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灭鬼王 第二百八十五章 人之将死

长生背着两女人已经是行动不便了,眼何有财的女儿又被生铁佛的棍子击中腰命将难保。长生着甘露咒灌注的身子,虽说绿雯不是什善男信女但总不是将留在此惨遭生铁佛的毒手吧!

着前路就了三条岔路口子,长生突入口的机关是鬼母无意踩了禅室角落的头盖骨打的。是逃先找口机关,身生铁佛沉重的脚步声越越近了。长生咬牙苦苦撑着不被生铁佛追,再往前就了通的口了……

绿雯受了长生的甘露咒相护总算是苏醒了,绿雯喃喃语:“快……石壁的烛台拉……了就面盛酒的骷髅头踢碎……”绿雯说完话头一歪又昏了。

长生了在前面确是有着一巧的烛台,若是不熟悉此的人绝难现。有了破解法长生顿精神一震,纵步间跃拉了烛台。前面的通豁朗长生夺路,脚踢飞了角落中的头盖骨。脚的机关刹封死,长生透了青石砸的缝隙了生铁佛充满杀气的眼神……

长生逃了喇嘛的禅院就直冲王府的高墙,在是色亮王府中的绿营兵巡逻兵未醒。长生背着两人不敢光明正的走官,不登楼越顶凌空行。京城有着不少赶早送菜送水的驴车,长生花了几两碎银子就乘了一辆送完菜的车。

了城门口守城的兵丁斜眼打量了驴车就让了城门,些赶早的车子是向城门楼子的兵丁贡月钱的,所长生在驴车中了城倒是并有人知晓。驴车了城就往南,长生担着王爷府的人追查辆车抱着两女人从驴车悄悄的离了。

长生不知是什方,沿着一山石路寻了挂满蛛网的山洞藏身。那中了迷药的姑娘气脉平应该等药就了,何有财的女儿却是不容乐观。腰乃是人死命脉,生铁佛手又那重恐怕九死一生了。长生催动着罡气从的灵台灌入,见眼皮微微颤抖了几慢慢的醒了……

姑娘醒了一眼长生哀求:“求……求你救救我,王爷我送给了生铁佛……你我送回我……何绿雯誓……一定你重重有赏……”

长生直言不讳的说:“你现在的伤势除非是有仙丹灵药,我的甘露咒护住你的脉。若是稍动妄动你的五脏六腑就气血逆流死,今我是护你脉保你的命。那生铁佛炼制那鬼母干什?”

何绿雯黯:“生铁佛……炼制鬼母号令的孤魂野鬼,他的野是整中原……王爷不知是受了什邪念……竟听信了生铁佛的话我炼鬼母,说是等他做了皇帝……就封王爷摄政王掌管朝野……”

长生勃怒:“无耻恶僧,他鬼母号令鬼害人!此绝不让他逞,那恶僧是不是有同党?鬼王又是什人!恶僧那鬼王又是什关系!你你所知全说,算是你己做了件积德!”

何绿雯摇了摇:“鬼王……鬼王我从就有见,根本就不知他是什人。那鬼仆……年王爷寿是生佛铁将他带的,鬼仆他不是蕃帮人……生铁佛像十分害怕他……王爷鬼仆造了那生死门……”

长生蹙眉:“鬼仆又在什方,我哪找他?”

“鬼仆他……他是行踪不定的怪人,他有在生铁佛炼制鬼母才现……咳咳……咳……咳咳……冷啊……我怎感觉己像是掉进冰窟窿了啊……我是不是快死了啊……你不骗我……”何绿雯说话间是气喘牛了,不的始咳嗽了。

长生坦说:“何姑娘的五脏六腑已经是受了重伤,生铁佛就是害怕你说他秘密才你痛狠手的。何姑娘,你是不是知生铁佛的一些隐秘啊?”

何绿雯思索了一说:“生铁佛……他除了女人练功……王爷曾经问他……练的是什功夫……咳咳……咳咳……生铁佛有次无意中说漏了嘴……在每月的初一候……他的功力将全尽失……有处子血才让他功力恢复……咳咳……”

长生不解:“有此邪门的,难是说生铁佛是借着女子每月涅槃一次吗?”

