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风雷引 第二百二十四章 颠倒黑白

庞灵走进死牢就了刚才买桑皮纸的衙役正在焚香祷祝祈求死鬼不缠着己,桑皮纸浸泡在水盆已经始软了。庞灵瞧见在囚牢中有男子正昏迷倒,定睛观瞧竟是陈四!庞灵吃惊不,但是在死囚牢中救陈四颇麻烦了……

“喂,你先别念叨了……他怎昏死了啊?”庞灵不怒威的喝。

在死囚牢的衙役听着话言不善连忙住口:“关人,是红差的规矩啊!谁让他胆包制打造金叶子,难怪他赚那钱财啊!今日三更就是他的忌辰,惜有着他金山银山命花了……”

庞灵听了话就知了是怎回了,八是有人在栽赃陷害陈四。陈四的买卖压根就犯不做杀头的生意,半是有人让陈四做替罪羊了。庞灵厉声喝:“是谁告诉你陈四制金叶子的啊?”

衙役头目愕:“不是关人你说的吗?今日在堂陈搜的那些金叶子不是已经给了巡府人的手了吗?人,你是怎了啊?你让我今夜送陈四路的啊?就一儿的工功,人怎反问我了啊?”

庞灵嘿嘿冷笑:“现今巡府已是知了陈四的,你给我清楚了啊!陈四死在狱中,候我几难逃其责。头若是严查追办,那我命不保!眼我是一条船的人,我左思右不让陈四死在牢。是陈四死在处面,那岂不是与我等无关了啊?”

“…………我做狱差的从未遇啊,关人的意思是说让我在牢外做了陈四?是陈四进了衙门牢了啊……”

衙役头目怒:“你糊涂了啊,陈四是关人内务府的人秘密抓的啊!关人内务府的人不说,有谁知陈四县衙狱啊!我觉关人说的在理,咱是陈四杀了。那头追查我必死无疑,是陈四死在外面那就不关我的了!”

庞灵点了点头正色的哼:“今日是有谁泄露了半点口风,那你就不怪我狠了!无论是什人问及你陈四,你知该怎说了吗?”

“我是听人的吩咐了啊,陈四的我什不知……”

庞灵一巴掌甩了喝:“混帐,活人在牢你敢说什不知?你咬定陈四已经死了就,其他的你就不管了!”庞灵前几步摇了摇昏迷的陈四,幸陈四进了县衙受刑……

陈四苏醒勃怒:“狗官!你栽赃害我,就是拿我的银子补你的窟窿。你就不做梦了,我就是死了不让你的逞的。哼!我陈四的银子那是辛苦挣的,绝不给你些狗官!”

庞灵抓水盆的桑皮纸就堵住了陈四的嘴,庞灵哈哈笑:“四爷,你就留着力气阎王爷说吧。人吧,给我他绑!内务府的人在外面等着你了,我送你路吧!”庞灵拽着五花绑的陈四就了湖州府县衙狱……

与此同,在瑞祥金铺子血流河死尸横陈。那些瑞祥金铺的工匠全倒在血泊中,长生浑身浴血劈杀了六七内务府的人身负重伤晕迷不醒。惊动的火统声响引衣裳街的百姓门相,楚月啸最担着院那三车黄金。眼瞅着己带的手死了半,楚月啸一跺脚就让人推车冲。

瑞祥金铺门外早就了不少带着火枪的守备兵丁,兵丁哪知生了什啊?吆五喝六的就抓人,楚月啸着架势不。万一被旁人现了金砖就是难的麻烦,楚月啸狠狠的跺了一脚指挥着内务府的手冲……

等长生有所知觉的候就听见了耳边有人正在说话,长生睁眼却了湖州府县令满脸堆笑的一身披仙鹤紫袍官服的老头献媚。长生挣扎着挪动身子站,己的琵琶骨被铁镣锁住了。老头一双鹰隼般的眼睛盯着长生许久,似乎是长生做了怪物……

老头冷哼:“关县令,他就是你说的杀了二十三人的凶徒吗?”

湖州府县令关勇恭声说:“钟人,你不他现在爬爬不。两前他是杀了湖州县衙狱三狱卒救了陈四,他在瑞祥金铺九条人命啊!幸是湖州府守备及赶才擒住了此人,守备兵丁死了不少人啊!卑职在他身搜了与陈四找的金叶子!”

