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善恶图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两面三刀(下)

就在胡货郎急着寻找绿茼姑娘,听了头顶有着若隐若无的啼哭声。胡货郎猛抬头了绿茼姑娘又了鬼身,佛祖恩赐的身早已经是化了乌有。绿茼姑娘飘落站在胡货郎身前泣不声,胡货郎一紧不知是怎回了?

绿茼姑娘摇头哭诉前:“你怎就傻啊,厉鬼是抓我回狱受刑。你已经是罪了厉鬼,趁着厉鬼回幽冥调息际你快走!你跑的越远越,厉鬼是阳间冤魂所变最记仇。他是不轻易放你的,让我狱受形苦就免你的杀身祸……”

“绿茼……你就是了我才舍弃了身吗?我不让你狱受百年火苦,你放吧!那厉鬼既害怕朱砂,我就在屋堆满朱砂。是厉鬼敢,我就朱砂打他!有我在就绝不让厉鬼带走你,我买朱砂!”胡货郎已经是豁命不了声喝。

绿茼姑娘感激的哭:“你真是傻瓜,厉鬼就算是有着朱砂挡路。是他有别的办法置你死啊,你难就听阎王让你三更死你就活不五更吗?是让我十八层狱吧,你我是做不今世的夫妻啊!”

胡货郎怒吼:“绿茼你就在此等我,无论怎我回你共同进退的。你是独立了狱,我随你的!”胡货郎了微微白的色急匆匆的赶买朱砂了,绿茼姑娘被胡货郎的真挚打动了。呆呆的等在了破屋,是让绿茼姑娘有的竟是决别……

半的光景京城的香烛铺子的朱砂全被胡货郎买了,临近黄昏胡货郎挑着担子急急忙忙的往回赶。岂料等胡货郎城,几衙门的公差倒是拦住了胡货郎的路。胡货郎着急回救绿茼,是转身挑着担绕行了。

“喂!卖货郎,你给老子站住!听说你子最近是财色兼啊,快说你中的女子是从何?有你在京城买东西的银子是怎的?今我几是跟了你半了,的银子买些不着调的朱砂。你是有银子处花,是你的银子本就见不光?识相点就跟我回顺府,你敢说半不字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嘿嘿嘿……,京城最近正闹飞贼呢!莫非就是你子,白挑着货郎担踩点了晚再动手吗?念在你我乡乡亲的份。我不难你,是顺府的规矩你总该懂吧?”

胡货郎放了挑子陪笑:“几位差人哥,非是胡兴不懂规矩。因今日的匆忙,身所带银两已经是买了朱砂。不明日我在醉仙楼宴请几位差人哥,我现在正急着回救我娘子命啊!”

顺府的公差脚就踢翻了胡货郎买的两担朱砂,抄铁镣厉声喝:“你子敢在胡说八,早已经有人告官说你杀人越货了。我是给你脸,你不识歹!走,回顺府请老爷断案!京城的一些案子正悬末破呢,你倒是投罗网了!”

胡货郎是担着朱砂被风刮跑,蹲身连忙朱砂捧回担子。几衙役耐等着胡货郎磨磨唧唧,铁镣一拉一拽就胡货郎给锁了。胡货郎是被逼急了,抽扁担就护住扁担。公差见胡货郎胆敢动扁担了,纷纷拔了腰刀围了。街面的人见动刀了各散退,有躲在城门一旁的酒馆有人在偷笑……

衙役虚张声势的恫吓:“胡货郎,你是猪油蒙了吧!敢公抗法那是杀头掉脑袋的,快扁担放!”

胡货郎悲愤喝:“我娘子正等着我回搭救,你却是无故阻挠!我娘子若是有什歹,我就是做鬼不放你的!不速速给我解铁镣……”胡货郎的话说完就感觉己手不由主的扬了砸向面前拉拽铁镣的公差头,胡货郎惊骇中了浑身漆黑的厉鬼正站在公差身……

“噗!”胡货郎目瞪口呆的了一柄长刀透刺入,胡货郎哼哼一声倒毙命。胡货郎的生魂却是被厉鬼擒在手中了,那拉拽铁镣的衙役明白是怎回己手的刀子竟是扎死了胡货郎。怜胡货郎是死的不明不白,更让胡货郎意外的是他了远处酒馆坐着抚掌笑的街坊富山勇!

