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美人骨 第三百零七章 人骨邪塔

眨眼间的剧变让长生头皮一阵阵的麻,刚才活生生的一人就在顷刻间了具脑浆崩裂的死尸。让长生所诧异的是根本就不方才黑气突袭的方向,就连行高深的夏候寒英黑气手间落了风。黑气废墟又是一片死寂,四周围除了尘埃落定外不再有半点异常……

夏候寒英低头了的死尸眉宇紧锁:“我被封闭了百年却不料萨迦已经远远超了我的预料,我现在唯一的机就是找萨迦藏身。萨迦的本再全凭着人骨邪塔在他提供邪力,不找人骨邪塔我连萨迦十回合招架不住!”

长生头一次听说人骨邪塔,既是夏候寒英说的那定是有着的理。长生急问:“夏候姑娘,那人骨邪塔藏何处?若是鬼王萨迦故意在引我落入陷阱,我岂不是投罗网?鬼王萨迦在暗我在明,此番锋我已经输了一筹!”

夏候寒英傲:“你玉虚宫中的奇门术是嘘人的吗?我有办法找萨迦的藏身,不单靠我两人是毫无胜算了。你那人儿了哪?萨迦是最喜欢人骨的啊!”

被夏候寒英一提醒长生猛了丹珠姑娘从酒肆就一直有跟,论丹珠姑娘的行绝不在己。丹珠姑娘却凭空不见了,长生顿一紧放眼回望哪有丹珠姑娘的踪影啊……

长生正色说:“夏候姑娘,不是鬼王萨迦抓走了丹珠啊?丹珠姑娘乃是佛前明镜,沙巴就是利丹珠姑娘的原神,萨迦的本高的匪夷所思。若是让他抓住了丹珠姑娘那我又输了一,从酒肆此不是片刻工夫我现在找应该的及!”

夏候寒英借着庞灵的身长生冷笑:“古情空余恨,二十八星宿鬼主是情人。罢,是让萨迦了佛前明镜那我的确是更不付鬼王了。那人儿是冰雪聪明的姑娘,我或许找人骨邪塔……”

长生不夏候寒英说什了,疾步回酒肆不禁是他傻眼了。酒肆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死尸,那几喇嘛头顶全是被人外力削了顶门骨。浓稠的血浆子溅的处是,酒肆的掌柜额头有了一血洞但是顶门骨倒是在。

夏候寒英瞥目:“鬼王萨迦那些修行者的顶门骨祭塔,一般的凡夫俗子萨迦不。我沿途并有丹珠姑娘的死尸,那半是鬼王萨迦已经将掳走了。哼,原我此一直被萨迦所控,等我找了他非将他千刀万剐……”

长生有理夏候寒英的毒咒,反是回走动酒肆内外查找着线索。在酒肆门的木椽长生惊喜的了一丝白色的帛帕,不说那应该是丹珠姑娘留的记号。长生顺着酒肆门往外拣路走,不十步又现了草丛残留的白色帛帕。

“夏候姑娘,我猜鬼王萨迦早已经是在酒肆外守着我了。是鬼王萨迦料定你那片废墟才声东击西,鬼王真正的目的是抓丹珠姑娘。”长生捡了帕子残布。

夏候寒英点了点头:“那我快找萨迦的老巢,不你的人儿马被萨迦施暴挖顶门骨了人骨!”

长生就往路荆棘难行的方行,通常不有人的不走偏偏往寸步难行的荆棘走的。走了有七八步路荆棘刺草有着几滴血渍,长生手轻触血渍完全干涸。很有就是萨迦禁锢丹珠姑娘的方,鬼王跟踪着丹珠将抓弃在回酒肆杀人再废墟灭口……

夏候寒英捻几根带有血迹的荆棘草深嗅一口:“不,鬼王萨迦丹珠姑娘杀了,血腥味隐隐从东。我有在日落前找丹珠姑娘才行,鬼王萨迦狠手辣是不留着丹珠命明的!”

有了夏候寒英识别丹珠姑娘血腥气,两人一直向东疾行。是久的工夫就黑了,昆仑山脉常年积雪皑皑在夜色中寻找萨迦的老巢犹是海捞针。幸夏候塞英的行高深,在一处山石间夏候寒英突停住了脚步……

夏候寒英口:“应该就在了,除非是鬼王萨迦在故意迷惑我。不在块山石就是萨迦的老巢,我找入口就杀萨迦措手不及。你身的降魔尺切块山石吗?”