老头不置信的问:“就凭着他一人力杀了二十三人?你在公涵写的湖州府金叶子案就是他与陈四所吗?底是怎回?”

关勇叹了口气:“启禀钟人,年间楚人督办江浙两盐粮,正在是陈四与此凶徒幕操控着钱。陈四中的金叶子就是苛扣了朝廷的库银,瑞祥金铺是打制金叶子的方。此人受了陈四命将瑞祥金铺的一干人等全杀害,陈四落不明了……”

长生完全是听的糊涂了厉声喝:“昏官!你楚月啸狼狈奸让钱利收盐粮苛扣银两嫁祸给陈四哥,我有杀一人。瑞祥金铺的那些人是楚月啸的人杀的,楚月啸已经搜刮的金叶子融了金砖运船……”

关勇哈哈笑:“你恶徒死临头敢血口喷人,我有着瑞祥金铺邱掌柜钱老爷指证与你。湖州府的守备兵丁是亲眼目睹了你的恶行,你却不知改悔!江苏巡府人受圣谕查办此案,我你何辩解!”

老头不动声色的问:“老夫钟秉算是沙场的人,你一人力竟杀了那人?我查验死尸的伤痕,你是有行的术士啊。朝廷征收江浙盐粮短了八百万两库银,你身的金叶子是从何处?”

不等长生口说话,关勇急:“钟人,堂钱邱峰已经……”

“你闭嘴!老夫问案岂是听一面词啊,八百万两银子那是占了我清库银的一啊!江浙熟足,就光靠着几恶人就手遮鲸吞了八百万两银子吗?老夫相信其中定是有着官员在面权谋,你那些人带进!”钟秉拍案喝。

长生着眼前陌生的老头不由的升了一股诧异,长生日在郑方中见了龙喀察行凶杀人就是担郑同一子再度遇害。所在龙喀察放火烧了郑方的房子,就带着郑同的一子从北门了城。长生江苏巡府查案是一点不知,在楚月啸的字片语听说钟秉名字……

的工夫屋子的厚重铁门一阵响动,关勇带了四五人走了进。长生认识前面两人是钱老爷瑞祥金铺子掌柜邱峰,面几人长生却是从未见。几人跪在钟秉的跟前噤若寒蝉一声不吭,铁门马又被外面的人重重的关闭了……

钟秉了众人笑:“委屈几位两在衙门关着了,今日恶徒刚醒我请几位指认他。钱老爷你在口供说是他陈四威逼与你,有此啊?”

钱老爷连忙哭喊着叫:“青老爷啊,就是此人陈四抓了我全老啊。我是不听命他,那我的人命堪舆啊!草民就是一普普通通的生意人,他逼着我斗进斗的法子苛扣银子!”

钟秉点了点头:“那内务府的人全不知吗?我是听说楚月啸人就住在你府啊?楚人难丝毫的不知情吗?”

钱老爷一眼泪一鼻涕的哀嚎:“钟人你是不知此人有凶狠啊,我若是告诉了楚人那我人的命就难保了啊。在我中尚且留着收盐粮的账本,笔账草民真是不敢说啊。在是守云见月明,钟人你了就了!”

钟秉摆手又向邱峰问:“你说是他银子给你打造金叶子的吗?你是清楚了那人就是他吗?那他给了你少银子啊?”

邱峰一拍脯:“千真万确就是他啊,他给了我三十万两白银我打造金叶子。草民知那是杀头掉脑袋的,是他是陈四爷的人啊。我是不敢罪了陈四爷啊,所草民是他打造了金叶子……”

钟秉从桌捻一张银票:“恶徒,就是陈四给你杀人越狱的赏银吗?本官已经查明了张银票真是陈四所有,你陈四藏在什方了?”

长生隐隐约约的感觉了己已经是陷入了一张精安排的网中,光凭着钱老爷邱峰的指认不算五千两的银票着实是叫人够杀人放火了。己今已是了穷凶极恶徒,铁证山己恐怕是百口莫辩了……

第二百二十三章 卸磨杀驴目录+书签第二百二十五章 无中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