厉鬼带着胡货郎的生魂遁隐,胡货郎连声哀求:“厉鬼,你容我兄弟富山勇说句话……”

胡货郎知是不朱砂挑回了,求厉鬼拜托富山勇保护绿茼了。厉鬼哈哈笑:“年我是被人陷害含冤死人,底有你糊涂鬼!两次告你的人是富山勇,你他兄弟?你真是死的活该,不识人苦一世啊!”

“什?是他告的官?我不信……我从就他兄弟一般啊!他什害我!厉鬼,我今已是死人了!我求你放绿茼,我甘愿受刑罚!”胡货郎瞪着厉鬼。

厉鬼漆黑的眼珠子了胡货郎摇头:“胡兴!你擅闯府已是死罪难逃了,你着替人代?你真是的太简单了,那富山勇日拿碎银怀恨在向官府告你杀人越货!你被判了斩立决是绿茼替你受刑,你闯入狱带走了又是死罪一条!”

胡货郎恍悟:“原是富山勇我死啊,那我今已死绿茼姑娘就不替我受刑了啊!厉鬼,你若是再相扰绿茼那就是你在枉法!”

厉鬼被胡货郎的话倒弄懵了,细细一算又像是那回。绿茼受刑是了胡货郎不死,胡货郎现在死了那绿茼是不受刑了啊!厉鬼冷冷笑:“你绿茼不受刑,殊不知世间的恶人远比间的恶鬼更恶毒百倍!你一死我的差完结了,阳间我才懒管……”

且说绿茼姑娘在破屋从早一直等了夜幕层层,着床榻的嫁衣绿茼姑娘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子。了不让厉鬼伤了胡货郎,绿茼姑娘是甘情愿的舍弃了身。了胡货郎的一片痴又隐隐的泛一丝甜蜜,就在绿茼姑娘等待中忽听了门外有着沙沙的脚步声。

富山勇装模做的闯屋喊:“嫂子……嫂子……,不了……我那哥在京城被顺府的衙役杀了……咦?嫂子……嫂子……人呢?屋有人吗?”富山勇是俗人不见鬼身的绿茼。

绿茼姑娘听了富山勇说胡兴了一子就窜了,是人鬼殊途绿茼姑娘再询问富山勇是牛弹琴。富山勇在屋转悠了半,悻悻的坐在了厅堂喝茶。绿茼姑娘就瞧了此人的不劲,哪有人片刻间变化此快啊?

富山勇喝了杯茶喃喃语:“闹了半人竟不在?老子尽思杀了胡兴算是抓瞎了,早知我就该昨晚留在外面不走了。人是了哪啊……”富山勇在琢磨的候,感觉了身背冷风刺骨。

绿茼姑娘咬牙切齿的瞪着富山勇,十指钢钩掐住了富山勇的脖子。富山勇不知己是怎了,脖子突勒的憋不气。张口喊救命是破屋外少有人,富山勇是有鬼猛的是胡兴找己索命了……

“哥……胡兴哥……是我错了,我不该你存不轨……你娶漂亮的女人就……做了不你的……胡兴哥,你人有量就……就饶了我吧……”富山勇的脸涨的青紫,是脖子间的憋闷排山倒海。

富山勇的双眼流了汩汩的血水,两支腿死命的蹬着屋的什。绿茼姑娘是鬼身,哪让富山勇有逃的机。富山勇挣扎着冲向了门外,绿茼姑娘凄声鬼叫引的西郊外的鬼全了。年幸存的鬼纷纷扑帮助绿茼,富山勇全身被鬼撕咬分食……

从哪候报国寺外的破屋经常有传女人的哭声,有些胆子的人进破屋。谁感了破屋有着浓浓的寒气,虽说不知是了什?但胡货郎的意外死他娘子的不知向就了悬未破的谜团,长生春蓉姑娘听了悟禅师的叙述唏嘘不已。

同是一方水土虽养育了善恶不同人,春蓉姑娘的师兄很有就是撞见了怨怒人的绿茼姑娘。化解段恩怨真的费章周了,绿茼姑娘是历经两度悲苦人。除非是让胡货郎转世生,不谁办法消除绿茼姑娘的怨恨……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两面三刀(上)目录+书签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铃度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