长生从腰间拔了降魔尺,是那块山石足有一丈见方。若是降魔尺破不山石打草惊蛇害了丹珠姑娘,长生运气调息佛两股罡气倾注在降魔尺。降魔尺竟了通红的光芒,整山石受降魔尺的灼光变炙手烫。连在长生身的夏候寒英被灼光逼退了三四步,长生怒目圆睁挥手切入山石中……

“噗……”随着一声轻轻的闷响,山石被长生的降魔尺生生劈断了半。在山石露了一黝黑深遂的洞,长生一猫腰手擎降魔尺腾身跃入了洞。让长生惊叹的是洞内是别有洞,一支支着鲛人鱼油炼制的长明灯洞照映的同白昼。长生不敢造次贴壁行,就怕触及了洞内的机关。

夏候寒英是一脸的肃穆,两人一前一走了有半辰。洞甬豁朗,在长生的眼前堆放着人头顶门骨拼接的宝塔。长生细数了竟是有九堆,且每堆顶门骨做的人骨塔不相同。有的人骨塔充斥着无尽的怨气,有的人骨塔已经全变了墨黑色……

夏候寒英冷笑:“的人骨塔是鬼王萨迦的镇守门户,那些怨气横生的就是被鬼王萨迦施暴挖的人骨。那些墨黑的顶门骨是些稍有行修的男人,我若是再往前走就被九堆人骨塔围住了。”

长生轻喝:“既已经找鬼王老巢,前面哪怕是刀山火海闯一闯了……”长生刚迈步向前行在伸了满的鬼手,长生降魔尺在手连连疾斩断了密密层层的鬼手但是长生斩断鬼手立刻在原重新冒两鬼手……

夏候寒英厉声:“别再妄费力气了,九堆人骨塔中相互有着关联!你不最主的人骨塔毁就算是耗尽元气寸步难行,你是鬼星宿主难不其中奥秘吗?鬼王萨迦操控生灵,你就应该找九堆人骨塔中的积尸气厚薄啊!”

长生停了降魔尺继续斩断鬼手,是身汲险踏步走进了九堆人骨塔中。的鬼手纷纷撕扯着长生,但是长生却不所动眼睛盯着人骨塔。在人骨塔间影影绰绰的浮了一黑气,长生降魔尺试探着积尸气的反应。让长生意不的是九堆人骨塔牵一动全息,越越的鬼手已经让长生举步艰了……

“人骨?”长生突喃喃语的叫了,在怨气横生的人骨塔渐渐的升了一团浓厚的墨气。一披头散的女鬼正呲牙咧嘴的朝着长生冷笑,长生知女鬼应该就是的门户守。长生举降魔尺罩着女鬼激,是附在长生身的鬼手有着千斤重让长生根本就有机手。

九堆人骨塔始了急速的旋转飞升,夏候寒英腾身跃两白光就砸向墨气中的女鬼。是九堆人骨塔骤升的怨气将夏候寒英的白光吞噬的荡无存,夏候寒英一击不中反是惹恼了女鬼。墨气箭铺盖的破空袭,夏候寒英怪叫一声落入了人骨塔中……

长生挣了身的鬼手:“夏候姑娘,我若是闯进必须是通力合了。你身有着鬼怨气,鬼手不敢靠近你。我的降魔尺是唯一斩杀女鬼的利器,我吸引人骨塔的怨气。你趁机斩断九堆人骨塔间的邪气!”长生说着话将降魔尺掷给了夏候寒英,他己却就一滚落入在无尽的鬼手。

夏候寒英知长生是在赌命了,谁不知长生在怨气中撑久。夏候寒英咬了咬牙瞪着凌空袭的女鬼蓄势待,长生已经是吸引了九堆人骨塔中的部分怨气。夏候寒英就在等一击的机,阵阵刺骨的风让夏候寒英身凝结了玄冰。女鬼张牙舞爪的近在咫尺,夏候寒英脚猛力一跺借势飞身……

“砰……”火光电石间女鬼手打中了夏候寒英的肋,夏候寒英的降魔尺正击中女鬼身的人骨塔。一切仿佛突停滞了,飞旋的九堆人骨塔就像是被人定住了……

第三百零六章 谈虎色变目录+书签第三百零八章 同生共死(上)