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风雷引 第二百二十七章 隔墙有耳

江苏巡府钟秉着钱老爷从怀掏了一红绸帛袋,关勇脸显现了忐忑不安的神色。长生就站在钟秉的身寻思着绸袋就算是装满了金银不比珍珠塔值钱,除非是比黄金更贵重百倍的东西……

钟秉斜眼打量了钱老爷一眼笑:“钱老爷你是什意思啊?快三更了,你不又是拿老夫逗乐吧?红绸包不是银票吧?老夫方才已经是说的很明白了,你若是跟着内务府的人走黑老夫绝不拦着你!”

钱老爷一本正经的说:“钟人,就是年关收盐粮的帐本啊!收的每一斗稻米记录在面,钟人一目就知真假!”

钟秉疾声喝:“什?账本!你两给我进屋说话,难就是内务府在江浙两收盐粮的账本吗?钱老爷,你是立了一件奇功啊……”钟秉故意的声提内务府三字,钱老爷关勇的脸不约同的露了尴尬的神色……

进了屋子钟秉关了房门展了账本,在账本果真是写着日收盐粮的条目。不钟秉知账本已经是被人做手脚了,账本的数目竟是缴国库的银两相差无几。那八百万两银子就被无形的消弭不见了,钟秉不说破慢慢的合了账本。

钱老爷急:“钟人,就是陈四逼着草民收的盐粮。钟人我现在陈查抄,那些银子就是钟人的……”

钟秉哈哈笑:“钱老爷,你账本见你的忠。老夫回朝一定禀明圣钱老爷进言。钱老爷你就放的在湖州府呆着吧,谁若是敢钱老爷不敬那就是犯了王法。关县令,你次够挺身实在是湖州府百姓福啊!”

关勇一听话骑虎难:“钟人谬赞了,够百姓谋福本就是方父母官的责任啊。钟人,你账本是陈四威逼钱老爷的证据啊。陈四今落不明,依卑职见应该是快刀斩乱麻!我就不相信陈四不现身!”

钟秉慢慢悠悠的踱步了窗棂旁不动声色的问:“关县令,老夫有着一不明白。何你两人在酒楼不曾提及账本,半辰的光景就让你回转意了啊?并非是老夫不相信你,老夫深知你是楚月啸的人啊?”

长生的元神就听了屋外窸窸窣窣的动静,敢情钟秉的话是故意的说给屋子外面的人听啊。内务府的人监视着钟秉就是不他查八百万两银子的向,钱老爷关勇深夜探访已经是中了钟秉的计谋了。他两假账本糊弄钟秉,殊不知钟秉早就摆了口袋等着他闯进了啊……

关勇的脸色是异常的青,他不知在屋外就有着内务府的人盯着。在关勇的意算盘陈四早已经是死在牢了,是将一切的罪名退给了陈四那盐粮金叶子的案子就死无证了。万有钟秉使绝户计,一是内务府总管一是钦差巡府,己夹在中间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

钱老爷着僵持的气氛连忙是打着圆场:“钟人,有是良禽择木栖。我已经是账本呈献给钟人了,难我有着二吗?关人是意思,就请钟人不再生疑了……”

长生突就感觉了屋子外面的人悄无声息的离了,照说不头啊?内务府的人是狠手辣了名。他候突离必有文章,长生就从窗棂跃身飞。在屋顶有着几条人影嗖嗖的掠空行就不见了,长生就一路紧追不舍跟着他!

人影了东城门就隐匿在了一片松树林,谁不在松树林深处有着内务府的暗哨。在长生是一元神窍,不绝难逃暗哨的耳目。再往前走了一盏茶的工夫,长生就了松树林中风阵阵怨气横生……

不知是什人在松树林搭了一间简陋的木屋,几条黑影就在木屋前停步不前了。龙统领喝退了众人整了整衣衫跪喝:“龙喀察前复命,那两狗贼竟真的投靠了钟秉!请楚人令让我杀了他,我定提着他的狗头前!”

