,楚月啸的跟明镜似的。了些金叶子冷冷的挥了挥手,龙喀察搓指哨叫了一腹拎着金叶子就翻墙不见了。

龙喀察跟着楚月啸湖州府几次,湖州府是相的熟悉。几纵跃间就赶在了朱标的前头,眼正是做买卖的口。陈四在店铺忙着生意,龙喀察拎着金叶子直扑陈四的中。陈四在红墙湾的房子那是最认的,龙喀察跳进了陈四探了探内宅现陈四的两老婆在。就金叶子团在了包中埋在陈四的院……

正是楚月啸料的那,江苏巡府的人押着陈四在擦黑的候回了。谁让陈四中不曾留有高手啊,江苏巡府的人因是知钱有高手相伏万一动了手定是讨不。所就押着陈四回了,两官差是着急立功。陈四人耿直几句话不头就他弄僵了,两官差始搜查陈四的了。

陈四问无愧是不怕他了,再说了做买卖有金叶子本是件寻常的。就是有人栽脏陷害,两官差在院的工夫就现了院墙角有人动土。随手那一挖两官差顿傻了眼,布包埋着的金叶子。少说些金叶子值几十万两银子,官差拎金叶子丢在陈四的面前。陈四紧皱着眉头实在是百口莫辩了,是黄泥巴裹裤裆了啊!

陈四稀糊涂的就被朱标带回了湖州府的县衙,湖州府新任的县官关勇不是什人。楚月啸在湖州府收粮就是他给牵的线认识了钱,关勇了刻着印戳的金叶子就明白了。本是连夜处斩陈四的,是朱标却等钟秉湖州问案再审。关勇是脸不动声色,背却是吩咐了衙差送陈四西……

衙门办差的衙役是有着一套让旁人难察觉的手段人命,了掌灯分就有着衙差在湖州府的北街买桑皮纸香烛。照说买些东西丝毫不引别人的怀疑,就在北街的路边摊正有着两吃饭的行人。他正是长生庞灵,刚送走了郑同一子从北门了城。忙完了刚在北街吃饭,是见了一衙差买桑皮纸香烛往身边走……

庞灵叹了口气:“唉,又有倒霉鬼被害死了,年头真是人不畜啊!”

长生不解问:“灵儿,人买了些桑皮纸香烛怎就有倒霉鬼了啊?”

庞灵叹息:“香烛是做什的啊?”

长生放了手的碗感觉了庞灵的话有话,急忙说:“香烛半是拜祭物啊,是做香愿。”

庞灵笑:“那桑皮纸呢?”

“桑皮纸透水又不容易破,一般人是糊窗的啊!怎了?有什不了吗?”长生诧异的问。

庞灵咯咯的笑:“你啊,真是的太简单了啊!桑皮纸除了糊窗户外杀人啊,且是那杀人不见影的法子啊!”

长生惊骇:“怎啊?桑皮纸杀人?”

“我在宫就见啊,桑皮纸浸在水半辰,桑皮纸就变异常柔软。再将桑皮纸敷在人的口鼻,一般一层桑皮纸片刻就变干。等一层桑皮纸干了再敷一层,通常人三五层桑皮纸就被活活闷死!”

长生怒:“他是杀人灭口啊,不行!我快跟,黑他害人绝不是什见的了光的!”

庞灵笑不语就随着长生一同了湖州府的衙门外,长生眼尖竟是见了穿着官服的县令。原先的县令裘仁海就是罪了楚月啸,是因长生。新的县令就是楚月啸的人,长生就见县令鬼鬼祟祟的衙役说了几句话偷偷的溜走了……

第二百二十一章 突如其来目录+书签第二百二十三章 卸磨杀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