“咳咳……咳咳……我就真的……不知了,我在生死门已经见不少女子被他残害……咳咳……有找了八字相生五行不缺的女子……生铁佛才叫鬼仆……像鬼王那些女子……冷……冷……我睡觉了……”何绿雯断断续续的说着话,两眼睛渐渐始涣散了……

何绿雯的脸现了潮红色,说话始不停的咳血迹。长生搭住了何绿雯的手腕,脉象紧若弦弓此将死象。长生明白是的脏器已经受生铁佛一击命垂危了,光靠己的甘露咒恐怕是难再维持的病况了。

人知将死其言善,何绿雯不是被旁人棋子的玩偶罢了。因有着几分姿色就被亲爹嫁入王府,铁帽子王权势熏又送给了生铁佛。虽说不是什贞洁女子,但是临死前倒是说了生铁佛的一破绽。长生不知生铁佛在密宗修炼的是什邪术,既生铁佛每月的初一是他功力尽失那就是诛灭他的最机……

长生了何绿雯嘴角团团的涌血就知的命将完结了,长生叹了口气说:“何姑娘,你先不口说话,你的伤势已经是侵入内腑了。何姑娘,关生铁佛是等姑娘的伤势稳定再说吧。我尽力救治你的伤,但是我的行已经不从前了……”

何绿雯双眼不住的抖颤:“冷……冷啊……,我一辈子有一件放不……是我死了……求你我的尸骨埋在我的菜园……那有着我的最爱人……我爹一官才我嫁给铁帽子王……”何绿雯说完话头一歪气绝亡!

长生听说何绿雯待字闺中他的厮有一段恋情,真有何绿雯倒是那厮恋恋不舍。长生着何绿雯的尸首,念了往生咒超度了何绿雯。一火烧了何绿雯的尸身,将的骨灰日埋的菜园完的最遗愿就是了。

处理完何绿雯的,昏迷不醒的姑娘终是慢慢醒转了。姑娘有些神不定的抱臂着长生,整人是缩了一团。长生缓了口气:“妹妹,我不是坏人。你住在什方啊?我送你回与人团聚……”

姑娘听见了长生说了伤的嚎啕哭,姑娘就是因八字正中了生铁佛找的人。全五口人被绿营兵杀害了,本姑娘是敬献给鬼王的。谁知鬼王突失约,连鬼仆不知了什……

长生并不知在生门生什,更不知己触动机关是什人在暗中相助清理了那些长箭。按照姑娘的记忆,在生门中有鬼仆中途离。是鬼仆无踪,己又未曾见他。在京城找他就同是海捞针,不是敌是友现在真的很难说。

外面的色已经是亮了,长生带着姑娘在身边肯定是连累卷入无休的明争暗斗中。长生犹豫了一是姑娘带城外史湘玉住的客栈,京城王爷府那老百姓的日子一定是不了。长生给了史湘玉一些银两让母女二人先带着姑娘湖州府投靠陈四,等京城生铁佛的解决再接回……

陈四哥肯收留,那史湘玉母亲的病就有希望了。长生现在除了寻找庞灵外,又了一素未谋面的鬼仆。人海茫茫哪才打听庞灵的落啊,长生独走在陌生的长街顿间就像少了什似的。

王爷府的绿营兵又在全城挨挨户的巡查外乡人了,己生铁佛了手四城门已经是张贴了长生的画像。呆在京城已经是举步维艰了,长生不敢再在酒楼客店露面了。是一日三餐终归是吃的,越是危险的方往往就越安全长生在京城转了一圈又回了王爷府外……

一丈高的院墙长生轻轻松松的跳了进,王府中的绿营兵有着千百人。长生摸进了军营找了一身绿营兵的衣服换倒是不容易被人,不与旁人口说话谁不知长生是什人啊……

第二百八十四章 生死之门目录+书签第二百八十六章 风谲云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