木屋闪了一丝灯火,楚月啸笑意盈盈的门说:“螳螂捕蝉黄雀在,龙统领说话吧。他两不是跳梁丑,不着我动手钟秉替我杀了他!我故意的留着钱就是他死在钟秉的手,候钟秉就食其果了!”

龙喀察不解的问:“人未免太高估了钟秉吧?卑职守在官邸已有三了,那钟秉整就知游山玩水。我他就是浑水摸鱼趁乱捞处,我何不钱陈四一斩草除根啊。让钟秉再有线索查,楚人不藏在了啊!”

楚月啸笑:“哈哈哈……,你太钟秉了。满朝文武中有他才是不付的,我所弃船回就是钟秉的较量较量。杀人固是简单,是钱陈四人死了那谁知是我动的手啊?二十年前就在片松树林,我奉命追杀长毛军。我的原配夫人就是死在的,从那候我就知了杀人并不是主意……”

长生就在松树听的真切,楚月啸带着金砖商船离了湖州府原是掩人耳目。楚月啸真正的目的竟是钟秉,钱关勇的一举一动在楚月啸的掌控中。有人楚月啸躲在,片松树林正是年千百人被屠戮的方……

龙喀察瞪目怒:“楚人的意思我实在是不懂,钟秉始拉拢我的人了。候那两狗贼写了口供,那楚人你不是就岌岌危了吗?养虎终患,有死人才不言啊!”

楚月啸冷冷的说:“龙统领太抬举他了,他配是虎啊?两条摇尾乞怜的野狗罢了,我守住金砖就不有。老佛爷已经是皇有所不满了,钟秉他除非是找回八百万两银子。不他就是欺君罪,就算是皇保不了他的命啊!”

“那钟秉不查抄了陈四的吗?陈四在湖州府富敌国啊,陈四查抄了那八百万两银子不是有了吗?”龙喀察气呼呼的说。

楚月啸摇头叹:“我就是他此啊,他是动手抄了陈四。那他就是权谋草菅人命,是条死罪啊!龙统领你是我的腹,我就不瞒你什了。我此次京是有着更的使命,钟秉敢稍稍行错一步那他就死无葬身了!”

龙喀察反复念叨了几遍楚月啸的话喃喃语:“钟秉抄了陈四是权谋草菅人命,钟秉找不回八百万两银子是欺君死罪。那钟秉他横竖是死啊,楚人那我一步该怎做啊?钟秉的手不乏有着武艺高超的人,我怕我几被钟秉察觉啊!”

楚月啸朗声笑:“你几钟秉怕是早就察觉了,他拉拢那两野狗就是给你戏。钟秉在湖州府衙堂夸了海口,三内必定破案。我就他是怎圆其说的,皇远在京城他若是三找不回银子那乐子就了!”

龙喀察似懂非懂的问:“楚人英明,是那三车金砖终究不是东西啊。万一是被……”

楚月啸眼闪一丝杀气:“你该问的就问,不该问的就闭嘴!有人找那些金砖,你现在马回湖州府给钟秉添点麻烦。你说是钱关勇一夜暴毙,那是谁的手啊?”

“什?钱暴毙?他死了旁人不怀疑是我内务府干的吗?”龙喀察茫的问。

楚月啸笑:“谁知钱是帮着内务府办的人,他在见钟秉突间就死了那钱的人向钟秉索命。关勇是我一手提拔的人,他死了那朝廷就给钟秉施压了啊。乍眼一他死了是内务府在内讧,你再往深处就知了!”

“什往深处啊?楚人的话我怎越听越迷糊了啊?”龙喀察口问。

“哈哈哈,你听着迷糊那就了。不快做……谁?谁在木屋外偷听!”楚月啸骤间声喝。

长生吓了一跳,方圆十丈内并有外人靠近啊?难说是己的元神被楚月啸现了吗?说那迟那快,楚月啸掏了短枪就朝着长生藏身的松树走了。长生咬着牙勃怒,若不是己身受了重伤今就是生母报仇的机!

“呯……”一声巨响,松树林又回归了平静。长生就感觉己脚有什东西动了一,定睛一长生差点是惊叫……

第二百二十六章 礼下于人目录+书签第二百二十八章 兵分两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